图标《甘露寺》

主要角色
乔玄:老生,天青色相貂,白鬓发,白满,杏黄色绸条,天青色蟒,玉带,古铜色彩裤,厚底;第七场换墨绿色绸条,戴无绒球文阳加立龙翅子,浅古铜色蟒
刘备:老生,王帽,黪三,红蟒,玉带,红彩裤,厚底;第一场披红斗蓬,戴红风帽;第七场换黑三
孙权:净,水白脸,草王盔,紫满,绿蟒,玉带,红彩裤,厚底;第七场换九龙冠,先穿紫龙箭衣,黄龙马褂,挎宝剑,后穿黄开氅
吴国太:老旦,白网子,黄绸条,黄帔,绿裙子,厚福字履;第七场换香色蟒,玉带,老旦凤冠
赵云:武生,白夫子盔,白开氅,内衬褶子,厚底,红彩裤;第七场内穿箭衣,系靠腿
乔福:丑,勾老脸,砂锅浅儿,白四喜,杏黄色绸条,青素,大带,朝方
贾化:丑,倒元宝脸,狮子盔,黑扎,蓝花箭衣,蓝靠腿子,蓝靠旗子,大带,红彩裤,朝方
吕范:老生,纱帽,黑三,红官衣,玉带,红彩裤,厚底
船夫:杂,梢子帽,青素箭衣,卒坎
宫女:旦,过桥,褶子,云肩,裙子,彩鞋
大太监:大太监帽,大太监衣,红彩裤,厚底
太监:太监帽,太监衣,薄底,红彩裤
车夫:毡帽,青素箭衣,卒坎,黑彩裤,薄底

《甘露寺》马连良饰乔玄
《甘露寺》马连良饰乔玄
情节
孙权由于刘备借用荆州,屡催不还,因此,与周瑜议设“美人计”,假称将幼妹孙尚香许嫁刘备,邀请刘备来吴亲迎,乘机便将刘备留质,强之归还荆州。不料这个计策早被诸葛亮识破。诸葛亮派遣赵云护卫刘备入吴,嘱咐入吴之后,首先贿通周瑜岳丈乔玄;果然借着乔玄在孙权的母亲吴夫人面前的谏诤,吴夫人亲在甘露寺面相刘备,以两国和好为重,将孙尚香真地许嫁刘备。民间盛传的“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便是从这个故事传播下来的。

注释
《甘露寺》是传统剧目《美人计》的前一部分,后一部分是《回荆州》。这是以三国故事为依据的剧本。
《甘露寺》也是马连良先生在喜连成科班学艺的时候所继承的传统剧目,经过了他某些新的发展。乔玄“谏主”的一段唱词和“夸将”的一段话白,更是他的精心之作。

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出队子牌。吹打。四龙套引赵云、刘备持马鞭同上,归小边一条边。赵云、刘备同下马,二船夫自下场门同迎上。刘备、赵云、四龙套同上船。水声。刘备坐小高台,赵云大边站椅。众人分站两边。)

船夫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开船。

船夫   (白)     啊。

(水声。)

刘备   (白)     上得船来,好一派江景也!

     (西皮原板)  汉刘备坐舟中心神不定,

             分明是那东吴又把计生,

             转面来我对四弟论,

             此一番过江去见机而行。

赵云   (白)     主公啊!

     (西皮摇板)  主公但把心放定,

             俺一人能挡百万兵。

(三击锣,吹打。刘备、赵云、四龙套同下船,反走。四龙套两边站,刘备当中站,赵云站大边,吕范自下场门上,站大边。1

吕范   (白)     迎接皇叔。

刘备   (白)     馆驿伺候。

吕范   (白)     遵命。

(冲头。吕范下。)

刘备   (白)     四弟,临行之时,先生可曾嘱咐甚么言语?

赵云   (白      先生赐有锦囊,主公请看。

(赵云取出锦囊递交刘备。)

刘备   (白)     待孤看来!

     (念)     “好姻缘,歹姻缘,莫把姻缘当等闲。君臣到了南徐地,必须前去谒乔玄。”

赵云   (白)     主公,乔玄,何许人也?

刘备   (白)     乃大乔、小乔之父,孙策、周郎之岳父。先生要孤去拜此人,必有照应。四弟,准备厚礼,拜访乔公去者!

赵云   (白)     遵命!

(大锣打下。众人同下)

【第二场】

(大锣打上。乔玄上。)

乔玄   (引子)    丹心镇国,扶君王,社稷安康。

(撕边一锤锣。乔玄坐外场椅。)

乔玄   (念)     天子渊源重老臣,为子孝亲臣奉君。皇图永固民安乐,但愿我主万万春。

(大锣归位。乔福自下场门暗上。)

乔玄   (白)     老夫,乔玄,字嵩山,乃江东人也。在吴侯驾前为臣,官拜首相,执掌江东一十二閤阁。夫人姜氏,膝下无儿,所生二女:长女大乔,许配孙策;次女小乔,许配周瑜。适才朝罢归来,见街市上,悬灯结彩;府下人等,一个个交头接耳,不知他们说些甚么?

             家院,府下人等一个个交头接耳说些甚么?

乔福   (白)     相爷,他们说的是孙刘两家结亲的话。

乔玄   (白)     甚么孙刘两家结亲的话呀?

乔福   (白)     太后将郡主许配刘皇叔,那刘皇叔已然过江在馆驿住下啦。

乔玄   (白)     哦!有这等事?老夫身为首相,怎么一些儿也不知呀!纵然刘皇叔过江,也该前来拜拜老夫呀!

乔福   (白)     想必是要来的。

乔玄   (白)     好、好、好!你且门上伺候!

乔福   (白)     是。

赵云   (内白)    嗯咳!

(大锣五击头。赵云上。)

赵云   (念)     未去朝吴主,先来谒相台。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乔福出门。)

乔福   (白)     是哪一位?

赵云   (白)     烦劳通禀,荆州刘皇叔拜。

(赵云递过名帖。)

乔福   (白)     请少待。

(乔福接名帖。)

赵云   (白)     有劳了。

(乔福进门。)

乔福   (白)     启相爷:刘皇叔拜。

(乔福呈上名帖。乔玄接过名帖一看。)

乔玄   (白)     果然来了!动乐,有请!

(乔玄将名帖放在桌上。)

乔福   (白)     动乐,有请!

赵云   (白)     有请主公。

(吹打。刘备上,乔玄出迎,乔福随乔玄后出迎。)

乔玄   (白)     啊,皇叔!

刘备   (白)     太尉!

乔玄   (白)     过江来了?

刘备   (白)     备过江来了。

乔玄、

刘备   (同笑)    啊,哈哈哈……

乔玄   (白)     请。

刘备   (白)     请。

(刘备、乔玄同进门,赵云、乔福随进门。)

乔玄   (白)     请坐。

刘备   (白)     有座。

(刘备坐大边,乔玄坐小边,赵云站大边,乔福站小边。)

乔玄   (白)     皇叔驾到,蓬荜生辉。老朽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刘备   (白)     岂敢!备来得鲁莽,太尉海涵。

乔玄   (白)     岂敢。

刘备   (白)     四弟,见过太尉。

赵云   (白)     是,参见太尉。

乔玄   (白)     此将何人?

刘备   (白)     四弟赵云。

乔玄   (白)     哦!这就是在长坂坡前救幼主的子龙将军吗?

刘备   (白)     正是。

乔玄   (白)     真乃好虎将啊!

刘备、

赵云   (同白)    太尉夸奖了。

刘备   (白)     四弟,看礼单过来。

赵云   (白)     是。

(赵云递礼单。刘备接过礼单,站起。)

刘备   (白)     啊,太尉,备有薄礼一份,望太尉笑纳。

乔玄   (白)     哎呀呀!老朽焉敢受礼,万难从命。

刘备   (白)     太尉莫非嫌轻?

乔福   (白)     收下了吧。

(乔福从刘备手中接过礼单。)

乔玄   (白)     老夫还未曾吩咐,你怎么就收下了?

乔福   (白)     刘皇叔好意送礼,你老人家若是不收,他的心中就不欢悦啦。

乔玄   (白)     好不中用!

刘备   (白)     备告辞。

乔玄   (白)     皇叔为何去心太急?

刘备   (白)     列位大人还未曾拜访。

乔玄   (白)     他们那里也该前去,只是老朽还未曾请教。

刘备   (白)     太谦了,改日拜访。

乔玄   (白)     另日奉迎。

乔福   (白)     送客!

(吹打。刘备、赵云同出门,乔玄、乔福随送出门,刘备、赵云同下。乔玄进门坐小座,乔福随进内站小边。)

乔玄   (白)     喏!皇叔过江,乃是贵客,我不肯收他的礼物,你怎么就大胆的收下了?

乔福   (白)     刘皇叔好意送礼,你老人家若是不收,他那心中就不欢悦啦。

乔玄   (白)     有道是无功不受禄。

乔福   (白)     受禄必有功啊。

乔玄   (白)     怎么?

乔福   (白)     老相爷你在太后面前美言几句,这不是就有了功了吗?

(乔玄微笑。软撕边一击。)

乔玄   (白)     这个老奴才说话倒也中听!

乔福   (白)     不中听的话我也不讲。

乔玄   (白)     嘿!

             哎呀,且住!刘备既已过江,孙、刘两家若能结亲,一同出兵,共敌曹操,与我东吴大大有利,值得老夫庆幸。不免进宫,与太后贺喜。

             来,吩咐外厢打道进宫!

乔福   (白)     外厢打道进宫。

(冲头。乔玄出门,四龙套同上,在舞台的小边前斜门站,乔玄上轿。急三枪牌,一锤锣。龙套引乔玄同下。乔福暗下。)

【第三场】

(小锣打上。四宫女、二大太监站门,引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引子)    桑榆暮景,喜我儿,独霸江东。

(吴国太坐外场椅。)

吴国太  (念)     夫丧子亡甚惨伤,垂老光阴似夕阳。我儿执掌江东地,只求福寿与安康。

     (白)     本后吴氏。配夫孙坚,不幸去世。哀家所生二子一女,长子孙策,中年下世;次子孙权,执掌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幼女尚香,尚未婚配。正是:

     (念)     女儿婚姻事,时刻挂心间。

(大锣五击头。乔玄上。)

乔玄   (念)     天上生瑞彩,人间配鸾凰。

     (白)     来此已是,待我扣环!

(小锣作门环声。)

大太监  (白)     何人扣环?

(大太监出门。)

大太监  (白)     太尉。

乔玄   (白)     求见太后。

大太监  (白)     是。

(大太监进门。)

大太监  (白)     启太后:太尉求见。

吴国太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太尉进宫。

乔玄   (白)     哦。

(大锣五击头。乔玄进门。)

乔玄   (白)     臣乔玄见驾,国太千岁!

(乔玄打参。)

吴国太  (白)     太尉平身。

乔玄   (白)     千千岁。

吴国太  (白)     赐座。

乔玄   (白)     谢座。

(住头。乔玄坐大边跨椅。)

乔玄   (白)     恭喜太后,贺喜太后!

吴国太  (白)     本后喜从何来?

乔玄   (白)     太后将郡主招赘刘备,岂不是一喜?

吴国太  (白)     有这等事?怎么本后一些儿也不知呀?

乔玄   (白)     这样大事,太后不知,谁敢作主?

吴国太  (白)     是啊,是哪个的主意呢?

(乔玄一想。)

乔玄   (白)     想必是二千岁的主意。

吴国太  (白)     如此宣他进宫。

乔玄   (白)     领旨!

(乔玄站起,至台口。)

乔玄   (白)     太后有旨,二千岁进宫!

(乔玄归小边站。)

孙权   (内白)    领旨!

(大锣打上。孙权上。)

孙权   (念)     母后宣召不敢停,龙行虎步进宫门。

(住头。孙权进门。)

孙权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吴国太  (白)     平身。

孙权   (白)     千千岁!

吴国太  (白)     赐座。

孙权   (白)     谢座。

(孙权坐大边跨椅。)

乔玄   (白)     老臣见驾。

孙权   (白)     坐下。

乔玄   (白)     谢座。

(乔玄坐小边跨椅。)

孙权   (白)     宣儿臣进宫,有何教训?

吴国太  (白)     我来问你,孙刘两家结亲,可是你的主意?

孙权   (白)     这?儿臣不知。

吴国太  (白)     嗯!

(软撕边一击。孙权、乔玄同欠身。)

吴国太  (白)     还敢隐瞒为娘不成!

孙权   (白)     咳!既被母后猜破,儿臣不敢隐瞒。只因大耳刘备借去荆州,屯军养马,久借不还,故设此计,诓他过江,将他老死东吴,那荆州岂不唾手而得。

吴国太  (白)     唗!

(五击头。孙权、乔玄同站起。)

吴国太  (白)     我儿此言差矣!儿既为荆州一事,就该递下战书,他那里出兵,你这里遣将,夺回荆州,岂不扬名天下!怎么把自己胞妹做为美人之计,纵然夺回荆州,岂不被天下人耻笑!似儿这样败坏纲常,无志无刚,怎不气……气煞为娘也!

(吴国太气晕。大锣圆场。)
孙权、

乔玄   (同白)    (母后)(太后)醒来!

吴国太  (西皮导板)  清宸宫气坏了吴太后!

(大锣一击。)

乔玄   (白)     啊,千岁,若用此计,岂不被旁人耻笑啊!

孙权   (白)     若问此计,须问令婿周郎。

乔玄   (白)     怎么!又是周郎的计?

孙权   (白)     嗯。

乔玄   (白)     他明明是要害你呀!

孙权   (白)     你多口!

乔玄   (白)     反道我多口,多口多口……

(长锤。孙权、乔玄同坐下。)

吴国太  (西皮原板)  霎时间只气得冷汗流。

             既为那荆州争疆土,

             理应当与文武计议良谋。

             就该出兵来争斗,

             为什么将胞妹当作钓钩?

孙权   (白)     母后!

     (西皮原板)  母后训教当遵守,

             对面不敢强抬头;

             儿要杀刘备心已就,

             千方百计为荆州。

             孙权脸上双眉皱,

             不杀那大耳贼誓不休!

(小锣一击。)

乔玄   (白)     千岁!

(乔玄站起。)

乔玄   (西皮原板)  劝千岁杀字休出口,

             老臣启主说从头:

             刘备本是那中山靖王的后,

             景帝玄孙一脉流。

             他有个二弟,

     (西皮流水板) 汉寿亭侯,

             青龙偃月神鬼皆愁;

             白马坡前诛文丑,

             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

             他三弟翼德威风有,

             丈八蛇矛惯取咽喉;

             鞭打都邮他气冲牛斗,

             虎牢关前战温侯;

             当阳桥前一声吼,

             喝断了桥梁水倒流。

             他四弟子龙常山将,

             盖世英雄贯九州;

             长坂坡,救阿斗,

             杀得曹兵个个愁。

             这一班武将哪国有?

             还有诸葛用计谋。

             你杀刘备不要紧,

             他弟兄闻知怎肯罢休!

             若是领兵来争斗,

             曹操坐把渔利来收。

             我扭转回身奏太后,

             将计就计结鸾俦。

     (白)     孙、刘若能结亲,一同出兵,共灭曹操,与我东吴大大有利,不可失此机会也。

孙权   (白)     母后,想那刘备须发苍白,怎为我妹佳婿?

乔玄   (白)     可以配得。

孙权   (白)     配不得。

吴国太  (白)     嗯!

(撕边一击。)

吴国太  (白)     你二人不必争论,明日打扫甘露寺,待本后面相刘备。

乔玄   (白)     国太若是相得上呢?

吴国太  (白)     就招他为婿。

孙权   (白)     母后若相不上呢?

吴国太  (白)     但凭与你,出宫去吧!

孙权   (白)     儿臣告退。

(大锣五击头。孙权出门,不悦。)

孙权   (白)     嘿!

(冲头。孙权下。)

乔玄   (白)     啊,国太,若招他为婿,可谓淑女得配君子也。

吴国太  (白)     不必多奏,打扫甘露寺,面相刘贵人。

(吴国太暗下,四宫女,二大太监随下。)

乔玄   (白)     领旨!正是:

(住头。乔玄出门。)

乔玄   (念)     名为议结孙刘好,暗里谋成吴越仇!

(大锣打下。乔玄左转身,自上场门下。)

【第四场】

(水底鱼牌。四太监引孙权挖门同上。)

孙权   (叫头)    且住!

     (白)     适才母后传下旨意,明日在甘露寺面相刘备。倘若相上,岂不弄假成真!

(撕边一击。)

孙权   (白)     来。

太监   (白)     有。

孙权   (白)     吕范进宫。

(孙权坐小座。)

太监   (白)     吕范进宫。

吕范   (内白)    领旨。

(小锣五击头。吕范上。)

吕范   (念)     苏秦、张仪口,萧何、蒯彻言。

(吕范进门。)

吕范   (白)     吕范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   (白)     平身。

吕范   (白)     千千岁。

孙权   (白)     赐座。

吕范   (白)     谢座。

(小锣一击,吕范坐大边跨椅。)

吕范   (白)     宣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孙权   (白)     适才太后传下旨意,明日在甘露寺面相刘备,倘若相上,岂不是弄假成真!卿家有何妙计?

吕范   (白)     这有何难,千岁可命贾化带领五百命校刀手,埋伏甘露寺外;酒席宴前千岁举杯为记,一齐杀出,哪怕刘备不灭!

孙权   (白)     好,照计而行!正是:

     (念)     定下香饵计,金钩钓鳌鱼。

(大锣打下。孙权暗下,四太监随下,吕范出门,下。)

【第五场】

(三枪。四龙套引乔玄同上,同站一条边,乔玄下轿,四龙套自上场门同下,乔福自下场门出迎,乔玄见乔福,拂袖。一锤锣。乔玄进门,坐小座。)

乔玄   (白)     咳!明日太后在甘露寺面相刘备,我想刘备须发苍白,太后若相他不上,必被周郎所害,这……唉!他人闲事,不管也罢。

乔福   (白)     咦!收了人家礼物,不管人家的闲事!

乔玄   (白)     咳!都是你这老奴才,我不肯收他礼物,你大胆收下了,这时候岂不是叫老夫作难了么?

乔福   (白)     总要想个法儿才好。

乔玄   (白)     有何主意呢?

(撕边一击。乔玄托胡须一看,一想。)

乔玄   (白)     有了!

(乔玄回身从桌上拿起盒子。)

乔玄   (白)     乔福过来,这有乌发药一匣,命你送到馆驿,面交刘皇叔,叫他连夜将须发染黑,明日在甘露寺一相就相上了,快去!

(乔玄将盒子递与乔福。)

乔福   (白)     是。

(乔福接过盒子欲出门。)

乔玄   (白)     哦……转来!

(乔福复转。)

乔玄   (白)     对刘皇叔去说:明日席前恐其有诈,命那保驾将军内穿铠甲,外罩袍服,作个防而不备,多加小心!

乔福   (白)     遵命。

(乔福欲行又回,正要发问,忽然想起。)

乔福   (白)     哦,防而不备,多加小心。

(乔福随念随出门。小锣五击头。乔福下。)

乔玄   (白)     哎呀……从今以后呀,老夫再也不贪人家的小利了。咳,这才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哟!

(大锣打下。乔玄下。)

【第六场】

(小锣五击头。乔福持匣上。)

乔福   (念)     离了乔府地,来此是馆驿。

     (白)     门上哪位在?

(大锣五击头。赵云自下场门上。)

赵云   (白)     何事?

乔福   (白)     烦劳通禀:乔府管家求见皇叔。

赵云   (白)     候着。

乔福   (白)     是。

(赵云进门。)

赵云   (白)     有请主公。

(大锣五击头。刘备自下场门上。)

刘备   (念)     来在东吴地,昼夜费心机。

     (白)     何事?

赵云   (白)     乔府管家求见。

刘备   (白)     传。

(刘备坐小座。)

赵云   (白)     是。

(赵云出门,对乔福。)

赵云   (白)     随我进来。

乔福   (白)     有劳了。

(乔福随赵云进门,赵云站大边,乔福站小边。)

乔福   (白)     乔府管家参见皇叔。

刘备   (白)     罢了,到此何事?

乔福   (白)     我家相爷言道:明日太后在甘露寺,面相皇叔。想皇叔须发苍白,恐其相不上;这有乌须药一匣,叫皇叔连夜将须发染黑,明日一相,就相上啦!

(乔福取出药匣。)

刘备   (白)     收下。

             四弟,看赏。

赵云   (白)     是。

(赵云接过药匣,付乔福银一锭。)

赵云   (白)     有赏。

(乔福接银锭。)

乔福   (白)     多谢皇叔!

(乔福背躬。)

乔福   (笑)     咦,哈哈哈……

     (白)     倒是荆州来的,真大方啊!一包乌须药,就是银子一锭。我再把那两句话对他言讲,少不得又是一锭。

             啊,皇叔。

刘备   (白)     何事?

乔福   (白)     我家相爷言道:明日在甘露寺,恐怕席前有诈,叫那保驾的将军内穿铠甲,外罩袍服,做一个防而不备,备而不防。

刘备   (白)     说得好,再看赏。

赵云   (白)     有赏!

(赵云付乔福银一锭。乔玄接银锭。)

乔福   (白)     多谢皇叔,多谢皇叔!

(乔福出门。)

乔福   (笑)     咦,哈哈哈……

     (白)     这荆州来的人实在的大方,两句话又是银子一锭。

(乔福看赵云。)

乔福   (白)     有了!我不免把这两句话,再对那位将军言讲,少不得还是一锭银子。

             啊,将军。

(赵云出门。)

赵云   (白)     何事?

乔福   (白)     明日在甘露寺可是将军保驾?

赵云   (白)     正是。

乔福   (白)     我家相爷言道,恐怕席间有诈,请将军内穿铠甲,外罩袍服,做一个防而不备,备而不防。

赵云   (白)     晓得了。

乔福   (白)     咦?

             想是他不曾听得明白,我再说上一遍。

(乔福向赵云。)

乔福   (白)     将军,明日可是将军保驾?

赵云   (白)     正是。

乔福   (白)     我家相爷叫将军内穿铠甲,外罩袍服,做个防而不备,备而不防。

赵云   (白)     知道。

(乔福将银锭与赵云看。)

乔福   (白)     防而不备,备而不防!

赵云   (白)     哼,忒罗嗦了!

(赵云进门。)

乔福   (白)     他不是荆州的,不大方。

(小锣五击头。乔福自上场门下。)

刘备   (白)     四弟,明日甘露寺小心保驾便了。

     (西皮摇板)  多蒙太尉恩高大,

     (西皮流水板) 此恩何日答报他。

             甘露寺内看真假,

             他叫孤王连夜染须发。

             怕只怕周郎的诡计大,

             你我君臣要防备他。

赵云   (白)     主公啊!

     (西皮摇板)  周郎纵然施奸诈,

             为臣保驾料无差。

(大锣打下。赵云随刘备同下。)

【第七场】

(六幺令,吹打。四龙套引乔玄骑马同上,归大边一条边站,乔玄下马等候。四太监、四宫女、二大太监引吴国太、车夫同上。吴国太下车,车夫自上场门暗下。吴国太、乔玄、龙套同进门。众人分站两边,吴国太坐小座,乔玄站大边。)

吴国太  (白)     太尉,为何不见皇叔到来?

乔玄   (白)     催贴已去,想必来也。

赵云   (内白)    刘皇叔到。

乔玄   (白)     刘皇叔到。

吴国太  (白)     太尉相迎。

乔玄   (白)     是。

(乔玄出门迎接。吹打。赵云引刘备同上。)

刘备   (白)     太尉。

(乔玄见刘备须变色。)

乔玄   (白)     哦?请!

(刘备、赵云同进门,乔玄进门站小边,刘备站大边,赵云站刘备旁边。)

乔玄   (白)     上面就是吴国太,向前拜见。

             太后,皇叔来了。

刘备   (白)     太后请上,刘备大礼参拜!

吴国太  (白)     且慢,你乃汉室宗亲,老身焉敢受拜。

乔玄   (白)     太后,新女婿过门,总是要拜的。皇叔要多拜几拜。

(吹打。刘备跪拜。)

吴国太  (白)     生受你了!

(刘备站大边。)

刘备   (白)     子龙,见过太后。

赵云   (白)     参见太后。

吴国太  (白)     赐酒一席廊下去饮。

赵云   (白)     谢太后。

(大锣五击头。赵云出门,下。)

吴国太  (白)     宣二千岁进佛殿。

乔玄   (白)     领旨。

             二千岁上佛殿!

孙权   (内白)    领旨!

(冲头。孙权上,进门。)

孙权   (白)     参见母后。

吴国太  (白)     见过皇叔。

(孙权向刘备拱手。)

孙权   (白)     啊!

刘备   (白)     吴侯!

(一锤锣。刘备向孙权拱手,乔玄照应刘备入座,孙权向乔玄斜视。)

孙权   (白)     嘿!

(孙权坐小边,刘备坐大边,乔玄坐小边跨椅。)

吴国太  (白)     久闻皇叔乃汉室苗裔,请讲一遍,老身洗耳恭听。

刘备   (白)     太后不嫌耳烦,容儿臣告禀。

     (西皮导板)  太后吴王坐佛殿,

     (西皮原板)  细听刘备表叙家园:

             我祖高皇兴炎汉,

(胡琴住头。)

乔玄   (白)     啊,太后,可知皇叔的根基?

吴国太  (白)     本后不知。

乔玄   (白)     皇叔乃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陛下之玄孙,荆襄王刘表之堂弟,当今天子之皇叔。喏喏喏,国太请看:生得龙眉凤目,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真不愧是帝王的根本哪!

(乔玄双手挑大拇指夸赞。)

孙权   (白)     哦!他是帝王的根本?

乔玄   (白)     帝王的根本!

孙权   (白)     与你什么相干!

乔玄   (白)     我说说也无妨紧要哇!

孙权   (白)     你呀,少说几句吧!

乔玄   (白)     哦,是,是,是。

刘备   (西皮原板)  弟兄结义在桃园。

             结拜二弟关美髯,

(胡琴住头。)

乔玄   (白)     啊,太后,可晓得关美髯之为人?

吴国太  (白)     啊,老身不详。

乔玄   (白)     此人姓关,名羽,字云长,乃蒲州解良人也。弟兄桃园结义以来,在徐州失散,万般无奈,暂归曹营。那曹操待他十分恩厚,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金,下马银,美女十名,俱已不受。闻得皇叔有了下落,彼时挂印封金,在灞桥挑袍,过五关,斩六将,这位将军义气不小哇!

(乔玄右手挑大拇指,左手扶右手的袖。)

孙权   (白)     哦!他的义气不小?

乔玄   (白)     好义气!

孙权   (白)     可是你亲眼得见?

乔玄   (白)     虽不是我亲眼得见,谁人不知,哦,哪个不晓!

孙权   (白)     你坐在那里养养你的老精神吧!

乔玄   (白)     哦,好、好、好。

刘备   (西皮原板)  保定皇嫂过五关。

             刀劈秦琪黄河岸,

             范阳翼德张为三。

(胡琴住头。)

乔玄   (白)     啊,太后,可知张翼德之来历?

吴国太  (白)     本后不知。

乔玄   (白)     此人姓张,名飞字翼德,乃涿州范阳人也。这位将军,在当阳桥前大吼一声,吓得曹操收去青龙伞,惊死夏侯杰。这位将军好威风啊,好煞气呀!

孙权   (白)     哦!他好威风,好煞气?

乔玄   (白)     好威风,好煞气!

孙权   (白)     方才言过,你不要这样罗里罗嗦的。

乔玄   (白)     这也不算我罗嗦。

孙权   (白)     你忒意的罗嗦了。

乔玄   (白)     本有其事呀!

孙权   (白)     你罗嗦得很哪!

刘备   (西皮原板)  虎牢关前威名显,

             大吼一声退曹瞒。

             四弟子龙浑身胆,

(胡琴住头。)

乔玄   (白)     啊,太后,可知赵子龙之英名?

吴国太  (白)     老身不知。

乔玄   (白)     此人姓赵,名云,字子龙,乃真定常山人也。这位将军在长坂坡前与曹兵交战,杀入曹营,是七进七出!

孙权   (白)     嗳!孤只知三进三出!

乔玄   (白)     不、不、不,七进七出!

孙权   (白)     哽!三进三出!

乔玄   (白)     七出七进,是七进七出啊!

(乔玄右腿搭在左腿上,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拼在一起,比七的样式,由里向外绕一小圈。)

孙权   (白)     也不怕拌坏了你那嘴!

乔玄   (白)     本来是七进,

孙权   (白)     啊?

乔玄   (白)     七出啊!

孙权   (白)     嘿!

刘备   (西皮原板)  长坂坡前救主还。

             三顾茅庐诸葛亮,

(胡琴住头。)

乔玄   (白)     啊,太后,这位先生,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道号卧龙,乃阳都人也。皇叔三顾茅庐,他是才得出山。这位先生在我东吴南屏山高设一台名曰七星祭风坛,借来三日三夜东风,烧退曹兵八十三万,好烧哇!好烧!

孙权   (白)     诸葛亮的大火,烧得你胡说八道!

乔玄   (白)     怎么烧得我胡说八道啊?

刘备   (西皮原板)  先生妙计非等闲。

             我本中山靖王后,

             现有历代宗谱传。

(大锣长丝头。吕范上。)

吕范   (白)     今有柴桑周瑜打来本章,请千岁前去发表。

孙权   (白)     知道了。

(吕范下。)

孙权   (白)     母后,儿臣要发表去了。

吴国太  (白)     儿去吧。

孙权   (白)     谢母后。

(冲头。孙权下。)

乔玄   (白)     筵齐。

吴国太  (白)     将筵摆下,太尉把盏。

乔玄   (白)     领旨。

刘备   (白)     儿臣不敢。

(傍妆台牌。吴国太入当中大座,乔玄从大太监手中拿杯,与吴国太摆在面前一杯酒,与吴国太打恭,拿起一杯酒从小边走到大边,刘备同时走到小边,乔玄将杯放在大边的桌上,用右手的水袖在椅子上掸尘,与刘备对面拱手走过小边,刘备同时走到大边,与乔玄同向吴国太打恭。刘备入大边大座,乔玄入小边大座。)

吴国太  (白)     皇叔请!

刘备   (白)     太后请!

(长锤。吴国太、刘备、乔玄同吃酒,亮杯。)

吴国太  (西皮原板)  甘露寺内摆酒席,

             观看刘备相貌奇。

             看来可称我门婿,

             叫声太尉听端的,

             月老宾客就是你,

             择选良辰会佳期。

孙权   (内西皮导板) 人马扎住甘露寺,

(急急风牌。四大铠拿枪、贾化拿大刀同上。望家乡牌。孙权穿箭衣马褂挎宝剑上,站上场门一条边。赵云自下场门暗上。)

孙权   (西皮快板)  刀枪剑戟摆列齐。

             安排打虎牢笼计,

             准备香饵钓鳌鱼。

             手把寺门朝内觑,

(大锣一击。孙权向内张望。闪锤。)

孙权   (西皮快板)  大耳刘备坐首席。

             那旁坐定乔太尉,

             只见母后笑嘻嘻。

             本当持剑杀进去,

(紧锤。孙权拔剑欲杀,众人同随。)

贾化   (白)     杀,杀!

孙权   (白)     杀不得!

     (西皮快板)  又恐母后她不依。

             子龙保驾常随定,

             又恐有人走消息,

             叫贾化!

(大锣一击。)

贾化   (白)     在!

孙权   (西皮散板)  将人马──

(大锣一击。)

贾化   (白)     嗯……

孙权   (西皮散板)  暂退一箭地!

贾化   (白)     嘿!

(扭丝。四大铠、贾化自上场门同下。)

孙权   (西皮散板)  少刻杀他也不迟。

(冲头。孙权自上场门下。赵云出门。撕边一击。赵云向上场门一望。)

赵云   (白)     啊!

     (西皮散板)  赵云抬头用目觑,

             刀枪剑戟摆列齐。

             急忙向前主公启,

(赵云进门。)

赵云   (白)     主公啊!

     (西皮散板)  甘露寺外有奸细!

刘备   (白)     哎呀!

(小乱锤转快扭丝。刘备溜桌出位,乔玄出位。)

刘备   (西皮散板)  听说一声有奸细,

             吓得刘备胆魄飞。

             甘露寺外刀兵起,

刘备   (哭头)    母后哇!

(刘备跪。吴国太摆手示意刘备立起。)

吴国太  (白)     谁敢杀你?

刘备   (西皮散板)  不杀儿臣杀的谁?

吴国太  (西皮散板)  闻言怒火心头起,

             哪个敢把我的爱婿欺!

     (白)     撤筵!

(冲头。吴国太出位坐小座。刘备站大边。乔玄站小边。)

乔玄   (白)     啊,太后,席前有诈,就不恭敬了。

吴国太  (白)     是哪个的主意?

乔玄   (白)     想必又是二千岁的主意吧!

吴国太  (白)     宣他进佛殿。

乔玄   (白)     二千岁上佛殿。

孙权   (内白)    领旨。

(冲头。孙权上。)

孙权   (白)     参见母后。

吴国太  (白)     我且问你,甘露寺外埋伏,可是你的主意?

孙权   (白)     这,儿臣不知,须问吕范。

吴国太  (白)     传吕范。

孙权   (白)     传吕范。

(孙权出门,下。)

吕范   (内白)    领旨。

(冲头。吕范上。)

吕范   (白)     参见太后。

(吕范站大边。)

吴国太  (白)     甘露寺外埋伏,可是你的主意?

吕范   (白)     乃是贾化。

吴国太  (白)     哦!原来是句假话。

乔玄   (白)     啊,太后,我东吴有员大将,名唤贾化。

吴国太  (白)     传贾化。

(吕范出门。)

吕范   (白)     贾化上殿!

贾化   (内白)    领旨。

(五击头。贾化上。)

贾化   (念)     自幼生来胆子大,一心要把刘备杀。

     (白)     何事?

吕范   (白)     太后宣你,放下兵器。

(吕范下。)

贾化   (白)     待我前去。

(贾化卸刀剑,进门。)

贾化   (白)     贾化与太后叩头。

(贾化跪。)

吴国太  (白)     唗!甘露寺外的埋伏,可是你的主意?

贾化   (白)     哎呀老太太!这甘露寺外的埋伏,无非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带勾的、带刃的,我全都不知道哇!

吴国太  (白)     全身披挂还说不知,推出斩了。

乔玄   (白)     皇叔讲情。

刘备   (白)     太后,将此人斩首,与儿花烛不利。

吴国太  (白)     他们设计害你,怎么反倒与他讲情?

刘备   (白)     太后开恩。

乔玄   (白)     太后,新姑老爷讲情,总是要准的啊!

吴国太  (白)     还不谢过新姑老爷!

贾化   (白)     多谢新姑老爷!

刘备   (白)     谢过太后、太尉。

贾化   (白)     多谢太后、太尉。

乔玄   (白)     出去!

(贾化出门。)

贾化   (白)     嘿!今日要杀刘备,明日要杀刘备,若不是刘备讲情,我这脑袋就分了家了。从今以后,谁要再提杀刘备呀,他就是刘备的大舅子!

(赵云出门。)

赵云   (白)     嘿!

贾化   (白)     说好话,你也是这样嗯儿哈儿的!

(贾化自上场门下。赵云进门。)

刘备   (白)     儿臣告退。

吴国太  (白)     太尉代送。

乔玄   (白)     是。

(吹打。赵云随刘备同出门,乔玄送出,刘备、乔玄同托胡须,互相一看,同一笑。刘备、赵云同下,乔玄进门,站小边。)

乔玄   (白)     太后,刘备相貌如何?

吴国太  (白)     果然不差。将皇叔送至东阁楼上,成其百年佳偶。摆驾回宫!

乔玄   (白)     摆驾。

(香柳娘牌。车夫暗上,吴国太出门上车,宫女、大太监引吴国太同下。乔玄送出门。冲头。乔玄归当中站,四龙套同上,站小边一条边。)

乔玄   (白)     带马。

(尾声。第四个龙套带马,乔玄上马。四龙套引乔玄同下。2
(完)

——————————
1或加贾化穿蓝官衣,戴尖纱,随吕范同上迎接。

2如果连演《回荆州》,则用大锣打下。


浏览次数:25167 ┊ 字数:12170 ┊ 最后更新:2004年04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