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回荆州》(一名:《美人计》;一名:《龙凤呈祥》)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孙尚香:正旦
赵云:武生
周瑜:小生
张飞:净
诸葛亮:老生

《回荆州》奚啸伯饰刘备
《回荆州》奚啸伯饰刘备
情节
按《三国志》载,刘备既从孔明计,带领赵云、孙乾等,渡江赴南徐招亲。吴国太于佛寺看新郎之后,即令迁入甥馆,择吉成婚。乘龙之夕,刘备入洞房,见两廊枪刀簇簇,侍婢等皆佩剑悬刀,不胜惊疑。孙夫人知之,遂命尽行撤去,且笑谓曰:厮杀半生,尚惧兵器乎。既而孙权又用周瑜张昭之计,修葺东府,广载花木,盛设金玉锦绮玩好之物,并增女乐数十人,以子女玉帛玩丧其心志,并以离间关、张、诸葛之情。刘备安居数月,果然为声色所迷,不想回荆州,赖赵云开读诸葛亮第二锦囊,即依计奔入备室,伪作失惊状,报称曹操起精兵五十万,杀奔荆州,势甚危急,请主公即回去。遂刘备与孙夫人商议,幸孙夫人颇知大义,且已在屏后听得赵云之言,遂决计随刘备同回。先往禀明国太,诿称元旦日须夫妇同往江边祭祖。刘备先命赵云引军于官道左,届时果得国太允许,夫妇遂得掩出,趱程而进。时建安十五年正月元旦也,比及孙权等知讯命将追赶,中途又被孙夫人斥回。卒得安抵江边。为诸葛亮迎渡过江。盖皆赖诸葛亮之预为布置也,而“赔了夫人又折兵一语”几乎又将周郎气死。

注释
此剧从前小连生颇为擅名。

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录入:王二


相关剧本
《甘露寺》(根据《京剧丛刊》第十六集整理)
《甘露寺》(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甘露寺》(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回荆州》(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九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5.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孙尚香上。)

孙尚香  (引子)    我兄把守在江南,奴为公主非平常。

     (念)     昨晚春风过池塘,荷花重开满园香。燕子落在枝头上,近看连秀蝴蝶忙。

     (白)     奴,吴侯之妹,名尚香。当年赤壁交征下荆州,又被刘备借去屯军,久借未还。我兄与周郎定计,诓刘备过江招亲。哪里是招亲,乃是讨取荆州。我母一见刘备,遂心合意,弄假成真,定期夫妻拜堂完婚。

             侍儿们!

(侍儿允。)

孙尚香  (白)     两廊摆设枪刀剑戟。

侍儿   (白)     晓得。

(小过门。侍儿摆设。)

侍儿   (白)     摆设已毕。

孙尚香  (白)     等贵人到来。不问便罢;倘若问起,尔就说我家皇姑好武,摆列枪刀与为迎接宾客之理。伺候了。

     (西皮慢板)  孙尚香坐宫院自思自叹,

             这才是为荆州结下凤鸾。

             我兄长与周郎暗地定计,

             要害那刘皇叔所为哪般?

             乔国老进宫来细讲一遍,

             因此上我母后主配鸾凰。

             两廊下摆枪刀威严极壮,

             等贵人他到来细看一番。

(刘备上。)

刘备   (西皮原板)  挂红彩铺地毡甚是气旺,

             皇宫院与黎民大不一般。

             行来在宫门外用目观看,

             两廊下排剑戟孤躬胆寒。

     (白)     孤躬刘备。过江以来,孙权与我建造新府,每日弹唱歌舞,好不美哉人也。来此宫门,两廊摆设枪刀,不知为了何事,不免将侍儿唤出。一问便知。

             哦哼。

侍儿   (白)     与贵人叩喜。

刘备   (白)     侍儿,你家皇姑,两廊排下枪刀,不知为了何事?

侍儿   (白)     我家皇姑摆设刀枪剑戟,乃是迎接贵客之理。

刘备   (白)     侍儿对皇姑去说:撤了枪刀,方能进宫。

侍儿   (白)     回禀皇姑,贵人言道:去了枪刀,方能进宫。

孙尚香  (白)     闻听人说,他弟兄大破黄巾,大小战场见过。今日一见,原来胆小之人。

             侍儿们两廊撤去枪刀。

侍儿   (白)     两廊去了枪刀剑戟。

孙尚香  (白)     侍儿,有请贵人。

侍儿   (白)     有请贵人。

刘备   (白)     吓。

     (西皮原板)  两廊下撤去了枪刀不见,

             果然是孙权妹话不虚传。

             来至在宫门口抬头观望,

             见皇姑不迎接礼上不端。

     (白)     我想身为皇姑,不晓大礼。哦,有了,待我进而又退。

侍儿   (白)     禀皇姑:贵人进而又退。

孙尚香  (白)     哪里是进而又退,他道皇姑是孙权之妹,不晓得迎接之礼。侍儿随我来。

     (西皮慢板)  闻听得他弟兄飞魂丧胆,

             说什么见枪刀心中胆寒。

             论大礼我就该迎接当面,

     (白)     有请贵人。

侍儿   (白)     有请贵人。

孙尚香  (西皮慢板)  只羞得孙尚香满脸红颜。

刘备   (白)     吓。

     (西皮原板)  汉刘备在宫院偷眼观看,

             好一似天仙女降下临凡。

             多亏了乔国老暗地撮合,

             月下老配就了龙凤百年。

孙尚香  (西皮原板)  孙尚香站宫院偷眼观望,

             三柳须耳垂肩果是贵男。

             怪不得乔国老暗地夸奖,

             这也是月下老配就鸾凰。

刘备   (西皮原板)  我这里走上前把礼来见,

             有孤躬把来路细对你言。

孙尚香  (白)     贵人请坐。

刘备   (白)     皇姑请坐,皇姑非知。只因你兄与周郎定计,要害孤躬,有什么大事,全仗皇姑。

孙尚香  (白)     那是自然,只要我母担当,谅也无妨。

     (西皮慢板)  尊贵人你不要提心吊胆,

             小周郎他定下调虎离山。

             但愿得我的娘心不改变,

             咱夫妻这也是前世的姻缘。

刘备   (西皮原板)  汉刘备听此话把心放定,

             果然是女英雄话不虚传。

             从今后把愁肠一概不管,

             把愁肠一旦间不挂在心头。

     (白)     皇姑,就该差人与我二弟、三弟处报喜。

孙尚香  (白)     那个自然。明日着人前去就是。

侍儿   (白)     请贵人、皇姑安眠。

刘备   (白)     正是:

     (念)     麟凤原来结凤鸾,

孙尚香  (念)     千里姻缘路千千。

刘备   (念)     久住他乡归故里,

孙尚香  (念)     好一似天台赴广寒。

刘备   (白)     好么,好一个“天台赴广寒”!

孙尚香  (白)     贵人请。

刘备   (白)     皇姑请。

刘备、

孙尚香  (同白)    请。

(孙尚香、刘备同下。)

【第二场】

(周瑜引四龙套同上。)

周瑜   (引子)    一扣玉带,紧束腰,照遂江南。

     (念)     七岁举法九用兵,一十二岁掌元戎。官拜水军都督印,执掌东吴百万兵。

     (白)     本督姓周名瑜字公瑾。与吴侯定下调虎离山之计。诓刘备过江招亲,分明是索讨荆州,差去徐盛丁奉打探,为何不见到来。

             伺候了。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马来。

(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徐盛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站下。丁奉、徐盛,命你二人探听刘备之事如何?

丁奉   (白)     都督容禀:

     (念)     晓谕二堂曾报喜,国太一事全不知。

徐盛   (念)     吴侯差人问消息,为的荆州那是非。

丁奉   (念)     国太恨天又怨地,叫声都督拿主意。

周瑜   (白)     你才怎讲?

丁奉、

徐盛   (同念)    叫声都督拿主意!

周瑜   (白)     听你二人之言,莫非刘备在江南招亲么?

丁奉、

徐盛   (同白)    正是。

周瑜   (白)     天吓天!想俺周瑜用计不成,可不气么!

(周瑜气。)
丁奉、

徐盛   (同白)    都督醒来!

             都督何不写书一封,叫吴侯起盖新府,每日弹唱歌舞。刘备必不肯回荆州,随后叫他杀了关、张。这荆州岂不随手而得?都督修书,叫吴侯照书行事。

周瑜   (白)     此计甚好。容墨伺候。

(牌子。周瑜修书。)

周瑜   (白)     这有小书一封,下在吴侯那里,请他照书行事。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同西皮原板) 都督将令往下传,

             哪个胆大不听言?

             三军催马往前进,

             见了吴侯说分明。

(丁奉、徐盛同下。)

周瑜   (西皮原板)  汉刘备过江来令人可恨,

             诸葛亮他本是惹祸根源。

             心儿里恨诸葛恼恨曹操,

             何日里杀关、张才把气消。

(周瑜、四龙套同下。)

【第三场】

(赵云上。)

赵云   (西皮原板)  主公招亲在江东,

             事付南阳诸孔明。

     (白)     俺赵云。自我君臣过江以来,孙权与我主起造新府,每日弹唱歌舞,不想回去。将俺押在小军队内,每日无事不提。想昔日临行之时。先生赐我锦囊三道,不免打开二道一看,便知明白。

(赵云拆锦囊,看。)

赵云   (念)     “青铜宴月出王庄,假报曹操夺荆州,君臣若不离虎口,成恐学了楚霸王。”

     (白)     我道为了何事,原来先生命俺催主公还朝。正是:

     (念)     周瑜小儿太无良,不该诓主过长江。大胆我把新府闯,假报曹操夺荆襄。

(赵云下。)

【第四场】

(刘备上。)

刘备   (白)     孤躬招亲在江东,事付南阳诸葛公。舍身才把牡丹戏,胜似王母斗牛宫。

             俺刘备。过江以来,孙权与我起盖新府。每日弹唱歌舞,好不美哉人也。正是:

     (念)     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要论真富贵,还是我帝王家。

(赵云上。)

赵云   (念)     先生军令大,谁敢不惧他。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四弟慌张为何?

赵云   (白)     大事不好了!

刘备   (白)     何事惊慌?

赵云   (白)     只因曹操命夏侯惇,带领四十五万人马,索讨荆州来了!

刘备   (白)     这便如何是好?

赵云   (白)     大谅孙权准备,你我君臣,不免暗暗逃走了罢。

(孙尚香上,听。)

刘备   (白)     怎么说走得的?

赵云   (白)     走得了!

刘备   (白)     咱走。

孙尚香  (白)     呀啐!什么人大胆闯进门宫,口称“主公”?

刘备   (白)     他、他是我四弟赵云。

孙尚香  (白)     你君臣,为何逃走?

刘备   (白)     皇姑吓!只因曹操命夏侯惇,带四十五万人马,索讨荆州来了。杀得我君臣不能相见,弟兄不得团圆。怎的不走?咱就不走,四弟你走了罢!

孙尚香  (白)     哪里是夏侯惇带领人马,索讨荆州?分明是撇奴在江南。也罢,不免进得宫去,奏与母后,母后晓谕我兄,我兄发来一哨人马,将这新府团团围住,看你哪里走,哪里逃,我看你走在哪里!

刘备   (叫头)    皇姑吓!

     (西皮慢板)  汉刘备在宫中双膝跪落,

             叫皇姑近前来细听我说:

             贤皇姑念大义搭救于我,

             搭救我君臣们好出网罗。

赵云   (西皮慢板)  有赵云在宫院双膝跪落,

             请主母近前来细听我说:

             望主母你那里搭救于我,

             搭救我君臣们逃出网罗。

孙尚香  (西皮慢板)  他君臣在宫院双膝跪落,

             倒叫我孙尚香无有话说。

             走上前来忙搀起,

             再叫贵人听端的。

     (白)     贵人不必惊慌,今乃元旦佳节,众百姓上坟祭祖。不免奴进宫去,禀知我母,就说我夫妻,江边祭祖。暗暗雇上两只小船,渡过江去,你看如何?

刘备   (白)     四弟,你看皇姑虽然女流,倒有男子的肚才!

赵云   (白)     果有男子的肚才!

刘备   (白)     四弟,皇姑进宫,禀知国太;四弟准备车辆伺候。正是:

     (念)     皇姑果然是大贤,

孙尚香  (念)     随夫逃走礼当然。

赵云   (念)     打谅孙权无准备,

刘备   (念)     回在荆州答谢天。

(刘备、孙尚香、赵云同下。)

【第五场】

(诸葛亮上,四龙套同上。点绛唇牌。)

诸葛亮  (念)     家住南阳卧龙居,神机妙算鬼神惊。未出茅庐三分定,辅汉诸葛字孔明。

     (白)     山人诸葛亮。只因孙权与周郎,定下调虎离山之计,诓主公过江招亲。哪里是招亲,分明索讨荆州。主公去了日久,今日乃我主还朝之日。众将伺候了。

张飞   (内白)    走吓!

(张飞上。)

张飞   (西皮原板)  心中恼恨诸葛亮,

             作事不与某商量。

             怒气不息宝帐闯,

             快快还我大兄王!

     (白)     可恼吓,可恼!

诸葛亮  (白)     三千岁进得帐来,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张飞   (白)     就为你来!

诸葛亮  (白)     为山人何来?

张飞   (白)     我来问你,我家大哥过江,去了久日,没有音信到来。叫俺老张怎的不恼。

诸葛亮  (白)     雁飞万里,必有来日。何为着恼?

张飞   (白)     先生就该传令。

诸葛亮  (白)     三千岁听令: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埋伏在芦花荡,等候周瑜到来,只拿不杀。

张飞   (白)     为何只拿不杀?

诸葛亮  (白)     只因他赤壁交兵,火烧战船,有这样的功劳,不要伤他性命。

张飞   (白)     得令。马来!

张飞   (西皮原板)  宝帐领了先生令,

             芦花荡埋伏走一程。

(张飞下。)

诸葛亮  (白)     来,看衣更换。

(吹打。诸葛亮更换衣服。)

诸葛亮  (念)     山人把船上,思念小周郎。撒下钩和网,准备钓金鳌。

(诸葛亮下。)

【第六场】

(张飞上,过场,下。)

【第七场】

(赵云上,四白龙套、车夫同上。)

赵云   (念)     准备金马蹬,即刻便登程。

     (白)     俺赵云。奉了主公之命,准备车马。车马齐备,请主公登程。

刘备   (内白)    哽咳。

(刘备上。)

刘备   (念)     大事安排定,

(孙尚香上。)

孙尚香  (念)     即刻离江东。

赵云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四弟准备车马,可曾齐备?

赵云   (白)     齐备多时。

刘备   (白)     带马伺候。

     (念)     翻身上刁鞍,心中滚油浇。

孙尚香  (念)     回头望江南,叫人好惨伤。

赵云   (念)     放下滔天胆,保定主公还。

(孙尚香、车夫、刘备、赵云、四白龙套同下。)

【第八场】

(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徐盛   (同白)    请了。

丁奉   (白)     奉了都督将令,追赶刘备。一言未尽,刘备、皇姑来也。

(刘备、赵云、孙尚香、车夫、四白龙套同上。)

刘备   (念)     好比笼中鸟,插翅腾了空。

孙尚香  (念)     一路飞彩凤,金锁走蛟龙。

赵云   (念)     为臣枪马在,哪怕百万兵。

丁奉、

徐盛   (同白)    看枪!

刘备   (白)     四弟,那边有徐盛、丁奉,在前拦路。这便如何是好?

赵云   (白)     主公不必惊慌,临行之时,先生赐我三道锦囊。为臣看过二道,打开三道一看,便知明白。

             为臣在马上,递与我主看。

(赵云递锦囊,刘备看。)

刘备   (念)     “江南住一年,元旦转回还。若退吴兵计,皇姑走上前。”

     (白)     哎呀,皇姑吓!丁奉、徐盛在前拦路,这便如何是好?

孙尚香  (白)     贵人不必惊慌,我既随你前去,慢说退兵,就是刀山,我也敢闯。

             四弟保护车辆,看他来将是谁!

丁奉、

徐盛   (同白)    看枪!

孙尚香  (白)     唗!

丁奉、

徐盛   (同白)    皇姑在此,下马参拜。

             参见皇姑!

孙尚香  (白)     免。

刘备、

赵云   (同白)    免。

孙尚香  (白)     丁奉、徐盛,你二人赶来则甚?

丁奉、

徐盛   (同白)    奉了都督将令,追赶皇姑回去。

孙尚香  (白)     呀呸!哪里是赶我回去,分明是你们截杀刘备。你把刘备当做什么人,他乃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阁下之玄孙,大汉天子之皇叔。这还罢了,况且又是奴的夫主。我也非随刘备私自而逃,我夫妻今领母命,江边祭祖。祭祖以毕,早早回去。

刘备   (白)     着吓!

孙尚香  (白)     周瑜他是甚等之人。差你前来赶我,他不过是我兄王手下一员战将!两个大胆匹夫听者!

     (乱西皮导板) 孙尚香在中途破口大骂,

     (西皮快板)  骂丁奉和徐盛好没来由:

             再多言叫四弟找尔头首,

             管叫你一个个命丧九泉。

赵云   (西皮快板)  赵子龙在一旁威风抖擞,

             再多言管取尔项上人头!

丁奉   (西皮原板)  忽听皇姑讲一遍,

             倒叫某家无话言。

     (白)     这话讲的有理,放他君臣走过,你看如何?

徐盛   (白)     话讲当面。

             皇姑,放你君臣回往荆州就是。

孙尚香  (白)     哽,这还罢了。

     (念)     可恨二贼无君臣,

刘备   (念)     孔明妙计真神人。

丁奉、

徐盛   (同念)    或杀或放全有罪,

赵云   (念)     盘河大战方称心!

丁奉、

徐盛   (同白)    送赵将军。

赵云   (白)     丁奉徐盛听准:你赵老爷过江以来,数月盘恒不战,你们哪一个粗心胆大,与你赵老爷战上几十回合。权当抖抖精神,壮壮胆气!

丁奉、

徐盛   (同白)    孙、刘和好,何必伤了和气?

赵云   (白)     大大的便宜尔等了!

(刘备、孙尚香、车夫、四白龙套、赵云同下。)
丁奉、

徐盛   (同白)    放刘备、皇姑过去,禀报都督知道。

(丁奉、徐盛同下。)

【第九场】

(潘璋、陈武、四龙套同上。)
潘璋、

陈武   (同西皮快板) 帐中奉了都督令,

             追赶刘备要小心。

潘璋   (白)     俺潘璋字文贵。

陈武   (白)     俺陈武字之烈。

潘璋、

陈武   (同白)    请了。

潘璋   (白)     奉了都督将令,追赶刘备。将军传令。

陈武   (白)     将军传令。

潘璋   (白)     不恭了。

     (西皮原板)  某家将令往下传,

             哪个大胆不听言!

             众将催马莫迟慢,

             追赶刘备走一番。

(陈武、潘璋、四龙套同下。)

【第十场】

(刘备、赵云、孙尚香、车夫、四白龙套同上。)

刘备   (白)     不、不好了!

     (西皮原板)  汉刘备过江来惹下大祸,

(潘璋、陈武、四龙套同上,过场,同下。)

刘备   (西皮原板)  眼巴巴我君臣逃出网罗。

             耳边厢又听得马嘶人喊,

             再叫皇姑听我言。

     (白)     皇姑,前面有大江,后面有追兵,如何是好?

孙尚香  (白)     贵人不必惊慌,待我看来,来将是谁。

刘备   (念)     打马孤前行,夫人去退兵。

(刘备下。潘璋、陈武、四龙套同上。)

潘璋   (念)     马头对马尾,

陈武   (念)     马跑赛如云。

潘璋、

陈武   (同白)    刘备哪里走!看刀!

孙尚香  (白)     哦!

潘璋、

陈武   (同白)    皇姑在此,末将恭见。

孙尚香  (白)     免。潘璋、陈武,到此为何?

潘璋、

陈武   (同白)    奉了都督将令,追赶皇姑回去。

孙尚香  (白)     哽。哪里是追赶我回去,分明你等在我兄王驾前,搬动是非,你们把周瑜当作什么人?他本是我兄王驾前一员战将,他就敢差你们前来赶我。拿把刀来,将我头割下,交与我兄,我兄交与我母,我母不过痛哭一场,以免我母牵肠挂肚,何劳你们赶来,真乃匹夫之辈!你且听道:

     (乱西皮导板) 骂陈武和潘璋再多言,

     (西皮原板)  叫四弟找尔头首,管叫你一个个命丧九泉!

赵云   (西皮原板)  赵子龙怒气冲开言便骂,

             骂陈武和潘璋好没来由。

             再多言在中途要尔性命,

             管叫尔一个个命丧黄泉!

潘璋、

陈武   (同西皮原板) 忽听皇姑说一遍,

             倒叫末将无话言。

潘璋   (白)     皇姑说的有理,不免放皇姑回至荆州如何?

陈武   (白)     话言当面。

             皇姑,我们是奉令而来,概不由己。若不然,放皇姑回上荆州如何?

孙尚香  (白)     哽。这还罢了。

     (念)     可恨二将没来由,

赵云   (念)     孙、刘何必结冤仇。

潘璋、

陈武   (同念)    或杀或放皆有罪,

孙尚香  (白)     二将军,

潘璋、

陈武   (同白)    皇姑。

孙尚香  (念)     得罢休来且罢休。

潘璋、

陈武   (同白)    送皇姑。

孙尚香  (白)     免。

(孙尚香、赵云同下。)
潘璋、

陈武   (同白)    放了刘备、皇姑,回禀都督得知。

(潘璋、陈武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同上,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上。)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念)    奉旨赶刘备,马跑快如飞。此去要赶上,赶上定招回。

蒋钦   (白)     蒋钦。

马忠   (白)     马忠。

周泰   (白)     周泰。

甘宁   (白)     甘宁。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白)    请了。

蒋钦   (白)     奉了吴侯旨意,追赶刘备,哪位将军传令?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白)    还是将军传令。

蒋钦   (白)     不公了。

     (西皮原板)  众将催马往前赶,

             见了四将说一番。

(陈武、潘璋、丁奉、徐盛同上。)

蒋钦   (白)     众位将军回来了。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回来了。

蒋钦   (白)     追赶刘备、皇姑,怎么样了?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刘备、皇姑,俱已放了。

蒋钦   (白)     果中张昭之言。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中他何言?

蒋钦   (白)     张昭言道:皇姑必不肯回。吴侯大怒,赐与我尚方宝剑,命我赶上前去,先杀郡主、刘备,后却活捉赵云。宝剑在此,哪位将军传令?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还是将军传令。

蒋钦   (白)     不公了。正是:

     (念)     现有尚方剑,

马忠、
周泰、
甘宁、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念)    军令谁不遵!

蒋钦   (念)     此去要赶上,

马忠、
周泰、
甘宁、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念)    活捉在马前!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引周瑜同上。)

周瑜   (念)     千层罗网飞云雾,手中失落夜明珠。难免天下人耻笑,羞煞江南大丈夫。

     (白)     俺,周瑜。差去八员大将,追赶刘备,是本督放心不下。

             众将官带马伺候。

     (西皮原板)  人来带马把船上,

             不杀关、张誓不还。

(周瑜、四龙套同下。)

【第十三场】

(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上。)

刘备   (白)     不好了!

     (西皮原板)  诸葛亮是神仙就该救我,

(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下。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上,过场,同下。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车夫同上。)

刘备   (西皮原板)  我君臣怎能够出这网罗!

孙尚香  (西皮原板)  孙尚香在中途暗里盘算,

(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下。周瑜、四龙套同上,过场,同下。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上。)

刘备   (西皮原板)  这时候我夫妻没计奈何。

赵云   (西皮原板)  赵子龙过江来闯下大祸,

(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下。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上,过场,同下。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上。)

赵云   (西皮原板)  我君臣逃出了地网天罗。

刘备   (西皮原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喊马嘶,

             再叫四弟听分明。

     (白)     四弟吓,前有大江,后有追兵,这便如何是好?

赵云   (白)     主公不必惊慌,待为臣看过。

(赵云看。)

赵云   (白)     主公,那旁有一打鱼小舟,多把银钱,渡过江去,你看如何?

刘备   (念)     四弟去雇船,哪怕花银钱。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船舱抬头看,原来主公还。

刘备   (白)     哎,先生来了。快快搭了扶手。

(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上船。刘备、孙尚香、车夫、赵云同下。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上。)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看刀!

诸葛亮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东吴八员大将,却原是陈武、潘璋、蒋钦、周泰、马忠、甘宁、丁奉、徐盛。我主过江招亲,多多有劳八员大将奉送一程。回去拜上你家都督,从今以后,休用脂粉之计,山人这里多。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来,一齐放箭!

(诸葛亮下。)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同白)    刘备回上荆州,禀报都督得知。正是:

     (同念)    诸葛亮果然是神仙,枉费都督巧机关。放龙入海难回转,纵虎归山把人餐。

(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下。)

【第十四场】

(刘备、孙尚香、赵云同上,诸葛亮上。)

诸葛亮  (白)     主公受惊了。

刘备   (白)     从今以后,休上这脂粉之计。

孙尚香  (念)     可恨周郎太无良,

诸葛亮  (念)     不该诓主过长江。

刘备   (念)     正要引鱼入罗网,

赵云   (念)     杀儿如同虎伴羊。

(刘备、孙尚香、赵云、诸葛亮同下。)

【第十五场】

(周瑜上,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上。)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众位将军回来了。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白)    回来了,回来了。

周瑜   (白)     追赶刘备,怎么样了?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白)    刘备已回荆州。

周瑜   (白)     唗!念在用兵之际,不然定取你等首级。正是:

     (念)     翻身上雕鞍,心中似油煎。

陈武、
潘璋、
丁奉、
徐盛、
蒋钦、
马忠、
周泰、

甘宁   (同念)    此去要赶上,活擒在马前。

(周瑜、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下。)

【第十六场】

(张飞上,起霸。)

张飞   (白)     带马。

(周瑜上。)

张飞   (白)     周瑜,我的儿吓!

周瑜   (白)     张飞,不遵军令,私自出马!

张飞   (白)     非三老子私自出马,听三老子道来!

(张飞、周瑜同开打。)

周瑜   (白)     张飞,打下马来,为何不杀?

张飞   (白)     非是不杀于你,听三老子道来!

(唢呐。)

张飞   (白)     去你娘的吧!

(周瑜下。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上,同开打。张飞下,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下。诸葛亮上,张飞上。)

张飞   (白)     先生,东吴人马,越杀越勇,这便如何是好?

诸葛亮  (白)     三将军站在高坡之上,大叫三声“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张飞   (白)     得令。先生退后。

(四龙套引周瑜同上。)

张飞   (白)     东吴人马听了: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从今以后,免用美人之计了!

周瑜   (白)     天吓天吓!

     (念)     既生瑜来莫生亮,既生亮来莫生瑜。苍天降下周公瑾,尘世何须出孔明!

     (白)     三计不成,活活气死我也!

(周瑜气死。张飞、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同开打,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蒋钦、马忠、周泰、甘宁、周瑜同下。)

诸葛亮  (白)     三将军,败将不可深追。

张飞   (白)     便宜尔等了!

(张飞、诸葛亮同下。)

【第十七场】

(刘备、孙尚香、赵云、诸葛亮同上。)

刘备   (念)     孤躬离江南,才把心放宽。

孙尚香  (念)     回面望江南,叫人好心酸。

诸葛亮  (念)     三道锦囊去,保管主公还。

赵云   (念)     没有先生计,怎敢下江南。

(急急风牌。张飞上。)

张飞   (念)     娶来新嫂嫂,老张喜眉梢。

     (白)     参见大哥、先生。

刘备   (白)     见过皇嫂。

孙尚香  (白)     免礼。

张飞   (白)     还礼。

             好先生,好八卦!

             四弟好将!

刘备   (白)     先生不要用计了,这一计,就把孤躬吓坏了!正是:

     (念)     周郎用计计不高,

诸葛亮  (念)     不该诓主把亲招。

孙尚香  (念)     千里姻缘千里找,

张飞   (白)     大哥,皇嫂,先生,四弟:

     (念)     锦绣头上鸾凤交。

刘备、
孙尚香、
赵云、

诸葛亮  (同白)    好一个“锦绣头上鸾凤交”!

诸葛亮  (白)     准备酒宴,与主公压惊。

刘备、
孙尚香、
赵云、

张飞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725 ┊ 字数:1028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