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渔杀家》(一名:《庆顶珠》;一名:《讨鱼税》)

主要角色
萧恩:老生
萧桂英:旦
大教师:丑

《打渔杀家》周信芳饰萧恩、童芷苓饰萧桂英
《打渔杀家》周信芳饰萧恩、童芷苓饰萧桂英
情节
老英雄萧恩带着女儿萧桂英打鱼,因天旱水浅,鱼不上网,欠下了恶霸丁自爕的渔税银子。一日,丁府派人前来催讨渔税,恰好被萧恩的好友倪荣、李俊遇到,二人甚为不平,把丁府恶奴顶撞回去。丁自爕闻报大怒,便派了打手到萧恩家强索渔税。萧恩忍无可忍,怒将来人打跑。他料到丁府必不甘休,就先到官府报案,岂知官绅勾结,赃官吕志球不问是非曲直,反将萧恩打了四十大板,并命他连夜过江到丁府赔罪。萧恩至此悲愤已极,带着女儿以献珠赔罪为名,进入丁府,杀死了丁自爕全家。

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新编》整理

录入:长弓贯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5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俊、倪荣同上。)

李俊   (念)     块垒难消唯纵饮,

倪荣   (念)     事到不平剑欲鸣。

李俊   (白)     俺混江龙李俊。

倪荣   (白)     咱卷毛虎倪荣。

李俊   (白)     贤弟请了。

倪荣   (白)     大哥请了。

李俊   (白)     愚兄今日心头烦闷,你我弟兄去到江边游玩一番,意下如何?

倪荣   (白)     小弟奉陪。

李俊   (白)     请哪。

倪荣   (白)     请哪。

李俊   (西皮摇板)  水泊英雄威名大,

倪荣   (西皮摇板)  一旦破败令人嗟。

李俊   (西皮摇板)  蟒袍玉带不愿挂,

倪荣   (西皮摇板)  愿走江湖访豪家。

(李俊、倪荣同下。)

【第二场】

萧桂英  (内西皮导板) 摇橹催舟似箭发,

萧恩   (内白)    掌稳舵!

(萧恩、萧桂英同摇船上。)

萧桂英  (西皮快板)  滚滚江水翻浪花。

             贫穷人家无冬夏,

             父女打鱼度生涯。

萧恩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父女打鱼在江下,

             贫穷哪怕人笑咱!

             桂英儿掌稳舵,父把网撒,

(萧恩撒网,提网。)

萧恩   (西皮摇板)  可叹我年迈苍苍气力不加。

萧桂英  (白)     爹爹年迈,这河下生意不做也罢。

萧恩   (白)     唉,本当不做这河下的生意,怎奈囊中无钞,怎生度日呀!

萧桂英  (哭)     喂呀!

萧恩   (白)     儿啊,不必悲泪!今日天气炎热,将船湾在柳荫之下,凉爽凉爽!

萧桂英  (白)     遵命。

(萧恩、萧桂英同摇船,同走小圆场。萧恩跳下,系缆,上船。)

萧恩   (白)     好热的天哪!

李俊、

倪荣   (内同白)   走哇!

(李俊、倪荣同上。)

李俊   (西皮摇板)  闲来无事江边游,

倪荣   (西皮摇板)  海水滔滔往东流。

李俊   (西皮摇板)  手搭凉蓬用目瞅,

倪荣   (西皮摇板)  柳荫之下一小舟。

李俊   (白)     啊贤弟,看那小舟之上,好像是萧兄模样,你我冒叫一声。

倪荣   (白)     冒叫一声。

李俊   (白)     那旁敢是萧兄!

萧恩   (白)     好热的天。

萧桂英  (白)     啊爹爹,岸上有人唤你。

萧恩   (白)     哦,岸上有人唤我,是哪一个?

             哦,李贤弟。

李俊   (白)     正是小弟。

萧恩   (白)     可要到船上坐坐?

李俊   (白)     正是来看望萧兄。

萧恩   (白)     待愚兄搭了扶手。

(萧恩搭跳板,李俊、倪荣同上船。)

萧恩   (白)     贤弟,此位是?

李俊   (白)     乃是卷毛虎倪荣。

萧恩   (白)     倪荣……

             久仰久仰。

倪荣   (白)     我试试他膂力如何?

             萧兄,这厢有礼了。

(倪荣以手相挽,倪荣、萧恩暗中较力。)

李俊   (白)     你这做什么?

倪荣   (白)     试试他的膂力如何。

萧恩   (白)     嘿嘿,老了,不中用了!

     (笑)     哈哈……

倪荣   (白)     老英雄!

萧恩   (白)     夸奖了。

             儿啊,出舱见过二位叔父。

萧桂英  (白)     是。

             二位叔父万福!

倪荣   (白)     这是何人?

萧恩   (白)     小女桂英。

李俊   (白)     多大年纪?

萧恩   (白)     一十六岁。

李俊、

倪荣   (同白)    可曾许配人家?

萧恩   (白)     有了人家了。

倪荣   (白)     但不知是哪一家?

萧恩   (白)     花荣之子,名唤花逢春。

李俊   (白)     倒也门当户对。

倪荣   (白)     门当户对。

萧恩   (白)     夸奖了。

李俊、

倪荣   (同白)    告辞。

萧恩   (白)     慢来,二位贤弟,船中有酒,愚兄打了几尾鲜鱼,你我弟兄畅饮几杯。

李俊、

倪荣   (同白)    到此就要叨扰。

萧恩   (白)     自己弟兄,何出此言。

             儿啊,将酒菜取来!

萧桂英  (白)     是。

(萧桂英取酒具放好,萧恩、李俊、倪荣同席地而坐。)

萧恩   (白)     二位贤弟,愚兄做的河下的生意,忌的是“干旱”二字,有人提起“干旱”二字,不敢说罚,愚兄要敬酒三杯。

李俊   (白)     你要记下了。

倪荣   (白)     记下了。

萧恩   (白)     请!

李俊   (白)     饮!

倪荣   (白)     干!

萧恩   (白)     哈哈,敬你三杯!

(葛先生上。)

葛先生  (西皮摇板)  来在江边用目洒,

             船上坐着一枝花。

     (白)     看船上有一绝色女子,待我来偷觑偷觑。

倪荣   (白)     萧兄,岸上有人……

萧恩   (白)     哦,待我看来。

(萧恩上岸。)

萧恩   (白)     呔,做什么的!

葛先生  (白)     啊、啊、啊,我是问路的吓。

萧恩   (白)     问的是哪一家?

葛先生  (白)     我问的是……丁府。

萧恩   (白)     丁府!你来看,过得江去,八字粉墙,合脊门楼,那就是丁府。

葛先生  (白)     哦,哦。

(葛先生仍看萧桂英。)

萧恩   (白)     呔,大胆,放肆,瞎了尔的狗眼!

葛先生  (白)     哦,哦哦,有劳,有劳。

(葛先生下。)

萧恩   (白)     哼!太岁头上动起土来了。

(萧恩上船。)

李俊   (白)     萧兄,他是做什么的?

萧恩   (白)     问路的。

倪荣   (白)     哪里是问路的,分明是觑……

李俊   (白)     唉,谅他们不敢。

倪荣   (白)     嗯!是吓!

萧恩   (白)     请!

(萧恩、李俊、倪荣同饮酒。丁郎上。)

丁郎   (念)     离了家下,来到河下。

     (白)     哪只是萧恩的船?

             萧恩哪,萧恩!

李俊   (白)     啊,萧兄,岸上有人唤你。

萧恩   (白)     啊——酒可够了?

李俊、

倪荣   (同白)    酒已够了。

萧恩   (白)     儿吓,将酒菜取过去。

(萧桂英取过酒菜。萧恩下船。)

丁郎   (白)     萧恩,萧恩!

萧恩   (白)     原来是丁郎哥。

丁郎   (白)     是我呀。

萧恩   (白)     到此则甚?

丁郎   (白)     催讨渔税银子来啦。

萧恩   (白)     这几日天干水浅,鱼不上网,改日有了银钱,送上府去吓。

丁郎   (白)     又是“天干水浅,鱼不上网”这两句好话。可是有了钱,可想着给我们送去。

萧恩   (白)     晓得。

丁郎   (白)     别让我们一趟一趟地白跑。

萧恩   (白)     知道。

丁郎   (白)     跑坏了鞋,还得自己花钱买。

萧恩   (白)     知道了。

(丁郎欲下。萧恩上船。)

李俊   (白)     做什么的?

萧恩   (白)     催讨渔税银子的。

李俊   (白)     待我来问他几句。

萧恩   (白)     让他去吧!

(李俊下船。)

李俊   (白)     呔,回来!

丁郎   (白)     呵!出来挡狠儿的啦。

             回来啦,你有什么话说?

李俊   (白)     我来问你,你前来作甚?

丁郎   (白)     奉了我家员外爷之命,前来催讨渔税银子。

李俊   (白)     我来问你,这渔税银子,可有圣上旨意?

丁郎   (白)     没有。

李俊   (白)     户部公文?

丁郎   (白)     也没有。

李俊   (白)     凭着何来?

丁郎   (白)     乃是本县的太爷当堂所断。

李俊   (白)     敢是那吕志球?

丁郎   (白)     要叫太爷!

李俊   (白)     回去对他言讲:从今以后,渔税银子免了便罢……

丁郎   (白)     要是不免?

李俊   (白)     在大街之上,撞着于俺,有些个不便!

丁郎   (白)     呵!口气不小哇!你叫什么名字?

李俊   (白)     混江龙李俊。

丁郎   (白)     混江龙李俊就是你呀!好,你等着我的。

李俊   (白)     哼!

(丁郎欲下。倪荣下船。)

倪荣   (白)     呔,滚回来!

萧恩   (白)     让他去吧。

倪荣   (白)     我也来嘱咐他几句。

丁郎   (白)     呵,这个嗓门更大。

             回来啦,有什么事?

倪荣   (白)     我来问你:这渔税银子,可有圣上的旨意?

丁郎   (白)     没有。

倪荣   (白)     户部的公文?

丁郎   (白)     也没有。

倪荣   (白)     凭着何来?

丁郎   (白)     本县太爷当堂所断。

倪荣   (白)     敢是那吕志球?

丁郎   (白)     要你叫太爷!

倪荣   (白)     你回去对他言讲:渔税银子,免了便罢……

丁郎   (白)     要是不免?

倪荣   (白)     大街之上,撞着于俺,俺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筋,挖他的眼睛,泡烧酒喝!

丁郎   (白)     呵!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说这样的大话!你叫什么名字?

倪荣   (白)     卷毛虎倪荣。

丁郎   (白)     卷毛虎倪荣就是你呀,我找你可不是一天了!

(丁郎做摔帽欲脱衣打状。)

倪荣   (白)     你要怎样?

(萧恩上岸抓丁郎。)

萧恩   (白)     你要怎样?

丁郎   (白)     萧恩你拉住了他……我好跑。

(丁郎跑下。萧恩、李俊、倪荣同回船。)
李俊、

倪荣   (同白)    萧兄为何这等懦弱?

萧恩   (白)     他们的人多。

李俊、

倪荣   (同白)    你我弟兄人也不少。

萧恩   (白)     他家的势力大!

李俊、

倪荣   (同白)    欺压你我弟兄不成!

萧恩   (白)     这也就难讲话了。

李俊、

倪荣   (同白)    这河下生意,不做也罢!

萧恩   (白)     咳!本当不做河下生意,怎奈……惭愧。

李俊   (白)     小弟送银十两。

倪荣   (白)     小弟送白米十石。

萧恩   (白)     哪位贤弟送来?

倪荣   (白)     小弟送来。

萧恩   (白)     愚兄愧领了。

李俊、

倪荣   (同白)    告辞了!

李俊   (西皮摇板)  辞别萧兄把船下,

(萧恩搭跳板,李俊、倪荣同下船。)

倪荣   (西皮摇板)  纹银白米送到家。

李俊、

倪荣   (同白)    请!

萧恩   (白)     请!

(李俊、倪荣同下。萧恩下船。)

萧恩   (白)     二位贤弟慢走,恕愚兄不远送了。

萧桂英  (白)     爹爹,二位叔父去远了,爹爹上船来吧!

萧恩   (白)     哦!

(萧恩上船。)

萧桂英  (白)     啊爹爹,方才这二位叔父,是何等样人?

萧恩   (白)     儿问的是他?

萧桂英  (白)     正是。

萧恩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他本江湖是豪家,

             荣华会上也有他。

             蟒袍玉带不愿挂,

             流落江湖访豪家。

萧桂英  (西皮摇板)  昔日子期访伯牙,

             爹爹交友也不差。

             知心人说不尽知心话,

萧恩   (西皮摇板)  看看红日落夕霞。

     (白)     儿啊,天色将晚,回去吧!

萧桂英  (白)     遵命!

(萧恩下船解缆,上船。)

萧恩   (白)     正是:

     (念)     久别重逢在江下,

萧桂英  (念)     古道热肠果不差。

萧恩   (念)     日落西山天已晚,

萧桂英  (念)     一轮明月照芦花。

(萧恩、萧桂英摇船同下。)

【第三场】

(丁自爕、葛先生同上。)

丁自爕  (念)     家有千石粮。

葛先生  (念)     前仓堆后仓。

(丁郎上。)

丁郎   (念)     离了河下,回到家下。

     (白)     说来说去,还是这两句话。

             拜见员外爷、葛先生。

丁自爕  (白)     罢了。命你催讨渔税银子,怎么样了?

丁郎   (白)     催讨渔税银子,萧恩说:“天旱水浅,鱼不上网,有了银钱,送上府来。”

丁自爕  (白)     话倒是两句好话。

丁郎   (白)     是好话不是?我刚要走,出来一个挡狠儿的,他把我叫回去啦。

丁自爕  (白)     他讲些什么?

丁郎   (白)     他问我是干什么的?

丁自爕  (白)     催讨渔税银子的。

丁郎   (白)     “这渔税银子,可有圣上旨意?”

丁自爕  (白)     无有。

丁郎   (白)     “户部的公文?”

丁自爕  (白)     也无有。

丁郎   (白)     “凭着何来?”

丁自爕  (白)     太爷当堂所断。

丁郎   (白)     “敢是那吕志球?”

丁自爕、

葛先生  (同白)    哎,要叫太爷。

丁郎   (白)     这是他说的。他还说:“这渔税银子,免了便罢……”

丁自爕  (白)     如若不免呢?

丁郎   (白)     “如若不免,大街之上,要撞着俺,多有不便。”

丁自爕  (白)     他叫何名字?

丁郎   (白)     他叫……混世虫。

葛先生  (白)     敢莫是混江龙?

丁郎   (白)     不错,就是他。

丁自爕  (白)     要记下了。

丁郎   (白)     我刚要走,又来个脑袋像花鸡蛋似的,他说:“呔!滚回来!”

丁自爕  (白)     你便怎样?

丁郎   (白)     您这是怎么啦!我吃您稀的,拉您干的,我要是滚回去,不是弱了咱们爷们的锐气吗?

丁自爕  (白)     唔!

丁郎   (白)     我爬回去啦。

丁自爕  (白)     嘿!他讲些什么?

丁郎   (白)     也是那一套,他说“这渔税银子,免了便罢!”

丁自爕  (白)     如若不免!

丁郎   (白)     大街之上若是撞着他,他要剥您皮,抽您筋,挖您眼睛泡药酒喝!

丁自爕  (白)     他叫什么名字?

丁郎   (白)     他叫什么“烤白薯”吓!

葛先生  (白)     想是卷毛虎?

丁郎   (白)     不错,就是这小子。

丁自爕  (白)     下面歇息去吧。

丁郎   (白)     谢员外爷。

(丁郎下。)

丁自爕  (白)     来,搭轿。

葛先生  (白)     且慢!员外往哪里去?

丁自爕  (白)     老夫亲自前去,看他可敢不交付渔税银子。

葛先生  (白)     杀鸡焉用牛刀。命教师爷前去催讨,谅他不敢不交。待小的办理就是。

丁自爕  (白)     有劳了。

(丁自爕下。葛先生走圆场。)

葛先生  (白)     哪位在?

(四徒弟同上。)

四徒弟  (同白)    葛先生,有什么事呀?

葛先生  (白)     请你师父出来,我有事会他。

四徒弟  (同白)    是啦!

             请师父。

(大教师上。)

大教师  (念)     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

     (白)     徒弟们,有什么事?

四徒弟  (同白)    葛先生要会您。

大教师  (白)     怎么着葛先生要会会咱家爷们?

四徒弟  (同白)    是言语之会。

大教师  (白)     哦——那么葛先生在哪儿哪?

葛先生  (白)     吓,教师爷。

大教师  (白)     葛先生,你找我们爷们有什么事?

葛先生  (白)     教师爷有所不知:我家员外命丁郎前去催讨渔税,被萧恩羞辱一场。我想此事,非要教师爷辛苦一趟不可。

大教师  (白)     这倒算不了什么!可有一节——我们爷们来的时候,请的是看家护院,这催讨渔税银子,我们管不着吓!

             徒弟们,跟师父去练去。

葛先生  (白)     啊教师爷,请您辛苦一趟,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大教师  (白)     只此一遭,下不为例。

             好吧,徒弟们,走着。

葛先生  (白)     教师爷,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一早再去不迟。

大教师  (白)     得,就这么办啦。

葛先生  (白)     是。

(葛先生下。)

大教师  (白)     徒弟们,今天晚上,加点夜功,吃得饱饱的,练得棒棒的,明天早晨,跟师父过江,催讨渔税银子去。

四徒弟  (同白)    吓!

(大教师、四徒弟同下。)

【第四场】

(萧恩上。)

萧恩   (西皮快三眼) 昨夜晚吃醉酒和衣而卧,

             稼场鸡惊醒了梦里南柯。

             二贤弟在河下相劝于我,

             他叫我把打鱼事一旦丢却。

             我本当不打鱼家中闲坐,

             怎奈我家贫穷无计奈何!

             清早起开柴扉乌鸦叫过——

             叫过来飞过去却是为何?

             将身儿来至在草堂内坐,

             桂英儿看茶来为父解渴。

(萧桂英端茶上。)

萧桂英  (西皮摇板)  遭不幸我的母早年亡过,

             抛下了父女们苦受奔波。

             清晨起老爹爹呼唤于我,

             我这里捧香茶与父解渴。

     (白)     爹爹用茶。

(萧恩喝茶,放下,萧桂英将茶具放下。)

萧恩   (白)     儿吓,为父也曾对你讲过,从今以后,不叫儿渔家打扮,怎么儿还是渔家打扮?

萧桂英  (白)     孩儿生在渔家,长在渔家。不叫孩儿渔家打扮,要孩儿怎样的打扮?

萧恩   (白)     哽,不听父言,就为不孝!

萧桂英  (白)     爹爹不必动怒,孩儿改过就是。

萧恩   (白)     这便才是。

(萧桂英与萧恩捶背。四徒弟、大教师同上。)

大教师  (白)     走着走着!

四徒弟  (同白)    别走啦,到啦。

大教师  (白)     怎么,到了萧恩的家啦?那么就叫门去吧!

四徒弟  (同白)    师父没教过。

大教师  (白)     这还用教?

四徒弟  (同白)    我们不会!

大教师  (白)     不会?那么还是瞧我的!好,你们学着点!

             回去,回去!

四徒弟  (同白)    干吗回去?

大教师  (白)     萧恩不在家。

四徒弟  (同白)    怎么不在家?

大教师  (白)     晾着网呐。

四徒弟  (同白)    晾着网,没去打鱼是在家哪!

大教师  (白)     不在家,关着门呐。

四徒弟  (同白)    关着门是在家,锁着门是不在家。

大教师  (白)     好!我叫门!

             萧恩,萧恩!

四徒弟  (同白)    您大点声呀!

大教师  (白)     不叫他听见了吗?

四徒弟  (同白)    为的是叫他听见了吗?

大教师  (白)     哦,为的是叫他听见?等我脱了衣裳。

(大教师脱衣。)

大教师  (白)     我要叫啦——是这儿吓,别叫错啦!

四徒弟  (同白)    你叫吧!不会错。

大教师  (白)     你们瞧着点,这是能耐本事,学会了吃遍天下。瞧这个架子!这叫做“拦门式”,萧恩不出来便罢,他要是一出来,我这上头一拳,底下一脚,他就得趴下。有道是: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萧恩开门哪!萧恩开门!呔!萧恩!开门哪!

(大教师、四徒弟同亮相。)

萧恩   (白)     哪个?

(萧恩开门,推大教师倒地。)

大教师  (白)     咳!谁没事儿在这儿扔西瓜皮?把我滑了一个大跟头。

四徒弟  (同白)    萧恩出来啦!

大教师  (白)     怎么着,萧恩出来啦?哦,是个糟老头子。

             是我,是我,是嘚儿我!

萧恩   (白)     你是个什么东西?

大教师  (白)     人么!什么东西!连我们你都不认识,你真是瞎了眼啦!我就是丁府上来的教师爷。

萧恩   (白)     哦,丁府上的教师爷?

大教师  (白)     罢啦!

(萧恩锉大教师手腕。)

大教师  (白)     呵,会两下子!

四徒弟  (同白)    怎么样啦?

大教师  (白)     不要紧,不要紧。

萧恩   (白)     做什么来了?

大教师  (白)     请安来啦,问好来啦,跟您催讨渔税银子来啦!

萧恩   (白)     哦,催讨渔税来了。昨日也曾言过:“天旱水浅,鱼不上网,改日有了银钱,送上府去。”何必你来?

(萧恩点大教师穴。)

大教师  (白)     呵,他会点穴呀。徒弟们,可留点神哪!

四徒弟  (同白)    是啦。

大教师  (白)     我说萧恩哪,你说什么“天旱水浅,鱼不上网,改日有了银钱,送上府去。”这两句话,别人来啦,三言两语,叫你打发回去啦,今天教师爷我来了,任凭你怎么说,不管你怎么说,说了半天,那算你白说,还得乖乖的给我渔税银子来!

萧恩   (白)     吓,旁人来了三言两语就打发回去了,教师爷你来了?

大教师  (白)     你乖乖儿的给银子。

(萧恩冷笑。)

萧恩   (白)     嘿嘿!我越发地无有!

(萧恩欲点穴,大教师闪去。)

大教师  (白)     呵!又来啦!真干哪!跟他说好的是不成,我说徒弟们!

四徒弟  (同白)    师父。

大教师  (白)     带着哪没有?

四徒弟  (同白)    带着哪。

大教师  (白)     拿来!

四徒弟  (同白)    给您。

(四徒弟递上锁链。)

大教师  (白)     这个老头儿够扎手的,你们可瞧着点儿,我一锁上他,你们拉着就走。

四徒弟  (同白)    是啦。

大教师  (白)     我说萧恩哪,跟你要钱你没有,你瞧这是什么?

萧恩   (白)     哦!这不过是朝廷王法罢了。

大教师  (白)     这是你姥姥怕你长不大,与你打的百家锁。

萧恩   (白)     不用。

大教师  (白)     一会就用。

萧恩   (白)     不用。

(萧恩打落锁链,踏在脚下。)

大教师  (白)     哎哟,哎哟!

四徒弟  (同白)    怎么样,砸了脚啦?

大教师  (白)     没砸着,过去捡过来。

四徒弟  (同白)    师父没教过。

大教师  (白)     这还用教?真是饭桶!过去捡过来,不就得了吗?

四徒弟  (同白)    瞧师父的吧!

大教师  (白)     还得瞧我的!

四徒弟  (同白)    瞧你的。

大教师  (白)     得,瞧我的就瞧我的。

             我说萧恩哪,你可瞧见过稀稀罕儿没有?一个家鹊俩脑袋!在哪儿哪!

(大教师推萧恩,拾锁链。)

大教师  (白)     在这儿哪!

(萧恩有意让开。)

萧恩   (白)     好!

大教师  (白)     这叫做有力使力,无力使智。徒弟们,锁上可拉着就走!

四徒弟  (同白)    没错儿!

大教师  (白)     萧恩哪,有了渔税银子便罢,如其不然,今儿个教师爷我要锁你!

萧恩   (白)     娃娃!当真要锁?

大教师  (白)     当真要锁。

萧恩   (白)     果然要锁?

大教师  (白)     果然要锁。

萧恩   (白)     如此,你就锁、锁、锁!

(大教师以锁链套萧恩,反被萧恩兜回套住脖子。)

四徒弟  (同白)    拉着走!走!

大教师  (白)     得啦!锁上萧恩你们拉着走,锁上我,你们也拉着走?

四徒弟  (同白)    哟!我们拉错啦。

大教师  (白)     我看这个老头子有点扎手,动硬的不行,咱们跟他动软的吧!

四徒弟  (同白)    对,跟他动软的。

大教师  (白)     哈哈……我说萧老头儿,没您不圣明的!有银子没银子不要紧,我们爷们儿几个奉命前来催讨渔税银子,这就叫“上命差遣,概不由己”。这么办,甭管有银子没银子,您随我们过趟江,见见我们员外爷,给不给在你,要不要在他,就没有我们爷们的事,你瞧怎么样?

萧恩   (白)     话倒是两句好话,可惜你二大爷没有工夫哇。

大教师  (白)     呵,他跟我们爷们儿倒论上啦!

四徒弟  (同白)    这就叫软硬不吃,干脆咱们还是跟他讲打。

大教师  (白)     讲打?你们预备好了没有?

四徒弟  (同白)    预备好啦!

大教师  (白)     好,咱们讲打。

四徒弟  (同白)    打。

大教师  (白)     我说萧恩哪,跟你要钱你没有;叫你过江你不去。瞧见没有?教师爷带的人多,我们要讲打。

萧恩   (白)     讲打?

大教师  (白)     讲打。

萧恩   (白)     哈哈……老汉幼年间,听说打架如同小孩子穿新鞋过新年的一般!如今老了,打不动了!打不动了哇!呵呵呵!

大教师  (白)     你还是甭卖派,教师爷我不听这一套,我一定要打。

萧恩   (白)     娃娃,当真要打?

大教师  (白)     当真要打。

萧恩   (白)     果然要打?

大教师  (白)     果然要打。

萧恩   (白)     好哇!待老汉将衣帽脱在家中,打个样儿你们看看。

大教师  (白)     徒弟们打呀!

四徒弟  (同白)    打!

萧恩   (西皮导板)  听一言不由我七孔冒火!

(大教师接拳架住。)

大教师  (白)     呔!闻一言气得你七窍冒火?教师爷我要打你个八处生烟。

(萧恩打大教师、四徒弟。)

萧恩   (西皮摇板)  不由我年迈人咬锉牙腭。

             江湖上叫萧恩不才是我,

(大教师接拳架住。)

大教师  (白)     江湖上叫萧恩不才就是你,教师爷我也有个名,有个姓。

萧恩   (白)     你叫什么?

大教师  (白)     我叫左铜锤。

(萧恩打大教师、四徒弟。)

萧恩   (西皮摇板)  大战场小战场爷见过许多。

             爷本是出山虎独自一个,

(大教师接拳架住。)

大教师  (白)     你好比出山虎独自一个,教师爷我好比那打猎的,专打你这个出山虎!

(萧恩打大教师、四徒弟。)

萧恩   (西皮摇板)  哪怕你看家犬一群一窝!

(萧恩抓大教师。)

萧恩   (西皮摇板)  你本是奴下奴敢来欺我!

(萧恩打大教师。)

大教师  (白)     打呀,打呀!

四徒弟  (同白)    别打啦!人家骂下来啦。

大教师  (白)     骂什么?

四徒弟  (同白)    骂您是奴下奴,没有我们的事。

大教师  (白)     等我问问他去。

             萧恩,你骂我们是奴下奴?不错,我们是丁府之奴,可不是你萧家之奴。这么办,你要是禁得住教师爷三“羊头”,渔税银子不要啦,带着徒弟们扬长一走,你瞧怎么样?

萧恩   (白)     呵呵!慢说三“羊头”,就是儿三狗头,你二大爷何惧!

大教师  (白)     好,人头变了狗头啦。

             萧恩,你哪儿有功夫?

(萧恩拍腹。)

萧恩   (白)     这里来。

大教师  (白)     你站住了吧!

(大教师向萧恩三撞。萧恩领起,打四徒弟下,截住大教师。大教师跪下。)

大教师  (白)     得啦,二大爷,徒弟们您都打发走啦,就剩我一个人啦,你也把我放过去吧。

萧恩   (白)     你是丁府上的教师爷呀!

大教师  (白)     得啦,二大爷,您别骗人啦。

萧恩   (白)     必然有本领。

大教师  (白)     我是马杓上苍蝇——混饭吃。

萧恩   (白)     要领教领教。

大教师  (白)     我就是这点能耐,放我过去吧!

萧恩   (白)     一定要领教你的本领。

大教师  (白)     好!你听我说!我告诉你,没有个“三脚毛”、“四门斗”嘚,也不敢出来当教师爷。我练过大十八般武艺、小十八般武艺、拳脚式、软硬真功夫。大十八般武艺,我练的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镋、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这都算不了什么!小十八般武艺,练的:手撑子、小攘子、拦马橛、虎头钩、双手带、二人夺、铁尺、杆棒、梢手棍、三截棍、七节鞭、金镖、银镖、毒药镖、弩弓、袖箭、五色飞蝗石、紧背花装弩,这也算不了什么!我还练过许多的软硬真功夫,我练过:大洪拳、小洪拳、八卦拳、猴儿拳;远了能打、近了能封、挨帮挤靠、缩小绵软;上练油锤贯顶、下练铁裆、金钟罩、铁布衫、达摩老祖易筋经;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你瞧瞧我的胳膊越练越细!这都算不了什么!我对您说:净说不练是嘴把式、净练不说那是傻把式,我练两下子,给您瞧瞧。就地画一个圈儿,啪啪啪打一百个旋飞脚不出这个圈,老爷们赏眼吧!

(大教师做扁担姿势。)

萧恩   (白)     这是什么?

大教师  (白)     扁担。

萧恩   (白)     不好。

大教师  (白)     不好瞧这个。

(大教师做扁担姿势。)

萧恩   (白)     这是什么?

大教师  (白)     担扁。

萧恩   (白)     不好。

大教师  (白)     我来手绝的:猫蹿、狗跳、鹰翻、兔滚。再瞧这个——

(大教师张大嘴。)

萧恩   (白)     这又是什么?

大教师  (白)     狮子大张嘴。

萧恩   (白)     不好。

大教师  (白)     我就是这个能耐,您放我过去得啦!

萧恩   (白)     放你过去却也不难。你撞了老汉三“羊头”,若禁得住我三拳头,就放你过去。

大教师  (白)     好,你等等,等我运运气。

(大教师运气。)

萧恩   (白)     哪里有功夫?

(萧恩用手戳大教师。)

大教师  (白)     您别戳呀!戳泄了气啦!还得重来!

(大教师运气。)

萧恩   (白)     好,招打。

(萧恩打大教师三拳,萧恩、大教师同架住,萧桂英持竹板上,打大教师。)

大教师  (白)     好,你们俩打一个儿呀!

(大教师下。)

萧恩   (白)     取为父衣帽过来,我要上得堂去,抢他一个原告。

(萧桂英取衣帽。)

萧桂英  (白)     那贼势力浩大,爹爹忍耐了吧!

萧恩   (白)     取来!看守门户。

萧桂英  (白)     是。

萧恩   (白)     正是:

     (念)     难消不平气,公堂辩是非。

(萧恩、萧桂英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四徒弟扶大教师同上。葛先生自下场门上。)

葛先生  (白)     教师爷这是怎么样了?

大教师  (白)     我们让人给揍啦。可恨萧恩渔税银子不给,把我们爷儿几个给打回来啦!

葛先生  (白)     这还了得,待我去见吕志球太爷,必要惩罚萧恩,与教师爷出气。

大教师  (白)     你早点把他送官问罪,不是免得我挨揍吗?

             徒弟们,搀师父后面养伤去。

(四徒弟扶大教师同下。)

葛先生  (白)     我往衙中走走。

(葛先生下。)

【第六场】

(萧桂英上。)

萧桂英  (西皮快三眼) 老爹爹上公堂前去出首,

(萧桂英开门。)

吕志球  (内白)    将萧恩扯下去打。

(内打板子声。)

龙套   (内同白)   一十!

萧桂英  (西皮快三眼) 倒叫我桂英儿挂在心头。

(内打板子声。)

龙套   (内同白)   二十!

萧桂英  (西皮快三眼) 将身儿坐至在草堂等候,

(内打板子声。)

龙套   (内同白)   三十!

萧桂英  (西皮快三眼) 到此时不回转是何缘由?

(内打板子声。)

龙套   (内同白)   四十!

吕志球  (内白)    命你连夜过江赔礼,轰下堂去!

(萧恩上。)

萧恩   (西皮散板)  骂一声狗赃官心肠太狠,

             责打我四十板赶出了公门。

             我心中只把那吕志球恨,

             叫一声桂英儿快开柴门。

(萧桂英开门,搀扶萧恩。)

萧桂英  (白)     爹爹为何这等模样?

萧恩   (白)     哎呀儿啊!我本想上得堂去,抢一个原告,谁知那赃官不问青红皂白责打我四十大板!喔……

萧桂英  (白)     好贼子!

     (西皮散板)  骂一声贼子真可恨,

             欺压爹爹为何情!

     (白)     爹爹你受屈了!

(萧桂英哭。)

萧恩   (白)     这还不算得受屈。他命我今夜过得江去,负荆请罪,那才算受屈啊。

萧桂英  (白)     爹爹,你是去也不去?

萧恩   (白)     唉噫——说什么去与不去,我恨不得肋生双翅,越过江去,我就杀……

萧桂英  (白)     噤声!

(萧恩、萧桂英双望门,萧恩命萧桂英关门。)

萧桂英  (白)     爹爹,杀什么?

萧恩   (白)     越过江去,杀了贼的全家,方消我心头之恨哪。

萧桂英  (白)     爹爹呀,他家势力浩大,爹爹你,你……还是忍耐了吧!

萧恩   (白)     忍不得了!取我的戒刀过来!

萧桂英  (白)     爹爹!不去也罢!

萧恩   (白)     快去取来,不要你管,取来!

(萧桂英捧戒刀。)

萧桂英  (白)     还是不去的好!

萧恩   (白)     儿吓,你……看守门户,为父去了。

萧桂英  (白)     爹爹请转!

萧恩   (白)     吓,何事?

萧桂英  (白)     孩儿也要跟随前去!

萧恩   (白)     唉,女儿家不能杀人,不去也罢。

萧桂英  (白)     爹爹杀人,孩儿站在一旁,与爹爹壮壮胆量,也是好的。

萧恩   (白)     好,如此快些收拾收拾。

萧桂英  (白)     是。

萧恩   (白)     转来!

萧桂英  (白)     啊,爹爹何事?

萧恩   (白)     将庆顶珠也带在身旁。

萧桂英  (白)     是。

(萧桂英取衣、刀。)

萧恩   (白)     收拾好了?

萧桂英  (白)     收拾好了。

萧恩   (白)     好,走,走!

萧桂英  (白)     爹爹请转!

萧恩   (白)     何事?

萧桂英  (白)     这门还未曾关呢。

萧恩   (白)     啊,不要管它了!

萧桂英  (白)     爹爹请转!

萧恩   (白)     啊,何事啊?

萧桂英  (白)     家中还有许多动用的家具呢。

萧恩   (白)     儿吓,我们如今都不……不要了哇!

萧桂英  (哭)     喂呀!

(萧恩急止萧桂英放声哭。萧恩行,萧桂英缓行。)

萧恩   (白)     走吧。

萧桂英  (白)     是。

萧恩   (白)     儿吓,庆顶珠带好了没有?

萧桂英  (白)     这庆顶珠,儿带好了。爹爹问他则甚?

萧恩   (白)     是吓,为父杀了贼的全家之后,我儿带了庆顶珠逃往你婆家去吧!

萧桂英  (白)     爹爹,你呢?

萧恩   (白)     你不要管为父了!

萧桂英  (哭)     喂呀!

(萧恩止萧桂英放声哭。)

萧恩   (白)     走!儿吓,庆顶珠要带好了。

萧桂英  (白)     带好了!

萧恩   (白)     呜呜,眼睁睁你我父女就要分离,儿还是这样的倔强吓!

萧桂英  (白)     孩儿带好了。

萧恩   (白)     这便才是。走!

萧桂英  (白)     是。

(萧恩、萧桂英到江岸,萧恩脱衣裹刀,上船,萧桂英立岸上,扔衣物,萧桂英上船离岸。)

萧恩   (白)     儿啊。夜晚行船,比不得白昼,儿要掌稳了舵!

(萧恩、萧桂英同走圆场。)

萧桂英  (白)     遵命。

萧恩   (西皮快板)  我心中只把吕志球恨,

             他不该仗势力欺压乡民。

             船行在半江中因何不动?

(萧桂英松索落篷。)

萧恩   (白)     啊!

     (西皮摇板)  我的儿因何撒去篷绳?

     (白)     儿吓,为何将篷绳撒了?

萧桂英  (白)     爹爹,此去杀人是真是假?

萧恩   (白)     吓,我恨不得肋生双翅,立刻飞过江去,还问什么真假吓!

萧桂英  (白)     如此,孩儿心中有些害怕,我不去了。

萧恩   (白)     啊——在家的时节,道儿胆小,不叫儿前去,儿言道:站在一旁壮壮胆量也是好的,如今船在半江之中,怎么,儿不不不去了!也罢!待为父拨转船头,送儿回去!

(萧恩拨船,萧桂英反拨。)

萧桂英  (白)     孩儿舍不得爹爹!

萧恩   (哭头)    啊……桂英哪,我的儿啊,

     (西皮散板)  孩儿说出伤心话,

             不由我一阵阵咬碎钢牙,

             速将船篷来扯挂,

             今夜晚过江去,杀贼的全家。

(萧恩、萧桂英摇船同走圆场。萧恩跳下,系船,萧桂英将衣物扔下船,跳下,披衣藏刀。)

萧恩   (白)     儿啊,杀贼之后:还在此处上船。到了丁府不要害怕,叫儿骂,儿就骂;叫儿杀,儿就杀,记下了。

萧桂英  (白)     是。

萧恩   (白)     随我来。

萧桂英  (白)     是。

萧恩   (白)     来此已是,待我上前。

             门上有人么?

(大教师上。)

大教师  (白)     半夜三更,是谁叫门哪?

(大教师开门。)

大教师  (白)     哟,二大爷,您怎么打到门上来啦?

萧恩   (白)     奉了太爷之命,前来负荆请罪吓。

大教师  (白)     赔罪来啦?你敢不来吗?

萧恩   (白)     速去通报。

大教师  (白)     你往后点儿站!我好给你回一声啊。

             有请员外爷!

(丁自爕、葛先生同上。)

丁自爕  (白)     何事?

大教师  (白)     萧恩过府赔罪来啦。

丁自爕  (白)     传家丁们走上!

大教师  (白)     家丁们走上!

(四徒弟同上。)

丁自爕  (白)     叫他进来!

大教师  (白)     咋!

             萧恩,员外传你哪!

萧恩   (白)     儿啊,随为父进来!

             员外请了!

丁自爕  (白)     唗!胆大萧恩,抗税不交,将我府中家人打坏,其情可恼!

萧恩   (白)     员外不必动怒。一来奉了太爷之命,前来负荆请罪,二来还有好心献上。

丁自爕  (白)     有什么好心?

萧恩   (白)     昨日在河下打来一宗宝贝,名曰庆顶珠,特来献上,抵还渔税。

丁自爕  (白)     什么宝贝?好好好,快快取来。

萧恩   (白)     这——耳目甚众。

丁自爕  (白)     你们退下了!

(大教师、四徒弟同下。)

丁自爕  (白)     快些取来!

萧恩   (白)     看刀!

(萧恩、萧桂英同拔刀,杀死丁自爕、葛先生。)

萧恩   (白)     儿啊!随为父的杀!

萧桂英  (白)     遵命。

(萧恩下。四徒弟同上,四徒弟、萧桂英同起打,四徒弟同败下。大教师上,起打,萧桂英败下。萧恩上,接打,大教师败下。二徒弟同上,起打,同败下。大教师上,接打,萧桂英上。萧恩、萧桂英同杀大教师,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790 ┊ 字数:13159 ┊ 最后更新:2004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