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卖艺》

主要角色
花逢春:武生
萧桂英:旦
阮三:丑
李俊:老生
倪荣:净

情节
宋江受招安后,被蔡京、童贯药酒毒害,众兄弟四散逃亡。梁山后裔花逢春,流落江湖,卖艺平王镇,值萧桂英杀家后,亦卖艺来此,遇李俊、倪荣、阮三,夫妻得团圆。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九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2.3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俊、倪荣同上。)

李俊   (念)     忆昔水泊显英豪,如今隐居在蓬蒿。

倪荣   (念)     名标不及埋名好,可叹英雄无下梢。

李俊、

倪荣   (同白)    俺——

李俊   (白)     混江龙李俊。

倪荣   (白)     卷毛虎倪荣。

李俊   (白)     请坐!

倪荣   (白)     请坐!

李俊   (白)     想昔日在梁山,众英雄除暴安良,名扬天下。谁知宋大哥一念之差,受了天子荣封。讨平三寇有功,宋王见喜,赐下御酒贺功,被蔡京、童贯换了药酒,毒害英雄。可怜众弟兄亡其大半,我等逃散四方,一些后世儿女未知存亡。追思前仇未报,咳,好不闷煞人!

倪荣   (白)     大哥,此乃以往之事,提他作甚!只好访觅一些小英雄,齐聚兴师,再报前仇便了!

李俊   (白)     言得极是。看天气晴和,同去游玩一回,聊解愁闷。

倪荣   (白)     小弟奉陪。

李俊、

倪荣   (同白)    请!

李俊   (唱)     禹开九州汤伐桀,

             秦吞六国汉登基。

倪荣   (唱)     古来多少英雄将,

             南北山丘卧土泥。

李俊、

倪荣   (同白)    请!

(李俊、倪荣同下。)

【第二场】

(花逢春上。)

花逢春  (念)     隐姓埋名困英雄,只恨时乖运未通。何日才展平生志,再造山河上九重。

     (白)     俺、花逢春。我父花荣,征讨方腊有功,圣上恩赐太平宴,被蔡京、童贯换了药酒,将我父毒死。是俺埋名隐姓,逃往江湖,每日卖艺为生,来此已是平王镇,好一所大镇也!

             啊列位请了!

(四百姓同上。)

四百姓  (同白)    请了,请了!哪里来了个卖艺的,请把刀枪演来,我等领教。

花逢春  (白)     俺乃远方人氏,路过贵镇,不能登门拜访,耍几路拳棒,当场作礼。

四百姓  (同白)    请教!

(阮三上。)

阮三   (白)     众位弟兄们,为什么这等热闹?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来了个卖艺的。

阮三   (白)     待我看来。

             小兄弟,你是个卖艺的?

花逢春  (白)     愚下前来出丑。

阮三   (白)     好,不管什么武艺,你拿出点来,我们看看。

花逢春  (白)     待俺耍拳如何?

阮三   (白)     你就打几路看看。

花逢春  (白)     得罪了!

四百姓  (同白)    请教!

花逢春  (唱)     太祖红拳出关东,

             惯走江湖称英雄。

             上打黄龙来出顶,

             下打凤凰展翅腾。

             一来一往多英勇,

             董家桥前逞威风。

(花逢春打拳。)

四百姓  (同白)    好拳,好拳。我们来拿钱。

阮三   (白)     慢点儿,慢点儿。这样的拳也给钱,你们要是看见了好拳,你们还不给银子呀?

四百姓  (同白)    还有哪个高过他的?

阮三   (白)     你们说没人高过他,我们赵二哥的拳就能高过他。

四百姓  (同白)    你有什么赵二哥?

阮三   (白)     赵匡胤二哥。

四百姓  (同白)    他是前辈的帝王,怎么是你的赵二哥?

阮三   (白)     他是耍拳棒的人,我也是耍拳棒的人。常言道:斯文同骨肉。我们英雄也同骨肉,拉扯起来,我们是兄弟。

四百姓  (同白)    不要多讲,我们是要给钱的。

阮三   (白)     慢点儿。他拳打广东,脚踢广西,在五虎打董家桥,那才是拳哪!

四百姓  (同白)    错了。他拳打关东,脚踢关西,在董家桥打五虎,那才是拳。

阮三   (白)     不错,那才是拳。

             这位小兄弟还有什么武艺再拿点儿出来我们看看。

花逢春  (白)     还有枪。

阮三   (白)     你有枪?你枪起来!

花逢春  (白)     得罪了!

     (唱)     此枪名曰梅花枪,

             出手三枪谁敢当。

             今日落在豪杰手,

             平王镇上耍几行。

(花逢春耍枪。)

四百姓  (同白)    好枪,好枪。我们来给钱。

阮三   (白)     慢点儿,慢点儿。你们有多少钱花不了,这个枪也给钱!

四百姓  (同白)    还有哪个的枪,高过了他?

阮三   (白)     说起来又有一人。

四百姓  (同白)    哪一人?

阮三   (白)     昔日赵子龙,手使一杆枪,在曹营杀退百万雄兵,那才是枪。

四百姓  (同白)    你只在此讲今比古,你可会?

阮三   (白)     我也会。我要玩起来,他就要领教。

四百姓  (同白)    那位壮士拿枪过来。

花逢春  (白)     接枪。

(花逢春掷枪,阮三接枪。)

阮三   (白)     呀,这是铁的,戳个洞是你赔还是我赔?

(阮三耍枪。)

阮三   (白)     你们看看,这几下可好?

四百姓  (同白)    好。

阮三   (白)     好的还在后头哪。

(阮三耍枪。)

阮三   (白)     看这锁喉三枪可好?

四百姓  (同白)    好。

阮三   (白)     啊小兄弟,我问你,你是初出门,还是久出门?

花逢春  (白)     初出门怎样,久出门又便怎样?

阮三   (白)     常言道,一方一个人,一方一位神。到了我们这儿难道就不知道我阮三爷的大名吗。到我家拜望拜望,我不送一千,也送你八百。

花逢春  (白)     老者有钱无钱原是小事,为何这等唠唠叨叨!

阮三   (白)     这也罢啦,想你来到此地,把场子一摆,就应开口说话。说道公门中先生,武营中的将爷,四路的好汉:我在这儿卖武,玩得好你们也不要喝采,玩得不好你们也不要见笑。自古道,光棍光棍,到处帮衬。城墙高万丈,内外要人扶,牡丹虽好,还要绿叶扶持。你把这些盘子一开,谁人不来花几文钱?照你这样走江湖,只好走夜壶!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这是什么话。

花逢春  (白)     老者为何这等唠唠叨叨!

(花逢春挥手不耐。)

阮三   (白)     啊,你在我面前动手动脚的,敢是要打两下吗?

花逢春  (白)     领教!

阮三   (白)     说得好。我走啦!

四百姓  (同白)    啊!阮三爷,你走啦?我们这地方上丢了人,他要说大话的。

阮三   (白)     他说领教,怕了我,我还不走?

四百姓  (同白)    领教是要与你会会。

阮三   (白)     他怕了我,也就是啦。

四百姓  (同白)    你走了,岂不使我们这个地方丢了人?是要打的。

阮三   (白)     要打的?

四百姓  (同白)    要打的。

阮三   (白)     咳,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见黄河不死心。那一位,来吧来吧!

花逢春  (白)     请!

(花逢春、阮三同起打,花逢春打阮三跌。)

阮三   (白)     这不算,要照门路来。

四百姓  (同白)    要照门路来。

阮三   (白)     我的衣服长了,脱了衣服,再来打!

四百姓  (同白)    脱了衣服再来。

(阮三脱衣。花逢春、阮三同打。李俊、倪荣同上。)
李俊、

倪荣   (同白)    不要动手,放下来!

花逢春  (白)     二位叔父,侄儿拜揖。

李俊、

倪荣   (同白)    罢了。这就是你阮三叔,向前见礼。

(李俊、倪荣同向阮三。)
李俊、

倪荣   (同白)    这是花逢春侄儿。

阮三   (白)     哪个?他就是花逢春侄儿,真乃好武艺。

(花逢春、阮三同见礼。)

花逢春  (白)     侄男不知,叔父休怪。

阮三   (白)     这才是:拳头无眼睛,单打自己人。一同转到我家吃饭去。

李俊   (白)     正是:

     (念)     世间多是陌路人,

倪荣   (念)     如今相逢两相称。

花逢春  (念)     千里迢迢投知己,

阮三   (念)     转到我家去安身。

     (白)     请!

李俊、
倪荣、

花逢春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萧桂英  (内西皮导板) 自幼儿同父江湖走,

(萧桂英、桂英弟背枪刀棒锏同上。)

萧桂英  (唱)     只为渔税起祸由。

             杀了贼子私逃走,

             可叹我父一命丢。

     (白)     奴家、萧桂英,乃三江人氏。爹爹萧恩,每日打渔营生。只因恶霸丁子夑催讨渔税,爹爹与他廝闹一场,送到官衙责打四十。爹爹一怒,身带短刀将他杀死,不想被官兵拿下,秋后就要处决。可恨官府还要锁拿家属,是奴一闻此言,带了二弟埋名隐姓,逃出在外,每日卖艺为生。一路行来,此地已是平王镇。真好一所大镇也!

             二弟,将场子摆开!

桂英弟  (白)     是。

(桂英弟敲锣。)

桂英弟  (念)     锣儿敲得叮当响,五湖四海把名扬。

萧桂英  (念)     前汉后汉我不讲,单说唐宋英雄将。

桂英弟  (念)     罗成夜打登州府,秦琼三挡潼关闯。

萧桂英  (念)     飞虎山前收存孝,惯使铁镐王彦章。

桂英弟  (念)     马上斩将杨宗保,镇守三关杨六郎。

萧桂英、

桂英弟  (同白)    我们是三江人氏,去往下江投亲,路过贵镇,在此卖艺,求助银两。

桂英弟  (念)     会者请勿当面识破,

萧桂英  (念)     知者请勿嘻笑扬扬。

(四百姓同上。)

四百姓  (同白)    那里又来了一个卖武的,大家前去看来。

(阮三上。)

阮三   (白)     众位兄弟们,前面为什么这样热闹?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又来了一个卖武的。

阮三   (白)     啊,又来了一个卖武的,待我去看看。

             啊,那位女子,哪儿来的,往哪儿去的?

萧桂英  (白)     苏州来的,往杭州去。

阮三   (白)     清水货。

四百姓  (同白)    怎么是清水货?

阮三   (白)     下江出绸缎,所以说是清水货。

             那一位姑娘,你可是卖武的?

萧桂英  (白)     卖武的。

阮三   (白)     啊姑娘,你是卖武的,这可说得明白?

萧桂英  (白)     说得明白。

阮三   (白)     哪样当先?

萧桂英  (白)     雁翎刀。

阮三   (白)     刀,你就刀起来咱们看看。

萧桂英  (白)     献丑了!

     (唱)     此刀名曰雁翎刀,

             昔日圣贤保刘朝。

             宝刀落在奴家手,

             耍刀九路逞英豪。

(萧桂英耍刀。)

四百姓  (同白)    好刀,好刀。我们来给钱。

桂英弟、

萧桂英  (同白)    多谢,多谢。

阮三   (白)     慢点儿,慢点儿。这个刀也要钱?

四百姓  (同白)    还有哪个的刀,胜似她的?

阮三   (白)     昔日关爷,过六关,斩五将,过黄河斩蔡阳,到古城劈秦琪,弟兄相会,古城团圆,那才是刀。

四百姓  (同白)    错了,错了。昔日关爷,过五关斩六将,过黄河劈秦琪,在古城斩蔡阳,后来古城相会,弟兄团圆。

阮三   (白)     不错,不错。弟兄相会,夫妻团圆。

四百姓  (同白)    我们来给钱。

阮三   (白)     不用给钱。

             啊姑娘,还有什么武艺,拿出来我们再瞧瞧!

萧桂英  (白)     还有双锏。

阮三   (白)     还有双锏?你就锏起来。

萧桂英  (白)     得罪了!

     (唱)     山东有个秦叔宝,

             全凭双锏逞英豪。

             昔日历城为快手,

             后来忠心保唐朝。

(萧桂英耍锏。)

四百姓  (同白)    好锏,好锏。我们给钱。

阮三   (白)     你们简直没有见过好锏,她学也没有学得全,这也叫好!

四百姓  (同白)    你只说她的不好,不知还有哪个高似她的?

阮三   (白)     我们秦二哥就高似她的。

四百姓  (同白)    我且问你,秦琼出在哪一朝?

阮三   (白)     出在汉朝。

四百姓  (同白)    错了,错了。出在唐朝。

阮三   (白)     唐三千,宋八百。我也记不得许多!

四百姓  (同白)    我们给钱。

阮三   (白)     不用给钱,我去说她几句。

             啊姑娘,你是初走江湖,还是久走江湖?

萧桂英  (白)     初走江湖怎么说,久走江湖又怎么讲?

阮三   (白)     初走江湖也就罢了。若是久走江湖,你的眼睛就不亮,来到我们这儿,就没听见人说我阮三爷的威名。到这儿拜望拜望,多少不也要送你几十串钱。你不拜望我,就在此地卖武,像你这样的武艺,也要卖钱?

萧桂英  (白)     不知你的贵处。

阮三   (白)     啊,你骂我,不知我的龟处。反啦,反啦,我阮三爷也不晓得会过多少江湖好汉,都要叫我一声阮三爷。你骂我不知道我的龟处,你虽是个卖武的,能晓得几下武艺?引得我的火气上冒,只怕要打你几下!

萧桂英  (白)     来吧!

阮三   (白)     早有这句话,我也不动气啦。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她说的是来吧!

阮三   (白)     我走啦!

四百姓  (同白)    来吧,是要与你比试。

阮三   (白)     要打?她怕了我也就是啦,不打啦!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你怕了她了!

阮三   (白)     不是怕她,她是个女流之辈,我是个男子汉。常言道:男不和女斗,刀不与斧斗,还是不打啦!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她夸了大话去了。

阮三   (白)     啊,她夸了大话,管他娘的!咱们打!

(阮三欲打。)

四百姓  (同白)    阮三爷衣服长了。

阮三   (白)     脱了衣服打。

(阮三脱衣。)

阮三   (白)     来打啊!

萧桂英  (白)     领教!

(萧桂英、阮三同起打,阮三被打倒。)

阮三   (白)     哎呀好打呀,好打,我去叫我侄儿去。你可别走,你要走了,就是个王八羔子。

(阮三下。)

四百姓  (同白)    那一女子,阮三爷去了,还不快走!

萧桂英  (白)     列位,奴家既在此卖艺,难道怕人不成?

             二弟,收了场子,待俺赶上前去。

桂英弟  (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阮三上。)

阮三   (白)     啊,侄儿快来!

(花逢春上。)

花逢春  (念)     鹊噪非祸起,鸦鸣未是凶。

阮三   (白)     哎呀侄儿,不好了,远方来了个女子,把为伯打了一顿!

花逢春  (白)     待侄儿上前。

(萧桂英上。)

阮三   (白)     就是她!

(花逢春、萧桂英同打。)

花逢春  (唱)     铜金刚遇着铁罗汉,

阮三   (白)     好打,好打。

萧桂英  (唱)     冤家遇着对头人。

阮三   (白)     好打!

花逢春  (唱)     飞天鹞子大展翅,

萧桂英  (唱)     会走麒麟抽你筋。

花逢春  (唱)     大鹏展翅百鸟怕,

萧桂英  (唱)     狮子摇头走兽惊。

(李俊、倪荣同上。)
李俊、

倪荣   (同白)    不要动手。

萧桂英  (白)     二位叔父!

李俊、

倪荣   (同白)    儿呀,这就是你阮三叔父,前来见过!

倪荣   (白)     这是侄儿萧桂英。

阮三   (白)     她就是萧桂英?

             侄女好武艺!他就是花逢春,你二人还没有见过面,他就是你的未婚夫,你两个都到我家去安身吧!正是:

     (念)     夫妻相逢三生幸,

李俊、
倪荣、
花逢春、

萧桂英  (同念)    梁山后代多能人!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77 ┊ 字数:5423 ┊ 最后更新:2011年09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