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法门寺》

主要角色
赵廉:老生
刘瑾:净
宋巧姣:旦
贾桂:丑
太后:老旦
刘彪:净
刘媒婆:二旦
刘公道:丑
宋国士:老生
孙玉姣:花旦
傅朋:小生
老和尚:老生
班头甲:丑
班头乙:丑

《法门寺》梅兰芳饰宋巧姣
《法门寺》梅兰芳饰宋巧姣
情节
明朝,世袭指挥傅朋外出闲游,偶遇孙玉姣,二人一见倾心。傅朋故意遗玉镯,拟订终身。事被刘媒婆撞见,从孙玉姣手中得绣鞋一只,欲代为撮合。刘媒婆之子刘彪赚得绣鞋,讹诈傅朋,被刘公道赶走。刘彪对此怀恨在心。深夜,刘彪带醉摸到孙家,可巧,孙玉姣的舅父母客居在室,刘彪以为傅朋与孙玉姣苟合,误将二人杀死,并将一颗人头抛往刘公道后院。人头被雇工宋兴儿发现,刘公道恐事泄招祸,将宋兴儿与人头同填枯井之中,杀人灭口。次日晨,孙母报官。孙玉姣供出傅朋遗镯之事,傅朋被控因奸杀人,屈打成招。然而,宋兴儿与人头仍无下落。刘公道为逃脱罪责,诬告宋兴儿窃物潜逃。宋家父女当堂辩白无效,但因无钱赔偿刘家财物,宋巧姣终被收监。狱中,宋巧姣与孙玉姣言及案情,断定真凶应是刘彪无疑。愿代傅、孙二人具状鸣冤。傅朋深感其德,遂以另一玉镯相赠,并嘱家人代偿刘家银两。权阉刘瑾往法门寺降香。宋巧姣以探亲为由,雇刘媒婆作伴。路上,刘媒婆吐露刘彪赚鞋经过。宋巧姣遂往法门寺控告。刘瑾命县官赵廉捕捉刘彪、刘公道、刘媒婆等,一场血案真相大白。傅朋与孙玉姣、宋巧姣结为夫妇。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7.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红龙套、四校尉手提马鞭、贾桂持云帚同上。刘瑾上。)

刘瑾   (引子)    腰横玉带紫罗袍,赤胆忠心保皇朝。

     (念)     四海腾腾庆升平,锦绣江山属大明。满朝文武尊咱贵,何必西天把佛成!

     (白)     咱家,姓刘名瑾,字表春华。乃陕西延安府人氏。七岁净身,九岁入宫,一十三岁扶保老王。老王晏驾,扶保幼主正德皇帝登基。明是君臣,暗如手足一般。太后老佛爷十分宠爱,认为义子螟蛉干殿下,封为九千岁之职。

             我说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咱们爷儿们够瞧得了吧?

贾桂   (白)     敢情!够瞧好大半天的啦!您这会儿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谁还比得了咱们爷儿们呀!哈哈哈……呦!

刘瑾   (白)     昨天晚膳后,太后老佛爷传下懿旨,今天要往法门寺降香,銮驾齐备了吗?

贾桂   (白)     齐备多时,敬候您老人家请驾哪!

刘瑾   (白)     猴崽子你可真会当差!

贾桂   (白)     这算的了什么呀!

刘瑾   (白)     候着!

贾桂   (白)     嗻!

(刘瑾离座打躬。)

刘瑾   (白)     儿臣有请母后!

(四太监持銮驾、四宫女同上,太后缓步随上。)

太后   (引子)    一心赴蟠桃,但愿得,长生不老。

(太后坐。)

刘瑾   (白)     儿臣参见母后!

太后   (白)     皇儿平身!

刘瑾   (白)     千千岁!

太后   (白)     赐座。

刘瑾   (白)     谢座。

太后   (白)     啊儿呀,为娘要往法门寺降香,銮驾可曾齐备?

刘瑾   (白)     俱已齐备。

太后   (白)     摆驾法门寺!

刘瑾   (白)     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吩咐校尉的,起驾法门寺呀!

贾桂   (白)     嗻!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贾桂   (白)     起驾法门寺呀!

四校尉  (同白)    啊!

(二幕开。太后上高台,一小太监持黄罗伞上,立太后身旁。吹唢呐曲牌一江风。)

众人   (同一江风牌) 一官迁,

             白下孤云断,

             古道长亭短。

             渡关山,

             回首迢迢日近长安远,

             轻车破晓烟,

             轻车破晓烟,

(四校尉、四红龙套、四太监、四宫女、贾桂同下。)

众人   (同一江风牌) 行旌拂远天,

             芜么径路羊肠转。

(刘瑾、太后同下。)

【第二场】

(二幕开。宋国士、宋巧姣同上。宋国士、宋巧姣分别向两边张望,同翻回。)

宋国士  (白)     哎呀儿呀!你看千岁前呼后拥,此状不告也罢!

宋巧姣  (白)     爹爹呀!慢说千岁前呼后拥,就是一座刀山,唉,女儿也要前去呀!

     (西皮散板)  明知道深山内有豺狼虎豹,

             难道说断了那过往渔樵。

宋国士  (西皮散板)  状告那父母官其罪非小,

宋巧姣  (西皮散板)  理义正哪怕那王法律条。

宋国士  (西皮散板)  怕的是此一去性命难保,

(宋巧姣欲前去告状,宋国士向前相拦,未拦住,宋国士反被撞倒在地,宋巧姣乘机下,宋国士起身,急步追下。)

【第三场】

(二幕开,吹唢呐曲牌一江风。四校尉、四红龙套、四太监、四宫女、贾桂、刘瑾、太后同上。老和尚自下场门上。)

众人   (同一江风牌) 轻车破晓烟,

             轻车破晓烟,

             行旌拂远天,

             芜么径路羊肠转。

太后   (白)     啊儿呀!

刘瑾   (白)     儿臣在。

太后   (白)     问问庙内和尚,哪里洁净,为娘要打坐。

刘瑾   (白)     遵旨!

             我说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问问庙里和尚,哪儿洁净,太后老佛爷要打坐哪!

贾桂   (白)     嗻!

(贾桂出庙门。)

贾桂   (白)     庙里的和尚哪?

老和尚  (白)     问候公公。

贾桂   (白)     庙里头哪儿洁净,太后老佛爷要打坐哪!

老和尚  (白)     观音堂洁净。

贾桂   (白)     候着!

老和尚  (白)     是。

贾桂   (白)     启禀千岁爷:观音堂洁净。

刘瑾   (白)     你就告诉他们不就结了吗!

贾桂   (白)     嗻!

(贾桂出殿门。)

贾桂   (白)     和尚带路。校尉的,摆驾观音堂啊!

四校尉  (同白)    啊!

贾桂   (白)     多念万寿经啊!

老和尚  (白)     阿弥陀佛!

(老和尚托茶盘出门下。宋巧姣持状纸上,双手举状纸,下跪。)

宋巧姣  (白)     冤枉!

四校尉  (同白)    噢!

刘瑾   (白)     嘿嘿嘿……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外头什么事这么鸡猫子喊叫的?太后老佛爷宝座离着近,惊了驾,是咱家担哪,孩儿呀!孩儿呀!还是嘚儿你担哪?

贾桂   (白)     奴才担当不起呀!

刘瑾   (白)     我也知道你担当不起。瞧瞧喀!

贾桂   (白)     嗻!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贾桂   (白)     什么事这么鸡猫子喊叫的?

四校尉  (同白)    有一民女喊冤。

贾桂   (白)     怎么着,有个民女喊冤?

四校尉  (同白)    正是。

贾桂   (白)     候着!

             启禀千岁爷:有一民女喊冤。

刘瑾   (白)     怎么着,有一民女喊冤吗?

贾桂   (白)     是。

刘瑾   (白)     这儿没她的父母官吗?

贾桂   (白)     可说得是哪!

刘瑾   (白)     把她杀了吧!

太后   (白)     且慢!

刘瑾   (白)     嘿,听信儿!

太后   (白)     大佛宝殿,哪有杀人的道理?看那女子身旁有状无状?

刘瑾   (白)     遵旨!

             桂儿呀,这大佛宝殿可怎么能杀人哪?

贾桂   (白)     是呀!可说得是哪!

刘瑾   (白)     这是谁的主意?

贾桂   (白)     奴才不知道哇!

刘瑾   (白)     又不知道了呦!去看看,那女子身旁有状无状。

贾桂   (白)     嗻!

             我说校尉的,搜搜那女子身旁有状无状。

校尉甲  (白)     是。

(校尉甲向前,宋巧姣将状纸呈上。)

校尉甲  (白)     有状。

贾桂   (白)     怎么着!有状?

(贾桂接过状纸。)

贾桂   (白)     嘿嘿!这是诚心打官司来的!

(贾桂持状纸进门。)

贾桂   (白)     启千岁:有状!

刘瑾   (白)     怎么着!有状吗!孩儿呀,孩儿呀,你的差事可来啦。

贾桂   (白)     她打官司,奴才有什么差事呀!

刘瑾   (白)     手捧状纸,跪在丹墀,高声朗诵,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念与太后老佛爷与咱家我听。念喀!

贾桂   (白)     嗻!

(贾桂显出畏难不愿念的表情。)

刘瑾   (白)     你倒是念喀呀!

贾桂   (白)     奴才这不是喀哪吗!

刘瑾   (白)     不带你出来,你偏要跟着。带你出来,有这么点儿差事,还不够你猴崽子蹭梭子的哪!

贾桂   (白)     奴才没有哇!

刘瑾   (白)     念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螫”嘚儿掐钩子!

贾桂   (白)     是!

刘瑾   (白)     “士”呀,让嘚儿“炮”打啦,出“车”吧,念!

(贾桂无可奈何地跪下,持状纸念。)

贾桂   (白)     “具”!“具”!“具”!

(贾桂双手持状纸,随念随上下打量状纸。)

刘瑾   (白)     别“锯”啦,再锯就不够材料啦!

贾桂   (白)     它是这头一个字念“具”。

刘瑾   (白)     我知道啦,往下念!

贾桂   (白)     嗻!

             “具上告民女宋氏巧姣,求雪夫喊冤事啊!”

刘瑾   (白)     这不结啦!照着这样往下念!

贾桂   (白)     嗻!

             “窃巧姣系眉邬县学庠生宋国士之女,许字世袭指挥傅朋为妻,六札已成,尚未合卺。忽闻氏夫身遭飞祸,赶即查问起事情由。方知氏夫因丁父忧,尚未授职,现已服满,前往各出谢孝,经过孀妇孙氏门前,无意中失落玉镯一只,被孙玉姣拾去。适有刘媒婆从旁窥见,藉此诓玉姣绣鞋一只,命其子刘彪在大街之上,向氏夫讹诈。因此二人争斗一处,当经刘公道劝解,并未公允,随即各散。彼时又出孙家庄黑夜之间刀伤二命,一无凶器,二无见证,无故将氏夫拿到公堂,一味刑求,暗无天日。氏夫乃文弱书生,不堪痛楚,只得惧刑屈招,拘留监狱。窃巧姣一闻此信,惊骇异常,家中只有母亲一人,衰朽卧病,事已情急,谨依法律规定条例,具状上告,伏求俯准,提案讯究,务得确情,以雪奇冤,而重生命,则衔结之恩,永无既极矣!谨状啊!”

             我的姑奶奶,您少写点儿好不好,差点儿没把我憋死。

刘瑾   (白)     真难为你了,会把它念下来啦!

贾桂   (白)     是呀,人家孩子才多大儿呀!

刘瑾   (白)     别不害臊啦,拿过来吧!

(贾桂将状纸递给刘瑾。)

刘瑾   (白)     状纸在此,请母后定夺。

太后   (白)     将那告状女子带进大佛宝殿,为娘要亲自问话。

刘瑾   (白)     遵旨!

             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将告状的小妞儿,带进大佛宝殿,太后老佛爷要亲自问话哪!

贾桂   (白)     嗻!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贾桂   (白)     将那民女带进大佛宝殿,太后老佛爷要亲自问话哪!

四校尉  (同白)    啊!

校尉甲  (白)     民女醒来。

宋巧姣  (西皮散板)  一霎时好一似鹰抓雀燕,

             吓得我魂灵儿飞上九天。

             猛然间睁开了昏迷眼,

四校尉  (同白)    噢!

宋巧姣  (西皮散板)  战兢兢跪至在大佛殿前。

贾桂   (白)     告状的小妞儿,上面坐的是太后老佛爷,这是我家千岁爷,有什么冤枉,只管朝上回,别害怕,都有咱家我哪!

宋巧姣  (白)     国太、千岁容禀!

     (西皮导板)  宋巧姣跪至在大佛宝殿,

四校尉  (同白)    噢!

刘瑾   (白)     嘿嘿!桂儿呀,怎么又这么鸡猫子喊叫的?

贾桂   (白)     奴才不知道哇!

刘瑾   (白)     瞧瞧喀,猴崽子!

贾桂   (白)     嗻!

             我说校尉的,怎么又这么鸡猫子喊叫的?

四校尉  (同白)    千岁爷的虎威!

贾桂   (白)     咳!什么“虎威”“狼威”的,出了京啦,不要这个够使的,给我滚下去吧,猴崽子!

(四校尉、四红龙套自两边分下。)

贾桂   (白)     咳!小妞儿,我说我的,你倒是唱你的!

     (西皮慢三眼) 尊皇太与千岁细听奴言:

             小女子家住在眉邬小县,

             遵父命与傅朋匹配良缘。

             那一日我的夫大街游玩,

             将玉镯失落在孙家的门前。

             孙玉姣拾玉镯被媒婆看见,

             因此上诓绣鞋引奸卖奸。

             望皇太与千岁缉拿到案,

             皇太呀!小女子变犬马结草衔环。

刘瑾   (白)     听女子之言,与状纸大略相同,请母后定夺。

太后   (白)     我儿将此案审明,胜似为娘烧香还愿。

刘瑾   (白)     遵旨!起驾呀!

贾桂   (白)     起驾呀!

(太后、刘瑾同离座。四太监、四宫女、太后同下。)

刘瑾   (白)     桂儿呀!实指望跟着太后老佛爷,出京走走逛逛,开开眼界,没想到遇见这么档子逆事。

贾桂   (白)     逆事?逆事可也得办哪!

刘瑾   (白)     真格的,桂儿呀,这法门寺属哪儿管?

贾桂   (白)     属眉邬县所管。

刘瑾   (白)     眉邬县知县,他来了没有?

贾桂   (白)     来倒是来啦,请了个安儿,又回喀啦!

刘瑾   (白)     好大的架子呀!

贾桂   (白)     架子不小哇!

刘瑾   (白)     咱们爷们儿得逗逗他。

贾桂   (白)     得逗逗他!

刘瑾   (白)     拿我令箭,把眉邬县给我抓来!

(刘瑾拿起令箭。)

贾桂   (白)     嗻!

(贾桂接令箭,出门。)

贾桂   (白)     校尉的!提拉眉邬县去!

校尉甲、

校尉乙  (同白)    啊!

(校尉甲、校尉乙接令箭,同下。)

刘瑾   (白)     告状的小妞儿,咱家传你父母官去啦,一会儿他来喽,你只管和他对质,不用害怕,都有咱家我哪!

宋巧姣  (白)     全仗千岁!

(刘瑾侧身看状纸。校尉甲、校尉乙同上,赵廉上,惊慌失措地进门面向里跪。)

贾桂   (白)     真不慢哪!

             启千岁:眉邬县到!眉邬县到!

(贾桂高声。)

贾桂   (白)     眉邬县到哇!

(刘瑾放下状纸,转身向贾桂。)

刘瑾   (白)     你这孩子,在我耳朵这儿嘀咕什么哪?

贾桂   (白)     还嘀咕哪?我嗓子都嚷干啦!眉邬县来啦!

刘瑾   (白)     我知道啦!

贾桂   (白)     您瞧,您又知道啦!

刘瑾   (白)     诶!他在哪儿哪?

贾桂   (白)     您顺着我的手瞧,跪着的那个就是。

刘瑾   (白)     噢!就是那一堆儿。

贾桂   (白)     人不论堆。

刘瑾   (白)     那么就是那一块儿。

贾桂   (白)     人也不论块儿。是那一位。

刘瑾   (白)     那么咱们爷儿们得问问他。

贾桂   (白)     得问问他。

刘瑾   (白)     下面跪的敢是眉邬县的县太爷吗?

赵廉   (白)     臣不敢!赵廉。

刘瑾   (白)     什么“笊篱”?

贾桂   (白)     就是捞扁食的那个家伙儿。

刘瑾   (白)     什么呀,人家叫赵廉儿。

             见了咱家,为何不抬起头来?

赵廉   (白)     有罪不敢抬头。

刘瑾   (白)     哎呦,哎呦!你又有什么罪过儿?抬起头来,咱家我瞧瞧你。

赵廉   (白)     谢千岁!

刘瑾   (白)     咂!

(刘瑾拍案。)

贾桂   (白)     低头!

刘瑾   (白)     好一个大胆的眉邬知县,孙家庄黑夜之间,一刀连伤二命,一无凶器,二无见证,无故竟敢把个世袭指挥拿问在监,哦哈哈哈……哥儿呀,哥儿,你眼睛里头还有皇上吗?这话又说回来啦,你眼睛里头要没有皇上,你还瞧得起咱家我吗?

贾桂   (白)     我说老爷子,这话可又说回来啦,他既瞧不起您,他还瞧得起我吗?

刘瑾   (白)     你算嘚儿哪棵葱啊?

贾桂   (白)     可是他又算哪头蒜啊!

刘瑾   (白)     没什么说的,把纱帽给他摘下来,叫他凉快凉快!

贾桂   (白)     嗻!

(贾桂摘赵廉的纱帽,放在桌上。)

赵廉   (白)     千岁!

刘瑾   (白)     说好的吧!

赵廉   (西皮散板)  小傅朋他本是杀人的凶犯,

刘瑾   (白)     你住了吧!

(刘瑾拍案。)

刘瑾   (白)     小傅朋他本是杀人的凶犯,难道说是你给他买的刀吗?

赵廉   (西皮散板)  臣问他口供时件件招全。

刘瑾   (白)     你打他,他还不招吗?

赵廉   (西皮散板)  在法堂未动刑他自己招认,

             因此上臣将傅朋拿问在监。

宋巧姣  (白)     千岁呀!

     (西皮散板)  县太爷说此话真假难辨,

             还有个刘媒婆勾奸卖奸。

刘瑾   (白)     怎么着,这里头还有个刘媒婆吗?

宋巧姣  (白)     正是。

刘瑾   (白)     年轻轻地打官司,可别往里头拉扯好人哪!

宋巧姣  (白)     民女不敢。

贾桂   (白)     千岁,您看这状纸上不是写着有个刘媒婆吗?

刘瑾   (白)     噢!有个刘媒婆,她住在哪儿啊?

宋巧姣  (白)     住在白衣庵。

刘瑾   (白)     那么你哪?

宋巧姣  (白)     也住在白衣庵。

刘瑾   (白)     嘿嘿嘿!拿这么好的孩子,跟嘎杂子、无赖游住在一块儿,日子长啦,可住不出好儿来呀!

贾桂   (白)     你趁早儿找房搬家。

刘瑾   (白)     你给房钱哪?

贾桂   (白)     好,连我还住庙哪!

刘瑾   (白)     这不废话吗!拿我令箭把刘媒婆抓来!

贾桂   (白)     嗻!

(贾桂接令箭,出门。)

贾桂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贾桂   (白)     提溜刘媒婆去。

校尉甲、

校尉乙  (同白)    啊!

(校尉甲、校尉乙接令箭,同下。)

刘瑾   (白)     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把这张状纸那去给他瞧瞧,告诉他说:做了一任好父母官,儿女百姓无恩可报,弄了这么张字纸就给他刷下来啦!

贾桂   (白)     嗻!

(贾桂从桌案上拿起状纸。)

贾桂   (白)     县台!县台!

(赵廉起立。)

赵廉   (白)     啊公公!

(赵廉施礼。)

贾桂   (白)     “工工”?我还“四尺上”哪!我又“工工”啦?县台!你做了一任好父母官,儿女百姓无恩可报,弄了这么一张擦屁股纸,就把尊驾您给刷下来啦!

(赵廉接状纸。)

赵廉   (白)     惭愧!

(赵廉以袖掩面。)

贾桂   (白)     “蝉蜕”呀,药铺里买去。咳!咳!我说你认识字吗?

赵廉   (白)     二甲进士出身,焉有不识字的道理。

贾桂   (白)     不是,我当你是捐班出身哪!

赵廉   (白)     是。

(赵廉拿起状纸读。)

赵廉   (白)     “具上告民女宋氏巧姣……”啊?这“巧姣”二字,似在哪里会过,怎么一时想它不起!

(赵廉抚额思索。)

宋巧姣  (白)     啊县太爷,怎么连你家宋姑娘都忘怀了么?

刘瑾   (白)     嘿,桂儿呀!她真敢说话呀!

贾桂   (白)     敢说话。

赵廉   (白)     你就是宋国士之女,名唤巧姣么?

宋巧姣  (白)     正是你家姑娘。

赵廉   (白)     为何告此刁状?

宋巧姣  (白)     替夫申冤,何谓“刁状”?

刘瑾   (白)     嘿,这话有劲。

贾桂   (白)     敢情有劲。

赵廉   (白)     先前为何不告?

宋巧姣  (白)     先前不知。

赵廉   (白)     如今呢?

宋巧姣  (白)     如今才晓。

赵廉   (白)     回得衙去,定不与你甘休。

刘瑾   (白)     得啦!得啦!

(贾桂将状纸收回,放在桌案上,赵廉跪。)

刘瑾   (白)     你当着我还这么欺负她哪!这是有王法的地方,不是尊驾您那个小榻榻眼儿!

宋巧姣  (白)     千岁呀!

     (西皮散板)  孙家庄人命案无有凭证,

             调来了刘媒婆便知真情。

(校尉甲、校尉乙押刘媒婆上。)

刘媒婆  (白)     呦!千岁爷!您好哇!

贾桂   (白)     跪下,跪下!哪儿这么些说的。

(刘媒婆跪。)

刘瑾   (白)     告状的小妞儿,刘媒婆是来啦,你们三头对案,给我说啵!

刘媒婆  (白)     千岁吃禀!

刘瑾   (白)     吃饼叫渴!你说好的吧!

刘媒婆  (西皮散板)  孙玉姣拾玉镯我亲眼看见,

             因此上诓绣鞋勾奸卖奸。

宋巧姣  (白)     哎呀千岁呀!她有一子,名唤刘彪,每日在大街杀生害命。孙家庄一刀连伤二命,不是她子,还有何人?

赵廉   (白)     着哇!

刘瑾   (白)     唉!哪儿点的火儿,你哪儿着啦?

宋巧姣  (西皮摇板)  她的子名刘彪杀生害命,

             孙家庄人命案定是他行。

赵廉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才知道小刘彪是杀人的凶犯,

             又谁知这内中有许多的牵连。

             在庙堂恕为臣才疏学浅,

             千岁爷呀!

             望千岁开宏恩限臣三天。

刘瑾   (白)     咂!

     (西皮散板)  好一个胆大的眉邬知县,

             孙家庄人命案审问倒颠。

             限三天将人犯一齐带见,

             少一名将人头悬挂高杆。

     (白)     招嘚儿我生气,三天?仨月你也办不清楚。

贾桂   (白)     三年他也办不清楚。

刘瑾   (白)     桂儿呀!这儿有官宝一锭,给那告状的小妞儿,告诉她说:官司算她赢啦,可是还没落案哪!哪时传哪时到,来一趟给一趟钱。咱们爷儿们决票不了她。

(刘瑾将银锭交贾桂。)

贾桂   (白)     嗻!

(贾桂接过银锭。)

贾桂   (白)     妞儿!妞儿!

(刘媒婆起立。)

刘媒婆  (白)     叫我哪!干吗呀?

贾桂   (白)     你是妞儿吗?

刘媒婆  (白)     我可不是妞儿吗?

贾桂   (白)     你呀,成了妞儿她姥姥啦!

(刘媒婆跪,宋巧姣起立。)

贾桂   (白)     告状的小妞儿,我家千岁爷说啦:官司算你赢啦,可是还没落案哪!哪时传哪时到。我家千岁爷赏你官宝一锭,拿回家去多买柴米,可是少吃凉的啊!

宋巧姣  (白)     多谢千岁!

(宋巧姣接过银锭,向刘瑾万福。)

刘瑾   (白)     不用谢啦!回喀吧!

宋巧姣  (白)     啊县太爷,你朝上看!

赵廉   (白)     看什么?

宋巧姣  (白)     这才是有王法的所在呢!

赵廉   (白)     哼!你告的好刁状。

宋巧姣  (白)     你这才知道你家姑娘的厉害!

赵廉   (白)     回得衙去,定不与你甘休!

宋巧姣  (白)     难道怕你不成!

刘瑾   (白)     得啦,得啦!谁不知道你是她的父母官,当着我你还欺负她哪!

刘瑾、

贾桂   (同笑)    呦!哈哈哈……!

刘瑾   (白)     躲开这儿!你算哪棵葱!

贾桂   (白)     他算哪头蒜哪!

(宋巧姣出殿,下。)

刘瑾   (白)     桂儿呀!把纱帽给他戴上。

贾桂   (白)     对啦!别着了风。

(赵廉双手接过纱帽。)

刘瑾   (白)     咱家将刘媒婆交付与你,限你三天将一干人犯带齐,短少一名,要你的脑袋!下喀!

赵廉   (白)     谢千岁!

(赵廉向刘瑾叩拜,左手托纱帽,右手拉刘媒婆出殿,同下。)

刘瑾   (白)     哎呦,哎呦,可累着了我啦!

贾桂   (白)     本来嘛,您哪儿干过这个呀!

刘瑾   (白)     诶!太后老佛爷哪?

贾桂   (白)     入了寝宫啦!

刘瑾   (白)     好,搭轿请安哪!

贾桂   (白)     嗻!

(刘瑾离座,四校尉、四红龙套同下,贾桂掀轿帘,刘瑾入轿,同下。)

【第四场】

(二班头、四衙役同上。赵廉携刘媒婆同上。)
二班头、

四衙役  (同白)    迎接太爷!

赵廉   (白)     你们来了,将刘媒婆锁了。打道孙家庄。

二班头、

四衙役  (同白)    啊!

(班头乙给刘媒婆戴上锁链。四衙役、二班头、刘媒婆、赵廉同下。)

【第五场】

(宋国士上。)

宋国士  (西皮摇板)  我儿告状未回转,

             叫我时刻挂心间。

(宋巧姣手持银锭上。)

宋巧姣  (白)     急急忙忙回家转,

             见了爹爹说根源。

宋国士  (白)     我儿回来了!

宋巧姣  (白)     回来了。

宋国士  (白)     状子可曾递上?

宋巧姣  (白)     递上了。

宋国士  (白)     千岁怎样发落?

宋巧姣  (白)     千岁言道:官司是儿赢了,只是尚未落案。

宋国士  (白)     这就好了。

宋巧姣  (白)     啊爹爹,千岁赏儿管宝一锭,请爹爹收下。

(宋巧姣递给银锭。)

宋巧姣  (白)     啊爹爹,何不到大街之上,打听我兄弟的下落。

宋国士  (白)     为父倒有意前去,只是撇下我儿一人在家,为父有些放心不下。

宋巧姣  (白)     爹爹只管前去,女儿如今是不怕人的了。

宋国士  (白)     既然如此,我儿好好看守门户,为父去也。

(宋国士出门,下。宋巧姣关门,下。)

【第六场】

(四衙役、二班头各持锁链押刘媒婆同上。赵廉持马鞭上,刘彪上。)

刘彪   (白)     刘彪迎接太爷!

赵廉   (白)     锁了!

班头乙  (白)     啊!

(班头乙锁刘彪。刘公道上,向赵廉跪。)

刘公道  (白)     刘公道迎接太爷!

赵廉   (白)     锁了!

班头甲  (白)     啊!

(班头甲锁刘公道。四衙役、二班头押刘媒婆、刘彪、刘公道引赵廉同走圆场,赵廉归座。)

赵廉   (白)     两厢搜来!

二班头  (同白)    啊!

(二班头自两边分下。班头甲持钢刀、班头乙持绣鞋自两边分上。)

班头甲  (白)     钢刀一把。

班头乙  (白)     绣鞋一只。

赵廉   (白)     钢刀入库,绣鞋放下。带刘媒婆!

二班头  (同白)    啊!

(刘媒婆跪。)

刘媒婆  (白)     伺候太爷!

赵廉   (白)     勾奸卖奸,可是此物?

(刘媒婆看绣鞋。)

刘媒婆  (白)     正是此物。

赵廉   (白)     起过一旁

刘媒婆  (白)     是。

赵廉   (白)     带刘彪!

(刘彪跪。)

刘彪   (白)     伺候太爷!

赵廉   (白)     孙家庄一刀连伤二命,定是你这奴才所为!

刘彪   (白)     小人只会宰杀牛羊,不会杀人。

二班头  (同白)    他不招。

赵廉   (白)     与我打!

二班头  (同白)    啊!

(二班头欲打刘彪。)

刘彪   (白)     喂!别打别打,有招有招!

赵廉   (白)     讲!

刘彪   (白)     那日小人宰杀牛羊回来,打从孙寡妇门前经过,听得里面有男女说话之声,小人当是傅朋与孙玉姣行那苟且之事,小人一时心中不忿,手持钢刀,进到里面,只听喀喳一声!一刀杀了两个。小人乃是初犯,下次不敢就是了。

(刘彪摘掉锁链欲逃,二班头按住刘彪。)

赵廉   (白)     哼!一刀连伤二命,还说什么“初犯”?我来问你,为何男尸有头,女尸无头?

刘彪   (白)     是那日小人在大街之上,讹诈傅朋,刘公道解劝不公,因此怀恨在心,小人将人头丢在刘公道的家中去了。

赵廉   (白)     起过一旁!

刘彪   (白)     是。

赵廉   (白)     带刘公道!

刘公道  (白)     太爷来啦!太爷来啦!

二班头  (同白)    跪下!

(刘公道跪。)

赵廉   (白)     刘公道,身当乡约地保,隐藏人头不报,是何道理?

刘公道  (白)     人头在脖子上长着哪!

二班头  (同白)    他不招。

赵廉   (白)     来,与我打!

二班头  (同白)    啊!

(二班头欲打刘公道。)

刘公道  (白)     别打,别打!有招,有招!有那么一天黑下,以更多天儿,不到二更天儿,二更多天儿,不到三更天儿,三……

班头甲  (白)     少说废话!

刘公道  (白)     嗯!嗯!算二更半板儿呗,小人正睡着觉,就听见后头院里咕咚一声,把小人可就给吓醒啦,穿上衣裳,起来这么一瞧哇,我的妈呀,原来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哇!

刘彪   (白)     刘公道,那是老子给你送人头去啦!

刘公道  (白)     人头是你送的?

刘彪   (白)     不错呀。

刘公道  (白)     俺谢谢你了!

刘彪   (白)     不成敬意!

刘公道  (白)     这个人头一瞧见俺,它就滴溜溜,咕溜溜地就不见啦!

赵廉   (白)     胡说,来,掌嘴!

二班头  (同白)    啊!

(二班头欲打刘公道。)

刘公道  (白)     别打!俺招。小人怕打官司,把它扔在硃砂井里啦!

赵廉   (白)     来,打道硃砂井!

众人   (同白)    啊!

(赵廉离座。)

赵廉   (白)     打捞上来!

二班头  (同白)    是!打捞人头喽!

(二班头同下。宋国士上。)

宋国士  (西皮摇板)  为寻娇儿大街走,

             看看赃官审人头。

(班头甲持人头上,向赵廉跪报。)

班头甲  (白)     人头在此,太爷请看。

赵廉   (白)     有了人头,本县就好落案了。

(班头乙上,向赵廉跪报。)

班头乙  (白)     报!井内还有死尸一口。

赵廉   (白)     啊?怎么,井内还有死尸一口!

班头乙  (白)     正是。

赵廉   (白)     哎,打捞上来!

二班头  (同白)    是。

(二班头同下,抬孩尸同上。)

二班头  (同白)    死尸当面。

赵廉   (白)     向前验尸。

班头甲  (白)     脑后有伤,乃是铁器所击。

赵廉   (白)     带刘公道!

刘公道  (白)     伺候太爷!

赵廉   (白)     刘公道,这井内的死尸是哪里来的?

刘公道  (白)     这死尸么,古来就有。

二班头  (同白)    不招。

赵廉   (白)     与我打!

刘公道  (白)     别打,有招!这个死尸是我那小做活儿的,我隐藏人头的时候,他在后边儿跟着,我怕他小孩子嘴不稳,给我说出去,我就说井内有二百钱,两包盒子菜,这小子财迷带饿嗝,就跑过来看,我拿起铁镐,就把他搞下井去咧!

赵廉   (白)     他叫什么名字?

刘公道  (白)     他叫宋兴儿。

宋国士  (白)     闪开了!

     (西皮散板)  一见我儿命丧了,

             儿啊!

(宋国士向死尸扑去。)

赵廉   (白)     这是何人?

班头甲  (白)     宋先生。

赵廉   (白)     死尸呢?

班头甲  (白)     是我的儿子。

赵廉   (白)     哎呀,本县的对头到了!

宋国士  (西皮散板)  怎不叫人哭嚎啕。

             上前去打刘公道,

(宋国士打刘公道,班头甲阻拦,赵廉起立。)

赵廉   (白)     啊宋先生!

宋国士  (白)     呀呸!谁人不知我是宋先生,哪个不称我是宋先生,单要你赃官臭奉承!

赵廉   (白)     抱尸痛哭,敢是相认?

宋国士  (白)     这!不相认。

赵廉   (白)     嗯!既不相认,莫非是搅闹本县的尸场?

宋国士  (白)     呀呀呸!赵廉哪,狗赃官!这尸首乃是我儿宋兴儿,在刘公道家中为雇工人氏,被刘公道害死。你这赃官,放着人命官司不问,反倒断我偿还他十两纹银。今日还我儿子便罢,如若不然,破着我这条老命不要,我就与你拚了!

(宋国士向赵廉撞头,二班头同拦挡。)

宋国士  (白)     我上告你去了!

(宋国士下。)

二班头  (同白)    宋先生上告太爷去啦!

赵廉   (白)     唤他转来!

二班头  (同白)    宋先生转来!宋先生转来!

             去远啦!

赵廉   (白)     哼!无用的东西!待本县亲自去唤。

             宋先生请转,本县还你十两纹银就是!

(二班头将孩尸抬下。)

刘公道  (白)     宋先生回来,商议商议,宋先生!宋……

(赵廉回身打刘公道耳光,赵廉由衙役甲手中取过堂板。)

赵廉   (西皮散板)  骂声公道是禽兽,

             打死了兴儿隐人头。

             硃砂井边尔下毒手,

(赵廉用堂板责打刘公道。)

赵廉   (西皮散板)  活活打死你这老蠢牛。

     (白)     呸!

(赵廉唾手,举板欲加劲责打,班头甲双手托住堂板拦阻。)

班头甲  (白)     启禀太爷,刘公道打不得啦!

赵廉   (白)     怎么打不得?

班头甲  (白)     打死刘公道,就没有活口啦!

赵廉   (白)     依你之见?

班头甲  (白)     依小人之见,将一干人犯,带到千岁台前,听候发落。太爷不但无事,还要禄位高升哪!

赵廉   (笑)     哈哈哈……

     (白)     你倒是本县的好衙役,待本县公干回来,赏尔一名都头。

班头甲  (白)     多谢太爷。

赵廉   (白)     将一干人犯带在马后,与爷带马!

班头甲  (白)     遵命。

(班头甲带马,刘公道爬起来,抓马鞭欲上马。)

班头甲  (白)     你干什么?

刘公道  (白)     俺上马呀!

班头甲  (白)     这不是你的马。

刘公道  (白)     俺的马呢?

班头甲  (白)     你的马呀,还没有粘尾巴哪!

赵廉   (白)     嗯!

刘公道  (白)     你看,又遇见他啦!

(班头甲带马,赵廉上马。)

赵廉   (西皮慢板)  眉邬县在马上心神不定,

             这几天为人犯死里逃生。

             自幼儿在窗前习学孔圣,

             —心想占鳌头荣耀门庭。

             实指望做清官高升一品,

     (西皮二六板) 又谁知孙家庄起下祸根。

             孙玉姣习针黹在门前坐定,

             引动了小傅朋起下淫心。

             假意儿失玉镯以为媒证,

             又有个刘媒婆你老不正经。

             诓玉姣绣鞋儿在两下里勾引,

             小刘彪你竟然讹诈书生。

             孙家庄你一刀连伤二命,

             将人头丢过街你移祸与人。

             刘公道当乡约常在衙门,

             为什么见人头你不打报呈?

             硃砂井隐人头暗害人命,

             最可叹宋国士他绝了后根。

             宋巧姣冤枉状将本县告定,

             千岁爷他将我传到法门。

             限三天将人犯俱要拿问,

             按法办尔等们就不能够脱身。

             见千岁典刑时休要怨恨,

             待本县我请高僧和高道高搭着席棚,我超度尔等们阴魂。

             明知道山有虎伤人性命,

             放大胆闯虎穴去见上人。

(四衙役、二班头同下,刘彪、刘媒婆、刘公道、赵廉同下。)

【第七场】

(二衙役分拿玉镯、绣鞋同上。傅朋、孙玉姣同上。)

傅朋   (西皮摇板)  多蒙千岁恩义大,

孙玉姣  (西皮摇板)  水中明月镜中花。

(二衙役、傅朋、孙玉姣同下。)

【第八场】

(二衙役同上,刘彪、刘媒婆同上。)

刘媒婆  (白)     奴才!

     (西皮流水板) 奴才做事真胆大,

             黑夜里提刀把人杀。

             绣鞋就该火焚化,

             连累了为娘我受刑法呀!

刘彪   (白)     母亲哪!

     (西皮流水板) 母亲不必珠泪掉,

             孩儿言来听根苗:

             遭不幸你的老头子亡故早,

             撇下了母子们苦受煎熬。

             自幼儿懒读书我常常打闹,

             仁义道德少教调。

             行动坐卧不正道,

             学会了杀生害命手中钢刀。

             怨母亲大不该你诓骗玉姣绣鞋往我的家中带到,

             多管闲事你惹祸苗。

             孩儿一见其中无头脑,

             忽然想起计笼牢。

             心想着用绣鞋讹诈傅朋把银钱要,

             得吃得喝乐逍遥。

             又谁知在大街狭路相逢遇见了破口吵闹,

             来了那刘公道,才把此事两勾销。

             刘公道这小子不公道,

             惹得孩儿闹毛包。

             吃烧酒酩酊醉我晕头搭脑,

             凶神附体身带刀。

             去到那孙家庄撬开门我心想着来偷盗,

             鸡不叫、狗不咬,里面那么静悄悄。

             猛听得那床上有男女睡觉,

             我当是那傅朋与孙玉姣。

             趁此时来捉奸岂不是好,

             举钢刀我嘁哧咯哧两个人头地小抛。

             不料想杀错了,

             移祸于人计谋高。

             将人头照顾那刘公道,拉个垫背的才好,

             又谁知那天网恢恢难以脱逃。

             此一番见千岁儿人头不要,

             二十年后又是那好汉一条。

刘媒婆  (白)     奴才!

     (西皮流水板) 刘媒婆在大街珠泪双流,

             尊一声二公差你细听从头:

             实指望养儿有了后,

             又谁知养儿惹下祸根由。

             我儿犯法娘来受,

             项带着铁链如同耍猴。

             说着说着气冲牛斗,

             抬起靸鞋端你个大跟头。

             哎哟哟,我把腰扭,

             顺着那脊梁沟儿冷汗流。

             二位公差慢些走,

             我有言来细听根由:

             只要你不嫌我的容貌丑,

             我与你铺床叠被共枕头。

             只要你祖上阴德有,

             生儿养女在后头。

             你若是愿意点点首,

             你若是不爱也不要害羞,我绝不强求!

二衙役  (同白)    走!

(二衙役、刘彪、刘媒婆同下。)

【第九场】

(二班头、刘公道同上。)

刘公道  (西皮流水板) 千差万差我的差,

             不该打死宋家娃。

             躺在阳关装哑巴,

             打死你老子我也不走啦!

二班头  (同白)    起来!走哇!

刘公道  (白)     走不动啦!

二班头  (同白)    走不动,起来跑!

刘公道  (白)     你混蛋!走不动,就跑得动啦?

二班头  (同白)    不走打你!

刘公道  (白)     打死我,我也不走啦!

二班头  (同白)    有请太爷!

(赵廉上。)

赵廉   (白)     何事?

二班头  (同白)    刘公道不走啦!

赵廉   (白)     与我打!

二班头  (同白)    打死他,他也不走啦!

赵廉   (白)     也罢,将本县的马与他乘骑。

二班头  (同白)    太爷哪?

赵廉   (白)     只好是步行。

(赵廉下马,班头甲接马鞭。)

班头甲  (白)     嘿,清官哪!

             有马骑?这倒不错,打官司还有马骑咧!嘚儿哦!

(刘公道上马,加鞭,赵廉上步。)

赵廉   (白)     嗯!

     (西皮流水板) 刘公道做事真胆大,

             身当乡约犯王法。

             打死了兴儿你犯国法,

             绝去了那宋国士的后代根芽。

             此一番去见千岁爷的驾,

     (白)     老奴才!

     (西皮流水板) 准备钢刀把尔的头来杀。

(赵廉下。)

刘公道  (白)     咳!

     (西皮流水板) 刘公道在大街珠泪双抛,

             尊一声二公差细听根苗:

             自幼儿苦读书我当了乡约地保,

             各村庄都道我是老迈年高。

             论家业我也有金银财宝,

             论田地儿仓廒满可称富豪。

             那一日后头院扑通通扑通通有人来偷盗,

             看家的狗儿哇啦啦啦叫声高。

             哧隆隆,哧隆隆,哧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划根取灯儿点个亮儿找一找,

             啊咦!啊哟!原来是那血琳淋的人头地下抛。

             我只好将人头埋藏好了,

             又谁知那宋兴儿年纪小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一旁看着。

             小孩子中了我的牢笼圈套,

             硃砂井内观奇巧。

             手拿着大铁镐,我对着他的后脑勺,嘣叭咕唧井内抛,他一命赴阴曹。

             实指望此事无人知晓,

             又谁知那天网恢恢脱也脱不逃。

             二位公差咱们素日就交好,

             我给你二百索呀!二百吊呀!吊与索呀,索与吊,就将我放了。

             你要是放,我就跑,

             你若是不放你是个大野猫哇。

二班头  (同白)    你快走吧!

(二班头、刘公道同下。)

【第十场】

(贾桂上。)

贾桂   (白)     哎呦呵!这一宿我也没睡着!呦,天亮啦!瞧瞧去吧。诶!这个眉邬县哪啊!还绷着哪!没法子,差使,得伺候着。

班头乙  (内白)    啊哈!

(班头乙上。)

班头乙  (念)     奉了太爷命,前来投公文。

     (白)     嘿!那边有个公公,还得来个“夹剪”。

             请公公安!

(贾桂故意不理睬,自言自语。)

贾桂   (白)     这是哪儿的事,这个时候还不来,这不是没有的事吗!

(班头乙转到贾桂身左。)

班头乙  (白)     请公公安!

贾桂   (白)     嘿!

(贾桂将脸转向右边。班头乙回到贾桂右侧,大声。)

班头乙  (白)     请公公安!

贾桂   (白)     嘿!

(贾桂转过脸看班头乙一眼。)

贾桂   (白)     “红菩萨撒尿”啊——抽冷子。哪儿轰来的?

班头乙  (白)     眉邬县来的。

贾桂   (白)     眉邬县来的!谁叫你来的?

班头乙  (白)     嗻!我们太爷叫我来的。

贾桂   (白)     你们知县叫你干什么来啦?

班头乙  (白)     叫我投文来啦。

贾桂   (白)     文哪?

班头乙  (白)     在这儿哪!

(班头乙从怀中取公文。)

贾桂   (白)     你拿来吧!

(贾桂傲慢地掂掂手要公文。)

班头乙  (白)     给您。

(班头乙双手送上公文。)

贾桂   (白)     干什么不说什么,还得跟你要。

班头乙  (白)     是。

贾桂   (白)     那边儿呆着去!这儿是有尺寸的地方。)

(贾桂用手捋一下公文袋,觉得只是公文,从封口向里照一照,又抖落抖落,见并无银票。)

贾桂   (白)     呦!改了素事啦!

             我说诶!诶!诶!你们知县就把这个交给你了吗?

班头乙  (白)     是呀,这个不是文吗?

贾桂   (白)     我嘚儿知道是文。

班头乙  (白)     是文就得了嘛!

贾桂   (白)     得了!还不偷着吃去!你怎么来的,你!

班头乙  (白)     嘿!

(班头乙疑惑不解,转身,摊手,回身向贾桂。)

班头乙  (白)     由我们衙门口,一步一步地走着来的。

贾桂   (白)     唷!一步一步会走到这儿来啦?真难为你。

班头乙  (白)     可不是嘛!

贾桂   (白)     你扛着腿,给嘚儿我滚回喀!

(贾桂将公文扔在地上。)

贾桂   (白)     可让我骂你什么,驴下的……

(班头乙拾起公文,转身向上场门打千。)

班头乙  (白)     有请太爷!

(赵廉上。)

赵廉   (白)     何事?

班头乙  (白)     我碰啦!

赵廉   (白)     哼!不中用的奴才。

班头乙  (白)     瞧您的吧!

(班头乙将公文双手交给赵廉。)

贾桂   (白)     这眉邬县就不对啦!你来了,倒是见见我呀!我还有什么难买难卖的地方吗?招我生这一肚子气。

(赵廉接过公文,向前施礼。)

赵廉   (白)     公公!

贾桂   (白)     呦!县太爷你还来呀!

赵廉   (白)     哦!

贾桂   (白)     你怎么这时候才来呀?

赵廉   (白)     哦,哦,哦!

(贾桂起立。)

贾桂   (白)     老爷子那儿早就问下来啦!

赵廉   (白)     哦!

贾桂   (白)     我一直拿好话给你遮盖着。哦——要不介,我啊,哎——这说两句好话又有什么,哪儿不是交朋友啊!嗯!你是来投文的吗?

赵廉   (白)     正是。

贾桂   (白)     文哪?

(贾桂伸手要文。)

赵廉   (白)     在这里。

(赵廉双手送上公文。)

贾桂   (白)     你拿来吧!

(贾桂接过公文。)

贾桂   (白)     我这个人,是交朋友的人,最好办事啦,日子长了,你就知道了。你来了,我把文递上去,不就交差事没事了吗!

(贾桂边说边伸手向公文袋内掏,没摸着银票,又来回地翻看公文袋,仍无所获。)

贾桂   (白)     啊!不错啊!“外甥打灯笼”——照旧啊!

             喂,我说县台!

赵廉   (白)     公公!

贾桂   (白)     那个差事,你都带齐了吗?

赵廉   (白)     带齐了。

贾桂   (白)     一名不落吗?

赵廉   (白)     一名不落。

贾桂   (白)     嘿!罢了!真难为你,三天功夫全齐了,错过是你呀,难怪是两榜底子,有学问,我真佩服你!

赵廉   (白)     夸奖了。

贾桂   (白)     可是呀,千岁爷天没亮就问你呀!

赵廉   (白)     哦!

贾桂   (白)     我可是……一直替你说着好话呀!……哎,这……那可是算不了什么呀!

(贾桂咳嗽一声。)

贾桂   (白)     我可是在这儿伺候您半天啦!

赵廉   (白)     不敢,不敢。

贾桂   (白)     这是差事,应当是这么办。

(贾桂边说边抖落着公文袋给赵廉看。)

贾桂   (白)     可是一样啊,好县太爷的话啦!您还不明白吗?这个文,您就是这么个投法吗?

赵廉   (白)     不是这样地投法,要怎样地投法呢?

贾桂   (白)     怎样地投法?

(贾桂大声。)

贾桂   (白)     那是嘚儿问你哪!

(贾桂抛公文。)

贾桂   (白)     这是怎么啦!你怎么那么不懂交情啊?我拿话领着你,你怎么跟我装糊涂啊?你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你不是为升官换纱帽吗?我们跑上跑下的,跑坏一双靴子,自己花钱买,不是为你活着的,你怎么这么不懂交情啊!可你这个人,你怎么啦!太难啦!哎呦你你……什么跟什么呀!这是……

(贾桂生气地坐。赵廉抬起公文袋,向袋中一摸,只是公文,转身向班头乙。)

赵廉   (白)     哦!啊?这里面的汇票呢?

班头乙  (白)     汇票?我换了现银子啦!

赵廉   (白)     在哪里呢?

班头乙  (白)     在这儿哪!

(班头乙由怀中掏出银包。)

赵廉   (白)     拿来!

(赵廉伸手向班头乙要银包。)

班头乙  (白)     不是赏给我的呀?

(班头乙边说边递过银包。)

赵廉   (白)     哼!

(赵廉接过银包。)

班头乙  (白)     有这个呀,我也投得上。

赵廉   (白)     滚了下去,岂有此理。

(班头乙下。赵廉将公文袋打开,放进银两,封好公文袋。)

贾桂   (白)     唉!真是啊!拿话领着他,他跟我装糊涂,真——是——岂——有——此——理。

(贾桂边说边拍掌,有意识地把手伸向两边。赵廉趁势将公文袋放在贾桂手中。)

贾桂   (白)     诶!诶!

(贾桂觉出银已到手。)

贾桂   (白)     嘿哈……

(贾桂起立。)

贾桂   (白)     嘿!县台!你怎么弄起这个来啦!我拿话逗着你玩儿哪!这不是见外了吗?咱们可不要这个,够使的,趁早拿回去。

(贾桂向赵廉递银。)

赵廉   (白)     公公!莫非嫌轻么?

贾桂   (白)     别——要是这么一说,那倒得揣起来啦!

(贾桂将银包揣入怀中。)

赵廉   (白)     这便才是。

贾桂   (白)     人犯都带齐了?

赵廉   (白)     带齐了。

贾桂   (白)     一名不短?

赵廉   (白)     一名不少。

贾桂   (白)     嘿!多会办事呀!千岁爷早就问下来啦,都是我给您兜着哪!

赵廉   (白)     全仗公公。

贾桂   (白)     就是您来的这个时候——

赵廉   (白)     晚了一些。

贾桂   (白)     谁说晚了,您再睡一觉都来得及。

赵廉   (白)     那岂不误了大事!

贾桂   (白)     您吃了点心没有?

赵廉   (白)     哦?

贾桂   (白)     到我这儿来,不用逞着。嗯!

(贾桂面向台里。)

贾桂   (白)     上房的孩子们!县太爷来啦!替我张罗着点儿啊!先给他冲碗牛奶。啊——给他炸点儿年糕,嗯!把我的冰糖莲子弄得烂烂的给他来一碗啊!

龙套   (内白)    啊!

(赵廉下。)

贾桂   (白)     我可不陪您啦!

(贾桂转身向外,咳嗽一声。)

贾桂   (念)     我不信你不花,叫你花就得花。

             有请千岁爷!

(四红龙套同上,刘瑾上。)

刘瑾   (念)     指望出京乐安然,在京出京俱一般。

(贾桂上步,由封套中取出公文,放在封套上面,跪呈公文。)

贾桂   (白)     眉邬县文一角,当堂扯封啊!

(贾桂随着刘瑾看公文的眼神或高举、或矮身低举公文。刘瑾看了一会儿,背向贾桂。贾桂认为刘瑾已经看完,随即起立,右手伸向怀中摸银子。刘瑾转回身又要看公文,看见贾桂的动作。)

刘瑾   (白)     啊!

(贾桂急转身跪呈公文。)

刘瑾   (白)     噢,噢,噢!

(刘瑾上下打量公文,心中明白贾桂暗中得到好处。转身坐。)

刘瑾   (白)     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眉邬县来了没有?

贾桂   (白)     早就来啦!您正歇着哪,没敢惊动您。

刘瑾   (白)     人犯都带齐了吗?

贾桂   (白)     都带齐了,一名不少。

刘瑾   (白)     嘿!倒很能办事。

贾桂   (白)     敢情。

刘瑾   (白)     文书哪?

贾桂   (白)     您瞧这文也是他自己投的、自己写的。您看这个字写得多好哇!您瞧这一撇,这一竖,这一勾儿!

(贾桂边说边用手比划,险些碰到刘瑾的眼睛。)

刘瑾   (白)     你倒瞧着点儿我眼睛啊!你净说这字好,这个字念什么呀?

贾桂   (白)     我也不知道念什么。

刘瑾   (白)     叫他来见见咱家。

贾桂   (白)     嗻!

             县台!

(赵廉上。)

贾桂   (白)     千岁爷那儿传您哪。别害怕,都有我哪。来来,我给您报门。

(贾桂站在赵廉前边。)

贾桂   (白)     报!眉邬县告进!

赵廉   (白)     参见千岁!

刘瑾   (白)     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赵廉   (白)     千岁!

     (西皮流水板) 一干人犯俱带妥,

             望求千岁作定夺。

刘瑾   (白)     哎呦,哎呦!好歹你是个父母官,干嘛我作定夺哪!

贾桂   (白)     我说老爷子,这话得这么说——“水大还能漫得过鸭子去”吗?

刘瑾   (白)     什么呀,“水打漫不过桥去”,哪有我这么大的鸭子呀?

贾桂   (白)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得您拿主意。

刘瑾   (白)     怎么着,得我拿主意。

             人犯你带齐了吗?

赵廉   (白)     俱已带到。

刘瑾   (白)     好!带呀!审哪!

贾桂   (白)     别忙,别忙!老爷子,他是一个父母官,跟儿女百姓跪在一块儿,多不像样儿呀!您叫他起来吧!

刘瑾   (白)     那么你起来啵!

赵廉   (白)     多谢千岁!

(赵廉起立。)

刘瑾   (白)     来呀!审哪!问哪!

贾桂   (白)     别忙,别忙!哪儿有站着问案的,您总得赏他个座儿呀!

刘瑾   (白)     咱们爷儿们这儿,哪有他的座儿呀?

贾桂   (白)     咳!咱们爷儿们是外场人,不要这个够使的!他替咱们爷儿们办事,您得赏他个座儿不是!

刘瑾   (白)     要这么一说,你就坐下啵!

赵廉   (白)     千岁台前,哪有臣的座位。

刘瑾   (白)     你瞧,不识抬举不是。

贾桂   (白)     老爷子叫你坐,你就坐下得啦!

赵廉   (白)     啊,多谢千岁!

(赵廉向刘瑾施礼。)

赵廉   (白)     啊,公公请坐。

贾桂   (白)     您倒甭让,我站惯啦!

(赵廉坐。)

刘瑾   (白)     我说县台,咱家在宫里头没审过什么案子,到与不到的,您得多兜着点儿,咱们这就是一台戏吗!

贾桂   (白)     唉,这不是耍托偶哪!

刘瑾   (白)     咱们先带谁?

赵廉   (白)     带刘彪。

刘瑾   (白)     带刘彪!

贾桂   (白)     带刘彪!

(班头甲押刘彪同上,进门,刘彪跪。)

班头甲  (白)     刘彪当面。

刘彪   (白)     小人与千岁爷叩头。

刘瑾   (白)     嗬!这小子好大的嗓子眼儿!

贾桂   (白)     甭说呀,是唱大花脸的。

刘瑾   (白)     你要知道这大花脸可专揍你们这小花脸哪!

贾桂   (白)     他敢!

刘瑾   (白)     我先揍你。

贾桂   (白)     老爷子您又是谁呀!

刘瑾   (白)     有什么说的没有?

刘彪   (白)     千岁!

     (西皮散板)  半夜三更睡不着,

刘瑾   (白)     住了吧!半夜三更睡不着,你就该起来坐着。谁叫你拿刀杀人去啦?说好的啵!

刘彪   (白)     千岁!

     (西皮流水板) 尊声千岁听我说:

             男女二人同床卧,

             钢刀一举二个人头落,杀的也不多。

刘瑾   (白)     钢刀一举,两个人头落。不用说喽,钢刀要是不举,这脑袋也下不来呀!

贾桂   (白)     是呀,也没那么糟的脖子呀!

刘瑾   (白)     我说县台,一刀连伤二命,当问何罪?

赵廉   (白)     论罪凌迟。千岁开恩,问他个斩罪。

刘瑾   (白)     斩罪?噢,就是把脑袋给切下来呀!

赵廉   (白)     正是。

刘瑾   (白)     那多损哪!

贾桂   (白)     您恩典恩典他。

刘瑾   (白)     咱们爷儿们恩典恩典他。这么着吧,把他拉到火车道上轧死吧!

(班头甲押刘彪出门,同下。)

刘瑾   (白)     该带谁啦?

赵廉   (白)     刘公道。

刘瑾   (白)     带刘公道!

贾桂   (白)     带刘公道!

(班头乙押刘公道同上,进门,刘公道跪。)

班头乙  (白)     刘公道当面。

刘瑾   (白)     有什么说的没有?

刘公道  (白)     千岁!

     (西皮散板)  怕犯王法当乡约,

刘瑾   (白)     怎么着?“怕犯王法当乡约”,不用说喽!这乡约就是地保喽!比如这么说,你们这村里,出了点儿什么事儿,由你出头给“了”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你就是这么一个大好人儿呀!

贾桂   (白)     诶!不错,他就是这么一个大好人儿。

刘瑾   (白)     好人有这长相的吗?

贾桂   (白)     诶!我说老爷子,好人可不论长相呀!

刘瑾   (白)     是呀!你总得向着他呀!谁让你们都是唱小花脸的哪!

贾桂   (白)     您当我们“同行是冤家”哪!

刘瑾   (白)     说好的啵!

刘公道  (白)     千岁!

     (西皮流水板) 尊声千岁听我说:

             打死兴儿我的错,

             天网恢恢我逃也逃不脱。

刘瑾   (白)     我说县台,隐藏人头不报,打死雇工人氏,问他个什么罪?

赵廉   (白)     论律当斩,千岁开恩,问他个绞罪。

刘瑾   (白)     绞罪?噢,就是把人活活地给勒死呀!

赵廉   (白)     正是。

刘瑾   (白)     那多憋的慌啊!咱家得恩典恩典他。这么着吧,下油锅把他炸了吧!

刘公道  (白)     慢着,慢着!千岁爷我跟您老商量商量。

刘瑾   (白)     商量什么呀?

刘公道  (白)     这么办吧,您把油钱折给俺,咱们来个干锅爆吧!

刘瑾   (白)     咱么就这么办。来呀,给他来个干锅爆。

(班头乙押刘公道同下。)

刘瑾   (白)     又该带谁啦?

赵廉   (白)     带刘媒婆。

刘瑾   (白)     带刘媒婆!

贾桂   (白)     带刘媒婆!

(刘媒婆上,进门,跪。)

刘瑾   (白)     有什么说的没有?

刘媒婆  (白)     千岁爷吃禀。

刘瑾   (白)     前后两张。

刘媒婆  (西皮散板)  贪图花红把媒说,

刘瑾   (白)     住了吧!“贪图花红把媒说”,不用说喽,你是个媒婆子,比如这么说吧,东庄儿有个小小子,西庄儿有个小闺女,你中间儿这么一说合,叫他们作对小两口儿,对不对?

刘媒婆  (白)     对啦!

刘瑾   (白)     哼!咱家我恨透你们这一行人啦!

贾桂   (白)     老爷子,您恨她们干嘛呀?

刘瑾   (白)     咱们爷儿们这一辈子用不着她们呀!你给我说好的吧!

刘媒婆  (西皮流水板) 谁想儿子做事错。

             小事弄成天大祸,

             从今不再当媒婆。

刘瑾   (白)     来呀!把她撕巴撕巴喂鹰啊!

赵廉   (白)     且慢!啊千岁,有道是:“儿大不由母”啊!

刘瑾   (白)     你看,到底是父母官。你这一句话不要紧,可就把她的命给救啦!

赵廉   (白)     千岁开恩!

刘瑾   (白)     我得恩典恩典她。

贾桂   (白)     您恩典恩典她!

刘瑾   (白)     这么着吧!把她给我活活地打死吧!

(刘媒婆下。)

刘瑾   (白)     又该带谁啦?

赵廉   (白)     带傅朋。

刘瑾   (白)     带傅朋!

贾桂   (白)     带傅朋!

(傅朋上,进门,跪。)

刘瑾   (白)     年轻轻的,不说好好念书,弄这么只镯子,满处胡“擩咕”,幸亏是只玉的,这要是硬面儿的——

贾桂   (白)     那我就给啃啦!

刘瑾   (白)     饿嗝!

             廊下伺候着!

(傅朋起立,下。)

刘瑾   (白)     带孙玉姣!

贾桂   (白)     带孙玉姣!

(贾桂下。孙玉姣上,进门,跪。)

孙玉姣  (白)     参见千岁!

刘瑾   (白)     一个闺阁幼女,不好好学习针黹,满街上找便宜,这幸亏是只玉镯,这要是只金镯子,你们还不闹到金銮宝殿上去呀?

(贾桂上。)

贾桂   (白)     老爷子,太后老佛爷要看看孙玉姣。

刘瑾   (白)     怎么着,太后老佛爷要看看孙玉姣吗?

贾桂   (白)     正是。

刘瑾   (白)     嘿!这孩子的佛缘儿不小哇!

贾桂   (白)     敢情!

刘瑾   (白)     别忙!咱们爷儿们得打听打听,去得去不得。

             我说县台!

赵廉   (白)     千岁!

刘瑾   (白)     老皇太要看看孙玉姣,她去得吗?

赵廉   (白)     黄花幼女可以去得。

刘瑾   (白)     怎么着,黄花幼女可以去得?这要是金针木耳哪?

贾桂   (白)     那我就给打了卤啦!

刘瑾   (白)     馋骨头!桂儿呀!你领她去,多磕头,少说话。

贾桂   (白)     嗻!

             随咱家来呀!

(贾桂引孙玉姣同下。贾桂上。)

刘瑾   (白)     带宋巧姣!

(宋巧姣上,进门,跪。)

宋巧姣  (白)     参见千岁!

刘瑾   (白)     一命抵一命,一案抵一案,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宋巧姣  (白)     民女要面谢皇太。

刘瑾   (白)     怎么着,你还要面谢皇太吗?

宋巧姣  (白)     正是。

刘瑾   (白)     嘿,我说县台,这孩子可有良心哪!

赵廉   (白)     有良心。

刘瑾   (白)     有来头!

赵廉   (白)     有来头。

刘瑾   (白)     她大有来头!

赵廉   (白)     嗯,大有来头!

刘瑾   (白)     啊,她要没有来头,就会把尊驾您给告下来了吗!

(赵廉离座,跪。)

贾桂   (白)     您瞧,您瞧!您这一句话不要紧,他又矮了半截儿!

刘瑾   (白)     我跟他闹着玩儿哪。

             起来,起来吧!

(赵廉起立。)

刘瑾   (白)     我说县台,宋巧姣她要面谢皇太,去得去不得?

赵廉   (白)     她也去得。

刘瑾   (白)     怎么到她这儿加个“也”字哪?

贾桂   (白)     哎呀老爷子,您就叫她去不就结了吗?

刘瑾   (白)     领她去,多磕头,少说话。

贾桂   (白)     嗻!

             随咱家来!

(贾桂引宋巧姣同下。)

刘瑾   (白)     县台,我把他三人好有一比!

赵廉   (白)     比作何来?

刘瑾   (白)     你且听道哇!

     (西皮散板)  孙玉姣拾玉镯错中有错,

             宋巧姣可算得女中魁娥。

             他三人成婚配全仗于我,

             好一似织女星巧渡银河。

(贾桂上。)

贾桂   (白)     老皇太一见孙、宋二女,十分喜悦,老皇太主婚将孙、宋二女,不分大小,配傅朋为妻。他们冠带齐啦,来给您磕头来啦。

刘瑾   (白)     诶,别介!拦着点儿呀!

(刘瑾起立,赵廉起立。)

贾桂   (白)     拦不住啦!来啦!来啦!

(傅朋、孙玉姣、宋巧姣冠带齐整同上,向刘瑾跪拜。)

刘瑾   (白)     得啦!别磕啦!哈哈哈……

(傅朋、孙玉姣、宋巧姣同起立。)

刘瑾   (白)     嘿!桂儿呀!你瞧老皇太多会打扮他们哪!真像一堂供花似的。

贾桂   (白)     还是皂王供。

刘瑾   (白)     怎么哪?

贾桂   (白)     三托儿嘛!

刘瑾   (白)     你走开这儿吧!

             傅朋,你年轻轻的,怎么不出来做官哪?

傅朋   (白)     被此案牵连在内。

(刘瑾向赵廉。)

刘瑾   (白)     你瞧,你瞧!又是你给人家耽误啦!

贾桂   (白)     老爷子,没人家县太爷什么事。您封他个官儿不就结了吗!

刘瑾   (白)     咱们爷儿们哪封得。

贾桂   (白)     呦!现在除了皇上就是您。您不封谁封啊!

刘瑾   (白)     封得吗?

贾桂   (白)     封得,封得,封啊!

刘瑾   (白)     路过固城短个什么?

贾桂   (白)     短个都司。

刘瑾   (白)     暂做都司,候咱家奏明圣上,再提拔你呀!

贾桂   (白)     谢恩哪!

刘瑾   (白)     赵廉代送。

(傅朋、孙玉姣、宋巧姣同下跪叩拜,起立,出门,赵廉揖送,傅朋、孙玉姣、宋巧姣同下。赵廉现出无可奈何的神情。)

刘瑾   (白)     赵廉有罪呀!

(赵廉进门,转身下跪。)

贾桂   (白)     老爷子,一命抵一命,一案抵一案,人家可有什么罪呀?

刘瑾   (白)     难道说一点儿罪也没有了吗?

贾桂   (白)     别说一点儿罪,一丢丢的罪也没有哇!

刘瑾   (白)     你说没罪就没罪吗!

(贾桂卧地撒赖。)

贾桂   (白)     赵廉有罪呀!掉在酒缸里啦,连骨头都“醉”啦!

刘瑾   (白)     真是个滚刀筋!起来!

(贾桂起立。)

刘瑾   (白)     没罪是没罪,我得罚他。

贾桂   (白)     他一个穷官,哪儿经得住您罚呀!

刘瑾   (白)     你研墨吧!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我罚他给我办趟差,拿我的手谕,去到陕西延安府部政司衙门,支纹银二千两,去到苏、杭二州,与孙、宋二女备办两份好嫁妆,是咱们爷儿们送的,钱不够了,叫他给咱们垫上。办好啦,我难为不了他。

贾桂   (白)     对啦,办好啦,老爷子还给你升官换纱帽哪!

刘瑾   (白)     桂儿呀,我心里的事儿,你怎么都知道啦?

贾桂   (白)     我就是您肚子里的混食虫嘛!

刘瑾   (白)     脏劲儿的!

贾桂   (白)     蛔虫!干脆,县台你跪下,老爷子您这就封吧!

刘瑾   (白)     封不得吧!

贾桂   (白)     老爷子,您就封吧!

刘瑾   (白)     我封得吗?我得奏明圣上。

贾桂   (白)     您这会儿比皇上还硬气啦!

刘瑾   (白)     我封得?

             嘿,我说县台,你这俩钱儿没花在空地儿上啊!

贾桂   (白)     人家就这么点事,您都给说出来啦!

刘瑾   (白)     路过凤翔府,短个什么?

贾桂   (白)     短个知府。

刘瑾   (白)     暂做凤翔知府,候咱家奏明圣上,再提拔于你呀!下喀!

(刘瑾扔公文给赵廉,离座转身下。)

赵廉   (白)     谢千岁!

(四红龙套自两边分下,赵廉、贾桂同下。)

【第十一场】

(四青袍自两边分上,青袍甲带马,赵廉上,上马,四青袍同下,赵廉下。)
(完)


浏览次数:29419 ┊ 字数:21890 ┊ 最后更新:2007年03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