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刘瑾逛花园》

主要角色
刘瑾:净
贾桂:丑

情节
刘瑾同太后到法门寺降香,太后至观音堂后,贾桂同刘瑾闲逛法门寺。

注释
这出戏应接在《法门寺》第三场里。贾桂念完“和尚带路。校尉的,摆驾观音堂啊!”刘瑾原人下,场上仅留刘瑾和贾桂。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集:侯喜瑞口述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拾玉镯》(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拾玉镯》(根据《京剧丛刊》第十六集整理)
《郿邬县》(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法门寺》(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法门寺》(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5.2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贾桂出殿门。)

贾桂   (白)     和尚带路。校尉的!摆驾观音堂啊!

四校尉  (同白)    啊!

(老和尚引四校尉、四龙套、四太监、四宫女、太后同下。)

刘瑾   (白)     哎,桂儿啊!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你看老皇太这么大的年纪,怹哪还是这么硬朗,走道儿多快,也不用人搀着,真跟一尊活佛似的。

贾桂   (白)     是呀,您瞧太后老佛爷偌大的年纪,精神也大,身体也好,这是咱们爷们儿的造化,谁比得了哇!

刘瑾   (白)     孩儿呀,这话你说得对,咱们爷们儿的造化谁也比不了。

贾桂   (白)     那是当然的喽!

刘瑾   (白)     哎,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闻听人说,法门寺的景致好,咱们爷儿俩趁这会儿逛一逛,你瞧好不好?

贾桂   (白)     好哇!

刘瑾   (白)     带路!

贾桂   (白)     嗻!

(贾桂引刘瑾同走小圆场。)

刘瑾   (白)     哎,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你瞧,大佛宝殿里头的佛爷多么威武,法身多大,他们都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贾桂   (白)     嗻!奴才我知道一点儿。当中间儿的是释迦牟尼,那边儿那一尊是阿弥陀佛,这边儿这一尊是药氏佛,这是清一僧最尊重的三大士。

刘瑾   (白)     这两边儿还有这么些个小和尚,这个按着猫,那边儿那个逗的是有腿的长虫,有长眉毛的,你瞧这个,胳臂怎么这么长,八成儿他是个扒手儿吧?

贾桂   (白)     哎呦老爷子,您怎么胡给起名字?这两边儿不是小和尚,是十八尊者十八罗汉。这边儿这个按着的,那也不是猫,那是虎。这边儿这个逗的也不是长虫,那是龙。这是降龙、伏虎。那二尊者一个叫长眉罗汉,一个叫长臂罗汉,他也不是小偷儿。

刘瑾   (白)     哦,这就是啦。走,咱们到花园儿看看。

贾桂   (白)     嗻,您跟我来。

(贾桂引刘瑾同走小圆场。)

刘瑾   (白)     嘿,这个花园不错,也大,也干净。

贾桂   (白)     您瞧,出家人早晨起来,拜佛念经完啦,没有事儿,可不就归置归置这儿,打扫打扫那儿,种个花儿啦,栽棵树啦,这就是他们的功课。

刘瑾   (白)     他们可比咱们爷们儿清闲自在的多。

贾桂   (白)     您瞧,那是什么话哪?出家人修的就是这个: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刘瑾   (白)     哎,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你瞧这棵花儿,开的多好哇!颜色是颜色,朵儿是朵儿,叶儿是叶儿。它叫什么名字?

贾桂   (白)     老爷子,我跟您哪打个哑谜:儿子上学未归——

刘瑾   (白)     它叫什么呀?

贾桂   (白)     母耽啵。

刘瑾   (白)     哦哦,牡丹哪。那棵哪?跟这棵长得差不了多少,也是牡丹吗?

贾桂   (白)     哎,老爷子,那棵不是牡丹。

刘瑾   (白)     那儿那棵是什么呀?

贾桂   (白)     是卖油的不带秤——勺舀。

刘瑾   (白)     哦,芍药哇!走,咱们到放生池看看。

贾桂   (白)     您跟我来。

(贾桂引刘瑾同走小圆场。)

刘瑾   (白)     好大个儿的池子!

贾桂   (白)     什么话哪!放生池吗,总得大。

刘瑾   (白)     里边儿的鱼真不少哇!和尚得花多少钱买这么些个鱼呀?

贾桂   (白)     老爷子,和尚不花钱买鱼。这都是善士们年年买了鱼,上这儿放生来。您瞧什么鱼都有。

刘瑾   (白)     哦,那就是啦。哎,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你瞧,这个金鱼多么大呀!哎,这边儿的那是什么鱼呀?

贾桂   (白)     那个,是黄花鱼。

刘瑾   (白)     黄花鱼,它干么贴边儿走?

贾桂   (白)     您瞧,常言道的好:黄花鱼溜边儿嘛。

刘瑾   (白)     那是什么鱼?怎么仨脑袋长到一块儿啦?

贾桂   (白)     哎,老爷子,您别露怯啦,那是龙睛鱼,那俩不是脑袋,那是它的大眼睛。

刘瑾   (白)     哎,桂儿呀!

贾桂   (白)     嗻!

刘瑾   (白)     你瞧,这儿怎么有荷叶鱼呀?

贾桂   (白)     那个不是荷叶鱼。

刘瑾   (白)     它是什么鱼呀?

贾桂   (白)     它是甲鱼。

刘瑾   (白)     走,咱们到别处看看。

贾桂   (白)     嗻!您给我来。

(贾桂引刘瑾同走小圆场。)

刘瑾   (白)     嘿,好大的撵撵转儿!

贾桂   (白)     老爷子,您别露怯啦,这不是撵撵转儿。

刘瑾   (白)     这是什么呀?

贾桂   (白)     这是塔。

刘瑾   (白)     塔,多少层儿啊?

贾桂   (白)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十三层;层层上,挂金铃,西北风一刮响哗楞。

刘瑾   (白)     哎,这个东西倒不错。回头你把和尚给我叫来。

贾桂   (白)     叫和尚来干什么?

刘瑾   (白)     叫他们把这个塔给我搬家去。

贾桂   (白)     得啦,老爷子,没那么大的力气!

刘瑾   (白)     这工夫不小啦,咱们该瞧瞧太后老佛爷去啦。

贾桂   (白)     对啦,咱们爷们儿该当差去啦。

(刘瑾、贾桂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264 ┊ 字数:1944 ┊ 最后更新:2006年07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