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铡包勉》

主要角色
包拯:净
包勉:丑
陈琳:老生
王延龄:老生
赵斌:净
王朝:净
马汉:净
张龙:老生
赵虎:净

情节
包拯奉旨往陈州放粮,丞相王延龄、太监陈琳与司马赵斌同至长亭饯行。侄儿包勉亦至。包勉私告赵斌己充县令受贿之事,赵斌故当众告包拯,包拯按律拟铡包勉。王延龄、陈琳替包勉求情,赵斌冷语讥包拯,包拯怒,立铡包勉,并令王朝合肥下书告知嫂娘吴妙贞。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eclogite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1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包勉   (内白)    马来!

(包勉手持马鞭上。)

包勉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母亲命,

             去往长亭来送行。

     (白)     下官包勉,曾为越州萧山知县。未到一年贪了十万两银子,被人参奏,因此弃官逃走,回到家中,我母亲言道,我三叔去往陈州放粮。今日启程,我不免去到长亭,一来饯行,二来求三叔讨个官儿来做。看天时不早长亭去者。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长亭奔,

             见了三叔问安宁。

(包勉下。)

【第二场】

赵斌   (内白)    开道!

(四蓝文堂、赵斌同上。)

赵斌   (念)     长亭送包拯,心中气不平!

     (白)     下官赵斌。官居上品,系属皇亲。可恨包拯与我等作对,圣上命他去往陈州放粮,命我与他饯行,本当不去,怎奈圣命难违,只好暂时忍耐。有朝一日查出他的弊端,也好拔去眼中之钉。

             来——

文堂   (同白)    有。

赵斌   (白)     长亭去者!

(四白文堂同上,王延龄上,八文堂自两边分下。)

赵斌   (白)     王大人——

王延龄  (白)     赵大人也来了?

赵斌   (白)     圣命难违。天到这般时候,为何不见包拯来到?

王延龄  (白)     少时就要到了。

包拯   (内白)    勇士们!

众人   (内同白)   有!

包拯   (白)     打道长亭!

(四勇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上。)

包拯   (白)     恩师、赵大人——

王延龄、

赵斌   (同白)    包大人——

包拯   (白)     学生有何德能,敢劳恩师、赵大人长亭饯行。

王延龄、

赵斌   (同白)    理当如此。

龙套   (内白)    公公到!

王朝   (白)     公公到!

包拯   (白)     有请。

(陈琳上。)

陈琳   (念)     奉了贤爷命,长亭来饯行。

     (白)     包大人在哪里?包大人在……

包拯   (白)     公公——

王延龄、

赵斌   (同白)    公公——

陈琳   (白)     二位大人,你们倒先来了。咱家奉了贤爷之命,与大人饯行来了。

包拯   (白)     包拯有何德能,敢劳公公饯行。

陈琳   (白)     理当如此,酒宴摆下。

             列位大人请——

(包勉上。)

包勉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听事?

王朝   (白)     做什么的?

包勉   (白)     往里通禀:就说包大太爷要见包大人。

王朝   (白)     候着。

             启相爷:外面一人口称包大太爷要见包大人。

包拯   (白)     问他哪里人氏,叫什么名字?

王朝   (白)     是。

             来人的!你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

包勉   (白)     家住合肥小包村,姓包名勉包大太爷要见包大人。

王朝   (白)     稍待。

             启相爷:来人言道家住小包村,姓包名勉。

包拯   (白)     知道了。告便。

陈琳   (白)     请便。

包拯   (白)     包勉在哪里,包勉在哪里……

包勉   (白)     参见三叔。

包拯   (白)     包勉,你从哪里而来?

包勉   (白)     我从家中而来。

包拯   (白)     我嫂娘可好?

包勉   (白)     问候三叔。

包拯   (白)     包勉,你做什么来了?

包勉   (白)     奉了母亲之命与三叔饯行来了

包拯   (白)     好,包勉你来看——长亭之上众位大人在此,讲话需要小心!

包勉   (白)     如今侄儿是会讲话的了。

包拯   (白)     好,随我进来。

包拯   (白)     见过列位大人。

包勉   (白)     是。

             哎呀呀,这长亭之上有众位大人在座,我与哪个行礼?与哪个不行礼呀?有了,我与他们行一个撒网礼。

             啊列位大人我这厢有礼了!

赵斌   (白)     娃子,你这是怎样的行礼呀?

包勉   (白)     我这叫撒网礼。

赵斌   (白)     何为撒网礼?

包勉   (白)     我好比渔翁站在船头,这一网鱼、鳖、虾、蟹都在其内了。

赵斌   (白)     可有你三叔在内?

包勉   (白)     无有我三叔在内。

赵斌   (白)     顽皮的娃娃。

陈琳、

王延龄  (同白)    此位是?

包拯   (白)     侄儿包勉。

陈琳、
王延龄、

赵斌   (同白)    与大相公看座。

包拯   (白)     列位大人在此哪有他的座位?

陈琳、
王延龄、

赵斌   (同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包拯   (白)     还不谢过列位大人。

包勉   (白)     列位大人我这厢……

赵斌   (白)     不要撒网了坐下吧。

王延龄  (白)     老朽有几句言语对你言讲。

陈琳   (白)     咱家也有几句话对你说。

包拯   (白)     如此转至屏风。

(陈琳下,王延龄随下,包拯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勇士依次下。)

赵斌   (白)     好话不背人,背人无好话。

包勉   (白)     老大人在上卑职有礼了。

赵斌   (白)     娃子方才见过礼了。

包勉   (白)     有道是礼多人不怪。

赵斌   (白)     好个礼多人不怪。你也坐下吧。

包勉   (白)     谢坐。老大人我与你满上一杯。

赵斌   (白)     你也吃上一杯。

包勉   (白)     卑职多谢老大人。

赵斌   (白)     娃子口称卑职,在哪里为过官么?

包勉   (白)     做过一任萧山知县

赵斌   (白)     官儿虽小倒是一个正印。

包勉   (白)     大大夸奖了。

赵斌   (白)     你再吃上一杯。啊大相公,老朽在帘内为官不晓得帘外的规矩,你将这帘外的规矩细说一遍,老夫洗耳恭听。

包勉   (白)     唔,老大人不晓得帘外的规矩?

赵斌   (白)     正是。

包勉   (白)     待卑职与老大人细说一遍。

赵斌   (白)     你慢慢讲来。

包勉   (白)     在京城领凭上任,拜庙、拜客,三六九日升堂理事了。

赵斌   (白)     可有打官司的无有?那是些什么案子?

包勉   (白)     不过是田地房产、奸情盗案、赌博的官司。

赵斌   (白)     这赌博的案子是怎样的断法?

包勉   (白)     这有何难。在大堂之上堆上两堆紫荆,叫那赌博之人去抓。

赵斌   (白)     抓什么?

包勉   (白)     抓紫荆哪。

赵斌   (白)     岂不把手抓烂了?

包勉   (白)     抓烂了,他们就不赌钱了。

赵斌   (白)     这倒是个好法子。你包家为官辈辈都是清官!

包勉   (白)     这清官么,难做的很那!

赵斌   (白)     怎么难做得很呢?

包勉   (白)     这一任未满,我连裤子都赔掉了。

赵斌   (白)     取笑了,后来你便怎么样?

包勉   (白)     后来我就贪……

赵斌   (白)     贪什么?

包勉   (白)     无有什么。

赵斌   (白)     娃子,我与你三叔一殿为臣但讲何妨?

包勉   (白)     后来我就……贪赃了。

赵斌   (白)     怎样贪法呢?

包勉   (白)     若有打官司的前来,我就在大堂之上放两个竹筒,叫打官司的往里丢!

赵斌   (白)     丢什么?

包勉   (白)     丢银子。

赵斌   (白)     噢!丢银子,那被告丢满了呢?

包勉   (白)     被告就赢了。

赵斌   (白)     原告丢满了呢?

包勉   (白)     原告就赢了。

赵斌   (白)     两家都丢满了呢?

包勉   (白)     这有何难,我在花亭之上备上一桌酒席,将师爷请出,与他们两家说合说合也就是了。

赵斌   (白)     这银子叫他们拿回去?

包勉   (白)     这银子就是我的了。

赵斌   (白)     这一任知县未满,你赚银多少?

包勉   (白)     一任未满我赚银十万。

赵斌   (白)     怎么这一任未满你就赚银十万?

包勉   (白)     正是。

赵斌   (白)     你三叔可曾知道?

包勉   (白)     我三叔不知。

赵斌   (白)     啊!你三叔不知。

             哎呀,且住,不想他包氏门中也出了贪赃枉法之人……包拯哪包拯我看你怎生得了!

包勉   (白)     啊大人,方才之事不要对我三叔言讲。

赵斌   (白)     娃子,我的嘴好比一把锁。

包勉   (白)     什么锁?

赵斌   (白)     不要钥匙自开锁!

包勉   (白)     啊大人,不要开玩笑哇?

赵斌   (白)     哪个与你开玩笑!

(四勇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依次上。王延龄、陈琳、包拯依次上。)

王延龄  (白)     贤契!老朽的言语,你要牢牢谨记!

陈琳   (白)     咱家的言语你要记下了!

包拯   (白)     学生谨记。

赵斌   (白)     明公,大相公在哪里为官?

包拯   (白)     曾任越州萧山知县。

赵斌   (白)     倒是个正印官儿。

包拯   (白)     他年幼不会为官。

赵斌   (白)     嘿嘿!说什么年幼不会为官,一任萧山知县未满他就赚银十万!

包拯   (白)     就是他?

赵斌   (白)     不是他难道是我不成!

包拯   (白)     包勉可有此事?

包勉   (白)     乃是句戏言。

包拯   (白)     撤座!

包勉   (白)     啊三叔,长亭之上列位大人赐我一个座位,为何撤去?

包拯   (白)     慢说一个座位,少时连儿立足之地全都无有!

包勉   (白)     嘿嘿若论国法,你大我小,若论家法,你吃过我我母亲的三年乳奶,你我要弟兄相称!

包拯   (白)     怎么讲?

包勉   (白)     弟兄相称!

包拯   (白)     好奴才!

     (西皮散板)  在长亭怒坏了龙图包拯,

             骂一声小包勉胆大的畜牲:

             初当官你竟敢不清不正,

             贪赃银受贿赂苦害黎民。

             叫人来与爷铜铡搭定,

(二刀斧手同上。)

包拯   (西皮散板)  长亭上铡包勉决不容情。

包勉   (白)     不好了。

     (西皮流水板) 一见此情心内惊,

             不该长亭来饯行。

             走向前忙跪定,

             大人与我讲人情。

赵斌   (白)     包勉,你跪在我的面前做什么呢?

包勉   (白)     方才我对大人讲了一句戏言,你对我三叔言讲,我三叔要铡我一死,望求大人与我讲个人情。

赵斌   (白)     你三叔铁面无私,这个人情恐怕讲不下来!

包勉   (白)     难道你就袖手旁观不成?

赵斌   (白)     好,看你的造化如何!

             啊!明公,老夫这厢有礼了。

包拯   (白)     施礼为何?

赵斌   (白)     老夫方才讲的乃是一句戏言,你怎么认起真来了。看在老朽面上将他饶恕了吧!

包拯   (白)     你住口!

     (西皮散板)  我若不看同朝面,

             你与包勉一路而行。

赵斌   (白)     要铡铡你包家之人,与我什么相干?岂有此理!

包勉   (白)     大人,人情讲得怎么样了?

赵斌   (白)     人情不准。你那旁哀告王大人去吧!

包勉   (白)     你啊!你害苦了我了。

     (西皮流水板) 赵大人讲情情不准,

             倒叫包勉恨在心。

             走向前礼恭敬,

             大人与我讲人情。

王延龄  (白)     起过一旁。

             公公请过来!

陈琳   (白)     大人什么事呀?

王延龄  (白)     包拯要铡他侄儿一死,公公与他讲个人情吧!

陈琳   (白)     得啦!包拯是你的门生,还是你讲个人情吧!

王延龄  (白)     还是公公的脸面为重。

陈琳   (白)     怎么着?咱家的脸面为重?好,看他的造化如何。

王延龄  (白)     有劳公公。

陈琳   (白)     包大人咱家这厢有礼了。

包拯   (白)     公公施礼为何?

陈琳   (白)     包勉虽然有罪,看他年幼不会为官,你就饶他一死吧!

包拯   (白)     这个奴才做出此事,岂能留在我包氏门中。公公讲情实难从命。

王延龄  (白)     公公怎么样了?

陈琳   (白)     我碰了。

王延龄  (白)     哎呀,这个人情不好讲啊!

陈琳   (白)     知道不好讲你叫我碰钉子!

王延龄  (白)     公公你我一同讲来。

             啊,贤契——

包拯   (白)     恩师!

王延龄  (白)     看在公公与老朽的面上,将包勉饶恕吧。

包拯   (白)     似这样贪赃卖法的官儿,我是决不轻饶。

陈琳   (白)     咱家有几句话对你言讲!

包拯   (白)     公公有话请改日再进!

陈琳   (白)     你听着吧!

     (西皮小导板) 包大人休得要心怀愤恨。

包拯   (白)     公公有话改日再讲!

陈琳   (白)     你听着吧!

     (西皮原板)  咱家言来听分明:

             小包勉犯国法理当废命,

             还看他是你家一条根。

             千不看来万不看,

             还看你嫂娘养育恩。

包拯   (白)     恩师啊!

     (西皮流水板) 提起了嫂娘吴妙贞,

             她比亲娘强十分。

             包勉犯下欺君罪,

             你叫我徇私万不能。

王延龄  (西皮散板)  老夫讲情你不准,

             看来你是无义之人。

包拯   (西皮散板)  恩师一旁发怨声,

             背转身来自思忖:

             本当铡了小包勉,

             他是包家一条根;

             有心不铡小包勉,

             那旁坐的是对头人。

赵斌   (白)     明公你若铡他一死,谁与你包家赚银子!

包拯   (西皮散板)  赵斌一言出了唇,

             包勉送到枉死城。

             忙将奴才来铡定,

(二刀斧手押包勉同下。)

包拯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哗啦啦铜铡响连声,

             包勉的尸首两离分。

             如今我把国法正,

             我上对天子下对黎民。

             王朝看过文房宝,

     (西皮快板)  手提羊毫写分明。

             上写拜上多拜上,

             拜上嫂娘吴妙贞:

             包勉犯下了欺君罪,

             我坐开封难徇情。

             长亭铡了小包勉,

             铡了包勉有包拯。

             书信下到合肥郡。

王朝   (白)     啊!

包拯   (白)     转来!

     (西皮散板)  你与我多多拜上嫂娘亲。

王朝   (白)     是!

(王朝下。)

包拯   (白)     顺轿伺候!

     (西皮散板)  辞别了恩师,

     (白)     公公,

     (西皮散板)  忙把轿顺,

王延龄、

陈琳   (同白)    多多保重了!

赵斌   (白)     包大人你真是铁面无私。

包拯   (白)     哼!

     (西皮散板)  回头叫声老赵斌:

             有朝犯在包某手,

             铜铡之下决不容情。

(包拯下。张龙、赵虎同下,马汉下,四勇士同下,赵斌下,王延龄、陈琳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433 ┊ 字数:5141 ┊ 最后更新:2007年03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