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铡包勉》

主要角色
包拯:净
包勉:丑
赵秉:净
王延龄:老生

情节
包拯奉旨往陈州放粮,首相王延龄与司马赵秉同至长亭饯行。包拯侄包勉亦至,私与赵秉吿己充县令受贿事。赵秉故当众吿包拯。包拯按律拟铡包勉。包勉许金三千,乞赵秉求情。赵秉代求,包拯不允。包勉复哀求王延龄。王延龄悯其孤,泣求于包拯。包拯始饶包勉一死。赵秉即向包勉索谢,包勉不与。赵秉因讥笑包拯。包拯大怒,立铡包勉。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铡包勉》(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2.6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红文堂引王延龄同上。)

王延龄  (引子)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念)     丹凤来朝宇宙春,终天雨露四时新。世间最好全忠孝,臣报君恩子奉亲。

     (白)     老夫、王延龄。奉了万岁旨意,去往长亭与包拯饯行。

             左右,打道长亭!

四红文堂 (同白)    啊!

(牌子。四蓝文堂引赵秉同上。)

赵秉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王大人!

王延龄  (白)     原来是赵大人!

赵秉   (白)     哪道而去?

王延龄  (白)     老夫奉王命,去往长亭与包拯饯行。

赵秉   (白)     老朽也为此事而来。你我此去,好有一比!

王延龄  (白)     比作何来?

赵秉   (白)     南天门外打闪——

王延龄  (白)     此话怎讲?

赵秉   (白)     一路的邪气。

王延龄  (白)     呃!“一路的神气”!

赵秉   (白)     不错,一路的神气。

王延龄  (白)     你我并道而行!

王延龄、

赵禀   (同白)    打道长亭!

四红文堂、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四红文堂、四蓝文堂同挖门。牌子。)
四红文堂、

四蓝文堂 (同白)    来到长亭。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伺候了!

四红文堂、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吹打。王朝、马汉引包拯同上。)

包拯   (白)     啊,列位大人!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明公!

包拯   (白)     请!

包拯、
王延龄、

赵秉   (同笑)    哈哈哈……

王延龄  (白)     请坐!不知明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包拯   (白)     岂敢!学生有何德能,敢劳大司马、恩师饯行!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此乃圣命。

王朝、

马汉   (同白)    宴齐。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我等把盏。

包拯   (白)     摆下就是。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明公请!

包拯   (白)     请!

(六幺令。门子引包勉同上。)

包勉   (念)     奉了母亲命,长亭来钱行。

门子   (白)     来此已是长亭。

包勉   (白)     看我的马扎伺候!

门子   (白)     啊!

包勉   (白)     拿我禀帖,对里面去说,包大老爷求见。

门子   (白)     是。

             门上哪位在?

王朝   (白)     什么人?

门子   (白)     烦劳通禀,包大老爷求见。

王朝   (白)     候着!

             启爷:包大老爷求见。

赵秉   (白)     明公!

包拯   (白)     大司马!

赵秉   (白)     想我朝有几个姓包的?

包拯   (白)     姓包的?

赵秉   (白)     嗳,姓包的。

包拯   (白)     就是学生一人。

赵秉   (白)     为何又来一个姓包的?

包拯   (白)     朝中新上任的官儿同名共姓,也是有的。

             来,传话出去,堂上有列位大人在此,新上任的官儿越城而过!

王朝   (白)     是。

             来!

门子   (白)     在。

王朝   (白)     里面传出话来,堂上列位大人在此,新上任的官儿越城而过。

门子   (白)     启老爷:里面传话出来,堂上列位大人在此,新上任的官儿越城而过。

包勉   (白)     你对里面说去,包大老爷一定要见!

门子   (白)     我家老爷一定要见。

王朝   (白)     候着。

             启爷:外面包大老爷一定要见。

包拯   (白)     叫他报履历而进!

王朝   (白)     是。

             里面传话出来,叫你们报履历而进!

门子   (白)     启爷:传话出来,叫老爷报履历而进。

包勉   (白)     你对里面去说,家住江南庐州府、合淝县、状元桥、小包村,赐进士出身,做过一任岳州萧山县知县,姓包名勉,包大老爷一定要见!

门子   (白)     里面有人么?

王朝   (白)     作什么?

门子   (白)     你对里面去说:家住江南庐州府、合淝县、状元桥、小包村,赐进士出身,做过一任岳州萧山县知县,姓包名勉,包大老爷一定要见!

王朝   (白)     启爷:外面言道:家住江南庐州府、合淝县、状元桥、小包村,赐进士出身,做过一任岳州萧山县知县,姓包名勉,包大老爷一定要见!

包拯   (白)     原来是侄男包勉到了。

             大司马、恩师暂坐一时。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请!

包拯   (白)     待我出去看来。

(包拯出门。)

包拯   (白)     包勉在哪里?

包勉   (白)     三叔在哪里?

包拯   (白)     包勉,你不在家中侍奉你母,来到长亭作甚?

包勉   (白)     奉了我母之命,来到长亭与三叔饯行。

包拯   (白)     你抬头观看,长亭之上,列位大人甚多,你当讲则讲,不可胡言乱语!

包勉   (白)     侄男如今是会讲话的了。

包拯   (白)     如此随为叔的进来。

包勉   (白)     是。

(包拯领包勉同进。)

包拯   (白)     包勉,见过众位大人!

包勉   (白)     小侄遵命。

(包勉背供。)

包勉   (白)     哎呀且住!看长亭之上,列位大人甚多,我与哪家见礼,还是不与哪家见礼?也罢!我与他一个撒网礼。

             列位大人,我这里有礼了!

(包勉见礼。)

赵秉   (白)     娃娃,你这是怎样行礼?

包勉   (白)     此礼有个名堂。

赵秉   (白)     什么名堂?

包勉   (白)     渔翁站在船头上——

赵秉   (白)     此话怎讲?

包勉   (白)     这一网全在其内。

赵秉   (白)     你三叔也在其内?

包勉   (白)     除去我三叔。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明公,这是何人?

包拯   (白)     小侄包勉。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原来是令侄大相公。来,看座!

包拯   (白)     且慢!列位大人在此,哪有他的座位?

王延龄、

赵秉   (同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包拯   (白)     如此,包勉谢过列位大人!

包勉   (白)     列位大人,我这里又要有礼了哇!

赵秉   (白)     娃娃,不要撒网,再要撒网,连你三叔也撒在其内了。

包勉   (白)     取笑了。

包拯   (白)     恩师,学生此番陈州放粮,有何金言,当面指教。

王延龄  (白)     你我后面一叙。

包拯   (白)     是。

(包拯向赵秉。)

包拯   (白)     大司马暂坐一时。

赵秉   (白)     请!

包拯   (白)     恩师请!

王延龄  (白)     请!

(王延龄、包拯同下。)

赵秉   (白)     嘿!有道是: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跑到背地捣鬼去了!

包勉   (白)     卑职参见老大人!

赵秉   (白)     娃娃,适才见过礼了。

包勉   (白)     有道是:礼多人不怪。

赵秉   (白)     好一个“礼多人不怪”。娃娃,坐下吧!

包勉   (白)     谢坐!

赵秉   (白)     娃娃,你口称“卑职”,在哪里为过官来?

包勉   (白)     做过一任岳州萧山县知县。

赵秉   (白)     官儿虽小,倒是一个正印。

包勉   (白)     不错,是一个正印。

赵秉   (白)     娃娃,老夫在朝内为官,不知帘外为官的风俗。你要说与老夫一听!

包勉   (白)     这有何难?吏部领了凭,上了任,拜了庙,这就要升堂理事,把放吿牌抬将出去。

赵秉   (白)     可有打官司的?

包勉   (白)     怎么无有哇!

赵秉   (白)     都是怎样的官司?

包勉   (白)     房粮地土,奸情盗案,还有赌博官司。

赵秉   (白)     娃娃,这赌博官司都是怎样问法?

包勉   (白)     大堂之上,放下两堆荆棘。

赵秉   (白)     要它何用?

包勉   (白)     叫他们拿手去抓呀!

赵秉   (白)     这手岂不抓烂了哇?

包勉   (白)     抓烂了手,他们就赌不得钱了哇。

赵秉   (白)     哎呀,你包家真是辈辈清官!

包勉   (白)     呀老大人,这清官难做得很哪!

赵秉   (白)     怎么难做得很呢?

包勉   (白)     不才做了一任岳州萧山县,任期未满,连我的纱帽带我老婆的裤子都赔在里面了哇。

赵秉   (白)     哎呀,太赔苦了哇!后来便怎样?

包勉   (白)     哎呀老大人,后来我就贪了哇!

赵秉   (白)     贪了什么?

包勉   (白)     贪了赃了。

赵秉   (白)     娃娃,你是怎样的贪法?

包勉   (白)     再有打官司的,大堂之上,放下两个木捅。

赵秉   (白)     要它何用?

包勉   (白)     叫他们往里丢!

赵秉   (白)     丢什么?

包勉   (白)     丢银子。

赵秉   (白)     怎样的丢法?

包勉   (白)     原、被吿一齐带上堂来,叫他们往里丢!

赵秉   (白)     丢满了怎么样?

包勉   (白)     算他赢。

赵秉   (白)     丢不满?

包勉   (白)     算他输啊!

赵秉   (白)     这两家一齐丢满?

包勉   (白)     我又有了主意了。

赵秉   (白)     有了什么主意呀?

包勉   (白)     退在二堂,摆上一桌丰盛酒席。请上一位师爷,与他两家说和说和,也就完了哇。

赵秉   (白)     娃娃,你的好计呀!

包勉   (白)     本来是好计!

赵秉   (白)     后来赚银多少?

包勉   (白)     一任未满,我就赚银十缸。

赵秉   (白)     这银子往哪里去了?

包勉   (白)     拿到我三叔家中去了。

赵秉   (白)     你三叔可曾知道?

包勉   (白)     先前不知。

赵秉   (白)     后来呢?

包勉   (白)     后来就知道了。

赵秉   (白)     知道了把你怎么样呢?

包勉   (白)     倒把我升了。

赵秉   (白)     倒把你升了?

包勉   (白)     升了。

赵秉   (白)     升在哪里?

包勉   (白)     把我升在杭州府抱娃子去了。

赵秉   (白)     哎呀娃娃,那是坏了哇!

包勉   (白)     可不是坏了哇!老大人,方才说的,乃是几句戏言,不要对我三叔言讲;你要对我三叔言讲,我三叔铁面无私,必要铡我一死。

赵秉   (白)     老夫乃是口直心快之人,有一句要说一句!

包勉   (白)     哎呀,只怕坏在你的身上!

(包拯、王延龄同上。)

包拯   (白)     恩师请!

王延龄  (白)     明公请!

包拯   (白)     大司马请坐!

赵秉   (白)     明公请坐!

王延龄  (白)     适才老朽嘱咐你的言语,要牢牢紧记!

包拯   (白)     学生紧记。

赵秉   (白)     明公,令侄大相公口称“卑职”,他在哪里为过官来?

包拯   (白)     做过一任岳州萧山县知县。

赵秉   (白)     官儿虽小,倒是一个正印。

包拯   (白)     娃娃年幼,他不会为官。

赵秉   (白)     他不会为官,一任岳州萧山县知县未满,就赚银十缸。

包拯   (白)     就是他?

赵秉   (白)     不是他,还是老朽不成么!

包拯   (白)     来,将他座位撤去!

王朝   (白)     啊!

(王朝撤包勉座位。)

包勉   (白)     启禀三叔:长亭之上,列位大人赐小侄一个座位,三叔因何撤去?

包拯   (白)     慢说尔的座位,少时连你的站处也是无有!

包勉   (白)     若论国法,无有座位;论起家法,你吃过我母亲的奶,你与我还是“弟兄”相称!

包拯   (白)     尔待怎讲?

包勉   (白)      “弟兄”相称!

包拯   (白)     你进前来!

(包拯打包勉。)

包拯   (白)     来,绑了!

王朝   (白)     啊!

(王朝绑包勉。)

包拯   (西皮导板)  在长亭气坏了包文正,

     (西皮原板)  骂一声小包勉胆大畜生。

             在长亭你就该睁眼观定,

             尽都是满朝中文武公卿。

             那一旁陈世美当朝驸马,

             那一旁马子建皇王宠臣,

             这一旁老恩师不必讲论,

             那一旁老赵秉冷本参人。

             叫王朝和马汉铜铡搭定,

王朝、

马汉   (同白)    啊!

(王朝、马汉同抬铡。)

赵秉   (白)     放下,放下!

王延龄  (白)     搭下去!

包拯   (西皮原板)  少时间铡包勉即刻登程。

包勉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摇板)  不该不该大不该,

             不该长亭来饯行。

             走向前来忙跪定,

             望求大人讲人情。

赵秉   (白)     娃娃,跪在我的面前作甚?

包勉   (白)     适才我与老大人说了几句戏言,我三叔如今要铡我一死。望求大人与我讲个人情!

赵秉   (白)     你三叔铁面无私,只怕人情有些讲不下来。

包勉   (白)     不教你老人家白讲啊!

赵秉   (白)     怎么样?

包勉   (白)     孝敬你老人家一千两银子。

赵秉   (白)     不够!

包勉   (白)     二千两。

赵秉   (白)     不够本钱!

包勉   (白)     我不曾与你老人家搭伙做买卖,讲什么够本不够本哪?

赵秉   (白)     有道是:脸面值千金哪!

包勉   (白)     谢你老人家三千两。

赵秉   (白)     打哪里送去?

包勉   (白)     打从你后门而入。

赵秉   (白)     呃!后花园门送去。

包勉   (白)     暧,不错,后花园门而入。

赵秉   (白)     什么时候?

包勉   (白)     三更时分。

赵秉   (白)     凭你的造化!

包勉   (白)     唉!

(包勉走大边下。)

赵秉   (白)     明公,我这厢请礼了!

包拯   (白)     大司马,施礼为何?

赵秉   (白)     适才令侄大相公说了几句戏言,看在老朽的分上,将他饶恕了吧!

包拯   (白)     你怎么讲?

赵秉   (白)     将他饶恕了吧!

包拯   (白)     唔!

     (西皮摇板)  开言叫声老赵秉,

             絮絮叨叨讲人情。

             我若不看你年迈,

赵秉   (白)     你敢打老朽?

包拯   (白)     不敢!

赵秉   (白)     你敢骂老朽?

包拯   (白)     不敢!

赵秉   (白)     谅你也不敢!

包拯   (西皮摇板)  你与包勉一路行!

赵秉   (白)     嗳,铡的乃是你包家后代,与我赵家什么相干!

(包勉走小边上。)

包勉   (白)     哎呀老大人,这人情可曾准下?

赵秉   (白)     三言两语……

包勉   (白)     准下了?

赵秉   (白)     碰了!那旁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你哀求他去吧!

(赵秉走大边下。)

包勉   (白)     唉呀,害苦了我了!

     (西皮二六板) 赵大人讲情情不准,

             不由包勉吃一惊。

             走向前来忙跪定,

             望求大人讲人情。

王延龄  (白)     包勉,你跪在我面前作甚?

包勉   (白)     我三叔要铡我一死,望求大人讲个人情!

王延龄  (白)     你三叔铁面无私,只怕这人情有些讲不下来。

包勉   (白)     不教你老人家白讲,孝敬你老人家三千两银子。

王延龄  (白)     满口胡言!凭你的造化!

包勉   (白)     哎呀,这位大人倒是一位清官,不爱财呀,哈哈哈……

(包勉下。)

王延龄  (白)     啊明公!

包拯   (白)     恩师!

王延龄  (白)     适才包勉说了几句戏言,看在老朽的面上,将他饶恕了吧!

包拯   (白)     恩师呀!

     (西皮摇板)  手拉手儿到屏风,

             恩师面前打一躬。

王延龄  (白)     适才听令侄大相公言道,你吃过他母亲乳奶,看在嫂娘份上,将包勉饶恕了吧!

包拯   (白)     恩师啊!

     (唱)     提起了嫂娘吴妙真,

             学生言来听分明:

             我母生我三日整,

             各个道我是妖精。

             将我丢在坑洞内,

             多亏嫂娘救残生。

             大哭一声天地震,

             提此事叫我好惨情。

             嫂娘将我来抱定,

             将我抱在他房中。

             一日吃她三遍乳,

             抚养学生长成人。

             七岁读书到十五,

             多亏嫂娘抚养恩。

             小包勉萧山为县令,

             不会为官管子民。

             包勉犯了贪赃罪,

             休怪学生不徇情。

王延龄  (白)     唔!

     (唱)     当初亏我救你命,

             你今就该准人情。

             老朽讲情你不准,

             看来你是无义人!

包拯   (唱)     我今铡了包勉子,

             我不心疼你心疼!

王延龄  (唱)     手拉手儿下长亭,

包拯   (白)     哪里去?

王延龄  (唱)     一同上殿见圣君。

包拯   (唱)     恩师说话欠思忖,

             絮絮叨叨讲人情。

             长亭不看恩师面,

王延龄  (白)     你敢打老朽?

包拯   (白)     不敢!

王延龄  (白)     你敢骂老朽?

包拯   (白)     也不敢!

王延龄  (白)     谅你也不敢!

包拯   (唱)     要想准情万不能!

王延龄  (白)     哎呀!

(包勉上。)

包勉   (白)     哎呀老大人,这人情可曾准下了?

王延龄  (白)     你三叔铁面无私,人情不准,你自己哀吿去吧!

(王延龄下。)

包勉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王大人讲情不能准,

             吓得我包勉两泪淋。

             走向前来把话论,

             尊一声三叔听分明: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

             鱼情水情全不看,

             家中还有我的老娘亲。

(包勉哭。)

包拯   (叫头)    包勉!

包勉   (叫头)    三叔!

包拯   (叫头)    我儿!

包勉   (叫头)    叔父!。

包拯   (叫头)    唉,儿呀!

(包拯哭。)

包勉   (叫头)    唉,叔父啊!

包拯   (西皮导板)  包勉哭得珠泪滚,

包拯   (叫头)    包勉!

包勉   (叫头)    三叔!

包拯   (叫头)    我儿!

包勉   (叫头)    叔父!

包拯   (叫头)    唉,儿呀!

包勉   (叫头)    唉,叔父啊!

包拯   (西皮原板)  哭的为叔好伤心。

(王延龄、赵秉自两边分上。)

包拯   (西皮原板)  儿出任萧山为正印,

             尔就该秉正报朝廷。

             尔今犯了贪赃罪,

             怎不叫我动无名!

             我有心将你来铡定,

王延龄  (白)     咳!

包拯   (西皮原板)  那旁叹坏了恩师王大人。

             我本当不铡包勉子,

赵秉   (白)     不要铡他一死啊!

王延龄  (白)     唉!

包拯   (西皮原板)  怕的是老赵秉冷本参人。

             左难右难难坏我,

     (哭头)    我的儿啊!

     (西皮原板)  又恐怕绝了包家根。

             罢罢罢人情来准定,

     (白)     恩师!

     (西皮原板)  看在恩师饶畜生。

王延龄  (白)     来,与大相公松绑!

包勉   (白)     多谢三叔!多谢老大人!

             来,看我的衣冠伺侯,我要回去了哇!哈哈哈……

(包勉欲下。)

赵秉   (白)     娃娃哪里去?

包勉   (白)     我三叔把我饶恕了。

赵秉   (白)     拿来!

包勉   (白)     拿什么来?

赵秉   (白)     银子。

包勉   (白)     人情又不是你老人家讲下来的,与我要什么银子啊?

赵秉   (白)     你要回家去?

包勉   (白)     我要回家去呀!

赵秉   (白)     我打发你回老家去!

包勉   (白)     哎呀,好话你要多讲!

赵秉   (白)     那是自然的。

             啊明公,将令侄大相公饶恕了吗?

包拯   (白)     看在大司马的份上,将奴才饶恕了。

赵秉   (白)     你不要铡他一死;若是铡他一死,你包家就没有摇钱树了哇!

包拯   (白)     啊!

     (西皮摇板)  赵秉—言出了唇,

             将包勉送入枉死城。

             人来将他来铡定!

包勉   (白)     哎呀,完了!

(四青袍自两边分上,王朝、马汉同铡包勉。)

包拯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只见尸首两离分。

             不该不该大不该,

             不该长亭来钱行。

             尸首白绫来裹定,

             大大棺木装尸灵。

             撩袍端带长亭进,

     (西皮二六板) 手提羊毫写分明。

(包拯修书。)

包拯   (西皮二六板) 上写包拯来拜定,

             拜上嫂娘吴妙真:

             我今铡了包勉子,

             铡了包勉有报文。

             书信下在合肥郡!

王朝   (白)     啊!

(王朝欲下。)

包拯   (白)     转来!

王朝   (白)     在!

包拯   (唱)     劝我嫂娘少悲声。

(包拯哭。)

王朝   (白)     遵命。

(王朝下。)

包拯   (唱)     辞别众位足踏镫,

王延龄  (白)     明公!

包拯   (唱)     恩师有话快些云。

王延龄  (白)     此番陈州放粮,有老朽书信,方可回来;无有老朽书信,千万不可回来。

包拯   (白)     却是为何?

王延龄  (白)     曾记得在金殿逼死马妃之事么?

包拯   (白)     啊!

     (唱)     恩师一言来提醒,

             提醒南柯梦中人。

             辞别恩师上能行,

(马汉带马。)

赵秉   (白)     啊明公!

包拯   (白)     啊!

     (唱)     回头只见老赵秉。

             有朝犯在包拯手,

             铜铡之下不徇情!

(四青袍、马汉、包拯同下。)

王延龄  (白)     哎呀,好好一个包勉,就丧在你手!

赵秉   (白)     也是他命该如此。

王延龄  (白)     那包拯此番放粮回来,岂肯与你干休!

赵秉   (白)     我吿职还乡,又怕他何来?

王延龄  (白)     你也只好吿职还乡。你我一同上殿交旨。

赵秉   (白)     大人请!

王延龄  (白)     请哪!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77 ┊ 字数:7509 ┊ 最后更新:2014年03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