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除三害》

主要角色
周处:净
王浚:老生
茶行主:丑
老窑户:丑
窑户甲:丑
窑户乙:丑
张氏:老旦

《除三害》叶盛长饰王浚、王泉奎饰周处
《除三害》叶盛长饰王浚、王泉奎饰周处
情节
晋代义兴(今江苏宜兴)人周处,膂力过人,性情粗豪,酗酒之后,每多暴行,百姓患之,与当时为害地方的孽蛟、猛虎并称“三害”。太守王浚初到任,知周处尚有可为,乃乔装寻访,与周处相遇于途中。王浚伪装不识,以蛟、虎为衬,痛数其罪。周处闻言震惊,痛悔前非。乃奋不顾身,射虎斩蛟,为民除害。

注释
《除三害》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民间传说,也是一出优秀的传统剧目(原剧属于京剧《应天球》内的一部分)。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Snake Sui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3.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虎形上,过场,下。蛟形上,过场,下。)

【第二场】

周处   (内白)    好酒!

(周处上。)

周处   (西皮散板)  腰缠锦带灿青锋,

             叱咤风雷气贯虹。

             醉里不知天地窄,

             任教两眼笑英雄。

     (白)     俺,姓周名处字子隐。先父周鲂,曾为名宦,不幸早亡。是俺生就赤面虬髯,铜筋铁骨,无奈半生落魄,一事无成,因此终日饮酒,消愁解闷。且喜这义兴各业行商,不敢轻慢于我,茶楼酒馆,任俺潇洒,倒也十分快乐。这几日手中无钱,不免去到大街,向他们借些银两使用。正是:

     (念)     凭俺膂力任潇洒,哪管荆棘道路差!

     (白)     来此已是茶行。

             有人么?走出一个来!

茶行主  (内白)    来了。

(茶行主上。)

茶行主  (念)     门招天下客,户纳四方财。

     (白)     是哪一个?

周处   (白)     嗯哼!

(茶行主见是周处,急忙抽身。)

茶行主  (白)     哎呀!原来是周处!看他吃得这般大醉,只恐又要生事……

周处   (白)     怎么这样慢腾腾的,还不出来!

茶行主  (白)     来了,来了。

             原来是周大爷,这厢有礼。

周处   (白)     你还认识你周大爷吗?

茶行主  (白)     哎呀呀,怎么不认识周大爷!周大爷到此,有何吩咐?

周处   (白)     俺这几日手中无钱,特来与你们借些银两使用。

茶行主  (白)     这……周大爷要用多少?

周处   (白)     三二十两。

茶行主  (白)     啊,周大爷,这些日货运不便,生意萧条……

周处   (白)     哎,借与不借,只管明言,何必推托!

(茶行主忙赔笑。)

茶行主  (白)     周大爷,不要性急,虽然生意清淡,周大爷要用钱么,还是有的呀。

(茶行主忙在袖内取银。)

茶行主  (白)     这里有十两银子,就请周大爷收下吧!

周处   (白)     好!

(周处接银。)

周处   (白)     改日还你,做你的生意去吧!

茶行主  (白)     周大爷吃杯茶再走。

周处   (白)     不消,干你的去吧!

茶行主  (白)     是是是。大爷慢走,我不远送了。

(茶行主下。)

周处   (白)     哈哈哈……这茶行倒还懂得交道,再往磁窑走走。

     (西皮散板)  非俺自夸膂力大,

             凭谁见咱头也麻。

     (白)     来此已是窑户。

             有人么?呔!滚出一个来!

(老窑户、窑户甲、窑户乙同上。)

老窑户  (念)     忽听有人叫,想是赖爷到。

窑户甲  (念)     拼着跟他吵,

窑户乙  (念)     免得常来闹!

周处   (白)     快快滚出一个来!

老窑户  (白)     哎呀呀,你们看那周处,吃得这般大醉,气势汹汹,只怕又要生事,还是忍耐些儿,打发他去吧!

窑户甲  (白)     忍耐点?常言说得好:“吃惯了嘴,跑惯了腿。”这趟让了他,下趟他还来。

窑户乙  (白)     到多咱是个完哪?

老窑户  (白)     还是不要惹他吧!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你也太怕事啦!跟他硬着点!

周处   (白)     如何这样慢腾腾的,快快滚了出来!

老窑户  (白)     周大爷,我们有礼了。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周大爷!

周处   (白)     谁不认识周大爷,要你们这样文绉绉的!

窑户甲、

窑户乙  (白)     有道是礼多人不怪呀。

周处   (白)     哼!

老窑户  (白)     周大爷驾临,不知有何吩咐?

周处   (白)     俺今日有事用钱,特来向你们借些银两。

老窑户  (白)     这……

(老窑户迟疑,窑户甲、窑户乙同示意。)

老窑户  (白)     这几日天气不好,未曾开窑,生意冷淡;周大爷要用银两,改日有了,送上府去就是。

周处   (白)     哼!借用钱两,少日即还,你们这样支吾,敢是藐视你周大爷么!

窑户甲  (白)     你得了吧!甭说你是借钱,就是官府催捐要税,也得容我们一个日子吧!

窑户乙  (白)     对呀!

周处   (白)     啊!你敢倚仗官府,欺压你周大爷不成!

窑户甲  (白)     欺压你呀,我看你就欠这个!

周处   (白)     好狗头哇!

     (西皮散板)  激得俺心头怒火发,

             敢用官府欺压咱!

             若再逞强说大话,

             顷刻间管教你的磁窑塌!

老窑户  (白)     哎呀!倘若他真个打塌磁窑,我们何以为生哪!还是借与他吧!

窑户甲  (白)     您甭听他的,咱们的窑都是灌浆到底的,他打不坏!

窑户乙  (白)     甭听他的大话!

周处   (白)     哦,你们道你周大爷打它不动么?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你呀,你打不动!

周处   (白)     谅你等不信,待你周大爷施展膂力,打个样儿叫你们见识见识呀!

老窑户  (白)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

周处   (白)     闪开了!

(周处下。)

老窑户  (白)     哎呀,看他汹汹而去,倘若真个将窑打塌,如何是好哇?

窑户甲  (白)     没告诉您吗,他打不动。

(内塌窑声。)

老窑户  (白)     哎呀,塌了一座!

窑户甲  (白)     这座呀,是年久失修的,早就要塌了。

(内塌窑声。)

老窑户  (白)     哎呀,又塌了一座!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哎呀,怎么又塌了一座?!

老窑户  (白)     哎呀呀,连塌二窑,这不要了我们的性命么!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干脆,咱们叫伙计打吧。

             伙计们快来!

老窑户  (白)     使不得,使不得!

(窑户甲、窑户乙推老窑户下。众窑工同上。)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伙计们,周处打塌我们的窑,大家打那小子去!

众窑工  (同白)    好,打呀!

(周处冲上。)

周处   (白)     你们赶来作甚?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你把我们的磁窑打塌了,我们也没法吃饭啦,打死你,为民除害。

周处   (白)     好好好,怕死的不是好汉,你们都来来来呀!

(开打,众窑工同败下。)

周处   (西皮散板)  好似猛虎伴羊耍,

             蛟龙何惧众鱼虾!

(周处追下。窑户甲、窑户乙领众窑工持棍同上,周处赶上。)

周处   (白)     哪里走!

(周处、众人开打。周处打倒众人。老窑户上。)

老窑户  (白)     哎呀,周大爷!他们无知,饶了他们吧!

周处   (白)     好,看在你的份上,饶了他们。

             滚起来!

老窑户  (白)     还不滚了下去!

(众窑工同下。)

老窑户  (白)     啊,周大爷,银子在此,周大爷请收下使用吧。

周处   (白)     多少?

老窑户  (白)     二十两。

周处   (白)     你周大爷有借有还,早若如此,何必惹俺动气!

老窑户  (白)     是是是。

周处   (白)     从今以后,你还敢藐视俺不敢?

窑户甲  (白)     周大爷,我不敢啦!

周处   (白)     哼,再若小看你周大爷,管教你们这几座窑儿,都成为齑粉!

老窑户  (白)     是是是,再也不敢了。

周处   (白)     银子包好,取俺的衣服过来。

老窑户  (白)     快取周大爷的衣服过来。

(老窑户包银子,窑户甲、窑户乙同取衣服。)

周处   (白)     嗯!

     (西皮快板)  堪笑尔等眼太瞎,

             错把金刚当菩萨。

             周大爷到此间尔等说大话,

             怒恼我心头火起将窑砸塌。

             笑尔等持棍棒敢来厮打,

             俱被俺抖擞精神施展膂力你们一个一个地下爬。

             我问尔等怕我不怕?

(窑户甲、窑户乙不服。)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怕?

(周处怒目。)

周处   (白)     嗯!

(老窑户赶紧赔笑。)

老窑户  (白)     哎呀,周大爷,周大爷,我们怕了你了,怕了你了!

周处   (西皮快板)  谅尔等再不敢藐视于咱。

(周处下。)

老窑户  (白)     唉!我说不要惹他,你们偏要惹他,如今银子被他借去,还将我们磁窑打坏,叫我们何以为生哪?

窑户甲  (白)     打不过他,咱们告他去。

老窑户  (白)     恐怕告他不下吧?

窑户甲  (白)     听说新到任的太守王大人,是一个清官,包管一告就准。

老窑户  (白)     不错,他是个清官。事到如今,就依你们,去告他一状。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行,告他去。走,走,走!

(老窑户、窑户甲、窑户乙同下。)

【第三场】

张氏   (内白)    苦哇!

     (西皮导板)  叹夫君与姣儿双双丧命!

(张氏上。)

张氏   (白)     天哪天!想我张氏,一生贫苦,你这长桥孽蛟,为何将我丈夫害死!你这南山猛虎,又为何将我的儿子吞吃!如今撇下老身一人,无依无靠,贫病交加,叫我怎生活命?唉!去到松林,寻个自尽了吧!

     (西皮摇板)  饥寒交迫怎存生!

             去到松林寻自尽,

(张氏解带拴套,上吊。周处上。)

周处   (西皮摇板)  大摇大摆往前行。

             松林一带多寂静,

     (白)     啊!

     (西皮摇板)  枝头高挂一妇人!

(周处急将张氏解救。)

周处   (白)     老婆儿醒来!老婆儿醒来!

(张氏苏醒。)

张氏   (白)     唉!

     (西皮摇板)  霎时只觉咽喉哽,

             缥缥缈缈似离魂。

             睁开二目来观定,

周处   (白)     老婆儿!

张氏   (西皮摇板)  哪路的尊神将我来迎?

周处   (白)     哎,你在松林自尽,俺将你解救下来,哪里来的什么鬼神!

张氏   (白)     怎么?我在松林自尽,你将我救下来么?

周处   (白)     哎,俺将你救下来了。

张氏   (白)     我不曾死呀?

周处   (白)     不曾死呀。

张氏   (白)     唉,你害了我了!

周处   (白)     哎,俺好意救了你的性命,怎么反说害了你了?

张氏   (白)     我难以存生,才求一死……

(张氏哭。)

周处   (白)     啊,你这老婆儿,到底为了何事,要寻一死呢?

张氏   (白)     唉!你这个人,真真的多事!我死与不死,与你什么相干?你走你的吧,我还是死……

周处   (白)     哎,你定要寻死,到底为了何事?只管对俺说明,待俺于你分忧解愁。

张氏   (白)     哦,你能与我分忧解愁?

周处   (白)     俺能与你分忧解愁。

张氏   (白)     唉!大爷听了!

     (西皮摇板)  可叹我老来遭厄运,

             夫亡子丧好伤情。

             无钱无米难活命,

             只求一死了残生!

周处   (西皮摇板)  听她言来才知情,

             原来是个苦命人。

     (白)     啊,老婆儿,你不必轻生;来来来,这里有散碎银子,你拿回家中,好好度日去吧!

张氏   (白)     慢来慢来,素不相识,我怎好要你的银子。

周处   (白)     不妨不妨,只管拿去!

张氏   (白)     哎呀,不敢收!

周处   (白)     只管拿去。太罗嗦了!

张氏   (白)     多谢恩人。请问恩人尊名大姓?

周处   (白)     怎么,连你周处周大爷都不认识么?

张氏   (白)     原来是周大爷,周恩公。老身这里叩谢了!

周处   (白)     多事,快快回家去吧!

     (西皮摇板)  哪有闲言多谈论,

             寻个酒楼畅饮几樽。

(周处下。)

张氏   (白)     哎呀,多亏了这位恩公,救了我的性命,又赠我银两,日后定要报答,日后定要报答!

老窑户  (内白)    走啊!

(老窑户、窑户甲、窑户乙同上。)

老窑户  (念)     恨周处,行霸道,

窑户甲  (念)     仪仗膂力砸塌窑。

窑户乙  (念)     太守衙门将他告,

老窑户  (念)     抬头只见张大嫂。

张氏   (白)     啊!原来是窑行掌柜的。

老窑户  (白)     原来是张大嫂。

张氏   (白)     你们慌里慌张要往哪里去呀?

老窑户  (白)     大嫂有所不知,只因恶霸欺压我们,我们要上太守衙门前去伸冤告状。

张氏   (白)     唉!你们的冤又处去申,我的丈夫、儿子被蛟虎所害,我的冤就无处去申!

老窑户  (白)     是呀,她的冤枉往哪里去申哪!

窑户甲  (白)     她也能告状申冤去呀!

张氏   (白)     怎么,申得的么?

窑户甲  (白)     这是地面上的事,太守正管哪。

张氏   (白)     申得的?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申得的。

张氏   (白)     好好好,我要申冤,我要申冤!

老窑户  (白)     好,我们一同前去。到了堂上,你不要害怕。

张氏   (白)     我不害怕。

老窑户  (白)     只管大胆讲话,不要怯官哪。

张氏   (白)     我不怯官。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兵士、门子引王浚同上。)

王浚   (西皮摇板)  初到任访民情观风察隐,

             但愿得这义兴黎庶安宁。

     (白)     老夫王浚,新任义兴太守。只因初到任所,风闻此地市井萧条,民多疾苦,为此带领人役,亲往四乡察看。

             来!

门子   (白)     有。

王浚   (白)     开道!

兵士   (同白)    啊。

王浚   (西皮慢板)  奉朝命守义兴小心谨慎,

             初到任全不晓风土人情。

             因此上亲自里下乡查问,

             为黎民哪顾得一路辛勤,

             叫人役前引道缓缓而进,

(老窑户、张氏、窑户甲、窑户乙同上,拦路跪下。)
老窑户、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冤枉!

王浚   (白)     呀!

     (西皮摇板)  又只见众乡民来把冤申。

门子   (白)     有人喊冤。

王浚   (白)     带在马后,转道回衙。

门子   (白)     随在马后。

老窑户、
张氏、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是。

(四衙役、二皂隶迎上。四兵士同下,王浚入座。)

王浚   (白)     告状人上堂回话。

老窑户、
张氏、
窑户甲、

窑户乙  (同白)    是,叩见大人。

王浚   (白)     那一老妇人,姓甚名谁?

张氏   (白)     民妇张氏。

王浚   (白)     有何冤枉?一一讲来。

张氏   (白)     大人容禀!

     (西皮摇板)  我夫遇蛟丧了命,

             我儿南山被虎吞。

             留下民妇难活命,

             恳求大人把冤申!

王浚   (白)     哦!

     (西皮散板)  听说是蛟虎伤害百姓,

             我境内怎容这孽畜横行!

     (白)     这一老头儿,你有何冤枉,慢慢讲来。

老窑户  (白)     小人名赵福生,开设窑行为业,被恶霸所害,望求大人做主。

王浚   (白)     恶霸是哪一个?

老窑户  (白)     他叫周处字子隐。

王浚   (白)     哦,周处……

老窑户  (白)     正是。

王浚   (白)     那周处是甚等样人?

老窑户  (白)     此人乃乡宦周鲂之子,生得是赤面虬髯,膂力过人。

王浚   (白)     哦,他便怎么样呢?

老窑户  (白)     他在这义兴县,横行霸道,欺压乡民,小人们从来不敢惹他。今日他前来借贷银两,小人们因生意清淡,窑货不能运出,一时不便,未曾与他,谁知怒恼他的性儿啊!

     (西皮摇板)  一怒不知力多大,

             两座磁窑被打塌。

             望求老爷施恩法,

             为民除害当报答。

王浚   (白)     两座磁窑都被他打塌么?

老窑户  (白)     正是。

王浚   (白)     哎呀呀,此人若无项羽之勇,两座磁窑,怎能打坏!

             后来便怎样?

老窑户  (白)     后来打得小人们走投无路,只好将银子借给与他;临走还讲了许多恶言恶语。哎呀大人哪!周处欺压乡民,作恶多端,义兴百姓,都不敢惹他。望求老爷速速拿办,为地方处害才是。

张氏   (白)     慢来慢来,大人,那周处他是一个好人哪。

老窑户  (白)     他是个恶霸,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怎么说他是个好人?

张氏   (白)     本来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老窑户  (白)     是大大的一个恶霸。

张氏   (白)     是个好人!

老窑户  (白)     是个恶霸!

张氏   (白)     好人!

老窑户  (白)     恶霸!

王浚   (白)     嗯,休得争论!

老窑户、

张氏   (同白)    是是是。

王浚   (白)     老民妇,你为何替周处遮辩?

张氏   (白)     民妇不敢,另有下情。

王浚   (白)     你且讲来!

张氏   (白)     启禀大人:只因民妇无法为生,去到松林自尽,不想遇着周处,将我解救下来,又赠我银两,救了我的性命。银两在此,大人请看。

老窑户  (白)     哦,原来他诈了我们的银子,在你那里做好人。

张氏   (白)     他乃是见义勇为呀!

老窑户  (白)     什么见义勇为,分明是强盗吃斋,假充善人!

王浚   (白)     哎,你二人休得争论,暂且各自回去,老夫与你们做主。

老窑户、

张氏   (同白)    多谢大人!

(老窑户、窑户甲、窑户乙、张氏同下堂。)

老窑户  (白)     你为什么说周处是个好人?

张氏   (白)     本来是个好人。

老窑户  (白)     哎呀,我们的官司只怕就输在你这句话了啊!

(老窑户、窑户甲、窑户乙、张氏同下。)

王浚   (白)     转堂!

             哎呀且住!听百姓们言道南山出了猛虎,长桥出了孽蛟,水旱两路,商旅断绝;那周处倚仗膂力,横行乡里,适成三害,这便怎么处?

(王浚略思。)

王浚   (白)     想这恶蛟、猛虎,非勇武有力之人,不能除却。听老妇人之言,周处见义勇为,谅非怙恶之辈,若能使他改过自新,诛灭蛟虎,三害并除。唔,我自有道理。

             来,

门子   (白)     有。

王浚   (白)     看衣更换。

(王浚更衣。)

王浚   (白)     老爷另有公干,尔等不可声张,下堂去吧。

门子   (白)     遵命。

(门子、四衙役同下。王浚出门。)

王浚   (白)     不免去到长街走走。

     (二黄摇板)  只为私访周子隐,

             摘去乌纱换儒巾。

             将身且往大街进,

周出   (内白)    嗯哼!

王浚   (白)     看那旁来一大汉,赤面虬须,想是周处。我不免对天长叹,打动与他,看他可来问我?

     (二黄摇板)  言语打动不肖人。

周处   (内白)    走哇!

(周处上。)

周处   (二黄散板)  终日借酒消愁闷,

             半世悠悠困风尘。

(王浚仰天长叹。)

王浚   (白)     唉!

周处   (白)     啊!

     (二黄散板)  这老丈因何冲天恨?

王浚   (白)     这样的世界,真是太不平了!

周处   (白)     呀!

             老丈!

     (二黄散板)  你为何口口声声说不平?

     (白)     老丈请了。

王浚   (白)     请了。

周处   (白)     你为何在道旁长叹,口口声声,说什么世道不平?哦哦是了,莫非你年纪老了,有人欺侮于你?不妨对我说明,我便与你报仇雪恨!

王浚   (白)     唉!壮士,想老汉偌大年纪,慢说无人欺侮于我,纵然被人欺侮,也不与他较量了。

周处   (白)     既然如此,你叹者何来?

王浚   (白)     我叹只叹这义兴百姓们好不命苦啊!

周处   (白)     啊!苦在何处呢?

王浚   (白)     壮士有所不知,这义兴近日水陆两绝,出了三害,百姓们无法安生。难道壮士你都不知么?

周处   (白)     义兴竟出了三害么?

王浚   (白)     正是。

周处   (白)     我因何不知,因何不晓呢?倒要问个明白。

             请问老丈,是哪三害呢?

王浚   (白)     壮士要问?

周处   (白)     嗯,要问。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老丈慢慢讲来。

王浚   (二黄慢板)  若提起这三害令人痛恨,

             说出来连壮士也要胆惊。

周处   (白)     哦,有这么厉害?

王浚   (白)     厉害得很哪!

周处   (白)     请问老丈,这第一害?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来!

王浚   (二黄原板)  第一害那南山出了猛虎,

周处   (白)     哦,南山出了猛虎么?

王浚   (白)     正是。

周处   (白)     那猛虎是怎样的厉害呢?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行路人遇着他皮骨全吞!

周处   (白)     那南山猛虎,遇着人皮骨全吞?

王浚   (白)     正是。

周处   (白)     哎呀,好厉害呀!算得是一害。

             老丈,请问这第二害呢?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第二害它比那猛虎还狠!

周处   (白)     怎么,第二害比猛虎还狠吗?但不知它是何凶物呢?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长桥下又出了恶怪蛟精!

周处   (白)     哦,那长桥之下,又出了孽蛟!这孽蛟是怎样厉害呢?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在水中兴波浪翻舟害命,

             到晚来在江边吞吃行人!

周处   (白)     这孽蛟在长桥之下,兴风作浪,翻舟害命,还在江边吞吃行人?

王浚   (白)     正是。

周处   (白)     好厉害!算得是二害。

             请问老丈,这第三害?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第三害说出来令人头痛,

             他比那南山猛虎、长桥孽蛟还狠十分!

周处   (白)     哦,老丈,这第三害比南山猛虎、长桥孽蛟还狠十分?

王浚   (白)     还狠十分。

周处   (白)     但不知它是何禽兽呢?

王浚   (白)     唉!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若问他并不是禽兽之辈,

             他生来有须眉、有志气、雄赳赳、气昂昂,是一个有力的能人。

周处   (白)     啊!他是一个有须眉的汉子?

王浚   (白)     不错,是一个有须眉的汉子。

周处   (白)     既然是个有须眉的丈夫,为何将他列在三害之内呢?

王浚   (白)     壮士你要问?

周处   (白)     嗯。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仗血气在义兴习为光棍,

             逞酗酒行霸道欺压乡邻!

周处   (白)     他在这义兴横行霸道,欺压乡邻么?

王浚   (白)     正是。

周处   (白)     难道这些被害之家,就无人去告他么?

王浚   (白)     唉!

     (二黄原板)  被害家纵然想到官理论,

             怕的是告不准,激怒于他大祸临头,谁敢,

     (二黄散板)  哼声!

周处   (白)     嗯嗯嗯!

王浚   (二黄散板)  想一想这三害如此凶狠,

             叫义兴众百姓怎能安生!

周处   (白)     哇呀呀呀……

     (二黄散板)  闻言不由心头怒,

             激起了豪杰杀人的心!

             老丈说出他的名和姓,

             我要剥他的皮、剜他的眼、抽他的筋!

王浚   (二黄散板)  我若是说出他的名和姓,

             只恐我这老残生活不成。

(周处怒极。)

周处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有俺在此何足论,

     (白)     他就是铜金刚,铁罗汉哪——

     (二黄散板)  也要他化灰尘!

王浚   (白)     壮士要问?

周处   (白)     嗯,要问。

王浚   (白)     两厢看来!

(王浚、周处分向两边张望。)

周处   (白)     快快讲来!

王浚   (二黄散板)  他姓周名处字子隐!

(周处闻言震惊,低头。)

王浚   (白)     如何?

     (二黄散板)  壮士闻言也胆战惊。

周处   (白)     呀!

     (二黄散板)  闻言好似霹雷震,

             周处作了不肖人!

王浚   (二黄散板)  请问壮士名和姓?

周处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周处就是我的名。

(王浚故作惊怕,跪下。)

王浚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这是我一言错出唇,

             望壮士开大恩饶我残生!

(周处忙扶起王浚。)

周处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多蒙老丈你来提醒,

             提醒我周处梦中人。

             我本是男儿有血性,

             为什么比禽兽狠十分!

             尊声老丈且相等,

王浚   (白)     哪里去?

周处   (二黄散板)  不除三害誓不为人!

(周处下。王浚一望。)

王浚   (笑)     哈哈哈……

     (二黄散板)  周处今日如梦醒,

             定能改过做好人。

             且喜功成忙回转,

(门子、二皂隶、四衙役同上。)
门子、
二皂隶、

四衙役  (同白)    迎接大人。

王浚   (二黄散板)  速速传来众乡民。

(王浚下。四衙役同下。)

门子   (白)     衙役们!速往街坊,传知街头户总之家,来衙听谕。

二皂隶  (同白)    是。

(二皂隶分下。)

门子   (白)     开门!

(四衙役、二皂隶分上,王浚换官衣上,入座。)

二皂隶  (白)     众乡民传到。

王浚   (白)     唤他们上堂。

二皂隶  (白)     是。

             众乡民上堂啊!

(茶行主、窑户甲、窑户乙、张氏、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乡民丁同上。)
茶行主、
窑户甲、
窑户乙、
张氏、
乡民甲、
乡民乙、
乡民丙、

乡民丁  (同白)    叩见大人。

王浚   (白)     列位少礼。

茶行主、
窑户甲、
窑户乙、
张氏、
乡民甲、
乡民乙、
乡民丙、

乡民丁  (白)     谢大人。呼唤我等,有何见谕?

王浚   (白)     只因义兴境内,出了三害,众百姓被害非浅,想那南山猛虎,长桥孽蛟,非有勇武之人,不能除却;惟有那周处,虽然横行霸道,却膂力过人,可以诛灭蛟虎。因此老夫乔装改扮,私访于他,被老夫一席话说得他……

茶行主、
窑户甲、
窑户乙、
张氏、
乡民甲、
乡民乙、
乡民丙、

乡民丁  (同白)    他便怎么样?

王浚   (白)     列位呀!

     (西皮快板)  一席话说得他如梦醒,

             发誓改过作新人。

             要把三害俱除尽,

             立斩蛟虎谢乡邻。

             唯恐他一人力难胜,

             因此约集父老乡民:

             执枪刀,和棒棍,

             齐心努力把功成。

             今日里三害一时尽,

             黎民百姓各自安生。

茶行主、
窑户甲、
窑户乙、
张氏、
乡民甲、
乡民乙、
乡民丙、

乡民丁  (同西皮摇板) 堂前领了大人命,

             相助周处把功成。

             辞别大人出衙门,

(茶行主、窑户甲、窑户乙、张氏、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乡民丁同下。)

王浚   (西皮摇板)  但愿义兴永太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周处   (内白)    走哇!

(周处上。)

周处   (醉花阴牌)  自恨平生行不正,

             在义兴酗酒横行。

             愧煞俺八尺之身,

             因此上除二害谢罪于乡邻。

(内虎啸声。)

周处   (白)     呀!

     (醉花阴牌)  耳听得虎啸声音,

             踪南山把虎来寻。

(虎形上,扑周处。)

周处   (扑灯娥牌)  猛虎下山林,下山林!

             张口似血盆,似血盆!

             今日与尔拼性命,

             霎时教尔一命倾!

(周处与虎形搏斗,以袖箭将虎形射死。)

周处   (白)     猛虎已死,不免丢下山去,再往长桥寻找孽蛟便了。

(周处推虎形下山。周处下。)

【第六场】

(四乡民提锣持棍棒同上。)

四乡民  (同白)    走啊!

     (同江儿水牌) 周处突改调,歼虎南山道,

             长桥奋勇再斩蛟。

     (同调笑令)  好凶猛孽蛟!

             好凶猛孽蛟!

             目如电,张牙舞爪!

             哎呀!这孽蛟吞似利刃头尾摇。

             周子隐勇力真不小,

             掣青锋展神力将它首枭!

(周处手执蛟头冲上。)

周处   (白)     接头!

(周处掷蛟头,四乡民同接住,周处登岸。)

四乡民  (同白)    哎呀,周大爷南山射死猛虎,长桥斩除孽蛟,替我们这一方除了大害,感激非浅!

周处   (白)     唉!众位父老哇!俺周处为害乡里,罪恶滔天,如今二害虽除,俺这一害尚存,也罢,待俺去到太守衙门请罪便了。

(内锣声。)

四乡民  (同白)    那厢太守大人来也,你我在此等候便了。

(四乡民同扯住周处。四兵士、门子、王浚同上。)

王浚   (西皮快板)  保境安民除强暴,

             全凭良言劝英豪。

             昨日他射虎南山道,

             今日又来除孽蛟。

             唯恐他一人力单事难料,

             因此上率领兵勇亲来接应到长桥。

             勒住丝缰来观瞧。

     (白)     啊!

     (西皮摇板)  众乡民遮道为哪条?

(王浚下马,四乡民同迎接,窑工甲高举蛟头。)

老窑户  (白)     启禀大人:周壮士射虎、斩蛟,为我们这一方除了大害,其功非小!

王浚   (白)     周壮士今在何处?快快请来相见!

四乡民  (同白)    啊,周大爷,大人有请。

周处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忽听父老传唤声,

             道旁来了作恶人。

             含羞带愧忙跪定,

             大人台前请罪名。

王浚   (白)     周壮士立此大功,何罪之有?

周处   (白)     哎呀大人哪!周处不学无知,为害乡里,若不是偶遇一位老丈指引迷途,犹在梦中。望求大人治罪从严,周处纵死无恨!

王浚   (白)     诶,壮士射虎、斩蛟,其功非小。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壮士正当壮年,好自为之!

周处   (白)     多谢大人!

             呃?面熟的很哪!

王浚   (白)     老夫备有酒筵,与壮士庆功,就请同行!

四乡民  (同白)    是呀,这庆功酒筵,周大爷是要去的呀。

周处   (白)     慢来,慢来。俺要去寻那位老丈,叩谢指引大恩,无心饮酒,大人谅情!

王浚   (白)     哦,壮士要寻那位老丈么?

周处   (白)     要寻那位老丈。

王浚   (白)     壮士你抬头观看。

四乡民  (同白)    周大爷,你要仔细的看来呀!

(周处谛视王浚,惊喜。)

周处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一见大人吃一惊,

             周处好似梦中人。

             想是那被害家将我告定,

             这大人他不肯不教而诛将俺拿到公堂问罪名。

             乔装改扮来指引,

             点化俺周处做好人。

             若不能改前非立志发奋,

             怎对他春风化雨点悟愚顽一片心!

             二次上前忙跪定,

     (白)     大人哪!

     (西皮摇板)  从今后痛改前非不负大恩!

王浚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壮士改过令人敬,

             有志何愁事不成。

             同到衙中把酒饮,

四乡民  (同西皮摇板) 立除三害留美名!

(四乡民同翘指向周处赞美。)

周处   (白)     惭愧!

四乡民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450 ┊ 字数:1109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