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除三害》(一名:《混天球》;一名:《应天球》;一名:《打虎斩蛟》)

主要角色
周处:净
王浚:老生
刘才:丑
范老二:丑
张百川:丑
张利:丑
田大娘:老旦

《除三害》袁世海饰周处、李和曾饰时吉
《除三害》袁世海饰周处、李和曾饰时吉
情节
晋代宜兴人周处,膂力过人,性情粗豪,酗酒之后,每多暴行,百姓患之,与当时为害地方的孽蛟、猛虎,并称“三害”。太守王浚初到任,知周处尚有可为,乃乔装寻访,与周处相遇于途中。王浚伪装不识,以蛟、虎为衬,痛数其罪。周处闻言震惊,痛悔前非。乃奋不顾身,射虎斩蛟,为民除害。

根据《方荣翔戏剧集》:1987年实况录像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7.9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周处   (内白)    走哇!

(纽丝。周处醉朦胧步伐踉跄上,抖扇子亮相。纽丝,凤点头。)

周处   (西皮散板)  虎背熊腰系紫绦,

             佯狂市井任逍遥。

             有酒不知天大小,

             任他肉眼看英豪。

(周处用扇向外指胸前。五击头。向前移两步,进门。张利自下场门上。)

张利   (白)     周大爷,您来了!我算计着您就该来了!酒我给您都烫好了,您别站着了,您请坐……您坐。

(五锤。周处不耐烦地用扇子抽一下衣襟,入座。张利端酒壶、酒杯,周处看,推在地下。一锤一锣。张利拾起。)

张利   (白)     我给您换大坛去。

(张利下。张利端酒坛子上,打去泥头。张利斟酒,周处拿起,闻,饮酒,品味,放下酒碗。张利斟酒。)

张利   (白)     周大爷我就剩下这一坛子酒啦!

(周处看张利,张利下。周处连饮三碗。)

周处   (白)     咳!想俺周处,市井佯狂,家财荡尽,无依为家,落得办事落魄,喜得打下了各行常例,今俱已过限,不见送来,我不免吃个醉饱,寻闹他们一番便了!

     (西皮散板)  市井佯狂伤老大,

             一任粗豪置年华。

             有酒且醉我多潇洒,

             哪顾荆臻道路差。

             一坛美酒俱饮下,

     (白)     酒保!

     (西皮散板)  快把美酒献与咱。

(张利上。)

周处   (白)     拿酒来……

(周处醉晃。)

张利   (白)     周大爷,我不是跟您说了吗,我就剩这一坛酒了!再也没有了!

周处   (白)     无有了?

张利   (白)     我还敢冤您吗?

周处   (白)     好!既然无有,将俺的常例银子拿来!

张利   (白)     周大爷,罚了不打、打了不罚,您看我这小买卖,哪搁得住呀,周大爷!

周处   (白)     你不知道周大爷的厉害吗?

张利   (白)     哎呀,周大爷!我就这一锭银子了,全给您,这回再要,我的命都没有了!

周处   (白)     无有了?

张利   (白)     我冤您哪,我不得好死!

周处   (白)     我再往窑上走走!

(周处出门,张利下。周处走圆场,醉步到要门口欲呕吐。)

周处   (白)     这里的人都哪里去了?

             出来个人哪!

(刘才、范老二同上。)

刘才   (念)     忽听语声高,

范老二  (念)     想是周处到。

     (白)     老掌柜的,您听见没有,周处他又来了!

刘才   (白)     待我向前。

             啊,周大爷您可好哇!

周处   (白)     嘿!哪个要你这文绉绉的酸礼!快拿俺的旧规矩来!

刘才   (白)     啊,周大爷,这几日天气不好,未曾开窑,生意冷淡,改日有了银钱,一定与周大爷送去也就是了!

范老二  (白)     周处啊,你瞧见没有,你来了这么半天啦,甭说买主,就是连个打落的也没有啊!

周处   (白)     啊!你敢拿官府欺压与咱不成!

范老二  (白)     难道你比官府还厉害吗?

周处   (白)     你敢拿官府任意勒索。

范老二  (白)     啊,谁让人家是官的,你是私的哪!

周处   (白)     听你之言就罢了不成?

范老二  (白)     买卖不开张,那可没法子!

周处   (白)     好狗头!

范老二  (白)     哎,你怎么骂人呢,他骂人!

(范老二挽袖欲向前,刘才拦阻劝解。)

周处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怒气发,

             你敢拿官府将咱压。

             若无银两来献纳,

             顷刻将你的窑打塌。

(周处左手指下场门,收回身怒视范老二。)

刘才   (白)     啊,周大爷,我们这数十余口,全仗窑儿度日,若是将窑儿打塌,我们何以为生啊?

范老二  (白)     老掌柜,咱们这窑是灌了浆的,谅他也打不塌!

周处   (白)     啊!你道你周大爷打不塌这几座窑么?

(周处指下场门。)

范老二  (白)     嗯,我瞧不透你!

(范老二指周处,刘才拦范老二求和。)

周处   (白)     好!你试试看哪!

(周处跺左脚,右手指范老二,周处、范老二、刘才转场。)

周处   (西皮散板)  非是俺今日说大话,

             任它泰山也倒塌。

(周处用扇子自指,左手抓褶子大襟,向上甩,右手接住,抬左腿亮相,下。)

刘才   (白)     看那周处怒冲冲而去,倘若将窑打塌,我们何以为生!都是你惹了大祸!

范老二  (白)     不要紧,他打不塌!

(二伙计同上。)

二伙计  (同白)    掌柜的,周处将窑打塌一座!

刘才   (白)     周处果然将窑打塌,这便如何是好?

范老二  (白)     干脆抄家伙,咱们跟他拼了!

二伙计  (同白)    对,跟他拼了!走……

(二伙计同下。)

刘才   (白)     哎呀,伙计们使不得!

(刘才抓范老二,范老二推开,下。刘才摆双手下。周处幕后脱褶子,挽袖上。)

周处   (西皮散板)  酒入愁肠力气大,

             几座窑儿俱打塌。

             挽袖挥拳往下打!

(急急风牌。周处回身向上场门,四小窑户手举棍棒同上,同朝周处打。周处毫不用力扒小窑户倒筒靴。刘才、范老二自同上,范老二打周处,周处用左手拧住范老二的左膀,范老二转半身踉跄两步向前跪下。周处挥拳将要打,刘才托住周处右膀,跪在周处前。四小窑户被击趴倒筒靴后倒下不起,举棍向前欲打,刘才阻止。众人同亮相。凤点头。)

刘才   (西皮散板)  大爷息怒饶恕他。

(周处举手仍欲打范老二,刘才急拦住。)

刘才   (白)     啊周大爷,看在我的份上饶恕他吧!

周处   (白)     你们还打不打了?

刘才   (白)     哎呀,再也不打了!

周处   (白)     不打了,俺的常例银子呢?

刘才   (白)     大爷息怒,常例银子在此。

周处   (白)     你若早交银子,何用你周大爷动手!

范老二  (白)     哎呦,膀子疼痛!

刘才   (白)     哦!是……

周处   (白)     从今以后,这常例银子每前三日与俺送去,如若不然,管叫你那几座窑儿,尽为齑粉!

(周处甩开小窑户。)

刘才   (白)     哦,是……我们记下了。

周处   (白)     取我的衣服来。

刘才   (白)     周大爷的衣服在此。

(刘才将衣扇与周处。)

周处   (白)     俺要饮酒去了!

(周处右手一把将衣夺过交左手,从左手接扇子。)

刘才   (白)     周大爷,您歇息歇息再走哇!走好,走好。

(闪锤。周处醉步踉跄地走近范老二,范老二吓得后退。周处回身向刘才走去,刘才殷勤地拱手。)

周处   (西皮流水板) 堪笑尔等双眼瞎,

             错把金刚当菩萨。

             你把那当官来看大,

             大捧金银献与他。

             某是私取尔不怕,

             狗眼里面哪有咱。

             你与我装聋来作哑,

             不纳金银空磨牙。

             一时之怒我把这窑来打,

             顷刻间一座一座几座窑儿被某俱打塌。

             从今后你等你们怕不怕?

刘才   (白)     我们怕了,周大爷慢着走。

(周处抖扇亮相。长锤。范老二与周处推磨,范老二去上场门归刘才一边,周处出窑门。)

周处   (西皮流水板) 限三天把银两你送到某家。

(周处指刘才,用扇指右方,周处用右手抖开扇子,左手提褶子搭在右胳膊上,蔑视地看刘才,傲慢地走下。)

刘才   (白)     是、是,记下了,大爷慢走。将我这陶窑打塌,这买卖也做不成了,哎呀这……

(刘才拱手殷勤地送周处走下。刘才、范老二同进门,站成左右八字形,用手指后面。)

范老二  (白)     干脆!老掌柜的,咱们告他去!

刘才   (白)     哎,那官府也奈何不得他呀!

范老二  (白)     听说新上任的龙骧将军王浚王大人能为黎民分忧解冤,上那去告他去。

刘才   (白)     啊,告得下来么?

范老二  (白)     没错,咱们快去吧。

刘才   (白)     哎!只好如此呀!走……走吧!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浚   (内白)    回操!

四文堂  (内同白)   啊!

(快长锤。四文堂、家院引王浚同上,亮相。)

王浚   (西皮摇板)  操演归来精神爽,

             儿郎个个逞刚强。

             催马加鞭回府往,

(刘才、张利、范老二持状纸自下场门同上。长锤。刘才、张利、范老二同跪王浚面前举状。)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白)    冤枉!

王浚   (西皮摇板)  拦马喊冤为哪桩?

家院   (白)     启禀大人:有人拦马喊冤。

王浚   (白)     好,传状。

(家院接状纸,交与王浚。)

王浚   (白)     “状告恶棍周处”……

             随在马后。回衙。

(众人同走圆场。王浚入座。)

王浚   (白)     升堂。喊冤人上堂。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白)    参见大人。

王浚   (白)     你等状告那恶棍周处,他罪犯何条?

张利   (白)     启禀大人:小人名叫张利,在宜兴地面开了一座小酒馆,周处常来喝酒不给钱,砸碎酒器,敲诈勒索,大人做主。

王浚   (白)     哦。

             这一老的呢?

刘才   (白)     启禀大人,小老儿叫刘才,在这宜兴地面开陶窑为生,那恶棍周处敲诈勒索,这几日连天大雨买卖不好,未曾与他奉献常例银子,他竟将我的伙计打伤,还打坏了数座陶窑,大人做主。

王浚   (白)     你呢?

范老二  (白)     小人叫范老二,那周处蛮横无理,把小人等打伤数人,要是这样下去,我们可真活不了哇。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白)    大人做主哇。

王浚   (白)     那周处是甚等样人?

刘才   (白)     周处乃是太守周鲂之子,因他父丧失教,此人生得膀阔三挺,膂力过人。所以就任意帮为强行霸道,与各家行户强要常例银子,若迟慢奉上,非打则骂,这宜兴地面,谁敢惹他呀!

王浚   (白)     哦,他是太守周鲂之子?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白)    正是。

张利   (白)     那周处喝酒不给钱,还砸碎酒器,他蛮不讲理。

范老二  (白)     周处强分常例银子,砸碎了我们的陶窑……

王浚   (白)     你等暂且回去,待老夫查明,定有发落,下堂去吧。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白)    多谢大人!

(刘才、张利、范老二同出堂。)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白)    这就好了!

(刘才、张利、范老二同下。)

王浚   (白)     转堂。

家院   (白)     转堂。

(四文堂自两边分下。王浚出位向前。)

王浚   (西皮摇板)  百姓大堂来告禀,

             蛟虎作恶出强人。

             不除三害难解很,

     (白)     有了。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换衣巾。

(王浚下。)

【第三场】

(张百川推田大娘同上。)

张百川  (白)     走……咱们打官司去。

田大娘  (白)     啊!张先生,我们商量商量。

张百川  (白)     商量什么?该钱不还,咱们打官司去。去衙门口说理去!

(周处上。)

周处   (白)     放手!

张百川  (白)     噢!周大爷!

周处   (白)     你为何这样拉拉扯扯?

张百川  (白)     周大爷,您不知道,她该钱不还,我拉她到衙门打官司去!

周处   (白)     你放手!她欠你多少银子?

张百川  (白)     她倒不欠我的。

周处   (白)     欠哪一个的?

张百川  (白)     她欠西街刘大官人的。

周处   (白)     却又来!冤有头,债有主,欠他的与你什么相干?

张百川  (白)     哎!周大爷,这话您不能这么说呀!天下人管的天下事,我管的是闲事呀!

周处   (白)     这一老人家过来,怎么欠了人家的债务不还?

田大娘  (白)     哎呀周大爷呀,你有所不知,老身独自一人,无依无靠,又身染重病,欠下刘大官人十两银子。周大爷,这宜兴地面山有猛虎,水内藏蛟,连年干旱,如今又天遂大雨,庄田淹没,我难以糊口,哪有银钱还债呀?张先生要拉我到衙门里去辩理。

周处   (白)     你就随他前去辩理,又待何妨啊?

田大娘  (白)     哎呀周大爷,想那衙门捕快班头与他俱有来往,我若前去,岂不吃亏呀?

周处   (白)     哦,原来如此,你不要着急,有周大爷在此无妨,我与你做主。

田大娘  (白)     哦,多谢周大爷做主。

周处   (白)     啊,过来,我来问你,你与他讨债有何凭证?

张百川  (白)     有字据为证啊。

周处   (白)     哦,有字据为证,好……拿来我看。

张百川  (白)     我说周大爷,您管这闲事干什么呀?您找地方歇会儿去好不好?

周处   (白)     拿来!

张百川  (白)     好,给您,周大爷。

(张百川露出银子又藏起,周处看见。)

周处   (白)     那是什么?

张百川  (白)     这是给西街刘大官人讨回的十五两银子。

周处   (白)     好,拿来我看看。

张百川  (白)     周大爷,银子您看它干什么?

周处   (白)     拿了过来!

张百川  (白)     唉!给您。

周处   (白)     嗯,这字据倒是不假。

张百川  (白)     哼,千年的字纸会说话,那假了还成?

周处   (白)     好,你回去对那刘大官人言讲,她所欠之银,记在某的名下。哎,这十五两纹银……

张百川  (白)     您交给我吧。

周处   (白)     唉!你周大爷我暂借一用啊!

张百川  (白)     周大爷……您这不是开玩笑吗?

周处   (白)     什么开玩笑啊。

张百川  (白)     周大爷,您这么一来就不够朋友啦!

周处   (白)     什么朋友?

(周处撕字据。)

周处   (白)     我打死你这狗奴才!

张百川  (白)     得啦……周大爷,您饶了我吧!

周处   (白)     我饶你不难,从今后你找不找她?

张百川  (白)     我……我不找了。

周处   (白)     你再若寻她讨债,被你周大爷知道了,定要你的狗命。

张百川  (白)     哎……我知道啦。

周处   (白)     快!与我走去!

张百川  (白)     我走……

             得,欠债没讨成,老本也赔上啦!

(张百川下。)

周处   (白)     喂,喂!你将这银子拿回家去买些柴米度日吧!

田大娘  (白)     哎呀……周大爷的银两我不敢要哇!

周处   (白)     哎,拿去无妨。

田大娘  (白)     这……

周处   (白)     哎,你怎么不爽快呀?

田大娘  (白)     多谢周大爷,周大爷可真是个好人哪!

(田大娘感激地边走边自言自语,下。凤点头。周处往下场门一望,往上场门一望,抖开扇子亮相。)

周处   (西皮散板)  堪笑他软的欺来硬的怕,

(周处指下场门,威武地晃动身子。)

周处   (西皮散板)  今日里周大爷教训与他。

(周处左手托髯口,边唱边往后退,右手翻扇子,归背后,左手随左转身抓褶子大向内扔,面向下场门亮相,得意地走下。)

【第四场】

(王浚穿烟色褶子、烟色高方巾、手拿折扇上,至九龙口向前望,望自己乔装改扮样子,亮相。)

王浚   (二黄摇板)  脱去了蟒袍换青巾,

             谁人知我是大臣。

             将身来在路旁等,

(王浚左手托髯,用扇向左指。)

百姓   (内白)    周大爷哪里去呀?

(王浚做听状。)

王浚   (二黄摇板)  我要教训这不肖的人。

(王浚用扇指上场门。凤点头。周处醉醺醺上,至九龙口抖袖亮相。)

周处   (二黄散板)  半世悠悠风尘困,

             老大徒悲暗伤情。

王浚   (白)     哎,怎生得了!

(周处抖扇向前亮相,王浚对天长叹,周处不解,向后扯步。)

周处   (二黄散板)  此人因何冲天恨!

王浚   (白)     哎!看来不成世道了。

(周处指王浚,撤步,看王浚。)

周处   (二黄散板)  为着何事气不平?

     (白)     喂!老头儿,请了……

(周处向王浚走近,强硬后觉失礼,改为顺言并拱手。)

王浚   (白)     请了。

(王浚还礼并打量周处。)

周处   (白)     你因何在此长叹哪?

王浚   (白)     你走你的路,我叹我的气,与你有什么相干?

周处   (白)     此话不是这样讲。

王浚   (白)     要怎样地讲?

周处   (白)     你在此长叹,又言不成世道,哦,想是你年纪老了,被人欺负,不妨说将出来,我与你分忧解愁。

(周处看王浚上下,向外指指腰间,向外亮相。)

王浚   (白)     多谢壮士的美意,我纵然说出来也无济于事。

(王浚向周处拱手,摆双手示意无办法。)

周处   (白)     哎,哪个欺负于你,只管讲来,某与你报仇雪恨。

王浚   (白)     壮士,你纵有侠义之心,只是我讲出来,你也奈何不得他。

周处   (白)     啊!老丈啊!

(凤点头。)

周处   (二黄散板)  俺生来铁骨与钢筋,

             惯打这人间抱不平。

             快把实言对某论,

             他就是真金刚,

     (白)     铁罗汉呐!

     (二黄散板)  也惧某三分。

(周处扇交左手,右手向外指,右手从胸前下缓攥拳,骑马式亮相,边唱边放下右手,接左手扇,右手伸三指亮相。)

王浚   (白)     壮士当真要问?

周处   (白)     要问。

王浚   (白)     我就对你实说了吧:我叹的是宜兴地面百姓好苦也。

周处   (白)     啊?这宜兴百姓苦从何来?

王浚   (白)     我叹的是这宜兴地面水旱俱已断绝,民不聊生,此地出了三害。

(一锣。王浚手出三指。)

周处   (白)     此地出了三害?我怎么就不知呢?但不知哪三害?

王浚   (白)     壮士若问,听了!

(王浚向周处拱手。)

周处   (白)     慢慢讲来!

(王浚转身,用扇暗指周处。)

王浚   (二黄慢板)  提起了这三害令人可恨,

             讲出来连壮士也要心惊。

周处   (白)     哎,我就是不怕,请问老丈这第一害?

(周处向外左手伸一指。)

王浚   (二黄原板)  第一害那南山出了猛虎,

(王浚撤步,周处向王浚指方向望去。)

周处   (白)     哦,这南山之上出了猛虎?

王浚   (白)     出了猛虎。

周处   (白)     这虎便怎么样呢?讲!

(周处左手指王浚。)

王浚   (二黄原板)  行路人遇着它难以逃生。

周处   (白)     哦!这虎如此凶恶,算得是第一害,请问老丈这第二害?讲!

(周处扇子交左手,右手伸二指。)

王浚   (二黄原板)  第二害它比那猛虎还狠!

(王浚用扇指前方,作惊恐状。)

周处   (白)     哦!

(周处走到左方怒指左上方。)

周处   (白)     第二害比那南山猛虎还狠么?

王浚   (白)     还狠呢!

周处   (白)     又是何凶物呢?讲!

王浚   (二黄原板)  长桥下又出了魔怪蛟精!

周处   (白)     哦!

(王浚看右前方,胆战地向左走,周处从王浚身后归右侧。)

周处   (白)     怎么,长桥之下又出了孽蛟!

王浚   (白)     出了孽蛟了!

周处   (白)     这蛟便怎样?

王浚   (白)     听了!

周处   (白)     讲!

(周处用扇指王浚。)

王浚   (二黄原板)  那孽蛟兴波浪庄田淹尽,

             吞行人覆舟船残害生灵!

周处   (白)     这孽蛟它如此的凶恶,算是一害。哎!老丈,我来问你这第三害?

(周处向右前方,抖动扇子朝台左伸三指高举。)

周处   (白)     讲!

(周处用扇指王浚。)

王浚   (二黄原板)  若论那第三害越发可恨,

             他比那南山的猛虎、长桥的孽蛟还狠十分!

周处   (白)     哦!怎么这第三害比那南山猛虎、长桥孽蛟还狠十分?

王浚   (白)     还狠十分!

周处   (白)     它又是何禽兽呢?

(周处用扇向左指,向右指。)

王浚   (白)     你慢慢地听着啊!

周处   (白)     讲!

(周处用扇向前指,王浚谨慎地靠近周处一步。)

王浚   (二黄原板)  第三害与虎蛟不能同论,

             他本是有须眉、有志量、雄赳赳、气昂昂,是一个有力之人。

周处   (白)     哦!怎么,这第三害是个有须眉的丈夫?

王浚   (白)     是个有须眉的汉子。

周处   (白)     哎,因何列在这三害之内呢?

王浚   (白)     一言难尽了。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只因他父早亡无人教训,

             因此上成下流作恶欺人。

周处   (白)     哦,但不知他做什么恶来呢?讲!

王浚   (白)     每日里在长街敲诈成性,

             又害得众百姓叫苦连声。

周处   (白)     啊!怎么,这厮他如此的凶恶,算的是三害!哎,老丈,那被害之家就不能告他么?

王浚   (白)     这,哎!壮士啊!

(王浚拱手。)

周处   (白)     讲!

王浚   (二黄原板)  被害家纵然想前去告禀,

周处   (白)     怎么样?

王浚   (二黄散板)  怕的是告不成大祸临身。

周处   (白)     扎……哇呀……

     (二黄散板)  听一言来火难忍,

             豪杰动了杀人心!

             这厮他叫何名姓?

(周处搂髯上步,右手用扇指。)

周处   (白)     我要扒他的皮!

     (二黄散板)  我抽了他的筋!

(周处扇子交左手,右手向下一划,上步,挥动右手,左手攥扇子亮相。)

王浚   (二黄散板)  我若是说出他名和姓,

             怕的是老残生就活不成。

周处   (白)     嘿!

     (二黄散板)  有某在此心放定,

             说出祸来某担承。

(周处左手拍腰,王浚颤惊地向两旁望。)

王浚   (白)     当真要问?

周处   (白)     要问。

王浚   (白)     我若说出来你不要吃惊哪!

周处   (白)     我不吃惊!

王浚   (白)     你不要害怕。

周处   (白)     哎!我不害怕。

王浚   (白)     如此你两厢看来!

周处   (白)     怎么?

王浚   (白)     两厢看来!

周处   (白)     两厢看来?哎!还看什么?

王浚   (白)     看来!

(王浚、周处分向两边张望。)

周处   (白)     老丈讲!

王浚   (白)     壮士听了!

(王浚转身,周处高举扇子侧耳细听,王浚以扇亮相。)

王浚   (二黄散板)  他姓周名处字子隐!

(周处闻言震惊,掉扇子,呆相亮相。王浚用扇指周处。)

王浚   (白)     如何!

     (二黄散板)  壮士闻言胆战惊。

周处   (白)     扎……哎呀!

     (二黄散板)  好一似霹雳当头震,

             心如刀割汗淋身。

             周处本是奇男子,

             如今三害有我的名。

             手摸胸膛自责问,

     (白)     哎!

(周处双手托髯,右手伸三指,看王浚,用手指脸,右手摸胸前,低头跺足捶胸,低头。)

周处   (二黄散板)  有何脸面在宜兴。

王浚   (二黄散板)  请问壮士名和姓?

周处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周处就是我的名。

(周处以髯挡脸,王浚故作惊怕欲跪,周处扶王浚。)

王浚   (二黄散板)  这是我一言错出唇,

             望壮士开大恩饶我残生!

(王浚拱手。)

周处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老丈不要胆怕惊,

             我自愧自怒自伤情。

(王浚欲跪,周处拦王浚,拱手,摆左手示意,双手托髯,悔恨跺左足。)

周处   (二黄散板)  老丈在此等一等,

王浚   (白)     哪里去?

(周处拱手,低头亮相,王浚向前拦住,周处拱手,脱褶子,向左回身亮相,王浚归右边。)

周处   (白)     老丈啊!

     (二黄散板)  我不除三害我不为人!

(周处左手伸三指,将髯口甩右臂上亮相,右臂托髯口抖向左边,转身抬左腿亮相,下。)

王浚   (白)     好哇!

(王浚点头,拾扇子,装入左袖口。)

王浚   (二黄散板)  看他此去自觉醒,

             要除三害在他身。

(王浚下。)

【第五场】

(幕内虎啸。九锤半接阴锣。虎形上,向下场门观看,转身两看,至台中,趴卧,用右爪抓地,左爪抓地,睡状。阴锣。虎形起身,奔下。)

周处   (内西皮导板) 郁郁苍茫烟雾罩,

(周处穿箭衣、手提宝剑上,四处张望,归中间。)

周处   (西皮散板)  日落红云断渔樵。

             耳旁听得虎声啸,

             且看英雄捣虎巢。

(急急风牌。虎形自下场门上。周处合剑搂虎形窜毛,虎形归上场门一边,周处归下场门一边,一挤,两挤。周处至台中后面,虎形在台前对峙。虎形猛扑向周处,周处一盖虎爪,踢虎形抢背亮相。虎形左右,周处左右推磨。虎形猛扑周处,周处让过虎形前爪,左手抓住虎尾,右手举剑亮相。虎形、周处走同搓步下。急急风牌。)

【第六场】

(水景。蛟形自下场门翻上,做潜水动作。周处自下场门上,做潜水动作。蛟形、周处碰面,蛟形扑周处,一扑、两扑、三扑。周处盖蛟形抢背。周处左手指蛟形,右手举剑,蛟形亮相。周处至台前,蛟形起身至下场门,转身扑周处,周处搂蛟形垛子扑虎。周处用剑按住蛟形,蛟形走地趴虎。周处从蛟形身上蹦过,蛟形起身,扑周处,周处刺蛟形抢背,蛟形败下,周处追下。)

【第七场】

(田大娘端酒壶上。)

田大娘  (西皮摇板)  周大爷遇不幸心痛难忍,

             在长桥祭奠他略表诚心。

     (白)     嗐!听说周大爷在南山之上除了猛虎,又在长桥之下与孽蛟搏斗,不幸与猛兽同归于尽,想那周大爷为我们这宜兴地面除害献身,怎么不令人痛心。我闻听此信,特备水酒,去长桥与他祭奠一番,略表寸心,就此走走。

(刘才、范老二同上。)

田大娘  (白)     你们往哪里去呀?

范老二  (白)     哎!我说老太太,你手提酒壶,一定是听说周处已死,前来庆贺吧?

田大娘  (白)     哎,想那周大爷为我们这宜兴地面除害献身,我是与他祭奠来了。

(张利上。)

张利   (白)     老掌柜的,我给你报喜来了。

刘才   (白)     我喜从何来呀?

张利   (白)     老掌柜的,那周处在南山之上打死猛虎,又到长桥之下与孽蛟搏斗了一天一夜,我亲自眼见,那江水白浪滔天,江水翻滚,忽上忽下,一阵旋风似的水柱冲天。猛然间,江水红了一大片,那周处到现在还在水里头没上来,还不是与孽蛟同归于尽了吗?

刘才   (白)     哦!那周处他当真死了么?

张利   (白)     他死了,活不了啦!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同笑)    啊哈……

田大娘  (哭)     哎!周大爷呀……

刘才   (白)     列位,那周处已死,三害已除,此乃我们宜兴地面大喜之事,我们大家理应庆贺一番。

田大娘  (白)     哎!想那周大爷为我们地方除害,献身而死,不来祭奠,反而庆贺,真真不通人情啊!

范老二  (白)     老掌柜的,您别理这老家伙,她不懂事。

刘才   (白)     哎呀!周处死了,我们谢天谢地。

张利   (白)     当谢天地。老掌柜的,咱们就在这长桥摆酒庆贺吧。

刘才   (白)     好……看酒来。

             这头杯酒,庆贺南山猛虎绝迹;这二杯酒,庆贺长桥的孽蛟永不复生;这三杯酒……

(周处左手提蛟头、右手提宝剑自下场门上,侧听。)

范老二  (白)     列位厅我说两句吧。那周处比猛虎还凶,比孽蛟还恶,老天特命蛟、虎下界,来要那周处的命来了!

周处   (白)     啊!

(周处一惊,将蛟头扔向下场门,宝剑落地。)

田大娘  (白)     啊!周大爷不曾死,谢天谢地!啊!谢谢周大爷为我们除害呀!

(周处进退两难,非常尴尬。)

刘才   (白)     啊!周大爷,你灭虎斩蛟此功非小,来、来、来,看酒来,周大爷,请饮这杯庆功酒!

周处   (白)     哎!列位之言某已听得明白,虽然蛟、虎已除,周处之罪难恕矣。

     (西皮散板)  不如提剑自刎了,

(王浚引四文堂、家院同上。)

王浚   (西皮散板)  壮士轻生为哪条?

     (白)     啊,壮士,闻听你灭虎斩蛟,为宜兴地方除害,为何行此短见?

周处   (白)     大人哪里知道,是俺周处平日作恶多端,乡里气氛难平!

王浚   (白)     壮士哪里话来,只要你知过赎罪,乡里定能宽恕。

周处   (白)     哎!惭愧。

王浚   (白)     壮士,这有一物,你拿去看来。

(王浚将扇交与周处。)

周处   (白)     啊!你可是教育与我的老先生么?

(周处拱手。)

王浚   (白)     贤侄啊,老夫王浚,曾与你父交好甚厚,因你父丧失教,横行乡里,今灭虎斩蛟为宜兴除害,此功非小,但愿你痛改前非,立志报国。

周处   (白)     呀!

     (二黄散板)  一席话说得我羞愧难尽,

             蒙大人不加罪反赞不绝声。

             众乡亲把酒河边来庆幸,

             都道俺葬波涛,

     (二黄二六板) 命丧残生。

             想到此我心中又愧又恨,

             想到此一阵阵汗如雨淋。

             恨只恨父早亡无人教训,

             恨只恨每日里佯狂纵酒,敲诈百姓,打下了各行的常例银,到如今名列三害大罪在身,叫我是怎样为人?

(周处双手扔髯,看众人,做羞愧状。)

周处   (二黄原板)  想到此不容某不速觉猛醒,

             想到此我就该改过自新。

             我这里再与大人来论,

     (白)     大人哪!

     (二黄散板)  俺周处要访名师我改学好人。

(周处双手施礼。)

周处   (白)     俺要去往京城,投访名师以求深造,就此拜别了。正是:

     (念)     多谢大人将我教,周处悔悟在今朝。

王浚   (念)     此去京城身保重,

刘才、
张利、
范老二、

田大娘  (同念)    为民除害是英豪。

(刘才、张利、范老二、田大娘同伸拇指向周处赞扬。尾声。四文堂、刘才、张利、范老二、田大娘分两排归上场门站一边,周处在左拱手亮相,王浚在右亮相。)
(完)


浏览次数:17568 ┊ 字数:1087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