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桑园会》

主要角色
秋胡:老生
罗敷:旦
秋母:老旦

《桑园会》梅兰芳饰罗氏
《桑园会》梅兰芳饰罗氏
情节
战国时,鲁人秋胡,在楚为官,因离家日久,辞王别驾,返里省亲。其妻罗敷,养蚕奉母,夫妻相会于桑园。秋胡疑妻不贞,试加调戏;罗敷坚意不从,设计脱身。待到秋胡至家,罗敷方知乃是其夫,忿然欲自尽,经秋母解劝,夫妻言归于好。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马力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37.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引秋胡同上。)

秋胡   (引子)    归心似箭,辞王驾,转回故园。

     (念)     抛别家乡二十春,千里迢迢无信音。尽得忠来难孝义,晨昏甘旨少奉亲。

     (白)     下官,姓秋名胡,乃鲁国人也。在楚国为官,官居光禄大夫。是我辞王别驾,告归故里。行了数日,离家不远,须速趱行。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秋胡   (白)     看衣更换!

四青袍  (白)     啊!

(秋胡换衣。)

秋胡   (白)     退下!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同下。)

秋胡   (白)     正是:

     (念)     一心忙似箭,哪怕路遥远!

     (西皮原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虽然楚国为官好,

             常有思家一片心。

             无心观看路旁景,

             披星戴月转家门。

(秋胡下。)

【第二场】

(罗敷上。)

罗敷   (引子)    愁锁双眉,习针凿,奉养高堂。

     (诗)     儿夫一去不归家,

             婆媳双双度日华;

             盼断关山空流泪,

             望穿秋水徒自嗟。

     (白)     奴家,罗敷。配夫秋胡,往楚国求官,一去二十余载,杳无音信。婆媳在家养蚕度日。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到桑园采桑便了。

             啊婆婆!

秋母   (内白)    做什么?

罗敷   (白)     媳妇要到桑园采桑,婆婆好生看守门户。

秋母   (内白)    早去早回!

罗敷   (白)     晓得。

             出得门来,好天气也!

     (西皮慢板)  三月里天气正艳阳,

             手提着竹篮去采桑。

             老婆婆两鬓如霜降,

             好一似风烛瓦上霜。

     (白)     来此已是桑园,不免采桑便了!

     (西皮二六板) 自古男耕女织纺,

             莫把黄金用斗量。

             头上整整青丝发,

             足下蹬蹬布鞋帮。

             移步来在桑田上,

     (白)     呀!

     (西皮摇板)  惊动了雀鸟乱飞扬。

秋胡   (内白)    马来!

(秋胡上。)

秋胡   (西皮流水板) 秋胡打马奔家乡,

             行人路上马蹄忙。

             坐立雕鞍用目望,

             见一妇人手攀桑。

             前影好似罗敷女,

             后影好像我妻房。

             本当下马来相认,

             错认了民妻罪非常。

     (白)     且住!那桑园内的妇人,好似我妻罗敷模样,夫妻分别二十余载,怎好上前相认?

(秋胡想。)

秋胡   (白)     哦,有了,不免下马问来。

(秋胡下马。)

秋胡   (白)     啊,娘行请了!

罗敷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耳边厢听得人声嚷,

             举目抬头四下张。

             阳关大道人来往,

             见一客官在道旁。

     (白)     啊客官,敢是失迷路途?

秋胡   (白)     并非失迷路途,乃是找名问姓的。

罗敷   (白)     但不知问的是哪一家呢?

秋胡   (白)     此地有一秋胡,大嫂可知么?

罗敷   (白)     客官问他做甚?

秋胡   (白)     我与秋胡有八拜之交,托我带来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罗敷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来心暗想,

             背转身来谢上苍。

             二十年前分别往,

             今日才有信还乡。

     (白)     啊客官,那秋胡离我家不远,你将书信交于奴家,与他带去就是。

秋胡   (白)     且慢!那秋胡言道,书信要面交本人。

罗敷   (白)     若不见本人呢?

秋胡   (白)     原书带回。

罗敷   (白)     你方才言道,与秋胡有八拜之交,你可知他家中有些什么人?说得明白,奴家放桑不采,领你前去。

秋胡   (白)     大嫂听了!

     (西皮流水板) 站立在桑园把话讲,

             尊声大嫂听端详:

             家住鲁国古田桑,

             姓秋名胡字高翔。

             他父名叫秋祖望,

             二十年前早已亡。

             他母今年六旬上,

             白发孀居在高堂。

             他妻本是罗敷女,

             二十年来守空房。

             这是秋兄对我讲,

             并无虚言哄娘行。

罗敷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来不虚谎,

             果然是我夫信到乡。

             罗敷忙把这桑田下,

             整整乌云抖衣裳。

             客官休笑奴莽撞,

             书信拿来看端详。

秋胡   (白)     且慢!但不知大嫂是他家什么人?

罗敷   (白)     客官哪!

     (西皮流水板) 客官休要问其详,

             秋胡是奴儿夫郎。

             奴家就是罗敷女,

             只为家贫来采桑。

秋胡   (西皮散板)  听她言来喜心上,

             果然我妻在田桑。

罗敷   (白)     啊客官,本当请到寒舍,怎奈房屋窄小,不是待客之所。有日丈夫回来,自当登门叩谢。

秋胡   (白)     且住!想我秋胡离家日久,不知她的贞节如何?也罢!看四下无人,不免调戏她一番,看她贞节如何。

(秋胡向罗敷。)

秋胡   (白)     啊大嫂,卑人有句言语,不好启齿。

罗敷   (白)     客官有话请讲。

秋胡   (白)     大嫂听了!

     (西皮导板)  秋胡他把良心丧!

罗敷   (白)     住了!他丧良心不丧良心,与你什么相干?快快拿书信来呀!

秋胡   (白)     大嫂哇!

     (西皮原板)  他在那楚国配了鸾凰。

             我劝他回家他不往,

             撇下了大嫂守空房。

             你好比皎月

     (西皮二六板) 空明亮,

             又好比黄金土内埋藏,

             你好比鲜花无人赏,

             卑人好比采花郎。

             桑园之内无人往,

             学一个神女配襄王。

罗敷   (白)     唗!

     (西皮快板)  客官说话不思量,

             奴家有言听端详,

             既与儿夫同来往,

             为何心下起不良?

秋胡   (西皮快板)  大嫂把话错来讲,

             卑人言来听端详,

             男儿无妻家无主,

             女子无夫室无梁。

             大嫂若肯同我往,

             学一个织女会牛郎。

罗敷   (白)     唗!

     (西皮快板)  狂徒把话错来讲,

             调戏民妇罪非常。

             奴本清白人家女,

             并非风流荡妇行。

             有书快把书献上,

             无书早早离田桑。

             再若胡言乱语讲,

             管教你贪花的浪子死无下场!

秋胡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心欢畅,

             果然为我守空房。

     (白)     且住!说了半日,并无半点春心。也罢,不免取出黄金一锭,再试她一试。

(秋胡向罗敷。)

秋胡   (白)     啊大嫂,这有黄金一锭,你看四下无人,卑人只求片刻之欢,大嫂,你就收下了吧。

罗敷   (白)     住了!

     (西皮流水板) 任你百般风流样,

             奴本是铜打铁心肠。

             低下头来心暗想,

     (白)     啊有了。

(罗敷向秋胡。)

罗敷   (白)     你看那旁有人来了!

秋胡   (白)     在哪里?

罗敷   (白)     在那里!

     (西皮散板)  将身跳出是非场。

(罗敷下。)

秋胡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好个贞洁女娘行,

             她的烈性世无双。

             黄金不要抽身往,

             急忙回家奉高堂。

(秋胡下。)

【第三场】

(秋母上。)

秋母   (西皮流水板) 乌鸦不住叫喳喳,

             叫得老身心如麻。

             看看日落西山下,

             不见媳妇转还家。

(罗敷上。)

罗敷   (西皮摇板)  心忙意乱归家下,

             见了婆婆说根芽。

     (哭)     喂呀婆婆呀!

秋母   (白)     啊!媳妇今日回来,为何这等模样?

罗敷   (白)     哎呀婆婆呀!媳妇去到桑园采桑,遇一狂徒呵!

     (西皮摇板)  一马来在桑田下,

             花言巧语把话搭。

秋母   (白)     他讲些什么?

罗敷   (白)     他说与你儿有八拜之交,带有书信回来。

秋母   (白)     你就该问他要书呀!

罗敷   (白)     媳妇也曾问他要书,谁想那贼呵!

     (西皮摇板)  三番两次来戏耍,

秋母   (白)     啊!你可曾从了他呀?

罗敷   (白)     哎呀婆婆呀!媳妇若是从了他,也就不回来禀告婆婆了!

     (西皮摇板)  立志守节岂从他!

秋母   (西皮流水板) 听罢吾儿这席话,

             不由老身咬银牙。

             贼子好比脱缰马,

             我儿贞节果不差。

     (白)     儿呀,不必啼哭,后面收拾茶饭去吧。

罗敷   (白)     是。

     (哭)     喂呀!

(罗敷下。)

秋母   (白)     狂徒哇!

     (西皮摇板)  若是我儿在家下,

             定然将你送官衙!

(秋胡上。)

秋胡   (西皮流水板) 秋胡打马回家下,

             柳荫深处是吾家。

             去时杨柳不多大,

             归来杨柳尽发芽。

             甩蹬离鞍下了马——

秋母   (白)     嗐,我把你这胆大的狂徒哇!

秋胡   (西皮流水板) 高堂上怨坏老白发。

             走近前来忙跪下,

             儿是秋胡转回家。

秋母   (西皮流水板) 官长说话言忒差,

             不该错认老白发。

             我儿本是书生样,

             为何有胡须口上加?

秋胡   (白)     母亲哪!

     (西皮流水板) 打罢春来又转夏,

             日月如梭增年华。

             少年子弟江湖老,

             老母青丝转白发。

秋母   (白)     哦,你是秋胡?

秋胡   (白)     儿是秋胡。

秋母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既是秋胡回家下,

             骨肉团圆享荣华。

秋胡   (白)     母亲请上,待孩儿大礼参拜!

秋母   (白)     不用拜了。

秋胡   (白)     多谢母亲!

秋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秋胡   (白)     谢坐!

秋母   (白)     儿呀,你在楚国官居何职?

秋胡   (白)     身为光禄大夫之职。

秋母   (白)     哎呀呀,待我谢天谢地!

秋胡   (白)     当谢天地。

秋母   (笑)     哈哈哈……

秋胡   (白)     啊母亲,儿回来多时,怎么不见你那儿媳,她往哪里去了?

秋母   (白)     哎呀,不是你提起啊,我倒忘怀了。方才从桑园回来,到后面收拾茶饭去了。待我叫她出来,你夫妻相会。

秋胡   (白)     不要叫她。

(秋母向内。)

秋母   (白)     我儿快来!

罗敷   (内白)    来了!

(罗敷上。)

罗敷   (西皮摇板)  闺阁贞节不虚假,

             树正哪怕日影斜。

     (白)     婆婆何事?

秋母   (白)     你丈夫回来了,上前相见。

罗敷   (白)     丈夫在哪里?丈夫在哪里?

(罗敷进门见秋胡。)

罗敷   (白)     唗!

     (西皮摇板)  一见狂徒怒气发,

             不该桑园调戏咱。

             堂前拜别婆婆驾——

(罗敷下。)

秋母   (白)     哎呀儿啊!你夫妻见面,为何这等模样啊?

秋胡   (白)     哎呀母亲哪!此事一时也难细讲。你媳妇去到后面,必寻短见,母亲快快前去看来。

秋母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烈火发!

(秋母下。)

秋胡   (白)     嗐!

     (西皮摇板)  大不该在桑园调戏她。

(秋胡下。)

【第四场】

(罗敷上。)

罗敷   (白)     且住!指望丈夫回来,荣耀门庭;谁知他在桑园调戏于我。我若失节,岂不做了刀头之鬼?也罢,不免拜谢婆婆养育之恩,行个自尽了吧!

     (西皮摇板)  对着前堂忙拜定,

             拜谢婆婆养育恩。

             在腰间解下了丝罗带——

(罗敷上吊。秋母、秋胡同上。)

秋胡   (白)     哎呀!

(秋胡急放罗敷。)

秋母   (白)     媳妇醒来!

罗敷   (西皮摇板)  三魂渺渺归泉井,

             七魄迷迷又还魂。

             猛然间睁开昏迷眼,

     (哭)     喂呀婆婆呀!

     (西皮摇板)  为何救儿的命残生?

秋胡   (白)     啊娘子,千不是,万不是,俱是卑人的不是。还要看在夫妻的情分哪。

罗敷   唗!

     (西皮摇板)  我和你有什么夫妻情分?

             你本是狼心狗肺的人!

秋胡   (笑)     哈哈哈……

秋母   (西皮流水板) 一个喜来一个恨,

             倒教老身解不明。

             开言便把媳妇问,

             一一从头说分明。

罗敷   (白)     婆婆呀!

     (西皮流水板) 婆婆有所不知情,

             媳妇言来听分明:

             强盗一去无音信,

             我为他守节到如今。

             桑园现出金一锭,

             把我当作下贱人。

             因此回房行自尽,

             只愿一死我不愿生。

秋母   (西皮流水板) 听罢言来怒气生,

             骂声无义小畜生。

             自从一别无音信,

             她为你守节到如今。

             桑园相会理当认,

             不该现出马蹄金。

             怪不得媳妇行自尽,

             你是忘恩负义人!

秋胡   (白)     母亲哪!

     (西皮流水板) 母亲有所不知情,

             水有源头树有根:

             孩儿一马桑园进,

             夫妻见面认不清。

             孩儿试她的贞烈性,

             因此现出了马蹄金。

             千差万错儿不正,

             情愿与她赔个小心。

秋母   (白)     好,快去!

秋胡   (白)     是!

     (西皮摇板)  母亲吩咐儿遵命,

罗敷   (哭)     喂呀……

秋胡   (西皮摇板)  佯瞅不睬藐视人。

             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是秋胡礼貌轻。

             走向前来忙跪定,

(秋胡欲跪。)

秋胡   (白)     哎!

     (西皮摇板)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岂肯低头去跪妇人!

秋母   (白)     唔!

     (西皮流水板) 说什么膝下有黄金,

             她的孝道比你深。

             上前去行个夫妻礼,

             一来赔罪二谢恩。

秋胡   (西皮摇板)  走向前来礼恭敬,

     (白)     唉!

     (西皮摇板)  将身跪在地埃尘。

秋母   (白)     儿啊,这条腿为何不跪?

秋胡   (白)     母亲,孩儿一路受了风寒,这条腿是跪不得了。

秋母   (白)     为娘专治你这风寒腿。着打!

秋胡   (白)     哎呀,好了!

     (西皮摇板)  高堂老母你孝敬,

             一来赔罪我二谢恩。

秋母   (白)     啊媳妇,你丈夫与你赔礼,你就认下了吧!

罗敷   (西皮摇板)  罗敷女越思越伤心,

             尊声婆婆听分明:

             黄泉路上心已定,

             不愿再见无义人!

秋母   (西皮摇板)  媳妇不把丈夫认,

             为娘跪在地埃尘。

秋胡   (白)     母亲请起。

(秋胡欲起。)

秋母   (白)     跪下!

(秋母用拐杖压在秋胡头上。)

罗敷   (白)     婆婆请起。

     (西皮摇板)  婆婆请起儿遵命,

             用手搀起无义人。

秋胡   (西皮摇板)  多谢娘子开了恩,

(秋胡起。)

秋胡   (西皮摇板)  老爷跪夫人我不算丢人!

     (白)     孩儿请得官诰,母亲后面上香。

秋母   (白)     打扫祖先堂,待为娘上香。

秋胡   (白)     正是:

     (念)     秋胡离家二十年,

秋母   (念)     盼得为娘两眼穿。

罗敷   (念)     今日夫妻重相见,

秋母、
罗敷、

秋胡   (同念)    一家骨肉永团圆。

秋母   (白)     媳妇!

罗敷   (白)     婆婆!

秋母   (白)     我儿!

秋胡   (白)     母亲!

秋母   (白)     随娘来呀,哈哈哈……

(秋母下。秋胡大声。)

秋胡   (白)     回来!

罗敷   (白)     做什么?

秋胡   (白)     方才在母亲面前,那样不依不饶,是何道理?

罗敷   (白)     哼!我若不看在母亲的面上,定不与你甘休!

秋胡   (白)     如此说来,我就要啊——

罗敷   (白)     要怎样?

秋胡   (白)     要——

(罗敷逼近。)

罗敷   (白)     要怎样?

秋胡   (白)     要——

(秋胡跪。)

罗敷   (白)     你也不怕失了你的官体!

(秋胡起。)

秋胡   (笑)     哈哈哈……

(秋胡、罗敷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821 ┊ 字数:5597 ┊ 最后更新:2009年06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