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桑园会》(一名:《秋胡戏妻》;一名:《马蹄金》;一名:《辞楚归鲁》)

主要角色
秋胡:老生
罗氏:正旦
秋母:老旦

《桑园会》梅兰芳饰罗氏
《桑园会》梅兰芳饰罗氏
情节
考此剧即《列女传·秋胡妇》故事。传载鲁秋胡子,纳妻五日而宦于陈,后归,未至家,见路旁一美妇采桑,悦之,下车谓曰:力田不如逢年,采桑不如见郎,吾有金一蹄,愿馈夫人。妇不受而去。秋胡归,母呼其妇出,乃即采桑妇也。秋胡子惭,妇数秋胡之罪,而自投于河。按剧本与传载稍有出入,其相异之点有三:如一为宦陈,一则宦楚;一为秋胡但知悦路旁美妇人,一则疑为已妇,而故试探之;一为投河竞死,一则自缢获救。案陈,即今河南陈州,其地当时或已属楚,亦未可知,是二而一也。不知为妻与疑其为妻,相去本在毫发之间,而调戏则一也。是虽异而实同。惟考时传记载,均称秋胡女因此致死,而秋胡子,即以妇死之故,而为后世引为轻薄之戒。然则所讹者,惟女不死之问题耳。噫,晚近世风不古,一般庸夫俗妇之心理,皆以一死为凶,安知非编剧者,有鉴于此,而故予以不死,以劝励薄俗耶。

注释
此剧多流水快板,须生、青衫均重在唱工,而须生尤须唱得流转如意。飘飘然有逸致,方佳。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引秋胡上。)

秋胡   (引子)    归心似箭,辞王驾,转回家园。

     (念)     秋胡离家二十春,千里迢迢无信音。世上若得全忠孝,臣报君恩子奉亲。

     (白)     下官姓秋名胡,字高强,乃鲁国人氏。在楚国为官,官居光禄寺大夫。只因离家日久,不知老母妻室,怎生度日?为此辞王别驾,回家祭祖。

             来,看衣衾换。

(秋胡换衣。)

秋胡   (白)     带马。

(四青袍下。)

秋胡   (西皮快三眼) 一日离家一日生,

             好似孤雁宿寒林。

             尽得忠来难尽孝,

             靴尖不离午朝门。

             虽然楚国为官好,

             还有思家一片心。

             无心观看路旁景,

             披星戴月转家门。

(秋胡下。)

【第二场】

(罗氏上。)

罗氏   (引子)    愁锁眉梢,每日里,奉养年高。

     (念)     儿夫一去未归家,婆媳双双度日华。望穿两眼空流泪,斜依门前盼天涯。

     (白)     奴家罗氏女,配夫秋胡,去往楚国求官,一去二十余载,并无音信回来。婆媳二人,采桑度日。今乃桑园桑枝茂盛,不免前去采桑便了。待我奉告婆婆知道。

             呀,婆婆,

秋母   (内白)    作什么?

罗氏   (白)     媳妇去往桑园采桑,婆婆好生看守门户。

秋母   (内白)    媳妇儿,早去早回。

罗氏   (白)     媳妇知道。

             呀,出得门来,好天气也!

     (西皮慢板)  三月里天气正艳阳,

             手提勾篮去采桑。

             老婆婆两鬓如霜降,

             织麻纺线度日光。

     (白)     来此已是桑园,不免采桑便了。

     (西皮二六板) 自古道男耕女织纺,

             莫把黄金用斗量。

             在头上整整青丝发,

             身上抖抖旧衣衫。

             腰中紧紧丝罗带,

             足下蹬蹬破鞋袜。

             轻轻奴把桑枝上,

             惊动了蝴蝶乱飞扬。

(秋胡上。)

秋胡   (西皮流水板) 秋胡打马奔家乡,

             行人路上马蹄忙。

             坐在刁鞍用目望,

             见一位大嫂手攀桑。

             前影好似罗氏女,

             后影好似我妻房。

             本当下马将妻认,

     (白)     且慢。

     (西皮流水板) 错认民妻错非常。

     (白)     且住,看那旁好像我妻子模样,本当向前相认,又恐错认民妻,这便怎么处?待我下马问来。

             大嫂请了,

罗氏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耳边厢听得人喧嚷,

             举目抬头看端详:

             阳关大道人来往,

             见一客官在路旁。

     (白)     客官,敢是迷失路途?

秋胡   (白)     阳关大道,哪有迷失路途?乃是找名问姓的。

罗氏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秋胡   (白)     请问大嫂,此处有一秋胡,住在何处?

罗氏   (白)     呀,客官,此人就在前面。问他则甚?

秋胡   (白)     我与他有八拜之交,带来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罗氏   (西皮流水板) 听一言来喜洋洋,

             口内不住谢上苍。

             二十年前分别往,

             今日才得信回乡。

     (白)     呀,客官,秋胡离我家不远,将书信留下,我与他带回就是。

秋胡   (白)     秋兄言道:书信要面交本人,

罗氏   (白)     若不是本人呢?

秋胡   (白)     原书带回。

罗氏   (白)     呀,客官,你与秋胡有八拜之交。可将他家中之事,说得一字不错,奴家放桑不采,送你前去。

秋胡   (白)     大嫂听了:

     (西皮快板)  站立在桑田把话讲,

             尊一声大嫂听端详:

             秋兄家住鲁国古田桑,

             姓秋名胡字高强。

             他父名叫秋祖旺,

             二十年前早已亡。

             他母柯氏六旬上,

             白发孀居在高堂。

             他妻名唤罗氏女,

             留下裙钗守空房。

             临行送回阳关上,

             叮嘱言语记心旁:

             此去若登龙虎榜,

             急忙修书转回乡。

             这是秋兄对我讲,

             并无风言哄娘行。

罗氏   (白)     呀,

     (西皮快板)  听他言来无虚谎,

             果是儿夫结义行。

             罗氏女忙把桑田下,

             整整青丝抖衣衫。

             回首便把客官叫,

             你拿书来我回乡。

秋胡   (白)     大嫂,你要书信。你是秋兄什么人?

罗氏   (白)     客官呀,

     (西皮快板)  客官不必问其详,

             奴与秋胡配鸳鸯。

             二十年前分别往,

             奴家每日奉高堂。

             婆婆白发如雪降,

             只为家贫来采桑。

秋胡   (西皮快板)  听她言来心欢畅,

             果然我妻来采桑。

     (白)     唉呀,且住:想我秋胡,离家二十余载,不知她贞节如何?看这桑田,四下无人,我不免调戏她一番,就是这个主意。

罗氏   (白)     客官,本当请到舍下待茶,奈房屋窄小不是待客之所。有日丈夫回来,登门叩谢。

秋胡   (白)     谢倒不用谢,卑人有几句言语,你且听了:

罗氏   (白)     客官请讲。

秋胡   (白)     大嫂呀,

     (西皮导板)  秋胡他把良心丧,

罗氏   (白)     住了!他丧良心不丧良心,与你什么相干?

秋胡   (白)     大嫂呀!

     (西皮原板)  他在那楚国配鸳鸯。

罗氏   (白)     你要放老实些!

秋胡   (西皮原板)  劝他回家他不往,

罗氏   (白)     不回来就罢。

秋胡   (西皮原板)  撇下了大嫂守空房。

             你好比明月空放亮,

     (西皮二六板) 你好比明珠土内藏。

             你好比鲜花空开放,

             卑人好比采花郎。

             大嫂若是从勾挡,

             我和你织女配牛郎。

罗氏   (白)     唗!

     (西皮摇板)  客官说话欠思量,

             胡言乱语罪非常。

             既与儿夫结金兰,

             不该起下此心肠。

             有书快把书呈上,

             无书快快出田桑。

             你若在此胡言讲,

             恶言恶语骂一场!

秋胡   (西皮快板)  大嫂不是这样讲,

             卑人言来听端详:

             男儿无妻家无主,

             女子无夫房无梁。

             阳关大道无人往,

             学一个仙女会襄王。

罗氏   (西皮快板)  客官早早出田桑,

             奴本是大户人家女娘行。

             你在胡言多乱讲,

             管教你披枷带锁无有下场!

秋胡   (西皮摇板)  好个贞节女娘行,

             果然守节世无双。

     (白)     哎呀,且住:调戏了她半日,并无半点春心,这便怎么?有了,不免取出马蹄金一锭,倒要试试她的贞节!

             呀,大嫂,这里有马蹄金一锭,拿回家去,你婆媳度日。卑人图一时之欢乐,你意如何?

罗氏   (白)     唗!

     (西皮摇板)  任你说得风流样,

             奴本是铜打铁心肠。

             低下头来暗思想,

     (白)     有了。

             客官,那旁有人来了。

秋胡   (白)     来在哪里?

罗氏   (白)     在那里!

     (西皮摇板)  将身跳出是非场。

(罗氏下。)

秋胡   (西皮摇板)  好个贞节女娘行,

             论理可挂贞节坊。

             黄金不要抽身往,

             急忙回家奉高堂。

(秋胡下。)

【第三场】

(秋母上。)

秋母   (西皮流水板) 乌鸦不住叫呱呱。

             叫得老身心内麻。

             眼看红日落西下,

             不见媳妇转回家。

(罗氏上。)

罗氏   (白)     呀,

     (西皮摇板)  将身来在草堂下,

             见了婆婆说根芽。

     (白)     哎呀,婆婆。

秋母   (白)     媳妇为何这等模样?

罗氏   (白)     婆婆呀,媳妇去往桑田采桑。来了一狂徒,调戏媳妇,故来迟了。娘呀!那贼徒,

     (西皮摇板)  一马来在桑田下,

             胡言乱语把话答。

秋母   (白)     他讲些什么?

罗氏   (白)     他言道,与你儿子下书的。

秋母   (白)     你就该问他要书才是。

罗氏   (白)     媳妇问他要书,谁想那贼徒,

     (西皮摇板)  三番两次来戏耍,

秋母   (白)     媳妇,你可允他没有?

罗氏   (白)     哎呀,婆婆呀!媳妇若是应允他,也不回来禀告婆婆知道。吓……

     (西皮摇板)  守节立志岂从他!

秋母   (白)     媳妇不要啼哭,后面收拾茶饭去罢。

罗氏   (白)     遵命。

(罗氏下。)

秋母   (白)     好狂徒呀!

     (西皮快板)  手指狂徒高声骂,

             气得老身咬刚牙。

             若是我儿在家下,

             定把狂徒送官衙。

(秋胡上。)

秋胡   (白)     马来!

     (西皮快板)  扬鞭催动能行马,

             杨柳深处是我家。

             去时杨柳不多大,

             回来不觉两交加。

             扳鞍离蹬下了马,

秋母   (白)     好狂徒呀!

秋胡   (西皮快板)  高堂上坐定老白发。

             走上前来忙跪下,

             儿是秋胡转回家。

秋母   (西皮快板)  客官免礼请坐下,

             休要错认年迈妈。

             我的儿本是书生样,

             为何项上长了须发?

秋胡   (西皮快板)  打罢春来又转夏,

             春夏秋冬日月华。

             少年子弟江湖老,

             老母青丝转白发。

秋母   (白)     你是我儿秋胡回来了?

秋胡   (白)     正是。

秋母   (白)     快快起来。

     (笑)     哈哈……

     (西皮快板)  怪不得昨晚灯花炸,

             今日喜鹊叫喳喳。

             原来我儿回家下,

             好似枯树重发芽。

秋胡   (白)     母亲请上,待孩儿拜见!

秋母   (白)     一路而来,多受风霜,不拜也罢。

秋胡   (白)     恕孩儿久离膝下,少奉甘旨,母亲恕罪。

秋母   (白)     只行常礼,一旁坐下。

秋胡   (白)     谢坐。

秋母   (白)     去往楚国求官,官居何职?

秋胡   (白)     儿居光禄大夫之职。

秋母   (白)     哦呵呀,我儿做了光禄大夫。待为娘谢天谢地!

秋胡   (白)     当谢天地!

(秋胡看。)

秋母   (白)     我儿看些什么?

秋胡   (白)     孩儿回来,为何不见你那贤德媳妇,往哪里去了?

秋母   (白)     我倒忘怀了,我唤她出来,你夫妻相会。

秋胡   (白)     母亲不要唤她。

秋母   (白)     呀,媳妇儿快来呀!

罗氏   (内白)    来了!

(罗氏上。)

罗氏   (西皮摇板)  谨守闺门无处假,

             树正哪怕日影斜。

     (白)     婆婆何事?

秋母   (白)     恭喜我儿!

罗氏   (白)     喜从何来?

秋母   (白)     你丈夫回来了,上前相见。

罗氏   (白)     是。

             官人在哪里?官人在哪里?

秋胡   (白)     在这里。

罗氏   (白)     唗!

     (西皮摇板)  一见强盗做事差,

             你在桑园调戏咱。

             草堂拜别婆婆驾,

             不如一死染黄沙。

(罗氏下。)

秋母   (白)     哎呀,儿呀!你夫妻相会,一言不答,回到后面所为何事?

秋胡   (白)     哎呀,母亲呀!一时难分明白,恐她后面自尽,母亲快快赶上前去!

秋母   (西皮导板)  平地生烟烈火发,

     (白)     慢走,慢走!

(秋母下。)

秋胡   (西皮摇板)  大不该在桑园调戏于她。

(秋胡下。)

【第四场】

(罗氏上。)

罗氏   (白)     哎呀,且住:指望儿夫回来,荣宗耀祖;谁知狂徒,反在桑园调戏于我,我若从了他岂不做了刀头之鬼。也罢,不免拜谢婆婆养育之恩,寻个自尽了罢!

     (西皮摇板)  对着上房深深拜,

             拜谢婆婆养育恩。

             腰间解下丝罗带,

             倒不如一死丧残生。

(秋母、秋胡同上。)

秋母   (白)     媳妇醒来!

罗氏   (西皮导板)  三魂渺渺归了阴,

秋胡   (白)     救苦救难!阿弥陀佛!

罗氏   (西皮摇板)  七魄悠悠又还魂。

             猛然间睁开昏花眼,

     (白)     婆婆呀!

     (西皮摇板)  为何救我命残生?

秋胡   (白)     娘子,千不是,万不是,是卑人不是。那,那,还要看在夫妻之情呢!

罗氏   (白)     呸!

     (西皮流水板) 我和你有什么夫妻分?

             谁认你狼心狗肺人!

秋胡   (笑)     哈哈……

秋母   (白)     啊?

     (西皮流水板) 一个喜来一个恨,

             倒叫老身解不明。

             我的儿因何寻自尽?

             一一从头说与娘听。

罗氏   (白)     婆婆呀!

     (西皮二六板) 婆婆有所不知情,

             媳妇言来听分明:

             自他一去无音信,

             媳妇守节到如今。

             在桑田献出黄金锭,

(秋胡作揖。)

秋母   (白)     作什么?下去!

罗氏   (西皮二六板) 胡言乱语说不清。

             媳妇若是因情顺,

             岂不一刀命归阴?

             因此小房寻自尽,

             情愿一死不愿生。

秋母   (西皮流水板) 听她言来语有因,

             骂声秋胡小畜生:

             居官之人行不正,

             不该桑园献黄金。

             千不是来儿不是,

             看你是个负义的人!

秋胡   (白)     母亲呀!

     (西皮流水板) 老母在上容儿禀,

             水有源流树有根:

             孩儿打马桑田进,

             夫妻们见面,认也认不真。

             孩儿试她杨花性,

             因此桑园献黄金。

             千错万错儿不正,

             情愿与她陪小心。

秋母   (白)     这便才是!

秋胡   (白)     遵命。

     (西皮摇板)  走前上来礼恭敬,

     (白)     呀,娘子,方才卑人不是。哪哪哪,这厢有礼!呀,娘子,方才卑人得罪,这厢有礼!

     (西皮摇板)  她扬休不睬眇视人。

             是是是,明白了,

             想是我秋胡礼貌轻。

             本当上前屈膝跪,

     (白)     嗳!

     (西皮摇板)  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肯低头拜妇人。

秋母   (西皮快板)  说什么膝下有黄金,

             此事该当按礼行。

             为娘不亏她孝顺,

             老命也能到如今?

             我儿前去把罪请,

             一来陪罪,二要谢她的恩。

秋胡   (白)     遵命!

     (西皮摇板)  老娘一言儿遵命,

             秋胡岂是不孝人。

             二次前来忙跪定,

(秋胡跪。)

秋母   (白)     这一条腿也跪下了!

秋胡   (白)     一路受了风霜,不跪也罢!

秋母   (白)     跪下了!

(秋母打秋胡腿。)

秋胡   (西皮摇板)  尊声娘子听分明:

             高堂老母你孝敬,

             一来陪罪二谢恩。

秋母   (白)     你丈夫跪下了,媳妇忍了罢!

罗氏   (西皮摇板)  婆婆不必礼情顺,

             总是媳妇命生成。

             千思万想不要命,

             让他再娶风流人。

秋母   (西皮摇板)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

             媳妇不把人情准,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老身就跪地埃尘。

秋胡   (白)     呀,母亲请起!

秋母   (白)     你与我跪下了!

罗氏   (西皮摇板)  婆婆请起儿遵命,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用手搀起无义人。

秋胡   (西皮摇板)  一家骨肉团圆庆,

             只受荣华不受贫。

     (白)     孩儿挣来冠诰,母亲穿戴。

秋母   (白)     打扫祖先堂,为娘上香。

秋胡   (念)     秋胡离家二十春,

秋母   (念)     盼得为娘二眼昏。

罗氏   (念)     今日夫妻重相见,

秋胡   (念)     只受荣华不受贫!

秋母   (白)     好一个“只受荣华不受贫”!秋胡、媳妇,随为娘的来呀,哈哈哈……

(秋母下。)

秋胡   (白)     回来!

罗氏   (白)     叫我转来则甚?

秋胡   (白)     你方才在母亲面前,搬动是非,将我发跪前堂。幸喜无人看见,若是有人看见,成何体统?

罗氏   (白)     不看婆婆份上,定不与你干休!

秋胡   (白)     呀,还是这样性傲!我若不看母亲份上,我就要……

罗氏   (白)     你要怎样?

秋胡   (白)     我要跪下了……

罗氏   (白)     不怕失了你的官体。

(罗氏下。)

秋胡   (白)     列位不要见笑,这是我们读书人的家规!

     (笑)     哈哈哈……

(秋胡下。)
(完)


浏览次数:20899 ┊ 字数:5994 ┊ 最后更新:2003年02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