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将相和》

主要角色
蔺相如:老生
廉颇:净
秦王:净
赵王:生
虞卿:老生
胡伤:净
魏冉:净
白起:武净
公子惺:生
公子市:生
王龁:武净
蒙敖:净
司马梗:生
司马错:净
赵胜:生
缪贤:生
李克:生
业旦:小生
傅豹:净
李牧:武生
贾凌:丑
郭盛:丑
李诚:丑
傅让:丑
酒保:丑

《将相和》奚啸伯饰蔺相如
《将相和》奚啸伯饰蔺相如
情节
秦王假以十五城换取赵王的宝玉和氏璧。赵王知其诈而不敢拒。舍人蔺相如自荐携璧赴秦,察知真相,义责秦王,完璧归赵。秦王又请赵王赴宴,蔺相如随往。席上秦王借鼓瑟辱赵王,反被蔺相如所辱。后由廉颇接应,赵王君臣安然回国。蔺相如连立大功,被封为相。廉颇自恃功高,不服,几次相辱,蔺相如避之。后廉颇得知将相和睦,秦不敢侵,乃亲至相府,负荆请罪。

注释
此剧为翁偶虹、王颉竹根据京剧旧本《完璧归赵》、《渑池会》和《负荆请罪》等改编。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香陵居士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85.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将持兵刃同上。四秦兵、四太监、魏冉、白起、公子惺、公子市、王龁、蒙敖、司马梗、司马错、秦王同上。)

秦王   (粉蝶儿牌)  将勇兵强,列国中俺为长,谁敢反抗。

     (念)     为臣不易为君难,张仪幸而入函关。六国合纵今已破,只须兵马出岐山。

     (白)     孤,秦王嬴稷。承兄基业,国富兵强,有吞并六国之意,为此操练人马,待机而动,我也曾命胡伤打探六国消息,未见回报。

胡伤   (内白)    走哇!

(胡伤上。)

胡伤   (白)     胡伤见驾。大王千岁。

秦王   (白)     平身。

胡伤   (白)     千千岁。

秦王   (白)     命你打探六国消息,怎么样了?

胡伤   (白)     启奏大王:今有赵国,命廉颇为将,东破齐邦,军威大振。

秦王   (白)     哦!那赵邦如此猖狂,哪里容得,待孤统领兵将一战灭赵。

魏冉   (白)     且慢!廉颇英勇,不可妄动刀兵;且试赵国强弱,再做定夺。

秦王   (白)     卿家有何妙策?

魏冉   (白)     臣闻赵国得了和氏之璧,可命胡伤呈递国书,以十五连城,换取此璧。

秦王   (白)     小小璧玉,怎值十五连城?

魏冉   (白)     诓璧是真,换城是假。赵若献璧,乃惧怕我邦,不难臣服。若是不献,再去征讨,方算出师有名。

秦王   (白)     此计甚好。

             胡伤,命你去至赵邦,呈递国书,以十五连城换取和氏之璧。

胡伤   (白)     遵旨。

(胡伤下。)

秦王   (白)     众卿。

魏冉、
白起、
公子惺、
公子市、
王龁、
蒙敖、
司马梗、

司马错  (同白)    臣。

秦王   (白)     想俺西秦,威镇列国,小小赵邦,不敢抗命也。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傅豹、赵胜、李克、缪贤、业旦、虞卿同上。)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同点绛唇牌) 平分三晋,韩魏无能,辅贤君,独挡西秦,各把才能尽。

赵胜   (白)     平原君赵胜。

缪贤   (白)     宦者令缪贤。

业旦   (白)     上卿业旦。

虞卿   (白)     上大夫虞卿。

傅豹   (白)     大司马傅豹。

李克   (白)     下大夫李克。

缪贤   (白)     众位大人请了!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请了。

缪贤   (白)     今有上将军廉颇征战齐邦,得胜还朝,少时大王登殿,你我把本启奏。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就依公公,分班伺候。

(四太监、大太监、赵王同上。)

赵王   (引子)    七国争雄,干戈动,戎马不宁。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赵王   (白)     平身。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同白)    千千岁。

赵王   (念)     坐居邯郸瞰平原,齐燕赵魏紧相连,虎狼之秦常为患,暗图六国不得安。

     (白)     孤,赵王。上将军廉颇,东战齐邦,未见捷报,众卿有本早奏。

缪贤   (白)     启大王:今有上将军廉颇,征战齐邦,得胜还朝,兵马离都门不远。

赵王   (白)     老将军又获全胜,孤当迎接郊外。众卿随孤前往。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同白)    遵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八耀武旗、四将、大纛同上。马童翻上,廉颇上。)

廉颇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傅豹、赵胜、李克、缪贤、业旦、虞卿、四太监、大太监、赵王同上,八耀武旗、四将、大纛、马童、廉颇同上。)

赵王   (白)     老将军吃杯得胜酒。

(赵王赐酒。廉颇下马摘剑谢酒。)

赵王   (白)     随孤来呀!

     (笑)     哈哈……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同白)    老将军。

(众人同下,同上,入座。)

廉颇   (白)     老臣有何德能,敢劳大王迎接郊外。

赵王   (白)     老将军功高盖世,孤理当如此。

廉颇   (白)     折杀老臣了!

赵王   (白)     内侍!吩咐偏殿设筵,与老将军贺功。

廉颇   (白)     谢大王。

赵王   (白)     众卿陪宴。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同白)    臣等陪宴。

赵王   (白)     摆驾偏殿。

(众人同下。)

赵王   (内白)    老将军请饮。

廉颇   (内白)    大王请。

赵王   (内白)    众卿再饮一杯。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内同白)   臣等酒已够了。

赵王   (内白)    众卿各自回府。

傅豹、
赵胜、
李克、
缪贤、
业旦、

虞卿   (内同白)   请驾还宫。

(廉颇、傅豹、赵胜、李克、缪贤、业旦、虞卿同上。)

缪贤   (白)     老将军,此番征战齐邦,得胜还朝,真是可喜可贺!我有意奉请老将军与列位大人明日到舍下畅饮一番。不知可肯赏光吗?

廉颇   (白)     打搅不当。

缪贤   (白)     如此,列位大人,老将军,明日千万请早到。

廉颇、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请!

(廉颇、傅豹、赵胜、李克、业旦、虞卿同下。缪贤回府。家院暗上。)

缪贤   (白)     哈哈……这真是“将军一战威名震,举国欢度奏凯归”。朝廷如此兴隆,叫我怎不高兴啊!哈哈哈……哎呀,慢着。想那廉老将军未曾出兵之先,我府下的舍人蔺相如也曾对我说过,此番征战齐邦,必然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今日果应其言。如此看来,蔺相如的才识,真有过人之处,我必须另眼看待。若有机会,保奏入朝,岂不添一股肱之臣吗!

             来,快快有请蔺先生。

家院   (白)     是。

             有请蔺先生。

(蔺相如上。)

蔺相如  (念)     胸怀策略身何羡,腹有诗书气自华。

     (白)     蔺相如拜见大人。

缪贤   (白)     蔺先生少礼,哈哈哈哈……

蔺相如  (白)     大人今日下朝,为何如此欢悦?

缪贤   (白)     蔺先生,你真有先见之明,钦佩,钦佩。

蔺相如  (白)     大人何出此言?

缪贤   (白)     是你料定:廉老将军东拒齐邦,必然得胜。今日果然奏凯而归啦。

蔺相如  (白)     唔!想那齐邦,骄盈过甚,怎敌得廉上将军百战之师!“骄兵必败”,齐邦是也。

缪贤   (白)     如今大破齐邦,各国胆寒,我赵国不难称霸诸侯,真乃令人可喜呀。

蔺相如  (白)     不然,不然。只怕我赵国从此多事矣。

缪贤   (白)     啊?此话从何说起哪?

蔺相如  (白)     如今天下大势,西秦最强,吞并六国,久怀此意,闻我战胜齐邦,必然借端寻衅。我朝上下,还须早作准备,谨慎提防。

缪贤   (白)     哎呀!先生此言,实有远见,明日早朝,我当启奏大王,早作准备。

蔺相如  (白)     微言末见,大人宏裁。

缪贤   (白)     卓识高见,理当转奏。啊,先生,还有一事,烦劳于你。

蔺相如  (白)     大人吩咐,理当效劳。

缪贤   (白)     明日我府宴请廉老将军,敢烦作一知宾,替我分神周旋,俾使满筵增辉。再者说,借此机会,我还想引见先生于众位公卿之前哪。

蔺相如  (白)     只恐疏才,难厕大雅。

缪贤   (白)     不必过谦,拜烦拜烦。

蔺相如  (白)     相如遵命。

缪贤   (白)     正是:

     (念)     安排玉鼎琼花筵,

蔺相如  (念)     迎接高车驷马人。

(缪贤、蔺相如同下。)

【第五场】

(傅豹、虞卿、业旦、李克、赵胜、廉颇同上。)
廉颇、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缪府去者。

(家院暗上。)

家院   (白)     列位大人到。

缪贤   (内白)    有请。

(缪贤、蔺相如同上,迎傅豹、虞卿、业旦、李克、赵胜、廉颇同入内。)

缪贤   (白)     老将军!老将军请来上座罢。

廉颇   (白)     不敢,列公请来上座。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不敢,老将军请来上座。

缪贤   (白)     老将军何必这么客气呢!

廉颇   (白)     如此,有僭了。

缪贤   (白)     理当啊!

廉颇   (白)     看酒来,待俺与列公把盏。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这就不敢。

缪贤   (白)     请坐吧。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请。

(家院暗下。缪贤、廉颇、傅豹、赵胜、李克、业旦、虞卿同入座。蔺相如暗下。缪贤敬酒。)

缪贤   (白)     列位大人请!

廉颇、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请。

缪贤   (白)     老将军,此番征战齐邦,得胜还朝,真是可喜可贺,何不将战场功绩,述说一遍,我等洗耳恭听。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是啊,我等洗耳恭听。

廉颇   (白)     列公不嫌絮烦,待某叙说一遍哪!

(廉颇离座,边唱边舞。)

廉颇   (油葫芦牌)  恁说什么征战边塞,把兵排。

             列旌旗,展雄才。

             俺兀的不是太平时受用毛锥客,

             我也曾挽戈环甲开边塞。

             怎知有那风云呼吁真厉害。

             今日个端的奏凯来!

             今日个八方泰!

             恁大将军巍巍虎威可也如天大!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啊!

廉颇   (油葫芦牌)  这虎儿,这威儿,有谁人与恁敢浪揣!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请!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大人:圣旨下。

廉颇、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一同接旨。

(家院下。大太监捧旨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今有秦使胡伤,呈递国书,要以十五连城,换取我国和氏之璧。大王有旨,请诸位大人上殿议事。

廉颇、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遵旨。

(大太监下。蔺相如暗上。)

廉颇   (白)     列位大人。想那秦王,多奸多诈,怎能以十五连城,换取小小玉璧,其中定有奸谋。待老夫启奏大王,提兵调将,以妨不测。

虞卿   (白)     且慢。那秦王呈递国书,以礼而来,我国必须以礼而往。

赵胜   (白)     是吓,虎狼之秦,非比齐邦,必须量力而为。

廉颇   (白)     难道我邦就毫无戒备不成!

缪贤   (白)     老将军所见甚是,我国自当戒备。只是换璧之事,又该怎样回答呢?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这个……

蔺相如  (白)     列位大人,国家大事,卑人本不该多口,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虞卿   (白)     有话但讲何妨。

蔺相如  (白)     列位大人,你道那秦王,当真将城换璧么?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不为换璧,为着何来?

蔺相如  (白)     此乃借璧为名,试我赵国强弱耳。

缪贤   (白)     如此说来,那秦邦还是借端寻衅哪!

蔺相如  (白)     正是。我国若不依从,秦必兴兵伐赵。

缪贤   (白)     若是依从他哪?

蔺相如  (白)     诓璧到手,不交连城。那时无餍之求,接踵而来,赵国无宁日矣。

缪贤   (白)     哎呀!如此看来,这事倒难办得紧哪!

蔺相如  (白)     不难,不难。如今之计,必须差一智勇双全之人,捧璧入秦,秦若交出十五连城,将玉璧留秦。秦若有诈,护璧而归。叫他知我赵国有人,不敢轻举妄动,如此方为两全。

虞卿   (白)     此计虽好,但护璧之人,哪里去找?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同白)    着哇。

蔺相如  (白)     相如不才,情愿捧璧前往。

廉颇   (白)     啊,缪公公,此位是?

缪贤   (白)     这是我府下的舍人,名唤蔺相如。

廉颇   (白)     啊,哈哈……小小舍人,怎能担此大事,分明是大胆狂言!

蔺相如  (白)     老将军,岂不知十步之内,自有芳草。

廉颇   (白)     嘿嘿,原来是个书呆子,啊哈哈哈哈……

虞卿   (白)     我等不必多论,见了大王,再作定夺。

廉颇   (白)     来,打道上朝。

(廉颇、傅豹、赵胜、李克、业旦、虞卿同下。)

缪贤   (白)     蔺先生。

蔺相如  (白)     大人。

缪贤   (白)     捧璧入秦之事,生死相关,非同小可。蔺先生,你真有这个胆子吗?

蔺相如  (白)     卑人志在报国,生死置之度外,何言胆量二字。

缪贤   (白)     好。你且随我上朝,我自当乘机向大王保荐于你。

蔺相如  (白)     多谢大人。

缪贤   (白)     来呀。打道上朝啊。

     (西皮摇板)  蔺先生果然有惊人志量,

(缪贤下。)

蔺相如  (西皮摇板)  凭正义抗强秦为国争光。

(蔺相如下。)

【第六场】

(四太监、大太监、赵王同上。)

赵王   (西皮摇板)  秦王作事多狂妄,

(傅豹、业旦、赵胜、李克、廉颇、缪贤、虞卿同上。)
廉颇、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赵王   (白)     众卿平身。

廉颇、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千千岁。

赵王   (白)     众卿,今有秦使胡伤,呈递国书,要以十五连城换取寡人和氏之璧。众卿有何对策?

赵胜   (白)     臣启大王:换城之事,自不可信。只是如今天下大势,西秦最强,我国不可因此玉璧,轻启争端。依臣之见,不如献璧于秦,以免刀兵之祸。

廉颇   (白)     且慢。轻献玉璧,岂不示弱于他!

赵王   (白)     老将军,那强秦非齐邦可比。

廉颇   (白)     啊!这个……

缪贤   (白)     臣启大王:可遣一智勇双全之士,捧璧入秦,秦若交出十五连城,将璧献上。倘若有诈,护璧而归。如此,理屈强秦,方为两全之策。

赵王   (白)     此计甚好,但不知那位爱卿、捧璧前往!

傅豹、
赵胜、
李克、
业旦、

虞卿   (同白)    这……

赵王   (白)     如此看来,我国无人矣。

缪贤   (白)     臣启大王:臣府下有一舍人,名唤蔺相如,此人智勇双全,可当此任。

赵王   (白)     小小舍人,焉能当此重任!

廉颇   (白)     着啊!

缪贤   (白)     臣启大王:此人料事深远,非碌碌庸才可比。

赵王   (白)     怎见得?

缪贤   (白)     廉老将军东拒齐邦,他料知必胜,破齐之后,他又料知西秦必有举动,借端与我寻衅。如今换璧之事,岂不果应其言吗?

赵王   (白)     怎么!秦邦借端寻衅,他早有先见么?

缪贤   (白)     正是。他还说我国上下,必须早为准备,谨慎提防哪。

赵王   (白)     唔呼呀!如此看来,此人才识不小,快快宣他上殿,寡人一见。

缪贤   (白)     遵旨。

             大王有旨,蔺相如上殿哪。

蔺相如  (内白)    领旨!

(蔺相如上。)

蔺相如  (念)     智勇非舌辩,立志报家邦。

(蔺相如进殿。)

蔺相如  (白)     蔺相如叩见大王千岁。

赵王   (白)     先生平身。

蔺相如  (白)     千千岁。

赵王   (白)     缪卿奏道,先生智勇双全,才识过人。孤来问你,那秦王以城换璧,其意何在?

蔺相如  (白)     依臣看来,此乃借换璧为名,试我赵国强弱耳。

赵王   (白)     嗯,所见不差。孤再来问你,为今之计,有何对策与强秦周旋?

蔺相如  (白)     秦以礼来,我以礼往;理屈强秦,胜似刀兵。

赵王   (白)     言得极是。孤欲得一人,护璧入秦,先生可愿前往?

蔺相如  (白)     相如不才,愿护璧前往。

赵王   (白)     好,我来问你,秦国若交出十五连城——

蔺相如  (白)     臣将玉璧留秦。

赵王   (白)     倘若有诈?

蔺相如  (白)     臣请完璧归赵。

赵王   (白)     怎么讲?

蔺相如  (白)     完璧归赵。

赵王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先生说话有志量,

             封卿大夫在朝堂;

             内侍快将璧奉上,

(蔺相如接璧。)

赵王   (白)     业旦!

业旦   (白)     臣。

赵王   (西皮摇板)  你随大夫去秦邦。

业旦   (白)     领旨。

蔺相如  (白)     谢大王!

     (西皮摇板)  臣不学勇聂政刺客孟浪,

             臣不学那苏秦游说六邦。

             好男儿有志量报国为上,

(业旦下,蔺相如出殿。)

蔺相如  (西皮摇板)  自有那妙计儿归报大王。

(蔺相如下。)

赵王   (西皮摇板)  好一个蔺相如才多智广,

廉颇、
缪贤、
傅豹、
赵胜、
李克、

虞卿   (同白)    请驾回宫。

(四太监、大太监、赵王同下。)

赵胜   (西皮摇板)  我朝中又添一个栋梁。

虞卿   (西皮摇板)  不想那蔺相如果有志量,

廉颇   (西皮摇板)  怕只怕这书生性命有伤。

     (白)     未必成功。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大铠、四长枪手、王龁、蒙敖同上。)

王龁   (西皮摇板)  迎接赵使函关上,

蒙敖   (西皮摇板)  好似虎跃与龙骧,

王龁   (西皮摇板)  西秦旗帜把天障,

(胡伤上,相见。)

王龁   (白)     

蒙敖   (白)     大夫回来了?

胡伤   (白)     回来了。将军是迎接赵使的么?

王龁、

蒙敖   (同白)    奉大王之命,明迎赵使,暗显国威。

胡伤   (白)     好啊!

     (西皮散板)  赵使随后到我邦。

             显我兵马多雄壮,

             耀武扬威逞豪强。

             管教他人心胆丧,

     (白)     你我朝中相见,请。

(胡伤下。)
王龁、

蒙敖   (同白)    请。

     (同西皮散板) 精神抖擞气昂扬。

蔺相如  (内白)    马来。

(旗牌背国书持节、业旦背玉匣、蔺相如同上。)

蔺相如  (西皮流水板) 奉王旨意赴秦邦,

             登山涉水马蹄忙;

             耳听得金鼓咚咚震天响,

             不觉来到了秦国边疆。

             看关头旌旗招展刀枪明又亮,

             儿郎个个逞豪强。

             大摇大摆我就往内闯,

蒙敖   (白)     唗!什么人在关头乱闯?

(四大铠同喝威,蒙敖、王龁同拔剑,蔺相如向业旦示意。)

业旦   (白)     赵国使臣蔺相如在此。

蒙敖   (白)     你就是赵国使臣蔺相如,敢是为献璧而来?

蔺相如  (白)     既已知晓,何必再问。

蒙敖   (白)     好。既为献璧而来,请你进关。你要仔细了,你要打点了。

蔺相如  (白)     哼!

     (西皮摇板)  果然暴秦似虎狼。

             这般的待人成何样,

             相如哪放在心肠!

             少陪少陪我头前往,

     (西皮散板)  似这样迎接宾客我实不敢当。

(蔺相如、业旦、旗牌同下。)

王龁   (西皮散板)  只说他到此魂魄丧,

蒙敖   (西皮散板)  倒教他人笑一场!

     (白)     嘿!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二秦臣、大太监、秦王同上。)

秦王   (西皮摇板)  争城夺地无人挡,

     (西皮快板)  七雄之中孤最强;

             我命胡伤赵国往,

     (西皮摇板)  暗查军情定弱强。

(胡伤上。)

胡伤   (白)     胡伤参见大王。

秦王   (白)     平身。

胡伤   (白)     谢大王。

秦王   (白)     孤命你赵国下书怎么样了?

胡伤   (白)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秦王   (白)     喜从何来?

胡伤   (白)     今有赵国使臣蔺相如捧璧前来。

秦王   (白)     大夫之功!

胡伤   (白)     大王洪福。

秦王   (白)     命赵国使臣蔺相如捧璧上殿。

胡伤   (白)     领旨。

             大王有旨,赵国使臣蔺相如捧璧上殿。

蔺相如  (内白)    嗯哼!

(蔺相如上。)

蔺相如  (西皮流水板) 听得传旨把我宣,

             相如捧璧到殿前。

             站在金阙用目看,

             秦王倨傲逞威严;

             暂把怒火胸前按,

             章台之下把王参。

     (白)     蔺相如参见大王。

秦王   (白)     大夫免礼。请坐。

蔺相如  (白)     谢大王。

秦王   (白)     大夫,和氏之璧可曾带到?

蔺相如  (白)     客臣带到了。

秦王   (白)     呈上来,孤王一观。

蔺相如  (白)     大王请看。

(秦王看璧。)

秦王   (白)     真乃好宝贝呀!

     (笑)     哈哈……

     (西皮散板)  宝璧无瑕世罕见,

     (白)     众卿观赏!

二秦臣  (同西皮散板) 果然玉宝非等闲。

     (同白)    大王今得此璧,乃统一天下之祥兆也。

秦王   (白)     哽!孤今得此宝璧,真为统一天下之祥兆也。哈哈……

二秦臣  (同白)    愿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蔺相如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他君臣观宝璧欢呼喧嚷,

             倒把那换城事丢在一旁。

             低下头来暗思想——

             心中自有好主张。

     (白)     大王,这和氏之璧,虽称天下至宝,怎奈上面还有斑瑕,大王可曾看见否?

秦王   (白)     哦,还有斑瑕?

蔺相如  (白)     还有斑瑕。

秦王   (白)     现在哪里?大夫与孤指来。

蔺相如  (白)     好,就在这里。

秦王   (白)     在哪里?

(蔺相如取璧于手。)

蔺相如  (白)     在这里。嘿嘿!宝璧又重回赵人之手也。

秦王   (白)     啊!你不指出斑瑕,反将宝璧收起,敢是戏耍孤王不成!

蔺相如  (白)     大王。这和氏之璧,天下至宝也。寡君得王手书,以十五连城换取此璧,我朝文武都说道,秦国自负其强,诓璧是真,换城是假。那时相如言道,布衣之交尚不相欺,何况大王乃万乘之君,岂能以骗诈行事,我家大王容臣所奏,斋戒五日,授璧于臣,捧献前来。今大王坐而受璧,甚为无礼,显无换城之意,故尔收璧入怀,何言戏耍二字?

秦王   (白)     这个……蔺相如!竟敢欺藐孤王。

             武士,将璧夺回!

蔺相如  (白)     且慢!虎狼之秦,列国皆知,大王此举,臣早已料就。再来逼迫,你来看,拼着我这项上人头,与此璧同碎于殿柱之上!

(蔺相如撞柱,胡伤拦。)

秦王   (白)     慢来!慢来!孤乃万乘之君,焉能相欺于你。

蔺相如  (白)     如此,快将十五连城,与璧两相交换。

秦王   (白)     这个……你先将璧献上,难道孤王还抵赖不成?

(蔺相如冷笑。)

蔺相如  (白)     秦为七国之首,自不失信于人。大王欲受此璧,也须斋戒五日,然后约请列国使臣到此。同观受璧,大王意下如何?

秦王   (白)     哽!孤就斋戒五日,然后受璧。暂归馆驿去吧!

蔺相如  (白)     谢大王!

     (西皮快板)  秦王作事多奸巧,

             怎能中他计笼牢,

             我把大事安排好,

             宝璧终须还我朝。

             施罢一礼微微笑,

             我心中自有妙计高。

(蔺相如下。)

二秦臣  (同西皮摇板) 此人无礼真狂妄,

秦王   (西皮摇板)  璧在他手怎用强。

             他今身入天罗网,

     (白)     退班。

     (西皮摇板)  宝璧定然归我邦。

(秦王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

(蔺相如、业旦同上。)

业旦   (白)     大夫回来了,献璧之事如何?

蔺相如  (白)     哎呀大夫啊!我看秦王十分狡诈,诓璧是真,换城是假,如今已设计将璧取回,大夫先行送璧回赵如何?

业旦   (白)     当得效劳。

蔺相如  (白)     待我修本。本章在此,将璧带好,快快改扮,混出城去!

业旦   (白)     遵命。

(业旦下。)

蔺相如  (白)     正是:

     (念)     宝璧安然归赵邦,舍死忘生抗秦王。

(蔺相如下。)

【第十场】

(四军士、燕使、齐使、楚使、魏使同上,四大纛同随上。)

齐使   (白)     齐国使臣王蠋。

楚使   (白)     楚国使臣黄歇。

燕使   (白)     燕国使臣骑劫。

魏使   (白)     魏国使臣晋鄙。

齐使   (白)     列位请了!今有秦王相召,章台之上,同看和氏之璧,你我一同前往。

燕使、
楚使、

魏使   (同白)    请!

(众人同走圆场,守城吏暗上。)

守城吏  (白)     迎接列国使臣。

(业旦改扮怀璧上,趁机出城。守城吏拱手让燕使、齐使、楚使、魏使,轰业旦下。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列国使臣到,章台看奇珍。

     (白)     大王有旨,命列国使节,同至章台,观看和氏之璧,我不免章台伺候便了。

(大太监下。幕启。秦王、燕使、齐使、楚使、魏使、公子惺、魏冉、胡伤、白起、众太监同在场上。)

秦王   (白)     众位使节。

燕使、
齐使、
楚使、

魏使   (同白)    大王。

秦王   (白)     孤新得和氏之璧,特请列国使节前来观看。

燕使、
齐使、
楚使、

魏使   (同白)    我等瞻仰。

秦王   (白)     内侍!唤赵国使臣蔺相如捧璧来见。

大太监  (白)     赵国使臣蔺相如捧璧来见。

蔺相如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遣璧已归五日整,

(蔺相如上。)

蔺相如  (西皮原板)  孤身拒暴在秦廷;

             整冠束带殿堂进,

             阶前斧钺照眼明,

             文官故意威风凛,

     (西皮快板)  武将装出虎狼形。

             秦王高坐假恭敬,

             那旁陪定众使臣。

             心中妙计安排定,

             照常施礼见暴君。

     (白)     客臣参见大王。

秦王   (白)     罢了。孤已斋戒五日,今当吉期,特请列国使节前来观赏,快快将璧献上。

蔺相如  (白)     慢来慢来,大王先取十五连城,我们两下抵换。

秦王   (白)     哎!小小玉璧,怎值十五连城?你出此言,其情可恼!

(蔺相如自语。)

蔺相如  (白)     嘿嘿!果然如此。

             大王!前者客臣见大王只有受璧之意,并无换城之心,前三日已命人送璧回国,如今这玉璧呀!早已安然归赵了!

(秦王惊。)

秦王   (白)     啊!内侍与我搜来!

(太监搜蔺相如。)

太监   (白)     身旁无璧。

秦王   (白)     起过了!

             蔺相如!竟敢欺藐孤王,你可知我秦邦的厉害!

蔺相如  (白)     嗯,我今来者不怕,这怕者不来!

秦王   (白)     你死在面前,还敢倔强!

             武士们!将油鼎抬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抬上油鼎。)

秦王   (白)     蔺相如,你还不献出宝璧吗?

蔺相如  (笑)     嘿嘿嘿……

秦王   (白)     你为何发笑?

蔺相如  (白)     我笑你秦国真乃残暴之邦也。

     (西皮快板)  图霸首先行德政,

             背信负约是暴君;

             和氏之璧当奉敬,

             快快交出十五城。

秦王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鼎镬当前还任性,

             敢把大言欺寡人。

             殿前武士速拿定!

     (白)     拿下了!

(四校尉拟架住蔺相如。)

蔺相如  (白)     闪开了!啊,列公啊!

     (西皮散板)  相告列国使节听:

             秦邦本是犬戎性,

             他把列国不当人。

             列公把我作借镜,

             看一看秦邦这残暴君。

     (白)     罢!

     (西皮散板)  我这里脱袍不惜命,

(蔺相如脱衣。)

蔺相如  (西皮散板)  哪怕性命付埃尘;

             拼着一死扑油鼎!

(蔺相如扑向油鼎。四校尉从旁作势,将欲投入。)

秦王   (白)     蔺大夫。

蔺相如  (白)     秦大王。

秦王   (白)     蔺相如。

蔺相如  (白)     暴君嬴稷。

秦王   (白)     你看,眼前何物?

秦王   (白)     不过是烹人的油鼎。

秦王   (白)     难道说你不怕死?

蔺相如  (白)     捐躯报国。

秦王   (白)     献出宝璧,我饶你不死。

蔺相如  (白)     宝璧吗?

     (笑)     嘿嘿……

     (白)     早已安然归赵了哇!哈哈……

秦王   (白)     呀!

     (西皮散板)  如此气节使人惊!

             至死无悔真可敬,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啊!

秦王   (西皮散板)  快快拦住蔺先生。

(四校尉放开蔺相如。蔺相如下,穿衣。四校尉抬油鼎同下。)
燕使、
齐使、
楚使、
魏使、
公子惺、
魏冉、
胡伤、

白起   (同白)    赵国使臣甚是无礼,今得大王宽恕,真乃仁德之君!

秦王   (白)     夸奖了。

燕使、
齐使、
楚使、
魏使、
公子惺、
魏冉、
胡伤、

白起   (同白)    仁德之君。

秦王   (白)     夸奖了哇!哈哈……

(蔺相如换衣上。)

蔺相如  (白)     客臣言语冒犯,多有得罪!

秦王   (白)     大夫说哪里话来,孤性情粗暴,今见大夫视死如归,不胜钦佩,就请大夫暂回赵邦,城璧之事,容后再议。你就请回去吧!

蔺相如  (白)     谢大王。

(蔺相如出殿。)

蔺相如  (白)     正是:

     (念)     男儿报国忠为上,完璧归赵抗秦王。

(蔺相如下。)
燕使、
齐使、
楚使、

魏使   (同白)    我等告退。

秦王   (白)     孤王免送。

(燕使、齐使、楚使、魏使同下。)

白起   (白)     大王!大王未曾得璧,反被蔺相如戏耍一场,为何放他回赵?

秦王   (白)     你等哪里知道,当着使节面前,若是将他杀死,岂不被列国咒骂孤王,于秦不利。

白起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魏冉   (白)     臣有一计,可雪此耻。

秦王   (白)     有何妙计?

魏冉   (白)     就在渑池,设下衣冠之会,命胡伤约请赵王,假作修好。赵王不来,起兵征讨。他若来时,交出玉璧,放他回国,他若不献,将他拿下,岂不一举两得。

秦王   (白)     此计甚好。

             胡伤!命你再至赵邦,约会赵王,渑池相会,两国修好。

胡伤   (白)     领旨。

秦王   (白)     正是:

     (念)     渑池会上设罗网,

公子惺、
魏冉、
胡伤、

白起   (同念)    假作和约擒赵王。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业旦、太监甲自两边分上。)

太监甲  (白)     大夫回来了,待咱家与你转奏。

业旦   (白)     有劳了。

(四小太监、赵王同上。)

业旦   (白)     参见大王。

赵王   (白)     平身,卿家回来了。

业旦   (白)     回来了。

赵王   (白)     入秦之事如何?

业旦   (白)     那秦王诓璧是真,换城是假,蔺大夫命我改扮贫人模样,将璧带回。大王请看。

赵王   (白)     将璧收藏后宫。

太监甲  (白)     遵旨。

(太监甲下。)

业旦   (白)     蔺大夫还有奏折呈上。

赵王   (白)     呈上来。

(赵王观奏折。)

赵王   (白)     蔺大夫真乃智勇之士也,不知他在秦邦安危如何?

业旦   (白)     恐怕凶多吉少。

赵王   (白)     急煞寡人了。

(太监乙急上,进殿。)

太监乙  (白)     蔺大夫回朝。

赵王   (白)     快快有请!

(蔺相如上,进殿。见赵王。)

赵王   (白)     卿家怎样逃出虎口?

蔺相如  (白)     大王容奏。

(三枪牌。)

赵王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好一个蔺大夫忠勇可表,

             孤封你作上卿辅佐在朝。

蔺相如  (白)     谢大王!

     (西皮摇板)  今日里作上卿并非荣耀,

             从今后报国家志远心高。

(蔺相如下。虞卿、胡伤同上。)

虞卿   (西皮摇板)  秦使二次国书到,

胡伤   (西皮摇板)  见了赵王且奉交。

虞卿   (白)     臣启大王:秦使二次呈递国书。

胡伤   (白)     客臣参见大王,国书呈上。

赵王   (白)     呈上来,馆驿安歇。

胡伤   (白)     谢大王。

(胡伤下。赵王看书。)

赵王   (白)     唔呼呀!原来秦王约孤渑池相会,两国修好。

             啊大夫,传孤旨意,明日早朝,召集文武,商议此事。退班。

(赵王下。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军士、廉颇同上。)

廉颇   (西皮摇板)  相如小儿真侥幸,

             全凭口巧与舌能。

             位封上卿多宠信,

             倒叫老夫气难平!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老将军:今有秦使前来,约请我主渑池赴会。大王有旨,宣老将军上朝议事。

廉颇   (白)     带马伺候!

(中军暗下。)

廉颇   (西皮摇板)  且到朝房相议论,

(四军士同走圆场,蔺相如上。)

蔺相如  (西皮摇板)  抬头只见老将军。

(四军士同暗下。)

蔺相如  (白)     蔺相如参见老将军。

廉颇   (白)     罢了。急急忙忙,意欲何往?

蔺相如  (白)     秦国差来使臣,约请大王渑池相会,故尔上殿奏本。

廉颇   (白)     哽,既然如此,随老夫上朝。

蔺相如  (白)     老将军请。

(幕启。四太监、赵王、虞卿、缪贤、赵胜、傅豹同在场上。)
廉颇、

蔺相如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赵王   (白)     平身。

廉颇、

蔺相如  (同白)    千千岁。

赵王   (白)     众卿,今有秦王遣使前来,约请寡人渑池相会,两国修好,众卿之见,怎样回复?

廉颇   (白)     臣启大王:秦王多诈,渑池之会,必然明设酒宴,暗藏刀兵,我要不往,示彼以弱,此事还要仔细商量,不可鲁莽。

蔺相如  (白)     臣启大王:秦以礼来,我国当以礼往,既然窥知其意,多所准备,料然无事。

廉颇   (白)     蔺大夫言之有理,此番前去,必须文保大王,武防不测。就命李牧带领精兵,随驾渑池,老臣统领大军,屯扎界口,倘若秦邦有诈,老臣率领满朝文武,先立太子为君,誓死抗秦。

赵王   (白)     老将军谋虑周到,我邦之幸也。就命蔺、虞二卿随孤赴会,老将军快快提兵调将去吧。

廉颇   (白)     遵旨!

(廉颇出殿。)

廉颇   (白)     正是:

     (念)     肝脑涂地当报效!

(廉颇下。)
虞卿、
缪贤、
赵胜、

傅豹   (同念)    提防渑池动枪刀。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四场】

(众赵兵、李牧同上。)

李牧   (念)     旌旗耀日马蹄骄,气吐虹霓万丈高。一声叱咤如龙啸,要把秦王试宝刀。

     (白)     俺,李牧。奉了赵王之命,镇守代州一带。今有秦国,约请我王,渑池赴会,不知上将军有何策划?正是:

     (念)     为民怀赤胆,正义保家邦。

(中军持令旗上。)

中军   (白)     李牧听令。

李牧   (白)     接令。

中军   (白)     今有大王渑池赴会,命你挑选精兵,保驾前往。

(中军下。)

李牧   (白)     得令。

             众将走上!

(五将同上。)

五将   (同白)    参见将军。

李牧   (白)     整齐队伍,听我令下。

五将   (同白)    啊!

李牧   (白)     今有秦王,约请我主,渑池赴会,明为和好,只恐暗藏刀兵。上将军命我等保驾前往,你等必须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国家荣辱,社稷存亡,在此一会也。

太监   (内白)    大王到。

李牧   (白)     有请。

(四太监、虞卿、蔺相如、赵王同上,过场。同下。)

李牧   (白)     带马!

(李牧、众赵兵、五将同下。)

【第十五场】

(四太监、魏冉、公子惺、白起、秦王、赵王、蔺相如、虞卿同上。)

赵王   (白)     啊!秦王。

秦王   (白)     赵王来了。

赵王   (白)     来了。

秦王   (白)     来了哇!

     (笑)     哈哈……

     (白)     赵王请。

赵王   (白)     大王先请。

(秦王欲先行。蔺相如急趋前。)

蔺相如  (白)     啊,大王!

秦王   (白)     哦,大夫也来了。

蔺相如  (白)     前番多有得罪。

秦王   (白)     岂敢。

蔺相如  (白)     多有得罪。

秦王   (白)     岂敢哪!哈哈……

(蔺相如乘势让赵王先行。赵王下。)

蔺相如  (白)     啊,大王先行。

秦王   (白)     大夫先行。

(蔺相如下。秦王嗒然丧气。)

秦王   (白)     嘿!

(秦王率众人同下。李牧率四将同上,白起率四将同迎上。双收。李牧下,白起随下。)

【第十六场】

(幕启。秦王、赵王分坐二桌,魏冉、公子惺、白起、蔺相如、虞卿、太监分侍立身后。)

秦王   (白)     请!

赵王   (白)     请!

秦王   (白)     多蒙赵王不吝玉趾,渑池会上增光非浅。

赵王   (白)     岂敢。承蒙秦王使命,敢不如约而至。

秦王   (白)     赵王之言,真乃和悦之情。内侍看酒。

(大太监各奉酒。)

秦王   (白)     请!

(秦王、赵王同饮酒。四将、李牧、四长枪手、白起自两边分上。双收,同下。)
秦王、

赵王   (同白)    何事喧哗。

魏冉、

虞卿   (同白)    (赵)(秦)兵喧哗。

秦王、

赵王   (同白)    哦,哦是了!

(秦王、赵王对看神色。)

秦王   (白)     赵王请!

(赵王、秦王同饮酒。)

秦王   (白)     闻得赵王素喜音律,携得宝琴在此,烦君与孤奏上一曲,料无推却。

赵王   (白)     这……

蔺相如  (白)     啊大王,秦王既不嫌弃,鼓瑟何妨。

秦王   (白)     着啊,逢场作乐,鼓瑟何妨!来,将瑟奉上。

(魏冉捧瑟交蔺相如,蔺相如转呈赵王,赵王鼓瑟。)

秦王   (白)     哎呀妙啊!孤闻赵之始祖,列候好音,今赵王鼓瑟,不失家传。

(秦王向魏冉。)

秦王   (白)     卿可将此事记于史册。

魏冉   (白)     遵旨。

(魏冉书写。)

魏冉   (白)     “秦二十七年春三月,秦王、赵王会于渑池,秦王命赵王鼓瑟。”

秦王等  (笑)     啊!哈哈哈!

蔺相如  (白)     啊!

     (西皮摇板)  秦王作事好无礼,

             分明把我赵国欺。

             低下头来生一计,

     (白)     有了。

     (西皮摇板)  来而不往礼非齐。

(蔺相如取缶。)

蔺相如  (白)     啊大王!寡君闻得大王,善奏秦声,臣奉上瓦缶,请大王击之,以相欢乐。

秦王   (白)     哎!孤乃堂堂秦王,言能击此瓦缶?你出此言,分明藐视孤家,蔺相如,你的胆量忒大了!

蔺相如  (白)     大王!看今日大王之意,分明以强欺弱,今日若不击缶,俺蔺相如……

秦王   (白)     怎么讲?

(秦王站起。)

蔺相如  (白)     拼了我这项上之血,要污溅大王的脸上!我蔺相如说得出就做得到,大王你请啊,你请啊,你请来击缶!

(秦王无可奈何。)

秦王   (笑)     哈哈哈!

     (白)     大夫何必如此,逢场取乐,有何不可!呈上来,待寡人击缶。

(蔺相如交缶于魏冉,魏冉转呈秦王。)

秦王   (白)     哎呀。瓦缶啊!瓦缶!你荣沾孤的玉指,借了蔺相如的光了啊。

(秦王击缶,赵王、虞卿、蔺相如同笑。)

蔺相如  (白)     今日赵王击缶,亦当载于史册。

虞卿   (白)     是。

(虞卿书写。)

虞卿   (白)     “赵十九年春三月,赵王、秦王会于渑池,赵王命秦王击缶。”

赵王   (笑)     哈哈哈……

(秦王强笑。)

秦王   (笑)     啊哈哈……

     (西皮原板)  我这里假恭敬忙陪礼貌,

             蔺相如他那里又逞英豪。

             我叫他来鼓瑟原为取笑,

             又谁知他叫孤击缶一遭。

蔺相如  (西皮原板)  蔺相如暗思忖吉凶难料,

             渑池会上杀气高。

             两国君臣假谈笑,

     (西皮二六板) 各有机谋隐雄韬。

             转面来再对秦王道,

     (西皮快板)  尊声大王听根苗:

             既是两国修和好,

             快来歃血定邦交。

秦王   (白)     魏卿向前。

魏冉   (白)     啊大夫,今日秦赵两国,修约和好,请赵献上五城,以为庆贺。

赵王   (白)     这个……

(赵王看蔺相如。)

蔺相如  (白)     好,好,好,区区五城,自当献上,但有一件……

魏冉   (白)     哪一件?

蔺相如  (白)     来而不往,非为礼也!你邦就该献上咸阳,以为庆贺。

魏冉   (白)     这个……

(魏冉看秦王。)

秦王   (白)     住了,咸阳乃是我国都城,焉能献于你邦?

蔺相如  (白)     却又来!五城乃我朝之重镇,焉能送于你国!

秦王   (白)     哽!你可知我秦邦的厉害?

蔺相如  (白)     怎么讲?

秦王   (白)     秦邦的厉害。

蔺相如  (笑)     嘿嘿……

     (白)     秦邦的厉害,我在油鼎之上,早已领教国了!

秦王   (白)     哎呀呀……蔺相如!你不提起,孤家倒也忘怀了。今日在这渑池会上,快快献上和氏之璧,如若不然,你君臣难回赵邦。

             来呀,孤将赵王强留了!

(四大刀手、李牧、四长枪手、白起自两边分上。)

蔺相如  (笑)     哈哈哈!

秦王   (白)     你为何发笑?

蔺相如  (白)     大王此举,是颠而又狂,尊而又大。渑池之会,明为和好,暗藏杀机,我朝君臣,早已料就。离朝之前,戎机策定,李牧将军保驾前来,廉颇老将屯扎界口,一个个擦拳磨掌,准备对敌。大王若嫌这渑池会不热闹吗?来,来,来!叫他们战上几百个回合,我们也好玩耍玩耍!

秦王   (白)     慢来慢来!孤乃一句戏言,兵丁们撤下!

(秦王与魏冉作神气。)

秦王   (白)     啊!赵王!孤有意命白起将军,舞剑一回,以助酒兴。

             啊!白将军舞剑上来!

白起   (白)     遵旨。

蔺相如  (白)     且慢!一人舞剑,有何趣味!我国李牧将军在此,可以陪伴白将军,对舞上来。

秦王   (白)     嘿!

白起、

李牧   (同白)    献丑了。

(白起、李牧同舞剑,四边静互架住。)

秦王   (白)     拿下了!

(秦王、众人同下。)

蔺相如  (白)     寡君告辞了!

(赵王、众人急同下。李牧架住秦兵,下。众人同追下。)

【第十七场】

(四赵将、四卒同上。赵王、虞卿、蔺相如、李牧同上,过场,赵王、虞卿、蔺相如同下。四长枪手、白起同追上,李牧与白起起打。李牧败下,白起追下。)

【第十八场】

(八耀武旗、廉颇持大刀同上。四将报信。赵王、众人、李牧同上,过场,同下。四长枪手、白起同追上,与廉颇架住。)

白起   (白)     何人挡住去路?

廉颇   (白)     老将廉颇!

白起   (白)     看枪!

(廉颇杀秦将,白起败下。)

廉颇   (白)     人马回国。

八耀武旗 (同白)    啊!

(廉颇下。八耀武旗同下。)

【第十九场】

(四赵兵、赵胜、缪贤、傅豹、四太监、虞卿、蔺相如、李牧、赵王同上。赵王入座。廉颇上。)

廉颇   (白)     启大王:秦国人马俱被老臣杀退了。

赵王   (白)     老将军之功。

廉颇   (白)     我主洪福。

赵王   (白)     众卿!孤此番渑池赴会,多亏那蔺爱卿智勇多谋,老将军英勇无敌,使那秦邦不敢逞强。孤有此文武二贤,我赵国无忧矣!

蔺相如  (白)     启大王:此番渑池赴会,全仗老将军之力,为臣何功之有!

廉颇   (白)     唔……

赵王   (白)     老将军,孤赐你十城二十邑,彩缎百端。

廉颇   (白)     谢大王。

赵王   (白)     李将军封为中军大夫之职。

李牧   (白)     谢大王。

赵王   (白)     蔺卿封为首相,执掌朝班。

廉颇   (白)     且慢!臣启大王:想这首相之位,非同小可,望大王三思而行!

蔺相如  (白)     是啊,为臣区区庸才,怎能当此重任,还望大王另选贤能。

赵王   (白)     卿家说哪里话来,是你首次入秦,完璧归赵;渑池会上,为国增光。似你这样经天纬地之才,孤若不重用,焉能招揽天下贤士。卿家不必推却,就将辰渊阁改为丞相府。

             内侍,看冠带侍候。

     (西皮摇板)  卿家大材当重任,

             可算国家栋梁臣。

蔺相如  (白)     谢大王。

     (西皮摇板)  今日里封首相身当重任,

             怕只怕怒恼了白发将军。

(蔺相如下。)

赵王   (西皮散板)  众爱卿且回府各自安顿,

     (白)     退班!

(赵王、四太监同下。四赵兵、赵胜、缪贤、傅豹、虞卿自两边分下。)

廉颇   (西皮散板)  我主作事不分明。

             竖子何功得幸进,

     (白)     带马回府。

(四军士同上。廉颇上马,走圆场,下马,进府。四军士同暗下。)

廉颇   (白)     唉!

     (西皮散板)  越思越想气难平。

     (白)     且住,想俺廉颇自随大王以来,东挡西杀,南征北战。一败齐国,拔取晋阳;再败燕国,攻克五城;征战沙场,千辛万苦,渴饮刀头血,倦来马上眠,朝朝谋策略,夜夜不得安。拼却性命,才得上将之位。今相如小儿,倚仗口巧舌能,封为首相,位居老夫之上,其情可恼!哎呀扎!哎呀扎!扎扎……

(贾凌、郭盛同上。)

贾凌   (白)     启禀老将军:蔺大夫拜相以后,举国称贺,我朝文武,轮流宴请,如今奔平原君府上而去,这个威风可真不小哇!

廉颇   (白)     怎么讲?

贾凌   (白)     这个威风可真不小哇!

廉颇   (白)     扎扎扎……且住,老夫在朝一时,岂容那孺子猖狂!

             家将,随定老夫,去至长街,拦挡他的去路,备马伺候。

贾凌   (白)     是。

(四军士自两边分上。)

廉颇   (西皮快板)  相如小儿封首相,

             不由老夫怒满膛。

             非是俺无有容人量,

             屈身孺子脸无光。

             此一番长街把路挡,

             要把那孺子羞一场。

             人来带路长街往,

(廉颇上马。)

众百姓  (内同白)   我等参拜丞相!

蔺相如  (内白)    众位父老免礼。啊哈哈哈!

廉颇   (白)     啊?

     (西皮快板)  又听百姓闹嚷嚷。

             勒马停蹄把路挡,

     (西皮散板)  等他到来羞辱一场。

蔺相如  (内白)    车辆直奔赵府!

(四军士执仪仗、院子、李诚、傅让、车夫、蔺相如乘车同上。)

蔺相如  (西皮摇板)  别过了众父老赵府而往,

             众文武齐款待我荣耀非常。

             叫人来你与我忙催车辆,

四军士  (同白)    哦!

李诚   (白)     老将军挡道。

蔺相如  (白)     呀!

     (西皮摇板)  老将军挡去路所为哪桩?

     (白)     嗯!

     (西皮摇板)  叫人来回车辆转入小巷,

(蔺相如、四军士、院子、李诚、傅让、车夫同下。)

贾凌   (白)     老将军,他们转入小巷而去!

廉颇   (白)     哽!

     (西皮散板)  相如小儿他着了慌。

             再到小巷把路挡,

     (白)     小巷等他!

     (西皮散板)  看是谁弱哪个强!

     (白)     等候了!

(四军士执仪仗、院子、李诚、傅让、车夫、蔺相如乘车同上。)

李诚   (白)     老将军挡道啊!

(蔺相如惊。)

蔺相如  (西皮流水板) 听说小巷又被挡,

             分明是廉颇要逞强。

             有心与他把理讲……

     (白)     不可。

     (西皮快板)  得罪老将理不当。

             我二人争强来较量,

             岂不是因私把公伤!

             非是相如无胆量,

             我为国,保家邦。

             转怒为笑再相让……

李诚   (白)     老将军挡道!

蔺相如  (白)     呀!

     (西皮快板)  两次三番为哪桩?

             依仗年迈功劳广,

             这样的欺人理不当。

             罢罢罢怒气忍心上,

             怕的是手足相残于国有伤。

     (白)     罢宴回府。

四军士  (同白)    罢宴回府。

(蔺相如、四军士、院子、李诚、傅让、车夫同下。)

贾凌   (白)     老将军,他们罢宴回府啦!

(廉颇一望。)

廉颇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相如被我吓破了胆,

             三番两次不敢前;

             暂时息怒回府转,

(廉颇下马,进门。四军士同暗下。)

廉颇   (西皮散板)  余怒未消心不甘。

     (白)     二位先生,适才某在长街之上,三次断路,那蔺相如竟然不敢向前。看来这个孺子,也自惧怕老夫了!

贾凌   (白)     当然喽。凭老将军这名气,威震列国,他也不能不怕呀!

廉颇   (白)     哽!从今而后,尔等在外,遇着他的门客,不要退让,自有老夫作主。

贾凌   (白)     是啦。

廉颇   (白)     正是:

     (念)     非是老夫气量浅,怎能容忍小儿男。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虞卿   (内白)    走啊!

(虞卿上。)

虞卿   (西皮散板)  秦邦三次用巧计,

             激动齐国攻我朝。

             将相不和心焦躁!

     (白)     有请大王!

(四太监、赵王同上。)

赵王   (西皮散板)  卿家何事皱眉梢?

虞卿   (白)     大王,大事不好了!

赵王   (白)     何事惊慌?

虞卿   (白)     秦邦又弄诡计,激动齐国,前来犯我。

赵王   (白)     哎!我朝文有相如,武有廉颇,何惧于他。

虞卿   (白)     这个……

(大太监甲上。)

大太监甲 (白)     蔺丞相有本呈上。

赵王   (白)     呈上来。

(赵王拿本章。)

赵王   (白)     “臣闻秦邦激动齐国前来犯我,可命李牧率领人马,东面挡齐,老将军举兵屯扎界口,西防秦兵,料然无事。”哎呀呀,好一个蔺丞相他已然知道了。

(大太监乙上。)

大太监乙 (白)     老将军有本呈上。

赵王   (白)     呈上来。

(赵王看本章。)

赵王   (白)     “臣闻秦邦,命齐国前来伐我,此乃诡计。老臣率领大兵,屯扎界口,西挡秦兵,再命李牧前去迎敌,料然无事。”哎呀呀!老将军也知道了。

虞卿   (白)     啊大王,可知他二人呈递本章之意否?

赵王   (白)     莫非将相不和,不愿同朝对面么?

虞卿   (白)     大王所见不差。

赵王   (白)     如此说来,我赵国之不幸也!唉!

虞卿   (白)     大王不必忧虑,臣愿劝说他二人早日和好就是。

赵王   (白)     哎呀卿家呀!赵国安危,都在他二人身上,卿家你快快地去吧!

虞卿   (白)     臣遵旨。

     (西皮散板)  急忙忙去劝说将相和好,

(虞卿下。)

赵王   (西皮散板)  也免得我赵国再受煎熬。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蔺相如  (内二黄导板) 忧国事费心机深思苦想,

(蔺相如、李诚、傅让同上。)

蔺相如  (回龙)    都只为廉颇老将自逞刚强,闷怀衷肠。

     (二黄原板)  列国中唯我邦独把秦挡,

             全凭着文和武共保家邦。

             回朝来赏功劳金殿封相,

             老将军气量狭与我参商;

             为此事终朝挂怀好叫我心中不爽,

             怎能够劝老将回转心肠。

李诚   (白)     丞相长叹,莫非是为那廉颇老将军三次挡道,心中不快么?

蔺相如  (白)     三次挡道倒还事小,怕的是我们文武不和,被外邦闻知,于我国不利呀!

李诚、

傅让   (同白)    哎呀!这也说得是。

蔺相如  (白)     你们日后若遇将军府的门客,必须谦让一二,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李诚   (白)     我等遵命。

虞卿   (内白)    虞大夫到。

蔺相如  (白)     有请。

李诚、

傅让   (同白)    有请。

(李诚、傅让同下。虞卿上。)

虞卿   (念)     金殿领圣命,来见智谋人。

     (白)     丞相。

蔺相如  (白)     大夫。

(蔺相如、虞卿同笑,进门。)

蔺相如  (白)     大夫光临,必有见教?

虞卿   (白)     请问丞相,因何数日未朝?

蔺相如  (白)     这……偶得小恙,故尔未朝。

虞卿   (白)     说什么偶得小恙,莫非与老将军不和?

蔺相如  (白)     大夫何出此言?

虞卿   (白)     如今齐国犯我边境,你二人各递本章,不愿同朝会面,岂不是失和了么?

蔺相如  (白)     咳!怎能提到失和二字,我恐遇到老将军,激怒于他,有些不便。

虞卿   (白)     啊,丞相,何惧老将军之甚耶?

蔺相如  (白)     大夫,你也道我惧怕那老将军吗?

虞卿   (白)     朝中文武俱都是这样言讲啊!

蔺相如  (白)     请问大夫,廉颇老将军的厉害比那秦王如何?

虞卿   (白)     秦王凶狠,列国俱怕,老将军焉能比得!

蔺相如  (白)     着哇。虎狼之秦,我尚且不惧,又怕那老将军何来呢!

虞卿   (白)     既然如此,长街之上,为何三次退让?

蔺相如  (白)     请问大夫,那虎狼之秦可有吞并我赵国之意?

虞卿   (白)     本有此意。

蔺相如  (白)     他为何不兴兵前来?

虞卿   (白)     只因我赵国有人。

蔺相如  (白)     人是哪个?

虞卿   (白)     丞相与老将军。

蔺相如  (白)     是啊!我二人一日在朝,那秦王就不敢公然进犯,我二人倘若失和,秦邦乘机而至,赵国的宗庙社稷,岂不是旦夕不保;我把国事看重,私见不去计较,情愿让廉颇,不愿亡赵国!

虞卿   (白)     哦!

     (二黄摇板)  好一位贤明蔺丞相,

             保国家怎能手足残伤;

             辞丞相急忙忙出府而往,

蔺相如  (白)     哪里去?

虞卿   (白)     丞相!

     (二黄摇板)  见了那老将军劝说一场。

蔺相如  (二黄摇板)  倘若是老将军他肯相原谅,

             蔺相如过府去问一问安康。

虞卿   (二黄摇板)  凭真诚讲大义打动老将,

     (白)     告辞了!

(虞卿下。)

蔺相如  (二黄摇板)  但愿化却了暗礁冰霜。

(蔺相如下。)

【第二十二场】

李诚   (内白)    嗯咳!

(李诚、傅让同上。)

李诚   (念)     廉颇做事太张狂,

傅让   (念)     长街挡路为哪桩?

李诚   (念)     丞相宽宏把他让,

傅让   (念)     不愧国家一栋梁。

李诚   (白)     老弟!

傅让   (白)     老兄!

李诚   (白)     咱们丞相嘱咐的话,可别忘了,若遇廉颇将军府下的门客,必须谦让一二。

傅让   (白)     可是的,堂堂的蔺丞相,为什么那么惧怕那老将军哪?

李诚   (白)     不是怕廉颇将军,怕的是将相不和,于国家不利。

傅让   (白)     原来如此。咱们且到酒馆沽饮几杯。

李诚   (白)     言得极是。请!

(李诚向内。)

李诚   (白)     酒保快来。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啦,来啦!二位客官,请来上座。

(李诚、傅让同进内,同坐。)

李诚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好酒一壶啊,一壶。

(酒保取托盘盛酒壶、酒盏,下。)

贾凌   (内南锣)   将军门下有威风。

(贾凌、郭盛同上。)

贾凌   (南锣)    蔺相如太不通,

郭盛   (南锣)    倚仗唇舌立大功;

贾凌   (南锣)    封首相,

郭盛   (南锣)    在朝中,

贾凌   (南锣)    廉颇老将怎能容!

贾凌、

郭盛   (同南锣)   且到酒肆饮几盅。

贾凌   (白)     到了酒馆啦,咱们喝两盅去。

             酒保,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啦,来啦!二位喝酒吗?

贾凌   (白)     可有上座?

酒保   (白)     上座有人占啦。

贾凌   (白)     什么上座下座的,有个地方就成。

酒保   (白)     得,您二位这边吧!

贾凌   (白)     好好,挺豁亮的,请吧!请吧!

(贾凌见李诚、傅让。)

贾凌   (白)     慢着,慢着!酒保过来,过来!上座叫谁占啦?

酒保   (白)     蔺丞相府上的!

贾凌   (白)     怎么着?蔺丞相府上的?

酒保   (白)     大概你也认识吧?

贾凌   (白)     谁认识他们哪!我说伙计,要是别人占了上座,还算罢啦。丞相府上的占啦,我们可有点不甘心,趁早给我们腾下来。

酒保   (白)     二位,你别不讲理呀!茶馆酒肆,也有个先来后到啊!

贾凌   (白)     哈哈!你这是瞧不起我们哪!告诉你说,我们是将军府上的。

酒保   (白)     将军府,丞相府,都是朋友,何必如此哪?

贾凌   (白)     什么?谁跟他们是朋友,趁早叫他们腾下来,请我们哥儿们到上座。

酒保   (白)     二位,您这不是叫我为难吗?

(李诚、傅让对视。)

李诚   (白)     啊,二位义士不必生气,酒保也不必为难。来,来,来!请上座,请上座,我们移到旁座,也就是啦。

贾凌   (白)     哽,算你们通达时务。

(酒保向李诚、傅让。)

酒保   (白)     二位如此退让,我可就依实啦。

李诚   (白)     没关系,没关系,这又算得了什么哪。

(酒保移酒菜到旁桌上。李诚、傅让改坐到旁座。酒保向贾凌、郭盛。)

酒保   (白)     得啦,你们二位请上座吧!

贾凌   (白)     嗯,将军府上的就该上座,这是他们聪明。老弟你瞧,我们坐这儿才够个样子。哪像他们,猴戴帽子,没个人样儿。

(酒保自语。)

酒保   (白)     嘿,好大的口气!

贾凌   (白)     酒保!

酒保   (白)     二位要什么酒菜?

贾凌   (白)     一壶好酒,两碟好菜。

酒保   (白)     是啦。

(酒保欲下。)

李诚   (白)     酒保这里来。

酒保   (白)     二位用点什么?

李诚   (白)     他们二位要了什么啦?

酒保   (白)     要一壶酒,两碟菜。

李诚   (白)     你给他们再配上两碟菜,算在我们的帐上。

酒保   (白)     那干什么!

李诚   (白)     不必多说,叫你预备,你就快预备去得啦。

酒保   (白)     是啦。这二位这叫什么脾气呀!伙计们!好酒一壶,好菜四碟啊!

(酒保取酒、菜送到贾凌、郭盛桌上。)

贾凌   (白)     我说酒保儿,我们要的是两碟菜,怎么来了四碟,难道是你们柜上外敬的吗?

酒保   (白)     小买卖,没有外敬。那两碟菜,有人付了。

贾凌   (白)     谁付了?

酒保   (白)     是他们二位给钱。

贾凌   (白)     谁给钱?

酒保   (白)     他们二位。

贾凌   (白)     他们给钱?

酒保   (白)     不错。

郭盛   (白)     我说贾先生,他们丞相怕咱们老将军,他们就该怕咱们,孝敬咱们两盘菜,那还不是应当的吗?喝着,喝着!

贾凌   (白)     要说他们丞相怕咱们将军,那倒是应当的!

郭盛   (白)     怎么呢?

贾凌   (白)     你进府日子浅,知道的事情不多,从前那位蔺丞相原是缪太监府里的一个舍人。舍人你懂得不懂得呀?

郭盛   (白)     舍人不就是跟咱们一样吗?

贾凌   (白)     哪儿比得了咱们哪!想当初,他在缪太监府里,不过是混碗饭持,扫地打杂儿,伺候酒筵,都是他的事。有一次,咱们老将军得胜还朝,缪太监宴请咱们老将军,那蔺相如还跪在地下给咱们老将军敬酒哪!

郭盛   (白)     哎呀!好一个蔺丞相,敢情是这样儿的出身哪!

贾凌   (白)     啊,这就难怪咱们老将军瞧不起他啦!出身微贱哪!喝着,喝着!

郭盛   (白)     喝着,喝着!

傅让   (白)     李先生,您瞧,咱们这两碟菜敬的,他们反来谈论起咱们丞相来啦。

李诚   (白)     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喝酒,喝酒。

傅让   (白)     我就有点不服气,这个闷心酒。我喝不下去。

李诚   (白)     说就让他说去。你忘了咱们丞相嘱咐咱们的话拉!小不忍则乱大谋哇!

傅让   (白)     不错,咱们丞相真是个好的。

李诚   (白)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咱们应当跟着丞相学。喝着,喝着。

郭盛   (白)     我说贾先生。你刚才说蔺丞相是那样的出身,他怎么会作了丞相呢?

贾凌   (白)     咳!还不是人走时气马走膘,骆驼单走锣锅桥。也是他一时幸运,糊里糊涂的就作了丞相啦!要不怎么咱们老将军始终不服他哪!

郭盛   (白)     那当然喽!要说咱们老将军,东挡西杀,南征北战,在战场上,你一刀,我一枪……

贾凌   (白)     往哪儿枪啊?

郭盛   (白)     我这是比画哪!立下十大汗马功劳,才作了赵国的上将军。凭一个舍人出身,倚仗嘴巧舌能,就封了丞相,不用说老将军,就是我,也不服啊!

贾凌   (白)     咳!说来说去,还算蔺丞相他聪明,他知道自己出身不高,功劳不大,所以老将军三番两次羞辱于他,他不敢逞强,只有退让啊!

郭盛   (白)     据我瞧,不但蔺丞相聪明,就是他手底下的人,也够机灵的。

贾凌   (白)     怎么呢?

郭盛   (白)     你瞧哇!这两碟菜,不是他们乖乖儿地孝敬咱们的吗?

贾凌   (白)     你小声点说——

(贾凌故意大声。)

贾凌   (白)     别让人家听见!

郭盛   (白)     别让他们听见?难道说咱们哥们还怕他们不成?也不是说大话,借给他们点胆子,也不敢跟咱们说三道四的呀!喝着,喝着。

傅让   (白)     李先生,这酒我可喝不下去啦!他们真是大言欺人哪,你甭管,我得问问他们去!

李诚   (白)     别莽撞,别莽撞!待我上前。

(李诚出位。)

李诚   (白)     啊二位先生请过来。

贾凌   (白)     干什么?又给我们敬菜来了?

李诚   (白)     朋友相交,小小的酒菜,算不了什么!二位请过来,有几句话咱们谈谈。

贾凌、

郭盛   (同白)    怎么?要打架?外边,不含糊!

(贾凌、郭盛同站起。)

李诚   (白)     不是的,方才听二位之言,我们要请教,请教。

(贾凌、郭盛同出座。)

贾凌   (白)     甭绕弯儿了,有什么话你说吧。

李诚   (白)     二位说,我家丞相出身舍人,没有什么功劳,你们可知道完璧归赵,扑油鼎的事情吗?

贾凌   (白)     扑油鼎,那算得了什么,那是他活腻啦!

李诚   (白)     咳!你别那么说!想那秦王用十五连城,诓取我国和氏之璧,满朝文武,没有人敢捧璧入秦,亏了我们丞相,到了秦廷,一见那秦王,诓璧是真,换城是假,我们丞相机智权变,当时将宝璧取回,急速命人送回我国,又单人独己面见秦王。那秦王大怒,当时抬上烹人的油鼎,若不献璧就把我们丞相烹炸而死。那时我家丞相毫无惧色,侃侃而谈,据理争辩,问得那秦王张口结舌,无话可答,不敢再强暴无礼,丞相安然回国。称得起是忠心赤胆、智勇双全。这不是奇功一件吗?

贾凌   (白)     就算这是功劳。就这功劳,就封丞相呀!

李诚   (白)     还有哪!

贾凌   (白)     你再往下说。

李诚   (白)     那秦王一计不成,又生二计,约请大王渑池赴会,明为和好,暗藏刀兵。在酒席筵前,他叫咱们大王鼓瑟取乐,分明是取笑赵国。我家丞相义正词严,力逼秦王击缶,这才争回了体面,秦邦不敢逞强。要不是蔺丞相正气凌云,智勇包天,咱们赵国早被秦邦看作无用之辈,兴兵侵扰啦!到了那个时候,咱们的宗庙社稷哪能保全哪!

贾凌   (白)     照你这么一说,这蔺丞相的胆量可不小哪!

李诚   (白)     本来吗,他老人家,智勇双全,胆识过人,要不然就能封为丞相了吗!

郭盛   (白)     这话又不对啦,蔺丞相如此英雄,为什么单怕我们廉颇老将军哪?

李诚   (白)     哈哈……二位好不明白呀!我家丞相并非惧怕廉颇老将军,他怕的是将相不和,国家不在,所以蔺丞相三番两次的退让老将军。不用说我们丞相,就是我们哥儿们,常听蔺丞相的嘱咐,对于你们诸位也是谦恭退让,为的是不计私仇,要以国家社稷为重啊!

郭盛、

贾凌   (同白)    哎呀!是这么回子事啊!

贾凌   (白)     听义士之言,我二人如梦方醒。国家为重,岂有自相误会,私闹意气之理。我们此番回去,必须多多劝告老将军,别再跟蔺丞相闹别扭啦!

李诚   (白)     二位若能说得老将军回心转意,与我们丞相早日和好,真是赵国之幸。我这儿给您行礼,拜托您多受累啦!

贾凌   (白)     哎呀!岂敢,岂敢!刚才言语之间,多有冒犯,我们知错认错,给您磕一个吧。

李诚   (白)     哎呀!岂敢,岂敢!二位深明大义,真乃通达之士,我给您磕一个吧。

贾凌   (白)     岂敢,岂敢,从今以后,你我兄弟,要多亲多近,我们还要多多地请教哪!

             酒保,把他们二位的酒钱,记在我们的帐上!

李诚   (白)     不,不,不!有言在先,还是记在我们的帐上!

贾凌   (白)     不,不,不!记在我们的帐上!

李诚   (白)     记在我们帐上。

贾凌   (白)     这么一说,我们就依实啦!

贾凌、

李诚   (同白)    正是:

     (同念)    今日喝了一壶酒,从今都是好朋友!

贾凌   (白)     二位再见啦!

李诚   (白)     再见啦!

贾凌   (白)     二位仁兄请!

李诚   (白)     不敢,二位仁兄请!

贾凌   (白)     来,来,来!挽手而行!哈哈哈……

李诚   (白)     哈哈哈……

(贾凌、李诚、郭盛、傅让挽手同下。)

【第二十三场】

(廉颇上。)

廉颇   (二黄原板)  老廉颇在府中心下暗想,

             想起了封相事闷转愁肠;

             蔺相如小孺子未曾把功勋立上,

             一旦间封首相位压朝堂。

             想此事不由人气往上撞……

     (白)     想老夫东挡齐国,西抗强秦,立下盖世之功。那相如小儿,不过是口巧舌能,侥幸成功。如今封为首相,位居老夫之上,真真气煞人也。

     (二黄碰板)  怨君王有偏向,埋没了功臣乱封赏,思来想去,叫老夫怒满胸膛。

     (白)     想前者,长街之上,挡他的去路,那相如小儿,竟自不敢向前,分明惧怕于我。相如呀!相如!老夫在朝一日,管教你作不得太平丞相也。

     (二黄散板)  为此事终日里心中不爽,

             誓不与小孺子并立朝堂。

(贾凌、郭盛同上。)

贾凌   (白)     启禀老将军:适才我二人在街前饮酒,偶遇蔺府的门客,我等故意与他吵闹,谁知他们再三退让。是他们言道:蔺丞相并非惧怕老将军,只因为国家为重,怕的是将相不和。依我们的拙见,老将军与蔺丞相就该和好的为是。

廉颇   (白)     哎!要俺与那蔺相如和好,是万万不能!

郭盛   (白)     望将军还要三……

廉颇   (白)     嗯!

虞卿   (内白)    虞大夫到。

贾凌   (白)     虞大夫到!

廉颇   (白)     有请。

贾凌   (白)     是。

             有请虞大夫!

(贾凌、郭盛同下。虞卿上。)

虞卿   (白)     老将军!

廉颇   (白)     虞大夫!

(廉颇、虞卿同笑,同进内。)

廉颇   (白)     大夫到此,有何贵干?

虞卿   (白)     老将军数日未朝,敢莫是身体不爽吗?

廉颇   (白)     唉!廉颇虽老,我这钢筋铁骨,却还不老。奏本不朝,为了一人。

虞卿   (白)     莫非为了蔺丞相?

廉颇   (白)     啊!什么丞相!大夫此话休在提起!

虞卿   (白)     啊!老将军,想那蔺相如有功于赵国,人人敬重啊!

廉颇   (白)     侥幸成功!

虞卿   (白)     那蔺相如胆识过人,老将军不可轻视于他呀!

廉颇   (白)     依老夫看来,不过是个懦弱的书生,说什么胆识过人?

虞卿   (白)     何以见得?

廉颇   (白)     老夫在长街之上,三次拦他的去路,他避而不前。分明自知无功受禄,窃居高位,怕与老夫顶撞,他,有什么胆识可讲?

虞卿   (白)     哎呀呀,你道他引车退避,是惧怕老将军你么?

廉颇   (白)     嗯!

(廉颇得意。)

虞卿   (白)     这正是他胆识过人之处啊。

廉颇   (白)     怎见得?

虞卿   (白)     请问老将军,那秦王可有吞并我赵国之意?

廉颇   (白)     有的。

虞卿   (白)     他为何不兴兵前来?

廉颇   (白)     你道为何?

虞卿   (白)     他不敢进犯者,怕的是我赵国二人。

廉颇   (白)     哪二人?

虞卿   (白)     将军与那蔺丞相!

廉颇   (白)     哎!那蔺相如是甚等样人,怎能与老夫相提并论!

虞卿   (白)     老将军此言差矣!

廉颇   (白)     何差?

虞卿   (白)     想那蔺丞相首次入秦,完璧归赵,油鼎在前而不惧;渑池会上,理屈秦王,强他击缶;那时,兵似兵山,将如将海,他尚且不惧,难道说他惧怕老将军不成?他不过怕的是将相不和,国家之害呀!想你二人,一文一武,一将一相,同心辅赵,秦兵不敢犯界,倘若你二人一旦失和,秦人乘机而至,不动刀兵,便可灭赵!那时赵国的宗庙无存,社稷不保,这误国之罪,应在哪一个的身上?

廉颇   (白)     这……

虞卿   (白)     那蔺丞相也曾对我言讲:他以国事为重,不记私忿,情愿让将军,不愿亡赵国!

廉颇   (白)     呀!

     (二黄散板)  一番话问得我无有话讲,

             惊醒了老廉颇大梦黄粱。

             低下头口问心暗自思想……

(廉颇出门。)

廉颇   (二黄散板)  好一似刀割肉箭刺胸膛。

     (白)     且住!听虞大夫一番言论.我是如梦方醒。将相不和,乃国家之害,倘被秦邦闻之,乘机进犯,这赵国的宗庙何在?社稷何存?廉颇呀!廉颇!你身为上将军,不以国事为重,只念私见小忿,这误国殃民之罪,尽在你一人的身上!你问心何安?于心何忍?哎呀这……这……唉!

虞卿   (白)     老将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老将军回心转意与蔺丞相和好,那蔺丞相言道,还要亲自过府与将军赔礼呢。

廉破   (白)     哎呀大夫啊!这都是廉颇一人之错,怎敢劳动丞相过府赔礼!待俺身背荆杖,亲到相府赔罪便了。

     (二黄散板)  我心中愧对蔺丞相,

             赔礼认罪走一场。

(廉颇下。)

虞卿   (白)     看老将军回心转意,亲往相府赔礼,将相和好,我不免回复我主便了。

(虞卿下。)

【第二十四场】

(蔺相如执书上。)

蔺相如  (二黄摇板)  每日里思国事愁眉难放,

             都只为虎狼秦暗算我邦。

(李诚、傅让同急上。)
李诚、

傅让   (同白)    启禀丞相:老将军单身一人,闯进相府!

蔺相如  (白)     怎么,老将军他……来了吗?带路前厅!

(廉颇负荆上,见面。)

蔺相如  (白)     老将军你——这是何意?

(李诚、傅让互示意,同暗下。)

廉颇   (白)     哎呀,丞相啊!俺廉颇胸襟狭小,不该蔑视贤才,得罪了丞相。如今身背荆杖,到府请罪。望丞相念在同朝的分上,打也打得,罚也罚得,还望你多多的训教哪……

(廉颇哭跪。蔺相如大惊,趋步向前,跪。)

蔺相如  (二黄散板)  见此情不由我伤心泪降,

             我与你秉忠心同在朝堂。

             让将军为的是国家为上,

             怕的是我们文武不和手足相伤!

             你本是大义人心胸宽广,

             蔺相如敬重你忠勇无双!

廉颇   (二黄散板)  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师尊一样。

蔺相如  (二黄散板)  你是我老哥哥……

廉颇   (二黄散板)  愧不敢当!

蔺相如  (二黄散板)  保国家我凭文,

廉颇   (二黄散板)  我凭武,

蔺相如、

廉颇   (同二黄散板) 忠心秉上,

(李诚、傅让引赵胜、缪贤、虞卿、傅豹同上。)
赵胜、
缪贤、
虞卿、

傅豹   (同二黄散板) 从今后将相和国富民强。

     (同白)    且喜将相和好,乃是我赵国之幸也。

蔺相如  (白)     就在我府中设宴,与老将军,列位大人痛饮,正是:

     (念)     文武同心喜事多,

赵胜、
缪贤、
虞卿、

傅豹   (同念)    哪怕秦邦动干戈。

廉颇   (念)     负剂请罪赎前过,

蔺相如、
廉颇、
赵胜、
缪贤、
虞卿、

傅豹   (同尾声)   国泰民安将相和。

             文武同心出才施展,

             国家富强是所愿,

             将相和好万民欢!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416 ┊ 字数:2620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