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将相和》

主要角色
蔺相如:生
廉颇:净

情节
战国时,秦最强大。赵有和氏璧,为无价之宝。秦王愿以十五城易之。蔺相如奉命使秦,见秦王受璧,并无偿城之意。蔺相如仍诳得此璧,怀之而归。后于渑池会上,秦王欲辱赵王,使之当众鼓瑟。蔺相如立逼秦王击缶,以为抵制。从此秦王不敢轻赵,而蔺相如亦名显诸侯矣。赵王爵以上卿,封为相国,赫赫然位冠百僚。赵将廉颇,智勇兼全,为诸侯所畏重。其所以位高爵者,是亦身经百战而得之。乃与蔺相如比并,犹有所不及。蔺相如一儒生资格,徒恃口舌以博取功名,反高出于自己之上,不平实甚焉。意欲窘辱蔺相如,以洩其气。俟蔺相如入朝,率领麾下将弁,守候于必经之路。事为蔺相如所闻,命从者避道而行,不与计较。廉颇又出其前,蔺相如又避之。廉颇非常疑惑,暗想蔺相如不应如是懦怯,恐有挟恨陷害之计。然蔺相如之心,以为二人在赵,文武各尽其用。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赵者,有二人故耳。若使将相不和,秦必乘隙而来,赵亡无日矣。蔺相如以国家为重,未尝稍萌私见。廉颇探知其故,恍然大悟。即至蔺相如府中,负荆请罪。蔺相如毫不芥蒂。二人遂结为刎劲交。终二人之世,赵国得安然无事。

注释
此剧事实,出于《东周列国志》说部中。与正史上并不枘凿。惟加以点缀耳。剧本系名伶汪笑侬之手笔。措词命意,迥与他剧本不同。中间几处说白,于政界中人,寓有箴规之意,允称高尚。去岁笑侬在沪上後一台,串演此剧,卖座为之一空。其魔力之广大,有如此者。近见共舞台客串某,步笑侬之后尘,嗓音尚觉清亮,而于态度举动,似嫌鄙俗,不合大臣身分。倘能加以琢磨功夫,亦属伶界中之不多得者也。

根据《戏考》第二十二册整理

录入:松仁老虎


相关剧本
《渑池会》(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将相和》(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将相和》(根据《汪笑侬戏曲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3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牌。四校尉、廉颇、李贤同上。)

廉颇   (白)     可恼可恼。

李贤   (白)     老将军,今日为何这样烦恼?

廉颇   (白)     大夫哪里知道。想俺廉颇,在赵国立了多少战功,才有一位上卿之职。蔺相如这娃娃,凭他那张利口,说了几句大话,只有这点功劳,官位反在老夫之上。你道恼也不恼。

李贤   (白)     官大官小,皆受王封。老将军乃百战名将。那相如必不敢妄自尊大,藐视将军。

廉颇   (白)     大夫说哪里话来。大丈夫岂可向人低首下气。我不免去到大街,等他上朝,在大庭广众之中,百般凌辱,以洩我心头之愤。

             校尉们。

四校尉  (同白)    有。

廉颇   (白)     今日站在街前,蔺相如到来,莫让他过去。

     (西皮原板)  恨赵王无皂白赏罚太滥,

             把一个白郎竟作高官。

             论功劳我廉颇身经百战,

             定名位我在后他反在前。

             这样的不平事气破肝胆,

             屈服在书生下心实不甘。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侍卫、蔺相如同上。)

蔺相如  (西皮正板)  威烈王坐洛阳朝政不善,

             韩、赵、魏合晋国鼎立为三。

             从此后七雄出年年争战,

             无公法无公理但有强权。

             我赵国占的是太行两面,

             抗秦楚抗韩魏又抗齐燕。

             有本公和廉颇忠心义胆,

     (西皮摇板)  才保定吾国的大好江山。

(蔺相如坐。)

蔺相如  (白)     本公蔺相如,赵王驾前为臣。只因秦王,心羡我国和氏玉璧,情愿以城池十五座相换。本公捧璧入秦,仍然完璧归赵。后又约赵王相会渑池。本公护驾赴会,秦王命赵王鼓瑟,本公就请秦王击缶。秦王虽然强大,总没有占得一点便宜。赵王大悦,封我上卿之职,位在廉颇之上。这老儿智谋虽多,度量却小。他心中一定不服。嗳,话虽如此,本公总以君子待人,决不敢看人不起,先自疑惑起来,安见人之度量不如我。

             侍卫。

侍卫   (白)     有。

蔺相如  (白)     安排车驾上朝。

侍卫   (白)     禀大人,廉颇将军发出话来,要在大街凌辱大人。看他思想,因大人比他位分在上,心里有些不平。

蔺相如  (白)     唗!廉将军堂堂一位大臣,岂有这样心事。或者他们手下人,说长说短,说是说非,一旦酿出大祸,只有国家受害。你莫多言,这话我万万不信。命驾上朝。

     (西皮摇板)  自古道手下人见识浅,

             说是非说短长竟惹祸端。

             从今后但须诵白圭之玷,

             我只当是春风吹过耳边。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急急风牌。四校尉、廉颇同上,廉颇右坐。四侍卫、蔺相如同上。)

蔺相如  (西皮摇板)  人说是人说非人说长短,

             我把那坏话儿不挂心间。

侍卫   (白)     廉大人怒气满面,挡住去路。

蔺相如  (白)     廉将军,不过一时之怒,本公岂能与他一般见识。总是退让为是。

             侍卫绕道而行。

     (西皮原板)  廉将军也不过一时之见,

             终不能昧公理敢讲强权。

(众人自上场门同下。)

校尉   (白)     禀大人,蔺大人避道而行。

廉颇   (白)     哼,这娃娃,倒也眼亮。难道罢了不成。

             来,绕道拦截于他。

(四校尉同绕场,廉颇左坐。四侍卫、蔺相如自下场门同上。)

蔺相如  (西皮摇板)  一朝愤忘其身必遗国患,

             他逆来我顺受方算奇男。

侍卫   (白)     廉将军,又在前面挡道。

蔺相如  (白)     廉将军这就不是。本公既已退让,你反着着进逼。难道我相如真怕你不成。

(蔺相如怒。)

蔺相如  (白)     嗳,我既退让于先,何必相争于后。断不可因私愤而误国家大事。还是回避于他。

             侍卫速速回府便了。

(众人同下。)

廉颇   (白)     吓,难道说蔺相如怕我不成?因何这般退让,莫非有甚奸计?不免回府,再作计较。

             校尉们。

校尉   (同白)    有。

廉颇   (白)     回府。

     (西皮摇板)  任是龙任是虎我都不管,

             不与你分高下羞立朝班。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李贤上。)

李贤   (西皮摇板)  老将军太任性见识又浅,

             怕的是因此事将相争权。

             我看那蔺相如颇有肝胆,

             或不致为私仇国家不安。

(廉颇上。)

廉颇   (西皮摇板)  我与他活冤家偏不相见,

             莫非他暗地里巧设机关。

李贤   (白)     老将军,今日因何下朝甚早?

廉颇   (白)     老夫今日并未上朝。那蔺相如在长街,两次退让,也不上朝,竟自回府。恐他另有奸计,暗害老夫。请大夫前去打探,未知尊意如何。

李贤   (白)     下官情愿效劳。

廉颇   (念)     退让是真还是假,

李贤   (念)     冤家宜解不宜结。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蔺相如上。)

蔺相如  (西皮摇板)  心儿里最可气将军廉颇,

             任私意全不管百姓死活。

             吞着声忍着气回车避过,

             国不和又恐怕敌人知觉。

(李贤上。)

李贤   (西皮原板)  可笑那廉将军性烈如火,

             无端的起下了平地风波。

     (白)     门上哪位在?

兵卒   (白)     什么人?

李贤   (白)     烦劳通禀:下大夫李贤求见。

兵卒   (白)     启大人:下大夫李贤求见。

蔺相如  (白)     有请。

李贤   (白)     参见大人。

蔺相如  (白)     大夫少礼。请坐。

李贤   (白)     可恼呀可恼。

蔺相如  (白)     大夫因何烦恼?

李贤   (白)     闻得那廉颇老儿,与大人作对,下官心甚不平。

蔺相如  (白)     一殿为臣,哪有此事。外人之言,不可听信。

李贤   (白)     下官非听过耳之言,亲见廉颇挡道,大人回避,难道怕他不成?

蔺相如  (白)     我且问你,廉将军厉害得过秦王吗。

李贤   (白)     秦王那样厉害,六国诸侯,谁人不怕。廉将军怎比得呢?

蔺相如  (白)     好道本公在秦庭之上,归我完璧。渑池会中,逼他击缶。那时兵似兵山,将似将海,本公一毫不惧。偏偏今日害怕廉将军吗?

李贤   (白)     既不害怕,避他何为?

蔺相如  (白)     本公并非避他,诚恐赵国受累。我再问你,秦王想吞赵不想?

李贤   (白)     想吞不敢吞。

蔺相如  (白)     怎么不敢?

李贤   (白)     怕大人与廉将军。

蔺相如  (白)     着哇!自古常言: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我和廉将军争闹,教秦国不动一枪一刀,得了赵国,无论何人,都要受辱。我且问你,到那时还能争强夺气吗。我把国家看的要紧,私仇何挂在心。情愿让廉颇,不愿亡赵国。

李贤   (白)     听了这番教训,大臣都要先公后私。下官闻此金玉之言,不禁五体投地。似那般口谈国利民福,其实是自私自利,岂不愧死。就此告别了。

     (西皮摇板)  实服了蔺相如真有韬略,

             为国家敌外人甘让廉颇。

(李贤下。)

蔺相如  (西皮摇板)  我当初也不过区区门客,

             又何必妄自尊不顾赵国。

(蔺相如下。)

【第六场】

(廉颇、四校尉同上。)

廉颇   (西皮导板)  蔺相如在长街两次避躲,

     (西皮原板)  这件事叫老夫大费揣摩。

             莫非他明退让暗害与我?

             莫非他弃官职私通了外国?

             也不知葫芦中卖的甚么药,

             因此上我迷迷糊糊、颠颠倒倒,猜也猜不着。

             似这等机关我就难以解破,

             听李贤回来怎样说。

(李贤上。)

李贤   (西皮摇板)  蔺相如他真是聪明不过,

             又有德又有量智广才多。

     (白)     参见老将军。

廉颇   (白)     大夫回来了。少礼请坐。

李贤   (白)     谢坐。

廉颇   (白)     大夫,我命你打探之事,怎么样了?

李贤   (白)     你休要错怪。那蔺相如真是和平好人。

廉颇   (白)     怎见得?

李贤   (白)     他说不是害怕大人。怕的是自己和自己闹事,教秦国人藉此机会,亡了赵国,所以常避大人。是把国家看得要紧,私仇一毫不记。请将军不要因自己之事,误了国家大事。

廉颇   (白)     嗳呀且住!

(廉颇怒。)

廉颇   (白)     我想相如这人,见识甚高,老夫万万不及。赵王因而封了上卿之职。但老夫堂堂一位大臣,将事作错,岂不被人耻笑。也罢,既然事到这步田地,我想还是一错错到底,才合我大臣的体统。

(廉颇想。)

廉颇   (叫头)    嗳呀,慢慢慢慢着!

     (白)     廉颇你好无才。人家也是一位大臣,被你几次凌辱,全不计较,真乃先公后私。你怎么把这私心,还要作到底。当了一次小人不够,还难道再当二次小人么。

(廉颇想。)

廉颇   (白)     呵。有了。自古将相不合,国家必受其累。秦国若知我们将相不合,领兵前来,那时我廉颇无谋的匹夫,一死也不足惜。殃民误国之罪,都坐在我一人身上,问心何安,问心何忍。

(廉颇想。)

廉颇   (白)     呵,明白了。我想这服从公法,服从公理,本是国民最高的道德。我作大臣的,先与百姓作个样子,也是应该。我不免袒臂负荆,亲往相府认罪,便是这个主意了。

     (西皮二六板) 自古道非圣贤孰能无过,

             人有过勿惮改便是美德。

             他为公我为是私是我之错,

             见识浅度量小羞死廉颇。

             叫人来换青衣荆杖看过,

(廉颇换衣背杖。)

廉颇   (白)     大夫!

     (唱)     我与你见相如情愿受责。

(廉颇、李贤同下。)

【第七场】

(二侍卫同上。)

二侍卫  (同念)    堂上一呼,阶下百诺。

(水底鱼牌。廉颇、李贤同上。)

廉颇   (白)     来此蔺相府。

             谁在这里?

二侍卫  (同白)    原来是廉老将军。

廉颇   (白)     你带我去见大人。

二侍卫  (同白)    小人不敢自专,必要请示。

廉颇   (白)     太啰嗦了。你我闯了进去。

(廉颇推二侍卫倒,廉颇、李贤同下。)

二侍卫  (同白)    将军慢走,待我通禀。

(二侍卫同追下。)

【第八场】

(蔺相如上。)

蔺相如  (西皮正板)  看秦人似虎狼其心叵测,

             这时候万不可大臣失和。

             将与相一殿臣论甚么强弱,

             文与武两班分讲甚么官爵。

             笑廉颇虽年老性如烈火,

             我愈让他愈欺于理不合。

(急急风牌。廉颇、李贤同上。二侍卫同追上。)

廉颇   (白)     小人廉颇,前来请罪!

(廉颇跪,蔺相如忙跪。)

蔺相如  (白)     将军这是何故?

廉颇   (白)     前日得罪于你,不是大人退让,教我误了国家大事。来来来,这是荆条一枝,求你饱饱地打。

(蔺相如取条投地。)

蔺相如  (白)     将军你太多心了。请起。

廉颇   (白)     莫非大人不恕我罪么。

蔺相如  (白)     嗳,将军呀!

     (西皮二六板) 劝将军你莫要赔罪认过,

             蔺相如与将军同是一国。

             非圣人谁莫有一差半错,

             何况你光明磊落,性情正直,豪气未除欠揣摩。

             从此后再莫听小人挑唆,

             从此后再不要将相不和。

             从此后再休得朝端水火,

             从此后再不可同室操戈。

             君不过度量小见识稍左,

             可知道要紧是赵国山河。

             实服了廉将军不惮改过,

             结一个刎颈交之死靡他。

             你且把从前事一笔勾抹,

             自今后你与我义得同胞,情同手足,你是我老哥哥。

             料秦国兵虽强他奈何不得我,

             只要是君臣合衷,将相和睦,天时地利,不如人和。

             阃以内,责任我。

廉颇   (唱)     阃以外,有我廉颇。

蔺相如、

廉颇   (同唱)    文武同心必强国。

李贤   (白)     今二位大人,互相退让,同心辅国,和衷共济,真国家之幸福也。

廉颇   (白)     我二人趁今日结为金兰之好。

蔺相如  (白)     好。就烦大夫,与我主盟。

李贤   (白)     情愿效劳。

蔺相如  (白)     后堂安排香案,祭告天地便了。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467 ┊ 字数:5039 ┊ 最后更新:2007年06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