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敬德装疯》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李世民:小生
秦琼:老生
徐勣:老生
程咬金:丑
黑夫人:旦
白夫人;旦

情节
夏明王窦建德欲与李渊争天下,秦王李世民请秦琼、徐勣、程咬金三人相商。徐勣以窦建德为尉迟恭手下败将,建议同往置田庄请尉迟恭出山。李世民等甫抵置田庄,尉迟家人董老已早回庄报信。尉迟恭与黑、白二夫人计议,乃于李世民等来时装疯。不料此计为徐勣识破,复命程咬金假扮红旗山寇围庄,索取黑、白二夫人,以激怒尉迟恭。尉迟恭果中计,出庄穷追程咬金。李世民等与之相见,即请领兵御敌。尉迟恭不从,提及为李道宗几至丧命一事,自今以为憾。经李世民跪请,尉迟恭始允出山。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六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0.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引子)    海晏河清。保父王,驾坐龙廷。

     (念)     允文允武英雄将,济世经纶腹内藏。金阙虽无九五位,金枝玉叶小秦王。

     (白)     小王李世民。今有窦建德打来战表,要夺父王江山,不免请出三位国公,议论此事。

             来。

四太监  (同白)    有。

李世民  (白)     有请三位国公进帐。

四太监  (同白)    有请三位国公进帐。

秦琼、
徐勣、

程咬金  (内同白)   得令。

(秦琼、徐勣、程咬金同上。)
秦琼、
徐勣、

程咬金  (同念)    忽听君命召,急忙进大营。

     (同白)    臣等见驾,愿二主千岁。

李世民  (白)     平身。

秦琼、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千千岁!

李世民  (白)     赐坐。

秦琼、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谢坐。

徐勣   (白)     宣臣等进帐,有何国事议论?

李世民  (白)     众位国公有所不知,今有夏明王窦建德打来战表,要与我父王争夺江山,因此请三位国公进帐,议论此事。

徐勣   (白)     想窦建德乃敖国公尉迟恭马前败将,非他出阵不可,我君臣去到置田庄,聘请敖国公到来,方可成功。

李世民  (白)     好,吩咐御林军走上。

四太监  (同白)    御林军走上。

(四大铠自两边分上。)

李世民  (白)     起驾置田庄。

     (西皮二六板) 我父王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驾下的文武公卿。

             恼恨着夏明王战表打定,

             一心要夺父王锦绣龙廷。

             御林军忙带路急往前进,

             但愿得敖国公扫荡烟尘。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董老上。)

董老   (念)     一年四季天,但愿好丰年。

     (白)     小老儿董老便是。奉了家爷之命,下田耕种。就此走走。

     (唱)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失落黄金犹自可,

             失落光阴无处寻。

(〖内喊声〗。)

董老   (白)     哎呀!哪里人马呐喊?待我站在高坡一望。

(四大铠、四太监、秦琼、程咬金、徐勣、李世民同上。)

四大铠  (同白)    来此置田庄。

李世民  (白)     人马一拥而进。

徐勣   (白)     且慢!惊走敖国公,那还了得?必须命鲁国公前去通报。

李世民  (白)     程皇兄,命你前去通报。

程咬金  (白)     得令。

(程咬金下。)

李世民  (白)     众将官,就此安营扎寨。

(四大铠、四太监、秦琼、徐勣、李世民同下。)

董老   (白)     哎呀,来了一哨天兵,将我置田庄团团围住。此事不敢隐瞒,报与家爷知道。

(董老下。)

【第三场】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引子)    谪贬田庄,乐享安康。

     (念)     可恨唐王太不仁,听信谗言贬大臣。当年受过披麻拷,谪贬田庄为庶民。

     (白)     某,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乃索州山阳人氏。自投唐以来,官拜敖国公之职。可恨昏王听信谗言,将某谪贬田庄。到了此地,自备几亩良田,倒还逍遥自在。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出庄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唐尉迟坐厅前自思评论,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伤心。

             受过了披麻拷令人可恨,

             唐主爷听谗言贬谪大臣。

             出庄门到壩桥用目观定,

董老   (内白)    家爷慢走。

尉迟恭  (西皮原板)  又只见董老儿奔走庄门。

(董老上。)

董老   (念)     有事不敢隐瞒,无事不敢乱传。

     (白)     启禀家爷:大事不好了!

尉迟恭  (白)     何事惊慌?

董老   (白)     来了一哨天兵,将我置田庄团团围定,报与家爷知道。

尉迟恭  (白)     起过了。

             且住,来了一哨天兵,将我置田庄团团围定,却是为何?呵呵,是了!莫不是夏明王窦建德与我主争夺江山,二主秦王,奉了圣命,前来请某发兵相助?想某当年受过披麻吊拷,发下洪誓大愿,永不替唐王出力报效,这便怎么处?

             有了。来!

董老   (白)     有。

尉迟恭  (白)     有请二位夫人。

董老   (白)     有请二位夫人。

(董老下,黑夫人、白夫人同上。)
黑夫人、

白夫人  (同念)    忽听老爷唤,急忙到堂前。

     (同白)    老爷在上,妾身有礼。

尉迟恭  (白)     夫人少礼,请坐。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有坐。呼唤妾身出来,有何见论?

尉迟恭  (白)     你二人有所不知,只因天朝大将带领人马,将某置田庄团团围住,想是夏明王窦建德与我主争夺江山,二主秦王奉了圣命,前来请某发兵相助。想某当年受过披麻吊拷,发下洪誓大愿,永不与唐王出力报效,故而请出夫人,定一不发兵之计。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妾身急切无计。

尉迟恭  (白)     某家倒有一计,少时他君臣到来,就说某家出庄游玩,偶得疯病,三言两语打发他君臣而去。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此计甚好,照计施行。

尉迟恭  (念)     你我定计你我知,

(尉迟恭下。)
黑夫人、

白夫人  (同念)    怎能走了这消息。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启禀二位皇嫂:二主驾到。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有请!

(李世民、四太监、秦琼、徐勣同上。)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臣妾见驾,愿二主千岁!

李世民  (白)     皇嫂平身。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千千岁!

李世民  (白)     赐坐。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谢坐。千岁不在皇宫,来在荒庄,所为何事?

李世民  (白)     皇嫂有所不知,只因夏明王窦建德打来战表,与我父子争夺江山。奉父王之命,请敖国公回朝,发兵相助。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千岁来得不凑巧。

李世民  (白)     怎样不凑巧?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出庄游玩,偶得疯病。

李世民  (白)     小王不信。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千岁不信,唤出老爷一观,便知明白。

             有请老爷。

(尉迟恭上。)

尉迟恭  (二黄导板)  一霎时南天门煞神天降,

(尉迟恭跌,黑夫人、白夫人同搀起。)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仔细了。

尉迟恭  (笑)     哈哈呵呵。

     (唱)     险些儿一家人性命有伤。

             恼恨着玉皇帝装模作样,

             他不该领天兵杀奔田庄。

             这两旁站的是天兵天将,

             一个个要拿我去见玉皇。

             那一旁小哪吒现出金像,

             这一边站的是四大金刚。

             怒不息忙把那云端来上,

李世民、
秦琼、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敖国公请了。

尉迟恭  (笑)     哈哈哈!呵呵呵呵!

     (唱)     又只见众仙翁俱坐在厅堂。

李世民  (白)     敖国公请了。

尉迟恭  (白)     哎呀,彩和大仙请了!

李世民  (白)     小王李世民。

尉迟恭  (白)     蓝彩和!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二主秦王。

尉迟恭  (白)     彩和大仙。

     (笑)     哈,呵呵呵!

     (唱)     上坐着蓝彩和现出金像,

             手提着竹花蓝放出毫光。

     (白)     彩和大仙到了。

徐勣   (白)     敖国公请了。

尉迟恭  (白)     哎呀,钟离大仙到了!

徐勣   (白)     山人徐茂公。

尉迟恭  (白)     汉钟离!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徐先生。

尉迟恭  (白)     汉钟离!

徐勣   (白)     山人徐勣。

尉迟恭  (白)     钟离大仙。

     (笑)     哈哈呵呵!

     (唱)     汉钟离你还是当年模样,

秦琼   (白)     敖国公请了。

尉迟恭  (白)     呵喏,纯阳大仙请了!

秦琼   (白)     本帅秦叔宝。

尉迟恭  (白)     吕纯阳!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秦元帅。

尉迟恭  (白)     纯阳大仙呀。

     (笑)     哈哈呵呵!

     (唱)     唐尉迟有何能劳动纯阳?

             曾记得蟠桃会我告了酒量,

程咬金  (白)     敖国公请了。

尉迟恭  (白)     呀,你是柳树精?

程咬金  (白)     我是程咬金!

尉迟恭  (白)     呔,柳树精呀!

     (唱)     又只见柳树精降下天堂。

             这两旁又来了虾兵蟹将,

             一个个执法宝放出了毫光。

             手执着雌雄鞭将你们打散,将你们打散,

             恨不得将你们吞吃在胸膛。

     (笑)     哈哈哈哈!

(尉迟恭下。)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有惊驾之罪。

李世民  (白)     恕他无罪。小王回朝。命太医院前来与他调养病症。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多谢千岁!

李世民  (白)     小王去也。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臣妾送驾!

(李世民、四太监、秦琼、程咬金同下,徐勣窃听。)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请老爷。

(尉迟恭上。)

尉迟恭  (笑)     哈哈哈!

     (白)     好煞好煞!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他们一起去了。

尉迟恭  (白)     他们竟自去了,你老爷的病不觉就好了。

     (笑)     哈哈,哈哈呵呵!

     (唱)     听一言来笑开怀,

             护国军师解不开。

             非是某家把疯病害,

     (白)     夫人!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

尉迟恭  (唱)     险此儿又要把兵排。

(徐勣笑下。)

尉迟恭  (白)     正是:

     (念)     真病容易害,

黑夫人、

白夫人  (同念)    假病最难装。

尉迟恭  (白)     好个假病最难装。随某来呀!

     (笑)     哈哈哈!

(尉迟恭、黑夫人、白夫人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李世民、秦琼、程咬金、徐勣同上。)

李世民  (白)     先生,敖国公得下疯病,如何是好?

徐勣   (白)     千岁,你道敖国公还是真疯?还是假疯?

李世民  (白)     哪有假疯道理?

徐勣   (白)     非也。若是真疯,二位夫人定然面带忧容;你看二位面带欢容,必是假疯。

李世民  (白)     先生计将安出?

徐勣   (白)     命鲁国公假扮红旗山的大王,要抢二位夫人以为压寨,尉迟恭闻听此言,必定出庄,那里君臣就可相会。

李世民  (白)     鲁国公听令!

程咬金  (白)     在。

李世民  (白)     命你扮红旗山大王,抢他黑白二位夫人,以为压寨。

程咬金  (白)     得令。

(程咬金下。)

李世民  (白)     有道是:

     (念)     千军容易得,

秦琼、

徐勣   (同念)    一将最难求。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大铠、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白)     俺,程咬金。奉了二主将令,扮作红旗大王。

             三军们,待程爷扮起来。

(程咬金扮。)

程咬金  (白)     爷爷扮得可像?

四大铠  (同白)    扮得像。

(董老暗上。)

程咬金  (白)     杀上前去。

(四大铠、程咬金同下。)

董老   (白)     哎呀,不好了!红旗山大王要抢黑白二位夫人,以为压寨。此事不敢隐瞒,报与家爷知道。

             有请老爷。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念)     终日眉头皱,有事在心头。

     (白)     何事?

董老   (白)     启爷爷:大事不好了!

尉迟恭  (白)     何事惊慌?

董老   (白)     今有红旗山大王,要抢黑白二位夫人,以为压寨。

尉迟恭  (白)     反了哇!

     (唱)     听一言来怒气生,

             胆大贼子敢逞能。

             董老儿带路月台进,

             看一看贼子发来的兵。

(四大铠、程咬金同上,过场,同下。)

尉迟恭  (白)     哎呀!

     (唱)     果然果然真果然,

             果然贼子发喽兵。

             董老儿带路月台下,

             你与爷抬鞭上马行。

             回言便把董老儿叫,

             老爷言来你是听:

             去到上房送一信,

             庄前庄后要小心。

             怒气不息出庄行,

             我与贼子大交兵。

(程咬金上。)

尉迟恭  (白)     贼子带兵何往?

程咬金  (白)     劝你将黑白二位夫人献上便罢,如若不然,将你田庄踏为平地。

尉迟恭  (白)     满口胡言,看鞭!

(程咬金下,尉迟追下。李世民、秦琼、徐勣同上。程咬金上,尉迟恭上。)

程咬金  (白)     慢来慢来!看看我还是程咬金?还是柳树精?

尉迟恭  (白)     哎呀!

     (唱)     实以为贼子逞威风,

             原来中了计牢笼。

             本当勒马庄田进,

秦琼、

徐勣   (同白)    二主在此!

尉迟恭  (唱)     实实难舍二主君。

             翻鞍离镫下了马,

             尊声千岁可安宁?

     (白)     千岁不在皇宫,来在荒庄,所为何事?

李世民  (白)     敖国公有所不知,只因夏明王窦建德打来战表,与我父王争夺江山,奉父王之命,请敖国公回朝,发兵相助。

尉迟恭  (白)     千岁呀!

     (唱)     南征北剿立大功,

             中了奸人计牢笼。

             不是先生把计用,

             险些命丧李道宗。

徐勣   (唱)     敖国公不必怒气冲,

             山人言来听从容:

             二主秦王来到此,

             还望国公度量洪。

尉迟恭  (白)     啰嗦了!

秦琼   (唱)     敖国公不必怒气生,

             本帅言来你是听:

             夏明王打来连环表,

             还望国公发救兵。

尉迟恭  (白)     唠叨了!

程咬金  (唱)     敖国公不必巧计生,

             咬金言来你是听:

             二主秦王来到此,

             你为什么装病又装疯?

尉迟恭  (白)     哪个装疯?

程咬金  (白)     你装疯!

尉迟恭  (白)     着打!

李世民  (白)     呀!

     (唱)     一见尉迟不发兵,

             倒把小王无计行。

             将身跪在尘埃地,

尉迟恭  (唱)     尉迟恭怎敢慢主君。

     (白)     要臣发兵,却也不难;在此停兵三日,一同发兵相助。备得有宴,与千岁众位同饮。

李世民、
秦琼、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叨扰了。

(李世民、秦琼、程咬金同下,徐勣欲下。)

尉迟恭  (白)     先生请转。

徐勣   (白)     敖国公何事?

尉迟恭  (白)     某家服了你。

徐勣   (白)     服山人何来?

尉迟恭  (白)     服你好计!

徐勣   (白)     山人也服了你!

尉迟恭  (白)     服某家何来?

徐勣   (白)     服你装的好疯!

尉迟恭  (白)     这个,哼!哈哈!

(尉迟恭、徐勣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5 ┊ 字数:5434 ┊ 最后更新:2020-06-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