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置田装疯》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徐茂公:老生
黑氏:老旦

情节
尉迟恭因代薛仁贵解围,怒打李道宗,被贬归田。高丽国大将铁里金牙造反,指名索尉迟恭应战。徐茂公奉旨颁请,尉迟恭装疯,不愿出山。徐茂公乃令军士假意罗唣,诱尉迟恭出。尉迟恭不得已,始从征。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故宫藏本整理

录入:乐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5.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引徐茂公同上。)

徐茂公  (引子)    忠心耿耿,扶保乾坤。

     (念)     丹凤来仪宇宙春,置田雨露四时新。世间两事全忠孝,臣报君恩子孝亲。

     (白)     老夫,徐茂公。唐王驾前为臣,官拜殷国公之职。只因高丽国反了大将铁里金牙,指名要尉迟老将军出马,现在鸭绿江前讨战。老夫奉了圣命,去到置田庄搬取尉迟老将军平定高丽。

             军士们!

四龙套  (同白)    有。

徐茂公  (白)     打道置田庄!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徐茂公同下。)

【第二场】

(黑氏上。)

黑氏   (引子)    功臣无故遭谗害,来作耕田种地人。

     (白)     老身,黑氏。夫君尉迟敬德。自从谪贬置田庄,倒也清闲自在。不料老相公前日赴牛羊大会,偶得疯疾回来,令人忧心。今日草堂无事,不免请老相公出来,闲话一回。

             老相公,出来走走!

(尉迟恭作疯态上。)

尉迟恭  (白)     妈妈,哎呀呀呀呀!妈妈,看庄外有人无有?

黑氏   (白)     待我看来。

(黑氏看。)

黑氏   (白)     庄外无人。

尉迟恭  (白)     将门关好。

黑氏   (白)     是。

(黑氏关门。)

黑氏   (白)     庄门关上了。

尉迟恭  (白)     妈妈,你道我这病是真病呢,还是假病?

黑氏   (白)     这病啊,老相公,自然是真,哪会有假?

尉迟恭  (白)     哈哈哈……老夫不言,谅你不知。老夫前日赴牛羊大会,乡邻李拐儿一人来迟。问他因何来迟,他说在城中探得一桩新闻,故尔来迟。问他打听什么新闻,李拐儿言道:高丽国反了大将铁里金牙,指名要尉迟老将军出马,现在鸭绿江前讨战。老夫闻听此言,一跤跌倒在地,故尔装成此病。

黑氏   (白)     原来如此,谢天谢地!老相公,今日草堂无事,何不将昔日投唐之事细说一番。

尉迟恭  (白)     妈妈不嫌耳烦,听我道来:

     (念)     忆自投唐数十秋,金戈铁甲几时休?两道眉锁江山恨,一片心怀社稷忧。

             水磨钢鞭一骑马,要把乾坤掌内收!

     (二黄原板)  我也曾为国家辟土开疆,

             我也曾为国家受尽风霜。

             我也曾御果园救过圣驾,

             我也曾入胡地削发改装。

             挣下了国公位无福受享,

             都只为李道宗那贼猖狂。

             实指望举拳头将他打丧,

             打落了他门牙惹起祸殃。

             若不亏徐军师把本奏上,

             险些儿老骨骸无处埋藏。

黑氏   (白)     原来如此。今日虽贬置田庄,倒还有些乐趣。

尉迟恭  (白)     怎么不乐!

     (二黄原板)  闲来时扮作那樵夫模样,

             着草鞋拿板斧散步山岗。

             自己耕自己食自己安享,

             黄齑饭沟茗茶滋味深长。

             闷来时邀邻翁山溪闲荡,

             想从前封侯事春梦一场。

黑氏   (白)     如此说来,倒也清闲自在。

尉迟恭  (白)     妈妈看茶解渴。

黑氏   (白)     是。

(黑氏下。徐茂公上。)

徐茂公  (念)     为国求良将,来到置田庄。

     (白)     来此已是。里面有人么?

尉迟恭  (白)     妈妈快来!

(黑氏上。)

黑氏   (白)     唤我何事?

尉迟恭  (白)     外面有人叫门。

黑氏   (白)     外面何人叫门?

尉迟恭  (白)     老夫徐勣到此。

黑氏   (白)     哎呀,老相公,徐军师来了。

尉迟恭  (白)     这老儿又来多事。啊妈妈,徐军师足智多谋,少时与他说话,恐怕说到高兴之时,动手舞脚,叫他识破机关,反为不便。妈妈可站在一旁,打一个暗号——“看拐儿”,我就知道了。

黑氏   (白)     私场演,公场用,试演试演。

尉迟恭  (白)     使得使得。呔!

黑氏   (白)     看拐儿。

尉迟恭  (白)     啊呦啊呦,哈哈哈……着啊!开门有请!

(尉迟恭下。黑氏开门。)

黑氏   (白)     原来是徐军师,请!

徐茂公  (白)     请!

黑氏   (白)     军师请坐!

徐茂公  (白)     有坐。

(徐茂公坐。)

徐茂公  (白)     请问老夫人,老将军今在何处?

黑氏   (白)     现在病房。

徐茂公  (白)     请来相见!

黑氏   (白)     是。

             有请老相公!

(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啊呦啊呦!军师,有病在身,恕不全礼!

徐茂公  (白)     老将军,你我朝歌一别,此病从何而起?

尉迟恭  (白)     啊,哈哈哈……

黑氏   (白)     军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尉迟恭  (白)     是呀!请问军师:唐王驾安?

徐茂公  (白)     唐王安泰。

尉迟恭  (白)     各位国公可好?

徐茂公  (白)     各位国公问候老将军安好?

尉迟恭  (白)     岂敢!军师到此,有何见论?

徐茂公  (白)     老夫特奉圣命而来,调取老将军入朝议事。

尉迟恭  (白)     疾病缠身不能前往,望军师代为复命。

徐茂公  (白)     圣旨下!

尉迟恭  (白)     有病在身,不能跪拜。这便怎么处?

徐茂公  (白)     请老夫人代跪吧!

尉迟恭  (白)     也罢!妈妈,少时军师读罢圣旨,老夫叫你谢恩,你就谢恩;不叫你谢恩,你就不要谢恩!

黑氏   (白)     是。

徐茂公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

黑氏   (白)     万岁!

徐茂公  (白)     皇帝诏曰:今有高丽反了大将铁里金牙,特命尉迟恭统领精兵,前往征剿。得胜回朝,将功折罪,仍复国公之职。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尉迟恭  (白)     啊妈妈,不要谢恩!不要谢恩!

徐茂公  (白)     啊,老将军,你敢违抗圣旨么?

尉迟恭  (白)     啊哈哈哈……军师呀!

     (西皮原板)  非是我尉迟恭将旨违抗,

             徐军师坐草堂细听端详:

             我耳聋听不见战鼓响亮,

             眼昏花看不见阵前儿郎;

             使不得水磨鞭难以抵挡,

(尉迟恭手舞足蹈。)

黑氏   (白)     看拐儿!

尉迟恭  (白)     哎哟哎哟!

     (西皮原板)  骑不得乌骓马怎上战场?

             望军师回朝去把本奏上,

             你就说尉迟恭染病在床。

徐茂公  (白)     噢,既然如此,老夫告辞了。

尉迟恭  (白)     妈妈代送!

黑氏   (白)     是。

(黑氏送徐茂公出。)

徐茂公  (白)     老夫人请转!

黑氏   (白)     请!

徐茂公  (念)     莫信直中直,须防人不仁。

(徐茂公下。黑氏进。)

黑氏   (白)     徐军师去了。

尉迟恭  (白)     适才我与徐军师说话,装得可像?

黑氏   (白)     装得像。

尉迟恭  (白)     哈哈哈……谅得那老儿也解我不透。转到后堂!

(尉迟恭、黑氏同下。)

【第三场】

(徐茂公上。)

徐茂公  (念)     千军容易得,一将最难求。

     (白)     老夫适才与老将军讲话,黑夫人一旁说道:“看拐儿”。显见其中有诈。

(徐茂公想。)

徐茂公  (白)     嗯,我自有道理。军士们走上!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念)    军师唤一声,何方将令行。

     (同白)    军师在上,小人们叩头。

徐茂公  (白)     起来。

四龙套  (同白)    谢军师!军师呼唤,有何差遣?

徐茂公  (白)     前面有一高大楼房。去到那里,就说我们是往高丽国去的军士,见你们房屋高大,要借此房屋屯军养马;男子铡草,女子补衲袄!

四龙套  (同白)    恐他不肯。

徐茂公  (白)     倘若不肯,你们就罗唣。

四龙套  (同白)    小人们怕惹出祸来!

徐茂公  (白)     有我担待。快去!

四龙套  (同白)    遵命。

(四龙套同下。)

徐茂公  (念)     劝人休弄巧,弄巧反成拙。

(徐茂公下。)

【第四场】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来此已是,待我们叫门。

             里面有人么?

(黑氏上。)

黑氏   (白)     来了。

(黑氏出门。)

黑氏   (白)     你们是作什么的?

四龙套  (同白)    我们是往高丽国去的。见你们房屋高大,要借此房屋屯军养马;男子铡草,女子补衲袄!

黑氏   (白)     站定了。

             老相公快来!

(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为何这等惊慌?

黑氏   (白)     外面有一群狂徒,打发他们去吧!

(黑氏下。)

尉迟恭  (白)     列位,你们是哪里来的?

四龙套  (同白)    我们是往高丽国去的。见你们房屋高大,要借此房屋屯军养马;男子铡草,女子补衲袄!

尉迟恭  (白)     列位,我们房屋矮小,屯不得军,养不得马!

四龙套  (同白)    屯得军,养得马!

尉迟恭  (白)     我们年老,铡不得草!

四龙套  (同白)    年不老,铡得草!

尉迟恭  (白)     夫人眼花,补不得衲袄!

四龙套  (同白)    眼不花,补得衲袄!

尉迟恭  (白)     你往别家去吧!

四龙套  (同白)    你要不肯,我们就要罗唣罗唣!

尉迟恭  (白)     罗唣便怎样?

四龙套  (同白)    我们要无礼了!

尉迟恭  (白)     讲打?嘿,闪开了!

     (西皮原板)  骂一声众狂徒真个胆大,

             敢把我鄂国公这等欺压。

             怒一怒举老拳将尔来打,

             管叫你一个个命染黄沙!

(尉迟恭打四龙套。徐茂公上。)

徐茂公  (白)     老将军暂且息怒,徐茂公在此。老将军装得好病!

(尉迟恭惊,猛省。)

尉迟恭  (白)     先生的好计!

徐茂公、

尉迟恭  (同笑)    啊哈哈哈……

(黑氏急上。)

黑氏   (白)     老将军,看拐儿!

徐茂公  (白)     老夫人,你来迟了!

尉迟恭  (白)     你来迟了。请到草堂。

(尉迟恭、黑氏、徐茂公、四龙套同走小圆场。)

尉迟恭  (白)     请坐请坐!

徐茂公  (白)     有坐。老将军贵体无恙了?

尉迟恭  (白)     军师呀!

     (西皮摇板)  非是我尉迟恭装疯诈谎,

             有一句衷肠话军师参详:

             为国家拼性命沙场来往,

             为国家哪顾得雪露风霜。

     (西皮二六板) 挣下了汗马功无福受享,

             只落得遭贬谪受此凄凉。

             高丽国他那里兴兵犯上,

             就该命李道宗去镇边疆。

             君有命为臣的怎敢违抗,

             我只得拼老命去走一场。

徐茂公  (白)     只是老将军你老了!

尉迟恭  (白)     啊!

     (西皮二六板) 不是我尉迟恭自夸自奖,

             虽说是年纪迈膂力刚强。

             要平定高丽国易如反掌,

             怕只怕成功后又贬田庄。

徐茂公  (白)     但不知几时启程?

尉迟恭  (白)     天色已晚,明早一同启程。

黑氏   (白)     老身身子几乎闲坏了,也要到阵前走走。

徐茂公  (白)      “忠”“勇”出于一门,可敬啊可敬!

尉迟恭  (白)     妈妈,后堂看宴,与军师同饮。

徐茂公、
尉迟恭、

黑氏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37 ┊ 字数:4012 ┊ 最后更新:2017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