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铡美案》(一名:《明公断》)

主要角色
包拯:净
秦香莲:旦
陈士美:老生
皇姑:旦
国太:老旦

《铡美案》裘盛戎饰包拯、谭富英饰陈士美
《铡美案》裘盛戎饰包拯、谭富英饰陈士美
情节
“铁面无私”的包拯,接受了秦香莲对她丈夫陈士美的控诉——“杀妻灭嗣”,在公堂上,教秦香莲与陈士美当对质。陈士美倚仗驸马身份,强词狡辩,包拯秉公处断,不顾皇姑、国太的阻挠,铡死了陈士美。

注释
《铡美案》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民间故事,也是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这个剧本是以中国京剧团演出的《秦香莲》中的《铡美案》一折为底本,由中国京剧团王泉奎、娄振奎、赵文奎、郑亦秋与本院编辑处邱炘、吕瑞明共同整理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六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柳林池》(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铡美案》(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铡美案》(根据《方荣翔戏剧集》:1988年实况录像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5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侍卫、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引子)    赤胆忠心,保宋主,锦绣龙廷。

     (念)     乌纱罩铁面,与民断屈冤。眼前皆赤子,头上有青天。

     (白)     老夫,包拯。宋室驾前为臣,官拜龙图阁大学士,兼理开封府府尹。适才朝罢而归,偶遇秦香莲拦轿喊冤,状告当朝驸马陈士美,杀妻灭嗣。老夫也曾命她前去写状,这般时候,未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马汉、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  (白)     参见相爷。

包拯   (白)     呈状上来。

秦香莲  (白)     是。

包拯   (白)     啊?老夫命你前去写状,因何白纸呈上?

秦香莲  (白)     状告当朝驸马,无人敢写。

包拯   (白)     哦!状告当朝驸马,就无人敢写?

秦香莲  (白)     正是。

包拯   (白)     来!将她带在官代书写状,哪个不写抓来见我!

马汉   (白)     随我来。

(马汉、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下,同上。)

秦香莲  (白)     状纸写毕,相爷请看。

包拯   (白)     呈上来。

             “具告状人秦氏香莲,年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陈士美,杀妻灭嗣”……

秦香莲  (哭)     喂呀……

包拯   (白)     带下去。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下。)

包拯   (白)     来。

马汉   (白)     有。

包拯   (白)     拿我名帖,请陈驸马过府一叙。

马汉   (白)     是。

太监   (内白)    驸马到。

马汉   (白)     驸马不请自到。

包拯   (白)     哦,我正要寻他,他倒来了。

             有请。

马汉   (白)     有请。

(四校尉、大太监引陈士美同上。四校尉同下。)

包拯   (白)     驸马。

陈士美  (白)     明公。

陈士美、

包拯   (同笑)    哈哈哈……

包拯   (白)     请坐。

陈士美  (白)     有座。

包拯   (白)     不知驸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陈士美  (白)     岂敢,本宫来得鲁莽,明公海涵。

包拯   (白)     岂敢。驸马到此,必有所为。

陈士美  (白)     我命韩琪出京办事,不想被响马杀死。

包拯   (白)     响马可曾拿获?

陈士美  (白)     现在堂下。

包拯   (白)     何不带上堂来,一同审问。

陈士美  (白)     那是自然。

             来!

太监   (白)     有。

陈士美  (白)     带响马。

太监   (白)     带响马。

(四校尉带王朝同上。四校尉同下。)

王朝   (白)     参见相爷。

包拯   (白)     啊,你可是王朝?

王朝   (白)     正是小人。

包拯   (白)     为何身带绑绳?

王朝   (白)     驸马言道,韩琪是小人杀死。

包拯   (白)     可曾招认?

王朝   (白)     招认了。

包拯   (白)     嗯!人命关天,你就不该招认。

王朝   (白)     小人若不招认,驸马焉能过府。

(包拯点头。)

包拯   (白)     啊,驸马。

陈士美  (白)     明公。

包拯   (白)     此人乃是我府的王朝,怎说是杀人的响马?

陈士美  (白)     明明是杀人的响马,怎道你府的王朝!

包拯   (白)     王朝也罢,响马也罢。

             来,与他松绑。

陈士美  (白)     且慢,走脱响马,哪个担待?

包拯   (白)     驸马你来看!走脱了响马,走不了包拯!

             来,与他松绑。

王朝   (白)     谢相爷。

包拯   (白)     啊,驸马,真响马倒被我拿获了。

陈士美  (白)     倒被明公拿获了?

包拯   (白)     正是。并非一人。

陈士美  (白)     莫非三五成群?

包拯   (白)     正是三五成群。

陈士美  (白)     就该带上堂来,你我一同审问。

包拯   (白)     原要一同审问。

             来!

王朝   (白)     有。

包拯   (白)     带响马。

(包拯向王朝示意。)

王朝   (白)     秦香莲母子上堂。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  (西皮摇板)  忽听相爷一声叫,

             走上前来问根苗。

陈士美  (白)     唗!

     (西皮散板)  一见贱人心头恼,

             三番两次为哪条?

             三尺龙泉出了鞘,

             管叫你母子命难逃!

(包拯拦,秦香莲、冬哥、春妹同下。)

包拯   (白)     驸马,你太莽撞了,莽撞了,啊哈哈哈!

(包拯、陈士美同落座。)

包拯   (白)     驸马,她母子既然找进京来,你就该相认才是。

陈士美  (白)     嗯!本宫命你审问响马,你倒盘问起本宫来了。

             来,顺轿!

包拯   (白)     且慢!

(包拯拦。)

包拯   (白)     哪里去?

陈士美  (白)     回府。

包拯   (白)     只恐你来得就去不得!

     (西皮导板)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西皮原板)  尊一声陈驸马细听端的:

             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

             我与你在朝房曾把话提。

             提起了招赘事你神色不定,

             我料你在原郡定有那结发妻。

             到如今她母子前来寻你,

             你为何不相认反把心欺。

             我劝你认香莲是正理,

             祸到临头悔不及。

陈士美  (西皮原板)  明公说话言太偏,

             细听本宫说根源:

             甲子年间开科选,

             天下举子来求官,

             头一名进士陈士美,

     (西皮快板)  御笔亲点为状元;

             跨马三日游宫院,

             才将公主配良缘。

             一无证来二无见,

             你叫我相认为哪般?

包拯   (西皮摇板)  驸马不必巧言讲,

             现有凭据在公堂。

             人来看过香莲状——

     (白)     驸马!

     (西皮快板)  驸马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抛妻子、藐皇上,

             后婚男儿招东床。

             状纸押至在我的大堂上——

             咬定牙关你为哪桩!

陈士美  (西皮散板)  既然有人将我告,

             你何不升堂问根苗!

包拯   (西皮散板)  你劝我升堂有什么好,

             霎时叫你的魂魄消。

             王朝击鼓带原告!

王朝   (白)     击鼓升堂!

(四衙役、四刽子手自两边分上。包拯入座。)

包拯   (西皮散板)  带上了香莲看他招不招!

王朝   (白)     香莲上堂!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  (西皮散板)  母子三人把堂进,

             包相爷与我把冤伸。

包拯   (西皮散板)  那旁坐的陈士美,

             上前对质这负义人。

秦香莲  (西皮散板)  你如今来到开封府,

             包相爷不饶负义人!

陈士美  (西皮散板)  你冒认官亲将我告,

             公堂之上还放刁。

秦香莲  (西皮散板)  我身上穿的是公婆孝,

             你身上穿的是蟒龙袍;

             恨你不过剜尔眼!

陈士美  (西皮散板)  一足要你命一条!

包拯   (白)     大胆!

     (西皮散板)  你差韩琪行刺到,

             来到开封还不招!

陈士美  (西皮散板)  我差韩琪有谁晓?

包拯   (西皮散板)  现有你府杀人刀!

陈士美  (西皮散板)  为何有刀无有鞘?

包拯   (白)     这……

秦香莲  (白)     相爷!

     (西皮散板)  刀鞘现在韩琪腰!

包拯   (白)     着着着!

     (西皮散板)  王朝与爷取刀鞘!

王朝   (白)     啊!

(王朝、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下。王朝上。)

王朝   (西皮散板)  取来刀鞘相爷瞧。

包拯   (西皮散板)  大堂之上刀对鞘,

             件件是实你还不招!

陈士美  (西皮散板)  大堂之上刀对鞘,

             心想一计我要脱逃。

             内侍与我快顺轿!

包拯   (白)     哪里去?

陈士美  (白)     明公啊!

     (西皮散板)  我有本章奏当朝。

包拯   (西皮散板)  开封府有人将你告,

             先打官司后上朝!

陈士美  (西皮散板)  纵然有人将我告,

             你把我当朝驸马怎开销!

包拯   (西皮散板)  慢说你是驸马到,

             就是那凤子龙孙我也不饶!

             头上打下乌纱帽!

(包拯打去陈士美纱帽,太监下。)

包拯   (西皮散板)  身上再脱你的蟒龙袍!

(四刽子手同剥去陈士美龙袍。)

包拯   (西皮散板)  人来捆绑陈士美!

(四刽子手同抬起陈士美。)

包拯   (白)     陈驸马!

陈士美  (白)     包明公!

包拯   (白)     陈士美!

陈士美  (白)     包黑贼!

包拯   (白)     呀呀呸!

     (西皮散板)  杀妻灭子罪难逃。

     (白)     刽子手!

     (西皮散板)  将陈士美押至在二堂道!

(刽子手抬陈士美同下。)

包拯   (西皮散板)  铡了这负义人再奏当朝。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皇姑   (内白)    摆驾。

(太监、四宫女引皇姑同上。)1

皇姑   (西皮快板)  忽听内待一声禀,

             倒叫本宫吃一惊。

             来在开封住车辇,

             快叫包拯来把我迎。

(王朝暗上。)

太监   (白)     皇姑驾到。

王朝   (白)     启相爷:皇姑驾到。

(四侍卫、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散板)  忽听王朝一声请,

王朝   (白)     皇姑驾到。

包拯   (西皮散板)  皇姑驾到府门庭。

             走上前来忙跪定,

             问声皇姑可安宁?

皇姑   (西皮散板)  本宫口内传旨意,

             包拯莫跪且平身。

包拯   (西皮散板)  皇姑不在宫院内,

             来在开封为何情?

皇姑   (西皮散板)  驸马过府来议事,

             为何不见转回程?

包拯   (西皮散板)  开封府无有陈驸马,

             有一个犯官负义人。

皇姑   (西皮散板)  犯罪的官儿是哪一个?

包拯   (西皮散板)  陈士美就是他的名。

皇姑   (西皮散板)  驸马犯了何条律?

包拯   (西皮散板)  杀妻灭子欺祖宗。

皇姑   (西皮散板)  欺了祖宗该何罪?

包拯   (西皮散板)  包拯的铜铡不容情!

皇姑   (西皮散板)  既然有人将他告,

             快带原告问分明。

包拯   (西皮散板)  回头便把香莲叫,

(秦香莲上。)

秦香莲  (西皮散板)  相爷唤我为哪条?

包拯   (西皮散板)  龙凤辇、五彩轿,

             里面坐的龙凤娇。

             你只管向前莫胆小,

             看她把你怎开销!

(包拯下。四侍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随下。)

秦香莲  (白)     是。

     (西皮散板)  来至在堂外用目看,2

             前护后拥好威严。

             下首不跪上首站,

             她问我一声我答一言。

皇姑   (西皮散板)  龙凤辇内用目看,

             你是何人站我面前?

秦香莲  (西皮散板)  自幼配夫陈士美,

             我的名字秦香莲。

皇姑   (西皮散板)  驸马家无妻和子,

             你冒认官亲理不端!

秦香莲  (西皮散板)  我夫妻结亲十年整,

             我与他生下女和男。

皇姑   (西皮散板)  你不用与我巧言辩,

             见皇姑不下跪所为哪般?

秦香莲  (西皮散板)  论国法我应当与你跪,

             论家法你就该把我参。

皇姑   (白)     唗!

     (西皮散板)  我本是金枝玉叶女,

             敢在我面前发狂言!

秦香莲  (西皮散板)  先娶我来我为大,

             后娶你来你为偏。

皇姑   (西皮散板)  好一个大胆秦香莲,

             竟敢与皇姑论正偏。

             吩咐宫人皮鞭打!

(宫女打秦香莲,秦香莲下。四侍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散板)  你打香莲为哪般?

皇姑   (西皮散板)  她敢与我分大小,

包拯   (西皮散板)  你二人应当姐妹称。

皇姑   (西皮散板)  为了此事将她打,

包拯   (西皮散板)  包拯在此你打不成!

皇姑   (西皮散板)  要打要打定要打!

包拯   (白)     哼哼!

     (西皮散板)  休在我开封乱胡行!

皇姑   (西皮散板)  吩咐内侍催车辇,

             搬来国太讲人情。

(太监、四宫女、皇姑同下。)

包拯   (白)     呸!

     (西皮散板)  金枝玉叶少训教,

             来在开封搅老包。

             慢说搬来国太到,

             宋王爷到此我也不饶!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国太   (内西皮导板) 适才内侍一声报,

(四太监引国太同上。)

国太   (西皮原板)  不由哀家怒冲霄。

             包拯作事真可恼,

             要铡驸马为哪条?

             闷坐宫院心焦躁,

             皇儿回来问根苗。

(四宫女引皇姑同上。)

皇姑   (西皮摇板)  未下车辇泪先掉,

             搬请母后把案消。

国太   (白)     驸马之事怎么样了?

皇姑   (白)     今有包拯将驸马搭至铡口……

(皇姑哭。)

国太   (白)     不好了!

     (西皮散板)  内侍摆驾开封到!

(众人同走圆场。王朝上。)

国太   (西皮散板)  快叫包拯把我朝。

王朝   (白)     启禀相爷:国太驾到。

包拯   (内西皮散板) 王朝禀来马汉报!

(四侍卫、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散板)  果然是国太驾临朝。

王朝、

马汉   (同白)    国太驾到。

包拯   (西皮散板)  走向前来忙跪倒,

             接驾来迟把臣饶。

国太   (西皮散板)  哀家口内传旨意,

             包相免礼且平身。

包拯   (西皮散板)  叩罢头来谢罢恩,

             国太到此为何情?

国太   (西皮散板)  驸马身犯何条罪,

             为何不回紫墀宫?

包拯   (西皮散板)  香莲母子将他告,

             杀妻灭子罪难饶。

国太   (西皮散板)  驸马是我皇家婿,

             庶民告官罪不容。

包拯   (西皮散板)  说什么皇亲与国戚,

             王子犯法与民同。

国太   (西皮散板)  好一个胆大小包拯,

             哀家讲情你不听,

             我这里大堂来坐定,

             看你把他怎样行!

包拯   (西皮散板)  国太大堂来坐定,

             倒叫包拯无计行!

     (白)     刽子手!

     (西皮散板)  忙将铜铡来搭定,

(四刽子手搭铜铡同上,过场,同下。)

包拯   (西皮散板)  霎时叫他命难存!

国太   (西皮散板)  一见铜铡搭上堂,

             不由哀家着了慌。

             何人告下冤枉状,

             快把原告带上堂。

包拯   (西皮散板)  回头便把香莲叫。

(秦香莲携冬哥、春妹同上。)

秦香莲  (西皮散板)  相爷叫我为哪条?

包拯   (西皮散板)  大堂坐的龙国太,

             那旁坐的龙凤娇。

             我命你向前苦哀告,

             也免得老包把心操。

(四侍卫、张龙、赵虎、包拯同下。)

秦香莲  (西皮散板)  带领儿女忙跪倒,

国太   (西皮散板)  一见贱人气难消。

             内侍抢他的儿和女!

(太监抢冬哥、春妹同下。)

秦香莲  (西皮散板)  倒叫香莲无计行。

(王朝示意击鼓。)

秦香莲  (西皮散板)  急急忙忙击堂鼓——

(四侍卫、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散板)  香莲击鼓为何情?

秦香莲  (西皮散板)  国太抢去我的儿和女,

包拯   (西皮散板)  你为何抢她的小姣生?

国太   (西皮散板)  哪个见她儿和女!

王朝   (西皮散板)  内侍抢去了小姣生。

包拯   (西皮散板)  王朝追回她儿和女!

王朝   (白)     啊!

(王朝下,领冬哥、春妹同上。)

王朝   (西皮散板)  相爷与她把冤伸。

国太   (西皮散板)  我纵然抢她的儿和女,

             你敢把哀家怎样行!

包拯   (西皮散板)  一见国太把脸变,

             倒叫包拯为了难。

秦香莲  (白)     相爷作主!

包拯   (白)     王朝!

     (西皮散板)  看过俸银三百两!

王朝   (白)     是。

(王朝取银。)

包拯   (西皮散板)  双手交与秦香莲。

             这是纹银三百两,

             拿回家去度饥寒。

             教你儿女把书念,

             千万读书莫作官;

             你丈夫倒把高官作,

             害得你一家就不团圆。

             带领儿女回家转!

秦香莲  (西皮散板)  接过银两泪涟涟!

             人道包相是铁面,

             却原来他官官相护有牵连。

             三百两银子我不要,

             从今后屈死也不喊冤!

             手拉儿女回家转——

包拯   (白)     回来!

     (西皮散板)  她母子三人泪不干。

             香莲下堂把我怨,

             她道我官官相护有牵连。

             本当铡了陈士美——

国太   (白)     大胆!

皇姑   (哭)     喂呀……

包拯   (西皮散板)  国太一旁来阻拦。

             有心不铡陈士美——

秦香莲  (哭)     喂呀……

包拯   (西皮散板)  倒叫我包拯两为难。

     (白)     罢!

(包拯摘冠。)

包拯   (西皮散板)  拼着官儿我不作,

             塌天大祸我承担。

     (白)     刽子手!

     (西皮散板)  将陈士美搭在铜铡案,

             铡了这负义贼再见龙颜。

(四刽子手抬陈士美同上,过场,同下。国太、皇姑同急扑,包拯拦阻。)

包拯   (白)     开铡!

(众人同允。堂鼓。开铡。)
国太、

皇姑   (同白)    哎呀!

(秦香莲揽冬哥、春妹入怀,以袖掩面。幕落。)
(完)

——————————
1一般演出本,此处系皇姑在宫内,上西皮慢板。中国京剧团演出的《秦香莲》整理本,改为已到开封府,上快板,在结构上较为精炼,故采用了后者。

2中国京剧团的《秦香莲》整理本。此段二六板。附录唱词,供作参考:

秦香莲  (西皮摇板)  来至在堂外用目看,

     (西皮二六板) 前护后拥好威严!

             八宝凤冠头上戴,

             身上穿着龙凤衣衫;

             她满头珠翠耀人眼,

             我的青丝赶成了毡;

             她八幅罗裙腰中系,

             我的罗裙扯去了半边;

             她好比一轮明月圆又亮。

             却怎么我这月缺月黑乌云遮满天就不能够重圆。

             她好比三春牡丹鲜又艳,

             我好比雪里梅花耐霜寒!

             恨只恨陈士美把良心改变,

             贪荣华丧天良变了心田,

             上首不跪下首站,

             她问我一声我答一言。



浏览次数:20382 ┊ 字数:6600 ┊ 最后更新:2005年05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