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柳林池》(一名:《韩琪杀庙》;一名:《三官堂》)

主要角色
韩琪:老生
秦香莲:旦

《柳林池》谭元寿饰韩琪、张君秋饰秦香莲
《柳林池》谭元寿饰韩琪、张君秋饰秦香莲
情节
宋仁宗时,有士人陈世美,进京应试,获中状元。刘太后爱其才貌,赐宴金殿,欲以公主尚之。陈世美本有妻名秦香莲(或作金香莲),且已生有子女,至是心为势利所动,只图趋附,不顾糟糠,竟贸然蒙奏无妻,遂得宠选乘龙,幸厕驸马之列。惟家中妻子,久不得陈世美音耗,望夫目断,饔飱不给,又遭连年荒歉,秦香莲不得已,只得携子女伶仃晋京。一路探访,既抵京,陈世美非徒呵逐不认,且暗以五十金赐家将韩琪,命韩琪追往截杀于途。秦香莲行至柳林池镇集时,阴觉有暴徒尾其后,遂避匿于三官堂中,不意已为韩琪瞥见,撞门入,持刀而前,竟欲行凶,秦香莲携子女跪地哀求,并详述陈从前种种隐情。韩琪乃不忍加害,纵之使去,并以所受金遣之。继念无以反命,祸翻及身,左右寻思,进退为难。忽然一腔义烈之心,应念而起,遂慷慨自刎,以全秦香莲。秦香莲愈益感忿,随拾取其刀,急投开封府包公处控诉。后本即《铡美案》也。

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录入:8d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7.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秦香莲  (内西皮导板) 我母子三人进了京,

(秦香莲上。)

秦香莲  (西皮慢板)  泪珠儿不住得湿透衣衾。

             原郡乡连遭了三年荒旱,

             饿死了黎民总有万千。

             草堂上饿死了双父母,

             无有银钱难把尸灵安。

             将头上青丝用剪剪去卖,

             买芦席葬埋二双亲。

             闻听说强盗身荣贵,

             我母子三人找到京。

             进京城无有安身处,

             张玉龙店房把身存。

             御街前,不相认,

             他不该拳打足又踢。

             你说强盗狠不狠,

             他将我送到有司衙门。

             张玉龙责打了四十板,

             将我母子赶出京。

             我有心在中途悬梁自尽,

             撇下了儿和女倚靠何人。

             手拉着儿女往前进,

韩琪   (内白)    民夫人慢走!

(三锤。)

秦香莲  (白)     呀!

     (西皮快板)  忽听后面有人声。

             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必强盗差歹人。

             急急忙忙朝前走,

             母子三人逃性命。

             低头我把庙门进,

(秦香莲进庙。)

秦香莲  (西皮快板)  那贼过去再动身。

(韩琪上。)

韩琪   (西皮原板)  在宫中领了千岁命,

             追杀民妇走一程,

             洒开大步往前赶,

             又见古庙面前存,

(三锤紧。)

韩琪   (西皮原板)  走向前来击三掌,

             是何人胆大在庙内存!

秦香莲  (西皮原板)  秦香莲用目睁,

             耳旁里听得有人声。

             用手开开门两扇,

韩琪   (西皮原板)  一掌打倒地平川!

秦香莲  (西皮原板)  大爷打我因何故,

             快对民妇说分明。

             一无仇来二无恨,

             杀我母子为何情。

韩琪   (西皮导板)  民夫人一言问住了我,

     (西皮摇板)  倒叫我大张口无有话说。

     (白)     你、你、你站起来。

     (西皮摇板)  我与她一无仇来二无恨,

             钢刀怎杀他无罪人。

             走向前来双膝跪,

             口儿里就把民夫人称。

秦香莲  (西皮原板)  方才提刀来杀我,

             为什么又把民夫人称?

韩琪   (西皮原板)  非是我提刀来杀你,

             我千岁差我来凶行。

秦香莲  (西皮原板)  你家千岁哪一个?

             问大爷你叫什么名?

韩琪   (西皮原板)  我家千岁叫陈世美,

秦香莲  (白)     好贼子!

韩琪   (西皮原板)  小韩琪就是我的名。

秦香莲  (西皮原板)  我与他结的什么恨,

             他苦苦杀我为何情?

韩琪   (西皮原板)  他有心不把你来杀,

             怕的是开封府包明公。

秦香莲  (西皮原板)  要怕只怕宋天子,

             他怕包公为何情?

韩琪   (西皮导板)  五月初六朝天子,

     (西皮原板)  那满朝文武会的齐。

             宋皇爷未曾登龙位,

             明公与千岁相过面皮。

             他相他左眉长来右眉短,

             左膀高来右膀低。

             眉长眉短有儿女,

             膀高膀低有前妻。

             千岁言说家无有,

             他二人打赌一百日。

             百日有人找京里,

             千岁铜铡输首级;

             百日无人来京里,

             包明公输去大印息。

             如今百日还未满,

             你母子三人来此地。

             四次进宫将他认,

             他将你拳打足又踢。

             清晨传我进宫去,

             五十两纹银酒一提。

             一把钢刀赐与我,

             追杀你母子在柳林池。

秦香莲  (西皮原板)  忽听大爷讲一番,

             背转身来自惨然:

             怪不得强盗不认我,

             包公铜铡不容宽。

             走向前来双膝跪,

             尊声大爷听奴言:

             自古良言说的好,

             杀生不如放生还。

韩琪   (西皮原板)  民夫人说话莫高声,

             墙里说话墙外听。

             这是纹银五十两,

             你母子三人去逃生。

秦香莲  (西皮摇板)  叩罢头来谢恩情,

             大爷还有这点心。

             手拉儿女出庙去,

韩琪   (白)     民夫人你、你、你回来!

秦香莲  (白)     不、不、不好了。

     (西皮摇板)  大爷莫非有追悔心。

韩琪   (西皮摇板)  非是我有追悔心,

             千岁刀头他、他、他要验红。

秦香莲  (西皮摇板)  听说强盗他、他、他要验红,

             倒叫香莲吃一惊。

             走上前来双膝跪,

             再叫大爷听分明:

             要杀将我杀了罢,

             儿和女全当大爷你亲生。

韩琪   (西皮摇板)  他母子三人跪地下,

             无冤无仇怎杀她。

             不杀民夫人回去罢,

秦香莲  (白)     谢大爷!

韩琪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千岁问我怎回答!

             待我回去杀了罢,

秦香莲  (白)     苦吓!

韩琪   (西皮摇板)  一双儿女不离她。

             千难万难难坏我,

             土地堂难坏小韩琪。

             大丈夫生在三光下,

             生死二字何惧他!

             你母子三人庙外看,

             不如一死染黄沙。

(韩琪自刎。)

秦香莲  (白)     哎哎,大爷!

     (西皮摇板)  一见大爷把命丧,

             怎不叫人两泪汪。

             我将大爷尸首忙掩下,

             母子三人好惨伤。

             手拉儿女出庙外,

             忽听道锣连声响。

             是是是来明白了,

             来的想必是包相。

             我在此处莫久站,

             包大人台前诉诉冤枉。

     (白)     哎,大爷吓!

(秦香莲下。)
(完)


浏览次数:17203 ┊ 字数:2286 ┊ 最后更新:2004年05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