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岳家庄》

主要角色
岳云:小生

《岳家庄》姜妙香饰岳云
《岳家庄》姜妙香饰岳云
情节
岳飞之子岳云幼时在家瞒着母亲,练习武艺。一天,金兵突来袭击岳家庄,岳云的祖母与母亲束手无策;岳云与其姊银瓶带领家丁出庄拒敌,大败金兵,并生擒金将,全庄得保无恙。

注释
《岳家庄》是演义小说《精忠岳传》的一段故事。这个戏是由姜妙香先生和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何异旭共同整理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四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岳家庄》(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8.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岳云上。)

岳云   (引子)    武艺习就,何日里,扫灭金酋。

     (念)     少年英雄志未酬,凌云气概关斗牛。闻鸡起舞显身手,不灭金人誓不休。

(岳安暗上。)

岳云   (白)     俺,岳云。乃河南汤阴县人氏。父字鹏举,宋室为臣。奉旨前去剿灭金人未见捷报。是我自幼爱习武艺,练就白银锤一对,能挡万军。

(岳云暗笑。)

岳云   (白)     好笑我母亲,教我弃武习文,攻读诗书。我想为人子者,自当随父建功立业,才是正理。为此每日瞒着祖母、娘亲,暗地演习锤法,日后也好帮助爹爹扫灭金酋。

             岳安。

岳安   (白)     在。

岳云   (白)     我在此练习武艺,休叫我祖母与娘亲知道。

岳安   (白)     是啦。

岳云   (白)     取银锤过来。

岳安   (白)     是啦。

(岳安取锤,拿不动。)

岳安   (白)     回少爷的话,它拿我不动。

岳云   (白)     敢是你拿它不动?

岳安   (白)     不错,我拿它不动。

岳云   (白)     闪开了!

(岳安暗下。)

岳云   (西皮散板)  每日里习武艺心中欢欣,

             练就了白银锤力敌万人;

             非是我背地里违抗母命,

             将门子当随父建立功勋。

(岳云舞锤。)

岳云   (西皮散板)  上一锤,上一锤打的是插花盖顶,

             下一锤,下一锤打的是枯树盘根。

             怀揣着报国志要把江山保定,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丫鬟、岳夫人、银瓶同上。)

岳夫人  (白)     嗯!

     (西皮散板)  胆大的小奴才违抗娘亲。

     (白)     啊?

(岳云跪下。)

岳夫人  (白)     大胆奴才,为娘怎样嘱咐于你,教儿弃武习文,谁想奴才不听为娘教训。

             丫鬟。

丫鬟   (白)     有。

岳夫人  (白)     看家法伺候。

丫鬟   (白)     是。

岳夫人  (白)     好奴才。

(岳夫人打岳云。)

岳云   (白)     母亲哪!

     (西皮散板)  我的父为元帅军威远震,

             统帅着兵和将抗击金人;

             望母亲容孩儿习学公瑾,

             哎呀母亲哪!

             烧赤壁保东吴得享安宁。

     (哭)     啊……啊……

岳夫人  (白)     唗!

     (西皮散板)  孔圣人在卫国不对问阵,

             孟子曰善战者要服上刑;

             把圣贤金石言全然不省!

(岳夫人打岳云,岳云哭。)

银瓶   (西皮散板)  银瓶女跪尘埃哀告娘亲。

             我兄弟有大志从轻责问,

             母亲哪!

岳夫人  (白)     起来。

(岳云哭下。岳母上。)

岳母   (西皮散板)  年迈人闻悲声坐卧不宁。

岳夫人  (白)     婆婆万福。

岳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岳夫人  (白)     谢座。

(岳云换衣上。)

银瓶   (白)     参见祖母。

岳母   (白)     罢了。

岳云   (白)     啊,祖母在上,孙儿拜揖……

(岳云哭泣。)

岳母   (白)     啊,媳妇,为何将岳云打得这般光景?

岳夫人  (白)     只因奴才不听媳妇训教,故而责打。

岳母   (白)     原来如此。

             孙儿,你不听教训,应当责打。

岳云   (白)     祖母,孙儿乃将门之子,自当随父杀敌立功,才是正理;倘若坐食君禄,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岳夫人  (白)     嗯,又来多口。

岳母   (白)     从今以后弃武习文,方是正道。我有几句言语,你且听了。

岳云   (白)     请祖母训教。

岳母   (西皮原板)  食君禄当为国把社稷平定,

             怎奈是我孙儿幼小年轻;

             从今后还须要读书上进,

             也不枉为祖母教训殷勤。

岳云   (白)     孙儿遵命。

(岳安上。)

岳安   (白)     报,牛二爷到。

岳母   (白)     有请。

             孙儿前去迎接。

岳云   (白)     遵命。

岳安   (白)     有请牛二爷。

(岳安下。)

牛皋   (内白)    马来。

(牛皋上。)

牛皋   (念)     战马踏破金邦地,斩将擒王立大功。

岳云   (白)     啊,牛叔父!

牛皋   (白)     啊,岳云!

(牛皋下马。)

牛皋   (笑)     哈哈哈……

     (白)     几载不见,你倒长成人了。

岳云   (白)     叔父夸奖了。

牛皋   (白)     你祖母、娘亲呢?

岳云   (白)     现在堂上。

牛皋   (白)     往里去传,就说你牛叔父到了。

岳云   (白)     遵命。

             啊,祖母,牛叔父来了。

             啊,母亲,牛叔父来了。

岳母、

岳夫人  (同白)    快快有请。

岳云   (白)     有请牛叔父。

牛皋   (白)     前面带路。

             伯母在哪里,伯母在……

             伯母在上,侄儿大礼参拜。

岳母   (白)     牛皋,远路而来,只行常礼。一旁坐下。

牛皋   (白)     谢座。

岳夫人  (白)     啊,二叔。

牛皋   (白)     嗨,咱牛皋到此,乃是客位,连杯茶都不曾吃,你坐在一旁,这么二叔,二叔的,这是个啥道理?

岳夫人、

岳云   (同白)    丫鬟,看茶来。

牛皋   (白)     慢来,慢来。适才在前面饮马的时节,我在马槽上喝了一气凉水。不用了。

岳夫人  (白)     不用了。

岳母   (白)     圣上驾安?

牛皋   (白)     圣上安泰。

岳夫人  (白)     元帅可好?

岳云、

银瓶   (同白)    我爹爹可好?

牛皋   (白)     元帅好,就是咱牛皋也好。

岳夫人  (白)     为嫂的还未曾问到你呢!

牛皋   (白)     嫂嫂问过元帅,少不得就要问咱牛皋;一块儿说了,省得您费事啦。

(岳夫人向岳云。)

岳夫人  (白)     儿啊,你牛叔父如今是会讲话了。

岳云   (白)     是啊,会讲话了。

牛皋   (白)     咱不但会讲话,而且,还认识几个“黑道道儿”!

岳云   (白)     哦。

(岳云向牛皋。)

岳云   (白)     嘘……叔父这里来。

牛皋   (白)     做什么?

岳云   (白)     叔父敢莫是认识字了么?

牛皋   (白)     认识字了。

岳云   (白)     但不知认识哪几个?

牛皋   (白)     待我告诉你说:你爹爹姓岳的那个“岳”字。

岳云   (白)     哦,岳字。一个。

牛皋   (白)     咱牛皋的这个“牛”字。

岳云   (白)     两个。

牛皋   (白)     我是把它认准了。

岳云   (白)     还有哪个?

牛皋   (白)     两个还少吗?

岳云   (白)     哦!叔父只认识这两个字,就在人前夸口,倒叫侄儿好笑哇!哈哈哈……

牛皋   (白)     嗨!大人在此讲话,小孩子在一旁张口搭言,好无有规矩啊!

岳夫人  (白)     岳云,还不向前赔礼。

岳云   (白)     侄儿赔礼,侄儿赔礼。

牛皋   (白)     慢来,慢来。我在营中被你爸爸“呲哒”惯了。谁来怪你?我的傻小子!

岳云   (白)     您吓着了我啦。

岳母   (白)     牛皋,不在牛头山前侍奉元帅,回来做甚?

牛皋   (白)     奉了元帅将令,催押粮草。有平安家书一封,伯母收下。

岳母   (白)     待我收下。

             岳云,准备酒筵,与你牛叔父洗尘。

牛皋   (白)     且慢!军务在身,不敢久停。告辞!

岳母   (白)     你既有军务在身,就不强留。

             岳云,送过你牛叔父。

牛皋   (白)     遵命。

岳母、
岳夫人、
银屏、

岳云   (同白)    正是:

岳母   (念)     儿行千里母担忧,

(岳母下。)
岳夫人、

银瓶   (同念)    干戈不知几时休!

(岳夫人、银屏同下,丫鬟随下。)

牛皋   (念)     元帅自有回朝日,

岳云   (念)     准备吴钩斩金酋。

牛皋   (白)     好大的口气!

岳云   (白)     送叔父。

牛皋   (白)     啊,岳云,回来,回来!

岳云   (白)     叔父何事?

牛皋   (白)     我看你脸带泪痕,莫非是挨了打了么?

岳云   (白)     侄儿不曾挨打。

牛皋   (白)     你的眼泪还没擦干哪。

岳云   (白)     这个……

(岳云擦眼泪。)

牛皋   (白)     现擦也来不及了。你若对为叔的讲了真情实话,我带你到牛头山去玩耍。

岳云   (白)     哦?侄儿讲了实话,叔父带我到牛头山去玩耍?

牛皋   (白)     对啦。

(岳云向内张望。)

岳云   (白)     啊,叔父,好笑我母亲,因见我懒读诗书,好习武艺,故而责打。

牛皋   (白)     我说你是挨了打了不是。

岳云   (白)     可不是嘛!

牛皋   (白)     侄儿,我且问你,习文的好,还是习武的好?

岳云   (白)     自然是习武的好。

牛皋   (白)     着哇,想你爹爹乃是天下都招讨,领兵的大元帅,我儿若是习武,少不得你就是个小元帅了。

岳云   (白)     哦。小元帅?

     (笑)     哈哈哈……

牛皋   (白)     你瞧,说他胖,他就喘。

             我来问你。练的是什么兵器?

岳云   (白)     白银锤一对。

牛皋   (白)     有多重呢?

岳云   (白)     一百二。

牛皋   (白)     敢莫是一对?

岳云   (白)     嗳,一柄哪!

牛皋   (白)     这一对呢?

岳云   (白)     二百四。

牛皋   (白)     嗳,小小年纪,焉能使得动二百四的银锤。为叔的不信。

岳云   (白)     叔父不信,待侄儿取来你看哪!啊,叔父,可不要声张啊!

牛皋   (白)     我不嚷,快快拿来我看。

             小小年纪使二百四的银锤,我却不信。

(岳云取锤,亮锤。)

岳云   (白)     叔父请看。

(牛皋看锤,惊讶。)

牛皋   (白)     喳喳喳,哇呀……

岳云   (白)     嗨,别嚷啊!

牛皋   (白)     我没嚷啊!

岳云   (白)     还没嚷哪!

(岳云放锤。)

岳云   (白)     啊,叔父,带我到牛头山玩耍去呀!

牛皋   (白)     且慢!我若带你到牛头山去玩耍,倘被你祖母、娘亲知道,我岂不成了拐子手了吗?

岳云   (白)     这便如何是好?

牛皋   (白)     待我想来。

(牛皋想,自语。)

牛皋   (白)     哎呀且住!想岳云小小孩童,纵有武艺,咱若是将他带到两军阵前,倘有闪失,元帅台前,如何交代?这……有了!咱不免哄他一哄啊!

             啊,侄儿为叔倒有一计在此。

岳云   (白)     叔父有何妙计?

牛皋   (白)     侄儿暂在家中,好生练习武艺;待等为叔押粮过此,侄儿紧紧跟随;为叔在前面走,我儿在后面赶;赶也赶到牛头山前去了。

岳云   (白)     侄儿若是失迷路径,如何是好?

牛皋   (白)     傻小子,鼻子底下有嘴,你不会打听嘛!

岳云   (白)     我爹爹若是降下罪来呢?

牛皋   (白)     不妨事,有为叔的担待。

岳云   (白)     有叔父担待?

牛皋   (白)     不错,有叔父担待。

岳云   (笑)     哈哈哈……

     (白)     侄儿要到牛头山玩耍去了。请!

牛皋   (白)     啊,侄儿转来,侄儿转来。

岳云   (白)     叔父何事呀?

牛皋   (白)     侄儿,不见为叔,千万不可一人独自前往。你要记下了!

岳云   (白)     侄儿晓得。请!

(岳云下。牛皋自语。)

牛皋   (白)     嘿嘿,傻小子,你等着吧!1

(牛皋上马,下。)

【第二场】

(风入松牌。四金兵、四金将、薛礼花豹、张兆奴同上。)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俺——

薛礼花豹 (白)     薛礼花豹。

张兆奴  (白)     张兆奴。

薛礼花豹 (白)     请了。

张兆奴  (白)     请了。

薛礼花豹 (白)     奉了狼主之命,捉拿岳家满门。

             儿郎们!

四金兵、

四金将  (同白)    有。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岳家庄去者。

四金兵、

四金将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岳母上。)

岳母   (西皮正板)  我的儿为国家奉命征剿,

             保江山秉忠心不愧英豪;

             但愿得功成就把金酋灭了,

(岳夫人上。)

岳夫人  (西皮正板)  做媳妇代子职不避辛劳。

             夫报国妻奉亲全忠尽孝,

(银瓶上。)

银瓶   (西皮正板)  但不知老爹爹何日回朝?

岳夫人  (白)     婆婆万福。

岳母   (白)     一旁坐下。

岳夫人  (白)     谢座。

银瓶   (白)     参见祖母、母亲。

岳母、

岳夫人  (同白)    罢了。

岳母   (白)     啊,媳妇,孙儿往哪里去了?

岳夫人  (白)     南学攻书去了。

岳母   (白)     媳妇教子有方。

岳夫人  (白)     婆婆夸奖了。

(岳安上。)

岳安   (白)     报。金兵直奔我庄而来。

岳母、

岳夫人  (同白)    再探!

岳安   (白)     喳!

(岳安下。)

岳母   (白)     哎呀媳妇!金兵直奔我庄而来,如何是好?

岳夫人  (白)     且听探报如何,再做计较。

(岳安上。)

岳安   (白)     报,金兵离我庄不远。

岳母、

岳夫人  (同白)    再探!

岳安   (白)     喳!

(岳安下。)

岳母   (白)     哎呀媳妇啊!眼看金兵围困我庄,这……这便如何是好?

岳夫人  (白)     婆婆啊!想我府下家丁,怎当金兵势众,不如逃走了吧。

岳母   (白)     嗳!岳家一门忠孝,哪有贪生逃走之理?况且,岳云又正在南学攻书,不知音信,也是枉然!

银瓶   (白)     祖母,母亲!孙女儿也曾受过我父教训,情愿出庄去敌金兵。

岳母   (白)     你乃闺阁幼女,如何去得?

银瓶   (白)     祖母啊!

     (西皮散板)  儿虽是女流辈曾受父教,

             要学那木兰女建立功劳。

岳夫人  (白)     儿啊!

     (西皮散板)  我的儿虽受过你父训教,

             闺阁女怎能够执戟持矛!

岳母   (西皮散板)  临阵上交锋事岂可乱道,

             儿怎比花木兰去把兵交!

             小岳云在南学全然不晓,

             孙儿呀!

             只恐怕岳家庄大祸难逃。

岳云   (内白)    走哇!

(岳云上。)

岳云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书童报金酋贼兴兵来到,

             将门子显威风就在今朝。

     (白)     啊,祖母,母亲,姐姐!

岳母   (白)     孙儿回来了!

岳云   (白)     回来了。

岳母   (白)     金兵围困我庄,如何是好?

岳云   (白)     哦,孙儿正在南学攻书,闻得此信,急急赶回,与祖母商议退兵之策!

岳母   (白)     小小年纪,有什么退兵之策?

岳云   (白)     祖母,孙儿习学武艺,练就白银锤一对,能敌万军。

银瓶   (白)     兄弟有此胆量?

岳云   (白)     有此胆量。

银瓶   (白)     待为姐帮助于你。

岳云   (白)     怎么,你帮助我?好,多谢姐姐。

岳母   (白)     你二人既有此胆量,速到后堂披挂去吧。

岳云、

银瓶   (同白)    遵命。

(岳云向岳夫人。)

岳云   (白)     妈呀,您瞧,我这个武艺用着了吧?

岳夫人  (白)     哼!披挂去吧。

岳云   (白)     姐姐,咱们打仗去喽!

(岳云、银瓶同下。)

岳母   (白)     丫鬟,吩咐众家丁二堂听点。

丫鬟   (白)     是啦。

             呔,下面听者,老夫人有令,众家丁二堂听点。

岳母   (西皮导板)  有老身在二堂忙传令号,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参见太夫人。

岳母   (白)     站立两厢。

     (西皮原板)  叫一声众家丁细听根苗:

             此一番出庄去拒敌侵扰,

             个个要逞威风争立功劳。

(岳云、银瓶披挂同上,辞别岳母、岳夫人,领四家丁同下。)

岳母   (西皮摇板)  他二人上马去我挂在心上,

岳夫人  (西皮摇板)  劝婆婆免忧虑且宽愁肠。

(岳母、岳夫人同下。)

【第四场】

(四金兵、四金将、薛礼花豹、张兆奴同上,同走圆场。四家丁、银瓶、岳云同上。)

岳云   (白)     呔,马前番贼,通名受死!

薛礼花豹 (白)     听了:俺乃金邦大将薛礼花豹是也。

张兆奴  (白)     张兆奴是也。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小将留名。

岳云   (白)     听者!俺乃岳元帅之子,你少爷岳云是也。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那一个呢?

银瓶   (白)     银瓶小姐是也。

岳云   (白)     你等前来做甚?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奉了狼主之命,捉拿尔等满门家眷。

岳云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岳云、薛礼花豹、张兆奴同起打。四金兵、四金将、众家丁、张兆奴、银瓶自两边分下。薛礼花豹、岳云同会阵。薛礼花豹败下,岳云追下。张兆奴、银瓶同上,同会阵。张兆奴败下,银瓶追下。四金兵、四金将、四家丁同上,同起打。众人自两边分下。薛礼花豹、岳云同上。张兆奴、银瓶同上。同起打。四金兵、四金将、四家丁同上。薛礼花豹、张兆奴同被擒。四金兵、四金将同逃下。)

岳云   (白)     回庄啊!

四家丁  (同白)    啊!

岳云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
1原本牛皋与岳云分别时,曾有八月十五带赴牛头山之约;但在戏中后一段,并无交代,全剧似欠完整,故略加改动。


浏览次数:6449 ┊ 字数:621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