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岳家庄》

主要角色
岳云:小生
岳银屏:小旦
岳母:老旦
李氏:正旦
牛皋:净

《岳家庄》姜妙香饰岳云
《岳家庄》姜妙香饰岳云
情节
《精忠说岳》第四十回,所载“杀番兵岳云保家属”,即此剧也。而时岳飞长子岳云,年甫十二,膂力过人,生喜使枪弄棍。虽年未成童,常怀远大志,欲奔往父处,随营助战,以为国家出力,奈家中均秘不令其知父消息,只得闷守家园。曾因郊游经雨,避入张睢阳庙,力倦假寐拜台上,于梦中得雷将军传授锤法,因是专使一对八十二斤重之银锤,询将门将子也。时兀术用军师计,密遣番将薛礼花豹及张兆奴二人,率兵抄赴汤阴,偷捕岳飞家属,拟以此胁降岳飞,盖知岳飞天性素纯孝故也。孰意薛礼花豹、张兆奴二将,尽死于岳云双锤之下,加以刘都帅闻讯,急派兵援助,以是番兵数千,均被俘杀尽净,不曾逃得一个。

注释
惟剧本与说传有异处,即银瓶与岳云同出退敌,及牛皋来家问安,与岳云会面,泄漏牛头山地名,两条是也。此剧朱素云最擅名,我亦最爱看其耍锤一段,名家演派,洵是不凡。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天空海阔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4.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岳云上。)

岳云   (引子)    忠孝传家,何日里,荣耀跨马。

     (念)     少小英雄射斗牛,凌云吐气傲春秋。天上麒麟原有种,人间豪杰岂自休。

(岳安上。)

岳云   (白)     小生岳云,乃河北汤阴人氏。父讳鹏举,母亲李氏夫人。爹爹奉旨剿灭金邦,未见捷音回府,是我放心不下。日前出府游玩,蒙东平王、雷万春、蓝霁云三位神灵,传授兵法武艺,临行又赐银锤一对。好笑我母亲,教我弃武习文,勤读诗书。我想为人子者,必须要子承父业,方是正道。为此今日瞒了祖母母亲,将锤法演熟,也好出仕朝廷。

             岳安,

(岳安允。)

岳云   (白)     你大相公在此试武一回,休叫老太太与夫人知道。

岳安   (白)     大相公乃少年英雄,应当习武擒王,与皇家出力,纵然老太太与夫人知晓,谅无妨碍。

岳云   (白)     取银锤过来。

岳安   (白)     大相公,它拿我不动。

岳云   (白)     敢是你拿它不动?

岳安   (白)     正是拿它不动。

岳云   (白)     闪开。

     (西皮摇板)  蒙神圣教兵法名扬显姓,

             又赐我白银锤剿贼灭金。

             非是我背地里违抗母命,

             将门子须当要出仕朝廷。

(岳云耍锤。)

岳云   (西皮摇板)  上一锤要取那金囚性命,

             下一锤能挡那百万雄兵。

             怀藏着孙武志精神侥幸,

     (三笑)    哈哈,啊哈哈!

(李氏、丫鬟、岳银屏同上。)

李氏   (白)     唗!

     (西皮摇板)  小畜生敢胆大违悖母亲。

     (白)     哽。为娘何等嘱咐,叫你弃武习文,为何不听教训?

             丫鬟看家法过来。

     (西皮摇板)  论机谋儿未必高于韩信,

             论武艺怎比得项羽霸君。

             把为娘金玉言全然不听,

     (白)     看家法伺候。

岳云   (西皮摇板)  小岳云有一言启禀母亲:

             父为帅掌雄兵威风凛凛,

             一令出山摇动鬼伏神钦。

             望母亲容孩儿习举公瑾,

     (白)     母亲啊!

     (西皮摇板)  那周郎烧赤壁使人寒心。

岳银屏  (白)     哎呀母亲啊。

     (西皮摇板)  警戒兄下一次乞求宽恕,

(岳母上。)

岳母   (西皮摇板)  哭声高惊动我坐卧不宁。

李氏   (白)     婆母。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祖母万福。

岳母   (白)     罢了,坐下。

李氏、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谢座。

岳母   (白)     媳妇儿为了何事,将岳云责打?

李氏   (白)     只因小畜生不读诗书,讲什么神人赠他银锤,每日在府演耍,耽误文章,不听教训,所以在此打他。

岳母   (白)     哦,原来如此。

             岳云,

岳云   (白)     祖母。

岳母   (白)     你不遵母命,理应责打,为祖母在此,你母亲将你饶恕。从今以后,儿必须弃武习文。

岳云   (白)     祖母,孙儿乃将门之子,理当随父建功立业,方为正道。岂可坐食君禄,被旁人耻笑。

岳母   (白)     儿啊,你爹爹现被金兵围困牛头山荷叶镇,不能回朝。倘若我儿离家私奔,要建功立业,如若有失,想我岳门一家就无靠了。

     (西皮原板)  食君禄当与君社稷平定,

             儿虽是将门子身小年轻。

             遇交锋渴来时常将血饮,

             身困倦卧雕鞍任马游营。

             两军阵遇敌将岂可惜命,

             却不知凶和吉谁赴幽冥。

             争功劳一时间怎到极品,

             候班师奏凯回才得放心。

             儿须要守寒窗苦颜闵,

             也免得为祖母训教殷勤。

岳云   (白)     孙儿遵命。

(牛皋上。)

牛皋   (白)     哽咳!

     (念)     走马踏破金人地,豪杰英雄夺将旗。

岳安   (白)     老太太,牛二爷回来了。

岳母   (白)     啊,牛二爷回来?

(岳安允。)

岳母   (白)     岳云请他进来。

岳云   (白)     遵命。

             啊叔父。

牛皋   (白)     啊岳云。

岳云   (白)     祖母在堂前,有请叔父。

牛皋   (白)     哦,是请我进去。带路。

岳云   (白)     是。

牛皋   (白)     啊伯母在上,牛皋拜见。

岳母   (白)     不消。

牛皋   (白)     免得牛皋弯腰。

             啊,嫂嫂。

李氏   (白)     二叔。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叔父,侄儿拜揖。

牛皋   (白)     罢了罢了。

岳母   (白)     坐下。

牛皋   (白)     告坐。元帅请候老夫人金安。

岳母   (白)     有劳你。

牛皋   (白)     哼,走到你家,茶也没有吃一杯,只管叫什么二叔二叔。

李氏   (白)     看茶来。

牛皋   (白)     啊,不吃茶了,不吃茶了。

李氏   (白)     元帅可好么?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我爹爹可安。

牛皋   (白)     元帅好,就是俺牛皋也好。

李氏   (白)     为嫂的不曾问道二叔。

牛皋   (白)     嫂嫂问了元帅,必要问到俺牛皋,我一总说了,免得嫂嫂费力,哈哈。

李氏   (白)     如今二叔会讲话了。

牛皋   (白)     不但会讲话,如今我还认得几个黑人人。

李氏   (白)     敢是几个字。

牛皋   (白)     不错,是几个字。

李氏   (白)     哪几个字。

牛皋   (白)     元帅姓岳的“岳”字,俺姓牛的“牛”字。

岳云   (白)     哎呀呀,叔父认得这几个字,就在人前夸口。

牛皋   (白)     哼,大人说话,小孩子听着就是了,谁叫你多嘴。

             告辞了。

李氏   (白)     且慢,叔叔为何去心太急,想是岳云得罪与你。

             岳云快与你叔父陪罪。

岳云   (白)     侄儿陪罪。

牛皋   (白)     不消了,我是你老子得罪惯了的,谁来计较于你,坐下来坐下来。

岳母   (白)     牛皋回来则甚?

牛皋   (白)     我朝人马,被金囚围困在牛头山荷叶岭,缺少粮草,元帅命我回京搬粮,顺请老夫人金安。话已说明,元帅望粮甚急,告辞了,告辞了。

岳母   (白)     既然如此,不必强留。岳云送过叔父。

岳云   (白)     遵命。

岳母   (白)     正是:

     (念)     儿行百步母担忧,

李氏   (念)     干戈未悉几时休。

(岳母、李氏、岳银屏、丫鬟、岳安同下。)

牛皋   (念)     元戎自有回天计,

岳云   (念)     准备吾去斩金囚。

     (白)     送过叔父。

牛皋   (白)     且慢,为叔的有话问你。

岳云   (白)     叔父有话,当面吩咐。

牛皋   (白)     我看你脸带泪容,所为何事?

岳云   (白)     侄儿不为什么。

牛皋   (白)     你不要说谎。岳云你有什么事情,对我说了,为叔带你到牛头山去玩耍。

岳云   (白)     哦,叔父带我到牛头山去么?

牛皋   (白)     带你去。

岳云   (白)     叔父,好笑我母亲,见我丢书不读,好使枪棒,因此打侄儿。

牛皋   (白)     哎呀呀,侄儿苦了你了。你道是习文的好,还是习武的好?

岳云   (白)     自然习武的好。

牛皋   (白)     好啊,你爹爹是统兵元帅,养的儿子,少不得也要一样。如今圣驾,被金兵困在牛头山,你若有本领,救出万岁,何愁没有官做。这书吃也不能吃,穿也不能穿,读它何用。

岳云   (白)     叔父,侄儿到牛头山去得的?

牛皋   (白)     少年英雄,正当出力,怎么去不得?啊岳云,讲了半日,你用的什么兵器。

岳云   (白)     一对银锤。

牛皋   (白)     有多重?

岳云   (白)     一百二。

牛皋   (白)     啊,小小孩童,能使一百二十斤的锤头?

岳云   (白)     这还是一柄。

牛皋   (白)     一对呢?

岳云   (白)     二百四。

牛皋   (白)     为叔的不信。

岳云   (白)     叔父不信,待我取来。

牛皋   (白)     好,取来我看。

             不会能使二百四十斤的锤。

岳云   (白)     叔父请看。

(岳云耍锤。)

牛皋   (白)     哎呀,看他小小年纪,能使此锤。金囚。哈哈!你的对头到了。

岳云   (白)     叔父,几时与金兵交战?

牛皋   (白)     八月十五,吃月饼那一天,记好了。

岳云   (白)     侄儿不知路径。

牛皋   (白)     呆孩子,眉毛底下是眼睛,眼睛底下是鼻子,鼻子底下是嘴,嘴能问路,一直就到了牛头山,黄罗宝帐之下,就是你父亲大营。

岳云   (白)     倘若爹爹降罪?

牛皋   (白)     有我。

岳云   (白)     哦,有叔父。

牛皋   (白)     搬粮事大,就此去也。

岳云   (白)     叔父请啊。

(牛皋、岳云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四番兵、四下手引薛礼花豹、张兆奴同上。)

薛礼花豹 (白)     某,薛礼花豹。

张兆奴  (白)     某,张兆奴。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请了。

薛礼花豹 (白)     你我奉了狼主将令,带领人马,暗渡黄河,捉拿岳飞家眷。

             众巴都,兵发汤阴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岳母上。)

岳母   (西皮原板)  我的儿为国家奉命征剿,

             牛头山遭围困难以回朝。

             食王禄当与君立功报效,

             别下我年迈人昼夜心焦。

             杀金人奈军中缺少粮草,

             怕的是兵一乱主帅无谋。

             求上苍出良将金邦灭掉,

             保大宋归一统乐享唐尧。

(李氏、岳银屏同上。)

李氏   (西皮原板)  儿夫君拜元戎替天征剿,

             仗主福杀金人草不留苗。

岳银屏  (白)     祖母啊。

     (西皮原板)  离乱时正所谓将帅荣耀,

             一令出如皇宣地动山摇。

岳母   (白)     坐下。

李氏、

岳银屏  (同白)    告坐。

岳母   (白)     岳云呢?

李氏   (白)     学中攻书去了。

岳母   (白)     哦,攻书去了。媳妇儿啊,教子有功。

(岳安上。)

岳安   (白)     启太夫人:不好了。

岳母   (白)     何事惊慌?

岳安   (白)     来了数千金兵,要拿太夫人满门全家。

岳母   (白)     再探。

(岳安下。)

岳母   (白)     哎呀,媳妇儿啊。既有金兵,来捉全家,想圣上与你丈夫,必被他人所擒。

李氏   (白)     婆母料事不差。

(岳安上。)

岳安   (白)     报太夫人:金兵已到前门。

岳母   (白)     再探。

(岳安下。)

岳母   (白)     儿啊,金兵将近府门,怎么处?

李氏   (白)     哎呀婆母,府下只有家将三百余人,怎敌金兵乌合之众,不如速速逃走了罢。

岳母   (白)     乃是上策,只是岳云在学攻书,不知音信,如何走得?

岳银屏  (白)     祖母、母亲,不必惊慌,待孩儿带本府家将,杀退金兵,可保满门无事。

岳母   (白)     儿乃闺中幼女,怎能上阵交锋?不如静坐家中,听天由命罢。

岳银屏  (白)     哎呀祖母啊!

     (西皮摇板)  儿虽是女流辈蒙父教导,

             闲习学枪和剑用在一朝。

             金兵到儿岂肯惧怕逃走,

     (白)     祖母、母亲啊!

     (西皮摇板)  番邦贼笑我家少智无谋。

李氏   (西皮摇板)  你父帅牛头山必丧敌手,

             大宋帝龙落在浅水滩头。

             两军阵交锋时虎羊争斗,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怎比得何阳女,木兰多姣?

岳母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报国心忘身家岂可不晓,

             敌番兵诚恐怕马行断桥。

             望姣儿音和信路远难找,

     (哭头)    岳飞,鹏举,哎呀儿啊!

     (西皮摇板)  思儿身隔两地哭断咽喉。

(岳云上。岳安暗上。)

岳云   (西皮摇板)  书童报金囚贼兴兵骚扰,

             天助俺将门子称心逍遥。

     (白)     祖母、母亲。

岳母、

李氏   (同白)    儿回来了。

岳云   (白)     回来。

岳母   (白)     姣儿啊,今来数千金兵,前来捉拿岳氏满门,这怎么处?

岳云   (白)     孙儿闻得此信,故此急来商议退兵之策。

岳母、

李氏   (同白)    无有兵将,如何抵敌?

岳云   (白)     儿蒙神圣教我兵法武艺,又赐银锤一对,能当万军。这数千金囚,何足惧哉?

岳银屏  (白)     兄弟有此胆量,为姐助你一阵。

岳母   (白)     哦,你姐弟二人,有此胆量?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有此胆量。

岳母   (白)     也罢。待为祖母点齐家将,儿等后堂披挂。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遵命。

岳云   (西皮摇板)  拿金贼好比那鹰获群鸟,

岳银屏  (西皮摇板)  我量他纵有翅难上九宵。

(岳云、岳银屏同下。)

岳母   (白)     岳安,吩咐家将们,披挂上堂听点。

岳安   (白)     家将们披挂上堂听点。

(众家将同上。)

众家将  (同白)    参见老夫人。

岳母   (白)     站立两旁,听我吩咐。

(众家将同允。)

岳母   (西皮原板)  父掌兵子英雄为国尽忠,

李氏   (西皮原板)  众家将到疆场抖擞威风。

岳母   (西皮原板)  两军阵交锋时休得鲁莽,

李氏   (西皮原板)  兵将少凭谋略以弱敌强。

岳母   (西皮原板)  擒番邦一小卒得功有赏,

李氏   (西皮原板)  倘若是贪生命军法不饶。

(岳云、岳银屏同上。)

岳云   (西皮摇板)  擒番将表名扬凌烟阁上,

岳银屏  (西皮摇板)  奴岂容胡蛮贼任意猖狂。

岳云   (西皮摇板)  尊祖母叫孙儿鞭敲蹬响,

岳银屏  (西皮摇板)  且看我姐和弟斩将擒王。

(岳云、岳银屏同下,众家将同下。)

岳母   (西皮摇板)  这也是事急中无兵少将,

李氏   (西皮摇板)  尊婆母免悲伤休要愁肠。

(岳母、李氏同下。)

【第四场】

(薛礼花豹、张兆奴同上。牌子。四番兵、四下手同上。)

薛礼花豹 (白)     将军,你我渡过了黄河,岳家庄离此不远,就此杀上前去。

张兆奴  (白)     有理。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启二位将军,前面有男女二将,带领百十余人,扎住甬道,特来报知。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再探。

(探子允,下。)

薛礼花豹 (白)     不知何人走漏消息,使他准备。

张兆奴  (白)     哎。量他百十余人,焉能成其大事?就此将他一鼓擒拿。

薛礼花豹 (白)     言之有理。

             众巴都杀上前去。

(众人同喝。岳云、岳银屏、众家将同上,会阵。)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马前番将,敢是往岳家庄去的么?

薛礼花豹、

张兆奴  (同白)    然也。

岳云   (白)     通上名来。

薛礼花豹 (白)     听着:俺乃金邦四太子驾下统兵大元帅薛礼花豹是也。

张兆奴  (白)     俺乃牙将张兆奴是也。你等通名受死。

岳云   (白)     吾乃少保岳元帅之子岳云。

岳银屏  (白)     奴乃岳元帅之女银瓶小姐是也。

(薛礼花豹、张兆奴同笑。)

薛礼花豹 (白)     某奉狼主之命,特来拿你满门家眷,好好下马受绑!

岳云、

岳银屏  (同白)    休得胡言,看我姐弟擒你。

(开打。番兵、下手同败下,众家将同追下。岳云杀死薛礼花豹,下。岳银屏杀死张兆奴,下。众家将同上。)
岳云、

岳银屏  (同笑)    哈哈,啊哈哈!

     (同白)    众家将,回府去者。

(众家将同允。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493 ┊ 字数:581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