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岔口》(一名:《焦赞发配》)

主要角色
任堂惠:武生
刘利华:武丑
焦赞:净
刘妻:旦

《三岔口》李少春饰任堂惠、谷春章饰刘利华
《三岔口》李少春饰任堂惠、谷春章饰刘利华
情节
见义勇为的旅店主人刘利华,为了救护被奸臣迫害而发配的焦赞,与暗地保护焦赞的杨延昭部将任堂惠发生误会,在深夜中搏斗起来。正当难解难分的时候,刘利华的老婆已把焦赞救出,大家相见,解释误会,同奔三关。

注释
原本把刘利华夫妻处理为“开黑店”的匪徒,最后被任、焦杀死。整理本则改为前述的情节。因而刘利华夫妻的性格就有了根本的改变。又原本第一场系解差到监中提出焦赞发配,但焦赞究竟为什么发配并未交代清楚,而且在演出形式上也与武松打店有些雷同。整理本已针对这一缺点,加以修改。
本剧系中国京剧团演员李少春、叶盛章,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范钧宏共同进行整理的。目前京剧团在国内外经常演出的就是这个剧本。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三岔口》(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焦赞   (内白)    趱行哪!

(解差甲、解差乙、焦赞同上。)

焦赞   (扑灯蛾牌)  恼恨奸贼太猖狂,太猖狂!

             私通北国害忠良,

             要拆毁杨家天波府,

             俺焦赞一怒去汴梁,

             杀死奸贼谢金吾,

             王钦若起了歹心肠,

             他要杨家尽抵命,

             保本多亏八贤王,

             将俺发配沙门往,

             披枷、带锁,恼胸膛!

(焦赞手臂一挥,解差甲跌倒。)

解差甲  (白)     嘿!我说焦赞哪,你这是怎么啦?

焦赞   (白)     将这刑具与俺摘了下去!

解差甲  (白)     这是朝廷的王法,不能摘。

焦赞   (白)     你摘是不摘?

解差甲  (白)     不能摘。

焦赞   (白)     呸,着打。

解差甲  (白)     得得,二爷,您别生气,我给您个“瞒上不瞒下”。来来来,我给您摘下。

(解差甲摘手铐。)

解差甲  (白)     您松快多了吧?

焦赞   (白)     嗯!来,戴上!

解差甲  (白)     您瞧这是什么脾气!刚摘下来,又要戴上?

解差乙  (白)     你赶紧给他戴上。

解差甲  (白)     来来来,我给您戴上。

焦赞   (白)     哽!叫你自己戴上!

解差甲  (白)     啊?二爷,我又没犯法,哪儿能戴这个?

焦赞   (白)     你戴是不戴?

解差甲  (白)     这……不能戴。

焦赞   (白)     呸,着打!

解差乙  (白)     二爷叫你戴你就戴上得了吧!

(焦赞给甲戴手铐。)

解差甲  (白)     二爷,您瞧这走到街上多不是样儿!

焦赞   (白)     这还有个名堂。

解差甲  (白)     这叫什么?

焦赞   (白)     这叫做:

     (念)     解差常把犯人害,自作自受倒发解。

解差甲  (白)     唉!

焦赞   (白)     趱行者!

解差乙  (白)     是。

(解差甲、解差乙、焦赞同下。)

【第二场】

(任堂惠上,走边。)

任堂惠  (念)     披星戴月不辞劳,只为当年旧故交。焦赞发配沙门岛,暗地保护走一遭。

     (白)     俺,任堂惠。只因焦二哥将奸贼王钦若的门婿杀死,发配沙门海岛。是俺乔装改扮,暗地保护焦二哥。看,天色不早,就此趱行者。

(任堂惠下。)

【第三场】

(刘利华上。)

刘利华  (扑灯蛾牌)  夫妻双双开店房,开店房,

             接待旅客日夜忙;

             忠臣孝子我敬仰,

             赃官恶棍命必亡,命必亡。

     (白)     我,刘利华。自幼爱习拳棒,在这三岔路口开了一座小小的店房。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老婆唤出,把幌儿挂起。

             老婆,老婆,老婆走出来!

刘妻   (内白)    来啦。

(刘妻上。)

刘妻   (念)     夫妻开草店,惯打抱不平。

     (白)     什么事啊?大郎!

刘利华  (白)     今日天气晴和,将幌儿挂起。

刘妻   (白)     就依大郎。

刘利华  (耍孩儿牌)  三岔口开店房,

             接旅客日夜忙。

(刘利华下。焦赞、二解差同上。)

解差乙  (白)     二爷,天不早了,咱们该打店了。

焦赞   (白)     前去打店。

解差甲  (白)     二爷,您倒是把这个给我摘下来呀!

焦赞   (白)     嗳,这是朝廷的王法,不能摘。

解差甲  (白)     有得,这句话在这儿等着我哪!

解差乙  (白)     二爷,伺候您一道儿,给他摘下来得啦!

焦赞   (白)     看在你的份上,我也给你个“瞒上不瞒下”,与他摘下来。

             前去打店。

解差甲  (白)     妈呀!这哪是我解着他,简直是他解着我啦。

(解差甲见刘妻。)

解差甲  (白)     借问一声,哪儿有店呀?

刘妻   (白)     哦,你出门就没带着眼睛吗?

解差甲  (白)     八成儿有一对。

刘妻   (白)     没看见?这不是店吗?

焦赞   (白)     店主婆请了!

刘妻   (白)     请了。

焦赞   (白)     可有上房?

刘妻   (白)     有,随我来。

焦赞   (白)     一同进店!

(焦赞、解差甲、解差乙同进。)

刘妻   (白)     用些什么?

焦赞   (白)     明灯两盏。

解差甲  (白)     要两盏灯干什么?

焦赞   (白)     两处安歇。

解差甲  (白)     嘿,那可不行!别的由着你,的地方可有不了你!一处安歇,一处安歇!

焦赞   (白)     哼!两处安歇!

解差乙  (白)     哎伙计,什么一处两处的,两处就两处吧。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呀?

解差甲  (白)     得,得,两处,两处。

焦赞   (白)     哼!

(刘妻取两盏灯。)

刘妻   (白)     如此客官请!

(刘妻引路,开门,焦赞持灯进入,下。)

解差甲  (白)     我说伙计,这个起我简直受不了啦!

解差乙  (白)     依我看……

解差甲  (白)     依你便怎么样?

解差乙  (白)     依我啊!

(解差乙向解差甲耳语。)

解差甲  (白)     对对对!咱们先睡觉。

             店婆子,店婆子!

(刘妻在外偷听,闻声进入。)

刘妻   (白)     在这儿哪。

解差甲  (白)     我说,你怎么净顾着那个黑大个儿,不管我们了?

(刘妻有意识地说。)

刘妻   (白)     那个黑大个儿好横啊!

解差乙  (白)     焦二虎嘛,不横!

刘妻   (白)     哦,焦二虎……

解差甲  (白)     啊,怎么啦?

刘妻   (白)     怪不得他那么横哪。

解差甲  (白)     哼,他横,我看他横到几时?

(解差乙暗止之。)

解差乙  (白)     店婆子,我们在哪儿睡呀?

刘妻   (白)     随我来!

(刘妻引路,开门,解差甲、解差乙同进门。)

刘妻   (白)     喂,小心火烛!

(解差甲、解差乙轻薄地说。)
解差甲、

解差乙  (同白)    不用你老操心。

(解差甲、解差乙同下。)

刘妻   (白)     哎呀且住!闻听人言:三关上将焦赞杀死奸党,充军发配。适才听解差言道:那黑脸大汉姓焦,莫非他就是焦二爷吗?我看那两个解差,鬼鬼祟祟地,定然不怀好意。有啦,我不免告知大郎,问明情由,见机而行便了!

(刘妻下。)

【第四场】

(任堂惠上。)

任堂惠  (白)     且住!他在前面走,俺在后面赶,赶到此处,为何不见焦二哥?来此已是三岔口。且住!此处有一店房,想是他们住在此店,待俺问个明白。

             店家,呔店家!

(刘利华上。)

刘利华  (白)     住店的吗?

任堂惠  (白)     正是。我且问你,有两个解差,解押一个黑脸大汉,可住在此处?

刘利华  (白)     那个黑……嗯,没有。

任堂惠  (白)     可有清净的房屋?

刘利华  (白)     有,您请吧。

任堂惠  (白)     带路!

(刘利华、任堂惠同进门。)

任堂惠  (白)     店家,店家,店家!

刘利华  (白)     来啦。用些什么?

任堂惠  (白)     明灯一盏。

刘利华  (白)     是啦。

             灯到。

任堂惠  (白)     放下。

刘利华  (白)     拿过去!

任堂惠  (白)     天时不早,各讨方便。

刘利华  (白)     是啦。

任堂惠  (白)     请便!

刘利华  (白)     走着哪。

任堂惠  (白)     做什么?

刘利华  (白)     擦擦。

(刘利华擦桌子。)

任堂惠  (白)     你与我走!

刘利华  (白)     是啦。

任堂惠  (白)     去!

刘利华  (白)     走啦。

(刘利华出门,旋转回。)

任堂惠  (白)     转来做甚?

刘利华  (白)     忘了嘱咐你一句话,要小心点……

任堂惠  (白)     小心什么?

刘利华  (白)     小心这灯头火!

(刘利华下。)

任堂惠  (白)     且住!看那店家鬼鬼祟祟,甚是可疑,二哥的去向他比知晓。也罢,俺今晚就在此处查看动静便了!

(任堂惠巡视,睡下。刘利华上,欲拨门,刘妻上。)

刘妻   (白)     这小子扎手,我来帮你吧?

刘利华  (白)     不用,你去料理那两个解差,我对付这个。

刘妻   (白)     对,你我分头动起手来!

(刘妻下。刘利华拨门,进门,摸索,任堂惠惊觉,搏斗,正在难解难分时,焦赞、刘妻同上,黑暗中任堂惠与焦赞、刘利华与刘妻互相扭打。)
任堂惠、

刘利华  (同白)    (什么人)(谁)?

焦赞、

刘妻   (同白)    (焦赞。什么人?)(当家的,是我。)

任堂惠  (白)     任堂惠在此。

(刘利华急取灯。)

焦赞   (白)     贤弟因何到此?

任堂惠  (白)     暗地保护二哥来了。

刘利华  (白)     好,闹了半天,白打了一宿。

任堂惠  (白)     请问尊姓大名?

刘利华  (白)     在下刘利华,这是我的老婆。方才不知,以为您是来害焦二爷的哪!哎呀,冒犯!冒犯!

任堂惠  (白)     岂敢。你夫妻如此仗义,真乃难得!

(任堂惠看众人。)

任堂惠  (白)     啊,刘仁兄,解差何在?

刘妻   (白)     早叫我给杀了。

任堂惠  (白)     杀的好!杀死解差,你夫妻在此多有不便。

焦赞   (白)     何不同到三关?

刘利华  (白)     二位言之有理,后店一叙。

任堂惠  (白)     焦赞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867 ┊ 字数:3617 ┊ 最后更新:2005年10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