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岔口》(一名:《焦赞发配》)

主要角色
任堂惠:小生
刘立华:武丑
焦赞:净
刘妻:武旦
解子:丑

《三岔口》张云溪饰任堂惠、张春华饰刘立华
《三岔口》张云溪饰任堂惠、张春华饰刘立华
情节
焦赞在五凤楼闯祸,宋王大怒,发配沙漠海岛。杨延昭恐途中有错,特派任堂惠暗中保护。行至三岔口,住在刘立华所开之黑店中。任堂惠赶到,亦住在该店内。夜半刘立华来杀任堂惠。任堂惠已预知,二人在黑暗中互相摸捉。最后焦赞知晓,遂亦加入,始得将刘立华夫妇杀死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jackie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1.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白文堂、四白大铠、中军、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引子)    忠心秉正,保宋室,扫除奸侫。

     (念)     杨家威名镇朝纲,胡儿焉敢犯边疆。且喜狼烟俱扫荡,军民休息乐安康。

     (白)     本帅,杨延昭。在宋室为臣,官居元帅之职,只因焦赞在五凤楼闯祸,圣上大怒,将他发配沙漠海岛。不免暗差任堂惠,暗地保护焦赞。

             来,传任堂惠进帐。

中军   (白)     任将军进帐。

(任堂惠上。)

任堂惠  (白)     来也!

     (念)     少年英雄忠义胆,交锋对垒扫狼烟。

     (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将军少礼。

任堂惠  (白)     谢元帅。传末将进帐,有何军情?

杨延昭  (白)     圣上将焦赞发配沙漠海岛,命你乔装改扮暗地保护焦赞。一路之上,须要小心,不可违误。

任堂惠  (白)     得令。

(任堂惠下。)

杨延昭  (白)     掩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四上手、解子同上。)

解子   (白)     啊哈!

     (念)     奉命差遣,概不由己。

     (白)     自家,长解的便是。奉了上司公文,将焦赞发配沙漠海岛。天色尚早,伙计们,大家往监中走走。

四上手  (同白)    走哇。

(四上手、解子同走小圆场,同归上场门。)

四上手  (同白)    到了监门啦。

解子   (白)     你们几位先在那边小茶馆等我,我进监干差使去,咱们回来见。

四上手  (同白)    就是快着点。

(四上手同下。)

解子   (白)     咳,开监门哪!

(禁子上。)

禁子   (白)     敢是坐监的么?

解子   (白)     你才是坐监的哪!我是上差老爷,我来提差使来啦,快些开门罢!

禁子   (白)     待我拿钥匙开门,请进来罢。

(解子进监。)

禁子   (白)     提什么差使?

解子   (白)     你这里可有个焦赞吗?

禁子   (白)     咳,别提他的名字,看他听见不答应,我们称呼他焦二太爷,还不愿意哪!

解子   (白)     咳,我说这个差使,都叫你们惯起来了啦,你把他叫出来,就说上差老爷到了!

禁子   (白)     请他出来。

解子   (白)     叫他出来!你怕他,我不怕他,叫他出来罢,你回来听我的。

禁子   (白)     就是。

             有请焦二太爷。

(焦赞上。)

焦赞   (念)     五凤楼前闯下祸,落得今天受折磨。

     (白)     禁子,请你二太爷出来,有何话讲?

禁子   (白)     上差到了。

焦赞   (白)     待我见过。

             上差在哪里?上差在哪里?

解子   (白)     这半天还不出来见我。

禁子   (白)     二太爷你哪瞧,这就是上差。

焦赞   (白)     好个王八日的,这样大模大样的,滚开罢!

(解子倒。)

解子   (白)     嘿,哪的西瓜皮,滑了我一个跟斗。倒是他,出来没有?

禁子   (白)     你瞧,出来啦,你都不知道。

解子   (白)     我喇呼吗,在哪儿啦?

禁子   (白)     你往上看。

解子   (白)     就是他,煤铺的二掌柜的。

禁子   (白)     你见过他罢。

解子   (白)     你瞧我的,咱给他一个厉害。

禁子   (白)     瞧你的。

解子   (白)     上面敢是焦……

焦赞   (白)     咳。

解子   (白)     焦二太爷。

禁子   (白)     你也是怕他呀。

焦赞   (白)     唔。

解子   (白)     谁说不是。

焦赞   (白)     解差到此何事?

解子   (白)     你哪大喜啦!

焦赞   (白)     喜从何来?

解子   (白)     将你发配了。

焦赞   (白)     发配哪里?

解子   (白)     沙漠海岛。

焦赞   (白)     几时起程?

解子   (白)     即刻起程。

焦赞   (白)     好,开了监门。

禁子   (白)     咳。

(焦赞、解子、禁子同出监。)

禁子   (白)     老爷子,他可走了。

(禁子下。四上手同上。)

解子   (白)     过来,过去。众位见过焦二太爷!

四上手  (同白)    参见焦二太爷。

焦赞   (白)     罢了。他们都是做什么的?

解子   (白)     这都是一路之上伺候你哪的。

焦赞   (白)     咳,这也罢了。解差,将你二太爷这刑法去掉。

解子   (白)     咳,我们不敢作弊,去不得。

焦赞   (白)     去与不去?

解子   (白)     我不能去。

焦赞   (白)     你当真的不去?

解子   (白)     当真的不去。

焦赞   (白)     果然不去?

解子   (白)     果然不去。

焦赞   (白)     不去我就打!

解子   (白)     你哪别打,瞒上不瞒下,我给你哪去啦就是了。咳,去掉了。

焦赞   (白)     你要带上。

解子   (白)     我不能带上。

焦赞   (白)     你不带上我就打。

解子   (白)     咳,别打你哪,我也瞒上不瞒下,我也带上罢。

焦赞   (白)     解差,这也有个名堂。

解子   (白)     什么名堂。

焦赞   (白)     这叫倒发解。

解子   (白)     好,不错。

焦赞   (白)     趱行哪。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任堂惠上,起霸。)

任堂惠  (念)     乔装改扮逞英豪,只为金兰旧故交。

     (白)     俺,任堂惠,奉了元帅将令,暗地保护焦赞,就此趱行者。

(任堂惠下。)

【第四场】

(刘立华上。)

刘立华  (白)     啊哈!

     (数板)    夫妻双双开店房,开店房,打劫客旅与经商。有人住了咱的店。三更不死见阎王,见阎王。

     (念)     运去生姜不辣,时来扁担开花。煮熟了兔儿会跑,打好了豆腐生芽。

     (白)     自家,夜行鬼刘立华的便是。夫妻二人,在这三岔路口,开了一座黑店,买卖倒也茂盛。这几日大雨临门,无有上门的买卖,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老婆唤将出来,将招牌幌儿挂起,有几个倒运的,也未可知。

             老婆哪里?老婆哪里?呔,老婆哪里!

(刘妻上。)

刘妻   (白)     来了!

     (念)     忽听大郎唤,急忙到跟前。

     (白)     大郎请坐。

刘立华  (白)     老婆请坐。

刘妻   (白)     大郎唤我出来,有何吩咐?

刘立华  (白)     看这几日大雨临门,也没有上门的买卖。今日天气晴和,将你唤出,将招牌儿挂起,有几个倒运的也未可知。

刘妻   (白)     如此大郎请。

刘立华  (白)     请。

(刘妻拿幌子,刘立华翻筋斗,下。刘妻台柱坐。焦赞上。)

焦赞   (白)     趱行!

(四上手、解子同上。)

焦赞   (白)     天色已晚,前去打店。

解子   (白)     我就是这么样子去打店吗。

焦赞   (白)     咳,瞒上不瞒下,也给你去掉了。

解子   (白)     咳,这条道路我不常走,也不知哪是店?

(解子碰刘妻。)

刘妻   (白)     瞧人哪。

解子   (白)     哎哎哎,我说大嫂子借光你哪,哪是店哪?

刘妻   (白)     你没长着眼睛吗,这就是店!

解子   (白)     巧啦,我们是睡觉的。

刘妻   (白)     投宿的。

解子   (白)     睡觉的吓。

刘妻   (白)     投宿的。

解子   (白)     睡觉的。

刘妻   (白)     不会讲话,换一个会讲话的前来。

解子   (白)     二爷我碰了。

焦赞   (白)     起过了。

             店主婆请了。

刘妻   (白)     客官请了。

焦赞   (白)     可有上房?

刘妻   (白)     有上房,客官请。

焦赞   (白)     打进去。

刘妻   (白)     客官用些什么?

焦赞   (白)     前途用过,孤灯一盏。

刘妻   (白)     是。

             灯到。请问客官一处安歇,两下安歇?

焦赞   (白)     两处安歇。

刘妻   (白)     客官随我来。

(焦赞下。)

解子   (白)     我们在哪儿睡,拿个灯亮儿来。

刘妻   (白)     随我来。

(刘妻自上场门进。)

解子   (白)     伙计们,关门睡呀!

(解子、四上手同下。刘妻望,下。)

【第五场】

(任堂惠上。)

任堂惠  (白)     走哇!

(水底鱼牌。)

任堂惠  (白)     且住。他在前面走,俺在后面跟,赶到此处,为何不见?

(任堂惠看。)

任堂惠  (白)     “三岔口”,“三岔口”。此处是一客店,想必住在里面。待我店中走走。

             店家,店家,呔,店家!

(刘立华上,翻跟斗。)

刘立华  (白)     爷,敢是住店吗?

任堂惠  (白)     正是。

刘立华  (白)     请罢。

(任堂惠进店,坐。)

任堂惠  (白)     店家,店家,店家。

刘立华  (白)     在这哪,客官用些什么?

任堂惠  (白)     前途用过,孤灯一盏。

刘立华  (白)     是。

             灯到。

任堂惠  (白)     放下。

刘立华  (白)     是。

任堂惠  (白)     唤你再来,不唤你去罢。

刘立华  (白)     咳。

任堂惠  (白)     去罢。

刘立华  (白)     咳。

任堂惠  (白)     走哇。

刘立华  (白)     是啦。

任堂惠  (白)     为何去而复转?

刘立华  (白)     客官呼唤。

任堂惠  (白)     去罢。

(刘立华下。)

任堂惠  (白)     且住。看店家眉来眼去,定是黑店。待我搜店便了。

(任堂惠搜,上桌躺。刘立华上,剥门,摸黑摸刀。)

刘立华  (白)     呔,看刀!

(任堂惠、刘立华同打起,任堂惠上房打龙,刘立华倒。焦赞上,开门,任堂惠、焦赞、刘立华见面,起打。刘立华败下。任堂惠咬焦赞手。)

焦赞   (白)     哎呀!

任堂惠  (白)     你是何人?

焦赞   (白)     俺乃焦赞。

任堂惠  (白)     杀呀!

(任堂惠、焦赞同下。)

【第六场】

(四上手、解子同上。)

解子   (白)     哎,臭虫直咬了我一夜。

(刘妻上,剥门,杀众人。萝卜头,下。)

【第七场】

(刘立华上。)

刘立华  (白)     哎哟,哎哟。俩打一个,直打了一夜,好买卖好买卖,叫伙计们出来啊。

             伙计们,伙计们!

             都睡着了。

             伙计们,吃面啦!

(四下手自两边分上,刘妻上。任堂惠、焦赞同上,起打,杀刘立华、刘妻,焦赞三笑,下。)
(完)


浏览次数:22259 ┊ 字数:382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