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顾茅庐》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刘备:老生
张飞:净
关羽:红生
书童:丑
崔州平:老生
诸葛均:小生

《三顾茅庐》尚长荣饰张飞
《三顾茅庐》尚长荣饰张飞
情节
求贤若渴的刘备,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着满天风雪,不顾跋涉之苦,三次到卧龙岗去请诸葛亮出山,共图大业。原想终身隐居的诸葛亮,为刘备的至诚所感动,终于出山。

注释
《三顾茅庐》是《三国演义》中的一段故事。这个剧本的整理工作,是中国京剧团演员李盛藻、李和曾、王玉让、叶盛长,导演郑亦秋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陶君起、任以双共同研究进行的。主要的修改处如下:
一、原本诸葛亮在“三顾”之前本有两次出场,对人物的描写既无帮助,与剧情的发展亦无太大的联系,反而削弱了最后一场的气氛,因此删去。
二、原本词句比较粗糙,整理本在“小改”的原则下,酌情润色。

根据《京剧丛刊》第三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士引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壮志难酬,依刘表,困守荆州。

     (念)     新野小县暂安身,辅佐无人志未成。元直水镜齐相荐,卧龙岗上有贤人。

     (白)     俺,刘备。桃园结义以来,常思恢复汉室;不幸征曹兵败,暂投荆州刘表,屯居新野,待时而动。徐元直临行之时也曾言道:襄阳城外二十里隆中卧龙岗有一贤士,名唤诸葛亮,有经天纬地之才。我有意请他出山,共图大业;日前更得水镜先生推荐,求贤之心,益如饥渴,不免与二弟、三弟一同前去聘请。

             左右,有请关、张二位将军。

军士   (同白)    有请关、张二位将军。

关羽、

张飞   (内同白)   来也。

(关羽、张飞同上。)

关羽   (念)     一心辅佐大兄长,

张飞   (念)     恢复汉室锦家邦。

关羽、

张飞   (同白)    参见大哥。

刘备   (白)     二位贤弟少礼,一旁坐下。

关羽、

张飞   (同白)    谢座。大哥呼唤,有何吩咐?

刘备   (白)     前番徐元直与水镜先生推荐诸葛孔明;我有意亲到隆中卧龙岗拜访,请他出山,共成大业。二位贤弟可愿同往?

张飞   (白)     此番又非出兵打仗,大哥一人前去也就是了;何必弟等同往?

刘备   (白)     桃园弟兄,谁人不晓;三人同行,方显我等敬贤之意。

关羽   (白)     大哥言得极是,弟愿同往。

张飞   (白)     好,一同前往。

刘备   (白)     如此后面更衣,拜访诸葛先生便了。

     (西皮摇板)  徐庶走马把诸葛荐,

             情深谊厚非等闲。

             且到后堂把衣换,

(四军士、关羽、张飞同下。)

刘备   (西皮摇板)  卧龙岗上去访高贤。

(刘备下。)

【第二场】

(农夫上。)

农夫   (西皮摇板)  高山流水景色新,

             夏去秋来绿满村。

             携锄耕碎杨柳荫,

(樵夫上。)

樵夫   (西皮摇板)  负薪踏破陇头云。

农夫   (白)     小哥回来了?

樵夫   (白)     回来了。

农夫   (白)     今日砍樵,为何归来甚早?

樵夫   (白)     老伯有所不知,方才砍柴的时候,看见三个骑马的军官,一个是长胡子的红脸大汉,一个是豹头环眼的黑脸大汉,那一个是穿红袍白脸的,看去好像是个头儿。

农夫   (白)     呕!

樵夫   (白)     这三个人是到处都打听卧龙岗的卧龙先生。

农夫   (白)     打听卧龙先生干嘛呀?

樵夫   (白)     说的就是哪!想咱们卧龙岗一带,向来就没有他们这样打扮的人来过,偏偏地又是来找卧龙先生的,简直摸不清是怎么回子事?

农夫   (白)     你告诉他们没有?

樵夫   (白)     我怕他们要是问到我的头上,是说呢?还是不说呢?所以我的柴也没有砍完,抓紧早儿就回来了。老伯伯,你经的多,见的广,你说这事要是告诉他们,合适吗?

农夫   (白)     想卧龙先生乃贤德之士,既有人前来相访,量无歹意。

樵夫   (白)     对。您说的对,咱们回头见。

(樵夫下。)

农夫   (白)     待老汉耕起田来!

刘备   (内白)    马来!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扬鞭打马往前进,

关羽   (西皮摇板)  辨不出路径与山村。

刘备   (西皮摇板)  卧龙高岗何处问,

农夫   (白)     耕田喏……

张飞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一农夫把田耘。

     (白)     大哥,那旁有个农夫,待小弟前去问路。

农夫   (白)     耕田喏!

刘备   (白)     且慢,听那农夫口唱山歌,三弟少待。

张飞   (白)     是。

农夫   (唱)     世人都是名利路,

             利锁名缰牵缚住。

             苍天如圆盖,

             陆地如棋局,

             世人黑白分,

             往来争荣辱;

             荣者自安安,

             辱者自碌碌。

             南阳有隐居,

             高卧睡不足,

             一枕黄粱黑甜乡,

             不管谁荣与谁辱。

             耕田喏!耕田喏!

刘备   (白)     三弟,你问他这山歌何人所作。

张飞   (白)     小弟遵命。

             农夫请了!

农夫   (白)     请了,请了。

张飞   (白)     请问农夫哥,口唱山歌何人所作?

农夫   (白)     您不知道,我们这儿有位诸葛先生,人称卧龙,他时常作些山歌,我们也不懂得是好是歹,倒是唱着顺嘴儿,我们就时常哼哼两句。

张飞   (白)     哦,卧龙所作。

             诸葛先生他住在何处?

农夫   (白)     他住在卧龙岗。

张飞   (白)     卧龙岗在哪里?

农夫   (白)     您顺着我的手儿瞧:从这儿往南,那座小山之后,一带高岗,那就叫卧龙岗。前有疏林密竹,内中有座茅庐,那就是诸葛先生隐居之所。

张飞   (白)     离此有多少路径?

农夫   (白)     您顺着这股小道儿往西,穿过树林子崎岖山路,近着有一里多路;只是道路狭窄,难以行走。要不您从这小山往西南一拐,一带漫山坡平平正正的,车马皆可行走,只是远着小二里地。这两条道,您爱走哪条道,您走哪条道,倒是随您的便。

张飞   (白)     多谢了。

农夫   (白)     不值一谢。天不早啦,该歇晌啦。正是:

     (念)     要知山上路,须问过来人。

     (白)     请啦。

(农夫下。)

张飞   (白)     大哥,农夫唱的山歌,乃是诸葛先生所作。

刘备   (白)     路径可曾问明?

张飞   (白)     已曾问明。

刘备   (白)     好,贤弟带路。

     (西皮摇板)  三弟他向农夫问,

             先生高卧在前村。

             加鞭催马把山林进,

             去见经天纬地人。

(刘备下。)

关羽   (西皮摇板)  兄长求贤心太盛,

张飞   (西皮摇板)  恨不得立刻见先生。

关羽   (西皮摇板)  相随大哥松林进,

(关羽下。)

张飞   (西皮摇板)  徐庶言语未必真。

(张飞下。)

【第三场】

(书僮上。)

书僮   (西皮摇板)  先生今早赴西村,

             临行命我守柴门。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西皮流水板) 襄阳城外一山岗,

             枕流倚岭气脉长;

             前面高峰如壁挡,

             后边松柏翠成行。

             怪不得诸葛隐此岗,

             靠山依水好村庄。

             坐在雕鞍抬头望,

             见一书僮在门旁。

     (白)     书僮请了。

书僮   (白)     请了。

刘备   (白)     借问一声,此处可是诸葛先生庄院?

书僮   (白)     不错,正是。

刘备   (白)     烦劳通禀:就说汉左将军宜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特来拜访。

书僮   (白)     这么些词,我记不清楚。

刘备   (白)     你就说刘备来访。

书僮   (白)     没在家。

刘备   (白)     怎么?

书僮   (白)     先生今早出门去啦!

刘备   (白)     往何处去了?

书僮   (白)     那我哪儿知道!他踪迹无定,任意逍遥,不知其处。

刘备   (白)     几时才得回来?

书僮   (白)     三天五日,难以定准。

刘备   (白)     偏偏来的不凑巧。

张飞   (白)     他既不在家中,咱弟兄暂且回去。改日再来,何必在此发呆。

刘备   (白)     三弟呀!

     (西皮摇板)  既然来到卧龙岗,

             看看山庄也清凉。

关羽   (白)     大哥!

     (西皮摇板)  兄长暂且回署往,

             明日差人访贤良。

刘备   (白)     言之亦是。

             书僮!

     (西皮流水板) 回头再对书僮讲,

             几句言语记心旁:

             替我拜上多拜上,

             令师回来说端详,

             先生姓名我久仰,

             徐庶走马荐贤良。

             一来是今日来得太莽撞,

             二来是德薄缘浅难遇贤良,

             异日诚心再拜望,

             求见先生叙衷肠。

书僮   (白)     是。

     (西皮摇板)  将军言语记心上,

             先生回来说端详。

(书僮下。)

张飞   (白)     大哥,上马回去吧!

刘备   (西皮摇板)  离别山庄把马上……

崔州平  (内白)    嗯哼!

刘备   (西皮摇板)  想是先生转回庄。

     (白)     二位贤弟,你看那旁来了一人,丰姿俊雅,气度轩昂,想是诸葛先生回来了。

张飞   (白)     这倒巧得紧。

关羽   (白)     等他到来,问他一声,便知明白。

刘备   (白)     言之有理。

(崔州平上。)

崔州平  (西皮摇板)  此地绝少人来往,

             何处军官站道旁?

刘备   (白)     先生请了。

崔州平  (白)     请了。

刘备   (白)     来的敢是卧龙先生?

崔州平  (白)     请问将军是谁?

(张飞自语。)

张飞   (白)     咱大哥问的倒也不差。

刘备   (白)     俺姓刘名备,字玄德。久仰高风,特来拜访。

崔州平  (白)     吾非孔明。

(张飞自语。)

张飞   (白)     嘿!还是问错了。

崔州平  (白)     乃孔明之友,博陵崔州平是也。

刘备   (白)     曾闻水镜先生言道:阁下与诸葛、石、孟三公为莫逆之交,冒叫一声,多有失敬。

崔州平  (白)     山野村夫,何足挂齿。

刘备   (白)     备与先生相逢,三生有幸,愿与先生立谈片刻,不知意下如何?

崔州平  (白)     既蒙将军不弃,这有何妨。请问将军:特到荒山僻壤,欲见孔明,所为何事?

刘备   (白)     方今天下大乱,四方扰攘,欲见孔明求定国安邦之策耳。

崔州平  (笑)     哈哈哈!

     (白)     公以定乱为主,虽是仁义之心,但自古以来,治乱无常,何况当今大乱,群雄各踞一方,将军欲孔明一人斡旋天地,扭转乾坤,恐非容易,枉费心机耳!

刘备   (白)     先生所言,诚为高见,但备理当匡扶汉室,虽然时势如此,还要尽力而为。

崔州平  (白)     我乃山野村夫,不足与闻天下之事,适承明问,姑妄言之。

刘备   (白)     先生不要过谦,既承见教,备心已领。请问先生,卧龙公何处去了?

崔州平  (白)     正要访他,不知何往。

刘备   (白)     请先生至敝县如何?

崔州平  (白)     愚下无意功名,且容他日再见。告辞了!正是:

     (念)     有缘千里能来往,无缘对面似参商。

(崔州平下。)

张飞   (白)     孔明未曾访着,却遇着这个酸溜溜的书生,闲谈了许久,咱老张好不耐烦!

刘备   (白)     此亦贤士也!

张飞   (白)     哎!

关羽   (白)     天色已晚,你我弟兄回去吧!

刘备   (西皮摇板)  卧龙岗未见诸葛亮,

             崔平州与我叙衷肠。

关羽   (西皮摇板)  访贤不遇心惆怅,

张飞   (西皮摇板)  我弟兄三人空走一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四场】

(石广元上。)

石广元  (西皮摇板)  平生隐居在山林,

             世间治乱不关心。

             出得草堂观山景——

             看来富贵等浮云。

(孟公威上。)

孟公威  (西皮摇板)  闲来无事访知己,

             放情杯酒把诗吟。

     (白)     啊,石贤弟!

石广元  (白)     哦!孟仁兄,过访何事?

孟公威  (白)     今日天寒,大有雪意,有意邀你同到酒楼,沽饮几杯,不知意下如何?

石广元  (白)     如此甚好,请!

     (西皮摇板)  隐居山林心已定,

孟公威  (西皮摇板)  哪管虎斗与龙争。

石广元  (西皮摇板)  你我一同去沽饮,

(石广元下。)

孟公威  (西皮摇板)  踏雪归来论诗文。

(孟公威下。)

【第五场】

(四军士引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今早差人探卧龙,

             未知是否转隆中。

             四布彤云如雾重,

             好不叫人闷在胸。

     (白)     咳!

关羽   (白)     大哥为何叹气?

刘备   (白)     盼望诸葛先生不能得见,怎不烦恼?

关羽   (白)     且等差人回来,再做计较,何必烦闷?

刘备   (白)     愚兄有意再去拜访,不知二位贤弟意下如何?

张飞   (白)     大哥,量那山野村夫有甚出奇,将他唤至衙中也就是了,何劳大哥亲往?

     (西皮摇板)  大哥休怪弟莽撞,

             我量那村夫也平常。

刘备   (白)     咳!

     (西皮摇板)  西伯侯也曾访姜尚,

             虚心诚意待栋梁。

             非是愚兄心向往,

             为的是霸业与兴王。

关羽   (西皮摇板)  大哥说话有志向,

             三弟休要忒倔强。

             二次再把卧龙访,

             量他此时已回庄。

刘备   (西皮摇板)  弟兄三人把马上,

(四军士带马,分下。)

刘备   (西皮摇板)  访贤哪怕受风霜!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六场】

(石广元、孟公威同上。)

石广元  (吹腔)    特约贤弟赴酒馆,

孟公威  (吹腔)    踏雪寻梅乐陶然。

(酒保上。)

酒保   (白)     二位先生,外面风雪甚大,请到里面避避寒冷如何?

石广元、

孟公威  (同白)    我二人正想饮酒。

酒保   (白)     您请进。

石广元  (白)     贤弟请!

孟公威  (白)     兄长请!

酒保   (白)     您请进。您要什么酒?

石广元  (白)     瓮头春可也。

酒保   (白)     伙计们!瓮头春一瓶。

             酒到。

石广元  (白)     放下。

酒保   (白)     是啦。

(酒保下。)

石广元  (白)     贤弟请!

孟公威  (白)     兄长请!

石广元  (吹腔)    踏雪寻梅酒味甜,

             缺少诸葛在面前;

孟公威  (吹腔)    崔州平连日不相见,

             何时对酒共陶然。

刘备   (内西皮导板) 大雪飘飘飞满天,

(关羽、张飞、刘备同上。)

刘备   (西皮原板)  道窄山高行路难。

             清晨瑞雪飘素燕,

             又见梅花开满山。

关羽   (西皮原板)  风吹酒味香扑面,

张飞   (西皮原板)  且上酒楼避风寒。

     (白)     大哥,这阵风雪甚大,且上酒楼沽饮几杯,避避寒冷。

刘备   (白)     三弟,你既怕冷,同你二哥回转衙中,待愚兄一人前往。

张飞   (白)     兄长说哪里话来!小弟死且不怕,焉能怕冷,只恐那诸葛有名无实,枉费大哥奔驰之苦吓!

刘备   (白)     你晓得什么?

关羽   (白)     大哥,这阵风雪甚大,且上酒楼少坐片时。

张飞   (白)     着哇!

刘备   (白)     但凭贤弟。

张飞、

关羽   (同白)    酒家!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啦来啦。二位敢是饮酒吗?

张飞   (白)     正是。

酒保   (白)     您请进。

(刘备、关羽、张飞同入内坐。)

酒保   (白)     您用什么酒?

刘备   (白)     瓮头春一瓶。

张飞   (白)     一大瓶。

酒保   (白)     是。

             伙计们,瓮头春一瓶。

             酒到。

刘备   (白)     唤你再来,去吧。

酒保   (白)     是啦。

(酒保下。)

张飞   (白)     大哥请,二哥饮,待俺老张干了吧。

石广元  (白)     贤弟请!

孟公威  (白)     兄长请!

石广元、

孟公威  (同吹腔)   壮士功名尚未成,

             岂奈时不遇承平。

             闲来村店常沽饮,

             独善其身待时清。

刘备   (白)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啦来啦。再给您来一瓶?

张飞   (白)     再烫上一瓶。

酒保   (白)     是啦。

             酒到。

张飞   (白)     放下,再烫上一瓶。

刘备   (白)     不用了。我且问你,何人在此沽饮?

酒保   (白)     那儿吓,这都是卧龙岗左近的隐士。

刘备   (白)     姓甚名谁?

酒保   (白)     有位姓石的,还有位姓诸葛的,好几位呢,常来,我也记不清谁是谁啦。

刘备   (白)     唤你再来,去吧。

酒保   (白)     是啦。

(酒保下。)

刘备   (白)     二位贤弟,听酒保之言,一定是诸葛先生在此。

关羽   (白)     此番来的倒也凑巧。

张飞   (白)     不是咱老张想要吃酒,你们冒雪赶到隆中,不过看看那茅庐也就完了。

刘备   (白)     如此说来,少时见了先生,倒是三弟之功也。

张飞   (白)     取笑了。

刘备   (白)     待愚兄去见。

关羽   (白)     是。

张飞   (白)     大哥前去,小弟在此等候。二哥,你我对饮几杯。

(刘备走至石广元、孟公威桌前。)

刘备   (白)     二位请了。

石广元、

孟公威  (同白)    请了!

刘备   (白)     请问二位,哪位是卧龙先生?

石广元  (白)     公乃何人?

刘备   (白)     某乃刘备也。欲访孔明先生,求济世安民之策。

石广元  (白)     我等均非卧龙,乃卧龙之友也。

刘备   (白)     请问二位尊姓大名?

石广元  (白)     我乃颍州石广元。

孟公威  (白)     卑人汝南孟公威。不知公访问卧龙何干?

刘备   (白)     二公听了:

     (西皮二六板) 水镜先生对我言,

             卧龙岗上聚高贤;

             徐元直也曾提名荐,

             今日相逢是有缘。

             请二公同往新野县,

             扶保汉室锦江山。

石广元、

孟公威  (同白)    我等皆是山野村夫,疏懒成性,不知治国安民之事,不劳下问。

刘备   (白)     先生不肯下山,备也不敢强求,既与孔明交好,刘备随带马匹,敢请二公同往卧龙庄上一谈。

石广元、

孟公威  (同白)    这……将军请自上马,访问卧龙可也。

刘备   (白)     如此告辞了!

             正是:

     (念)     虽逢高士难亲近,为访名贤且耐心。

张飞   (白)     大哥,卧龙先生讲些什么?

刘备   (白)     那不是卧龙公,乃孟公威、石广元二位在此。

张飞   (白)     嘿!什么石广元,又是那书呆子。不要寒了这杯酒,待我干了它。

刘备   (白)     不要饮了,你我弟兄往卧龙庄去者。

关羽   (白)     酒家,酒钱在此,我们去也。

酒保   (内白)    是啦。

刘备   (西皮摇板)  弟兄冒雪把路趱,

             再到茅庐访高贤。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石广元  (西皮摇板)  胜败兴亡无意管,

     (白)     酒家,酒钱在此,我们去也。

孟公威  (西皮摇板)  看来名利不如闲。

(石广元、孟公威同下。)

【第七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西皮流水板) 过了一山又一山,

             山山都被雪来漫。

             正走中间抬头看,

             小小茅庐在面前。

     (白)     里面有人么?

(书僮上。)

书僮   (数板)    银世界,面盖地,遍地鹅毛飞柳絮;棉花因风随时起,分不出天地黄与黑。

     (白)     哪一位?

刘备   (白)     啊书僮,先生今日可在庄否?

书僮   (白)     现在堂上读书。

刘备   (白)     真乃凑巧,就烦引我进入。

书僮   (白)     随我来。

刘备   (白)     有劳了。

(诸葛均上。)

诸葛均  (唱)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

             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

             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

             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书僮   (白)     先生来了。

刘备   (白)     先生请了。

诸葛均  (白)     请了。

刘备   (白)     备久慕先生大名,无缘拜会。前因徐元直称荐,敬至山庄,不期未遇空回;今特冒雪而来,得瞻道貌,真乃万千之幸。

诸葛均  (白)     将军莫非刘豫州,欲见家兄否?

张飞   (白)     嘿!

刘备   (白)     先生又非卧龙?

诸葛均  (白)     某乃诸葛均。愚兄弟三人:长兄诸葛瑾,现在江东孙仲谋处为幕宾;孔明乃二家兄也。

刘备   (白)     原来是三先生,失敬了。

诸葛均  (白)     岂敢!

刘备   (白)     令兄卧龙在否?

诸葛均  (白)     昨为崔州平相约出外闲游去也。

刘备   (白)     往何处闲游?

诸葛均  (白)     或驾小舟游江湖之中,或访隐士于山岭之下;或寻渔樵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其所。

刘备   (白)     唉!两次未遇,不胜惆怅!

诸葛均  (白)     少坐献茶。

张飞   (白)     先生既不在家,请哥哥上马回去吧。

刘备   (白)     我既到此间,如何无一语而回。

             啊先生,令兄熟谙韬略,日看兵书,可得闻否?

诸葛均  (白)     这却不知。

张飞   (白)     你问他作甚?风雪甚大,不如早回。

刘备   (白)     哎,你又来多事。

诸葛均  (白)     家兄不在茅庐,不敢久留车骑,容日却来回礼。

刘备   (白)     岂敢使先生枉驾。数日之后,备当再至。愿借纸笔,作一书留达令兄,以表刘备仰慕之意。

诸葛均  (白)     将军请书。

             僮儿磨墨。

书僮   (白)     是。

刘备   (白)     有劳了。

     (西皮流水板) 久慕高名晋谒来,

             两番不遇空怅怀。

             朝廷凌乱纲常坏,

             自揣实无匡济才。

             先生若是肯推爱,

             慨展吕望大英才。

             天下幸甚民安泰,

             渴望先生下山来。

     (白)     拜求先生转达,容备改日再来拜访。

诸葛均  (白)     恕不远送。

(诸葛均、书僮同下。刘备出门徘徊良久,下,关羽、张飞同下。)

【第八场】

(黄承彦上。)

黄承彦  (唱)     一夜北风寒,

             万里彤云厚,

             长空雪乱飘,

             改尽江山旧。

             仰面观太虚,

             疑是玉龙斗;

             纷纷鳞甲飞,

             顷刻变宇宙。

             骑驴过小桥,

             独叹梅花瘦。

     (笑)     哈哈……

     (白)     好大雪!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莫非卧龙先生冒雪而回?刘备渴望久矣。

黄承彦  (白)     我非孔明……

张飞   (白)     唉!

黄承彦  (白)     乃孔明之岳丈黄承彦也。

刘备   (白)     哎呀!原来是前辈老先生,失敬了。

黄承彦  (白)     岂敢!

刘备   (白)     适才吟咏之词,极其高妙。

黄承彦  (白)     老夫在小婿家中,观梁父吟,记得这一篇;适才路过小桥,偶见竹篱之上,梅花抖雪,感而诵之。不想被尊客听见,真乃班门弄斧,见笑哇,见笑。

刘备   (白)     老先生可见令婿否?

黄承彦  (白)     老夫正来看他,尚未相见。请了,请了。

(黄承彦下。)

张飞   (白)     嘿,真真气坏咱老张!

             大哥,你我冒雪迎风要访卧龙,偏偏又不得相见;你我弟兄空来两趟。

刘备   (白)     求贤不易,改日再来。

张飞   (白)     再来!再来,我是不来了。

关羽   (白)     不要鲁莽,回到县中再作主张。

张飞   (白)     二哥!

     (西皮摇板)  大哥做事欠思量,

             叫咱老张怒满腔。

             冒雪迎风空来往,

             辜负我三人好心肠。

关羽   (西皮摇板)  三弟休得太莽撞,

             敬重贤士礼应当;

             弟兄且回新野往,

             待等明日再商量。

刘备   (西皮摇板)  一天风雪访贤良,

             不遇空回意感伤。

             勒马停鞭回首望,

             卧龙岗上白茫茫。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九场】

(诸葛均上。)

诸葛均  (西皮摇板)  弟兄深卧隐深山,

             济世才华非等闲。

             闲来无事出庄院,

(黄承彦上。)

黄承彦  (西皮摇板)  见了贤侄把话言。

     (白)     啊,贤侄。

诸葛均  (白)     啊,姻丈来了,请进。请坐。

黄承彦  (白)     请。吓贤侄,适才老夫在山前踏雪寻梅,偶遇刘玄德,却把我错当作了孔明。看他求贤之心,甚是殷切,真乃难得!

诸葛均  (白)     是啊,实实地难得!

黄承彦  (白)     我想那刘玄德一定还要前来的。

诸葛均  (白)     是呀,小侄也料定他还要前来。

黄承彦  (白)     天气严寒,你我暂往后院,赏雪饮酒一番。

诸葛均  (白)     姻丈请啊!

黄承彦  (西皮摇板)  天下纷纷群雄乱,

(黄承彦下。)

诸葛均  (西皮摇板)  求贤心切理当然。

(诸葛均下。)

【第十场】

(关羽上。)

关羽   (念)     闻得孔明已回转,相请大哥再访贤。

     (白)     有请大哥!

(刘备上。)

刘备   (白)     何事?

关羽   (白)     适才军士来报,诸葛先生已然回转隆中。

刘备   (白)     哦,诸葛先生回转隆中。我们速速前去。唤三弟进帐。

关羽   (白)     三弟进帐。

(张飞上。)

张飞   (念)     二次访卧龙,怒气满胸中。

     (白)     参见大哥。

刘备   (白)     二位贤弟少礼,请坐。

张飞   (白)     唤小弟前来,有何话讲?

刘备   (白)     今日天气晴和,你我再往卧龙庄上走走。

张飞   (白)     哎,大哥两次前往拜访,其礼太过。想诸葛亮有名无实,怕出乖丢丑,故此避而不见,大哥何必再往。

刘备   (白)     不然,昔日司马德操言道:“卧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愚兄欲求大贤扶佐,岂能不去?

张飞   (白)     大哥差矣!量此村夫何足为重!今番不须大哥前往,待小弟一人去到卧龙岗上,好话多讲,他若不肯前来,只消麻绳一根,将他捆捆绑绑,带到县衙,也就是了。

刘备   (白)     如此鲁莽,哪是求贤之道。也罢,今番去往隆中,我与二弟同往,留三弟坐守县城就是。

张飞   (白)     这……既是二位哥哥都去,小弟也要同往!

刘备   (白)     你若同去,不可造次失礼。

张飞   (白)     那个自然。

刘备   (白)     如此准备金帛礼物,就往卧龙岗去者。

(四军士抬礼物同上。)

刘备   (西皮流水板) 诸葛亮不是寻常有,

             隐居山林有智谋。

             龙韬虎略皆学就,

             满腹诗书自风流。

             虽然与他未聚首,

             徐庶对我说根由。

             礼贤下士古来有,

             哪有个稳坐家中把贤求。

             弟兄三人跨马走,

             不见诸葛心不休。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诸葛均上。)

诸葛均  (西皮摇板)  刘备果然心志远,

             二次到庄访名贤。

             出得庄来往前趱,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又见先生在道边。

     (白)     啊,三先生请了。

诸葛均  (白)     请了!

刘备   (白)     意欲何往?

诸葛均  (白)     小生西村有约。

刘备   (白)     令兄今日在庄否?

诸葛均  (白)     前晚方才归来,将军进庄相见。恕不奉陪了。

刘备   (白)     请!

诸葛均  (白)     请!

(诸葛均下。)

张飞   (白)     二位哥哥,你看这厮好生无礼!既然相见,就该一同回转,竟自托故而去,令人可恼!

刘备   (白)     你又来多事!

张飞   (白)     喳!

刘备   (白)     就此带马!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十二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四平调)   看天下乱纷纷互相吞并,

             各处的烟尘起民不安宁;

             刘玄德两次来相请,

             在乱世何必要诸侯闻名。

             我诸葛隐居在卧龙山境,

             观白云看流水甘老泉林。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书僮上。)

刘备   (念)     求贤不惜三顾请,弃马徒步到庄前。

     (白)     书僮请了。

书僮   (白)     您请了。

刘备   (白)     先生可在庄内?烦劳通禀一声,刘备特来拜访。

书僮   (白)     先生虽然在家,尚在午睡未醒。

刘备   (白)     哦——

             如此你二人且在门外等候,愚兄先到里面。

关羽、

张飞   (同白)    遵命。

(关羽、张飞同下。)

刘备   (白)     书僮可引我到院内等候。

书僮   (白)     是,随我来。

(书僮、刘备同入门。)

书僮   (白)     先生尚在酣睡未醒。

刘备   (白)     先生酣睡,不必惊动……先生几时回来的?

书僮   (白)     前日傍晚回来的。

刘备   (白)     前几日往哪里去了?

书僮   (白)     崔州平先生约去。

刘备   (白)     今日三先生可得回来?

书僮   (白)     我不知道。待我看看先生可曾睡醒。

刘备   (白)     有劳了!

书僮   (白)     还没睡醒,待我唤醒。

刘备   (白)     还是不要惊动。

(关羽、张飞同上。)

张飞   (白)     这时候还无有动静!

关羽   (白)     你我且到里面看看。啊!原来大哥还在阶下立等!

张飞   (白)     哈哈,这厮如此傲慢!大哥在阶下侍立,他竟高卧不起,就是将他请到新野,也还是这么大模大样!我且到后面放起火来,看他还睡与不睡!

刘备   (白)     噤声!若被卧龙先生听见,那还了得!

张飞   (白)     什么卧龙,我叫他火龙了!

刘备   (白)     啊?这还了得!又来莽撞。快快外厢等候。

张飞   (白)     哎,喳!

关羽   (白)     三弟不可失礼。

张飞   (白)     真真岂有此理,真真气坏咱老张!我还是放火。

关羽   (白)     不可无礼。

(关羽拉张飞同下。)

刘备   (白)     啊书僮,先生醒来无有?

书僮   (白)     适才先生刚醒,他翻了个身,又朝里睡着了。

刘备   (白)     想是这几日劳乏太甚,不可惊动。

书僮   (白)     是。

诸葛亮  (念)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刘备   (白)     先生醒来了。

诸葛亮  (白)     僮儿,可有俗客来否?

书僮   (白)     刘皇叔在此久候多时。

诸葛亮  (白)     哽。为何不早报我知,岂有此理!

(诸葛亮下。)

刘备   (白)     啊书僮,先生哪里去了?

书僮   (白)     后面更衣去了。

刘备   (白)     今朝刘备万幸矣!

(诸葛亮更衣上。)

诸葛亮  (白)     皇叔在哪里?

刘备   (白)     刘备在此久候多时,这厢有礼。

诸葛亮  (白)     有礼相还。童子无知,不来通报,使皇叔久候多时,幸勿怪罪。皇叔请。

刘备   (白)     请。

诸葛亮  (白)     请坐。

刘备   (白)     有座。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两次过访,未得一会,今日得见先生,实为幸甚。也曾留下一书,未知过目否?

诸葛亮  (白)     亮南阳野人,疏懒成性,屡蒙将军枉顾,不胜惶愧。

刘备   (白)     先生太谦了。

书僮   (白)     请茶。

诸葛亮  (白)     请茶。

刘备   (白)     请。

诸葛亮  (白)     打杯。

(书僮接杯下。)

诸葛亮  (白)     昨观书意,足见将军忧国忧民之心,但恨亮年幼才疏,有误下问。

刘备   (白)     司马德操之言,徐元直之语,岂虚谈哉!

诸葛亮  (白)     司马德操与徐元直乃世之高士,亮乃一耕夫耳,岂敢谈天下事?二公谬举矣。将军奈何舍美玉而求顽石乎!

刘备   (白)     先生哪!

     (西皮原板)  先生大才似姜尚,

             可比当年张子房。

             司马德操对我讲,

             徐元直走马把先生的姓名扬。

诸葛亮  (西皮原板)  德操元直韬略广,

             颇能治国与安邦。

             春种秋收须问亮,

             却为何舍美玉把顽石誉扬?

刘备   (西皮原板)  曹操帐下谋取士广,

             惟有先生方能抵挡。

诸葛亮  (西皮流水板) 蒙皇叔三次来相访,

             重礼相聘怎敢当。

             诸葛年幼少智量,

             难把国家的大事当。

             平生隐居卧龙岗,

             抚琴吟诗在草堂;

             因此上名利二字我不想,

             逍遥自在乐安康。

刘备   (西皮流水板) 大丈夫既然生世上,

             济世安民理所当;

             为何空老林泉上?

             愿先生念苍生搭救群氓。

诸葛亮  (西皮流水板) 皇叔心明如月亮,

             要访奇才何必忙;

             四海诸侯把业创,

             问将军志向在何方?

刘备   (白)     啊先生,方今汉室不振,奸臣专权。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奈智术不足,不能成功。唯望先生开启愚蒙,解救危难,备实为万幸,而天下亦幸甚也。

诸葛亮  (白)     亮久居山林,疏懒成性;欲与将军谈天下之大事,不知将军可愿闻否?

刘备   (白)     愿先生赐教。

(书僮上,挂图。)

诸葛亮  (白)     当今之势,曹操拥有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只可徐观其变,不可轻与争锋者也。

刘备   (白)     是是!

诸葛亮  (白)     孙仲谋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文有深谋远虑之臣,武有冲锋对垒之将。只可与之结好,用为外援,而不可图也。

刘备   (白)     不错。

诸葛亮  (白)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东吴,西通巴蜀,乃军家必争之地;益州天府之国,而其主俱不能守。将军可以先取荆襄,后图益州,以作根本;然后用兵中原,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也。

刘备   (白)     哦!

     (西皮流水板) 多蒙良言记在心,

             邀请先生扶汉廷。

诸葛亮  (西皮流水板) 展土开疆君自任,

             良才岂止我一人。

刘备   (西皮流水板) 权臣当道国不振,

             黎民涂炭不安宁;

             大事全仗先生定,

             何必埋名在山林!

诸葛亮  (西皮流水板) 山野村夫疏懒性,

             难把国家的事担承;

             画图报你三顾请,

             终老田园不出山林。

刘备   (西皮流水板) 先生不肯下山林,

             倒叫刘备无计行。

             急忙撩袍来跪定,

(刘备跪。)

刘备   (西皮摇板)  求先生下山去搭救苍生。

诸葛亮  (西皮流水板) 一见皇叔跪埃尘,

             背转身来自思忖:

             礼贤下士令人敬,

             为国为民意殷勤!

             我只得应允也忙跪定——

(诸葛亮跪。)

刘备   (白)     先生下山,苍生之幸也!

诸葛亮  (西皮摇板)  亮下山成功后还要回程。

刘备   (白)     成功之后,再作商议。

             二弟,三弟走上!

(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见过先生。

关羽、

张飞   (同白)    先生,我等有礼!

诸葛亮  (白)     还礼。

             此二位是何人?

刘备   (白)     乃备二弟云长,三弟翼德。请先生指教。

诸葛亮  (白)     岂敢!

刘备   (白)     礼物抬上。

关羽、

张飞   (同白)    是。

             礼物奉上!

(军士抬礼物同上。)

刘备   (白)     些许薄礼,望先生笑纳。

诸葛亮  (白)     山人虽允出山,这聘礼不敢收受。

刘备   (白)     此非聘大贤之礼,但表寸心耳。

诸葛亮  (白)     受之有愧。

刘备   (白)     先生不必推辞。

诸葛亮  (白)     礼物收下。

书僮   (白)     是。

(二军士抬礼物同下。)

诸葛亮  (白)     今日天色已晚,三公暂屈一宵,明日同回新野。

刘备、
关羽、

张飞   (同白)    打搅了。

诸葛亮  (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626 ┊ 字数:12547 ┊ 最后更新:2005年11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