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顾茅庐》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诸葛亮:老生
曹操:净
徐母:老旦
徐庶:老生
程昱:末
张飞:净
关羽:红生
司马徽:老生
崔州平:末
孟建:末
石韬:末
诸葛均:小生
黄承彦:外
赵云:武生
曹仁:净
童子:丑
差官:丑
下书人:丑
酒保:丑

《三顾茅庐》尚长荣饰张飞
《三顾茅庐》尚长荣饰张飞
情节
当初刘备寄居新野,徐庶更名单福,狂歌市上。刘备识其非常人,留于幕中,授军师之职。徐庶乃调练人马,斩吕翔、吕旷,败曹仁、李典,袭取樊城。曹仁、李典遁归许都,禀明曹操,均不识单福为何如人。谋士程昱,尽知徐庶之底蕴,怂恿曹操,暗取徐母至许都,使之寄书招子。徐母极有见识,不肯听从,将曹操肆行毁骂,且取石砚遥掷曹操,以拼一死。曹操怒欲斩之。程昱急为谏阻,安置于别室。盖徐母之所以求死者,欲绝其子之念,程昱早已窥破,伪言曾与其子有八拜之谊,恩待如亲母,常具手启,馈送礼物。徐母亦作手启以答之。赚得徐母笔迹,模仿逼真,修书一封,差人持送新野。徐庶拆阅后,哭告刘备,拟即星夜前往。刘备不忍坚留,设宴于郭外饯行。两相依依,涕泣而别。刘备凝泪而望,被一森林隔断目线,几欲尽伐此树木,以泄其忿。徐庶忽然拍马而回,刘备迎问其故。徐庶曰:适间心乱如麻,忘却一语。此处有一奇士,在襄阳城外二十里隆中。所居之地,有卧龙岗,自号为卧龙先生。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具经天纬地之才,急宜枉驾见之。若肯出山,天下何愁不定?刘备闻言,甚为踊跃。徐庶赶至许都,徐母一见,勃然大怒,责备徐庶曰:汝但凭一纸伪书,不加详察,遂弃明投暗,自取恶名,实属玷辱祖宗。言毕,转入屏风后,自缢而死。徐庶抱恨终天,虽身在曹操处,立誓不设一谋。刘备自别徐庶之后,挈带关羽、张飞二人,至卧龙岗,聘请孔明,不获晤面,怏怏而回。后值隆冬之际,冒风雪而往。孔明出外闲游,遇其弟诸葛均,留一手札,嘱为转达。越岁新春,选择吉期,斋戒三日,薰沐更衣,再往卧龙岗。关羽、张飞二人,心滋不悦,数谏刘备,奈不肯中止,只得随去。离卧龙岗半里之外,下马步行。途遇诸葛均,告以孔明在家,刘备非常欣慰。及至门首,孔明午睡方酣。刘备嘱童子,勿得惊动,独自一人,徐步而入,拱立阶下。越一时之久,孔明乃欠身而起,知有客来,复进内更衣,始行出见。刘备必欲请孔明出山,继之以泣。孔明见其来意诚挚,慨然许之。寻释《三国演义》孔明与刘备,谈论事务,透彻无疑。未出茅庐,早定三分之局。后辅幼主伐魏,六出祁山,星陨五丈原,不克竟其功。呜呼!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亦感激三顾之恩,聊以尽人事也。后人论孔明为三代以下第一人,信哉。

注释
此剧本自《徐母骂曹》起,至《走马荐诸葛》、《徐母训子》、《诸葛出山》为止。剧中事实,依据《三国演义》编排,无甚差别。

根据《戏考》第十九册整理

录入:长弓贯日


相关剧本
《三顾茅庐》(根据《京剧丛刊》第三集整理)
《三顾茅庐》(根据1955年实况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诸葛亮,谭富英饰刘备,裘盛戎饰张飞,马盛龙饰关羽,马富禄饰书童,马长礼饰崔州平,闵兆华饰诸葛均,慈少泉饰黄承彦,马崇仁饰孟公威,周荣宝饰石广元;李慕良操琴,谭世秀司鼓。)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扶保江山,专国政,独霸朝班。

     (念)     身为首相位尊严,腹藏韬略掌兵权。恼恨枭雄汉刘备,暗投刘表乱中原。

     (白)     老夫曹操,汉室为臣,官拜首相,统领雄兵,执掌朝纲。朝中政事,天子不敢过问,任凭老夫调度。可恨刘备,暗通刘表,扰乱中原。也曾命曹仁李典镇守樊城,这几日为何不见探马报来?

             左右,伺候了!

(曹仁上。)

曹仁   (念)     失守樊城镇,请罪到曹营。

     (白)     参见丞相,曹仁死罪死罪。

曹操   (白)     为何这等模样?

曹仁   (白)     今有刘备,带兵攻打樊城。是某误中他人诡计,人马大败,失守樊城,望丞相开恩恕罪。

曹操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理。但不知是何人与那刘备主谋?

曹仁   (白)     那刘备新得一位军师,名叫单福。此人颇有机谋。

曹操   (白)     将军后帐歇息。

曹仁   (白)     谢丞相。

(曹仁下。)

曹操   (白)     宣程昱进帐。

四龙套  (同白)    程昱进帐。

(程昱上。)

程昱   (念)     胸藏三索并九丘,日为曹公定计谋。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先生少礼请坐。

程昱   (白)     谢座。丞相有何军情议论?

曹操   (白)     今有曹仁,失守樊城,言道刘备,新得一个军师,名叫单福,此人颇有韬略。先生可知此人?

程昱   (白)     若问单福,下官却知一二。

曹操   (白)     先生请道其详细。

程昱   (白)     丞相容禀。

     (西皮原板)  单福并非真名姓,

             丞相细听说分明:

             此人家住颍川郡,

             徐庶就是他的名。

             都只为在原郡打伤人命,

             投奔他乡逃了生。

             想必是刘备将他聘,

             因此上带兵夺了樊城。

     (白)     此人姓徐,名庶,字元直,乃颍川人氏。只因他为人报仇,打死人命,他改装涂面,逃奔异乡。所言单福,乃托名耳。

曹操   (白)     原来如此。可惜一个贤士,误投刘备。

程昱   (白)     丞相若要徐庶到此,却也不难。下官倒有一计在此。

曹操   (白)     先生有何妙计?

程昱   (白)     徐庶他早年丧父,事母最孝。其弟徐康,近闻得病身死。丞相可命人前去,将徐母请来,叫她写下一封书信,那徐庶自然就来了。

曹操   (白)     先生此计甚好,就请先生命人去接徐母便了。

             掩门。

(曹操、程昱、四龙套同下。)

【第二场】

(徐母上。)

徐母   (引子)    闷坐草堂,终日里,受尽凄凉。

     (念)     不幸儿夫命早亡,长子徐庶奔他乡。徐康得病身遭丧,倒叫老身恸肝肠。

     (白)     老身,徐庶之母。不幸吾夫,早年丧命。所生二子:长子徐庶,打伤人命,隐姓埋名,逃奔他乡躲祸;次子徐康,身得重病而亡。只剩老身,零丁孤寡。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西皮原板)  老身生来运不祥,

             吾夫少年把命亡。

             大儿避祸他乡往,

             但不知何日回转故乡。

(徐母下。)

【第三场】

(差官上。)

差官   (西皮摇板)  都中奉了程爷命,

             搬请徐母到曹营。

     (白)     俺,曹丞相营中差官是也。奉了程老爷之命,搬请徐老太太。来此已是,不知是哪一家,待我问来。

             列位请了,徐老太太,住在哪里?

邻人   (内白)    哪一个徐老太太呀?

差官   (白)     徐庶之母:徐老太太。

邻人   (内白)    就在前巷。小小黑门,就是。

差官   (白)     有劳了。

             想必就是此处,待我喊叫一声。徐老太太,开门来。

徐母   (内白)    来了!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摇板)  忽听门外人喧嚷,

             想是吾儿转还乡。

             用手开门来观望,

             见一军官站道旁。

     (白)     吓,你是何人,到此则甚?

差官   (白)     你敢么就是徐老太太么?

徐母   (白)     正是。

差官   (白)     参见老太太。

徐母   (白)     此地非是讲话之所,请到寒舍一叙。

差官   (白)     遵命。

徐母   (白)     军爷到此何事?

差官   (白)     启禀太夫人:某奉程老爷所差,徐老爷现在朝中为官,特命我前来,迎接太夫人去到许昌。

徐母   (白)     可有书信?

差官   (白)     并无书信。

徐母   (白)     为何无有书信?

差官   (白)     那徐老爷公事过忙,所以未写书信。

徐母   (白)     但不知我儿现居何职?

差官   (白)     现为议郎。

徐母   (白)     现为议郎……如此,待老身去至后面,收拾收拾。

差官   (白)     待小人前去呼唤车辆。

(差官下。)

徐母   (西皮摇板)  听说我儿作议郎,

             倒叫老身喜洋洋。

             此番去到京都上,

             母子们一同叙衷肠。

(徐母下。差官引车辆同上。)

差官   (西皮摇板)  小小车辆颇平稳,

             一路之上要小心。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摇板)  行李收拾多停当,

             即刻起程离故乡。

             将身且把车辆上,

             不分昼夜奔许昌。

(徐母、差官、车辆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战将、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胸中妙计安排定,

             迎接徐母到都城。

             将身且坐宝帐等,

             且听探马报分明。

(差官上。)

差官   (白)     叩见丞相。

曹操   (白)     命你迎接徐母之事如何?

差官   (白)     徐母已到十里长亭。

曹操   (白)     众位将军,前去迎接徐母。

             进帐,掩门。

四战将  (同白)    得令。

(四龙套、四战将、程昱、差官、曹操同下。)

【第五场】

徐母   (内西皮导板) 披星戴月到许昌,

(四龙套、四战将、程昱、差官引徐母同上。)

徐母   (西皮原板)  文臣武将列两厢。

             来至在营门下车辆,

             见了我儿问端详。

(四龙套、四战将、程昱、差官、徐母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曹操同上。)

曹操   (念)     闻听徐母到,安排计笼牢。

(程昱上。)

程昱   (白)     启丞相:徐母已到帐外。

曹操   (白)     有请。

程昱   (白)     请徐母进帐。

(徐母上。)

徐母   (念)     来在曹营地,进帐问端的。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老夫人少礼,请坐。

徐母   (白)     谢座。

曹操   (白)     闻令郎徐元直,经纶满腹,天下奇才。今在新野,暗助逆臣刘备,背叛朝廷,诚为可惜,正如美玉落于粪土之中。今烦老母,修书一封,将他唤到许都,吾于天子之前保奏,必有重赏。

             来,看文房四宝过来。

徐母   (白)     且慢。

             请问丞相:那刘备,是何如人也?

曹操   (白)     他乃涿郡小辈,妄称皇叔,全无信义,所谓外君子内小人也。

徐母   (白)     你此言差矣。吾闻刘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屈身下士,恭己待人。德行闻于四方,仁声著于天下。虽黄童白叟,牧子樵夫,皆知其名,真盖世之英雄也。吾儿辅之,可谓得其主矣。想你这曹操,虽托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上压天子,下压诸侯,残害忠良,暴虐百姓。天下之人,恨不得食尔之肉。汝反道刘玄德为逆臣,使吾儿背明投暗,岂不自羞?也罢,待吾打死你这个奸贼!

(徐母取砚台打曹操。)

曹操   (白)     大胆!

     (唱)     骂声徐母真胆大,

             辱骂老夫理太差。

             人来与吾忙绑下,

             速斩人头正国法。

(四龙套绑徐母同下,程昱上。)

程昱   (白)     刀下留人!

     (唱)     听说要把徐母斩,

             急忙进帐说根源。

     (白)     丞相为何将徐母问斩?

曹操   (白)     只因她辱骂老夫,故而将她斩首。

程昱   (白)     丞相若将她斩首,那徐庶闻知,势必一心扶保刘备,领兵与他母报仇。留得徐母在,徐庶必然来矣。

曹操   (白)     怎见得?

程昱   (白)     下官倒有一计。

曹操   (白)     有何妙计?

程昱   (白)     丞相将徐母赦回,安置一处。昱就说,与她子曾经结拜,日往问候。学习她的笔迹,作一书信,送至新野。徐庶见母之信,自必到来。虽然不来,使徐庶心悬两地,即助刘备,亦不能尽心也。

曹操   (白)     此计虽好,只是老夫这恶气难消。就请先生安置徐母便了。

(曹操下。)

程昱   (白)     将徐母解下桩来。

(徐母上。)

徐母   (白)     那老贼为何不杀?

程昱   (白)     我程昱与元直八拜为交,因此搭救伯母性命。

徐母   (白)     先生,你好多事也。

程昱   (白)     伯母吓!

     (唱)     伯母不必怒气生,

             程昱定当奉晨昏。

徐母   (白)     正是:

     (念)     人言曹贼多奸诈,今日看来果不差。

(徐母、程昱、四龙套同下。)

【第七场】

(二童子引徐庶同上。)

徐庶   (引子)    攻取樊城,施巧计,杀退曹军。

     (念)     忆昔当年把人杀,埋名隐姓走天涯。习就阴阳和八卦,重整汉室锦邦家。

     (白)     山人,徐庶,字元直。只因当年,为人报仇,杀死凶徒,涂面改装,逃出原郡。来在新野,改名单福,扶助刘使君得了襄阳。那曹操定然不肯干休,必要带兵前来报仇,还须要用计来敌挡。

     (西皮原板)  在原郡杀伤人更名改姓,

             到新野来扶助刘使君。

             昨日里夺取了襄阳城郡,

             那曹操一定要带兵来临。

(下书人上。)

下书人  (念)     离了许昌地,来此新野城。

     (白)     门上哪位在?

童子甲  (白)     何事?

下书人  (白)     下书人求见。

童子甲  (白)     候着。

             启家爷:下书人要见。

徐庶   (白)     书信先,人落后。

童子甲  (白)     书信先,人落后。

(童子甲接信呈上,徐庶接看。)

徐庶   (白)     原来是老母书信,待我拆开看来。

(牌子。)

徐庶   (白)     哦喝喝呀!老母今被曹操所囚,叫我速到许昌,我若不去,老母性命难保!

     (西皮摇板)  见书信不由人珠泪满腮,

             好一似钢刀刺心怀。

             迈步且到宝帐外,

             见了使君作安排。

(徐庶、二童子、下书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累动干戈,欲重整,汉室山河。

     (念)     自幼居住在楼桑,桃园结义美名扬。大破黄巾众贼党,重整汉室锦家邦。

     (白)     孤,刘备。自投刘景升以来,在这新野屯军养马。只因得了单福先生,与曹仁大战,夺取襄阳,那曹贼定然兴兵前来报仇,还须做一准备。

             来,有请三位将军。

四龙套  (同白)    有请三位将军进帐。

(关羽、张飞、赵云同上。)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念)    冲锋对垒起战征,谁不闻名胆怕惊。

     (同白)    参见大哥。

刘备   (白)     少礼请坐。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有坐。

刘备   (白)     你我弟兄,得了襄阳,那曹操定不干休。倘若他发兵前来,怎生抵御?

关羽   (白)     此事必要请出先生,大家商议。

(徐庶上。)

徐庶   (念)     且将许昌事,说与主公知。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请坐。

徐庶   (白)     有坐。

刘备   (白)     先生为何面带泪痕?

徐庶   (白)     咳!某本颍川徐庶,字元直。为因逃难,改名单福,前闻刘景升,招贤纳士,特往见之。及与谈论,方知是无用之人,故留书辞去,夤夜曾至司马徽水镜庄上,诉说其事。水镜深责吾不识明主,因说刘豫州在此,何不事之。庶故作狂歌于市,以动使君。幸蒙不弃,即赐重用。争奈老母,今被曹操所囚,将欲加害。现有老母手书来换,庶不能不去。非不愿效犬马之劳,以报使君,为慈亲囚禁,不能尽力图报。今当速归,再作后会。

刘备   (白)     子母乃天性至亲。元直先生,无以备为念。待等与老夫人相见之后,再当奉教。但不知先生何日起程?

徐庶   (白)     即刻起程。

刘备   (白)     四弟听令。

赵云   (白)     在。

刘备   (白)     命你设筵在长亭伺候,备当与先生饯行。

赵云   (白)     遵命。

(赵云下。)

刘备   (白)     先生请再住一宵,明日备与先生送行。

徐庶   (白)     多谢使君。

(徐庶下。)

张飞   (白)     大哥,我倒有一妙计。

刘备   (白)     你有何妙计?

张飞   (白)     想这徐元直,久在新野,尽知我军中虚实。今见曹操,必然重用。大哥要苦苦将他留住,不放他前去。曹操见他不到,必杀其母。他母一死,定要为其母报仇,必力攻曹操也。

刘备   (白)     此事断断不可。使人杀其母,而吾用其子,是不仁也;留之不令去,以绝其母子之情,是不义也。想这不仁不义之事,吾刘备宁死不为。三弟休得多言。同至后帐。

(刘备、关羽、张飞、四龙套同下。)

【第九场】

徐庶   (内西皮导板) 加鞭催马出阳关,

(徐庶、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徐庶   (西皮原板)  坐雕鞍不由人珠泪涟涟。

             实指望助使君望长久远,

             又谁知半途中起了祸端。

             来在了长亭外下坐战,

     (西皮摇板)  再与使君把话言。

     (白)     庶有何德能,敢劳使君同众位将军远送。

刘备   (白)     先生此行,备无以为敬。谨备水酒一杯,与先生饯行。

徐庶   (白)     庶闻老母被囚,寸心如割。虽金波玉液,亦不能下咽矣。

刘备   (白)     备因先生远别,如失左右手。虽龙肝凤胆,亦不能甘味矣。

徐庶   (白)     某与使君共图王霸之业者,恃此方寸。今以老母之故,方寸已乱。纵然在此,亦是无益。

刘备   (白)     先生此去,备亦要遁迹山林矣。

徐庶   (白)     使君何出此言?必须另请高贤,以图大业。

刘备   (白)     只恐天下高贤,无出先生右者。

徐庶   (白)     庶就此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众位跨金镫,

             泪珠点点湿衣巾。

(徐庶下。)

刘备   (白)     先生已去,叫我刘备,好不伤心也!

     (唱)     一见先生他去远,

             好叫我刘备恸伤惨。

             站在高坡来观看,

             道旁树木来遮掩。

             人来与吾把树砍,

(关羽、张飞同砍树。)

刘备   (唱)     又见先生转回还。

(徐庶上。)

刘备   (白)     先生为何去而复返?

徐庶   (白)     请问使君,为何将道旁树木,尽行砍断?

刘备   (白)     先生呐!

     (唱)     只为先生转回家,

             备欲目送把树伐。

徐庶   (唱)     人言刘备仁义大,

             今日一见果不差。

             罢罢罢我将孔明荐与他罢,

             尊声使君听根芽。

     (白)     庶因心绪如麻,忘却了一言:此地有一奇士,就在襄阳城外,二十里之遥,地名隆中,使君何不求之?

刘备   (白)     既然如此,就烦先生,为备请来相见。

徐庶   (白)     此人不可招至,使君必须亲往求之。若得此人,如周得吕望、汉得张良也。

刘备   (白)     但不知此人才学,比先生如何?

徐庶   (白)     若以某比之,直如驽马并麒麟、乌鸦配鸾凤也。

刘备   (白)     但不知此人的姓名?

徐庶   (白)     此人乃琅琊阳都人,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乃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躬耕南阳,抱膝隆中。所居之地有一岗,名卧龙岗,因自号卧龙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

刘备   (白)     哦喝喝呀!昔日水镜先生曾经言道:伏龙、凤雏,若得一人,可安天下。先生所云,莫非伏龙凤雏么?

徐庶   (白)     凤雏乃襄阳庞统字士元,这伏龙,正是诸葛孔明。此人自比管仲、乐毅。若此人肯相辅佐,何愁天下不定乎?

刘备   (白)     备今日方知伏龙凤雏之语,不料大贤近在目前!若非先生言讲,备几有眼如盲矣!

徐庶   (白)     告辞了。

     (唱)     若得孔明来辅佐,

             成王霸业定山河。

(徐庶下。)

刘备   (白)     看先生已去,你我且回新野,准备礼物,聘请诸葛先生下山便了。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场】

(徐母上。)

徐母   (念)     曹贼用计将我禁,倒叫老身不安宁。

(程昱引徐庶同上。)

程昱   (白)     启伯母:元直兄来了。

徐庶   (白)     孩儿叩见母亲。

徐母   (白)     吓!你为何不在新野,扶助刘使君,到此则甚?

徐庶   (白)     因奉母亲书信,故而前来。

徐母   (白)     书信在哪里?

徐庶   (白)     在这里。母亲请看。

徐母   (白)     唗!大胆的奴才!想当年你为人报仇,打伤人命,涂面改装,逃出在外。为娘因你是一番义气,并不责备于你。以为儿飘荡江湖,学业定有进益,何以反不如初?你既读书,须知忠孝不能两全。岂不知曹操本欺君罔上之贼,刘玄德仁义布于四海,况又是汉室之胄。今既事之,得其主矣。怎么,你竟凭这一纸伪书,不加详察,遂弃明投暗,自取恶名,辱没祖先。即老身死在九泉,也无面目见徐氏三代宗亲。你真气死为娘也!

(徐母急下。)

徐庶   (白)     母亲息怒。

程昱   (白)     元直兄,令堂怒气冲冲,去往后堂去了。

徐庶   (白)     你我同到后堂观看。

(徐庶拉程昱同下。)

【第十一场】

(徐母上。)

徐母   (白)     且住。吾儿徐庶,被曹贼用假书,将他诓至许昌。我母子中了奸计,何日才能出得曹营。也罢!待我悬梁,自尽了罢!

     (唱)     曹贼用计心毒狠,

             害得我母子落恶名。

             倒不如悬梁来自尽……

(徐母闭门自缢,程昱、徐庶同上,徐庶踢门、解救,徐庶哭。)

徐庶   (唱)     一见母亲把命丧,

(程昱暗下。)

徐庶   (唱)     好叫我徐庶恸肝肠。

             哭一声先娘亲我不能奉养,

             老娘亲吓!

             我不孝名儿万古扬。

(程昱引曹操同上。)

曹操   (白)     徐先生,莫要悲伤,请起。

             来。

(四龙套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有。

曹操   (白)     速备上等棺木,将徐母承殓起来。待老夫明日,启奏圣上,加封旌表。

             徐先生,随老夫后堂叙谈。

(曹操招徐庶,下。)

徐庶   (白)     母亲吓!

(徐庶、程昱、四龙套同下。)

【第十二场】

(司马徽上。)

司马徽  (白)     山人司马徽,闻听徐元直,投了刘豫州,大破曹军,得了樊城。我不免前去,拜望他一番。来此已是。

             门上有人么?

(赵云上。)

赵云   (念)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

     (白)     什么人?

司马徽  (白)     山人要见刘使君。

赵云   (白)     候着。

             有请主公。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何事?

赵云   (白)     外面来一道人,要见主公。

刘备   (白)     莫非是诸葛先生来了?

张飞   (白)     他倒来了。

刘备   (白)     来者莫非是诸葛先生?

             嗳呀呀,原来是水镜先生,请坐。

司马徽  (白)     有坐。

刘备   (白)     自从那日,备马跳檀溪,曾到先生家中,借宿一宵,尚未叩谢。今蒙光降,不胜荣幸。

司马徽  (白)     岂敢。闻听徐元直,辅助使君,山人特地前来拜访。

刘备   (白)     那徐元直,因曹操囚禁其母,徐母有书到来,唤他到许昌去了。

司马徽  (白)     元直今日中了曹操之计了!吾久闻徐母最贤,虽为曹操所囚,必不肯作书招其子,此书一定有诈。元直不去,其母尚存;元直此去,徐母必死矣!

刘备   (白)     怎见得?

司马徽  (白)     徐母高义,今见其子,必无生理。

刘备   (白)     元直临行之时,曾荐南阳诸葛孔明,此人若何?

司马徽  (白)     元直,你去即去耳,何必又惹出他来呕心血呀!

刘备   (白)     先生你何处此言?

司马徽  (白)     那孔明,与博陵崔州平、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徐元直四人为密友。此四人皆务于精纯,惟孔明独观其大略。此人尝抱膝长啸,高卧隆中,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未必能及。此人,可以比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旺汉四百年之张子房也。

关羽   (白)     想管乐是何等人物,竟言孔明才过其人,真乃是一派诳言。

(关羽下。)

张飞   (白)     这一道人,竟将孔明夸得如此大才,俺老张实实有些不信,真乃胡言也。

     (唱)     道人说话太狂妄,

             活活气坏了我翼德张!

(张飞下。)

司马徽  (白)     山人告辞了。

刘备   (白)     先生何必去心太急?

司马徽  (白)     卧龙吓,孔明!今日虽得其主,只是未得其时。可惜哉!可惜哉!

     (笑)     哈哈哈哈……

(司马徽下。)

刘备   (白)     看他飘然而去,真乃神仙中人也!

(刘备、赵云同下。)

【第十三场】

(关羽上。)

关羽   (唱)     适才听得一番话,

             倒叫关某怒气发。

(张飞上。)

张飞   (唱)     迈步且把二堂上,

             见了二哥问端详。

     (白)     二哥。

关羽   (白)     三弟请坐。

张飞   (白)     有坐。适才那一道人,将孔明夸得天花乱坠。他道孔明,自比管仲乐毅。但不知那管、乐,在战国之时,是何等人物?

关羽   (白)     想那管仲,曾在齐国,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那乐毅扶燕伐齐,一日曾下七十二城。此二人,皆战国时有名将相。孔明何如人,焉能比得?

张飞   (白)     如此看来,那道人真乃是诳言了。

(刘备上。)

刘备   (白)     二位贤弟,听水镜先生之言,为何一怒而去?

关羽   (白)     弟恐那道人,言过其实。

刘备   (白)     二弟休得多疑。愚兄要亲往隆中,聘请诸葛。

张飞   (白)     大哥要请孔明,何必亲自前去?派人将他叫了来,就是了。

刘备   (白)     想当年文王访姜尚,曾经亲至渭水。二弟随愚兄同走一番。

关羽   (白)     弟遵命。

张飞   (白)     既然二哥同去,小弟也要跟随。

刘备   (白)     你性情卤莽,不去也罢。

张飞   (白)     我不卤莽,就是了。

刘备   (白)     既然如此,一同前往。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十四场】

(二耕夫同上。)

耕夫甲  (念)     春前有雨花开早,

耕夫乙  (念)     秋后无霜叶落迟。

耕夫甲  (白)     伙计,天气不早,你我到田中去耕种便了。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唱)     弟兄一同访高贤,

             又见诗句在山岩。

     (白)     看这山岩之上,题得诗句,待我看来:

     (念)     “苍天如圆盖,陆地如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

             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白)     此诗不知何人所作,待我上前问来。

             吓,二位农家请了。

二耕夫  (同白)    请了。

刘备   (白)     这山上的诗句,可是那诸葛先生所题的么?

耕夫甲  (白)     正是诸葛先生所作。

刘备   (白)     但不知那先生,住在何处?

耕夫乙  (白)     此山之南,有一带高岗,那就是卧龙岗了。岗前疏林之内,有座茅庐,就是先生所卧之地。

刘备   (白)     有劳了。

             二位贤弟,你我一同前往。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耕夫甲  (白)     天已不早,你我回去罢。

(二耕夫同下。)

【第十五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来此已是。

(童子上。)

刘备   (白)     借问一声,诸葛先生可在此处吓?

童子   (白)     在格。

刘备   (白)     先生可在家中?

童子   (白)     在格。

刘备   (白)     烦劳通禀,你就说: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特来拜见先生。

童子   (白)     嗳呀呀!你这长篇大论,哩哩啦啦,许多一大套,吾实在记弗住格。

刘备   (白)     你只说刘备拜访。

童子   (白)     “刘备拜访”,记下了。先生弗在家。

刘备   (白)     但不知先生往哪里去了?

童子   (白)     他却行踪无定:或是游山,或是玩水,或是访友,或是钓鱼……弗晓得哪里去呀。

刘备   (白)     但不知几时可以回来?

童子   (白)     几时回来,也弗能定:或三五日,或十数日,或者一年半载,都说弗定。

张飞   (白)     他既不在家中,你我弟兄回去了罢。

刘备   (白)     少待片时。

关羽   (白)     大哥不如且回,使人前来探听,几时回来,你我再来不迟。

刘备   (白)     童儿,你家先生回来,你就说刘备拜访。

童子   (白)     “刘备拜访”,晓得哉。

(童子下。)

刘备   (白)     二弟、三弟,你看这隆中景物,果然非凡。山不高而雅秀,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松篁交翠,山鸟相呼。真仙界也!

     (唱)     山清水秀林茂盛,

             松篁交翠山鸟鸣。

(崔州平上。)

刘备   (白)     看那边有一人来,想是诸葛先生到了,快快迎上前去。

             来者莫非是诸葛先生?

崔州平  (白)     请问将军何人?

刘备   (白)     刘备,特来拜访先生。

崔州平  (白)     吾非孔明,乃孔明之友:博陵崔州平也。

张飞   (白)     错了!不是孔明。

刘备   (白)     久闻大名,幸得相遇,可就席地一谈。

崔州平  (白)     将军何事,要见孔明?

刘备   (白)     当今之世,天下大乱,四方云扰,欲见孔明,求一安邦定国之计。

崔州平  (白)     但自古以来,治乱无常。自高祖起义,诛无道秦,是由乱而治;至哀、平之世,王莽篡位,又由治而乱;光武中兴,重整基业,复由乱而治;至今二百余年,民安已久,故干戈四起。此即由治入乱之时,不可猝然而定也。将军欲使孔明,斡旋天地,补缀乾坤,恐不易为,徒费心力耳。

刘备   (白)     先生所言,诚为高见。但备身为身为帝胄,合当匡救汉室。

崔州平  (白)     吾乃山野之夫,不足与论天下事,适承下问,故妄言之。

刘备   (白)     但不知孔明往何处去了?

崔州平  (白)     吾亦欲见孔明,不知他所往。

刘备   (白)     请先生同至新野,若何?

崔州平  (白)     愚性闲散,无志功名久矣,容日再会。

(崔州平下。)

张飞   (白)     孔明又见不着,又被这腐儒,闲谈许久。

刘备   (白)     此亦隐居高士。你我回去罢。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十六场】

(孟公威、石广元同上。)
孟公威、

石广元  (同白)    吾,

孟公威  (白)     孟公威。

石广元  (白)     石广元。

孟公威  (白)     贤弟,你我隐居山林,倒也清闲自在。看天降大雪,奇冷非常。何不寻一酒楼,沽饮一回?

石广元  (白)     好,请。

孟公威  (唱)     大雪纷纷满天飞,

石广元  (唱)     去至酒楼饮一杯。

(孟公威、石广元同下。)

【第十七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  (白)     请了。看天降大雪,同至酒楼,痛饮几杯。

三游人  (同白)    一同前往。

(四游人同下。)

【第十八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同拉架势亮相。)

刘备   (白)     今日无事,吾欲去访孔明。

张飞   (白)     想那孔明,乃一村夫,何必大哥亲往。命人将他抓了来,就是了。

刘备   (白)     汝岂不闻孟子云:欲见贤而不以其道,犹欲其入而闭之门也。孔明当世大贤,岂可召乎!

张飞   (白)     这天寒地冻,尚不用兵,何必远见无益之人!倒不如在此,以避风雪。

刘备   (白)     吾正要叫孔明,知我殷勤相敬之意。三弟,你若怕冷,就不必同去。

张飞   (白)     小弟死且不怕,岂能怕冷?但恐大哥劳神无益。

刘备   (白)     不必多言,一同上马。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十九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  (白)     来此已是酒楼。

             酒家哪里?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了。

             四位是饮酒的么?请上楼罢。

(孟公威、石广元同上。)

孟公威  (白)     酒家。

酒保   (白)     来了。二位楼下请坐。

孟公威  (白)     好酒一壶。

酒保   (白)     酒到。

孟公威  (白)     贤弟请。

(酒保下。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看酒楼内这二人,相貌清奇,莫非有孔明在内?

孟公威  (白)     我有一歌,贤弟听了:

     (念)     东海老叟辞荆榛,后车遂与文王亲。八百诸侯不期会,白鱼跃舟渡孟津。

石广元  (白)     我也有一歌:

     (念)     吾侪长啸空拍手,闷来村店饮村酒。独善其身尽日安,何须千古名不朽!

刘备   (白)     此二人歌词清雅,定有孔明在内,待吾下马问来。

             二公哪一位是卧龙?

孟公威  (白)     公系何人?要寻卧龙何事?

刘备   (白)     某刘备,欲访先生,求定国安民之术。

孟公威  (白)     吾等非卧龙,皆卧龙之友也。

张飞   (白)     又错了!不是孔明。

孟公威  (白)     吾乃汝南孟公威,此位是颍川石广元。

刘备   (白)     久闻二位大名,幸得相遇。今有随行马匹在此,敢请二公,同到卧龙岗上一谈。

石广元  (白)     吾等皆山野慵懒之人,不知定国安邦之事。将军请自上马,寻访卧龙去罢。

刘备   (白)     这……备就少陪了。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孟公威  (白)     天已不早,我等何不到山后一游?

石广元  (白)     请。

(孟公威、石广元同下。)

【第二十场】

(童子上,扫雪。)

童子   (白)     天气好冷,这雪再也扫不净哉。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到了。下马问来。

             吓,童儿。

童子   (白)     你又来哉!

刘备   (白)     先生今日可在庄中?

童子   (白)     在格。待吾来引路。

(童子、刘备、关羽、张飞同入。诸葛均鼓琴。)

刘备   (白)     久慕先生大名,特来奉拜。前日不遇而回,今日特冒风雪而来。得瞻道貌,实为万幸!

诸葛均  (白)     将军莫非刘豫州么?

刘备   (白)     正是。

诸葛均  (白)     某乃卧龙之弟,诸葛均也。

张飞   (白)     又不是孔明!

诸葛均  (白)     家兄昨日,为崔州平相约,出外闲游去矣。

刘备   (白)     但不知到何处闲游?

诸葛均  (白)     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或寻朋友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去所。

刘备   (白)     备两次不遇大贤,真乃缘分浅薄也!

张飞   (白)     那先生既不在家,请大哥回去罢。

刘备   (白)     吾既到此,焉能无一语而回?

             闻令兄日看兵书,胸藏韬略,可得闻乎?

诸葛均  (白)     某却不知。

张飞   (白)     大哥问他则甚!外面风雪甚大,不如回去罢。

刘备   (白)     你休要多言。

             先生既不在家,愿借纸砚,留一书信,以表备殷勤之意。

(刘备写书。牌子。)

刘备   (白)     书信留此,吾等改日再来拜访。

(诸葛均送。黄承彦骑驴上。)

黄承彦  (念)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

童子   (白)     老先生来哉。

刘备   (白)     此真卧龙矣。

             吓,先生冒寒而来,刘备等候久矣。

诸葛均  (白)     此非家兄。乃家兄之岳父,黄承彦也。

张飞   (白)     又不是孔明!

(黄承彦下驴。)

刘备   (白)     适闻所吟之句,极为高雅。

黄承彦  (白)     老夫在小婿家,曾观《梁父吟》,记得这一篇。方才过得小桥,见篱边梅花,故感而诵之。

刘备   (白)     不知先生曾见贤婿否?

黄承彦  (白)     老夫正是前来看他。少陪了。

(黄承彦、诸葛均、童子同下。)

刘备   (白)     两番不遇,只好待来年春暖花开,再来便了。

     (唱)     也是我刘备缘分浅,

             两番不能遇高贤。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二十二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花明柳暗艳阳天,

             山前访友转回还。

     (白)     童儿。

(童子上。)

童子   (白)     先生回来哉。

诸葛亮  (白)     你这顽童,花木也不灌溉,阶砌也不洒扫,是何道理?

童子   (白)     我只顾在门外迎接先生,就无有洒扫院子。

诸葛亮  (白)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来?

童子   (白)     我会算。我算先生一定要回来格。

诸葛亮  (白)     这几日可有俗客来么?

童子   (白)     有一人,叫作“刘备拜访”。

诸葛亮  (白)     吓?

童子   (白)     刘备拜访。

诸葛亮  (白)     既有客来,为何不通报?

童子   (白)     他来过两次,他说他还要来格。

诸葛亮  (白)     这书信是何人留下的呢?

童子   (白)     叫作“刘备拜访”,他留下格。

诸葛亮  (白)     待吾看来。

(诸葛亮看书信。)

诸葛亮  (白)     若有人前来,速报我知。

(诸葛亮睡。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唱)     三次催马到隆中,

             虔心来访卧龙公。

     (白)     吓,童儿,先生可曾在家吓?

童子   (白)     在格。待我引路。我家先生在里面困觉格。你等要轻声,不可大声言语。先生性情不好,厉害得很。

(刘备、关羽、张飞、童子同进内。)

诸葛亮  (念)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诸葛亮做转身。)

诸葛亮  (念)     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童子   (白)     刘备拜访。

诸葛亮  (白)     他来了——待吾后面更衣。

(诸葛亮下。)

刘备   (白)     好了,好了,今日可见着孔明先生了。

张飞   (白)     看这孔明,在此睡卧多时,今已睡醒,又到后面去了,真真的可恼。待我打进去!

刘备   (白)     你又来卤莽!还不与吾退下。

(张飞下,关羽随下。诸葛亮上,刘备迎上。)

刘备   (白)     汉室末胄、涿郡愚夫,久慕大名,如雷贯耳。昨日两次奉访,不得一见,已书贱名于文几之上,未知入览否?

诸葛亮  (白)     南阳野人,疏懒成性,屡蒙将军辱临,不胜惶愧。

             童儿看茶。

(童子奉茶。)

诸葛亮  (白)     昨观将军之书,足见忧民忧国之意。但亮年幼才疏,有负垂问。

刘备   (白)     司马德操之言,徐元直之语,岂虚谈哉?望先生赐教。

诸葛亮  (白)     想那德操、元直,皆是世之高士。亮乃一耕夫,安敢妄谈天下事?二公可谓谬举。将军奈何弃美玉,而求顽石哉?

刘备   (白)     今当汉室倾颓,奸臣专政,备虽不才,欲伸大义于天下。愿先生不吝教诲,实为万分之幸。

诸葛亮  (白)     自桓灵以来,董卓造逆,天下英雄并起。那袁绍拥百万之众,以拒曹操。曹操终能灭袁绍者,非惟人力,实天时所致也。今操合袁绍之兵,专权误国,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可以与争锋,诚得天时。孙权据守江东,恃长江之险,承父兄之遗业,可谓得其地利。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东连吴越,西通巴蜀,乃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将军仁德布于天下,信义施于万民,可得人和。若以荆州暂为驻足,然后西取秦川,顺流而下,得了益州,内修德政,外结孙权,以图中原,岂非天意乎?

     (西皮原板)  天下纷纷刀兵动,

             豪杰群起各逞雄。

             曹孟德占中原天时应,

             有孙权据长江镇守江东。

             将军仁德海内尊重,

             先驻荆州起雄兵。

             长驱直入西川境,

             鼎足三分霸业可成。

刘备   (白)     先生所言甚善。只是荆襄王刘表,与西川刘璋,俱与备同宗。我若夺取他的基业,岂不被天下人唾骂?

诸葛亮  (白)     亮夜观天象,那刘景升,不久人世;益州刘璋,不纳忠言,性情暗弱。将军若不取西川,后来定有他人来取。

             童儿,取画图过来。

(童子呈图。)

诸葛亮  (白)     现有地图一张,乃西川山川户口,将军请看。

(诸葛亮挂图。)

诸葛亮  (西皮原板)  西川地图忙挂定,

             户口山川载得真。

             国富民殷人心顺,

             山高路险兵难侵。

             将军若得西川郡,

             天下自此定三分。

刘备   (西皮摇板)  多谢先生来指点,

             云雾大开见青天。

             刘备向前把礼见,

             就请先生快出山。

     (白)     备名微德薄,愿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备当拱听教诲。

诸葛亮  (白)     亮久乐躬耕,懒于应世,不能奉命。

刘备   (白)     先生不出,如苍生何呀!

(刘备哭。)

诸葛亮  (白)     将军既不相弃,亮谨遵命。

刘备   (白)     二弟、三弟,快来见过先生!

(关羽、张飞同上,关羽作揖。)

诸葛亮  (白)     此位是?

刘备   (白)     此乃二弟关羽。

诸葛亮  (白)     久仰威名。

关羽   (白)     岂敢。

刘备   (白)     三弟见过先生。

张飞   (白)     先生!请了!请了!

诸葛亮  (白)     此位是?

刘备   (白)     三弟张飞。

诸葛亮  (白)     此人如此狂暴,谅胸中定有大才。

刘备   (白)     并无有什么大才。

诸葛亮  (白)     如此说来,此人这样形景,山人不下山了。

刘备   (白)     看在备的面上,还求先生下山才好。

诸葛亮  (白)     叫山人下山,却也不难。山人要考他一考。

刘备   (白)     三弟,你惹了祸了。

张飞   (白)     小弟惹了什么祸了?

刘备   (白)     孔明先生,看你性情狂傲,要考你一考。

张飞   (白)     就叫他考来。

刘备   (白)     先生考他什么?

(诸葛亮比手势,张飞同比。)

诸葛亮  (白)     将军,你令弟,果然的高才。

刘备   (白)     哦?他有什么高才?

诸葛亮  (白)     我伸了一指:我道是“若要一统山河”,他对我伸了二指:他说是“必要两家争斗”;我又伸了三指:我道是“三坟”,他又对我出了五指:他说是“五典”;我拍胸膛:我道是必须“满腹经纶”,他又摆摆袖子:他说是“袖内阴阳”。岂不是才学高大么?

刘备   (白)     待我前去问来。

             三弟,你是怎样对答先生呐?

张飞   (白)     大哥,我来这儿大半天啦,我肚子里头早就饿啦。我看他伸了一个指头,我想他定然是“要与我一个馒头吃”,我就伸了两个指头:我说“两个馒头,我也不够”;他又伸了三个指头,他说“三个”?我至少也要“五个”!他又拍了拍肚子,他说“你吃得了么?”,我就摆一摆袖子,我说“吃不了,我难不能袖了走?”

刘备   (白)     你真真的是蠢才了。

(诸葛均上。)

诸葛亮  (白)     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不容不出。你可躬耕田野,无使田亩荒芜。待吾成功之后,仍当归隐。

(四龙套、四马童同上,赵云同上。)

赵云   (白)     云带领人马,特来迎接主公。

刘备   (白)     好。就此带马,请先生一同前赴新野。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486 ┊ 字数:1524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