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窃兵符》【四本】

主要角色
信陵君:老生
如姬:旦

情节
赵相平原君赵胜,差人驰书至魏,求信陵君无忌援赵。无忌请于魏王,魏王惧秦势,不允所请。无忌用侯嬴之谋,往通王妃如姬,如姬为报无忌旧恩,乃盗取兵符付无忌。无忌持兵符率朱亥及门客等,同至邺下,假传王命,欲收晋鄙兵权。晋鄙不见王旨,心疑,借故推托,被朱亥击死。无忌乃率其众援赵,大败秦军。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28.0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信陵君  (内白)    罢了哇,罢了!

(信陵君上。)

信陵君  (缕缕金牌)  阅来札令人惊,

             骨肉在阽危,

             痛痒实关心。

     (白)     某,信陵君无忌。一生济困扶危,从无难色。近因强秦统兵凌赵,我主虽着晋鄙提兵往救,不料被嬴稷遏住,竟止晋鄙毋得前进。我曾几番请令进兵,无奈兄王畏秦如虎,执意不肯。昨夜接得平原君来札,道秦军日夜攻打邯郸,胞姐亡在旦夕。哎!似此亲谊,岂可置若罔闻。为此侵晨而来,要求兄王发令进兵急救也!

     (缕缕金牌)  朝房声寂静,无个人影,

             我且急急叩宫门。

(信陵君叩门。颜恩上。)

颜恩   (白)     谁叩宫门?

信陵君  (白)     无忌在此。

颜恩   (白)     原来是公子。

信陵君  (白)     里面可是颜恩?

颜恩   (白)     正是奴婢。公子有何吩咐?

信陵君  (白)     大王起床了么?

颜恩   (白)     起床啦。如姬娘娘正在替大王整装哪。

信陵君  (白)     即去启奏,说我有大事面陈。

颜恩   (白)     公子请少待,奴婢即去奏知。

信陵君  (白)     有劳了!

颜恩   (白)     好说!

(颜恩下。)

信陵君  (缕缕金牌)  且自听传信,

             且自听传信。

(信陵君下。)

【第二场】

(魏王上。)

魏王   (唱)     放眼看花御柳边,

             兴来骑马倦乘船。

(如姬上。)

如姬   (唱)     花影树荫丽日鲜,

             波光水潋青山艳。

     (白)     大王!

魏王   (白)     美人坐下。

如姬   (白)     谢坐!

魏王   (念)     春沼现琉璃,异卉绽玛瑙。

如姬   (念)     年年侍君王,岁岁游瑶岛。

魏王   (白)     寡人魏安厘王在位。前为美人欲报父仇,无人敢入秦邦,喜得我弟无忌,遣其门客,即取万俟忠的首级来献。美人的父仇已报,自此对花解颜,使孤朝夕得睹名花丽娟,好畅快也!

如姬   (白)     托庇大王洪福,臣妾得沾雨露。

魏王   (笑)     哈哈哈……

(颜恩上。)

颜恩   (念)     莺声呖呖柳垂丝,竹乐宫中正及时。

     (白)     启奏大王:信陵君紧叩宫门,有大事面陈。

魏王   (白)     他又有什么大事面陈,且去宣他进来。

颜恩   (白)     遵旨!

(颜恩下。)

魏王   (白)     哎!人有了声誉,就把世情看得忒轻易了。

如姬   (白)     公子行事有方,决不轻易冒渎。且待他来,听他有何大事,大王总以弟兄之谊,合当原宥。

魏王   (白)     你且回避。

如姬   (白)     是。

     (念)     暂闪屏风后,听他有何言。

(如姬下。颜恩上。)

颜恩   (白)     信陵君,请这厢来!

(信陵君上。)

信陵君  (念)     天下纷纷乱,何时始太平。

颜恩   (白)     信陵君宣到。

(颜恩下。)

信陵君  (白)     臣弟无忌见驾,愿大王千岁!

魏王   (白)     平身。

信陵君  (白)     千千岁!

魏王   (白)     坐下。

信陵君  (白)     谢坐!

魏王   (白)     颜恩方才道你有大事面陈。孤想我朝别无事故,莫非又是为赵国之事么?

信陵君  (白)     正如大王所料。昨晚邯郸有飞骑到来,姐丈平原君附有手书,兄王请看。

(信陵君呈书,魏王接书读。)

魏王   (白)      “兵行傍午,不及烦渎。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能急人之困耳。今邯郸旦暮归秦,而魏救不前,岂胜平生所以相托之意乎?令姐忧愁城破,日夜悲啼,公子纵不念胜,独不念令姐被秦鱼肉耶?”

             啊!这等看来邯郸竟破在旦夕了。

信陵君  (白)     正为此事急叩宫门,求兄王立刻下令,命晋鄙进兵救赵,再勿迟疑。

魏王   (白)     哎!寡人曾遣新垣衍赴赵,约他尊秦为帝。秦王自必欣然罢兵。偏他君臣骄傲,不肯帝秦。今日兵临邯郸,是他自招。欲仗他人之力,以解其危,岂非妄想!

信陵君  (白)     不肯帝秦者,原非赵国君臣本意,乃齐邦高士鲁仲连也。

魏王   (白)     何以见得?

信陵君  (白)     仲连道:秦乃弃礼义而尚首功之国,且他恃强挟诈,屠戮生灵。彼为诸侯,尚然如此,倘彼称帝,则益济其虐。魏若甘为其下,只恐将来有烹醢之祸矣。

魏王   (白)     唔!

信陵君  (唱)     岂不闻那嬴秦狼虎心性,

             众诸侯怎蒙耻甘为其臣。

             商纣王有三公同心辅政,

             纣一怒姜侯醢鄂侯被烹。

             周文王拘羑里几把命殒,

             想三公岂智力难与纣拼?

             无奈是天子尊孰敢违命,

             众诸侯也只好听命而行。

             众大臣的俸田、子女,一旦被夺,不敢言论,

     (白)     兄王啊!

     (唱)     你道伤心不伤心!

魏王   (白)     哎呀!

     (唱)     听此言孤好似酒醉方醒,

             何侥幸来了这远见髙人。

             若不是鲁仲连从中作梗,

             说帝秦定做了釜底游魂。

             你此来见孤王必有髙论,

             说出来寡人我可听则听。

             若易行孤便能如你所请,

             但其间有繁难孤断不行。

信陵君  (白)     如今别无繁难,只求兄王发令,臣去监军,立饬晋鄙进兵,退秦救赵,则全亲救邻之义尽矣!

魏王   (白)     哎呀呀!秦王亲统大军,闻有百十余万,现在汾水驻扎。王龁、蒙骜皆有万夫莫当之勇。即令你三千食客,全行带去监军,能保必胜么?

信陵君  (白)     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且魏赵系唇齿之邦,赵国若亡,则祸必及我魏邦,今番若不急解赵危,秦兵一旦临魏,那时欲想协力同谋,恐无及矣!

     (唱)     今日里且休提亲情怜悯,

             与赵邦是唇齿应发援兵。

             若坐视那赵邦社稷倾陨,

             臣量就强秦兵定临魏城。

             到那时想援救何人来应,

             悔无及方信臣前言果灵。

             望兄王勿犹疑急早发令,

             好和歹叫臣去见个输赢。

魏王   (白)     哎!

     (唱)     你自顾虚名誉扶危济困,

             却将孤家国事看得太轻。

             有智勇一任你独自得逞,

             要想孤发军令万万不行!

(魏王下。)

信陵君  (白)     哎呀!

     (唱)     眼睁睁看兄王袖手不问,

     (白)     唉!

     (唱)     这其间竟使我孤掌难鸣。

     (白)     且住!我主既然不肯发兵,我岂可有负平原君。也罢,不免回府束装,独自赴赵,直犯秦军,生死以殉胞姐、姐丈之难便了!

     (唱)     生成义胆与侠性,

             一任他是蛟龙我也要逆批其鳞。

(信陵君下。)

【第三场】

(如姬上。)

如姬   (白)     呀!

     (唱)     隔在屏风细窃听,

             公子果是侠义人。

(颜恩暗上。)

如姬   (白)     颜恩!

颜恩   (白)     奴婢在。娘娘有何吩咐?

如姬   (白)     大王呢?

颜恩   (白)     大王怒气冲冲,向东宫而去。

如姬   (白)     我在屏后窃听,信陵君实有赴难之心。但我受其深恩,岂可袖手不理?你可悄悄打探,看公子怎样举动,即来报我知道。

颜恩   (白)     大王呼唤,如何区处?

如姬   (白)     我自有言回答。你定要面见公子。

颜恩   (白)     喳!

(颜恩下。)

如姬   (唱)     奴非故意行曲径,

             唯以受德当报恩。

(如姬下。)

【第四场】

(侯嬴上。)

侯嬴   (念)     不知自负不自轻,天际孤悬处士星。上看春秋下七国,一身傲骨自崚嶒。

     (白)     在下,夷门监侯嬴。薄游说之空谈,口舌以取卿相。改遁世之初衷,有心而蹈人世。风尘既无知我之人,何必又向世道托业?因此隐迹抱关,醉歌沽市。虽则生涯落魄,我心甚觉安然也!

(朱亥上。)

朱亥   (念)     俺在人间乌获愁,屠刀应许胜吴钩。何人识得风尘士,隐肆年年作屠牛。

     (白)     哥哥!

侯嬴   (白)     啊,朱亥兄弟,你怎么来了?

朱亥   (白)     小弟正在屠市经营,闻得信陵君具车直犯秦军,欲殉平原君之难,哥哥独不闻耶?

侯嬴   (白)     咳!我受公子知遇之恩,他的举动,何尝不刻刻留心。今他求王敕令,命那晋鄙发兵救赵,大王坚执不允。他情急无奈,只好自己具车百乘,遍约宾客,直犯秦营。可笑三千食客之中,不唯无人能出一奇计,且愿随去者亦不上千人。兄弟你想,这些食客,能有谁与人排难解纷。好不令人可悲呀可叹!

朱亥   (白)     只是公子起程之时,哥哥不去一送,却是为何?

侯嬴   (白)     公子平时待我甚厚,今奔秦军,欲就死地,见我不去相送,必定深恨于我,前来面责。待他来吋,我自有计教他。

朱亥   (白)     哦哦哦!

侯嬴   (白)     若其计得行,还须兄弟扶持公子同往,则大事可成矣。

朱亥   (白)     弟累蒙公子下顾,所以不报者,自谓小无所用。今番既有急务,正是俺朱亥效命之时也!

侯嬴   (白)     好!如此就请贤弟进内,一面饮酒,一面把衷肠话儿告诉与你。请啊!

     (唱)     凡谋事必得要小心缜密,

             不谨慎诚恐怕反招是非。

             此一番务须要大展其志,

朱亥   (白)     哥哥呀!

     (唱)     吾岂能辜负你一片心机。

(侯嬴、朱亥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四武士、八门客、尤健、家将引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唱)     满望兴师去拒敌,

             伤心难把君意回。

     (白)     兄王决意不肯出兵,无奈自选门客前去救赵。咳,可笑三千门客愿随者不到千人。且那夷门侯先生,自与我交契之后,凡我一举一动,无不来促膝相谈。救赵之举,明知我存亡未卜,非但不来面商,连送也不送我一步。嗯!行程虽迫,我当亲去别他一别,看他如何对我。

             家将,速往夷门,与侯先生作别去者。

家将   (白)     啊!

门客甲  (白)     公子,那侯嬴是“明知山有虎,不向虎山行”。但他是就木之人,既忘恩义,还去别他做甚?

信陵君  (白)     无忌何尝有恩于他,侯生断非负义之徒。我料他胸中必有髙见,故要我亲身去问。诸公且到前途暂住,我去去就来。

八门客  (同白)    请!

(四文堂、四勇士、八门客、尤健同下。)

信陵君  (白)     夷门去者!

家将   (白)     啊!

信陵君  (唱)     大丈夫视死如含饴,

             门客愿随举义旗。

             何故至交他不同气?

(侯嬴拉朱亥同上。)

侯嬴   (白)     那不是公子来了么!

朱亥   (白)     果然不错!

侯嬴   (白)     你且回避。

朱亥   (白)     是。

(朱亥下。)

侯嬴   (白)     啊!公子!

信陵君  (白)     哎呀呀先生!

侯嬴   (唱)     侯嬴候驾已多时。

信陵君  (白)     哦哦哦,先生,何以知无忌必来登门呢?

侯嬴   (白)     公子待嬴甚厚,今入不测之地,嬴不相送,君必有恨,故知君必来也。

信陵君  (白)     哦!

侯嬴   (白)     且请进内一坐,老夫有事面启。

信陵君  (白)     正要请教!

(信陵君向家将。)

信陵君  (白)     你且外厢伺候。

家将   (白)     是。

(家将下。)

侯嬴   (白)     请进!

信陵君  (白)     请!无忌自疑,必有所事失于先生,以致见弃。今蒙赐教,谅必有金言匡我。

侯嬴   (白)     公子养客,已有十余年,今日之事,不闻客中出一奇计,而徒与公子犯那强秦之锋,直如以肉去投饿虎,何益之有耶?

信陵君  (白)     咳!无忌也知此行无益,但我与平原君交厚,义不独生。不知先生有何髙策,救此燃眉?

侯嬴   (白)     臣闻,如姬深得大王宠幸。如姬之父,昔年为人所杀,欲报父仇,三年不得其人,公子使人斩其首级来献,果有此事否?

信陵君  (白)     正有此事,国人均知。

侯嬴   (白)     如此,臣谅那如姬,甚感君之厚恩,定自有以图报。今晋鄙之兵符,在大王寝宫之内,唯如姬方能盗取。公子若肯开口,如姬必从。得此兵符,去夺晋鄙之军,定能却秦救赵。此五霸之功也。

信陵君  (白)     着哇!先生一言,使无忌茅塞顿开,我当前去赶办。

侯嬴   (白)     兵符到手之时,仍来此处,还有细事面陈。

信陵君  (白)     一定前来。请!

侯嬴   (白)     请!

(信陵君出门。侯嬴下。家将上。)

信陵君  (白)     带马回府。

家将   (白)     是。

信陵君  (唱)     可见大才不轻使,

             一言重比山岳齐。

             我今策马忙回去,

(颜恩上。)

颜恩   (白)     啊公子!

信陵君  (白)     呀!

     (唱)     得遇颜恩事出奇。

(信陵君下马。)

信陵君  (白)     颜恩,这厢来。

颜恩   (白)     是。

信陵君  (白)     你怎生来此?

颜恩   (白)     如姬娘娘为公子救赵为难,十分惦念,着奴婢悄悄到府探听,不想公子竟而起身去了。为此飞马赶来,要求公子一言:此行毕竟如何救赵?府中可有什么放心不下之事?好去回复娘娘,也好从中尽力。

信陵君  (白)     原来如此。我正要用你。

颜恩   (白)     何事用着奴婢?

信陵君  (白)     我今欲往邺下去代晋鄙之军,奈无虎符可凭。你可即去奏知娘娘,若能盗得虎符,是莫大之恩。不知娘娘可能应允?

颜恩   (白)     盗窃虎符?

信陵君  (白)     正是。

颜恩   (白)     这是一件要脑袋的事呀!

信陵君  (白)     如此说来,虎符无望矣!

颜恩   (白)     哎!娘娘受公子的厚恩,常思图报,公子今有此事,她不能不办。纵然犯事,娘娘乃是大王的爱妃,打个滚,撒个赖,谅大王也不好意思杀她。

信陵君  (白)     着哇!

颜恩   (白)     公子不须远去,且在这儿等着,奴婢赶着去办,即便来也。

信陵君  (白)     有劳了!

颜恩   (白)     正是:

     (念)     一心忙似箭,策马去如飞。

(颜恩下。)

信陵君  (白)     我且在此守候便了!

     (唱)     但愿兵符立取至,

             遂我义举破秦兵。

(信陵君、家将同下。)

【第六场】

(如姬上,鸟啼。)

如姬   (白)     呀!

     (唱)     黄鹂似知奴心绪,

             呖呖枝头向人啼。

             但愿恩德早报讫!

(颜恩上。)

颜恩   (唱)     果然心急恨马迟。

     (白)     参见娘娘!

如姬   (白)     命你探听公子动静,怎么样了?

颜恩   (白)     公子带定食客千人,意欲直犯秦军,以救赵邦之危。

如姬   (白)     哎呀!闻那秦军,人马甚众,他这区区千人,只能填人马蹄呀!

颜恩   (白)     公子也有如此想法,只是非得晋鄙兵权不能成事。无奈兵符在大王卧室之中,因而急叫奴婢赶来,求娘娘设法,将兵符盗出,他去赚取兵权。大军到手,破秦军易如反掌。娘娘你可能盗得兵符吗?

如姬   (白)     这个!既然公子有命,我便犯那凌迟碎剐之罪,亦所甘心。兵符现在我的宫内,待我取来,你飞奔送与公子便了!

颜恩   (白)     是是是。

(如姬下,持符上。)

如姬   (白)     兵符有了,你须藏好,不要被人知觉,快快前去。

颜恩   (白)     是是是。

如姬   (白)     颜恩哪!

     (唱)     你向公子多致意,

             教他速行莫延迟。

             倘若泄露这消息,

             画虎不成悔难及!

             趁此无人快快去,

颜恩   (白)     遵旨!

如姬   (白)     颜恩!

颜恩   (白)     有。

如姬   (唱)     急去速归免王知泄露谋机。

颜恩   (白)     是是是。

如姬   (白)     去吧!

颜恩   (白)     是。

如姬   (白)     鹦鹉哇!

     (唱)     你在架上少言语,

             多言恐怕惹是非。

(如姬下。)

【第七场】

(家将、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唱)     堪羡高人有远智,

             三千食客等尘泥!

             谅来盗符不费力,

             如姬断然不推辞。

             眼看金乌已西坠,

颜恩   (内白)    马来!

(颜恩上。)

颜恩   (唱)     跑得人马汗淋漓。

     (白)     公子!

信陵君  (白)     兵符可曾到手?

颜恩   (白)     虎符在此,快快收拾收拾走吧!

(颜恩递符。)

颜恩   (白)     公子!

     (唱)     娘娘道此符得来非容易,

             性命交关在须臾。

             火速去代那晋鄙,

             不然败露两受屈。

             快请上马分头去,

信陵君  (白)     是是是。

(信陵君、颜恩各上马。)

颜恩   (白)     公子!

     (唱)     眼望你红旗报捷回。

(颜恩下。)

信陵君  (白)     夷门去者!

     (唱)     得符聊将吾心慰,

(侯嬴上。)

侯嬴   (白)     公子,兵符有了么?

信陵君  (唱)     多谢先生妙计提。

侯嬴   (白)     好!公子,可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么?此番前往合符,若那晋鄙不信,或者请示大王,则大事难成矣!

信陵君  (白)     若果如此,如之奈何?

侯嬴   (白)     吾友朱亥,乃天下之力士,公子可带同行。晋鄙见从甚善,倘若不肯听从,即令朱亥,立时击而杀之。

信陵君  (白)     哎呀呀!这如何使得?

(信陵君拭泪。)

侯嬴   (白)     啊?公子拭泪,莫非畏怯不成?

信陵君  (白)     非也!晋鄙无罪,就是不从,又怎好击而杀之,是以落泪耳。

侯嬴   (白)     事在燃眉,不得不行此策。那朱亥,嬴已特邀在此。

     (白)     啊,朱兄弟快来!

(朱亥上。)

朱亥   (白)     哥哥!

侯嬴   (白)     见过公子。

朱亥   (白)     公子在上,朱亥拜揖!

信陵君  (白)     岂敢!久慕英名,今朝面晤,无忌之幸也!

朱亥   (白)     从此得随骥尾,聊报下顾之情。

信陵君  (白)     好说好说。

侯嬴   (白)     兄弟,我与你饮酒之时,嘱咐你的言语,你可见机行事,不可有误。

朱亥   (白)     是是是,小弟记下了。

侯嬴   (白)     公子,侯嬴义当随行,无如年老,不能远涉,请以魂相送公子便了。快请速行,门外有人来了。

信陵君、

朱亥   (同白)    是哪个?

(侯嬴自刎。)
信陵君、

朱亥   (同白)    哎呀!(先生)(哥哥)呀……

(朱亥扶侯嬴同下。)

信陵君  (白)     哎呀!

     (唱)     无忌无才竟如此,

             侯生义气千古稀!

     (白)     先生!

     (唱)     你今竟尔身先死,

     (白)     哎,先生哪!

     (唱)     这样恩义报何时。

(朱亥上。)

朱亥   (白)     公子,不必悲泣,趱路要紧!

信陵君  (白)     先生怎么样了?

朱亥   (白)     业已气绝身亡!

信陵君  (白)     哎呀!

朱亥   (白)     公子要怎么样?

信陵君  (白)     我要进去亲见一面,再与先生收殓。

朱亥   (白)     公子,侯嬴早已吩咐家人,不让公子见面。殡殓之事,他久已备好。公子若再停留,风声一漏,诚恐两失矣!

信陵君  (白)     这个!

家将   (白)     请公子启行。

朱亥   (白)     快快带马。

家将   (白)     请爷上马。

信陵君  (白)     喂呀!

     (唱)     教我何忍轻抛弃,

(家将下。)

信陵君  (白)     先生啊!

     (唱)     但愿英魂莫相离。

     (白)     先生!

朱亥   (白)     走走走,马来!

(信陵君、朱亥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引魏王同上。)

魏王   (唱)     信陵连次多烦絮,

             好使孤王意难怡。

于义   (内白)    报!

(于义上。)

于义   (白)     参见大王,于义复旨。

魏王   (白)     着尔探听信陵君行止,怎么样了?

于义   (白)     奴婢前往探听,信陵君已于前日亲带门客千人奔往晋鄙将军大营去了。

魏王   (白)     啊,莫非他假传孤的军令,教那晋鄙发兵救赵不成?嗯,定是如此无疑。

             于义过来,尔可即召卫庆带领三千铁骑,务要追回信陵君,不得迟延。快去!

于义领  (白)     旨!

(于义欲下,碰颜恩上。)

颜恩   (白)     啊啊啊,什么大事,这样乱跑啊?

于义   (白)     你不晓得!

(于义下。)

魏王   (白)     且住!孤想那晋鄙乃是一员老将,若无孤的亲敕,决不肯轻易发兵。哎呀,孤倒忘了一件大事。

             颜恩,快到如娘娘宫中将虎符取来。

颜恩   (白)     遵旨!

(颜恩拭汗。)

魏王   (白)     啊,你在那里做什么?

(颜恩跪。)

颜恩   (白)     这这这……大王叫到御园将“胡伯劳”取来,奴婢想园中哪有“胡伯劳”这种鸟儿呢?所以在这儿着急哪!

魏王   (白)     呸!叫你到如娘娘宫中,取那敕军用的虎符,尔在那里混搅什么?

颜恩   (白)     是。奴婢听错了,奴婢该死!

魏王   (白)     立召如娘娘亲将虎符带来,不得迟延。

颜恩   (白)     喳!

(颜恩背躬。)

颜恩   (白)     要糟糕!

(颜恩下。)

魏王   (白)     无忌呀,无忌!任凭你是魏国公子,那晋鄙乃是干城大将,你无虎符对合,若想叫他从权发兵,只恐你枉费心机。

颜恩   (内白)    如娘娘驾到!

(颜恩、二宫女引如姬同上。)

如姬   (念)     乍闻要兵符,使人心惊悸!

颜恩   (白)     如娘娘到。

如姬   (白)     臣妾如姬见驾。愿大王千岁!

魏王   (白)     美人平身。

如姬   (白)     千千岁!

魏王   (白)     哎呀,两日不见,美人你怎么竟消瘦了许多?

如姬   (白)     大王连日不来,常言道:“失宠宫人面”,故而如此。

魏王   (笑)     哈哈哈……

     (白)     倒是寡人的不是了。孤为那信陵君频来絮烦,心中不快,你怎么疑到失宠上去。虎符可曾带来?

如姬   (白)     虎符不见了。

魏王   (白)     啊!虎符不见了?

             颜恩速去细细寻来。

颜恩   (白)     奴婢同娘娘已经在各处寻找,并无踪迹。

魏王   (白)     并无踪迹?

颜恩   (白)     并无踪迹。

魏王   (白)     哦呵是了。莫非尔等当做耍物,拿去玩耍,藏匿起来,可是么?

(四太监、二宫女同跪。)
四太监、

二宫女  (同白)    婢子们不敢。

魏王   (白)     如若不招,颜恩,取荆条过来,打一个问一个,看尔等招也不招。

四太监、

二宫女  (同白)    喂呀,冤枉啊!

(颜恩跪。)

颜恩   (白)     大王请息雷霆之怒。奴婢想那信陵君,既然私去代将,无有兵符,何能成事?他的门客颇多,其中鸡鸣狗盗的人儿不少,公子―心想着救赵,定是他暗遣门客将兵符盗去,也未可知。

魏王   (白)     嗯!此言甚是,起来!

四太监、

二宫女  (同白)    谢大王!

魏王   (白)     颜恩,速即拿孤金牌,令宿卫带领禁军三千,将信陵君府第围住,把他家属,并那未去的门客,全行拿下监禁。

颜恩   (白)     喳!

如姬   (白)     且慢!大王,臣妾罪该万死!

魏王   (白)     哎呀呀,美人你有何罪?起来讲。

如姬   (白)     那虎符是臣妾送与公子的。

魏王   (白)     啊!那、那、那虎符是你送与无忌的?

如姬   (白)     妾该万死。

魏王   (白)     你送符与他,是何意也?

如姬   (白)     妾感公子厚德,无可补报。今见公子痛姐被困,日夜悲啼,实所不忍,所以窃符,叫他去代晋鄙之军,以成其志。哎呀大王啊!妾闻同室相闻者,当披发缀冠而往救之。赵邦与魏犹如同室也,倘公子幸而退秦,解赵之危,则大王威名扬于四海,妾虽碎尸万段,亦瞑目矣!

魏王   (白)     唗!想此兵符乃一邦之枢机,你自欲报恩,竟将兵符当做儿戏么?

(魏王想。)

魏王   (白)     孤想你断不能亲自送去,其中必有过付之人,你且说出是哪个送去的?

如姬   (白)     这——

魏王   (白)     讲!

如姬   (白)     颜恩送去的。

魏王   (白)     啊?

颜恩   (白)     哎呀!奴婢没见什么虎符啊!

如姬   (白)     难道你忘了么,那日我叫你送花胜与信陵夫人,盒儿里不是虎符么?

魏王   (白)     尔敢赖到哪里去!

颜恩   (白)     哎呀大王啊!那盒儿是娘娘封得牢牢的,谁敢擅开?奴婢只认作是花胜,哪儿知道是虎符哪?哎呀!可是了不得了!

魏王   (白)     来,将这奴才绑了!

二太监  (同白)    领旨!

(二太监同绑颜恩。)

如姬   (白)     哎呀大王啊!

魏王   (白)     哼哼哼……气煞孤也!

如姬   (唱)     如姬我扑簌簌泪如泉滚,

             请大王暂霁威容奴细陈:

             信陵君为胞姐十分诚恳,

             奴怎忍袖手观不与解纷。

             况公子他智略人皆深信,

             此番去代军旅定能却秦。

             且不唯解赵危我魏邦安稳,

     (白)     大王啊!

     (唱)     管保你威声震四海皆闻。

             妾固知盗兵符罪难逃遁,

             望我主赐刀斧早分奴身。

魏王   (白)     呃!

     (唱)     汝不知那嬴秦比虎狼还狠,

             试问这六国中谁敢与争?

             汝只顾盗兵符私恩为重,

             竟将孤这山河看得太轻。

             论国法立即要斩汝首领,

如姬   (哭)     喂呀……

魏王   (唱)     论国法该将你碎骨分身。

如姬   (白)     苦哇……

魏王   (白)     咳!

     (唱)     我看她双眉颦使孤心痛,

             听她那娇啼声叫孤消魂。

             似这般美如花揉碎何忍,

             似那般恩和爱怎下绝情!

     (白)     也罢!来!

     (唱)     将颜恩速带去牢锢监禁。

     (白)     快快带了下去。

二太监  (同白)    遵旨!

             快走!

颜恩   (白)     苦哇!

(二太监押颜恩同下。)

魏王   (白)     侍儿们!

     (唱)     将娘娘打至在冷宫暂停。

二官女  (同白)    领旨!

魏王   (白)     如姬!

     (唱)     汝且去闭上门自省自问,

(魏王欲下,反身回转。)

魏王   (白)     如姬!

     (唱)     孤不是那桀纣无道昏君!如姬呀!哪管你倾国倾城!

(魏王慢下。)

如姬   (白)     大王!

(魏王急回。)

魏王   (白)     咳!快快押了下去!快快押了下去!去去去!

(魏王下。)

二宫女  (同白)    婢子们服侍娘娘一同前去。

如姬   (白)     咳!

     (唱)     我今番做羁囚固是应分,

             唯盼取恩公子早把功成。

(二宫女扶如姫同下。)

【第九场】

晋鄙   (内八声甘州牌)掌握兵权,

(四龙套、四大铠、中军、晋鄙同上。)

晋鄱   (八声甘州牌) 看森森排列,

             果是威严,

             旗幡招展,

             鸦雀无敢声喧。

(大吹打。晋鄙入座。)

晋鄙   (念)     列营开虎帐,救赵统雄兵。袖手观壁垒,任他定输赢。

     (白)     某,魏邦大将军晋鄙。奉命统军十万,前往助赵退秦。兵到邺下。又接君旨:按兵勿进。也曾传谕属下城守,按日报告军情。今当接报之期,为何不见军情报来?

信陵君  (内白)    君命下!

中军   (白)     启爷:君命下。

晋鄙   (白)     大开营门。

中军   (白)     大开营门。

(吹打。四文堂、四武士、朱亥、尤健、家将、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白)     大王旨下。

晋鄙   (白)     千岁!

信陵君  (白)      “孤念老将晋鄙,领军在外已久,心甚不安,特命信陵君赍符来代军务,前往退秦救赵。晋鄙归国将养,毋得有违。”

晋鄙   (白)     千千岁!

(吹打。晋鄙接符。)

晋鄙   (白)     取军中虎符过来。

中军   (白)     啊!

(中军取符递晋鄙合对。)

信陵君  (白)     是否?

晋鄙   (白)     不错。

(信陵君、晋鄙各自收符。)

晋鄙   (白)     嗯!

     (八声甘州牌) 我虽固陋掌兵权,

             未尝败衂于行间。

             且我王无寸笺,

             岂能一旦把朝还?

信陵君  (白)     将军为何沉吟,莫非虎符不对么?

晋鄙   (白)     非也!欲请公子暂停几日,待某把军伍造成册籍,方好明白交代。

信陵君  (白)     邯郸势在垂危,合当星夜赶救,若延待时刻,岂不有误?

晋鄙   (白)     实不相瞒,此乃军机大事,某要再请大王命令,方敢交代。

朱亥   (白)     住了!王命已宣,虎符已对,今元帅不遵王命,便是叛反。

     (八声甘州牌) 君命宣谁敢慢,

             稍若迟延便无天。

晋鄙   (白)     唗!汝是何人,竟敢多口!

朱亥   (白)     着打!

(朱亥打死晋鄙。)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看刀!

(朱亥、四武士同挡。)

信陵君  (白)     众军听者!吾乃先王嫡子,当今之弟,奉命来此代将。晋鄙抗不受命,今已诛死。有谁再不遵命,晋鄙就是尔等的榜样!

(四龙套、四大铠同放兵器,中军捧符印上。)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我等情愿受命。

中军   (白)     兵符军册呈上。

信陵君  (白)     尔等仍照次序排班,待我拜符坐帐,重申号令。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吹打。信陵君拜符,四龙套、四大铠同参见。)

中军   (白)     升帐!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信陵君  (泣颜回牌)  一朝权在手,

四龙套、

四大铠  (同泣颜回牌) 便将令来传。

             众军士个个肃然,

             千日食禄一朝用,

             拼命当先。

信陵君  (白)     吾今且慢点名。尔等军册有名的,父子俱在军中者,父归。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信陵君  (白)     兄弟俱在军中者,兄归。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信陵君  (白)     独子无兄弟者,归养。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信陵君  (白)     有疾病者留其就医,病痊听用。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好仁义军政也!

信陵君  (白)     明早,除归养就医者,听其自便。其余军士,齐集帐下听点。

     (泣颜回牌)  三令五申,

             愿诸人个个同相善。

(四甲士、卫庆同上,卫庆望。)

卫庆   (白)     打了进去!

信陵君  (白)     何人擅闯辕门?

中军   (白)     何人擅闯辕门?

卫庆   (白)     虎贲将军卫庆,奉大王钧旨到此。

中军   (白)     虎贲将军卫庆,奉大王钧旨到此。

信陵君  (白)     传!

中军   (白)     呔!元帅有令:传卫庆进见!

卫庆   (白)     尔等毋得喧哗,待某独自进去。

四甲士  (同白)    啊!

(四甲士同下。)

卫庆   (白)     公子,卫庆参见!

信陵君  (白)     汝今实受君命而来么?

卫庆   (白)     正是。

信陵君  (白)     吾今已掌军中大权,可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将军既已到此,看我破秦之后,再行归报大王便了。

卫庆   (白)     这!

朱亥   (白)     你敢违令么?

卫庆   (白)     愿听驱策。

信陵君  (白)     吾闻兵贵神速,明早点名之后,朱亥同卫庆作为左右先锋,其余各按本队,大家偃旗息鼓,我当身先士卒,直奔秦营,杀他个迅雷不及掩耳。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信陵君  (白)     掩门!

中军   (白)     掩门!

(吹打。信陵君、中军、四龙套、四大铠、四文堂、四武士、朱亥、尤健、家将自两边分下。)

卫庆   (白)     且住!看公子大权在手,俺今断难与争,不免另遣密报,回复大王便了!

     (泣颜回牌)  素知他智量髙远,

             定杀秦紧闭函关。

(卫庆下。)

【第十场】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内同白)   请!

(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同上。)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园林好牌) 看赳赳全是虎臣,

             问谁邦何能胜秦?

             不日价邯郸成灰烬。

     (同白)    某——

蒙骜   (白)     蒙骜。

胡伤   (白)     胡伤。

郑安平  (白)     郑安平。

司马错  (白)     司马错。

蒙骜   (白)     众位将军请了!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请了!

蒙骜   (白)     前番攻打邯郸,我国兵将征战力乏,廉颇突出,杀得我军大败。王龁受伤,因而兵退数十余里。大王十分惊惧,特命王翦将军代将,养成锐气,再往攻打,可见大王忒以小心了。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忒以小心了!

郑安平  (白)     大王见大将军连日整兵辛苦,当此麦秋中旬,月光皎洁,赐下美酒,与大将军犒劳,特命我等奉陪。就此同行者!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请!

     (同园林好牌) 见冰轮正东升,

             见冰轮正东升。

(吹打。四大铠、王翦同上。)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大将军!

王翦   (白)     列位将军来了?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来了!

王翦   (白)     一同恭谢王恩。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请!

(吹打。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王翦同谢恩。)
蒙骜、

胡伤   (同白)    看酒!啊大将军!

王翦   (白)     不敢!

(蒙骜、胡伤同安席。)

王翦   (白)     酒来!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不敢,摆下就是。

(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王翦同坐。四大铠、中军同跪。)

中军   (白)     上酒!

王翦、
蒙骜、
胡伤、
郑安平、

司马错  (同白)    众请!

     (玉姣枝牌)  荷蒙恩命,

             赐香醪犒劳功臣。

             大家不必多谦逊,

             齐开怀满斟同饮。

             月光正摇旌旗影,

             花香扑鼻分外馨。

             恁蟾宫不似柳营,

             恁蟾宫不似柳营。

(内喊声。)

王翦   (白)     营外何故喧哗?尔等同去看来。

四大铠、

四军士  (同白)    得令!

(四大铠、四军士同下。)

王翦   (白)     啊!

     (玉娇枝牌)  遥闻声震,

             不似那寻常沸腾。

             莫非士醉同争竞?

             莫不是月下操兵?

(四大铠、四军士同上。)
四大铠、

四军士  (同白)    报!启爷:魏邦无数军马,四方八面杀进我营来了。

王翦   (白)     啊!刀来!

     (玉娇枝牌)  正尔欢畅未理论,

             掩耳不及雷声震。

             好叫人利刃难擎,

             好叫人利刃难擎。

(王翦、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四大铠、四军士同出帐,同走小圆场。信陵君、四龙套、四大铠、四文堂、四武士、朱亥、尤健同上,会阵。王翦、信陵君同架住。)

王翦   (白)     通过名来!

信陵君  (白)     某乃大魏国信陵君无忌。

王翦   (白)     啊!

(王翦看。)

王翦   (白)     哎!

     (川拨棹牌)  汝是空虚名,

             谁见恁有实能。

             可知我宝刀无情,

             可知我宝刀无情,

             顷刻间教汝命殒。

信陵君  (白)     胡说!

     (川拔棹牌)  尔鼠辈怎见闻?

             尔鼠辈怎见闻?

王翦   (白)     看刀!

(信陵君、王翦同起打。王翦、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四大铠、四军士、信陵君、四龙套、四大铠、四文堂、四武士、朱亥、尤健同接攒下。蒙骜、朱亥同上,同打。)

蒙骜   (白)     啊!

(蒙骜急下。)

朱亥   (白)     哪里走?

(朱亥追下。王翦、王翦、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四大铠、四军士、信陵君、四龙套、四大铠、四文堂、四武士、朱亥、尤健同上,同接打。王翦、蒙骜、胡伤、郑安平、司马错、四大铠、四军士同败下,信陵君、四龙套、四大铠、四文堂、四武士、朱亥、尤健同追下。郑安平上。)

郑安平  (白)     哎呀!

     (川拔棹牌)  只杀得地塌与天陨,

             只杀得尸横血流坪。

             真可羡英勇信陵,

             真可羡英勇信陵,

             不亚如孙武用兵。

(信陵君上。)

信陵君  (白)     看枪!

郑安平  (白)     公子请住手,某有言面陈。

信陵君  (白)     讲!

郑安平  (白)     末将郑安平,本是魏邦人氏,前为范雎之事,被留秦国。今见公子英勇可敬,愿投麾下,重归故国,望乞提携。

信陵君  (白)     着啊!识时务者为俊杰。付你令箭,随吾调用,即往南山鼓噪,作为我之疑兵。

郑安平  (白)     得令!

(郑安平下。)

信陵君  (白)     众军士,随我紧赶秦贼。

四龙套、

四大铠  (内同白)   啊!

信陵君  (川拔棹牌)  追得他马不停,

             杀得他人丧魂!

(信陵君下。)

【第十一场】

(蒙骜、王翦、胡伤同上。)
蒙骜、
王翦、

胡伤   (同白)    好杀呀,好杀!

     (同侥侥令)  自夸技出群,

             谁想遇高人!

             杀得全军无投奔。

旗牌   (内白)    马来!

(旗牌上。)

旗牌   (白)     众位将军听者:大王已经撤营进关。信陵君委实厉害,吩咐大家留命,速速进关。

(旗牌下。)
蒙骜、
王翦、

胡伤   (同白)    哎,真惭愧也!

     (同侥侥令)  无奈何进城,

             稍迟延命难存!

(内喊杀声。蒙骜、王翦、胡伤同急进城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四武士、朱亥、卫庆、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笑)     哈哈哈……

     (白)     今番不玷俺无忌也。

             来,与我攻打函关!

四龙套、

四武士  (同白)    啊!

卫庆   (白)     且慢!啊公子,秦军既闭函关,谅他不敢再出。且喜赵危已解,公子声威已著,请驾班师,再为后图可也。

信陵君  (白)     人马暂停!

四龙套、

四武士  (同白)    啊!

(尤健上。)

尤健   (白)     报!启公子:平原君亲带人马接应,知爷已败秦军,迎请大驾到邯郸城歇马。

信陵君  (白)     如此,同到邯郸去者!

四龙套、

四武士  (同白)    啊!

     (尾声)    不是一番寒彻骨,

             怎得梅花扑鼻馨,

             自此芳名宇宙闻。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61 ┊ 字数:13687 ┊ 最后更新:2014年11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