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窃兵符》【二本】

主要角色
白起:武生

情节
秦王疑白起有异志,令其自裁。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窃兵符》【头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窃兵符》【三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窃兵符》【四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窃兵符》(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5.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牢子、二家将引赵胜同上。)

赵胜   (念)     功高名重不足言,行深德重可格天。当权若果行方便,儿孙代代禄绵绵。

     (白)     某,平原君赵胜。前者误受冯亭上党之地,致使秦邦构怨兴兵。喜得廉颇持重,足能抗拒强秦。岂料大王听信郭开之言,竟以赵括去代廉颇为将。吾知那赵括虽读父书,奈他言过其实,恐难掌此大权。前曰接得捷报,说我军已将秦兵杀退数十余里,大王十分喜悦,道郭开举荐得人,晋封他为上大夫。昨又接得飞报,说我军反被秦兵困在长平关,特地飞奔而来,请兵相救。大王一闻此言,犹疑不信,欲命廉颇去探虚实。无奈廉老将军染病在床,不能承旨,因此命我前来探望。果实病沉难起,只好以此回奏,且看大王如何区处?

             来,上朝去者!

四牢子  (同白)    啊!

赵胜   (唱)     忆前番那冯亭来献上党,

             我主爷大张筵庆贺开疆。

             满朝中君与臣谁不欢畅,

             独我兄平阳君他道不祥。

             譬如那务农事耕田一样,

             人出力我收谷怎能安康?

             且秦家掌中物岂甘相让,

             他定然起雄兵相见沙场。

             到而今始信他前言不爽,

             到此时进退难如何主张!

四军士  (内同白)   走啊!

赵胜   (白)     啊!

     (唱)     遥望处那群人惊号喧嚷,

四军士  (内同哭)   喂呀!

赵胜   (白)     啊!

     (唱)     待其来须止住问个端详。

四牢子  (同白)    啊!

(四军士同上。)

四牢子  (同白)    相爷在此,叫你们向前答话,

四军士  (同白)    是是是。

             哎呀相爷呀!

赵胜   (白)     尔等从何而来?如何这般奔走号哭?

四军士  (同白)    我等打从长平而来。

赵胜   (白)     打从长平而来!

四军士  (同白)    正是。

赵胜   (白)     我军毕竟胜负如何?

四军士  (同白)    不不不……好了!

赵胜   (白)     起来讲话!

四军士  (同白)    相爷容禀!

     (同八声甘州牌)提起伤心!

             那秦家军兵个个虎狼,

             我赵大将军不从谏自作主张!

赵胜   (白)     有谁谏来?赵大将军怎生自作主张?

四军士  (同白)    大将军上任之后,把廉大将军约束全行更改。头阵杀得秦军倒退十数余里,是他哈哈大笑,自道秦将不是对手,喝令全军紧紧追赶。冯亭谏道:秦军奸诈,此必诱哄之计,万万不可追赶。大将军不听,催军紧往前追,岂知东边大将胡伤、王龁杀出,西边蒙骜、王翦杀来,后面被司马错、司马梗二将绝了粮道,顶头又遇着秦国大将白起冲来。

赵胜   (白)     啊!那那秦将白起竟在军中么?

四军士  (同白)    哎!怎么不在?我赵大将军起初也以为白起不在军中,自谓天下无敌,此时见了白起,吓得他心胆俱裂。

赵胜   (白)     唉!

四军士  (同八声甘州牌)顿时吓得魂飞扬,

             马失前蹄自丧亡!

             我等兵将无主张,

             或降或死难躲藏。

赵胜   (白)     啊!有、有、有这等事!那、那、那苏射、傅豹、王容诸将于今安在?

四军士  (同白)    傅豹死于王翦刀下,王容丧于蒙骜枪尖,冯亭拔剑自刎,苏射奔往他方。所有兵卒,除阵亡不计,其余未伤者,全被秦军勒降。谁知狠心的白起,将我降卒,分为十个营头,配他秦军二十万,其夜,明以犒劳牛酒,暗地将我兵开刀杀死。

赵胜   (白)     啊!

四军士  (同白)    可怜哪!我军前后降者,共有四十余万,被他一夜坑杀,只存我们二百四十余人,放归故里,好扬他秦国之威。

赵胜   (白)     哎呀呀……

(赵胜哭。)

四军士  (同八声甘州牌)此实言毫不妄,

             特地赶回报君相。

赵胜   (白)     知道了。你们暂且各自回家,安慰老小。我立时进朝,奏与大王,自有恤典。

四军士  (同白)    哎!苦啊!

(四军士同下。)

赵胜   (白)     哎呀!我赵邦从此休矣!

     (唱)     听报说吓得我魂飞魄丧,

             亘古来何曾闻这般惨伤!

     (白)     来!

     (唱)     快引导进朝堂去见君上,

四牢子  (同白)    啊!

赵胜   (唱)     君上听只怕他胆落心慌。

(赵胜、四牢子、二家将同下。)

【第二场】

(赵夫人上,丫鬟暗上。)

赵夫人  (唱)     前闻报我的儿大获胜仗,

             军与民似觉得喜气洋洋。

             昨又传困长平请救急往,

             我逆料前捷非后报是无庸参详。

             赵括儿虽知兵无甚度量,

             又兼他执己见秉性忒刚。

             同父谈兵便便言尚且不让,

             何况是今为将谁敢与商?

             胜和败固然是兵家难量,

             也须要人力施策划周详。

             但愿得秦与赵把和来讲,

             庶免我未亡人愁挂心肠。

院子   (内白)    报!

(院子上。)

院子   (念)     忙将惊天事,报与主母知。

     (白)     哎呀太夫人,大事不好了!

赵夫人  (白)     为何如此慌张,敢是少老爷有甚不利么?

院子   (白)     老奴呵!

     (唱)     正行去到市口上,

             军民哭得好凄凉。

赵夫人  (白)     他们因何而哭?

院子   (唱)     多道主上错遣将,

             以致丧师辱家邦。

赵夫人  (白)     于今少爷安在?

院子   (唱)     他身死头悬高杆上,

             赵卒全被秦招降。

赵夫人  (白)     哦!

院子   (唱)     不道白起良心丧,

             一夜坑杀赵卒亡。

赵夫人  (白)     啊!

院子   (白)     太夫人哪!

     (唱)     邯郸瓦全空指望,

             不日定归虎狼邦。

             收拾行装备妥当,

             好向他国把身藏。

赵夫人  (白)     咳嘿!

     (唱)     此祸不待今日讲,

             老身早知有此殃!

     (白)     老相公啊!老相公!

     (唱)     你先见之明丝毫不爽,

     (白)     哎,老相公啊!

     (唱)     偏偏君王他不推详。

             大难既成我何往,

             藏则臭名更难当。

     (白)     来!

     (唱)     快快与我上了绑,

院子、

丫鬟   (同白)    太夫人,绑哪个呀?

赵夫人  (唱)     我要自绑衔刀去见君王。

院子   (白)     哎呀,太夫人哪!

     (唱)     当初少爷去为将,

             主母也曾谏君王。

             今日之败是他自己闯,

             岂能移祸将夫人伤。

赵夫人  (白)     哎!

     (唱)     国有常典刑与赏,

             不遵愈觉名不扬。

             你们若不将我绑,

(院子、丫鬟同跪。)
院子、

丫鬟   (同白)    哎呀!奴婢们不敢!

赵夫人  (白)     取我宝剑过来。

丫鬟   (白)     夫人要宝剑何用?

赵夫人  (白)     快快取来。

丫鬟   (白)     是,宝剑在此。

赵夫人  (白)     你们真不与我上绑么?

院子、

丫鬟   (同白)    哎呀,这万万不敢哪!

赵夫人  (白)     也罢!

     (唱)     倒不如拔宝剑我自己裁戕。

院子、

丫鬟   (同白)    哎呀!愿绑,愿绑!

(院子、丫鬟同綁赵夫人。)
院子、

丫鬟   (同白)    哎!太夫人哪!

赵夫人  (唱)     不用车马人役往,

     (白)     就是你们二人随我去者。

院子、

丫鬟   (同白)    是。

赵夫人  (唱)     莫管我步履艰难进朝堂。

院子、

丫鬟   (同白)    哎呀呀……

(院子、丫鬟扶赵夫人同下。)

【第三场】

赵胜   (内白)    走哇!

(赵胜上。)

赵胜   (唱)     我胸中犹如鹿头撞,

             心痛好似万箭伤,

             今日难免将主谤,

     (白)     有请大王!

(四太监引赵丹同上。)

赵胜   (白)     大王!

赵丹   (白)     啊!

     (唱)     你面带惆怅为哪桩?

赵胜   (白)     不、不、不好了!

赵丹   (白)     此话从何说起?

赵胜   (白)     臣奉旨去探廉颇病症,岂知他病势沉重,不能起床。

赵丹   (白)     原来如此。廉颇既不能起床,另选别将前去探取,也就是了,何必这般慌张!

赵胜   (白)     哎!我军全已丧尽,还去探取谁来,探取谁来?

赵丹   (白)     啊!我军全已丧尽了么?

赵胜   (白)     全已丧尽了!

赵丹   (白)     你何以知晓?

赵胜   (白)     臣廉府探病而归,行至市口呵!

     (唱)     探病方出廉府第,

             一马来在大通衝。

             遥闻人声似鼎沸,

             问来才知是败军归。

赵丹   (白)     哦,可曾问他们是怎样败回来的?

赵胜   (白)     唉!

     (唱)     皆因是大王失主意,

             将大权错付赵括失军机。

             到如今方信赵母语,

             果然他一旦偾事悔不及。

赵丹   (白)     呃!

     (唱)     寡人自来有眼力,

             赵括才智谁及伊?

     (白)     是了!

     (唱)     这多是嫉贤妒能的把他毁,

             将无作有把人欺!

赵胜   (白)     啊?

     (唱)     他死沙场不足惜,

赵丹   (白)     啊!

赵胜   (唱)     只可怜随军将士死得屈!

             眼见我赵邦的山河一旦俱抛去,

             还有谁闲暇毁谤伊。

赵丹   (白)     哎呀!

     (唱)     他句句讽孤全无忌,

             莫非那赵括果失机?

     (白)     来!

     (唱)     你快说真情与实底,

             从头一一奏孤知。

赵胜   (唱)     那赵括初得符和敕,

             将廉颇约束全改移。

             初战秦兵败数里,

             原来他不是真输是诱敌。

             赵括无谋令全军尽行追去,

             冯亭苦谏反被欺。

             人马追到长平地,

             不见秦军他不疑。

             顿时大笑增骄气,

             自夸英勇名不虚。

             话犹未了炮声起,

             四面八方人马嘶。

             那东边胡伤、王龁杀上去,

             西边蒙骜、王翦来得奇。

             后面司马弟兄断了我国的囤粮地,

             军中命脉一旦失。

             前驱刚刚遇着秦白起,

             吓得他胆落魄散魂又飞,

             偏偏坐骑打前失,

             人头早已在那白起手中提。

赵丹   (白)     咳!

赵胜   (唱)     血淋淋将他竿头系,

             招取我军把秦归。

             更可恨白起施毒计,

             可怜那四十余万赵卒被他一夜坑杀无剩余。

赵丹   (白)     啊!竟有、有、有……这等事?

赵胜   (唱)     放回的儿郎向臣启,

             似此大事他怎敢胡乱提。

赵丹   (白)     哎呀!

赵胜   (白)     大王看仔细!

赵丹   (白)     哎呀!

     (唱)     吓得孤手足无措身战栗,

     (白)     哎呀!

     (唱)     魄散魂消眼昏迷。

     (白)     唉!

     (唱)     追思赵母的言和语,

     (白)     咳!

     (唱)     教孤追悔悔也悔不及!

赵胜   (白)     大王!

     (唱)     前事已往难追悔,

             眼前便有大灾危。

             那虎狼既已长其势,

     (白)     臣怕呀!

     (唱)     怕只怕赵邦将倾在须臾。

赵丹   (白)     哎呀!

     (唱)     若果如此怎样处?

             天地虽宽孤靠谁!

     (白)     这、这、这……

     (唱)     抓耳烧脆无主意,

     (白)     唉!

     (唱)     也只好待他来或早或迟。

(太监上。)

太监   (白)     启大王:大事不好了。

赵丹   (白)     何事惊慌?

太监   (白)     谍人飞马来报,说我国兵将尽丧长平关。秦将白起着人归国,请旨进兵,不日就要围我邯郸来了。

赵胜   (白)     如何!

赵丹   (白)     对那探事儿郎去说,叫他再去详细打探,白起毕竟几时进兵,速速回报。

太监   (白)     领旨!

(太监下。)

赵丹   (白)     罢了啊,罢了!

     (唱)     孤自错固当死社稷,

     (白)     相国!

     (唱)     只是累你全家向何处依?

(赵丹泣。)

赵胜   (唱)     君臣哀痛如刀刺,

郭开   (内白)    走啊!

(郭开上。)

郭开   (唱)     丑媳终难把姑嫜离。

     (白)     臣,郭开参见大王!

(赵胜扭郭开衣领。)

赵胜   (白)     过来!

郭开   (白)     啊啊相国!相国!你为何如此?

赵胜   (白)     郭开!

郭开   (白)     相、相、相……国!

赵胜   (白)     尔所举的好将啊!所举的好将啊!

             武士们,速将此佞贼拿下了!

四武士  (同白)    啊!

郭开   (白)     哎呀,大王明鉴哪!

赵丹   (白)     且慢!赵括才能,人人皆知,且用与不用,自在寡人,郭开何罪之有。

郭开   (白)     大王圣明!大王圣明!

赵胜   (白)     大王啊,今日若不罪他,何以安慰军民?秦兵不日将到,却教何人护国?

郭开   (白)     相国若虑秦兵前来攻我邯郸,下官有个撤退白起之计。白起不在,则秦家无能为力矣。

赵丹   (白)     哦!

赵胜   (白)     大王不要轻信,他有何能撤退那白起呀?

郭开   (白)     郭开固然无能,特来荐举髙士,能撤退白起,也未可知呀!

赵胜   (白)     你、你、你又来混行举荐么?

郭开   (白)     不敢混荐。这位髙士不是别人,就是贵门下,苏秦之弟苏代。

赵胜   (白)     哦哦哦!

赵丹   (白)     你怎能晓得苏代能退白起呢?讲!

郭开   (白)     是。适才白起进兵的消息传到我国,军民吓得呼天号地,唯见苏代掀髯大笑。臣便问他为何发笑。他说:“大王若能用我,便能使白起撤退,则邯郸管保无恙也。”

赵丹   (白)     相国,苏代毕竟如何?

赵胜   (白)     此人果有经济之才,主公合当一问。

赵丹   (白)     今在哪里?

郭开   (白)     现在朝房,

赵丹   (白)     宣他进见。

郭开   (白)     领旨!

             啊苏先生!大王请你上殿相见。

(苏代上。)

苏代   (念)     人情固如是,舌辩运机谋。

     (白)     大王在上,山人苏代朝参!

赵丹   (白)     哎呀,先生是客,只行常礼!

苏代   (白)     遵命!大王!

赵丹   (白)     先生!

苏代   (白)     相国!

赵胜   (白)     先生!

赵丹   (白)     请坐!

苏代   (白)     谢坐!

赵丹   (白)     吾邦不幸,遭秦欺侮,闻先生有退白起之谋,果是真否?

苏代   (白)     窃闻士者谁不贪谷,臣者最忌失权,此皆人情也。秦国大权,全属范雎独掌。今者白起之功,如汤之伊尹,周之吕望,若再围下邯郸,则赵邦必亡,嬴秦必成帝业,则白起为佐命之元勋。白起既为元勋,则范雎之大权将为白起所夺矣。

赵丹、

赵胜   (同白)    哦哦哦!

苏代   (白)     苏代今欲去见范雎,将此番言语一说,不怕那范雎不起恋栈贪谷之心。

赵丹   (白)     话虽如此,只是他怎生撤退白起呢?

苏代   (笑)     哈哈哈……

     (唱)     那范雎听代言必生妒忌,

             料着他定向我求策画机。

             我叫他立许那韩赵割地,

             得了地他君臣欢喜不疑。

             说范雎用巧计调回白起,

             不怕那武安君不即驰归。

             既驰归那白起谤言必起,

             臣谤君岂能逃市曹诛夷?

             此是我预定的自戕之计,

             请君相且深思以为何如?

赵丹、

赵胜   (同白)    好妙计也!

赵丹   (唱)     果能遂得先生语,

             诚是孤赵邦再造时。

     (白)     吩咐度支!

     (唱)     那黄金准准要万镒,

             车马人役要整齐。

             即请先生你快往从事,

     (白)     寡人呵!

     (唱)     日夜望你好音回。

苏代   (唱)     躬身辞王下殿去,

赵丹、

赵胜   (同白)    奉送先生!

苏代   (白)     哎呀不敢。大王!相国!

赵丹、

赵胜   (同白)    先生!

苏代   (唱)     这消息切莫教外人得知。

(苏代、郭开同下。)

赵丹   (唱)     不由孤家愁变喜,

众百姓  (内同白)   苦啊!

赵胜   (白)     大王你听啊!

     (唱)     听四面哭得好惨凄!

众百姓  (内同白)   我的儿呀!

赵丹   (白)     呀!

     (唱〉     这边厢父哭子来自何处?

众百姓  (内同白)   我的夫啊!

赵胜   (唱)     那边厢妻哭夫无有见期。

众百姓  (内同白)   我那兄弟呀!

赵丹   (唱)     那一旁明明是兄哭其弟,

众百姓  (内同白)   我那孙儿呀!

赵胜   (唱)     这一旁祖哭孙愈觉伤悲?

赵丹   (唱)     孤今朝始信将军语,

赵胜   (唱)     恰似那大限来时各自飞。

众百姓  (内同白)   快偿命来呀!快偿命来呀!

赵丹   (白)     呀!

     (唱)     猛然又听声鼎沸,

大太监  (内白)    报!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大王:赵括之母,自缚衔刀,见君请命,被一般阵亡的家属团团围住,向赵母索命,请大王裁处。

赵丹   (白)     有这等事?

赵胜   (白)     这兵败之事与赵母无干,怎能要她偿命?

赵丹   (白)     来,快去传旨:长平之败,是孤用人之差,不与赵母相干,叫他们速行散去,寡人自有赐恤典章颁下。速宣赵母进见。

大太监  (白)     遵旨!

             众百姓听着!大王言道:长平之败,是圣上用人之错,不与赵母相干,叫尔等速行散去。大王自有赐恤典章颁发。旨传赵母进见哪!

众百姓  (内同白)   千岁!千岁!千千岁!

(大太监下。赵夫人上。)

赵夫人  (白)     哎!大王啊!

     (唱)     速将妾付凌迟罪孽方弭。

赵丹   (白)     哎!

     (唱)     这都是寡人心不细,

             错用将才误兵机。

             当初夫人曾谏阻,

             哪知今日果不虚。

             此番大败长平地,

             寡人追悔已无及。

             况且彼时曾下旨,

             若有差迟孤当之。

             此际惭愧尤难对,

             怎将这大罪尽归伊?

     (白)     来!

     (唱)     快将夫人绑缚释,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为赵夫人松绑。)

赵丹   (唱)     孤不罪责谁敢欺。

             请自平身休忧虑,

赵夫人  (白)     谢主隆恩!

     (唱)     王恩浩荡实无极!

             臣妾有言向君启,

             俯乞允臣把话提:

             臣家计虽然不为富,

             资财也有十万余。

             非是沽名和钓誉,

             愿散与军兵作生计。

             来朝全数造册籍,

             按户按名恤孤遗。

赵丹   (白)     好哇!

     (唱)     老夫人如此明大义,

             军兵自必诵德懿。

             孤自当取重夫人意,

             分金恤孤断无欺。

     (白)     相国!

     (唱)     仗你运筹安社稷──

赵胜   (唱)     臣立作手书不迟疑。

             邀求魏邦将兵起,

             同心协力驱强敌。

赵丹   (白)     好哇!

     (唱)     你等且自归府第!

赵胜、

赵夫人  (同白)    遵旨!

赵丹   (白)     咳!

     (唱)     治国安邦费尽心思!

(赵丹下,四太监、大太监同随下。)

赵胜   (唱)     未审太平是何时?

赵夫人  (唱)     思想娇儿心惨凄!

赵胜   (白)     老夫人,那众军性命又当如何呢?

赵夫人  (白)     是是是,请!

(赵胜、赵夫人同下。)

【第四场】

(场设高台,上置金印、令箭。四龙套、四家将引白起同上。)

白起   (粉蝶儿牌)  动地惊天,诸侯闻,动地惊天,

             都道某智勇罕见。

             自敢言功盖前贤,

             问伊尹与吕望,

             也不过如斯谋千。

     (念)     眼空一世目无人,腹中韬略惊鬼神。兵权既属我掌管,兴秦自问有丹心。

     (白)     某,秦将白起。前者长平之役,杀得血流淙淙,杨谷之水,青波染成赤浪。斩下首级,堆积犹如山丘。乘此军威,去取邯郸。几番请旨进兵,尚无敕命到来,为此特召众将于中军问话,此时想必来也。

(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同上。)

王龁   (念)     列国似罗星,

王翦   (念)     富强数西秦。

蒙骜   (念)     不日成帝业,

司马错  (念)     都是佐命臣。

王龁   (白)     王龁。

王翦   (白)     王翦。

蒙骜   (白)     蒙骜。

司马错  (白)     司马错。

王龁   (白)     众位将军请了!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请了!

王龁   (白)     大将军相召,一同进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请!

(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同进门。)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参见大将军!

白起   (白)     列位将军少礼,请坐!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告坐!呼唤末将等,有何军情面谕?

白起   (白)     闻得邯郸城中,一夜十惊,我军正好乘胜往攻,不出一月,赵邦可破。前者请旨进兵,但闻韩、赵有割地之议,不见主上应许进兵之命,是何意耶?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这!

王龁   (白)     想是主上体念臣下长平辛苦,故而暂停,权为休兵养息耳。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想必如此。

白起   (白)     非也!某已知道了。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大将军知道什么?

白起   (白)     这!唉!

     (粉蝶儿牌)  无非是近佞为奸,

             他忌功成谗谮,

             主为之留难。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大将军!

     (泣颜回牌)  明主岂从奸?

             纵有谗谮难犯,

             望君着重想,

             耽着诽谤未便。

郑安平  (内白)    马来!

(急急风牌。四校尉、郑安平同冲上。)

家将甲  (白)     什么人?

郑安平  (白)     是驾上差来的。

家将甲  (白)     启爷:上差到了。

白起   (白)     请!

家将甲  (白)     有请上差!

郑安平  (泣颜回牌)  君命严严,

             一恁军威难轻慢。

白起   (白)     可有君旨?

郑安平  (白)     怎的无有!

     (泣颜回牌)  这不是主命煌煌,

             齐前跪,

             大众听宣。

白起、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千岁!

郑安平  (白)      “孤闻天有好生之德,将有惜命之仁,尔大将军白起,战胜赵军,固是有功,坑杀降卒,实为丧心。且诛降戮服,不通君命,即是藐君,岂堪掌此大权,着即解大将军职,印敕仍付王龁掌管,白起贬为士伍,迁于阴密,立即交代起行,毋得抗违迟留!”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千岁!千岁!千千岁!

(白起取旨看。)

白起   (笑)     哈哈哈……

     (白)     果不出某家所料。

(白起丢旨,郑安平接。)

白起   (石榴花牌)  应了俺所疑所算,

             那前言恰恰今日显。

             当前始知这将军在阃外最忌是权奸。

             他忌咱功成后,怕夺了他的重权。

             蓦地里评范雎,

             蓦地里评范雎,

             他是面柔和心蓄不善,

             含含糊糊枉某半生血汗。

郑安平  (白)     大将军看旨沉吟,莫非其中有假?

白起   (白)     君旨岂能有假。郑安平!

郑安平  (白)     大将军!

白起   (白)     此旨汝在范相手中所接,还是君前亲承的?

郑安平  (白)     安平是主上钦召亲承的。

白起   (白)     某白起为秦室先败韩魏于伊阙,后攻魏邦六十城,南拨强楚之鄢郢,再定巫黔开西境。今且这赵国邯郸,只在某之掌中,何事有负君相,竟贬某做个士伍?罢!某今且退,专看汝等为之。

             来!

四家将  (同白)    有。

白起   (白)     立将印符册籍,安放中军,速备鞍马,随某到阴密去者!便服伺候!

(白起换衣戴毡帽。)
郑安平、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大将军还当交代清楚。

白起   (白)     交代何来?交代何来?

     (石榴花牌)  某今日算卸肩,

             其今日算卸肩,

             做一个耕耘汉,

             一任它沧海变桑田。

     (白)     带马!

(四家将同带马,白起上马。)
郑安平、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送大将军!

(白起回望。)

白起   (白)     嘿!

(四家将、白起同下。)
郑安平、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呀!

     (泣颜回牌)  眼见冰山势已陷,

             尚犹自昂昂大言。

             君相若知,

             怕不是祸到眉尖。

郑安平  (白)     这厮恁般无理,大将军请自为之。某当即回咸阳,报与君相去也。

王龁   (白)     见了君相,务当与他美言一二。

郑安平  (白)     且看且看。

             带马!

(四校尉同带马,郑安平上马。)

郑安平  (泣颜回牌)  彼无情面,

             此谤语岂是等闲看。

(四校尉、郑安平同下。)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同白)    请了!

     (同泣颜回牌) 我和你情固相关,

             到此际自觉难安。

(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同下。)

【第五场】

(起二更鼓。驿丞官上。)

驿丞官  (念)     贫穷皆因懒惰至,荣华实从勤俭来。莫道官小忙碌碌,束得驿子痴呆呆。

     (白)     我,杜邮驿丞官便是。适有马牌来到,说白大将军放归阴密,今晚在此住宿。此时已交二更,驿子们!小心伺候!

驿卒   (内白)    啊!

(水底鱼牌。四家将引白起同上,四家将同站一字。白起下马,进门,卸马褂坐。)

驿丞官  (白)     驿丞叩头!

白起   (白)     起来!

驿丞官  (白)     啊!备有供应请大将军净面,然后上席。

白起   (白)     某是退职的官儿,何须要汝供应。

驿丞官  (白)     大将军功高盖世,自有复位之期,小官焉敢怠慢。

白起   (白)     某家五内如焚,要自静养,尔等下去,呼唤再来。

四家将、

驿丞官  (同白)    是。

(四家将、驿丞官自两边分下。起三更鼓。)

白起   (白)     咳!

     (念)     百战沙场碧血流,汗马功劳一旦休。昔日威风今何在?驿馆萧条伴人愁!

     (白)     想俺白起呵!

     (黄龙滚牌)  某自来性烈刚坚,

             某自来性烈刚坚,

             不似那寻常懦汉。

             恨范雎秉政持权,

             恨范雎秉政持权,

             把栋梁无端倾陷。

     (白)     范雎呀,范雎!

     (黄龙滚牌)  有一朝使某起复见天颜,

             那时节前嫌后怨合伊算。

     (白)     咳!

     (黄龙滚牌)  恼得俺睡魔鼾鼾,

             恼得俺睡魔鼾鼾,

             气得咱神疲倦!

(白起睡介。起四更鼓。白起精神恍惚。)

白起   (白)     呀!

     (上小楼牌)  耳边厢似闻不住喧,

             是何人肆无忌惮,

             胆敢将名姓胡提,

             胆敢将名姓胡提,

             试问人人孰敢擅犯?

(白起四望。)

白起   (白)     啊!

(白起猛坐。)

     (上小楼牌)  尔魑魅魍魉没个贵贱,

     (白)     看剑!

(白起执剑乱劈。)

白起   (白)     有鬼!有鬼!

(四家将同上。)

四家将  (同白)    老爷!老爷!

白起   (白)     有鬼!有鬼!

四家将  (同白)    是小人们在此。哪里有鬼?

(起五更鼓。白起揉眼、左右看。)

白起   (白)     唔!

     (上小楼牌)  不信这时衰双目昏乱。

郑安平  (内白)    马来!

(四大铠持枪、四校尉引郑安平同上。)

郑安平  (红绣鞋牌)  星夜不离雕鞍,雕鞍,

             君命煌煌难延,难延,

             闻说道去不远,

             已宿在杜邮间。

四大铠、

四校尉  (同白)    来此杜邮驿。

郑安平  (白)     打了进去!

四家将  (同白)    谁敢擅闯驿门!

郑安平  (白)     奉有君命,白起接旨!

白起   (白)     啊!千岁!

(白起跪。)

郑安平  (白)     君上有旨:“道尔白起不能悔过自新,反行诽镑君相,逆罪难宽,赐上方宝剑沿途追赶,令其自裁。如敢违抗,家属同斩不贷。”

     (红绣鞋牌)  早自裁免株连。

(白起接剑。)

白起   (白)     天哪天!诚如范蠡所言:“狡兔死,走狗烹。”某白起今日固当烹矣!

     (叠字犯牌)  呵呵!

             君王奈何偏见,

             君恩全无一线。

             唯佞臣言是听,

             干城命如草菅。

             呼地号天却向谁分辩?

郑安平  (白)     白起,你今一命犹惜,那降卒何罪,你便杀其四十余万。

白起   (白)     啊,啊,是了!某死固其宜也!

     (叠字犯牌)  自悔前忒煞伤残,

             到而今理应偿还!

             到而今理应偿还!

(白起拔剑。)

白起   (白)     罢!

(白起自刎。)

四家将  (同白)    哎呀!

(四家将同扶白起坐椅,白起死。)

四家将  (同白)    哎呀!老爷呀!

(四家将抬白起同下。)

郑安平  (白)     白起已死,交旨去者!

(四大铠、四校尉、郑安平同上马。)

郑安平  (叠字犯牌)  须知君命严不容缓,

             管叫你身消名灭顷刻间!

(郑安平、四大铠、四校尉同下。)
(完)


浏览次数:973 ┊ 字数:10206 ┊ 最后更新:2014年11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