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寿州》

主要角色
刘仁瞻:老生
赵匡胤:红生
高怀亮:武生
徐金花:旦
花迎春:旦

情节
南唐总制刘仁瞻,坐镇寿州。一日,刘仁瞻与妻徐金花、爱妾花迎春赏菊,部将何延锡来报军情,见花迎春风流貌美,约于三更在后花园幽会。时周将赵匡胤犯界,刘仁瞻开城迎战,中箭败回。三更将至,花迎春因服侍刘仁瞻恐失约,甚为焦急。刘仁瞻令花迎春回房写奏章求救,花迎春得此机会,遂与何延锡苟合。徐金花前往催取奏章,何延锡、花迎春无法躲避,跪求饶命。徐金花晓以大义,将二人宽免。赵匡胤至城下劝刘仁瞻归降,花迎春亦苦苦相劝,刘仁瞻不允,周兵遂将寿州围困。

注释
此系《南界关》前本,但其风格与《南界关》迥然不同,为保存资料,附刊之。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十四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9.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仁瞻上。)

刘仁瞻  (引子)    虎踞雄关多惆怅,秉忠心,报答君王。

     (念)     食君爵禄当谨慎,只在纯忠一片心。从来卿相不易取,全仗胸中锦绣文。

(旗牌暗上。)

刘仁瞻  (白)     下官,刘仁瞻,浙江钱塘人氏。出身武士,沙场建功,特授总制,坐镇寿州等处。夫人徐氏,乃都指挥徐文达之女,力可兼人,万夫莫敌。所生一子,取名应宗,尚在襁褓。次妾花氏迎春,金陵民家之女,诗词歌赋,弹唱兼全,下官爱如珍宝,一应文书,俱是此女标发。这且不言。昨晚左参何延锡送来万寿菊花,颜色鲜丽。也曾吩咐备酒,请夫人赏玩。

             来,酒宴齐备了么?

旗牌   (白)     俱已齐备。

刘仁瞻  (白)     请夫人同二娘出堂!

旗牌   (白)     是。

             请二位夫人出堂!

(徐金花、花迎春同上。)

徐金花  (引子)    佐夫守城,逞雄威,遐迩闻名。

花迎春  (引子)    玉貌花容,常窃叹,有负芳春。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老爷!

刘仁瞻  (白)     坐下。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老爷传唤妾等,有何吩咐?

刘仁瞻  (白)     夫人,昨日左参何延锡送来万寿菊花,颜色鲜丽,已曾吩咐备酒,请夫人赏玩。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妾等奉陪。

刘仁瞻  (白)     看酒!

花迎春  (白)     待妾把盏。

刘仁瞻  (白)     不消,摆下。

花迎春  (白)     老爷,夫人请!

刘仁瞻、

徐金花  (同白)    请!

刘仁瞻  (唱)     一年一度黄菊开,

             光阴迅速把人催。

             太平盛世军民爱,

             筵前酌酒且开怀。

徐金花  (唱)     夫受恩荣数十载,

             丹心报国理应该。

             膝下有子无挂碍,

             万事已足位三台。

花迎春  (唱)     老爷威名镇四海,

             夫人贤德女英才。

             忠勇可夸刚强在,

             淑性温柔是裙钗。

刘仁瞻  (唱)     二位夫人多和爱,

             吾门侥幸真快哉。

             妻贤家顺终无害,

             祖宗积德出良才。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念)     边报飞来到,紧急筹策功。

     (白)     哪位在?

旗牌   (白)     何老爷!

何延锡  (白)     我有紧急军情求见元帅。

旗牌   (白)     请少待。

(旗牌进门。)

旗牌   (白)     启元帅:何参将有紧急军情求见。

刘仁瞻  (白)     传他进来!

旗牌   (白)     元帅有请!

何延锡  (白)     参见元帅,末将打躬!

刘仁瞻  (白)     少礼。有何军情?

何延锡  (白)     今有周主拜赵匡胤为帅,高怀亮为先行,周主御驾亲征,兵渡淮西,一路斩关夺寨,势如破竹,离寿州只有百里,飞报前来,请元帅定夺。

刘仁瞻  (白)     有这等事!快取令箭,传齐众将校场伺候!

何延锡  (白)     得令!

(何延锡出门。)

何延锡  (念)     无心划长策,有意看佳人。

     (白)     哎呀,好位标致的二夫人哪!

(何延锡下。)

刘仁瞻  (白)     花姬,快去写下晓谕,命何参将分派各乡市镇张挂,安慰百姓不得慌乱!

花迎春  (白)     是。

(花迎春出门。)

花迎春  (念)     一言机关动,只愿那人来。

(花迎春下。)

徐金花  (白)     老爷,周兵势大,应急写飞章上达天廷,请兵相助才是。

刘仁瞻  (白)     待我与周兵见个高下,再为计较。正是:

     (念)     酌酒观花未得快,

徐金花  (念)     岂料周兵潮涌来!

(刘仁瞻、徐金花、旗牌同下。)

【第二场】

(牌子。四龙套、八上手、四大铠、高怀亮、李重进引赵匡胤同上。)
四龙套、
八上手、
四大铠、
高怀亮、

李重进  (同白)    启元帅:已离寿州不远,无令不敢前进。

赵匡胤  (白)     人马列开!高贤弟攻打头阵!

高怀亮  (白)     得令!

(高怀亮带四上手同下。)

赵匡胤  (白)     李将军二队接应!

李重进  (白)     得令!

(李重进带四上手同下。)

赵匡胤  (白)     众将官,安扎营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下。)

【第三场】

(花迎春上,)

花迎春  (唱)     蛾眉淡扫秋波俊,

             锦被添香独自温。

             有欢有乐无人近,

             倚栏展转望行云。

     (白)     奴家,花氏迎春。生性娇媚,喜爱风流。虽然衣罗锦,食珍馐;怎奈兰房寂寞,衾枕凄凉,好生闷怀。昨见何参领丰姿过人,又出少年,必是风流耐战之将。若得此人偕欢,奴死无怨矣!

     (唱)     又不能传书寄信,

             梦里会面话不真。

             亦无良法来勾引,

             叫我怎样把计行。

     (白)     我适才偷眼看他,他也留情于我,是他临去之时,又回头对我一笑,必是多情种子。恰好老爷命我写下晓谕,叫他誊录,四路张挂,安慰民心。我不免趁此机会,修书一封,藏在里边,约他明晚三更时分,从后花园越墙而进,与他欢会一宵。有理呀,有理。待我先将晓谕写了起来!

     (唱)     口称元戎发号令,

             晓谕四方众黎民:

             周兵到来休惊恐。

             自然退敌保安宁。

     (白)     晓谕写完。再将密约写了起来!

     (唱)     提笔拜上多拜上,

             拜上参将听端详:

             今日相见神惚恍,

             奴心最喜少年郎。

             期约明晚三更鼓,

             槐树西角好越墙。

     (白)     且住!他就是进了花园,怎能知道我的卧房?倘若走差了路,被人识破,那还了得?

(花迎春想。)

花迎春  (白)     哦,有啦,将这安息香点将起来,从墙下插起,一直插到我房门首,叫他闻香引路而来,也就无妨了!

     (唱)     奴这里燃香为路引,

             郎君只用慢推门。

             千万休失银河渡,

             鹊桥高架会双星。

     (白)     待我封了起来。

(花迎春封信。旗牌上。)

旗牌   (念)     老爷严命,不敢消停。

     (白)     二夫人,老爷晓谕底稿可曾写起,早些送去。

花迎春  (白)     已封好啦。速叫值日兵丁送到何府去!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花迎春  (白)     正是:

     (念)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花迎春下。)

【第四场】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唱)     奉委提兵又下令,

             准备貔貅好交兵。

     (白)     俺,何延锡。职授寿州参将,奉委提调兵将,明日校场听点。俱已传齐,不免少息片时。嘿,今日去见元帅,看见二夫人,她往常见我,也还躲避,今日见我,甚有顾盼之意。正所谓:

     (念)     秋波光射斗牛宫,叫我魂飞上九重!

     (唱)     心猿意马栓不定,

             坐卧神思想佳人。

             若得襄王神女会,

             不枉人生遇娉婷。

(旗牌上。)

旗牌   (念)     宝帐传晓谕,辕门将士遵。

     (白)     启老爷:元帅有文书,请老爷观看。

何延锡  (白)     取来。

(何延锡看谕。)

何延锡  (白)     还有小柬一封。

             过来!将这晓谕交与承发房誊写,张挂所辖境内,不得有误!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何延锡  (白)     这封小柬却是为何呢?“何将军私启”。哎哟,好奇怪,好奇怪呀!

(何延锡开信看。)

何延锡  (唱)     花迎春付启何将军:

             思念孤衾被儿温。

             明晚三更越墙进,

             跟寻香火奴房门。

             入户同心共衾枕,

             错过时光负青春。

     (白)     哈哈哈……妙哇!她有怜情意,我有采花心。密书约我明晚三更时分,入内成其美事。哎呀天哪!但愿两不失误,我就立一个“鸿鸾天喜”牌位,早晚也点安息香供之哟!

     (唱)     机缘凑合非今定,

             月老簿上早注明。

     (白)     哈哈哈……我好喜也!

(何延锡下。)

【第五场】

(四下手引刘彦真同上。)

刘彦真  (引子)    大展擎天手,周兵一鼓收。

     (白)     俺、刘彦真。奉元帅将令,攻打头阵。

             众将官,杀上前去!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引高怀亮同上,会阵。)

刘彦真  (白)     呔!马前将官,通名受死!

高怀亮  (白)     听者:俺乃扫唐大元帅麾下前部总先锋高怀亮是也。来将通名受死!

刘彦真  (白)     俺乃刘元帅帐下右参将刘彦真是也。

高怀亮  (白)     无名之将,马上坐稳!

(高怀亮、刘彦真同起打。高怀亮杀刘彦真。)

高怀亮  (白)     众将官,攻城!

四上手  (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张万、何延锡同上。)

张万   (念)     从来武艺莫自夸,胜负全凭韬略佳。

何延锡  (念)     将军渴饮刀头血,睡卧雕鞍倚尘沙。

张万   (白)     张万。

何延锡  (白)     何延锡。

张万   (白)     请了。

何延锡  (白)     请了。

张万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何延锡  (白)     请!

(四文堂、四大铠引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引子)    画角声催,统三军,旌旗布云。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参见元帅!

刘仁瞻  (白)     站立两厢。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谢元帅!

刘仁瞻  (念)     箭可穿杨技艺奇,区区小丑敢来欺!兵临战场天昏暗,斩将归来日已西。

     (白)     本帅,刘仁瞻。只为周兵犯界,已命刘彦真攻打头阵,未知胜负?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刘将军被高怀亮枪挑落马。

刘仁瞻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刘仁瞻  (白)     高怀亮伤我大将,待俺亲自出马。

             何将军保守城池。

何延锡  (白)     得令!

(何延锡下。)

刘仁瞻  (白)     众将官,开城迎敌!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刘仁瞻、张万、四文堂、四大铠同走圆场,高怀亮、四上手同上,会阵。)

刘仁瞻  (白)     呔!马前将军敢是高怀亮?

高怀亮  (白)     然也!马前将官。通名受死!

刘仁瞻  (白)     听者:俺乃南唐寿春等处提调兵马大元帅刘。

高怀亮  (白)     哦!你就是刘仁瞻么?

刘仁瞻  (白)     然也!

高怀亮  (白)     刘元帅,你乃智明之士,何得执迷?及早归降,不失封侯之位。元帅上参!

刘仁瞻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高怀亮、刘仁瞻同起打,同打对枪,高怀亮、四上手同败下。刘仁瞻、张万、四文堂、四大铠同追下。)

【第七场】

(四上手、李重进同上。)

李重进  (白)     俺,李重进。奉了元帅将令,恐高将军有失,命俺接应。

             军士们,杀上前去!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李重进同走圆场,张万上,起打。张万败下,李重进追下。刘仁瞻、高怀亮同上,同起打。李重进上,射刘仁瞻,张万上,救刘仁瞻同下。高怀亮、李重进同追下。场设城。四下手、何延锡同上,守城。刘仁瞻、张万、四文堂、四大铠同上,同进城,同下。高怀亮、李重进、八上手同上。)

八上手  (同白)    城门紧闭。

高怀亮  (白)     回营交令!

八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刘仁瞻  (内西皮导板) 一眼不到中圈套!

(张万、何延锡扶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唱)     怀亮真是将英豪。

             会过战将似他少,

             冲锋对敌武艺高。

     (白)     二位将军!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元帅!

刘仁瞻  (唱)     城楼多多安火炮,

             灰瓶擂石紧防牢。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得令!

刘仁瞻  (唱)     四肢无力心焦躁,

             只恐城池保不牢。

(刘仁瞻下。)

【第九场】

(起初更鼓。花迎春上。)

花迎春  (唱)     谯楼鼓角初更动,

             但见皓月映墙东。

             遥望城头灯悬挂,

             梆锣紧敲画角鸣。

     (白)     今日老爷出战,被周兵伤了一箭,疼痛难忍。夫人叫我煎人参汤,不要丫鬟们动手,要我亲自去弄。累得我腰酸背疼,浑身汗淋。哎呀,但愿三两天好啦,是我的造化;若是十天半月不好,就活活地把我累死了。且住!我昨日约何将军今晚三更相会,我今在此服侍老爷,倘若他来,又没有安息香,我又不在房中,岂不误了大事?须得想个主意回房才好!

     (唱)     他定前来求鸾凤,

             两不相遇事成空。

徐金花  (内白)    二娘,参汤可曾煎好?

花迎春  (白)     就好啦。

     (唱)     急忙紧扇加慎重,

             一阵清香到了工。

             柳腰轻摆金莲动,

             送与老爷好抽身。

(徐金花扶刘仁瞻同上,刘仁瞻坐。)

花迎春  (白)     夫人,参汤在此。

徐金花  (白)     取来!

(花迎春与徐金花递汤,徐金花与刘仁瞻饮。)

刘仁瞻  (唱)     清香一阵千丝动,

     (白)     哎呀妙哇!

     (唱)     馥馥郁郁香满胸。

             顿觉心清目又醒,

             精神爽快减愁容。

     (白)     夫人,何人守城?

徐金花  (白)     张、何二将巡城,老爷但放宽心。

刘仁瞻  (白)     夫人,贼众猖狂,此城料难保矣!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老爷,胜败军家常事,何必忧虑?

刘仁瞻  (白)     夫人哪!

     (唱)     孤城难守贼兵众,

             将士不能苦尽忠。

             南唐大业恐变动,

             文官武将志不同。

             怎奈周兵如潮涌,

             战死沙场报君恩。

徐金花  (白)     老爷呀!

     (唱)     任他烟尘从地涌,

             妾身抖胆敢冲锋。

             桃花飞马疆场纵,

             双股宝剑气吐虹。

             请兵救援事为重,

             免得后悔信难通。

刘仁瞻  (白)     夫人言之有理。

             啊二娘!二娘!

(花迎春佯睡不理。)

徐金花  (白)     妹妹醒来!妹妹醒来!

花迎春  (白)     夫人!

徐金花  (白)     老爷叫你。

花迎春  (白)     老爷何事?

刘仁瞻  (白)     你回房去,写一奏章草稿拿来,明早差人进京,请兵求救。

花迎春  (白)     妾还要在此伺候老爷。

刘仁瞻  (白)     夫人在此,你去办理公事要紧。

花迎春  (白)     今夜还要来服侍老爷?

刘仁瞻  (白)     不必来了。

花迎春  (白)     如此妾身告退。

刘仁瞻  (白)     去吧。

花迎春  (白)     哎呀好啦,干我的正经事去吧!

(花迎春下。起二更鼓。)

刘仁瞻  (白)     已是二更。扶我进房少息片时。你去催取奏稿,已便早些安歇。

徐金花  (白)     是。

刘仁瞻  (念)     但得痊可逞旧勇,定捉怀亮奏捷功。

(徐金花扶刘仁瞻同下。)

【第十场】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念)     装扮颜如玉,潜藏莫露形。窃香何惧远,为攀一枝春。

     (白)     俺,何延锡。只为二夫人相约,今夜到她房中相会。趁此兵戈之际,元帅带伤,不能与她作乐,为此我换了衣衫,前去走遭!

     (唱)     寻花问柳莫惊恐,

             偷香窃玉胆要雄。

(何延锡下。)

【第十一场】

(起三更鼓。花迎春上。)

花迎春  (唱)     侧听谯楼三更弄,

             芭蕉倒影落池中。

             宿草顿惊春心动,

             金鱼啧啧水面浓。

     (白)     咳!人心有事,偏有闲事。已是三更啦,待我点起香来。

(花迎春点香。)

花迎春  (白)     香啊,香!你要慢慢地烧,月老冰人全仗着你啦。正是:

     (念)     一对姻缘似线牵,太湖石畔惊残梦。

(过门。)

花迎春  (白)     好哇!

     (唱)     遥望曲曲数点红,

             勾引情郎西复东。

     (白)     我且灯下一面书写奏稿,一面等他便了!

     (唱)     银烛高烧灯影红,

             半掩朱扉候情兄。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念)     步匆匆似梦非梦,走甬道直进园中。

     (白)     已是园墙角边。待我攀树而过!

     (唱)     好似小鹿心撞动,

(何延锡攀树过墙。)

何延锡  (白)     咦,果有香火引路!

     (唱)     只见香火一路红。

(何延锡走圆场,推门,进,见花迎春抱,花迎春惊。)

花迎春  (白)     哟,你敢是贼吗?

何延锡  (白)     二夫人,小将何延锡在此。

花迎春  (白)     不问你是谁,夤夜潜入室内,非奸即盗!

何延锡  (白)     夫人有书,小将特来候教。

花迎春  (白)     胡说!我乃元帅侧室,岂能与人苟合,行此无耻之事?想是你私通了哪个丫鬟,倒来疑赖我么?

     (唱)     鲜鱼吞钩虎伤弓,

             湘江有水难洗清。

何延锡  (白)     我是夫人亲笔花笺约来的,又有安息香引路,如今怎么就变了挂?要是元帅知道,我有书信为证,也还保得性命;只怕二夫你推不了这勾引的罪名!

     (唱)     你不勾引我不动,

             凤凰栖身宿梧桐。

花迎春  (唱)     觑他真是风流种,

             两面琵琶付楼东。

     (白)     何将军!

     (唱)     成就休要露行踪,

何延锡  (白)     夫人!

     (唱)     忘恩负义天不容。

花迎春  (唱)     千万莫向人前诵,

何延锡  (唱)     这段姻缘巧相逢。

花迎春  (白)     请坐吃酒!

何延锡  (白)     夫人,早些上床安眠,不要吃酒了。

花迎春  (白)     岂不知酒是媒人,不吃酒哪有兴头?

何延锡  (白)     不错,酒是媒人,快请媒翁,哈哈哈……

花迎春  (唱)     酒是色的大主东,

             凡事无酒不成功。

             殷勤且把美酒奉,

             好上巫山十二峰。

何延锡  (白)     夫人,酒已够了,早些睡吧。

花迎春  (白)     哪个不知我是夫人,要你来叫。

何延锡  (白)     不叫夫人,叫姐姐。

花迎春  (白)     我还年轻。

何延锡  (白)     我的妹妹!

花迎春  (白)     我的哥哥!

何延锡  (白)     好妹妹呀!

     (唱)     共入罗帏鸾交凤,

花迎春  (唱)     这欢乐喜遇春风。

(何延锡、花迎春同进帐。徐金花上。)

徐金花  (念)     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白)     老爷命二娘草写奏稿,不知可曾经写完,待我去看。来此已是她房门首,待我叫门。

何延锡  (内白)    我的好妹妹!

花迎春  (内白)    我的好哥哥呀!

徐金花  (白)     呀!何人在里面说话?开门来!

(何延锡、花迎春同急出帐,同惊。)

花迎春  (白)     你是大夫人么?

徐金花  (白)     正是。

花迎春  (白)     叫门何事?

徐金花  (白)     老爷催取奏稿。

花迎春  (白)     我已然睡啦,明早送去吧。

徐金花  (白)     老爷立等要看。

花迎春  (白)     夫人先去,我随后就来。

徐金花  (白)     这等大胆,待我打进门来!

(徐金花打门进。)
何延锡、

花迎春  (同白)    哎呀不好!

徐金花  (白)     哪里走!

何延锡、

花迎春  (同白)    夫人开恩。

(何延锡、花迎春同跪。)

徐金花  (白)     啊!你是何延锡?

何延锡  (白)     夫人饶命啊!

徐金花  (白)     老爷何等待你,岂知你人面兽心!

     (唱)     堂堂帅府威严重,

             全然不怕刀剑锋。

     (白)     我也不与你讲,去见元帅发落。

何延锡  (白)     夫人,小将从今以后,再也不敢了。必当尽心办理军务,以赎今日之罪,望夫人开恩!

徐金花  (白)     嗯!若再如此,不但元帅法令森严,可知夫人的厉害!狗头暂记项上,去吧!

何延锡  (白)     多谢夫人!我走哪里出去?

             啊,二夫人!

徐金花  (白)     嗯……

何延锡  (白)     哎哟,吓死我也!

(何延锡下。)

徐金花  (白)     妹妹,你乃知书达礼之人,怎么做出这等事来?

     (唱)     大义纲常廉耻重,

             三从四德耀门风。

             贪淫失节德丧尽,

             玷辱家声污祖宗。

花迎春  (白)     蒙夫人教训,我知罪啦。

徐金花  (白)     知罪就好。奏稿可曾经写完?

花迎春  (白)     未曾写完。

徐金花  (白)     快些写起来,送到上房去!

花迎春  (白)     是。

徐金花  (念)     古来多少红颜妇,尽在风流阵里亡。

花迎春  (白)     送夫人!

徐金花  (白)     不消!

(徐金花下。)

花迎春  (白)     今晚这桩事,幸喜被夫人看见,若是叫老爷看见,保管死无葬身之事!唉!下次不可!

(花迎春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八上手、四大铠、高怀亮、李重进引赵匡胤同上。点绛唇牌。)

赵匡胤  (念)     丈夫志在觅封侯,英名标记五凤楼。试看宇宙澄清日,一统山河太平讴。

     (白)     本藩,南宋王赵。同兄王征南,兵抵寿州。守将刘仁瞻文武兼全,乃江南名将,日前身带箭伤,闭关不出。今奉兄王之命,招降于他。若不归顺,再作攻城之计。

             先行!

高怀亮  (白)     在!

赵匡胤  (白)     传令兵抵寿州城下!

高怀亮  (白)     得令!

             嘚,众军士,元帅有令;寿州城去者!

四龙套、
八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徐金花抱刘应宗上,花迎春扶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引子)    两鬓霜斑兼泪痕,奈眼底,难扫烟尘。

徐金花  (白)     老爷伤痕好些么?

刘仁瞻  (白)     略略好些。连日周兵可曾攻城?

徐金花  (白)     张、何二将日夜守护,料无他虑。

刘仁瞻  (白)     这便才是。

(内呐喊声。)

刘仁瞻  (白)     人马呐喊,必是贼兵攻城。唉,眼见得城池难保了!

(报子上。)

报子   (念)     贼兵攻危城,军民心战惊。

     (白)     启老爷:周兵元帅南宋王赵匡胤,请爷城楼答话。

刘仁瞻  (白)     啊!他此来必是招降于我。

徐金花  (白)     老爷意下如何?

刘仁瞻  (白)     夫人,难道你不知我的心性?食君之禄,当以身报。决不能苟图富贵,屈膝求生。看冠带过来!

徐金花  (白)     老爷伤痕未愈,不可前去。

刘仁瞻  (白)     赵匡胤乃天下豪杰,职授藩王,掌元帅大印,非等闲之人。有道是:礼不可缺。只求吾主洪福齐天,刘氏祖先有幸,三言两语,退了贼兵,合城百姓,得全蚁命。若是打破城池,我刘仁瞻捐躯报国,只有此子,赵公决不加诛。你二人有此保救,料无伤害。看冠带过来!

(过门。刘仁瞻换衣)

徐金花  (白)     老爷小心在意!

刘仁瞻  (白)     夫人放心,决无妨碍。

花迎春  (白)     老爷,赵元帅若果招降,还是顺从了吧!

刘仁瞻  (白)     大胆!

     (唱)     敢把降字轻出口,

             不怕骂名万古留。

             强打精神大堂走,

(徐金花、花迎春同下。四龙套、四下手自两边分上。)

刘仁瞻  (白)     带马!

     (唱)     扳鞍踏镫上骅骝。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场设城。四下手同上,同守城。)

赵匡胤  (内西皮导板) 统领大兵到城壕,

(四龙套、八上手、四大铠、高怀亮、李重进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  (唱)     寿州军民魂魄消。

             一路行兵妖氛扫,

             敢来抗拒丧阴曹。

             敬爱仁瞻声名好,

             不忍攻城把他招。

             江南将官有名号,

             文韬武略算他高。

             本帅亲自领兵到,

             识时方称将英豪。

             人马扎驻休罗唣,

             传示城楼请英豪。

上手甲  (白)     城上听者:请你主帅答话!

下手甲  (白)     启元帅:周兵到。

刘仁瞻  (内西皮导板) 三军不住连声报,

(四龙套、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唱)     手扶垛口往下瞧。

             旌旗飘飘空中绕,

             人马密密扎城壕。

             三军队队似虎豹,

             刀枪闪闪放光毫。

             南宋王威风真显耀,

             好似天神下九霄。

             两个先行会过了:

             怀亮本领果然高;

             李重进不过巡营哨,

             无名之辈小儿曹。

             本帅开言把话表,

             敬请南宋王听根苗。

     (白)     赵元帅请了!

赵匡胤  (白)     刘元帅请了!

刘仁瞻  (白)     赵元帅,刘某身带箭伤,不能拒敌。感元帅之德,不令攻城,刘某面谢!

赵匡胤  (白)     岂敢!刘元帅,你乃高明之士,何得执迷,连累身家?早当自省,不失封侯!

     (唱)     城楼上队伍多齐整,

刘仁瞻  (唱)     周营中将官杀气生。

赵匡胤  (唱)     刘仁瞻真个威风凛,

刘仁瞻  (唱)     赵匡胤赤面似天神。

赵匡胤  (唱)     江南虎将为首领,

刘仁瞻  (唱)     久闻江湖他为尊。

赵匡胤  (唱)     若得仁瞻来降顺,

刘仁瞻  (唱)     且把大义说知音。

     (白)     南宋王!

赵匡胤  (白)     刘元帅!

刘仁瞻  (白)     刘某有言奉告。

赵匡胤  (白)     刘元帅有言请道!

刘仁瞻  (白)     昔日我神尧高祖即位,灭夏定隋,开创唐室,一统基业。数百年来,遭逆叛朱温之变,五帝纷争,共分唐室,五十二载。我主乃大唐谪派,只剩江南吴越弹丸之地,自食安居,久思恢复旧地。你主占了东、西、北三方地界,尚且贪心不足,今又兵临我界。我刘仁瞻守此孤城,捐躯报国,以尽臣子之道;决不苟图富贵,屈膝求生也!

     (唱)     东都一半天子分,

             江南一半紫微星。

             两下各守俱安稳,

             免得厮杀动刀兵。

赵匡胤  (白)     刘元帅言得极是。但天下乃人人之天下,自古有德者居之,有力者得之。唐高祖亦非创业天子,纳炀帝嫔妃,宿炀帝宫院,并吞天下,二百余年,福已尽矣。天命归周,所有东、西、北三方俱服,惟江南吴越未下。我主亲统六师,赵某督帅,勇将千员,取江南易如反掌。久慕元帅大名,乃江南名士,德才兼备,不便攻城。故尔本要自前来,请元帅同归我主,富贵共之。元帅参详!

     (唱)     劝明公切勿争强胜,

             劝明公弃暗早投明。

             妻封子荫多荣幸,

             免致烽火害生灵。

刘仁瞻  (唱)     南宋王休把巧言论,

             仁瞻惟表一片心;

             君臣大义岂乱紊,

             怎肯背主忘国恩?

             宁可首级将刀刎,

             献印投降万不能。

             久闻元帅大英俊,

             不义之言免出唇。

赵匡胤  (唱)     寿州今已被我困,

             将军好比风前灯。

             劝你早早三思省,

             应天顺人救黎民。

刘仁瞻  (唱)     纵然兵强人马胜,

             插翅难飞寿州城。

赵匡胤  (唱)     好言良语你不听,

刘仁瞻  (唱)     一臣不侍二主君。

赵匡胤  (唱)     祸到临头有伤损,

刘仁瞻  (唱)     自古怕死不忠臣!

赵匡胤  (唱)     大小三军攻城进!

(四龙套、四大铠同攻城。)

刘仁瞻  (唱)     众将齐放箭雕翎!

(四下手同放箭。)

赵匡胤  (唱)     螳螂之志休睹胜!

刘仁瞻  (唱)     来日交锋定输赢!

(刘仁瞻、四龙套、四下手同下。)

赵匡胤  (唱)     好个仁瞻忠烈性,

             不愧江南掌权人。

             众将努力将城困,

             管叫玉石尽皆焚。

(众人同拥下。)
(完)


浏览次数:964 ┊ 字数:10015 ┊ 最后更新:2015年08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