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南界关》

主要角色
徐金花:旦
刘仁瞻:老生
花迎春:旦
赵匡胤:红生

情节
赵匡胤攻寿春,守将刘仁瞻出战不胜,中箭而归;其妻徐金花日夜巡城,引兵坚守。刘妾花迎春与参将何延锡私通,为徐金花撞见,花迎春苦苦哀求,徐金花乃放之。花迎春继与何延锡密约,私献城池,刘仁瞻遂为周将所擒。徐金花乃负子闯入周营。刘仁瞻终不屈以死报国。赵匡胤嘉其忠,仍命徐金花守寿春。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十四集:萧连芳藏本整理

录入:Lois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5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重进上,起霸。)

李重进  (念)     勒马回头望帝邦,飞鸟归去不成行。

(韩通上,起霸。)

韩通   (念)     一朝新任沾雨露,将帅忠勇报君王。

李重进  (白)     左翼将军、李重进。

韩通   (白)     右翼将军、韩通。

李重进  (白)     请了!

韩通   (白)     请了!

李重进  (白)     我主大周显德皇帝,只为南唐李璟不纳版图,故尔亲统六军,大下江南,叫他望风来降,好成一统华夷。

韩通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李重进  (白)     请!

(发点。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  (粉蝶儿牌)  旌旗飘扬,

             绕长空,乾坤雄壮。

             列戈戟,灿若星霜。

             将狰狞,士轩昂,

             真个是,天兵气象。

李重进、

韩通   (同白)    末将参见!

赵匡胤  (白)     站立两厢!

李重进、

韩通   (同白)    谢元帅!

赵匡胤  (念)     旌旗招展列旌旄,剑闪光芒射斗勺。朱雀门开威风振,玄武动处煞气高。

     (白)     某、赵匡胤。前奉天子密旨,潜窥江南地势,实有可取之道。为此圣上亲统六师,直下南唐,命我督兵前进,何愁李璟不纳款来降?

             来,传高怀亮进帐!

文堂甲  (白)     高怀亮进账!

高怀亮  (内白)    来也!

(高怀亮上。)

高怀亮  (念)     父子英名重,保主锦江洪。

     (白)     报:高怀亮告进!参见元帅!

赵匡胤  (白)     少礼。

高怀亮  (白)     传末将进帐,有何将令?

赵匡胤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沿途开路,遇敌迎战,不得有误!

高怀亮  (白)     得令!

(四上手、高怀亮同下。)

赵匡胤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赵匡胤  (合头)    列晓谕,出示明章。

             各遵依,人民仰望。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刘仁瞻上。)

刘仁瞻  (引子)    虎踞雄关多惆怅,持忠心报答君王。

     (念)     食君爵禄何谨慎,只在纯忠一片心。从来将相不易得,全凭仁智抚军民。

(院子暗上。)

刘仁瞻  (白)     下官、刘仁瞻。浙江钱塘人也。武弁出身,屡建战功,蒙唐主深恩,特授总制兵马,镇守寿春等处。夫人徐氏金花,乃都指挥徐文达之女,兵法出自家传,万人莫敌。生子应宗,尚在襁褓。次妾花氏迎春,窈窕异常,诗词歌赋,无不精通,一应往来文书,内外分发,全是此女代笔。哈哈哈……正可谓妻贤妾美。今当重阳佳节,不免同夫人赏花一回。

             来!

院子   (白)     有。

刘仁瞻  (白)     请二位夫人出堂!

院子   (白)     是。

(院子向内。)

院子   (白)     后堂传话,有请二位夫人!

二丫鬟  (内同白)   有请二位夫人出堂!

(二丫鬟、花迎春、徐金花抱刘应宗同上。)

徐金花  (引子)    芳名腾雄镇,倾国貌出群。

花迎春  (引子)    自谓颜如玉,当前一枝春。

徐金花  (白)     相公!

刘仁瞻  (白)     夫人!

花迎春  (白)     老爷!

刘仁瞻  (白)     迎娘!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唤妾等出来,有何吩咐?

刘仁瞻  (白)     昨日参将何延锡送来万寿菊花甚美,为此今日特备酒宴,与二位夫人共赏。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如此容妾等把盏。

刘仁瞻  (白)     看酒!

二丫鬟  (同白)    是。

(二丫鬟同摆酒。)

刘仁瞻  (唱)     菊花重报长空恨,

             正值秋色亦撩人。

             面对落叶西风紧,

             怕睹寒云野外昏。

徐金花  (唱)     且喜未闻兵戈信,

花迎春  (唱)     佳肴美酒共相亲。

何延锡  (内白)    走哇!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念)     边报飞来急,特请御敌谋。

     (白)     门上哪位在?

院子   (白)     何老爷何事惊慌?

何延锡  (白)     有紧急军情,特来面禀元帅。

院子   (白)     请少站。

(院子进门。)

院子   (白)     启元帅:何参将有紧急军情面禀。

刘仁瞻  (白)     传!

院子   (白)     是。

(院子出门。)

院子   (白)     何老爷呢?

何延锡  (白)     在。

院子   (白)     元帅传。

何延锡  (白)     啊!

(何延锡进门。)

何延锡  (白)     何延锡参见元帅!

刘仁瞻  (白)     将军少礼。

何延锡  (白)     二位夫人!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将军少礼。

刘仁瞻  (白)     将军,何故这般惊慌而来?

何延锡  (白)     今有周王柴荣亲统六师,拜赵匡胤为帅,高怀亮为前部先锋,兵出南界关渡淮,一路斩关夺寨,势如破竹,离我寿春不过百里!

     (江儿水牌)  长江难相近,

             浮梁已渡津,

             准备队伍列寨营。

             飞报不住连连进,

             速请筹划御敌人。

(花迎春看何延锡。)

刘仁瞻  (白)     有这等事!快取令箭过来!

院子   (白)     是。

(院子取令箭。)

刘仁瞻  (白)     将军速去传齐人马。本帅明早五鼓亲至校场点兵御敌,不得有误!

何延锡  (白)     得令!

(何延锡看花迎春。)

何延锡  (念)     无心听使命,有意看佳人。

     (白)     魂灵儿都掉了!

(何延锡下。)

刘仁瞻  (白)     迎娘,即去书写安抚百姓的晓谕,叫他们不必慌张,我自有退敌之策。写就传与何参将,叫他誊写粘贴各镇。

花迎春  (白)     是。

(花迎春出门。)

花迎春  (念)     机缘太凑巧,借此好传情。

(花迎春下。)

徐金花  (白)     相公,我想周兵势大,岂可独守此关?当速修表上达朝廷,请将协助。

刘仁瞻  (白)     夫人之言有理。待我先与周兵见过高下,探其兵势,然后在作处置。正是:

     (念)     拼个生和死,与贼见高低。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花迎春上。)

花迎春  (念)     眉黛春山谁相问,独向妆台伴孤衾。

     (白)     奴家、花氏迎春。生来性格温柔,才华自许。眼前虽是锦衣美食,无奈屈人之下。适才见何参将丰姿可人;且他年岁未过三十,定是个耐战之将。奴家留神看他,他也留神看我,直到临别之时,回头望我一笑,彼此都有万种幽怀,实难启齿。我有意与他呵!

     (唱)     寄书传情,意未尽,

             恰似那张生逢莺莺,

             相逢处,有言难罄。

     (白)     哦哦有啦,老爷命我修就晓谕,命他誊写张挂。我不免私修一书,封在晓谕里边,约他来夜三更之时,打从后花园效那张生偷跳花墙的故事,议定私情,共成美事,料他决不爽约,有理呀有理!

     (唱)     凭着晓谕来牵引,

             另一柬,君当谨慎,

             密约在,三更时分。

     (白)     且住!他哪知道我的卧房住处?倘若走差了路,被夫人拿住,那还了得!哎呀,不好不好!

     (唱)     细沉吟,

     (白)     哦,有啦,我将这安息香点将起来,从墙下插起,直达我的卧房,叫他视香引路而来,决不误事,有理!

     (唱)     君当自小心,

             引香须认真。

(丫鬟上。)

丫鬟   (念)     主人军情急,全凭女校书。

     (白)     启禀二夫人:老爷问你晓谕可曾写就,叫快传与何参将去。

花迎春  (白)     已写就啦。你可付与家丁,叫他面交何参将,千万不可有失!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花迎春  (念)     红娘柬已寄,静等逾墙人。

(花迎春下。)

【第四场】

(何延锡上。)

何延锡  (白)     唉!

     (唱)     相思成病,

             坐卧心烦闷,

             恨楚云将巫峰遮隐,

             涨蓝桥,盟空订!

(兵丁上。)

兵丁   (念)     宝帐传晓谕,将士谁敢违。

     (白)     启老爷:元帅有文书下来。

何延锡  (白)     拆封!

(兵丁拆封递。)

兵丁   (白)     老爷,这封角内还有小柬一封。

何延锡  (白)     取来!

兵丁   (白)     是。

何延锡  (白)     将这晓谕着书记誊写数十张,拿来用印,好往各镇张挂。

兵丁   (白)     是。

(兵丁下。)

何延锡  (白)     还有小柬一封,我且看来:“何将军私启。”哎呀,想必是机秘军情,须要看个明白。

(何延锡拆封看。)

何延锡  (白)      “花氏迎春敛衽再拜”,哎呀妙哇!

     (念)     花氏迎春,函达将军:来夜三更,花园而进。

             视我信香,引到房门。阳台之上,共会巫云。

     (白)     原来是花娘私订,叫我来夜三更时分,从后花园越墙,她以信香引路,直达她的卧室,定要与我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哎呀我那迎娘啊!你有这般怜才之心,我何延锡就在墙头这么一跤跌下去,纵然跌杀,我也甘心!

     (唱)     机缘巧合天注定,

             月老冰人早作成。

     (白)     我原为她顿起相思。来夜见她之时,定将她那瘦怯怯的软腰这么一抱!

     (唱)     做一个久旱逢甘雨,

             点点透花心。

(何延锡下。)

【第五场】

(四下手引刘彦真同上。)

刘彦真  (念)     宝剑悬秋水,铠甲亮如星。大展擎天手,管教一鼓擒!

     (白)     刘彦真。奉了主帅钧命,迎敌周兵。

             众将官,迎上前去!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刘彦真同走圆场。四上手引高怀亮同上,会阵,起打,高怀亮杀刘彦真。)

上手甲  (白)     那贼落马而亡。

高怀亮  (白)     杀上前去!

四上手  (同白)    啊!

高怀亮  (唱)     止三合,来将顿亡,

             先教他人惊慌!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张万、何延锡同上。)

张万   (念)     从来战术休自夸,胜负全凭膂力佳。

何延锡  (念)     临阵渴饮刀头血,倦来雕鞍卧无暇。

张万   (白)     请了!

何延锡  (白)     请了!

张万   (白)     元帅发兵,在此伺候!

何延锡  (白)     请!

(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引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引子)    兵强将勇,守边疆,哪得安宁!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参见元帅!

刘仁瞻  (白)     站立两厢。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啊!

刘仁瞻  (念)     射柳穿杨箭法奇,区区小丑敢对敌?披甲上阵山川暗,斩将归来日未西。

     (白)     某,刘仁瞻。因周兵犯界,已命刘彦真前去迎敌,未知胜负如何。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刘将军被高怀亮枪挑而亡;周兵离城不远。

刘仁瞻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刘仁瞻  (白)     参将听令!

何延锡  (白)     在。

刘仁瞻  (白)     命你准备滚木擂石,小心保守城池!

何延锡  (白)     得令!

(何延锡下。)

刘仁瞻  (白)     张将军听令!

张万   (白)     在。

刘仁瞻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压住阵角,本帅亲自迎敌!

张万   (白)     得令!

             马来!

(张万下。)

刘仁瞻  (白)     众军士,响炮出城!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刘仁瞻  (唱)     新月雕弓现,

             炮响震山川,

             簇拥人和马,

             步步要当先,

             射咽喉,敌胆寒,

             金枪管保刺心前!

(四上手引高怀亮同上,会阵。四上手、四文堂、四大铠同下。)

刘仁瞻  (白)     马前来将可是高怀亮?

高怀亮  (白)     然也!来者何人?

刘仁瞻  (白)     某乃南唐主麾下镇守寿春等处兵马大将军刘!

高怀亮  (白)     啊!你就是刘仁瞻?

刘仁瞻  (白)     然也!

高怀亮  (白)     刘仁瞻,久闻你乃江南有名之士,缘何不识天时,助那昏愦之主?俺大周显德皇帝应天顺人,三分天下已有其二。今日亲统六军,定要扫平江南,成就一统山河,方免生灵涂炭。你若知时务,即早抛戈投顺,不失封官受赏;再若执迷,难逃身首异处!将军三思!

刘仁瞻  (白)     怀亮!

     (风入松牌)  任你胡煽扯,敢大言,

             试看某:

             枪尖动处,你马难前!

高怀亮  (白)     看枪!

(高怀亮、刘仁瞻同起打,同打对枪,双扯下。)

【第七场】

(四龙套、李重进同上。)

李重进  (唱)     素铠细鳞圜,

             分队观机变,

             斜刺里,暗暗潜藏截战。

     (白)     某、李重进。闻听先锋与南唐交战,为此赶来相助。

             来,迎上前去!

四龙套  (同白)    啊!

李重进  (唱)     沙场铁骑曾经练,

             小丑何敢向马前?

(张万上,李重进、张万同起打,对刀,双下。开连环,李重进接攒,张万上,打,张万败下。李重进追下。高怀亮上,刘仁瞻上,接打,对冲,高怀亮败下。李重进上,射刘仁瞻右肩,张万上,救刘仁瞻同下。李重进追下。张万上,高怀亮、李重进同追上,同起打,张万败下,高怀亮、李重进同追下。)

【第八场】

(场设城。四龙套、何延锡同上城。刘仁瞻、张万、四文堂、四大铠同上,同进城,同下。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龙套同追上,何延锡乱箭射,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龙套同退下。四龙套、何延锡同下。四龙套、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同上。)

高怀亮  (白)     啊!

李重进  (唱)     这回价,始见强悍,

             不怕这,弹丸小地顽抗。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刘仁瞻、张万、何延锡、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同上,张万与刘仁瞻拔箭。)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元帅醒来!

刘仁瞻  (唱)     适才误中雕翎箭,

             幸喜全身转城关。

             马革裹尸有何怨,

             只叹孤城难瓦全。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元帅受惊了。

刘仁瞻  (白)     多蒙将军努力相救,明日自有谢仪。

张万   (白)     末将出力应当,何敢受赐!

刘仁瞻  (白)     还有大事重托。那贼见我中箭,必然日夜攻打。就烦将军多备滚木擂石,保得此城无恙,则是将军之赐也!

张万   (白)     末将敢不尽心保护!

刘仁瞻  (白)     好,就请办理去吧。

张万、

何延锡  (同白)    末将等告退!

张万   (念)     为国辛勤苦,

何延锡  (念)     沙场不避锋。

(张万、何延锡同下。)

中军   (白)     众军回避!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文堂、四大铠同下。)

中军   (白)     请老爷后堂安息。

刘仁瞻  (白)     唉!

     (唱)     心忧孤城无救援,

             只好飞章奏天颜。

(刘仁瞻、中军同下。)

【第十场】

(起初更鼓。花迎春上。)

花迎春  (唱)     心如乱绪,

             双手腕,难舒起,

             双眉愁锁对谁提!

     (白)     我们老爷今日出战,被周将伤了一箭,败阵回来,睡在上房,疼痛不止。夫人命我亲煎参汤,累得我腰酸腿疼,衣服都被汗湿透啦。哎呀,你瞧我倒忘了一件事情:我曾约何将军今晚跳墙来会,若再耽搁一会儿,不能回房安插信香,倘被他走错了道儿,哎呀,岂不误了大事?哎呀这!这!这……

徐金花  (内白)    啊二娘,快取参汤来呀!

花迎春  (白)     呀!

     (唱)     却听夫人传唤声,

             奴伸手先尝,

             叩天祈地,

             愿早些安息,奴心欢喜。

(小吹打。徐金花扶刘仁瞻同上,花迎春递参汤,刘仁瞻饮。)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老爷,此时胸中可舒展些么?

刘仁瞻  (白)     此时自觉神清气爽。只是箭疮痛疼未止,身难动转。

徐金花、

花迎春  (同白)    老爷且展舒愁眉,安心调养数日,自然平复。

刘仁瞻  (白)     唉!这却不甚紧要。但不知城上守御可严紧否?

(花迎春假睡。)

徐金花  (白)     城上自有张、何二将守御,料必严紧,请老爷放心将养。

刘仁瞻  (白)     我虽中箭,不足为忧,倘赵匡胤大兵一到,则寿春休矣!

徐金花  (白)     既然事在危急,老爷可飞章奏于朝廷,乞求救援。

刘仁瞻  (白)     夫人言得极是。迎娘!迎娘!

(花迎春不理。)

徐金花  (白)     妹妹醒来!

花迎春  (白)     哟,好困哪!夫人,什么事?

徐金花  (白)     老爷有话讲。

花迎春  (白)     老爷有何吩咐?

刘仁瞻  (白)     你可回房,即于灯下写起奏章,明早要飞报进京。

花迎春  (白)     老爷贵体未愈,贱妾理当在此伺候,明儿个再写吧。

刘仁瞻  (白)     有夫人在此,不用你伺候,回房去吧!

花迎春  (白)     那么今儿晚上我就不过来啦。

刘仁瞻  (白)     不用你了,去吧。

花迎春  (白)     如此贱妾告退。

             夫人,少陪您啦!

徐金花  (白)     去吧。

花迎春  (白)     哎哟,阿弥陀佛!可放了我啦。快快干我们那件事情去吧。

(花迎春下。起二更鼓。)

刘仁瞻  (白)     谯楼已交二鼓。扶我静室安歇便了。

徐金花  (白)     看仔细!

刘仁瞻  (白)     正是:

     (念)     百战杀场曾经练,为将方知报国难。

(徐金花扶刘仁瞻同下。)

【第十一场】

(花迎春执灯上。)

花迎春  (唱)     夜深静后,花房独自愁,

             奴懒剔银灯,孤影瘦,

             门儿斜倚听更漏。

(起三更鼓。)

花迎春  (白)     啊,已是三更啦,日间曾与何延锡寄柬,约他跳过花墙,我以信香引路,待我将香点起。哎哟,香啊香啊,你就是月老冰人了!

     (唱)     燃香来引诱,

             心猿难收将他候,

             等郎来到,姻缘成就,

             汉皋解珮,相聚首,相聚首。

     (白)     香已插好。待我草起稿来。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唱)     相思成缕,不觉已是三更。

             慌忙扒墙头,

             步踉跄,紧行走,

(何延锡跳墙。)

何延锡  (白)     咦!

     (唱)     信香已插就,

             跳下墙头,险些把腰扭。

             点点红光,红光似豆,

             只见迎娘孤灯守。

     (白)     啊二夫人!

(花迎春看。)

花迎春  (白)     哎呀不好,有贼啦!

何延锡  (白)     啊!二夫人不要高声,我是小将何延锡在此。

花迎春  (白)     啊!你夤夜入我内室,有何贵干?

何延锡  (白)     承蒙夫人呼唤,今夜跳墙,到此赴约。怎么夫人你忘了么?

花迎春  (白)     岂有此理!我乃宦家之女,元帅之妾,岂可做那伤风败俗之事?你若不快走,我禀报老爷、夫人知道,怕不把你处死!

何延锡  (白)     哎呀,现今有你花笺约我,又有信香引路,小将方敢冒死而来,怎么夫人忽而又做起假惺惺来了?夫人如果贞节,请教这书是何人写的?香是何人插的?只此两件,纵使元帅、夫人知道,我却有辩,只怕二夫人推不了这勾引的罪名!

     (唱)     竹竿儿谁丢,引鱼儿上钩,

             承伊相许成婚媾。

             反推由,这两件为凭,

             你羞我不羞?

     (白)     若不从我,倒要禀知元帅。

花迎春  (唱)     细听这因由,

             有情来相觏。

             只得上前应酬,

             这名节怎留?

     (白)     不是呀,我与将军私通,只有谨慎;倘你传说出去,我声名难听啊!

何延锡  (白)     喂哟!小将蒙夫人手柬,特赴密约而来,又讲什么“名节”二字!

     (唱)     迎娘,今夜若得共鸾俦,

             我即中馈,不泄漏。

花迎春  (白)     我却不信。

何延锡  (唱)     对天把誓留。

花迎春  (白)     但凭于你。

何延锡  (白)     天哪!

     (唱)     若泄漏,若泄漏,

             天雷打煞,地府魂勾!

花迎春  (白)     言重言重。请起请坐。待我取酒来和你同吃。

何延锡  (白)     哎呀迎娘,小将如渴骥奔泉,哪还有心饮酒?

花迎春  (白)     凡事和合,非酒不成。若是无酒,兴从何来?

何延锡  (白)     如此说来,酒是断断少不得?

花迎春  (白)     少不得。

何延锡  (白)     如此叨扰了!

花迎春  (白)     何郎请酒哇!

何延锡  (白)     哎呀妙哇!

     (唱)     觑着你眉儿弯,肉儿细,

             倒教我似渴如饥。

             掀罗衣,掀罗衣,

             来年养一个小淘气,

             鸳鸯戏,鸳鸯戏。

花迎春  (白)     这是做什么?

何延锡  (白)     求夫人早些安歇了吧。

花迎春  (白)     啐!哪个不知我是位夫人?要你来称呼,不稀罕。

何延锡  (白)     不称“夫人”称什么好?哦,“姐姐”如何?

花迎春  (白)     年幼,当不起!

何延锡  (白)     这么,“我的亲妹妹”可好?

花迎春  (白)     哎呀,我那好哥哥啊!

花迎春、

何延锡  (同唱)    双心恍惚感温柔,

             一刻千金莫迟留。

花迎春  (白)     哥哥!

何延锡  (白)     妹妹!

花迎春、

何延锡  (同唱)    真似银河畔会女牛。

(花迎春、何延锡同入帐。起四更鼓。徐金花上。)

徐金花  (念)     夫婿为国忧,妾亦辗转愁。

     (白)     老爷着二娘草稿,不知可曾写就,我来拿与他看。

             来此已是。哎呀,灯尚未熄,想必未曾安眠,待我叫门。

             开门来!

(花迎春、何延锡同急出帐,吹灯。)

花迎春  (白)     是哪个?

徐金花  (白)     是我。

花迎春  (白)     是夫人吗?

徐金花  (白)     正是。

花迎春  (白)     半夜三更,来此做甚?

徐金花  (白)     老爷着我取稿本与他看。

花迎春  (白)     我已吹灯睡啦,明儿早晨再拿吧。

徐金花  (白)     啊!方才你房中明明有灯,怎么就灭了?其中必有缘故!

(何延锡嗽。)

徐金花  (白)     啊!什么人痰嗽?

花迎春  (白)     没人痰嗽。

徐金花  (白)     我要打进去了!

花迎春  (白)     不用夫人进来,待我起床开门就是。

(何延锡急,花迎春无奈、开门,何延锡跑,徐金花扯。)

徐金花  (白)     哪里走!

何延锡  (白)     哎哟!求夫人饶命!

徐金花  (白)     你不是何延锡么?

何延锡  (白)     是!是!小将该死!

徐金花  (白)     住了!元帅以你为心腹之人,谁知你竟人面兽心,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来!

     (唱)     井底蛙,人气煞,

             登翠楼,全不怕,

             擅敢偷香遗臭,

             可知刀头剑底下?

     (白)     我也不管,同去见老爷!

花迎春、

何延锡  (同白)    哎呀!求夫人开天高地厚之恩,饶恕我二人狗命,保全老爷脸面,今后再也不敢了!

徐金花  (白)     好个“不敢了”!何延锡,今后若不急早醒悟,不但元帅军纪可畏,可知我的家法厉害?

何延锡  (白)     是!是!夫人训教极是。延锡从今醒悟,改过自新。若还再犯,听凭夫人碎尸万段!

徐金花  (白)     嗯!还不走去?

何延锡  (白)     多谢夫人生全!

             哎呀险哪!我再也不敢造次了!

(何延锡下。)

徐金花  (白)     哎呀且住!不想此婢做出这样丑事,我若不将她处治,将来必与大局有碍,嗯,我就此将她——哎呀不可!今我夫身受箭伤,十分沉重。我若将她置于死地,老爷得知,岂不是病上加病!哎呀,这却怎么处?罢!还是暂且忍耐在心,待老爷病愈,再作区处。唉!此时倒要安慰她几句。

(徐金花换笑脸。)

徐金花  (白)     哎哟,妹妹你起来,你呀,真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既是知书达理之人,怎么做出这样丑事?况且老爷近来待你十分恩爱:在你房中日子多,在我房里日子少;要论穿戴,你我俱是一般,并未分个大小,哪样不足你的心?怎么一点体面都不顾?你也不想想,做妇人的以什么为贵呀?

(花迎春羞。)

徐金花  (白)     起来。知过必改,便是人杰。从此你要改过自新,总要保住名节要紧!

花迎春  (白)     多谢夫人训教!

徐金花  (白)     稿本可曾写完?

花迎春  (白)     还有一半没写哪。

徐金花  (白)     快快写好送去。

花迎春  (白)     是。

徐金花  (白)     唉!

     (念)     果然多少红颜女,总向风花队里亡。

花迎春  (白)     送夫人!

徐金花  (白)     不消!

(徐金花下。)

花迎春  (白)     呀啐!哎呀,好一位宽洪大量的夫人,竟将此事按下去啦。若被老爷撞见,怕不是这么一刀!我这颗头也就咕噜落地啦。

(花迎春伸舌,下。)

【第十二场】

(高怀亮上。)

高怀亮  (念)     杀气连天动,红日耀目瞳。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元帅驾到。

高怀亮  (白)     大开营门,有请!

(大吹打。四龙套、四大铠引赵匡胤同上。)

高怀亮  (白)     参见元帅!

赵匡胤  (白)     贤弟马到建功,可喜可贺!

高怀亮  (白)     末将蒙李将军相助,方能头阵立功。但此城未下,末将何功之有!

赵匡胤  (白)     吾闻刘仁瞻乃江南名士,若得此人投降,则吾又添羽翼。可将人马列于城下,待吾亲自说他来降,试彼声气如何。他若不降,再为攻城之计。

高怀亮  (白)     元帅言之有理。

             众军士,带马城下去者!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牌子。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三场】

(徐金花抱刘应宗、花迎春扶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引子)    两鬓霜斑兼泪痕,叹眼底难扫烟尘。

徐金花  (白)     老爷今日可好些么?

刘仁瞻  (白)     似觉略好。不知周兵可来讨战?

徐金花  (白)     妾身也曾吩咐:挂了免战牌,护守城池。

刘仁瞻  (白)     这便才是。

(内呐喊声。)

刘仁瞻  (白)     啊!遥听人马喧哗,定是周兵攻打。唉,孤城难保也!

家丁   (内白)    走啊!

(家丁上。)

家丁   (念)     贼兵困危城,军民日夜惊。

     (白)     启老爷:周营元帅赵匡胤亲来城下,请老爷上城答话。

刘仁瞻  (白)     唔,他来不过是说我归降之意。

徐金花  (白)     老爷,今当如何?

刘仁瞻  (白)     唉!夫人,你难道不知我的为人?食君之禄,当报国恩,岂肯忘其素志乎?来,看冠戴伺候!

徐金花  (白)     老爷伤痕未痊,不必冠戴会他了!

刘仁瞻  (白)     我闻赵匡胤乃天下名士,如今总理兵权,非他人可比,我今当以大义说之。惟愿唐主洪福齐天,我祖厚德汪洋,若能说退周兵,是国家大幸也。倘若此城一破,我仁瞻马革裹尸,分所当然。只有此子——

徐金花、

花迎春  (同哭)    喂呀,老爷呀!

刘仁瞻  (白)     我料赵公仁德,必不加诛。你二人有此骨血,或可接我宗祧,无庸过虑。快来穿戴!

(大吹打。刘仁瞻换衣。四龙套、四大铠、中军自两边分上。)

刘仁瞻  (白)     你们回避了!

徐金花  (白)     老爷小心在意!

刘仁瞻  (白)     我晓得。

花迎春  (白)     老爷,如果赵元帅当真说降,不如就归顺了吧。

刘仁瞻  (白)     嗯,无知女流,擅敢胡言!我怎肯遗臭千古?不看素日勤劳,定要掌嘴。回避了!

徐金花  (白)     随我来!

(徐金花、花迎春同下。)

刘仁瞻  (白)     带马!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场设城。赵匡胤、高怀亮、四龙套、四大铠同上。)

赵匡胤  (唱)     威风凛凛天兵到,

             杀气腾腾透九霄,

             旌旗闪闪空中绕,

             将士纷纷列枪刀。

             各路俱已纳降表,

             惟有南唐不来朝。

             因此奉命来征讨,

             寿春城下把战交。

             刘仁瞻明知天兵到,

             擅抗王师动枪刀。

             三军与爷放号炮!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赵匡胤  (唱)     人马暂扎在城壕。

     (白)     来,请他家元帅上城答话!

大铠甲  (白)     得令。

             呔!城上听者:我家元帅请刘元帅上城答话!

龙套甲  (内白)    候着!

             赵元帅请元帅上城答话!

刘仁瞻  (内白)    扎住了!

(四龙套、四大铠、中军、刘仁瞻、大纛旗同上,同上城。)

刘仁瞻  (白)     赵元帅请了!

赵匡胤  (白)     请了!城上可是刘元帅?

刘仁瞻  (白)     然!

赵匡胤  (白)     赵某马上不能全礼,刘元帅恕罪!

刘仁瞻  (白)     岂敢!念某抱有微恙,不便站立讲话。

赵匡胤  (白)     既是元帅贵体违和,请坐何妨!

刘仁瞻  (白)     如此恕仁瞻无理了。赵元帅不在汴梁,无故兴兵,是何道理?

赵匡胤  (白)     我主大周皇帝正统天下,驾坐汴梁,各路俱已投降;惟有南唐不纳版图,为此亲统大兵前来。请元帅归降我主,不失封侯之位。

刘仁瞻  (白)     赵元帅稳坐雕鞍,听刘某一言告禀!

赵匡胤  (白)     正要请教。

刘仁瞻  (白)     自我神尧高祖皇帝灭夏翦隋,建立唐室,统一山河,相传数百年基业。前遭黄巢之变,后被朱温之僭,以致五帝纷争,共分唐室。今我主本大唐苗裔,偏居江南弹丸之土,自耕自食,以奉宗祀,并不想恢复旧日之华夷。你周主既得东、西、北三京之地,还有何事不足?今日妄自兴兵,又欲吞我吴越。吾江南虽小,亦带甲数百万、猛将千员;且刘某不才,守此咽喉,未必能下。奉劝元帅及早回戈,以此为界,各守疆土,彼此无分上下,两国交质为亲,岂不美哉!

     (唱)     周、唐交质,

             咱两国守同盟,

             休要称雄,

             免教黎民惊恐。

赵匡胤  (白)     元帅言得虽是。但这天下,并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你祖神尧原非创业天子,宿炀帝之宫,纳炀帝之妃,蚕食天下二百余年,福已尽矣。今天命攸归,惟我大周有之。且东、北、西三方俱皆归服,只有汝之江南尚未来降。为此吾皇亲统六师,大下江南,实有泰山压卵之势。但元帅之贤名,赵某慕之已久,能达天时,能识时务,故尔亲来面请,早竖降旗,归顺我主,真乃生灵之幸也!

     (唱)     劝你早早顺天命,

             少若迟延一城空。

             休称勇,免争横,

             请看天兵抖威风:

             人如虎,马如龙,

             自然一战定成功。

刘仁瞻  (白)     赵元帅休说狂言大话,我寿春兵虽少,血气勇,若待刘某病愈,管叫尔片甲不回!

赵匡胤  (白)     啊!

     (唱)     闻言怒气冲霄汉,

             管叫尔玉石俱焚。

     (白)     攻城!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赵匡胤、高怀亮、四龙套、四大铠同攻城,刘仁瞻、四龙套、四大铠同射箭介,赵匡胤、高怀亮、四龙套、四大铠同卷旗下。)

刘仁瞻  (白)     众将官,多备滚木擂石,轮流把守!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赵匡胤、高怀亮、四龙套、四大铠同上。)

赵匡胤  (白)     且住!寿春如此坚固,叫本帅如何攻取?

高怀亮  (白)     元帅,想寿春乃弹丸之地,谅他难以久守。不如将此城团团围住,待彼粮尽,那贼不战自降。

赵匡胤  (白)     此计甚好。

             众将官,将寿春团团围住!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刘仁瞻  (内白)    人马回府!

(风入松牌。四龙套、四大铠、中军、张万、刘仁瞻同上。)

刘仁瞻  (唱)     自叹身受国恩浩,

             不能答报微劳。

             黎民闾巷悲声悼,

             同城池,将来难保。

     (白)     本帅、刘仁瞻。被周将暗伤一箭,以此抱恙。不料赵匡胤人马围困四门,水泄不通。我只望以大义说退于他,岂知他反来攻打甚急。唉!如今无兵救援,眼见此城破在旦夕了!

张万   (白)     末将闻得夫人智勇无双,何不回府与夫人商议退敌之策?

刘仁瞻  (白)     她虽然武艺甚好,无奈终是女流。既是将军如此道及,我且回府探她口气如何。烦将军速去保护城池!

张万   (白)     得令!

(张万下。)

刘仁瞻  (白)     回府!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刘仁瞻  (唱)     且将这兵势细告,

             探夫人何计消。

(吹打。)

龙套甲  (白)     元帅回府。

刘仁瞻  (白)     回避了!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中军自两边分下。家丁暗上。)

刘仁瞻  (白)     来,请夫人出堂!

家丁   (白)     请夫人出堂!

(徐金花、花迎春同上。)
徐金花、

花迎春  (同唱)    寿春无故遭围困,

             须得良谋保孤城。

徐金花  (白)     老爷回来了?

刘仁瞻  (白)     回来了。

徐金花  (白)     赵匡胤约老爷上城,有何话讲?

刘仁瞻  (白)     他不过是劝我归降而已。

花迎春  (白)     老爷如何回他?

刘仁瞻  (白)     我以大义回他,各尽臣节。且吾堂堂大将,耿耿忠心,岂做那偷生背主丧节之徒!

徐金花相 (白)     公且免愁烦。虽然周兵围城,但我寿春兵精粮足,日夜防守,一时难以攻破。老爷安心调养,待等病愈,再定良策。

刘仁瞻  (白)     话虽如此,怎奈赵匡胤连日讨战,岂可忍辱不出?

徐金花  (白)     也罢!明日再若来时,妾身亲自出马,叫他知道我的厉害!

花迎春  (白)     夫人虽然英勇,无奈周兵势众,一时焉能斩尽杀绝?依我看来,唐室气衰,周室当兴,不如早降,免得生灵涂炭。

刘仁瞻  (白)     掌嘴!

     (唱)     忠臣死节是正道,

             岂肯背主降他朝?

             再若胡言乱语道,

             准备项上吃一刀!

花迎春  (白)     我说错啦!

(花迎春跪。)

刘仁瞻  (白)     呀呀呸!此乃军国大事,岂有你多嘴之理?若不看素日勤劳,定要掌嘴!

徐金花  (白)     起来吧。妹妹你这里来!君家变化无常,你知道什么?快去熬参汤去吧!

花迎春  (白)     是。

(花迎春出门。)

花迎春  (白)     嘿,这儿老葬头,我也瞧出来啦,跟他也没有什么福享啦!

(花迎春下。刘仁瞻怒。)

徐金花  (白)     老爷不必动怒,妾身明日出马,自有好音。

刘仁瞻  (白)     如此你可带兵三千,再命张万多备弓弩手,压住阵角。须要小心,不可恋战!

徐金花  (白)     妾身知道。

刘仁瞻  (白)     天哪,天!但愿早退周兵,乃唐室之幸也!

     (唱)     明日周兵若来到,

             准备弓马枪和刀。

             但愿一阵把贼扫,

             巾帼丈夫美名标。

(刘仁瞻、徐金花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高怀亮上,起霸。)

高怀亮  (新水令)   天生膂力气冲霄,

             仗花枪,名称卓耀,

             任他奇技勇,

             敢向咱拼较!

     (念)     父子公孙世有名,高家屡代立功勋。视此弹丸何难下?不忍荼毒众生灵。

     (白)     某、高怀亮。昨日元帅顺说刘仁瞻,奈他执意不允。我想六军既捣江南,将作席卷之势,若还假以仁义,岂不劳师困众?为此带兵而来,我要力破寿春,方可顺流而下。

四上手  (内同白)   启爷:城中有群人马来了。

高怀亮  (白)     众军士!

四上手  (内同白)   有!

(四上手同上。)

高怀亮  (新水令)   准备枪刀,

             我可也一战尽扫。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女兵、徐金花执刀同上。)

高怀亮  (白)     呔!马前女将,通名受死!

徐金花  (白)     听者:我乃南唐大元帅刘仁瞻正配徐氏夫人是也!

高怀亮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徐金花  (白)     为何发笑?

高怀亮  (白)     我笑南唐竟无战将,却叫妇人出马,岂不辱没我的金枪?

徐金花  (白)     住了!兵戈出自女皇,从古战场中巾帼颇多,岂独你夫人。尔且通上名来,免做夫人刀下无名之鬼!

高怀亮  (白)     听者:我乃大周显德皇帝驾下征南总先锋高。

徐金花  (白)     啊!你就是高怀亮么?

高怀亮  (白)     然!

徐金花  (白)     看刀!

(高怀亮、徐金花同起打,劈三刀,亮住。)

高怀亮  (得胜令)   乍闻名,顿叫我心似火烧,

             狭路儿恰遇这鸱鸮。

             唐与周,说什么谁低谁高,

             为什么称强梁把兵交?

徐金花  (白)     哎呀贼子!

     (得胜令)   堪恨凭施计巧,

             你那里放冷箭,将奴夫抛。

             你惜头颅,急抛戈,

             将尔饶,将尔饶,将尔饶!

(高怀亮、徐金花同起打,高怀亮、四上手同败下,徐金花、四龙套、四女兵同追下。)

【第十八场】

(四大铠、李重进同上。)

李重进  (侥侥令)   将佐虽不肖,

             智勇胜同僚,

             一朝得胜姓字表。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城中有一女将,十分骁勇,高先锋战她不胜,请将军助战!

李重进  (白)     啊!何来妇人,如此厉害,我那先锋便战她不下?

报子   (白)     闻那女将乃唐家徐都指挥之女、刘仁瞻正配夫人,兵法出自家传,刀法无人敢敌,所以高将军战她不下。

李重进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李重进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高怀亮、四上手同败上,徐金花、四龙套、四女兵同追上,李重进上,架住。)

徐金花  (白)     看刀!

(李重进、徐金花同起打,退开。)

高怀亮  (沽美酒牌)  这女将,称凶骁,称凶骁!

             可知我膂力高?

             要试宝刀近前瞧!

             她那里怎的英豪,

             我这里将尔头削,

             除非是插翅飞高。

徐金花  (白)     我呵!

     (沽美酒牌)  我本是巾帼英豪,

             徐夫人哪个不晓?

     (白)     哎呀!

     (沽美酒牌)  休仗凭须眉强暴!

(高怀亮、徐金花同起打,高怀亮下。李重进挑徐金花刀,徐金花出双剑,败至右下角,李重进劈头,徐金花闪退,挑李重进刀,李重进右翻身,刀劈徐金花,徐金花低头挑刀,李重进左翻身,下马倒地,徐金花双剑砍介。高怀亮上,架住。李重进起身上马,同战徐金花。徐金花败下,李重进、高怀亮同追下。)

【第二十场】

(场设城门。四龙套持弓箭、张万同上,同登城。徐金花、四龙套、四女兵同上,同进城,同下。李重进、高怀亮、四上手、四大铠同上,同攻城,张万、四龙套同放箭,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大铠同退下。张万、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一场】

(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大铠同上。)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女将败进城内去了。

高怀亮  (白)     起过。

             哎呀,不想刘夫人竟如此的英勇。

李重进  (白)     我指望赶来相助,不想被她打下马来。不是将军力救,须眉反做巾帼剑下之鬼。

高怀亮  (白)     她虽然败进关去,此城终不易破。

李重进  (白)     你我齐心努力,轮流攻打,何愁此城不下!

高怀亮  (白)     各自回营,饱餐战饭,少刻再来奋勇攻打。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啊!

(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花迎春上。)

花迎春  (唱)     寿春兵火乱仓惶,

             黎民悲愁日夜忙。

             一朝城陷将谁傍?

             哪堪对镜理红妆!

(徐金花上。)

徐金花  (唱)     指望一战退周将,

             败阵归来心自伤。

花迎春  (白)     夫人回来啦?

徐金花  (白)     回来了。老爷可好些么?

花迎春  (白)     方才沉沉而睡,也不见甚好。

徐金花  (白)     如此不可惊动于他。

花迎春  (白)     夫人出城会战,胜负如何?

徐金花  (白)     唉!周兵势众,难以取胜,也不敢恋战,只得败进城来。

花迎春  (白)     夫人辛苦啦。请卸甲歇息去吧。

徐金花  (白)     周兵不时攻打,安敢卸甲?为姐还要亲自巡城,方保无虞。你可吩咐兵丁多备火把伺候,我去看看老爷,还要巡视城池。

花迎春  (白)     是。

徐金花  (白)     正是:

     (念)     国家不幸遭兵荒,生灵涂炭最堪伤。

花迎春  (念)     兴亡祸福凭天降,

徐金花  (念)     不是知人不与商。

(徐金花下。)

花迎春  (白)     且住!我想老爷身负重伤,夫人又不能取胜,周兵日夜攻打,眼见此城破在旦夕。哎呀,倘若此城一破,全家定被捉获,那时我的性命就有些难保啦!不免修书一封,外面写老爷的书启,寄与何将军,叫他在西门等候。我再改扮男装,盗了令箭,一同开城投降,一来可保性命,二来我与何将军做个长久夫妻,岂不美哉!待我修起书来!

     (唱)     展开花笺写几行,

             拜上将军细参详:

             西门等妾一同往,

             密献城池早投降。

     (白)     书已修好。

             梅香哪里?

梅香   (内白)    来啦!

(梅香上。)

梅香   (念)     日夜心煎熬,何时得安然。

     (白)     二夫人何事?

花迎春  (白)     快唤家丁进来!

梅香   (白)     是。

(梅香下。)

花迎春  (白)     天哪,天!若得此事成就,奴当大大香花顶礼相酬!

梅香   (内白)    随我来!

(梅香引家丁同上。)

家丁   (念)     上房传唤紧,不知为何因。

     (白)     二夫人有何吩咐?

花迎春  (白)     这是老爷要紧书信,递与何参将开看,不可泄漏!再吩咐巡夜兵丁,多备火把灯球,大夫人今晚要亲自巡城,快去!

家丁   (白)     是。

(家丁出门。)

家丁   (念)     夫人传口令,属下怎敢迟?

(家丁下。)

花迎春  (白)     你也回避!

梅香   (白)     是。

(梅香下。)

花迎春  (白)     我且进房,乔装起来!

     (唱)     即忙改扮男儿样,

             好献城关免祸殃。

(花迎春下。)

【第二十三场】

(家丁上。)

家丁   (念)     后堂领使命,书递当事人。

     (白)     何老爷何在?

(何延锡上。)

何延锡  (念)     终日心烦忧,何时展眉头。

     (白)     什么事情?

家丁   (白)     这是元帅要紧书信,叫何老爷私自开看照办。又吩咐巡夜兵丁多备火把,大夫人今夜要亲自巡城,叫他们小心伺候,不得违误!

何延锡  (白)     知道了。你且去吧。

家丁   (白)     是。

(家丁下。)

何延锡  (白)     我且往官厅一看,是何紧要之事!

     (驻云飞牌)  徐步官厅,

             且看书中是何因。

             花笺忙启看,

             花氏达君听。

     (白)     喳!

     (驻云飞牌)  私取军中令,

             今晚三更,

             献城纳款,

             好救军与民,

             且你我,永远效双星。

     (白)     我道什么机密,原来花二夫人约我今晚在西门等候,她却女扮男装而来一同献城投降。哎呀,迎娘啊迎娘!你有如此高才,真我何延锡之万幸!况且,我归周之心久矣,今日有此机会,献了此关,不但有封侯之赏,而且又得此佳人,我好侥幸也!

     (驻云飞牌)  巧计天生,

             此段功劳正当行。

             改邪去归正,

             早把山河定。

     (白)     喳!

     (驻云飞牌)  又得此佳人,

             欢娱日增。

             双双偕老、百年永和顺,

             孔雀屏开一箭成。

(何延锡下。)

【第二十四场】

(起初更鼓。四女兵持灯抱刀引徐金花同上。)

徐金花  (醉花阴牌)  威德当超,

             震寰宇,扶日月,

             光临九霄。

             歌唐尧,乐舜虞,

             玉牒书,历万年,

             千古昭昭。

     (白)     唉!只因老爷抱病,不能理事,周兵日夜攻打,此城倘有疏虞,那还了得?因此我亲自来巡视,用心提放。

             众女兵,带马北门去者!

四女兵  (同白)    啊!

徐金花  (醉花阴牌)  我非是,图功劳,

             须提防,敌人施计巧。

             我只效,

             猛男儿,君王保。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花迎春男装持令箭上。)

花迎春  (画眉序牌)  献城佐唐虞,

             暗助商周似伊吕,

             见满城灯火,不错规模。

     (白)     我花——

(花迎春两望。)

花迎春  (白)     花氏迎春。只为保全自己身命,才出此良谋,改扮男装,盗了令箭,悄悄出府,不免往西门去者!

     (画眉序牌)  兵严严摆列刀锋,

             好趁此机关前赴。

             要将此城推周有,

             哪顾得芳名自污。

(花迎春下。)

【第二十六场】

(四女兵引徐金花同上。)

徐金花  (白)     呀!

     (喜迁莺牌)  已似长城铁链环绕,

             已似长城铁链环绕,

             望东南,

     (白)     唉!

     (喜迁莺牌)  灯火明燎,连夜通宵。

             俺只为守疆土把国保,

             画图形,麒麟阁上把名标。

(四军士、更夫同上。)
四军士、

更夫   (同白)    呔!什么人?

女兵甲  (白)     夫人在此!

四军士、

更夫   (同白)    原来是夫人。小人们不知,多多有罪!

徐金花  (白)     起来。

四军士、

更夫   (同白)    谢夫人!

徐金花  (白)     你们若见贼兵攻城,努力保护,不可懒惰。若保城关无恙,尔等重重有赏。

四军士、

更夫   (同白)    遵夫人之命。

徐金花  (白)     各自小心把守!

四军士、

更夫   (同白)    是。

(四军士、更夫同下。)

徐金花  (白)     来,转到东门去者!

四女兵  (同白)    啊!

徐金花  (喜迁莺牌)  端的是,敌人浩,

             他怎知我军民共保。

             受国恩,地厚天高,

             受国恩,地厚天高。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起二更鼓。何延锡上。)

何延锡  (画眉序牌)  天遣神灵助,

             要把功名别样谋。

             正二更三点,人马皆齐。

(花迎春上。)

花迎春  (画眉序牌)  灯朗朗一似白日。

     (白)     何将军!

何延锡  (白)     哎呀,我的宝——

花迎春  (白)     噤声!

(何延锡、花迎春分两望。)

何延锡  (白)     我的活宝贝,你真是计出万全也!

花迎春  (白)     不必多言。令箭在此,快到城上去。

何延锡  (白)     有理!

     (画眉序牌)  心慌张,犹如撞鹿。

(何延锡、花迎春同下。)

【第二十八场】

(场设城。四军士同守城。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大铠同上。)

李重进  (唱)     征夫慢说狼如虎,

             斩敌人,势如破竹。

     (白)     众军士,与我齐心攻打!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上手、四大铠同攻城。何延锡、花迎春同上城。)

何延锡  (白)     呔!周将听者:我家元帅不忍生灵涂炭,情愿献城投降,命我持令开关。请将军切勿妄杀。

高怀亮  (白)     你家元帅既已愿降,就请大开城门,我等决不妄杀。

何延锡  (白)     多谢将军大德。

             来,快快开城!

军士甲  (白)     何将军,我家元帅从来忠心保国,乃是有肝胆的丈夫。况有夫人亲自巡城,这“投降”二字从何说起?

何延锡  (白)     住了!元帅只为病重,恐难久守,若被打破城池,玉石俱焚,故尔命我持令献关。若不开城,立即斩首!

四军士  (同白)    开城!

高怀亮  (白)     这厮想是私献城池的。

李重进  (白)     不要管他,你我先将刘仁瞻拿住便了!

(开城。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大铠同进城。四军士同暗下。)

高怀亮  (白)     献城者何人?

何延锡  (白)     末将何延锡,同兄弟延福叩头!

高怀亮  (白)     请起。

何延锡  (白)     谢将军!

李重进  (白)     来,将他两人送回大营!

四上手  (同白)    啊!

             这里来!

(四上手带何延锡、花迎春同下。)

李重进  (白)     快到刘帅府去者!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起三更鼓。四女兵引徐金花同上。)

徐金花  (出队子牌)  早则是谯楼三鼓,

(内呐喊声。)

徐金花  (白)     呀!

     (出队子牌)  只听得,喊杀声把人惊,

             恁的喧呼。

     (白)     啊!忽听喊杀之声,令人可疑,莫非贼兵入城了!

     (出队子牌)  恰怎生,似乎小丑,

             灌我的城壕。

             仿佛的,仿佛的,

             无数敌兵喊声高。

(内喊杀声。)

徐金花  (白)     听这喊杀连天,定有不详。

             众女兵快快回府!

四女兵  (同白)    啊!

徐金花  (出队子牌)  急得我紧加鞭,

             把金镫来敲,帅府来保。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军士引张万同上。)

张万   (滴溜子牌)  端则听听听,

             杀声齐举,

             见云梯,见云梯,

             遍城四布,

             教俺无计可处。

     (白)     某、张万。正在守护北门,忽听城外喊杀连天,定是哪门防守不严,被贼兵冲进来了。

             来,快快迎上前去。

四军士  (同白)    啊!

张万   (滴溜子牌)  狼烟迷轻雾,

             城破踌蹰,

             拼死报答皇王圣主。

(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大铠同上,杀死张万。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四大铠同走圆场。)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来此帅府。

高怀亮  (白)     只要生擒刘仁瞻,不许伤害他的家小,违令者斩!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上手、四大铠自两边分冲下。家丁、丫鬟自两边分上,分冲下。四上手绑刘仁瞻同上。)

四上手  (同白)    刘仁瞻拿到。

高怀亮、

李重进  (同白)    将他押回大营!

四上手  (同白)    啊!

刘仁瞻  (白)     罢了哇,罢了!

(四上手、高怀亮、李重进拥刘仁瞻同下。)

【第三十一场】

(徐金花、四女兵同上。)

徐金花  (刮地风牌)  又见火似飞红万里遥!

(抽头。四女兵、徐金花同走斜一字。)

徐金花  (刮地风牌)  莫不是城难保牢。

(众百姓同跑上,过场,同下。徐金花望。)

徐金花  (白)     呀!

     (刮地风牌)  这见这百姓纷纷乱奔逃,

             我只得向前去细看分晓。

(高怀亮、李重进、四上手押刘仁瞻同上,徐金花看。)

徐金花  (白)     啊,看刀!

(四上手押刘仁瞻同下。高怀亮、李重进、徐金花同起打,对打。高怀亮、李重进同下。)

徐金花  (白)     哎呀不好了!

     (刮地风牌)  又只见我儿夫,

             为什么身被他人缚?

             缚在马鞍鞒,我怎不心焦!

     (白)     唉!

     (刮地风牌)  活活的应宗儿不知下梢。

             我把应宗儿来寻找!

             我一家,生差差的散了。

     (白)     哎呀,城池已破,老爷被擒,不知我那应宗儿生死存亡。

             来,快快回府看来!

四女兵  (同白)    是。

             里面可有人么?夫人回来了。

(侍女跑上。)

侍女   (白)     哎呀夫人哪!

(侍女哭。)

徐金花  (白)     你且不要啼哭。公子呢?

侍女   (白)     幸而无恙。

徐金花  (白)     快快抱过来!

侍女   (白)     是。

(侍女下,抱刘应宗上。)

侍女   (白)     夫人,公子在此。

徐金花  (白)     哎呀儿呀!

     (刮地风牌)  险教你命赴阴曹。

             我一见襁褓,

             怎不痛哭嚎啕!

             叹儿夫命悬悬,生死难料,

             还有甚拿云手,我救夫主出笼牢?

(内呐喊声。)

侍女   (白)     夫人哪!贼兵呐喊,这便怎么处?

徐金花  (白)     不必惊慌。我闻赵元帅仁厚,决不妄杀你们。可紧闭府门。我去打听老爷生死,即回保护你们便了。

             带马!

侍女   (白)     夫人小心了!

(徐金花、四女兵、侍女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二场】

(四大铠引韩通同上。)

韩通   (滴滴金牌)  奉将令,统兵相援救,

             接应大队随后到。

             为将须把狼烟扫,

             在青史册上把名标。

     (白)     某、韩通。闻寿春城献,非刘仁瞻本意。恐元帅大兵入城有失,故命某赶来接应。

             来,迎上前去!

四大铠  (同白)    啊!

韩通   (滴滴金牌)  统兵来到,又何怕奸诈诡谋蹊跷。

             驱逐小丑,只在这遭。

(韩通、四大铠同走圆场,同往右倒脱鞋。四上手拥刘仁瞻同上,韩通、四大铠接四上手、刘仁瞻同下。)

徐金花  (内白)    哪里走!

(四女兵、徐金花同上,高怀亮、李重进同上,大战。四上手擒四女兵同下。韩通上,韩通、高怀亮、李重进同战徐金花,徐金花出双剑战,韩通、高怀亮、李重进同败下。)

徐金花  (白)     哎呀老爷呀!

     (四门子牌)  尽我们母子凭天保,

             尽我们母子凭天保,

             我叹!我叹!我叹夫主受煎熬。

     (白)     且住!看他兵将一似水涌而来,叫奴独自一个怎能杀尽,如何救得相公?也罢!不免闯进周营,与老爷同死一处便了!

     (四门子牌)  怪他兴无故的兵,犯寿春道,

     (白)     呀!

     (四门子牌)  怎不叫我心如火烧!

             恁叫我活活的把夫妻情抛,

             便叫我痛儿夫,也止不住的珠泪儿往下抛。

             我只得向周营——

     (白)     哎呀!

     (四门子牌)  拼一死!

             苦只苦娇儿难见了。

(徐金花下。)

【第三十三场】

(吹打。四龙套、四大铠引赵匡胤同上。韩通、高怀亮、李重进同上。)
李重进、
高怀亮、

韩通   (同白)    启元帅:刘仁瞻拿到。

赵匡胤  (白)     押上来!

李重进、
高怀亮、

韩通   (同白)    押上来!

(四上手押刘仁瞻同上。)

赵匡胤  (白)     快快松绑!

(四上手同与刘仁瞻松绑。赵匡胤离座。)

赵匡胤  (白)     啊刘元帅,你今城关既破,大势已去。赵某念公抱有经天纬地之才,忠肝义胆之腹,怎忍加害?公可乘此机会归我大周,不失封妻荫子之荣。公自思之。

刘仁瞻  (白)     唉!想我刘仁瞻既已失城被擒,马革裹尸,尚不足掩我之罪。倘再偷生改节,有何面目见先皇于九泉,对祖宗于地下也!

徐金花  (内白)    老爷在哪里?

(徐金花冲上,砍四上手,韩通、高怀亮、李重进同架住。)

赵匡胤  (白)     住手!

(刘仁瞻、徐金花相抱同哭。)
刘仁瞻、

徐金花  (同白)    哎呀(夫人哪)(老爷呀)!

徐金花  (白)     啊老爷,你素来心如铁石,何得今日改节降人呢?

刘仁瞻  (白)     啊!这“降”字从何说起?

徐金花  (白)     城中纷纷传说,是你传令献关。不然,这城池如何得开?

刘仁瞻  (白)     啊!我何曾传什么令,献什么城?咳,冤哉呀,冤哉!

赵匡胤  (白)     元帅有所不知,你国参将何延锡同他兄弟何延福手持令箭,传说:元帅有令,献城纳降。

刘仁瞻  (白)     啊!何延锡有甚兄弟,就烦元帅唤此二贼一见。

赵匡胤  (白)     来,唤何氏弟兄过来!

上手甲  (白)     何延锡弟兄进帐!

何延锡、

花迎春  (内同白)   来了!

(何延锡、花迎春同上。)

何延锡  (念)     明中称兄弟,

花迎春  (念)     暗里是夫妻。

何延锡、

花迎春  (同白)    啊元——哎呀!

(何延锡、花迎春同跑,四上手同挡住。)
何延锡、

花迎春  (同白)    老爷、夫人饶命哪!

徐金花  (白)     啊!

(徐金花除花迎春帻。)

刘仁瞻  (白)     啊!

(刘仁瞻昏倒。)

徐金花  (白)     老爷醒来!

刘仁瞻  (唱)     见淫妇,怒火烧,

             残害着寿春百姓冤孽怎消!

             乱门庭,竟私奔,廉耻全不保。

             恨贱婢,竟把我恩情一旦抛。

徐金花  (白)     哎呀老爷呀,这都是妾身之错了。

刘仁瞻  (白)     夫人有何错处?

徐金花  (白)     这贱人私通何延锡——

刘仁瞻  (白)     啊!

徐金花  (白)     曾被妾身识破。那时若将他二人杀了,焉有今日?但又恐扬臭于外,故尔忍辱,将他二人释放,只望他等改过自新。不想他二人恩将仇报,行此毒计。唉!早知今日,悔不当初。这不都是妾身之罪么!

刘仁瞻  (白)     唉!

何延锡  (白)     此事木已成舟,就请元帅、夫人一同归降了吧。

刘仁瞻  (白)     胡说!

             啊元帅,众位将军!

高怀亮、
李重进、

韩通   (同白)    不敢!

刘仁瞻  (白)     如今二贼是留与不留?

高怀亮、
李重进、

韩通   (同白)    但凭元帅发落。

赵匡胤  (白)     似此卖国求荣的奸贼,忘廉丧耻的贱婢,留他何用!就请刘公亲手诛之!

刘仁瞻  (白)     足见元帅高明。

             夫人,你可代我立砍二贼之首!

徐金花  (白)     如此,请元帅赏刀。

赵匡胤  (白)     左右,看刀!

上手甲  (白)     啊!

(上手甲取刀。)
何延锡、

花迎春  (同白)    哎呀!

(徐金花接刀,杀何延锡、花迎春。)

刘仁瞻  (白)     哈哈哈……我愿足矣。夫人我要长别你了!

徐金花  (白)     老爷何出此言?

刘仁瞻  (白)     应宗我儿!

徐金花  (白)     老爷保重!

刘仁瞻  (白)     夫人,看二贼尚还未死。

徐金花  (白)     啊!

(徐金花向外望,刘仁瞻撞死。)

徐金花  (白)     哎呀!

     (唱)     恨恨恨,恨淫泼刁,

             恨恨恨,恨淫泼刁,

             真叫我心中怒火烧。

             悔悔悔,悔日前大不该放贼逃,

             只只只,只为名誉把她轻放饶。

             她她她,她竟把那令箭盗,

             是是是,是她负心肠,把恩情剪断了。

     (哭)     喂呀夫哇!

     (唱)     哭哭哭,哭得奴两眼泪如潮。

(徐金花欲自刎,赵匡胤拦。)

赵匡胤  (白)     刘夫人!令夫君既已尽忠而亡,赵某实为钦佩,伤感不已。请问怀内抱者何人?

徐金花  (白)     乃是小儿应宗。

赵匡胤  (白)     好哇,天不负刘公有后。夫人既有令郎,可继刘门宗祀,何不归顺我主,抚孤守制,待令郎长大成人,得官受职,可保刘氏宗祧。倘若轻生捐躯,便是守小节而忘大义。我言至此,请夫人思之!

(徐金花哭。)

徐金花  (白)     蒙元帅恋孤惜寡,我母子感恩不尽。但抚孤守节,是我分所当然,也不为负恩于唐室。只是辜负亡夫触阶而死。我若归降周家,岂不是乱臣贼子一流,何能慰亡夫之灵于地下?若不归降,一来有负元帅一片大德之心,二来刘门不能存留后代。似此进退两难,叫我——哎呀,何以自处啊?

赵匡胤  (白)     唉!贤哉夫人,此言是也。罢!我有一举两得之见,不知夫人可肯听从否?

徐金花  (白)     谨听元帅示谕。

赵匡胤  (白)     我今将寿春交还夫人掌管,抚孤守城。不听南唐节制,亦不听我国调遣。待等公子长大成人,那时归我大周。现在我兵越城而走,另取别处,此举如何?

徐金花  (白)     叩谢元帅大恩!

赵匡胤  (白)     请起。

             李将军,快备棺木,将刘元帅优礼厚葬,送进城去。本帅明日还要亲自祭奠。

李重进  (白)     得令!

             众兵丁,抬往前营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李重进、四上手抬刘仁瞻同下。)

徐金花  (白)     荷蒙恩公格外施仁,不但亡夫阴灵有感,便是我母子粉身碎骨,难报万一。愿小儿长大成人再与周天子出力,报恩公之德。恩公情上,受我母子一拜!

赵匡胤  (白)     请起。吩咐营外备马,送刘夫人进城!

徐金花  (白)     未亡人告辞了!

     (尾声)    多蒙恩公开贤路,

             莫笑贪生一蠢妇。

赵匡胤  (白)     带马!

徐金花  (白)     不敢。

(徐金花上马。)

徐金花  (白)     老爷!夫哇!喂呀儿呀!

(徐金花下。)

赵匡胤  (白)     好个忠烈刘公,又有这位勇烈夫人,诚为世所罕见。

             众将官,各自卸甲,明日一同进城祭奠刘公,歇兵三日,攻打南唐!

高怀亮、

韩通   (同白)    啊!

赵匡胤  (尾声)    忠奸贤佞出两途。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0 ┊ 字数:21800 ┊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