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钓金龟》

主要角色
康氏:老旦
张义:丑
张宣:老生
包拯:净
王氏:旦

《钓金龟》龚云甫饰康氏、慈瑞泉饰张义
《钓金龟》龚云甫饰康氏、慈瑞泉饰张义
情节
张宣中进士,官祥符县令,修书接母眷。书误投其妻王氏家。王氏与婆、叔素不和睦,时住娘家。接书后,即赴任所,并谓婆叔已亡。张宣弟张义,在家钓鱼奉母。一日,钓一金龟,狂喜而归。途闻乃嫂截书事,忿极,因辞母奔往祥符辩理。及见张宣,张宣又奉命巡查。王氏为图金龟,与丫鬟合谋,药酒毒张义死。张宣母康氏,等子不归,亲赴祥符。闻张义已死,伤痛几绝。深夜,得张义魂托梦,遂投告包公。包公处王氏剐刑,丫鬟剖心;张宣削职为民,康氏赠银五百两,以度残年。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四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马力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3.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水卒、夜叉引敖广同上。)

敖广   (点绛唇牌)  搅浪扬波,普施霖泽,居水国,执掌江河,四海威名赫。

     (念)     自居水府景清幽,五湖四海某为头。管领水卒千百万,普沛甘霖遍九州。

     (白)     吾乃东海龙君敖广是也。钦奉玉帝勅旨,管领五湖四海水族,执行降雨重任。只因前者蓟州干旱,奉玉帝勅旨,命小白龙前去行雨。不想这个畜生,饮酒大醉,将“蓟州”误为“豫州”,降雨三日三夜,伤害百姓不少。值日星君奏知天庭,玉帝震怒,特命孤家擒拿问罪。虽然父子情深,怎奈天条难犯。因此点动龙兵,前去擒拿。

             夜叉何在?

夜叉   (白)     有何法旨?

敖广   (白)     传孤旨意:命鲤元帅、龟将军带领三千龙兵,将白龙三太子速速擒来,不得有误!

夜叉   (白)     得令!

(夜叉下。)

敖广   (白)     退班!

四水卒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急急风牌。四水卒引虬明同上,虬明上高台。)

虬明   (念)     自幼生长在龙宫,少小英雄显威风。只因豫州错行雨,心惊胆战不安宁。

     (白)     吾乃白龙三太子虬明是也。只因酒醉,行雨有差。闻得值日星君奏知天庭,难免一场祸事。也曾命人去请飞龙元帅,为何不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四水卒  (同白)    啊!

蛟帅   (内白)    蛟帅到!

虬明   (白)     有请!

四水卒  (同白)    有请!

(蛟帅上。)

虬明   (白)     不知蛟帅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蛟帅   (白)     岂敢!不知太子见召,有何示谕?

虬明   (白)     只因小弟行雨有差,恐怕玉帝见罪,派兵擒拿,特请蛟帅设法搭救才好!

蛟帅   (白)     这有何难!那玉帝老儿不派兵前来便罢;倘若派兵前来,待某帮助太子反出白水湖,去到某家那里安身,料然无事。

虬明   (白)     全仗蛟帅。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太子:今有老王爷差遣鲤元帅、龟将军,带领三千龙兵,前来捉拿太子问罪。

虬明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虬明   (白)     蛟帅有何妙计?

蛟帅   (白)     事到如今,只好带兵出战,以便逃走。

虬明   (白)     言之有理。

             众水卒,杀!

四水卒  (同白)    啊!

(四龙兵、鲤元帅、龟将军同上,会阵,大开打,蛟帅被杀,虬明被擒。)

鲤元帅  (白)     将三太子绑回龙宫去者!

四龙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水卒、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引敖广同上。)

敖广   (唱)     只为逆子天条犯,

             派遣兵将擒他还。

(鲤元帅、龟将军同上。)
鲤元帅、

龟将军  (同白)    参见龙君!末将交令。

敖广   (白)     逆子可曾擒来?

鲤元帅、

龟将军  (同白)    现在殿外。

敖广   (白)     绑上来!

鲤元帅、

龟将军  (同白)    龙君有旨:将三太子绑上来!

(二龙兵押虬明同上。)

虬明   (西皮导板)  忽听一声绑上殿,

     (西皮快板)  龙宫水府好威严。

             只因酒醉心迷乱,

             行雨错误惹祸端。

             今日被擒遭天谴,

             纵然后悔也枉然。

             低头不敢见父面,

             羞愧难当无可言。

敖广   (白)     下跪可是逆子虬明?

虬明   (白)     正是孩儿。

敖广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虬明   (白)     有罪不敢抬头。

敖广   (白)     恕你无罪。

虬明   (白)     谢父王!

敖广   (白)     好奴才!

     (唱)     奴才做事太狂傲,

             行雨错乱犯天条。

             龙宫法度谁不晓,

             父子虽亲也不轻饶。

     (白)     来,将逆子虬明推出龙宫,罚在孟津河浅水受苦。三年期满,奏明玉帝,再作定夺。就命风伯、雨师、雷公、电母押解前往!

风伯、
雨师、
雷公、

电母   (同白)    啊!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押虬明同下。)

敖广   (白)     退班!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张宣   (内西皮导板) 求取功名离家乡,

(张宣上。)

张宣   (西皮原板)  披星戴月奔汴梁。

             一路美景无心赏,

             悬念白发老萱堂。

             虽然富贵人所望,

             还凭苍天作主张。

             若得名标金榜上,

             也不枉寒窗苦读文章。

     (白)     卑人,张宣,乃孟津人氏。不幸严亲早年去世。母亲康氏,立志守节,扶养我弟兄二人,算来二十余载。今当大比之年,是我进京求取功名,妻子王氏与兄弟张义在家侍奉老母。一路行来,颇受风霜之苦。且喜再有数日可到汴梁,就此趱行便了。

     (西皮散板)  光阴宝贵黄金样,

             人生都为名利忙。

     (白)     来此店房。店家!

店家   (内白)    啊哈!

(店家上。)

店家   (念)     高挂一盏灯,安歇四方人。

     (白)     客官,住店吗?

张宣   (白)     正是。

店家   (白)     随我来。您用些什么?

张宣   (白)     孤灯一盏。

店家   (白)     是。

(店家取灯。)

店家   (白)     灯到。

张宣   (白)     唤你再来。

店家   (白)     是。

(店家下。)

张宣   (白)     唉!想我张宣,此番进京求取功名,抛下老母在家,好教我放心不下也!

     (唱)     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有张宣在店中暗自思忖。

             但愿得此一番功名有份,

             那时节一家人免受穷贫。

     (白)     天色已晚,待我安歇了吧。

(张宣下。)

【第五场】

(康氏上。)

康氏   (引子)    清贫宁静,家境寒,举目微困。

     (念)     天台摧残做露冷,十数年来未亡人。动态自觉心生闷,两鬓秋霜白如银。

     (白)     老身,康氏。配夫张世华,不幸早年丧命。是我所生两个孩儿:长子张宣,次子张义。张宣孩儿娶妻王氏,素日不听我的教训,常在门首东瞧西望,倘若被人看见,这像什么样儿?我不免将她唤了出来,教训一番便了。

             王氏在哪里?

(王氏上。)

王氏   (念)     忽听婆母唤,上前问根源。

     (白)     您把我叫出来什么事呀?

康氏   (白)     啊媳妇,自从你丈夫上京求名,你不听我的教训,每日去到门首东瞧西望,倘若被人看见,这像什么样儿?

王氏   (白)     您问的就是这个呀?我在我娘家就是这样儿。

康氏   (白)     今日将你唤了出来,我要教训于你,跪下!

王氏   (白)     跪下就跪下。

(康氏打王氏。)

王氏   (白)     妈呀,您饶了我吧!

康氏   (白)     我不能饶你。

(王氏反打康氏。)

王氏   (白)     哎哟!东邻家,西舍家,你们来看哪,我丈夫刚走,婆婆就打儿媳妇啦!

康氏   (白)     儿媳妇打婆婆呢!

(张义上。)

张义   (白)     哈哈!我哥哥刚走,你就打起妈来了?今儿个我替我哥哥教训教训你。

康氏   (白)     好了好了,不要打了。看你在我家也呆不住了,不如回到你娘家去吧!

王氏   (白)     看你们这个样儿,也搁不下我了。我正要回娘家去哪!

(王氏下。)

康氏   (白)     儿呀!随为娘后面用饭来吧。

(康氏、张义同下。)

【第六场】

(众渔夫同上。)

众渔夫  (同新水令)  晴和天气日初长,

             斗芳菲春花满放。

             红桥清水绕,

             绿柳荫斜阳,

             曲曲羊肠,

             俺只得就芳尘逍遥前往。

渔夫甲  (白)     众位请了!今日天气晴和,且到孟津河钓鱼。就此走走!

众渔夫  (同白)    请啊!

(众渔夫同下。)

【第七场】

渔人甲  (内白)    众渔人开船!

(众渔人同上。)

众渔人  (同唱)    每日打鱼在河边,

             逍遥自在乐安然。

             打得鱼儿回家转,

             一半吃酒一半换钱。

渔人甲  (白)     众位请了!

众渔人  (白)     请了!

渔人甲  (白)     你看这几日,孟津河上游,水深鱼肥,我们去到那里撒网,请啊!

众渔人  (同白)    请哪!

     (同唱)    明月清风自赏玩,

             不脱蓑衣岸上眠;

             收拾鱼竿与钓艇,

             不受利锁与名牵。

(众渔人同下。)

【第八场】

(四青袍引县官同上。)

县官   (念)     身为皇家七品官,每日与民断奇冤。

张宣   (内白)    新官到!

县官   (白)     有请!

(张宣上。)

县官   (白)     年兄到此,看印拜过。

(张宣拜印,县官下。)

张宣   (白)     且住!我今职受祥符县,不免接老母、妻、弟前来,同享荣华。

             来,溶墨伺候!

青袍甲  (白)     啊!

(牌子。张宣修书。)

张宣   (白)     传差官!

青袍甲  (白)     传差官!

差官   (内白)    来也。

(差官上。)

差官   (白)     参见老爷!有何吩咐?

张宣   (白)     这有书信一封,纹银百两,下到孟津地面,交张太夫人。不得有误!

差官   (白)     遵命。

(张宣、差官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王氏上。)

王氏   (唱)     儿夫进京求功名,

             为何至今无信音。

(差官上。)

差官   (白)     来此已是孟津地面,不知张太夫人住在何处。待我借问一声。

             大嫂,请来见礼!

王氏   (白)     还礼。施礼为何?

差官   (白)     请问一声,张太夫人住在何处?

王氏   (白)     你打听张太夫人什么事情呀?

差官   (白)     今有张宣得中第八名进士,职受祥符县令。命我迎请太夫人,故尔动问。

王氏   (白)     你甭问了,如今他们家里都死啦。

差官   (白)     但不知还有何人?

王氏   (白)     就剩下少夫人一个人了。

差官   (白)     少夫人今在何处?

王氏   (白)     不才就是我。

差官   (白)     小人不知,多有得罪!

王氏   (白)     有信没有?

差官   (白)     书信在此。

王氏   (白)     哟!还有银子哪?

差官   (白)     银两在此,夫人收下。

王氏   (白)     你给我叫个车去!

差官   (白)     是。

(差官下。)

王氏   (白)     哎呀慢着!我丈夫来了书信,接我们到任上同享荣华,这封信偏巧教我接着了。我不免说几句瞎话,告诉周伯伯。

             我说周伯伯!

周伯伯  (白内)    何事?

王氏   (白)     我丈夫得中第八名进士,职受祥符县令。如今接我去到任所,同享荣华。从今以后,将他母子冻饿死在寒窑。

周伯伯  (内白)    呕,是了。

(差官上。)

差官   (白)     车辆到。

王氏   (白)     走啊!

     (唱)     急急忙忙上车辆,

(王氏上车。)

王氏   (唱)     去到任所享安康。

(王氏、差官同下。)

【第十场】

(张义上。)

张义   (念)     贫穷无生计,孟津去钓鱼。

     (白)     我,张义。哥哥张宣,母亲康氏。只因我兄长进京求名,一去数载,杳无音信。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前去钓鱼便了。

             啊母亲!

康氏   (内白)    做什么?

张义   (白)     孩儿要到孟津河下钓鱼去了。

康氏   (内白)    孟津河下有三样鱼不准儿钓。

张义   (白)     哪三样鱼不准儿钓?

康氏   (内白)    鲇鱼、黑鱼、乌龟。儿要记下了!

张义   (白)     记下了。

             出得门来好天气也!

     (四平调)   自幼儿我的父丧了性命,

             全凭我钓鱼奉养娘亲。

             我兄长一去杳无音信,

             倒叫我母子们常挂在心。

     (白)     说话答里的到啦。待我上了鱼食。

(张义钓。)

张义   (白)     哟!什么沉掂掂的?钓上来啦?嘿!乌龟。我在家的时候,我母亲不教我钓你,偏偏把你钓上来,不能叫你白吃我两口鱼食,咬掉你一只爪儿。下去呗。待我下河去钓。

(张义走小圆场。)

张义   (白)     上上鱼食。怎么又沉掂掂的,钓上来了,又是它!我找块砖头打死它就结了。

(张义打。)

张义   (白)     怎么拉屎是黄的?乌龟拉屎是黑的呀!慢着,常听人说:孟津河有一金龟宝贝,拉金、尿银、放锡镴屁。莫非被我钓上来啦?待我回家禀告母亲知道。

(小二上。)

小二   (念)     手拿一杆杈,下河杈王八。

     (白)     这不是张义吗?你怎么跑我们下河来钓来啦?当初你们家大人有话:上河不准下河钓。你上我们下河来钓,那可不成!

张义   (白)     不成该怎样?

小二   (白)     我要打你!众哥们!

众渔人  (内同白)   来啦来啦。

(众渔人同上。)

众渔人  (同白)    什么事情?

小二   (白)     他上咱们这儿钓鱼,还不讲理。帮助我打他!

(众渔人同打,张义跑下。众渔人同追下。张义上。)

张义   (白)     喝!他们依仗人多,我也邀邀街坊。

             众乡邻!

众渔夫  (内同白)   来啦来啦!

(众渔夫同上。)

众渔夫  (同白)    什么事?

张义   (白)     他们下河的人,依仗人多欺负咱们上河的人。没什么说的,列位帮我个忙!

(众渔人同上,同开打。周伯伯上。)

周伯伯  (白)     慢来慢来!不要打了。他如今是二老爷了。

小二   (白)     他怎么是二老爷啦?

周伯伯  (白)     他哥哥升为祥符县正堂,他岂不是二老爷?

小二   (白)     这么一说,你把他们拦住,我们好走。

(周伯伯拦,众渔人、小二同下)

周伯伯  (白)     恭喜二老爷!贺喜二老爷!

张义   (白)     喜从何来?

周伯伯  (白)     你哥哥做了祥符县,岂不是一喜?

张义   (白)     乡里人做官。

周伯伯  (白)     大家喜欢。

张义   (白)     改日请你喝喜酒。

(周伯伯下。)

张义   (白)     众位请回吧!谢谢,谢谢!

(众渔夫同下。)

张义   (白)     刚才听说,我哥哥做了祥符县啦,不免回家告诉我妈去。

(张义下。)

【第十一场】

(康氏上。)

康氏   (引子)    家无隔宿粮,饥寒实难当。

     (念)     老身生来命运薄,好似路旁草一棵。过了今年秋八月,不知明年待如何。

     (白)     老身,康氏。配夫张世华,不幸早年丧命。是我所生两个孩儿:长子张宣,次子张义。张宣孩儿上京求名,一去数载,杳无音信。多亏张义孩儿在孟津河下钓鱼,母子度日。今早我儿钓鱼去了,这般时候还不见到来。

张义   (内白)    啊哈!

(张义上。)

张义   (念)     忙将河下事,报与母亲知。

     (白)     孩儿参见母亲!

康氏   (白)     罢了。儿呀,回来了。钓了多少鱼,卖了多少钱?拿来为娘使用。

张义   (白)     孩儿未曾钓得鱼,也没卖了钱,我得了一样宝贝。

康氏   (白)     嗯!想那宝贝,乃富豪之家所有。想是我儿前去偷盗,快快与为娘送了回去的才是。

张义   (白)     我哪是偷人家的?我这个宝贝,是在孟津河下钓上来的。

康氏   (白)     怎么,我儿在孟津河下钓上来的?好,拿来为娘观看。

张义   (白)     给您瞧。

康氏   (白)     拿来。

张义   (白)     不能教您瞧,你一瞧就该生气了。

康氏   (白)     一看宝贝为娘就不生气了。

张义   (白)     怎么着,您一瞧宝贝就不生气了?

康氏   (白)     不生气了。

张义   (白)     好。给您瞧,就是它!

康氏   (白)     唗!我把你这大胆的奴才!临行之时,为娘怎样嘱咐于你,那孟津河下,有三样鱼不准儿钓:鲇鱼、黑鱼、乌龟。儿今偏偏将这乌龟钓来。不遵母命,就为不孝!

张义   (白)     我说不让您瞧好不好,您一瞧就该生气了。孩儿我有下情回禀。

康氏   (白)     快快讲来!

张义   (白)     是。我奉了您的命,去到孟津河下钓鱼。我头一竿子,就把它给钓上来啦。是我恨它不过,咬掉了一只爪儿,又把它给放下去了。

康氏   (白)     你就该下河去钓。

张义   (白)     不错,我又上下河去钓。我头一竿子,又把它给钓上来了。

康氏   (白)     你怎么认识它呢?

张义   (白)     你瞧,我咬掉它一只爪儿,我怎么会不认识它呢?我心想找个砖头把它砸死,我一砸它拉了屎啦。我想这乌龟拉屎是黑的,它拉屎怎么是黄的呢?常听老人说:孟津河下有一金龟,拉金、尿银、放锡镴屁,乃是一样宝贝。今儿个教孩儿我给钓上来了。

康氏   (白)     为娘我不信。

张义   (白)     您要不信,我叫它拉点金子您瞧瞧。

康氏   (白)     不要伤了它的性命!

张义   (白)     不能伤了它的性命。砸砸砸!妈呀拉啦!

康氏   (白)     嗯!这是怎样讲话?

张义   (白)     乌龟拉啦。

康氏   (白)     果然是黄色的。

张义   (白)     是黄的吧!

康氏   (白)     待为娘我尝上一尝。

张义   (白)     您别吞了金!

康氏   (白)     果然是甜的。

张义   (白)     是甜的吧?

康氏   (白)     是金子。

张义   (白)     是金子吧?

康氏   (白)     是宝贝。

张义   (白)     宝贝!

康氏   (白)     啊!

张义   (白)     啊!

康氏   (笑)     哈哈哈……

张义   (白)     老太太您别闪了腰!

康氏   (白)     这就好了。

张义   (白)     对了。这就好了。

康氏   (二黄慢板)  老天爷睁开了三分眼,

             母子们离却了鬼门关。

             这才是儿的孝心动天地,

             从今后享荣华不受贫寒。

     (白)     儿呀,你我母子有了这个宝贝就不挨饿了。

张义   (白)     对了,不能挨饿了。母亲您拿饭来,孩儿我吃。

康氏   (白)     为娘闷坐寒窑,哪里来的饭食与儿充饥?

张义   (白)     说的是呢,我也没钓鱼来,也没卖钱来,哪儿有饭给我吃哪?咱们拿这宝贝走到大街之上换些银两,多买鱼肉,咱们娘儿俩开开斋,您瞧好不好!

康氏   (白)     嗳!还是多买柴米,少买鱼肉的才是。

张义   (白)     您这是为什么哪?

康氏   (白)     儿呀!

     (念)     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到无时盼有时。

张义   (白)     待我买点柴米去。

             哎呀慢着!我在孟津河钓鱼,周伯伯对我言讲:我哥哥得中了第八名进士,身受祥符县正堂,不免给我妈送个喜信儿去。

             恭喜母亲!贺喜母亲!

康氏   (白)     为娘喜从何来?

张义   (白)     我哥哥上京求名,得中第八名进士,身受祥符县正堂,这岂不是一喜吗?

康氏   (白)     此话当真?

张义   (白)     当真。

康氏   (白)     果然?

张义   (白)     果然。

康氏   (白)     待为娘谢天谢地!

张义   (白)     我也谢谢咱们家的灶王爷。

康氏   (白)     儿呀,拿来呀!

张义   (白)     拿什么来?

康氏   (白)     拿报单来呀。

张义   (白)     您跟我要报单?您也拿来吧!

康氏   (白)     与为娘要什么?

张义   (白)     您拿书信来呀!

康氏   (白)     为娘身在寒窑,哪里来的书信哪?

张义   (白)     我在孟津河下钓鱼,可哪来的报单哪?

康氏   (白)     此话哪个对你讲的?

张义   (白)     周伯伯告诉我的。

康氏   (白)     想你那周伯伯上了几岁年纪,说话有些颠三倒四,我儿再去问个明白。

张义   (白)     对了,我再问问他去。

(张义出门。)

张义   (白)     周伯伯在家没有?

周伯伯  (内白)    做什么?

张义   (白)     我哥哥得中第八名进士可是真的?

周伯伯  (内白)    是真的。

张义   (白)     可有书信到来?

周伯伯  (内白)    有书信到来,被下书人下错了。

张义   (白)     下到哪儿啦?

周伯伯  (内白)    下到王家庄,被你那王氏嫂嫂细看了一遍,雇了一乘小轿,她就独自上任去了。临行之时,还留下了两句淡话。

张义   (白)     哪两句淡话?

周伯伯  (内白)    要将你母子冻饿死在寒窑!

(张义哭,进门。)

康氏   (白)     儿呀,哪个打了你了?

张义   (白)     没人打我。

康氏   (白)     骂了你了?

张义   (白)     没人骂我。

康氏   (白)     不打不骂,为何啼哭?

张义   (白)     周伯伯说了:我哥哥得中进士是真的。有书信前来,被下书人下错了。

康氏   (白)     下到哪里?

张义   (白)     下到王家庄,被我那王氏嫂嫂细看了一遍,雇了一乘小轿,独自上任去了。临行之时留了两句淡话。

康氏   (白)     哪两句淡话?

张义   (白)     要将咱们母子冻饿死在寒窑!

康氏   (白)     好贱人哪!

     (唱)     只望养儿防备老,

             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     儿呀,你那无义的兄长,他做了官,不奉养为娘,全仗我儿养活为娘的了。

张义   (白)     对啦。他不养活您,我还不养活您吗?我跟您讲个理,使得使不得?

康氏   (白)     与为娘讲些什么?

张义   (白)     想当初我哥哥在家的时候,有好吃的给他吃,有好穿的给他穿,让他念书,让我捡煤核儿!

康氏   (白)     俱是一样。

张义   (白)     给他娶媳妇,让我打光棍!

康氏   (白)     休得取笑!

张义   (白)     如今他做了官了,他不养活您啦,您猜我哪?

康氏   (白)     你便怎么样?

张义   (白)     我也是嘚不养活你啦。

康氏   (白)     怎么,你也不养活为娘了?

张义   (白)     对啦,我也不养活你啦。

康氏   (白)     此话当真?

张义   (白)     当真。

康氏   (白)     果然?

张义   (白)     谁还跟你闹着玩儿吗?

康氏   (白)     如此说来,张义!

张义   (白)     怎么样?

康氏   (白)     我那亲——

张义   (白)     亲什么?

康氏   (白)     儿呀!

(康氏哭。)

康氏   (二黄原板)  叫张义我的儿听娘教训,

             待为娘对娇儿细说分明:

             儿的父遭不幸早年丧命,

             抛下了母子们苦度光阴;

             是为娘守贞节不嫁别姓,

             皆因是儿年小、娘在中年、怕的是百年之后、身入九泉、难见儿那去世的先人。

             我的儿呀!

张义   (白)     我爸爸临死的时候叫你嫁人,你不嫁人;如今你老了,再想嫁人,没人要你了!

康氏   (二黄原板)  那乌鸦它倒有反哺之义,

             那羊羔它倒有跪乳之恩。

             我的儿养为娘好有一比,

             儿好比杨香打虎、王祥卧冰、孟宗哭竹、莱子斑衣,俱都是那孝顺之人,

             我那不孝的儿呀!

张义   (白)     二十四孝哇,四十八孝,我也不养活你啦。

康氏   (白)     唉!

     (二黄摇板)  这几个行孝子儿全不信,

             再把那不孝人说与儿听:

             清风亭张继保天雷报应,

             韩信将未央宫速报幽冥。

             我的儿今日里将娘奉敬,

             自有那神灵在暗地里查巡。

     (白)     儿啊,为娘讲了半日好话,你还是奉养为娘的才是。

张义   (白)     我吃了秤砣铁了心啦,不养活你定了!

康氏   (白)     当真不奉养为娘?

张义   (白)     当真不养活腻了。

康氏   (白)     如此说来,我就要——

张义   (白)     你要怎么样?

康氏   (白)     唉!到长街乞讨,岂不伤了儿的脸面?

张义   (白)     你要讨饭哪?给你做官的儿子丢脸,不与我这钓鱼的什么相干,趁早去你的!

康氏   (白)     好奴才!

     (二黄摇板)  我这里好言语奴才不信,

             小张义在一旁不睬不闻。

             无奈何出窑门长街去奔,

             我的儿呀!

张义   (二黄摇板)  哪有个孩儿不养娘亲?

     (白)     妈呀,我跟您闹着玩哪,我养您啦。

康氏   (白)     怎么,你奉养为娘了?

张义   (白)     我养活您啦。

康氏   (白)     好哇!

     (二黄摇板)  用手搀起张义子,

             毕竟还是儿孝深。

             手拉娇儿窑门进,

张义   (白)     哎!

     (二黄摇板)  孩儿起下登程心。

     (白)     妈呀,孩儿要到祥符县找我那无义的兄嫂,与他辩理。

康氏   (白)     儿呀,等为娘百年之后,我儿再去也还不迟。

张义   (白)     孩儿去心已定,母亲不必拦阻。

康氏   (白)     我儿去心已定,为娘也不拦阻于你。此番到了任所,见了你那无义的兄嫂,问他身打何处来?

张义   (白)     母亲所养。

康氏   (白)     官从哪里得?

张义   (白)     书中所得。

康氏   (白)     那王氏媳妇何人所娶?

张义   (白)     母亲银钱所娶。

康氏   (白)     是呀,这有拐杖一根,带在身旁。

张义   (白)     要它何用哪?

康氏   (白)     到了祥符县,见了你那无义的兄嫂,打也打得他们几下!

张义   (白)     孩儿不敢!

康氏   (白)     骂也骂得他们几句!

张义   (白)     孩儿越发地不敢!

康氏   (白)     张义!

张义   (白)     母亲!

康氏   (白)     请上受为娘一拜!

张义   (白)     您这不要折寿死孩儿吗?

康氏   (白)     为娘此拜并非拜你,

张义   (白)     您拜的是谁哪?

康氏   (白)     拜的是你那无义的兄嫂哇……

(康氏哭。)

张义   (白)     那么您就多拜上几拜吧!

康氏   (二黄摇板)  眼望祥符身拜定,

             拜你无义小畜生。

             我儿此去把他问,

             问他几句早回程。

张义   (白)     告辞了。

     (二黄摇板)  辞别母亲出家门,

康氏   (白)     转来!

张义   (二黄摇板)  母亲有话快些云。

     (白)     母亲,孩儿去得好好,唤孩儿回来做甚?

康氏   (白)     儿啊,此番到了任所,见了你那无义的兄长,问他几句,急速回来。莫要教你那嫂嫂将你害……

张义   (白)     孩儿我不去啦!

康氏   (白)     我儿为何不去?

张义   (白)     母亲出此不利之言,孩儿我不去了。

康氏   (白)     为娘上了几岁年纪,说话有些颠三倒四,我儿你、你、你……只管去吧!

张义   (白)     告辞了!

     (二黄摇板)  母亲话儿错出唇,

             倒叫张义吃一惊。

     (白)     儿好怕!

康氏   (白)     怕者何来?

张义   (二黄摇板)  怕的是儿死娘还在,

             白发人反送了黑发之人。

             在寒窑辞别了年迈的母,

             祥符县内走一程。

康氏   (白)     张义!

张义   (白)     老娘!

康氏   (白)     我儿!

张义   (白)     母亲!

康氏   (白)     儿呀!

张义   (白)     娘啊!罢!

(张义下。)

康氏   (白)     张义!我儿!啊……我的儿呀!

     (二黄摇板)  一见我儿出窑门,

             好似开弓放雕翎。

             含悲忍泪窑门进,

             但愿我儿早回程。

     (白)     唉,儿呀……

(康氏下。)

【第十二场】

(院子引张宣同上。)

张宣   (唱)     我命差人下书信,

             为何不见转回程?

             思想老母心难忍,

             怎不叫人泪淋淋!

(差官上。)

差官   (白)     参见老爷!

张宣   (白)     命你下书怎么样了?

差官   (白)     太夫人与二老爷俱已下世去了。

张宣   (白)     母亲哪!

     (唱)     忽听差人报一声,

             老母兄弟命归阴。

             走上前来忙跪定,

             儿的娘啊!

             痛煞孩儿一片心。

     (白)     你是怎么知道的?

差官   (白)     乃是少夫人对我言讲。

张宣   (白)     夫人现在何处?

差官   (白)     现在厅房。

张宣   (白)     下面歇息。

差官   (白)     是。

(差官下。)

张宣   (白)     家院,有请夫人!

院子   (白)     有请夫人。

(王氏上。)

王氏   (念)     婆母兄弟命不在,全凭妙计巧安排。

     (白)     老爷!

张宣   (白)     夫人,为何不见老母、兄弟?

王氏   (白)     只因你走之后,母亲盼得两眼昏花,后来一病身亡。兄弟在孟津河下钓鱼,与人争斗,不幸失足落水,可就淹死啦。他们娘儿俩一死,我也不愿意活着啦,心想跳河一死,又被众乡邻搭救,才得活命。如今见了你的书信,我想在家呆着也没意思,故尔我才来到此处。

张宣   (白)     家院,准备灵堂,待老爷祭奠。

家院   (白)     是。

张宣   (白)     母亲哪!

(张宣哭。)

     (唱)     孩儿如今做县令,

             未曾报答养育恩。

             可叹老母遭不幸,

             孩儿不孝罪非轻。

(张宣、王氏同下。)

【第十三场】

(张义上。)

张义   (念)     寒窑奉了母亲命,祥符县内走一程。

     (白)     我,张义。奉了母亲之命,去找我那兄长。行了两三天,也不知道路径。所有的银子俱已花尽,没法子,再拿这金龟砸点儿银子好住店。

(张义砸金龟。)

张义   (白)     有银子啦。看天已不早,就这儿住下吧。

             店家!

店家   (内白)    啊哈!

(店家上。)

店家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客官住店吗?

张义   (白)     可有上房?

店家   (白)     上房都满了。

张义   (白)     叫你大相公哪里睡觉哪?

店家   (白)     别拿架子啦!冲你这个扮像,就不是住上房的。有银子吗?

张义   (白)     有银子。

店家   (白)     我看看!

张义   (白)     你看看。

店家   (白)     你这银子不是好来的!

张义   (白)     你这人真势利眼,我这扮像,有银子就不是好来的,这真是衣帽年。得了。有房没房?

店家   (白)     给你看看。你好运气,还有一间小草屋。

张义   (白)     小草屋?待我谢谢祖先爷,有我的草屋住啦。

店家   (白)     你可别来阴骘文,不愿住请你远远地住去!

张义   (白)     天到这个时候,哪儿找店去?

店家   (白)     要是住,还有一条!

张义   (白)     哪一条?

店家   (白)     你听着:虽说你住的是草屋,可得开上等的房钱。

张义   (白)     开上等的房钱?

店家   (白)     不愿意,那你就上别的地方去住!

张义   (白)     得啦。我就花上等房钱。

店家   (白)     别忙,虽说你花了上等房钱,可是没灯,也没有被。

张义   (白)     干脆,我全将就了。

店家   (白)     随我来。好好睡吧。

             慢着!我看他银子太多了,不是抢了来的,就是偷了来得。我撵他他也不走,别找麻烦,我与他报官去。

(差人上。)

店家   (白)     大哥!正要找您去哪。

差人   (白)     什么事?

店家   (白)     您不知道,店里来了一个客人,有二十来岁,穿着很破。贼眉鼠眼,手里的银子很多。八成不是好人。

差人   (白)     待我去问问他。

店家   (白)     随我来。

(店家进门。)

店家   (白)     醒醒!

张义   (白)     哎哟,睡得好冷啊!

差人   (白)     你是干什么的?

张义   (白)     我是找我哥哥的。

差人   (白)     你哥哥是哪一个?

张义   (白)     就是祥符县县太爷张宣。

差人   (白)     你姓甚名谁?

张义   (白)     我叫张义。

差人   (白)     打鬼打鬼!

张义   (白)     你疯啦?

差人   (白)     站远些讲话!

张义   (白)     说你的吧!

差人   (白)     人叫一声高一声,鬼叫一声低一声。

张义   (白)     咳嗽一声儿你们听听。

差人   (白)     张二太爷!

张义   (白)     差官大老爷!差官大老爷!差官大老爷!

差人   (白)     你不曾死?

张义   (白)     这是哪儿的事情!

差人   (白)     你这么叫一声,吉祥不了!

店家   (白)     打鬼打鬼!

差人   (白)     他不是鬼,他是张二老爷,还不向前赔礼?

店家   (白)     二老爷在上,店家不知,多有得罪。

张义   (白)     你这是阎王店哪!

店家   (白)     大人不记小人过,二老爷您饶了我吧!

张义   (白)     这两句话讲得有理,上等房钱,罚了你啦。

差人   (白)     随我到县里去见大人。

张义   (白)     嗯哼!

(张义、差人同下。)

店家   (白)     正是:

     (念)     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茶壶当夜壶。

     (白)     真倒霉!

(店家下。)

【第十四场】

(院子上。)

院子   (念)     有事忙来报,无事不乱言。

     (白)     有请大人!

(张宣上。)

张宣   (念)     满怀心腹事,时刻挂心上。

     (白)     何事?

院子   (白)     差役有事回禀。

张宣   (白)     传!

院子   (白)     是。

             传公差!

(差人上。)

差人   (念)     忙将二爷事,报与大人知。

     (白)     参见大人!今有二老爷到此,要见大人。

张宣   (白)     有请!

差人   (白)     有请!

(差人下。张义上。)

张义   (白)     哥哥!

张宣   (白)     兄弟呀!

(张宣、张义同哭。)

张宣   (白)     母亲何在?

张义   (白)     现在寒窑受苦。

张宣   (白)     啊,王氏言道:你母子俱已死了。

张义   (白)     那个贱人与母亲时常吵闹,搬回娘家去了。见了哥哥的家书,雇了一顶小轿,自己上任来了。临行之时还说了两句淡话。

张宣   (白)     她讲些什么?

张义   (白)     将我母子活活冻饿死在寒窑。

张宣   (白)     是她讲的么?

张义   (白)     不是她,你就会穿孝了吗?

张宣   (白)     好贱人哪!

     (唱)     听得兄弟话有因,

             愚兄倒做不孝人。

             她今不孝不义我难论,

     (白)     也罢!

     (唱)     不如一死见先人。

张义   (白)     哥哥呀!

     (唱)     你今一死不要紧,

             抛下我母子靠何人?

张宣   (白)     依你之见?

张义   (白)     将我那王氏嫂嫂痛骂一场,她若不认,写封休书把她休了就结啦。

张宣   (白)     只是我的恶气难消。有道是:妻子不贤不孝,乃是丈夫之大罪。恨不得用刀将她杀死,方解我的心头之恨。

张义   (白)     哎呀哥哥,你一时生气就要杀人,身为皇家七品县令,杀人就不偿命了吗?

张宣   (白)     呀!

     (唱)     贤弟说话真有理,

             张宣言语欠仔细。

             家院带路二堂里。

             见了王氏问端的。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秋红引王氏同上。)

王氏   (唱)     但愿他母子们双双命丧,

             那时节才称了我的心肠。

(张宣上。)

张宣   (白)     好贱人!

     (唱)     你说母弟丧了命,

             为何兄弟到来临?

             别的事儿我不问,

             为何咒骂老娘亲?

     (白)     王氏呀贱人!你说他母子丧命,如今兄弟来到任所,你还有何话讲?

王氏   (白)     哎呀慢着!当初我说他母子丧命,为的是免去我丈夫的思念,不想如今张义又来了,这可怎么好哪?有啦:我先灌个米汤,等他母子到来,再想主意把他们害了,我就是这个主意。

             我说老爷,当你走后,因为家中没有度用,因此我就回了娘家了。听说他母子一死,我也没有打听,这是我的不是了。等母亲到了任所,我好好地孝顺孝顺她老人家。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有什么不是你还恕不过我去吗?得啦,我这儿给你跪下啦!

张宣   (白)     从今以后须要改过!

王氏   (白)     我再也不敢啦。真格的,兄弟来啦,在哪儿哪?

张宣   (白)     现在前厅。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今有黄河决口,包大人有命,命老爷前去查看。

张宣   (白)     知道了。夫人好好侍奉兄弟,急速差人接老母前来;下官不日就回。

             外厢顺轿!

(四青袍同上。张宣上轿。四青袍、院子、张宣同下。)

王氏   (白)     丫头!

秋红   (白)     有。

王氏   (白)     请你家二老爷。

秋红   (白)     是啦!有请二老爷。

(张义上。)

张义   (唱)     众乡邻请我吃接风水酒,

             心惦念老娘亲盼儿忧愁!

     (白)     嫂子,你好哇?

王氏   (白)     兄弟你来啦?

张义   (白)     来喽!

王氏   (白)     来了可是来啦,来到这儿可比不得在家里头,当讲的你讲上几句,不当说的,可不准你胡说八道。

张义   (白)     喝!刚见面,就教训我。

王氏   (白)     教训你?你听我话便罢;你要不听我话,你哥哥可出外了,你提防点儿,我不给你饭吃。

张义   (笑)     哈哈哈……

王氏   (白)     你乐什么?

张义   (白)     你还以为我像在家里一样哪,受你气!你不给我饭吃呀——

(张义拿金龟。)

张义   (白)     你看见这个没有?

王氏   (白)     乌龟,这有什么用?

张义   (白)     有什么用?哼哼!我上祥符县寻兄,一路之上,吃饭的饭钱,住店的店钱,都朝它要。

王氏   (白)     它又哪来的钱哪!

张义   (白)     它呀,拉金、尿银、放锡镴屁。拉点儿,撒点儿我就吃不了的。你不是不给我饭吃吗,我还是不吃了。二老爷走了。

(张义下。)

王氏   (白)     兄弟你回来。好大的气呀!

(王氏背供。)

王氏   (白)     哎呀慢着!张义找他哥哥来,一路之上连吃带住,也得不少的钱哪,他们娘儿俩穷的那个样儿,又哪来的盘缠钱哪!那个龟一定是宝龟。嗯,有唻,我想个主意把他害死,一来金龟到了我手,二来也免去后患。我就是这个主意。

             我说丫头哇!自从我来到这儿,待你怎么样啊?

秋红   (白)     恩重如山。

王氏   (白)     既是恩重如山,我有什么事要是跟你说,你可别给我走漏消息!

秋红   (白)     您待我那么好,我怎么能走漏您的消息哪?

王氏   (白)     我告诉你说:我在家里头尽受我婆婆跟小叔子的气。好容易躲开他们啦,不想张义又来了。我打算想个主意把他给害了,就是没有好主意。

秋红   (白)     不要紧的,待一会您再把二老爷请来,给他接风,酒内给他下上断肠散,把他害死。害完了他,赶紧的把尸首搭在北门停放。等老爷回来,就说他不会吃酒,被乡邻人请他吃酒,因酒呛心血而亡。老爷要是不追问,可就没有事啦。等老的来了,再想法子。您瞧好不好?

王氏   (白)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你告诉厨房预备酒饭;赶紧去请二老爷。

秋红   (白)     是啦,您交给我啦!

(秋红下。)

王氏   (白)     张义呀张义!放着鱼不好好钓,想要来做做二老爷?哼哼!有我在这儿,就叫你做不成!这才是:

     (念)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秋红   (内白)    二老爷随我来!

(秋红引张义同上。)

张义   (白)     你们太太她不是不管我饭吗?干什么又找我哪!

秋红   (白)     她跟您闹着玩儿哪!接风酒都给您预备啦!

张义   (白)     你瞧这个没准脾气劲嗒!

             嫂子!

王氏   (白)     兄弟,你怎么不经呕啊?嫂子跟你说几句玩笑话你就跑啦。你瞧你哥哥他可真忙,兄弟来到任所,也不跟我说一声,他就走啦。

             丫头哇,快来备酒,与你二老爷接风。

张义   (白)     怎么着,又吃酒?多谢嫂子!

秋红   (白)     酒到。

王氏   (白)     兄弟,请!再来一杯。你再喝一盅,喝个长流水吧!

张义   (白)     我可不喝啦。

王氏   (白)     兄弟,你来的时候,母亲在家身体可康健吗?

张义   (白)     你得啦吧!你们在这儿享福,还想得起来妈来?哎哟不好!我的肚子怎么疼起来了?

王氏   (白)     八成压住风啦,呆一会就好啦。

张义   (白)     哎呀!不好!

(张义死。)

秋红   (白)     二老爷死啦!

王氏   (白)     唤家下人前来。

秋红   (白)     家下人走上!

(众家人同上。)

众家人  (同白)    参见夫人。

王氏   (白)     你们二老爷不会饮酒,被乡邻人请他吃酒,酒呛心血而死。速备棺木,快快安葬!

众家人  (同白)    是。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牌子。四青袍引张宣同上。四青袍同下。王氏暗上。)

张宣   (白)     兄弟往哪里去了?

王氏   (白)     你还提哪?从你去后,乡邻们请他吃酒,酒呛心血而亡了。

张宣   (白)     哎,兄弟呀!尸首现在何处?

王氏   (白)     埋在北门。

张宣   (白)     家院,准备冥资,待你老爷亲自祭奠。

(张宣、王氏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四文堂、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包兴引包拯同上。)

包拯   (引子)    一片忠心,保我主,锦绣龙庭。

     (念)     身受皇恩为府首,精忠扫恶美名留。若有冤屈来见我,公正审明奏龙楼。

     (白)     老夫,包拯。宋王驾前为臣。昔年在业师张世华门下攻读。今有师弟张宣,身受祥符县,乃是老夫所管之地。不知他为官如何。只因黄河决口,若有差池,合府人民必遭涂炭。老父不免去到城隍庙烧香许愿。

             王朝、马汉,外厢开道!

王朝、

马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张义上。)

张义   (唱)     城隍庙内挂了号,

             土地祠内领回文。

             可恨嫂嫂心忒狠,

             毒酒害我命残生。

     (白)     我乃张义鬼魂是也。只因我在孟津河下钓鱼,得了金龟宝贝,奉了母亲之命,去到祥符县找我兄长。不想我兄长下乡查勘去了,我嫂嫂图我的金龟宝贝,竟用毒酒将我害死。是我母亲去到祥符县寻找于我,不免去到大路旁边等候便了。

(张义下。)

康氏   (内唱)    夜黄昏直走到金鸡报晓,

(康氏上,张义上,向康氏一扑、两扑,跑下。)

康氏   (白)     啊!适才见张义孩儿,披头散发,血流满面,怎么他一时就不见了?啊喝是了。想是我年迈,运败时衰,中途路上遇见了鬼。我是不怕鬼,啊嗯,我是不怕鬼!哦是了。

     (唱)     却原来那乌鸦叫我大吃一惊。

             适才间见张义血流满面,

             也不知为的是哪一层?

             莫不是我的儿找不着路径?

             莫不是我的儿找不着衙门?

             莫不是我的儿遭人陷害?

             莫不是我的儿遇见狼虫?

             一路上思娇儿心神不定,

             找着那小娇儿我才放心。

     (白)     是我不分昼夜而行,也不知是来到何处?看那旁有座衙门,待我向前借问一声。

             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做什么的?

康氏   (白)     借问一声:此处可是祥符县?

院子   (白)     正是祥符县。

康氏   (白)     烦劳大叔与我禀报县台,就说乡里人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启禀老爷:乡里人求见。

张宣   (内白)    对他去说:你家老爷在家,未曾受过乡里人的恩惠,一概免见。

院子   (白)     我家老爷传出话来:一概免见。

康氏   (白)     这可是你家老爷讲的么?

院子   (白)     正是。

康氏   (白)     哎呀,这个奴才做了官,连乡里人都不见了。

             再烦大叔与我面禀一声,说我这乡里人与别的乡里人不同,乃是宣儿之娘、义儿之母,我是一定地要见!

院子   (白)     回禀老爷:她说这个乡里人与别的乡里人不同:乃是宣儿之娘、义儿之母,一定地要见!

张宣   (内白)    噢!母亲到了,说我有请!

(张宣上。)

院子   (白)     有请老夫人!

康氏   (白)     好一个难见的张大老爷!

张宣   (白)     折杀孩儿。母亲请!母亲请来上坐!

康氏   (白)     这是教我坐的么?如此,乡里人大胆了。

张宣   (白)     母亲请上,待孩儿大礼参拜!

康氏   (白)     且慢!张大老爷,你要恕我这六十三岁的老婆子,不能在张大老爷台前问安,你不要罪我!

张宣   (白)     恕孩儿在家少奉甘旨,望母亲饶恕!

康氏   (白)     罢了。起来。一旁坐下。

张宣   (白)     谢母亲!王氏,打茶来!

王氏   (内白)    来了!

(王氏上。)

王氏   (念)     用手掬尽三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白)     参见婆母!

康氏   (白)     罢了。原来是王夫人!王夫人你可好哇?

王氏   (白)     我好,婆母可好?

康氏   (白)     为娘同你兄弟自住寒窑,哎,也好哇!

王氏   (白)     婆母请来用茶。

康氏   (白)     适才中途路上,吃了一些凉水,不用了。

王氏   (白)     少用些。

康氏   (白)     拿去!不用!

王氏   (白)     不用就罢!

(王氏下。)

康氏   (白)     哎呀王夫人哪!我前来寻找我那张义孩儿,急急就走。你休要放在心上!

张宣   (白)     这也是母亲惯坏她的。

康氏   (白)     倒是为娘惯的她。你且坐下。

张宣   (白)     谢母亲!

康氏   (白)     儿呀,你兄弟可到任所?

张宣   (白)     我兄弟到了任所,被乡邻们邀他吃酒去了。

康氏   (白)     倒是他哥哥做了官,就有乡邻们邀他吃酒。想我母子身住寒窑,连杯茶也无人叫他去吃。为娘这才放心。儿呀!我且问你:你在家的好哇,还是你在外的好?

张宣   (白)     还是在家侍奉母亲的好。

康氏   (白)     想你在外为官,吃的是珍馐美味,穿的是夹纱罗衣;想我母子久住寒窑,吃糠咽菜,万般无奈,命你兄弟去到河下钓鱼。钓得鱼回,母子饱餐一顿;若是钓不得鱼回,只好忍饿一顿。看将起来,还是在外为官的好!

张宣   (白)     还是在家侍奉老娘的好。

康氏   (白)     儿呀,我且问你:你这官从何处来?

张宣   (白)     书中而得。

康氏   (白)     王氏媳妇何人所娶?

张宣   (白)     老娘银钱所娶。

康氏   (白)     你这身从何处来?

张宣   (白)     母亲所养。

康氏   (白)     唗!跪到堂前听为娘教训:儿既知道父母所生所养,曾记得你父在世之时,染病在床,将为娘唤到床前说道:妻呀,为夫我这病十分沉重,不能久在人世。我若死后,并无别事挂念,只有两个孩儿:大孩儿张宣必须多读诗书;次子张义但凭于你。言罢他就一命而亡。唉!那时为娘受尽千辛万苦,供养儿在南学读书,到如今你才做了这七品县令。儿岂不知孔夫子有言: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乌鸦有反哺之义,羊羔有跪乳之孝,马有推墙之报,犬有湿草之恩。为人者不如禽兽,只图一日饱,忘了父母恩,我把你这不孝的奴才!

张宣   (白)     母亲开恩!

康氏   (唱)     想前事不由娘珠泪滚滚,

             骂一声张宣儿你不孝畜生!

             遭不幸儿的父丧了性命,

             抛下了母子们苦度光阴。

             儿做官岂不知那孝义忠信?

             儿做官岂不治那忤逆子孙?

             倘若是娘把你忤逆来送,

             那时节一桩桩一件件我看儿你是怎样的动行!

张宣   (白)     母亲!

     (唱)     劝母亲休得要珠泪滚滚,

             孩儿言来听分明:

             儿也曾带过了书和信,

             儿也曾带过了安家银。

康氏   (唱)     娘何曾见过你书和信?

             娘何曾见过你安家银?

             别的话儿我不问,

             快叫那张义儿早早回程。

     (白)     儿呀,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你那兄弟到来?

张宣   (白)     哎呀且住!我母亲要我的兄弟,这便如何是好?也罢!待我实说了吧。

             哎呀母亲哪!我兄弟到了任所,酒呛心血而亡了!

康氏   (白)     儿待怎讲?

张宣   (白)     酒呛心血而亡了!

康氏   (白)     哎呀!

(康氏气椅。)

张宣   (白)     母亲醒来!

康氏   (唱)     听说是张义儿丧了命,

     (三叫头)   张义!我儿!儿呀!

     (唱)     好似钢刀刺在心。

             问张宣你兄弟在何处停定?

张宣   (唱)     现在北门把灵停。

康氏   (唱)     叫张宣搀为娘到北门来奔,

             可怜我年迈苍苍空走一程。

(康氏、张宣同下。)

【第十九场】

(院子引张宣同上。)

张宣   (白)     有请母亲!

(康氏上。)

康氏   (唱)     闻听张义把命断,

             好似钢刀把心剜。

(院子暗下。)

康氏   (三叫头)   张义!我儿!儿呀!

     (唱)     见灵位不由娘肝肠痛断,

     (三叫头)   张义!我儿!儿呀!

     (唱)     点点珠泪洒胸前。

             生儿在河南孟津县,

             不料想儿到此命丧黄泉。

     (白)     儿呀,你兄弟得何病症而死?

张宣   (白)     酒呛心血而亡。

康氏   (白)     他素日并不饮酒哇。

张宣   (白)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康氏   (白)     为娘今晚要在此地与你兄弟守灵做伴。

张宣   (白)     孩儿陪伴母亲。

康氏   (白)     不用,你的公事要紧。去吧!

张宣   (白)     叫王氏前来陪伴母亲。

康氏   (白)     不要提那王氏,快快去吧。

张宣   (白)     是。

(张宣下。)

康氏   (白)     儿呀!

     (二黄慢板)  耳听得谯楼上初更鼓尽,

             县衙中来往响梆铃声音。

             叹娇儿得何病丧了性命?

             与为娘托梦兆细说冤情。

     (二黄原板)  都只为儿兄长科场来进,

             身得中忘却了养育之恩。

             受皇恩身坐那祥符县令,

             暗地里接妻子于理不平。

             我的儿闻此言心怀不忿,

             一心要来到此问个分明。

             实指望儿兄弟天缘有份,

             又谁知儿到此一命归阴。

             哭娇儿哭得我喉咙气紧,

             又听得谯楼上鼓打二更。

             叹娇儿在家中苦处受尽,

             可叹你在寒窑侍奉母亲,

             叹娇儿为寻兄把祥符县进,

             叹为娘在寒窑日夜挂心。

             实指望娘到此母子欢幸,

             又谁知儿做了一个孤魂。

             哭娇儿直哭得心痛难忍,

             只觉得喉咙哑娘好伤情。

     (白)     儿呀,与为娘托一梦兆,也好与你伸冤告状。

张义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罢了三更时分,

(张义上。)

张义   (二黄摇板)  一霎时显出了张义鬼魂。

             我这里使阴风将娘唤醒,

(康氏醒。)

康氏   (二黄摇板)  猛抬头又只见张义娇生。

             只见他满面血娘心难忍,

             问娇儿因何故命丧残生?

             我本当下位去实难扎挣,

张义   (二黄碰板)  老娘亲休贪睡儿有话云:

     (二黄原板)  都只为在寒窑奉母之命,

             来到这祥符县把兄找寻。

             又谁知我兄长下乡查看,

             我嫂嫂图金龟起下狠心。

             暗地里将毒药酒中放定,

             因此上害孩儿一命归阴。

             望母亲与孩儿报仇雪恨,

             城隍庙包相前去把冤伸。

(张义下。张宣上。)

张宣   (白)     母亲醒来!

康氏   (唱)     适才间见张义前来托梦,

             醒来时不由我泪洒前胸。

     (白)     儿呀!此处可有一城隍庙?

张宣   (白)     有个城隍庙。

康氏   (白)     为娘在中途路上,许下城隍庙降香。为娘要前去了愿。

张宣   (白)     待孩儿陪伴母亲前去。

康氏   (白)     不用。你的公事要紧,去吧!

张宣   (白)     是。

(张宣下。)

康氏   (白)     儿呀!你的冤魂休散,跟随为娘去往城隍庙,也好与你伸冤告状。

     (唱)     含悲忍泪出北门,

             去到庙中把冤伸。

(康氏下。)

【第二十场】

(老僧、小和尚同上。)

老僧   (念)     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白)     今当庙会之期,徒儿打扫禅堂,好好侍奉香客。

小和尚  (白)     是。

老僧   (白)     为师要打坐去了。

(老僧下。差役上。)

差役   (白)     和尚!

小和尚  (白)     大老爷到此何事?

差役   (白)     有一贫婆,乃是县太爷的母亲,好好侍奉。

小和尚  (白)     是。

(差役下。康氏上。)

康氏   (唱)     我儿冤死为娘恨,

             淋淋鲜血吓煞人。

             含悲忍泪庙门进,

             为娘是你报仇人。

     (白)     神爷呀神爷,我儿的冤屈不明不白,何日得报噢!

     (唱)     冤魂休散随娘引,

             必定有日把冤伸。

(康氏旁坐。四文堂、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唱)     来在庙堂忙下轿,

(包拯下轿。包拯、四文堂、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进。)

包拯   (唱)     城隍庙中把香烧。

     (白)     和尚!

小和尚  (白)     有。

包拯   (白)     带路禅堂!

小和尚  (白)     随我来。

包拯   (白)     老夫到此,你是甚等样人,敢在老夫面前大模大样,成何体统?

康氏   (白)     哈哈!包拯!小奴才!尔如今坐了开封府,小小的知府,就忘却昔年受业之恩?尔今来在城隍庙中,竟敢放出虎狼之威!尔的忠义名扬四海,如今看将起来,乃是虚名!

包拯   (白)     呕!

     (唱)     听罢言来才知情,

             原来师母到来临。

             人来与爷忙退净,

(四文堂同下。)

包拯   (唱)     向前哀求师母称。

     (白)     师母在上,徒儿不知,多有得罪!

康氏   (白)     有道是:不知者不怪罪。你且起来。

包拯   (白)     多谢师母!不在家中,到此何事?

康氏   (白)     师娘我有满腹冤屈,不好言讲。

包拯   (白)     和尚!酒筵伺候!

     (唱)     将酒筵摆在了禅堂以上!

(小和尚摆酒。)

包拯   (唱)     我与师母说端详:

             孩儿我坐开封执法不枉,

             若有那冤屈事细说短长。

康氏   (唱)     小张义到祥符把兄嫂探望,

             倒叫我每日里牵挂心肠。

             行至在中途路见儿一面,

             见娇儿满身血所为哪桩?

             王氏女她言道我儿命丧,

             想必是这内中冤屈埋藏。

包拯   (白)     尸首埋在何处?

康氏   (白)     北门以外五里之地。

包拯   (白)     今日天色已晚,暂住徒儿府中。

             王朝、马汉,打道回府!

王朝、

马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太白金星上。)

太白金星 (唱)     凌霄领了玉帝命,

             开封托兆走一程。

     (白)     我乃太白金星是也。今有白龙三太子,罪犯天条。玉帝大怒,将他降在孟津河,三年已满,今乃归位之期,不免去至开封府包公台前托兆,也免东海龙王在此处发水,使黎民身遭涂炭也。

     (唱)     足踏祥云下凡尘,

             包公台前说分明。

(太白金星下。)

【第二十二场】

(包拯、包兴同上。)

包拯   (唱)     有老夫坐开封谁人不晓!

             包龙图大学士代管阴曹。

             日断阳夜断阴山河美好,

             山又山河又河不差分毫。

             追魂鞭照妖镜妖魔打扫,

             虎头铡为的是恶棍土豪。

             将身坐在二堂道,

             身体困倦为哪条?

     (白)     且住!今有师母告我师弟张宣夫妻谋害张义。想那张宣为人忠正,焉有此事?

包兴   (白)     那可没准儿。人心隔肚皮,什么事不许做呀!

包拯   (白)     想那张义到了任所,张宣正去查勘;一日之中,张义便酒呛心血而亡,怎说张宣谋害?

包兴   (白)     “巧断乌盆”、“探阴山”、“铡判官”都办啦,这小小案件,何必发愁?

包拯   (白)     多口!出去!

(太白金星上。)

包兴   (白)     哎呀,我的妈!

包拯   (白)     为何这样大惊小怪?

包兴   (白)     门外头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儿,直冲我吹胡子瞪眼。

包拯   (白)     待我看来。

太白金星 (白)     白龙归位之期,速速查看,其中必有缘故。

(太白金星下。)

包拯   (白)     包兴,吩咐外厢开道!

(包拯、包兴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青袍引张宣同上。)

张宣   (白)     下官,张宣。今有包大人昼夜巡查。

             人役们,迎接去者!

四青袍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文堂、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引虬明同上,过场,同下。)

王朝   (白)     启相爷:一阵狂风刮去火签。

包拯   (白)     顺签追赶,速报我知!

王朝   (白)     遵命。

(王朝下。)

包拯   (白)     开道!

(四青袍引张宣同上。)

张宣   (白)     迎接大人!

包拯   (白)     公馆伺候!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五场】

(四文堂、马汉、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张宣上。)

张宣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少礼。贵县,此处官民如何?

张宣   (白)     官是清官,民是顺民。

包拯   (白)     既然官清民顺,为何有一贫婆,状告贵县,谋害人命?

张宣   (白)     大人,卑职为官,大人必定知晓。既然有人叩告,有何为证?

包拯   (白)     来,有请张太夫人!

马汉   (白)     有请张太夫人!

(康氏上。)

康氏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贵县请看!

张宣   (白)     哎呀母亲哪!母亲为何状告孩儿谋害人命?

康氏   (白)     儿呀!你兄弟来到任所,未过一夜,就一命身亡。为娘时时梦见你兄弟披头散发,血流满面,你要与我从实讲来!

张宣   (白)     母亲哪!我兄弟来到任所,未到半日,孩儿奉命查看黄河。孩儿回来,王氏言道:我兄弟一命身亡。

包拯   (白)     张龙、赵虎,将王氏拿来见我!

张龙、

赵虎   (同白)    遵命!

(张龙、赵虎同下。王朝上。)

王朝   (白)     启禀相爷:我等顺签追赶,赶到一座坟墓,坟墓上写“张义之墓”。

包拯   (笑)     哈哈哈……

     (唱)     想必是冤鬼魂前来叩告,

             查明了被屈事王法难饶。

(张龙、赵虎带王氏同上。)
张龙、

赵虎   (同白)    王氏带到。

王氏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王氏,怎样害死你的小叔,从实招来!

王氏   (白)     我兄弟到了任所,众乡邻请他吃酒,因他不会饮酒,酒呛心血而亡。我可不敢害人哪!

包拯   (白)     我来问你:尸首埋在何处?

王氏   (白)     埋在北门以外。

包拯   (白)     来,打道北门!

(众人同走小圆场。)
王朝、

马汉   (同白)    来到北门。

包拯   (白)     开棺相验!

王氏   (白)     慢着!我说这个包大人,您要开棺验尸,验出伤来,自然是拿我问罪;要是验不出伤来哪?

包拯   (白)     老夫一律同罪。搭尸首!

(众人搭尸首同上。仵作随上,)

包拯   (白)     传仵作验尸!

仵作   (白)     喳!

(王氏给仵作银子,仵作验。)

仵作   (白)     回禀大人:没伤。

王氏   (白)     我说大人,倒是有伤,您验不出来。

包拯   (白)     伤在何处?

王氏   (白)     您拿把刀,把他剁得乱七八糟的,就算我害的,不就完了吗?

包拯   (白)     呸!

     (唱)     口似砂糖舌似刀,

             心如狼虎未长毛。

     (白)     仵作,今日天气已晚,明日再验。验不出伤痕,定要拿你治罪。回府!

(四文堂、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包拯同下。张宣、王氏同下。)

仵作   (白)     哎呀慢喳!包大人言道:明天验不出伤痕拿我问罪。到这个节骨眼,我可不能净顾钱了,明天我实话实说吧。

(仵作下。)

【第二十六场】

包拯   (内二黄导板) 蒙圣恩执掌这开封府印,

(四文堂、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包拯带张宣、王氏同上。)

包拯   (唱)     为黎民每日里哪得安宁?

             我主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普天下众黎民共享太平。

             都只为王氏女心肠毒狠,

             她害死小张义命赴幽冥。

             在北门我曾把尸身验定,

             却因何验不出丝毫伤痕?

             今日里我定要从头验审,

             好叫那屈死鬼九泉目瞑。

     (白)     搭尸首!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搭张义尸首。)

包拯   (白)     仵作上前验来!

仵作   (白)     启禀大人:验得此尸乃是酒内用了断肠散,肝肠寸断而死。

包拯   (白)     起过了。

             王氏,怎样害死张义,从实讲来!

王氏   (白)     实因他不会吃酒,酒呛心血而亡。小妇人不敢害人。

包拯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左右,拶起来!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拶王氏。)

包拯   (白)     有招无招?

王氏   (白)     冤枉难招!

包拯   (白)     收刑!

王氏   (白)     有招有招。

包拯   (白)     松刑。供招上来!

王氏   (白)     启禀大人:只因我在家的时候,与我兄弟不和,屡次打骂于我,因此为仇。今番他来到任所,我又见他有金龟一个,乃是无价之宝,因此将他害死,只为得此金龟,这就是以往实情。人可是我害的,主意可是丫鬟秋红出的。

包拯   (白)     可是实情?

王氏   (白)     俱是实情。

包拯   (白)     来,将秋红拿来见我!

王朝   (白)     啊!

(王朝下。)

包拯   (白)     王氏起过一旁。

(王朝押秋红同上。)

王朝   (白)     秋红带到。

秋红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怎样害死你家二老爷,从实招来!

秋红   (白)     我不敢害人,这是哪儿的事情?

包拯   (白)     左右,大刑伺候!

王氏   (白)     我都招了,你也说了吧!

秋红   (白)     情愿招认。

包拯   (白)     叫她画供。

秋红   (白)     供招是实。

包拯   (白)     起过一旁。带康氏!

(康氏上。)

康氏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太夫人,我有意将张宣治罪,太夫人意下如何?

康氏   (白)     启禀大人,自古道:仆作罪,罪不及家主;妻作罪,罪不及丈夫。况我张氏门中只剩下一条根芽,还望大人开恩!

包拯   (白)     唗!大胆张宣,不能治家,焉能治国?制度留下,免职为民。

             啊,太夫人,这有五百两纹银,拿回家去好好度日。

康氏   (白)     多谢大人!

(康氏、张宣同下。)

包拯   (白)     王氏,金龟现在何处?

王氏   (白)     金龟在此,大人请看。

包拯   (白)     来,将金龟放在孟津河内。

王朝   (白)     啊!

(王朝拿金龟下。)

包拯   (白)     大胆王氏,谋害小叔,理应凌迟处死;丫鬟秋红,同谋害名,理应破腹挖心。一齐绑至法场,明日施刑。掩门!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955 ┊ 字数:22348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