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钓金龟》(一名:《张义得宝》;一名:《孟津河》)

主要角色
康氏:老旦
张义:丑

《钓金龟》龚云甫饰康氏、慈瑞泉饰张义
《钓金龟》龚云甫饰康氏、慈瑞泉饰张义
情节
有张媪者,家贫穷,生二子,长子张仁习儒,已娶妻,妻不能耐贫。时起勃豁。媪不能堪。令分炊焉。次子张义,秉性纯孝,日往孟津河钓鱼度日,所得鱼,悉供菽水。某日在河下钓得一龟而甚重,磨之色甚灿烂,盖金龟也。归以孝母,母大喜,以为张义纯孝格天,故得此酬报。张义又告母,闻河下人传说,张仁进京应试已中第八名进士,莅任相符县。媪不信,使义问诸邻近,皆言之凿凿。官报为张仁妻接去,潜赴相符,置张义母子于不顾。母大骂张仁夫妇丧尽天良。既以所用之杖,令张义持往相符,痛击其兄,责以不孝之罪。张义乃痛苦愤怒而去。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王学范


相关剧本
《行路哭灵》(根据《戏考》第二十八册整理)
《钓金龟》(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四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8.9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康氏上。)

康氏   (引子)    家无隔夜粮,饥寒实难当。

     (念)     老身生来命运薄,好似路上草一棵,过了今年七八月,不知来年活不活。

     (白)     老身康氏,配夫张世华。所生二子,长子张仁,次子张义。长子进京求官,杳无音信回来,只剩张义一人,每日在孟津河下钓鱼为生,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正是:

     (念)     家贫出孝子,国乱显忠臣。

(张义上。)

张义   (念)     忙将河下事,报与母亲知。

     (白)     参见母亲。

康氏   (白)     罢了,儿吓,今日打了多少鱼,卖了多少钱?

张义   (白)     孩儿未曾打得鱼,卖得钱。打得一样宝贝。

康氏   (白)     这宝贝出在大户人家,想必是你偷来的,快快与人家送了过去。

张义   (白)     母亲,孩儿也不是偷来的,那是我河下钓鱼钓来的。

康氏   (白)     拿来为娘亲看。

张义   (白)     是,你可不要生气。

康氏   (白)     为娘不生气就是。

张义   (白)     如此待儿取来。母亲请看。

康氏   (白)     待为娘看来。

             哦,为娘怎样与你言讲,三种鱼不许你钓,黑鱼、鲇鱼、乌龟,偏偏将这乌龟钓来,不听娘言,就为不孝。

张义   (白)     母亲不要动怒,待孩儿一言告禀,孩儿奉了母亲之命,去到孟津河下钓鱼,孩儿下了鱼勾,头一钓把这乌龟钓起来了,孩儿一看是一只乌龟。

康氏   (白)     你就该放它下去。

张义   (白)     是吓,将它放下去了。我又到上河里去钓,又把它钓起来了。

康氏   (白)     你就该放它下去才是。

张义   (白)     他吃了我两回食,我岂肯放它下去。又找了一块石头,打他几下。

康氏   (白)     岂不打死了。

张义   (白)     我一打就打出屎来了。

康氏   (白)     哎!

张义   (白)     我一看是黄的,我想乌龟的屎是黑的。我闻听人说,孟津河下有一只金龟。想必被我钓了上来。

康氏   (白)     慢,儿吓。人言金子是甜的,铜是苦的。拿来待为娘尝上一尝。

张义   (白)     遵命,待儿取来。

康氏   (白)     待为娘尝来。果然是甜的金子。

张义   (白)     金子。

康氏   (白)     宝贝。

张义   (白)     宝贝。

康氏   (笑)     哈哈哈,儿吓!

     (二黄慢板)  这都是儿孝心皇天报应。

             那上苍赐儿的宝贝珍。

             母子们有了这无价宝,

             只享荣华不愁贫。

     (白)     儿吓,你我母子有了这宝贝,去到大街上去,换些银钱,多买柴米少卖鱼肉。

张义   (白)     如今有了银钱,多买鱼肉,少买柴米。

康氏   (白)     儿吓,有道是:常将有日思无日,莫把无时当有时。

张义   (白)     如此说来,多买柴米少买鱼肉,待我去买来吧。

             我想起一件事来了,待我禀告母亲知道。

             恭喜母亲,贺喜母亲!

康氏   (白)     为娘喜从何来。

张义   (白)     母亲有所不知,哥哥进京,得中第八名进士。官授祥符县正堂,岂不是一喜?

康氏   (白)     此话当真?

张义   (白)     当真。

康氏   (白)     果然?

张义   (白)     果然。

康氏   (白)     待为娘谢天谢地!

张义   (白)     当谢天地!

康氏   (白)     儿吓,拿来。

张义   (白)     拿什么来?

康氏   (白)     拿报单来。

张义   (白)     拿来。

康氏   (白)     拿什么来?

张义   (白)     拿书信来。

康氏   (白)     为娘在这寒窑,哪里来的书信?

张义   (白)     儿在河下钓鱼,哪来的报单?

康氏   (白)     此话哪个对你言讲?

张义   (白)     周家伯伯。

康氏   (白)     想那周家伯伯,上了几岁年纪,颠三倒四,你去问个明白。

张义   (白)     待儿且去问来。

             呀,周家伯伯!我家兄长,可是做了官了?

周家伯伯 (内白)    正是做了官了。

张义   (白)     为何没有书信前来?

周家伯伯 (内白)    书信有的,被下书人下错了。下到王家庄上去了。又被王氏嫂嫂接去,今收拾收拾,雇了两乘小轿,只奔任上去了。临走之时,讲了两句淡话。

张义   (白)     哪两句淡话?

周家伯伯 (内白)    要叫你母子饿死寒窑。

(张义哭。)

康氏   (白)     儿吓,哪个打了你了?

张义   (白)     没有人打我。

康氏   (白)     为了何事啼哭?

张义   (白)     周家伯伯言道,我家哥哥做了相符县正堂是真的。

康氏   (白)     是真的,可有书信?

张义   (白)     被下书人下错了。

康氏   (白)     下到哪里?

张义   (白)     下到王家庄上,又被王氏嫂嫂接去。收拾收拾,雇了两乘小轿。直奔任上去了。临行之时,留了两句淡话。

康氏   (白)     哪两句淡话?

张义   (白)     要将我母子饿死寒窑!

康氏   (白)     怎么讲?

张义   (白)     要将我母子饿死寒窑!

康氏   (白)     好贱人吓!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怒气生,

             骂声王氏狗贱人!

             指定了相符县高声骂,

             亲妻灭母败人伦。

     (白)     儿吓你那兄长做了官,他不养为娘;还是我儿孝道,你养为娘的罢。

张义   (白)     呀吓,慢慢想:当初有好吃的给我哥哥吃,有好穿得给我哥哥穿。如今他做了官不养活你,难道叫我打鱼的儿子养活你?我也不养活你了!

康氏   (白)     什么,你也不养活为娘了?

张义   (白)     我说不养活你,就不养活你!

康氏   (白)     当真?

张义   (白)     当真。

康氏   (白)     果然?

张义   (白)     果然。

康氏   (白)     张义!

张义   (白)     怎么样?

康氏   (白)     儿吓!

张义   (白)     你不要说哭,你唱我也不养活你!

康氏   (二黄快三眼) 康氏女在寒窑珠泪滚滚,

             骂一声张义儿不孝的畜生!

张义   (白)     你不要骂。

康氏   (二黄快三眼) 遭不幸儿的父早年丧命,

             撇下了母子们苦度光阴。

             街坊上花大姐叫娘改嫁,

             娘骂他尽都是下贱之人。

             娘本当去改嫁怕人议论,

             撇下了你弟兄二人,无父无母孤苦伶仃有谁来看承?我那张义儿吓!

张义   (白)     你不要说,我不要听。

康氏   (二黄原板)  那乌鸦它倒有反哺之义,

             那绵羊它还有跪乳之恩;

             那虎狼它倒有守邱之分,

             那黄犬它倒有报主之心。

             我的儿养为娘好有一比,

             好比那,王祥卧冰、孟宗哭竹,二十四孝,我的儿可算第一!我的儿吓!

张义   (白)     好了,不要哄玩儿。

康氏   (二黄原板)  养为娘不过是三年五载,

             娘好比风中烛能活几春。

     (白)     儿吓,娘与你讲了半日,你可养活为娘的了。

张义   (白)     你说了半天,我没有听见。我还是不养活你!

康氏   (白)     你当真不养活为娘?

张义   (白)     这还有什么假的!

康氏   (白)     你不养活为娘,我就要……

张义   (白)     你就要怎么样?

康氏   (白)     我就要到大街上去讨。

张义   (白)     哦,你要去讨饭,丢你做官儿子的脸。难道丢我打鱼的儿子的脸?你给我去吧。

康氏   (白)     好奴才吓!

     (二黄摇板)  张义起了不良心,

             倒叫老身无计行。

             没奈何出窑门把饭讨。

张义   (二黄摇板)  哪个儿子不养娘亲!

     (白)     母亲不必动怒,孩儿我养活母亲了。

康氏   (白)     哦,养活为娘了?

张义   (白)     正是。

康氏   (白)     好吓。

     (二黄摇板)  好个张义多孝顺,

             你兄长不思养育恩。

             母子双双寒窑进。

张义   (二黄摇板)  孩儿起了登程心。

     (白)     孩儿要去到任上,找我那兄长。

康氏   (白)     儿吓,那兄嫂不孝之人,寻他做甚?

张义   (白)     孩儿去心一定。

康氏   (白)     为娘也不阻拦与你。这儿有拐杖一根,到了任上,打也打得,骂也骂得。你问他身从何处来?

张义   (白)     母亲所养。

康氏   (白)     官从何处起?

张义   (白)     母亲的训教。

康氏   (白)     我儿请上,受为娘一拜!

张义   (白)     母亲,岂不折杀孩儿了!

康氏   (白)     儿吓,为娘并非拜你,乃拜的你那不义的兄嫂!

     (二黄摇板)  张义请上受娘拜,

             叫声我儿听开怀:

             你骂他不是我后代,

             为何一去不回来?

张义   (二黄摇板)  辞别母亲出窑门,

康氏   (白)     转来。

张义   (二黄摇板)  母亲有话快讲明。

康氏   (白)     儿吓,此番前去,必须早去早回!

张义   (白)     却是为何?

康氏   (白)     我说你那无义的兄嫂死在外面!

张义   (白)     呀吓,

     (二黄摇板)  母亲一言来提醒,

             提起南柯梦中人。

     (白)     我怕。

康氏   (白)     你怕什么?

张义   (二黄摇板)  怕的此去丧了命,

             白发人反送黑发人。

             辞别母亲往前奔,

             不见兄嫂不回程。

张义、

康氏   (同三叫头)  (母亲)(张义),(老娘)(我儿)呀,啊,(娘)(我的儿呀)!

(张义下。)

     (二黄摇板)  张义儿上了阳关道,

             不由老身痛在心。

             悲悲切切寒窑进,

             且听我儿好信音。

     (白)     儿呀!

(康氏下。)
(完)


浏览次数:22506 ┊ 字数:357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