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樱桃》

主要角色
秋水:丑
平儿:花旦
秋奉先:小生
爱娟:旦
员外:老生
安人:老旦

《打樱桃》荀慧生饰平儿
《打樱桃》荀慧生饰平儿
情节
秋奉先赴试不第而归,遇表妹穆爱娟打樱桃,思之成疾。爱娟亦命丫鬟平儿递柬,约定相会佳期。适有文章大会,穆员外偕秋奉先同游。秋奉先假以跌伤,即赴密约。事为员外看破,乃归。及至绣阁,木已成舟。穆夫人无法,偷赠银两命秋奉先上京求名。

注释
本戏围绕正故事发展,穿以书童秋水与丫鬟平儿各为主人用心,并互相调闹情节,反宾为主,极为有趣。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九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Lois


相关剧本
《打樱桃》(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秋奉先  (内白)    秋水带路!

秋水   (白)     (内)喳!

(秋水引秋奉先同上。)

秋奉先  (吹腔)    落第归来面带愧,

             不知何日耀门楣。

     (白)     哎!

秋水   (白)     我说相公,您这是怎么啦?

秋奉先  (白)     可恨考试官,屈了文章,不中于我。

秋水   (白)     您不认识字吧?

秋奉先  (白)     不认识字,怎么下场啊?

秋水   (白)     今儿个闲着也是闲着,我得考考您。

秋奉先  (白)     你要考我?

秋水   (白)     我考考您。这个字念什么?

秋奉先  (白)     这个念“一”呀!

秋水   (白)     这个念什么?

秋奉先  (白)     念“二”

秋水   (白)     这个字您就不认得了!

秋奉先  (白)     念“三”哪。

秋水   (白)     “一”、“二”、“三”您都认得,您怎么没中哪!再来一竖!

秋奉先  (白)     念“王”。

秋水   (白)     再来上一点儿。

秋奉先  (白)     是个“玉”字。

秋水   (白)     真有你的,“玉”字你也认得。点上七百多点儿?

秋奉先  (白)     这个字我就不认得了。

秋水   (白)     这就是王麻子的“麻”吗!

秋奉先  (白)     不要胡说。好好伺候!

秋水   (白)     喳!

爱娟   (内白)    平儿,带路!

平儿   (内白)    是了。

(平儿引爱娟同上。)

爱娟   (吹腔)    轻移莲步过楼厅,

             去到桃园散散心。

平儿   (白)     启小姐:来此已是樱桃树下。

爱娟   (白)     前去打桃!

平儿   (白)     是啦。

(平儿打樱桃。)

平儿   (白)     哎、哎、哎!

秋水   (白)     哈!没有风,树叶动弹。八成有人偷桃吧,我骂他几句。

             呔!呔!呔!是何人偷了我的桃,盗了我的桃,太老爷知道了,敲他的骨拐拔眉毛!

平儿   (白)     哟,听墙那边儿说话的好耳熟哇!

秋水、

平儿   (同白)    我上去瞧瞧他是谁。

平儿   (白)     这不是秋水哥哥吗?

秋水   (白)     这不是平儿妹妹吗?

平儿   (白)     哥哥,你好啊?

秋水   (白)     妹妹,你好啊?

平儿   (白)     相公赶考,中了没有?

秋水   (白)     没中,“肿”着回来啦!

平儿   (白)     我同小姐打樱桃来了。

秋水   (白)     叫他们俩人见见哪?

平儿   (白)     好,我请小姐,你请相公!

秋水   (白)     相公,小姐来了!

平儿   (白)     小姐,相公来了!

秋奉先  (白)     哪里相见?

秋水   (白)     墙头儿相会。

爱娟   (白)     待我向前。

             表兄在哪里?

秋奉先  (白)     表妹在哪里?

爱娟   (白)     表兄进京,可曾得中?

秋奉先  (白)     落榜而归。

爱娟   (白)     表兄啊!

     (吹腔)    等到来年春雷动,

             蛟龙也有上天时。

平儿   (白)     请小姐回房!

(爱娟下。秋奉先看。)

平儿   (白)     你们看哪,秋相公看我们小姐,把眼都看直了。我拿樱桃打他一下。

             秋相公,着打呗!

(平儿打秋奉先,下。)

秋奉先  (白)     哎哟!哎哟!

秋水   (白)     怎么啦?

秋奉先  (白)     平儿打了我的眼了。

秋水   (白)     打了眼啦!打的哪只?

秋奉先  (白)     打的是这只。

秋水   (白)     连那只也该打。

秋奉先  (白)     怎么该打?

秋水   (白)     瞧人就是一过眼儿,哪有往肉里盯的?

秋奉先  (白)     小姐长得好,我要题诗一首。

秋水   (白)     平儿长得好,我要抓诗一首。

秋奉先  (白)     写在哪里?

秋水   (白)     抓在门后头。

秋奉先  (白)     你且抓来!

秋水   (白)     你认得不认得?

秋奉先  (白)     我不认得。

秋水   (白)     我念念你听:

     (念)     平儿今年整十七,她的模样数第一。可惜可惜真可惜!

秋奉先  (白)     可惜什么?

秋水   (念)     可惜她的脚是木头的。

秋奉先  (白)     胡说!

(秋奉先、秋水同下。)

【第二场】

(爱娟上。)

爱娟   (引子)    绣阁春风暖,花开百草鲜。

     (白)     奴家、穆爱娟。只因昨日樱桃树下与表兄相见,果然是人才出众。奴本当修书一封,怎奈无人前去!

(平儿暗上。)

平儿   (白)     小姐修书,待我平儿传书寄柬。

爱娟   (白)     你要前去,如此溶墨!

平儿   (白)     是了。

爱娟   (吹腔)    夕阳凭吊作情诗,

             棒打樱桃惹是非。

             休怨朱门夸富贵,

             终朝为你解罗衣。

(爱娟下。)

平儿   (吹腔)    绣阁领了小姐命,

             去到书房走一程。

(平儿下。)

【第三场】

(秋奉先、秋水同上。)

秋奉先  (吹腔)    年年不带看花眼,

             不是愁中那病由。

秋水   (白)     哎哟!

秋奉先  (白)     哎!秋水,你怎么样了?

秋水   (白)     相公,您怎么啦?

秋奉先  (白)     我病了啊!

秋水   (白)     您病啦,我也病啦。

秋奉先  (白)     啊!我病了,怎么你也病了?

秋水   (白)     您想啊,这是主人病,奴才不敢不病噢!

秋奉先  (白)     你得的是什么病啊?

秋水   (白)     相公,您得的是什么病啊?

秋奉先  (白)     我得的是相思病啊!

秋水   (白)     我得的是单思病!

秋奉先  (白)     世界之上,只有相思病,哪有什么单思病啊?

秋水   (白)     您想小姐;小姐也想您,这是“相思”。我想平儿;平儿不想我,这不是“单思病”吗!

秋奉先  (白)     又来胡说八道啊!

平儿   (内白)    走啊!

(平儿上。)

平儿   (吹腔)    离却了绣阁书斋进,

             不觉来到书房门。

     (白)     哟!到了。待我叫门。

             开门来!

秋奉先  (白)     秋水,外面有人叫门。

秋水   (白)     没门叫人哪!

平儿   (白)     没听见哪?开门来!

秋奉先  (白)     秋水,你去看看哪!

秋水   (白)     人家孩子不是病着哪吗!

             谁呀?

平儿   (白)     哟!连我的语声儿都听不出来了?

秋水   (白)     哎哟!我们这儿病着哪!

平儿   (白)     我是平儿。

秋水   (白)     是谁?

平儿   (白)     平儿。

秋水   (白)     着傢伙!

             相公,来了来了!

秋奉先  (白)     哪个来了?

秋水   (白)     小姐来了。

秋奉先  (白)     小姐来了,我的病好了。

秋水   (白)     我也出汗了。

平儿   (白)     怎么还不出来呀?

秋奉先  (白)     快快有请!

秋水   (白)     等等儿,不是小姐来了。

秋奉先  (白)     哪个来了?

秋水   (白)     跟着小姐的平儿来了。

秋奉先  (白)     与我加上一道闩!

秋水   (白)     不能由着你!我瞧瞧她是谁。

平儿   (白)     哟,哥哥呀!

秋水   (白)     妹妹!

平儿   (白)     相公在哪儿哪?

秋水   (白)     在书房里哪。

平儿   (白)     说我平儿求见。

秋水   (白)     常来的人,进去吧!

平儿   (白)     相公在哪儿哪?

秋水   (白)     这再加上一道闩。

秋奉先  (白)     啊,你怎么将她放进来了?

秋水   (白)     你说的,放进来加上一道闩。

秋奉先  (白)     混账东西!

平儿   (白)     相公在上,平儿有礼了!

秋奉先  (白)     罢了。到此何事?

平儿   (白)     小姐有书,相公请看。

秋奉先  (白)     呈上来。

             秋水!

秋水   (白)     啊!

秋奉先  (白)     与平儿看坐!

秋水   (白)     是,平儿坐着。

平儿   (白)     相公在此,平儿不敢坐。

秋奉先  (白)     只管坐下。

平儿   (白)     谢坐!

秋水   (白)     妹妹坐下。

平儿   (白)     那怎么坐呀?

秋水   (白)     四个包厢,你爱坐哪个就坐哪个。

平儿   (白)     你掉过来!

秋水   (白)     我就掉过来。

平儿   (白)     把椅子掉过来!

秋水   (白)     呕!把椅子掉过来。

平儿   (白)     哎哟!

秋奉先  (白)     平儿,你怎么不坐下?

平儿   (白)     相公,您那问、问、问……他吧!

秋奉先  (白)     秋水,她怎么不坐下?

秋水   (白)     相公,您那问、问、问……她吧!

秋奉先  (白)     平儿,你怎么不坐下?

平儿   (白)     相公,您那还是问、问、问……他吧!

秋奉先  (白)     秋水!

秋水   (白)     啊!

秋奉先  (白)     她因何不坐下?

秋水   (白)     相公,您那还是问、问、问……她吧!

秋奉先  (白)     平儿,你到底因何不坐下?

平儿   (白)     相公,他、他、他摸索我们来着!

秋奉先  (白)     你这个奴才,怎么摸索她呀?

秋水   (白)     我摸索她干什么?有那功夫我还摸索你哪!

秋奉先  (白)     什么东西?你且坐下。

平儿   (白)     是了。

秋奉先  (白)     秋水!

秋水   (白)     啊!

秋奉先  (白)     看茶!

秋水   (白)     是。

             看茶去。这么香的茶给她喝!给她对上点儿自来水儿。

             相公茶来了!

秋奉先  (白)     递与平儿。

秋水   (白)     平儿妹妹喝茶!

平儿   (白)     我不喝。

秋水   (白)     喝一点!

平儿   (白)     不喝吗!

秋水   (白)     不喝拉倒!

平儿   (白)     拿开这——

秋水   (白)     你怎么不上我们这儿来啦?

平儿   (白)     别闹别闹!

(官彦上。)

官彦   (念)     寒夜客来茶当酒,冷炉汤沸火初红。

     (白)     来此已是。

             秋水开门来!

平儿   (白)     你听,有人叫门哪!

秋水   (白)     是谁呀?

官彦   (白)     我是你官大叔来了。

平儿   (白)     哟!官大叔来了?这可怎么好哇!

秋水   (白)     你在后头藏藏去。

平儿   (白)     你快点儿把他打发走了!

(平儿下。)

官彦   (白)     快些开门来!

秋水   (白)     是啦。

             相公,官大叔可来了!

秋奉先  (白)     如何是好啊?

秋水   (白)     你装病。他问你吃了饭啦,你就说读过文章了;他问你读过文章啦,你就说吃过饭了。

秋奉先  (白)     记下了。

秋水   (白)     是谁啊?

             哦,官大叔!

官彦   (白)     罢了。你家大相公呢?

秋水   (白)     现在书房。

官彦   (白)     带路!

秋水   (白)     您里头坐吧。

             官大叔来了!

官彦   (白)     贤弟在哪里?

             啊贤弟,可曾用过早膳?

秋奉先  (白)     读过文章了。

官彦   (白)     可曾读过文章?

秋奉先  (白)     用过早饭了。

官彦   (白)     秋水!

秋水   (白)     唉!

官彦   (白)     你家大相公,为何说话颠三倒四?

秋水   (白)     他是热病没出汗,汗蹩的!

官彦   (白)     啊贤弟,今当文章大会,你可能前去?

秋奉先  (白)     有病在身,不能前去。

官彦   (白)     我要去了!

秋奉先  (白)     小弟不能远送,秋水代送!

秋水   (白)     是。

             官大叔您回来!

官彦   (白)     作什么?

秋水   (白)     到您那儿,请客是什么乡风?

官彦   (白)     先下请帖。

秋水   (白)     请帖不到?

官彦   (白)     催帖。

秋水   (白)     催帖不到?

官彦   (白)     亲自上门。

秋水   (白)     亲自上门再要不到哪?

官彦   (白)     也就罢了。

秋水   (白)     不对啦!

官彦   (白)     怎么?

秋水   (白)     照我们这儿的乡风,亲自上门再要不到啊,拉拉扯扯也得把他拉了走。您要是不拉了走,过后,人家挑眼。

官彦   (白)     将他拉了走?

秋水   (白)     拉了就走。

官彦   (白)     啊贤弟,你我一同前去!

秋奉先  (白)     不能前去。

官彦   (白)     去得的!

秋奉先  (白)     去不得!

秋水   (白)     去不得!

(官彦拉秋奉先。)

官彦   (白)     去吧!

秋水   (白)     去吧!

(官彦拉秋奉先同下。平儿上)

平儿   (白)     官大叔走了没有?

秋水   (白)     走了。

平儿   (白)     我也要走了。

秋水   (白)     你别走啊!咱们俩人——

平儿   (白)     别闹!别闹!

(员外上。)

员外   (念)     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白)     秋水,开门来!

平儿   (白)     又有人叫门哪!

秋水   (白)     没有人哪。

平儿   (白)     有人叫门!

秋水   (白)     是谁呀?

员外   (白)     太老爷。

秋水   (白)     这个老家伙!

平儿   (白)     哟,太老爷来了!

秋水   (白)     你再藏一会儿。

平儿   (白)     我不去了。

员外   (白)     快些开门来!

秋水   (白)     是啦。得了,好妹妹!

平儿   (白)     我不去。

秋水   (白)     好妹妹!

平儿   (白)     这个麻烦劲儿!

(平儿下。)

员外   (白)     快些开门来!

秋水   (白)     来了。太老爷!

员外   (白)     我在这里。

秋水   (白)     您在这儿哪!太老爷!

员外   (白)     罢了。

秋水   (白)     太老爷里头请吧!

员外   (白)     你家大相公哪里去了?

秋水   (白)     赴文章大会去了。

员外   (白)     这几日可曾读过文章无有?

秋水   (白)     读过文章啦,这几天真用了功夫啦:吃饭也是“子曰”;喝茶也是“子曰”;上厕所拉屎使劲都说:“哎哟!我的‘曾子曰——大便不通噢’”!

员外   (白)     这个奴才。可有现成的文章,拿来我看。

秋水   (白)     有的是。我拿去。

             哎呀,这封信在这里哪!

             太老爷,给您看!

员外   (白)     秋水!

秋水   (白)     啊!

员外   (白)     手拿何物?

秋水   (白)     没什么。

员外   (白)     我看见了。

秋水   (白)     您看见了?不瞒您说,小子的家信。

员外   (白)     你的家信到了?我替你看看。

秋水   (白)     您要看,给您看。

员外   (白)     怎么是空的?

秋水   (白)     家里没人儿,来封空信。

员外   (白)     哪有稍空信的道理?快些拿来!

秋水   (白)     给您看吧!

员外   (念)     “夕阳凭吊作情诗”,

秋水   (白)     报!

员外   (白)     报什么?

秋水   (白)     太老爷,咱们门口来了七八驮子盐,打了个火,抽了一袋烟,他们又走了!

员外   (白)     此乃是一句淡话。

秋水   (白)     七八驮子盐还“淡“?

员外   (念)     “棒打樱桃惹是非”。

秋水   (白)     报!

员外   (白)     你又报什么?

秋水   (白)     咱们后头院那只黑鸡下了个白蛋。

员外   (白)     这个蛋原是白的。

秋水   (白)     呕!旦是白的,那么老生是什么颜色?

员外   (白)     打嘴!

秋水   (白)     是!

员外   (念)     “休怨朱门夸富贵”,

秋水   (白)     报!报!

员外   (白)     又报什么?

秋水   (白)     太老爷,您真是“贵人多忘事”!

员外   (白)     什么事情?

秋水   (白)     有一次东庄里请您吃酒,家里没人,您把我带去啦。把您让在上头了,坐下来,您就放了个屁!

员外   (白)     哪有此事?

秋水   (白)     您那脸可就红了,同桌的诸位老爷们都乐了,您也坐不住了,我可就说话啦。

员外   (白)     你说些什么?

秋水   (白)     我就说了:列位,这不是我们太老爷放的屁;是桌底下那个狗放的。

员外   (白)     胡说!

秋水   (白)     是!

员外   (念)     “终朝为你解罗衣”。

秋水   (白)     又报!

员外   (白)     你又报什么?

秋水   (白)     我没有什么报的了。

员外   (白)     这个文章是哪个作的?

秋水   (白)     不才是小子我作的。

员外   (白)     看你不出,有此大才。当着太老爷你再作上一首!

秋水   (白)     醒着作不了,那是我说睡语作的。

员外   (白)     到底是哪个作的?

秋水   (白)     官大叔作的。

员外   (白)     哎呀且住!当初曾向我提亲,是我不允,如今作出此事,定要将他赶了出去。

             啊秋水!

秋水   (白)     是!

员外   (白)     好好服侍大相公,老爷有赏。

秋水   (白)     您有赏,赏我什么?

员外   (白)     将府下的平儿赏与你就是。

秋水   (白)     您把平儿赏给我了?谢谢太老爷!

员外   (白)     我要走了。

秋水   (白)     送太老爷!

员外   (白)     免!

秋水   (白)     再送太老爷!

员外   (白)     免!

秋水   (白)     还送太老爷!

员外   (白)     啊!你把我送到哪里去?

秋水   (白)     我把你送到张家口去。

员外   (白)     胡说!这个奴才!

(员外下。)

秋水   (白)     太老爷走了。得!我也不用关门了。

(平儿上。)

平儿   (白)     哥哥,太老爷走了没有?

秋水   (白)     走了。

平儿   (白)     我也该走了。

秋水   (白)     你别走了。

平儿   (白)     怎么哪?

秋水   (白)     太老爷把你赏给我了。

平儿   (白)     我没听见哪。

秋水   (白)     你问问他们——

(秋水指台下。)

秋水   (白)     都听见了。

平儿   (白)     我没听见哪。

秋水   (白)     咱们俩在这儿吧!

平儿   (白)     我们怪害臊的。

秋水   (白)     我替你害臊。

平儿   (白)     我想起个主意来。

秋水   (白)     什么主意哪?

平儿   (白)     你拿手绢蒙上眼,你逮住我就算。

秋水   (白)     就那么办。

平儿   (白)     相公怎么还不回来呀?

(秋奉先上。)

秋奉先  (白)     平儿,你还不曾走么?

平儿   (白)     你这儿来吧!

(平儿下。)

秋水   (白)     我可逮住你啦!

秋奉先  (白)     哎呀,你这个奴才!

秋水   (白)     你怎么单在这时候回来!

秋奉先  (白)     什么东西!

(秋奉先、秋水同下。)

【第四场】

(员外、安人同上。)

员外   (念)     远看青山绿水,

安人   (念)     近看杨柳桃花。

员外   (白)     安人请坐!

安人   (白)     有坐。

(秋水暗上。)

员外   (白)     今当寿山大会,你我一同前去逛会。

安人   (白)     带了奉先前去。

员外   (白)     唤他前来。

             秋水!

秋水   (白)     有!

员外   (白)     请你家大相公!

秋水   (白)     是。

             有请大相公!

(秋奉先上。)

秋奉先  (念)     丝纶阁下文章净,钟鼓楼上刻漏长。

     (白)     参见姑父、姑母!

员外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秋奉先  (白)     谢坐。唤孩儿出来,有何训教?

员外   (白)     今当寿山大会,意欲同我儿一同逛会。

秋奉先  (白)     孩儿遵命。

员外   (白)     秋水,带马!

秋水   (白)     是。太老爷上马!

员外   (念)     寿山大会开,

(员外下。)

秋水   (白)     太夫人上马!

安人   (念)     家家把香排。

(安人下。)

秋水   (白)     相公上哪去?

秋奉先  (白)     一同逛会。

秋水   (白)     跟小姐定的约会哪?

秋奉先  (白)     这便如何是好?

秋水   (白)     我有个主意:找个沙土窝的地方,您打马身上摔下来,就说摔了左膀。说个瞎话就回来了。

秋奉先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

(秋奉先、秋水同下。)

【第五场】

(员外、安人同上。)
员外、

安人   (同吹腔)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秋奉先、秋水同跑上。)

秋奉先  (白)     哎呀呀!

秋水   (白)     唉哟,摔下来了!

员外   (白)     摔了何处?

秋奉先  (白)     摔了左膀。

秋水   (白)     这可怎么好?

员外   (白)     你们回去吧!

秋奉先  (白)     遵命!

(秋奉先下。)

秋水   (白)     我还去哪!

员外   (白)     你去作甚?

秋水   (白)     我还给平儿买东西哪。

员外   (白)     我与你带来就是。

秋水   (白)     您给我带来,我谢谢您哪。我回去了。

             相公,等着我!

(秋水跑下。)

员外   (白)     啊安人,此会不逛也罢。

安人   (白)     我们回去吧!

(员外、安人同下。官彦上。)

官彦   (吹腔)    有梅无雪不精神,

             有雪无诗俗了人。

(秋奉先跑上。)

秋奉先  (白)     啊兄长!

     (念)     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

秋奉先、

官彦   (同白)    请了请了!

(秋奉先下。秋水跑上。)

秋水   (白)     官大叔,将军不下骡子,我打你的脖子。

官彦   (白)     看他主仆欢天喜地,必有缘故,待我回去。

员外、

安人   (内同白)   走啊!

官彦   (白)     有人来了,下马等候。

(员外、安人同上。)
员外、

安人   (同吹腔)   日暮诗成天又雪,

             与梅并作十分春。

官彦   (白)     参见姑父、姑母!

员外、

安人   (同白)    罢了。

官彦   (白)     我那贤弟哪里去了?

员外   (白)     适才在中途摔了左膀,回去了。

官彦   (白)     适才看他主仆二人欢天喜地回归。侄男有话不好当面言讲。

员外   (白)     有话讲在当面。

官彦   (白)     姑母在此,改日再讲,改日再讲。

(官彦下。)

员外   (白)     听官彦之言,必有缘故。你我急速回去吧!

(员外、安人同下。)

【第六场】

秋奉先  (内白)    走啊!

(秋奉先、秋水同上。)

秋水   (白)     到了。待我叫门。

             开门来!

平儿   (内白)    来了!

(平儿上。)

平儿   (白)     是谁啊?

秋水   (白)     是我呀!

平儿   (白)     你是谁呀?

秋水   (白)     我是你秋水哥哥。

平儿   (白)     哟!哥哥,相公哪?

秋水   (白)     相公来了。

平儿   (白)     我请小姐。

秋水   (白)     我请相公。

平儿   (白)     有请小姐!

(爱娟上。)

爱娟   (白)     何事?

平儿   (白)     秋相公来了。

爱娟   (白)     说我出迎!

平儿   (白)     小姐出迎!

秋水   (白)     平儿妹妹,我马棚里等你。

(秋水下。)

爱娟   (白)     表兄哪里?

秋奉先  (白)     表妹!正是:

     (念)     昨日打桃日落西,

爱娟   (念)     惹得奴家不自已。

平儿   (念)     多亏我平儿来寄柬,

秋奉先  (白)     外面有人来了!

平儿   (白)     待我出去瞧瞧!

秋奉先  (念)     今日才得会佳期。

(爱娟、秋奉先同下。)

平儿   (白)     没人哪,把门关上了。看他二人将门关上,抛我平儿一人在外,思想此事呵!

     (吹腔)    月移花影照纱窗,

             一阵风来粉黛香。

             他二人重演西厢记,

             奴家好比小红娘。

             这一回打动了相思债,

             怎得游龙戏凤凰?

(秋水上。)

秋水   (吹腔)    有秋水,心焦躁,

             只见平儿小姣姣。

             恨不得上前将她抱!

(平儿喷水,跑下。)

秋水   (白)     水啊,上水屋子找掌柜的去!

(秋水下。)

【第七场】

(平儿跑上,秋水追上。平儿撒白面,跑下。)

秋水   (白)     面啊!磨官我也不饶。

(秋水追下。)

【第八场】

(平儿、秋水同跑上。秋水关门。平儿跑下,秋水追下。)

【第九场】

(员外急上。)

员外   (白)     开门来!

(平儿跑上。)

平儿   (白)     是谁呀?

员外   (白)     太老爷。

平儿   (白)     唉哟我的妈哟!

员外   (白)     待我打进去。

             平儿,小姐往哪里去了?

平儿   (白)     小姐在、在、在后楼!

员外   (白)     待我赶至后楼!

(员外下。)

平儿   (白)     哥哥快来吧!

(秋水上。)

秋水   (白)     你怎么跑了?

平儿   (白)     太老爷来了。

秋水   (白)     这怎么好啊?

平儿   (白)     你藏在桌儿底下吧!

秋水   (白)     我怎么出来呀?

平儿   (白)     我一拍桌子,你就出来。

秋水   (白)     你可想着拍桌子!

(秋水藏。员外上。)

员外   (白)     平儿,小姐到底往哪里去了?

平儿   (白)     小姐在、在、在……

员外   (白)     在哪里呀?

平儿   (白)     小姐在绣阁哪。

员外   (白)     我赶至绣阁!

(员外进绣阁。秋奉先跑出碰员外,秋奉先跑下。)

员外   (白)     气死我也!将贱人与我叫了出来!

平儿   (白)     是了。

             有请小姐!

(爱娟上。)

爱娟   (白)     何事?

平儿   (白)     太老爷知道了!

爱娟   (白)     如何是好哇?

平儿   (白)     不要紧的,有我哪!

爱娟   (白)     啊爹爹!

员外   (白)     好贱人!

(员外拿刀追杀,爱娟、平儿同跑下。安人跑上接刀,员外拍桌子,秋水出桌。)

员外   (白)     秋水,叫你家大相公!

秋水   (白)     有请相公!

(秋奉先上。)

秋奉先  (白)     何事?

秋水   (白)     太老爷叫哪,快套上:装病!

秋奉先  (白)     唉哟!

员外   (白)     哎呀安人啊,适才在中途摔坏左膀,怎么套着右膀?想我是怎样恩待与你,作出这样丑事,安人与我轰!与我赶!赶了出去!

(员外下。)

安人   (白)     儿呀,这有纹银二百两,上京求名去吧。得中回来,婚姻之事,包在老身的身上。

(安人下。)

秋奉先  (白)     多谢姑母。

             秋水带马!

秋水   (白)     是。

秋奉先  (吹腔)    纸屏石枕竹方床,

             手倦抛书午梦长。

秋水   (白)     平儿妹妹,我们走了,我看不见你了!

(秋奉先、秋水同下。)
(完)


浏览次数:950 ┊ 字数:9247 ┊ 最后更新:2016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