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樱桃》(一名:《寿山会》)

主要角色
秋水:丑
平儿:贴旦
邱相公:小生
小姐:旦
关子文:副净
太老爷:末
太夫人:老旦

《打樱桃》吴素秋饰平儿、张金梁饰秋水
《打樱桃》吴素秋饰平儿、张金梁饰秋水
情节
有邱姓少年,带一童儿秋水,寄居表亲家。其女公子在樱桃架下,呈露色相,彼此偷觊,霎时种了情根,两地相思,若有同心焉。邱相公因之患病,诘婢平儿,欲自任作撮合山,效红娘之传简,至书房问候。一日女子之父母,适赴寿山会,邀邱相公同往。童儿为之设计,诈称坐马咆哮,摔伤左膀,由半路折回,至家中与女幽会。盖童儿亦钟情与平儿,庶冀一举两得。后为女之父母察觉,以闭门羹相待,遣归乡里。

注释
此剧为小丑、贴旦重头,描摹痴情男女之状态,纯以做工见长。剧本何所依据,无从考证。剧唱纯是吹腔,即徽班中所谓梆子腔也。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jackie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6.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邱相公、秋水同上。)

邱相公  (吹腔)    十载寒窗勤攻苦,

             一朝成名姓字香。

秋水   (白)     我说相公,你这几天,真可以算用功吓。

邱相公  (白)     怎见得?

秋水   (白)     你看你吃饭,也是念子曰;睡觉也是念子曰。到了茅房里去出恭的时候,你那里还是嗳哟,我的曾子曰吓。

邱相公  (白)     胡说。

秋水   (白)     我说你这样的用功,我倒要考考你。

邱相公  (白)     你这奴才,要考我什么?

秋水   (白)     我来拿笔,写一个字,考考你来。呸。

(秋水研磨。)

秋水   (白)     这一下子,你认得不认得?

邱相公  (白)     这是个“一”字。

秋水   (白)     可以呀,真认得。再添一下子。

邱相公  (白)     这是个“二”字吓。

秋水   (白)     真不含糊吓,再来一下子。

邱相公  (白)     这是个“三”字。

秋水   (白)     真不错,再添一直道。

邱相公  (白)     这是个“王”字。

秋水   (白)     再点一下子。

邱相公  (白)     这是个“玉”字吓。

秋水   (白)     你这么样见的学问,怎么会老不中。我给你个乱来一回。

邱相公  (白)     哪里有这样的字,我倒不认识它。

秋水   (白)     我说你到底不成不是,这就是王麻子那个“麻”字么。

邱相公  (白)     岂有此理,真乃胡说。

(小姐、平儿同上。)

小姐   (吹腔)    梳妆已毕出绣楼,

             樱桃树下,且闲游。

平儿   (白)     小姐你接着,待我树上去摘去。

(平儿摘樱桃打。)

秋水   (白)     这是谁呀?樱桃掉在我脸上喇。

             呔,是何人,偷我的樱桃,盗我的樱桃?太老爷知道了,打断了你的骨拐,拔你  鼻子眼里的毛。

平儿   (白)     秋水哥哥,我们小姐来了,在这里吓。

秋水   (白)     相公相公,小姐来了。

邱相公  (白)     待我看来。

(邱相公上椅。)

邱相公  (吹腔)    一见佳人心内欢,

             叫一声贤妹听根源:

             我为你朝朝常挂念,

             为你废寝又忘餐。

小姐   (吹腔)    表兄不必常挂念,

             两地同情共一般。

秋水   (白)     平儿你在哪儿呐?我真想你吓。

(小姐下,平儿执桃打邱相公,邱相公、秋水同下。)

【第二场】

(关子文上。)

关子文  (白)     吾,关子文。这几日不见邱兄,不知何故,待我前去找他,同赴文章大会便了。

(关子文下。)

【第三场】

(邱相公、秋水柱杖同上。)

邱相公  (白)     嗳。

秋水   (白)     咳,有病啦。我说相公,你也病啦,你得的是什么病?

邱相公  (白)     我害的乃是相思病呐。

秋水   (白)     我害的是单思病。

邱相公  (白)     哪里还有什么单思病?

秋水   (白)     相公,你想吓,你思想小姐,小姐也想你,所以叫作相思病。我想平儿,平儿她不想我,岂不是单思病么。

(平儿上。)

平儿   (白)     开门来。

邱相公  (白)     秋水,看看外面是谁呀?

秋水   (白)     人家有病,还要支使人家。

邱相公  (白)     你去看来。

秋水   (白)     我说是谁呀?

平儿   (白)     平。

秋水   (白)     是谁?

平儿   (白)     平儿。

(秋水脱棉衣、去头上狐尾、甩杠子。)

秋水   (白)     相公、相公,来啦、来啦!

邱相公  (白)     哪个来了?

秋水   (白)     小姐来啦。

(邱相公去头幅子腰裙。)

邱相公  (白)     快快开门。

秋水   (白)     是小姐的跟人平儿来了,小姐在后头呐。

邱相公  (白)     好个奴才,将门与我关上,加上一道闩。

秋水   (白)     我偏要开开,平儿快进来。

             待我关上门,加上一道闩。

平儿   (白)     参见相公。

邱相公  (白)     罢了,到此何事?

平儿   (白)     小姐有书信一封,叫我们与你送来啦。

邱相公  (白)     拿来,待我看过。

             来,与平儿看座。

秋水   (白)     喳。

(秋水翻椅子。)

秋水   (白)     来罢,你看这四个包厢,你爱坐哪一个,坐哪一个。

邱相公  (白)     好好与她看座。

秋水   (白)     喁,看座。

(平儿坐,跑。)

邱相公  (白)     平儿为何不坐吓?

平儿   (白)     相公,你问他罢。

邱相公  (白)     秋水,平儿为何不坐?

秋水   (白)     相公,你问她罢。

邱相公  (白)     平儿,你到底是为何不坐呀?

平儿   (白)     相公,你还问他罢。

邱相公  (白)     秋水,平儿她到底是为何不坐?

秋水   (白)     相公,你问、问、问、问她罢。

邱相公  (白)     平儿,你究竟为何不坐?

平儿   (白)     相公,他、他、他、他克我们。

邱相公  (白)     秋水,你怎么克平儿吓?

秋水   (白)     我要摸摸她,带着鼻烟壶没有。

邱相公  (白)     真真放肆,与平儿倒茶来。

秋水   (白)     是。

(秋水取茶饮毕,吐。)

秋水   (白)     茶到。

平儿   (白)     我不喝。

秋水   (白)     相公,她不喝。

邱相公  (白)     赏与你喝了罢。

秋水   (白)     我,我也不能喝。

(关子文上。)

关子文  (白)     开门来。

秋水   (白)     是谁呀?

关子文  (白)     你关大叔来了。

秋水   (白)     相公,关大叔来啦。

             平儿快藏起来,藏在床底下。

             相公,关大叔进来,你仍装病。他说你吃饭啦没有,你就说我没有睡觉呢。你就胡说八道,他就走了。

邱相公  (白)     好、好、好。

秋水   (白)     待我开开门,参见关大叔。

关子文  (白)     罢了,邱兄在哪里?

             邱兄,愚小弟特来邀你去赴文章大会。

邱相公  (白)     我吃过饭了。

关子文  (白)     邱兄,你敢是有病么?

邱相公  (白)     我不曾睡过觉。

关子文  (白)     告辞。

             看他言语颠倒,想是中风寒了。

(关子文出门,秋水追。)

秋水   (白)     我说大叔,你们这里请客是什么规矩呀?

关子文  (白)     先下请帖,如若不到,再下催帖,催帖不到,亲自到门,再若不去,也就算了。

秋水   (白)     我们这里请客,不是这样规矩。

关子文  (白)     是怎样的规矩?

秋水   (白)     先下请帖,如若不到,再下催帖,催帖不到,亲自到门,再若不去,就是拉拉扯扯。要不是这样,我们还有见怪呐。

关子文  (白)     原来如此。

             邱兄,你我同赴文章大会,走、走、走。

(关子文拉邱相公同下。)

秋水   (白)     好啦,相公也走啦,这是活该。

             平儿出来罢。

平儿   (白)     我们要走啦。

秋水   (白)     你可是不能走。

(太老爷上。)

太老爷  (白)     秋水,开门来。

秋水   (白)     这又是哪一个王八蛋叫门?

太老爷  (白)     你太老爷来了。

秋水   (白)     嗳呀,可不好啦,他又来啦。

             平儿,快藏起来,待我开门。

(秋水开门。)

秋水   (白)     请太老爷的安。

太老爷  (白)     你家公子哪里去了?

秋水   (白)     同关大叔,赴文章大会去啦。

(秋水藏信。)

太老爷  (白)     你手拿何物?

秋水   (白)     这是小子家里来了一封家信。

太老爷  (白)     拿来太老爷看看。

秋水   (白)     你看不得,上头有春宫,看了瞎眼。

太老爷  (白)     一定要看。

(秋水抽信。)

秋水   (白)     你看罢。

太老爷  (白)     怎么是空的呀。

秋水   (白)     它是我们家里,没有什么事情,来了一封空信。

太老爷  (白)     真乃是胡说。

(太老爷看信。)

太老爷  (念)     “樱桃树下两相欢”,

秋水   (白)     报。

太老爷  (白)     报什么?

秋水   (白)     咱们后头院里,黑公鸡,下了一个白蛋。

太老爷  (白)     这有何奇。

     (念)     “两地相思总一般”。

秋水   (白)     报。

太老爷  (白)     又报什么?

秋水   (白)     有一天,人家请你去吃饭,我跟你去啦。你正吃着饭的时候,你乃放了一个屁,大家一看,你呢似乎磨不开。是我那时候,灵心一动,我就替你能遮说遮说。我说刚才那个屁,也不是我们太老爷放的,也不是我放的,是狗放的。

太老爷  (白)     胡说!

     (念)     “果是人间真凤侣”,

秋水   (白)     报。

太老爷  (白)     又报什么?

秋水   (白)     没有什么啦。

太老爷  (念)     “定能云雨会巫山”。

     (白)     原来是一首情诗。

             秋水,你好好伺候你家相公攻书,我将府内平儿,就赏与了你。

秋水   (白)     多谢太老爷。

             平儿可给了我了,你们都听见了没有?

太老爷  (白)     你同哪个讲话?

秋水   (白)     我同平儿讲话。

太老爷  (白)     哪里有平儿?

秋水   (白)     我同这桌子上花瓶儿讲话吓。

(太老爷走。)

秋水   (白)     送太老爷。

太老爷  (白)     免。

秋水   (白)     再送太老爷。

太老爷  (白)     免。

秋水   (白)     再送太老爷。

太老爷  (白)     太罗嗦了。

(太老爷下。)

秋水   (白)     平儿出来,太老爷走啦,这可要玩玩。

平儿   (白)     青天白日,是什么样儿。

秋水   (白)     依你之见?

平儿   (白)     来,这有手帕一块,待我与你蒙上。

(邱相公上,平儿推邱相公伏秋水身上。)

邱相公  (白)     你这个奴才真是岂有此理。

(邱相公打,众人同下。)

【第四场】

(太老爷、太夫人同上。院子暗上。)

太老爷  (念)     家有千担粮,

太夫人  (念)     前仓和后仓。

太老爷  (白)     吓夫人,今乃三月三日,寿山大会,你我唤出邱家孩儿,前去一同逛会。

太夫人  (白)     有请邱相公。

院子   (白)     请邱相公。

(邱相公、秋水同上。)

邱相公  (白)     参见伯父、伯母。

太老爷  (白)     今日寿山大会,你我同去逛会。

邱相公  (白)     遵命。

太老爷  (白)     来,带马。

(太老爷、太夫人同下。)

邱相公  (白)     秋水,你看有此机会,只是不能与小姐相会,如何是好?

秋水   (白)     我与你出个主意,你等走到半路途中,你把马打一鞭子,故意装做摔下马来。对太老爷就说,伤了左膀子,不能去啦,你可就回来了。

邱相公  (白)     此计甚好。来,带马。

(邱相公、秋水同下。)

【第五场】

(太老爷、太夫人同上。)

太老爷  (吹腔)    寿山大会闹吵吵,

             家家户户把香烧。

             有男有女老和少,

             大家同去乐逍遥。

(邱相公、秋水同上,邱相公跑,摔。)

秋水   (白)     可了不得啦,相公摔下来啦,把左膀子也伤了。

太老爷  (白)     叫他回去罢。

(邱相公下。)

秋水   (白)     我同太老爷逛会去。

太老爷  (白)     你快快回去,伺候你家相公去呀!

秋水   (白)     我要到会上买东西。

太夫人  (白)     你要什么,我与你带来。

秋水   (白)     我要胭脂粉、花儿、带子。

太夫人  (白)     我与你带了就是。

秋水   (白)     多谢太夫人。

(秋水下。太老爷、太夫人同下。)

【第六场】

(关子文上。)

关子文  (吹腔)    艳阳天气暖风吹,

             状元归去马如飞。

(邱相公上。)

邱相公  (白)     关兄,

     (念)     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

(邱相公下。秋水上。)

秋水   (白)     关大叔,

     (念)     将军不下骡子,肏你舅舅的脖子。

(秋水下。)

关子文  (白)     看他二人喜气洋洋,不知何事?

     (吹腔)    加鞭催马往前趱,

             伯父、伯母在面前。

(太老爷、太夫人同上。关子文下马。)

关子文  (白)     参见伯父、伯母。

太老爷、

太夫人  (同白)    罢了。

关子文  (白)     你二老敢是赶会的么?

太老爷  (白)     正是。

关子文  (白)     邱兄为何不去?

太老爷  (白)     适才他摔了左膀,故而回去。

关子文  (白)     适才小侄,在途中遇见他主仆二人,欢天喜地而去,哪里摔了什么左膀?小侄有一言,不好启齿,改日再会,少陪了。

(关子文下。)

太老爷  (白)     听关世兄之言,其中似有原故,你我也回去罢。正是:

     (念)     养女如养虎,刻刻须防闲。

(太老爷、太夫人同下。)

【第七场】

(小姐、平儿同上,邱相公上。小姐拉邱相公闭门,同下。)

平儿   (白)     看他二人同到绣房,将我平儿一人关在门外,好不叫人难受吓!

     (吹腔)    他二人急急把门关,

             好似一对并头莲。

             倒凤颠鸾会巫山,

             好不叫人心内酸。

(秋水上。)

秋水   (白)     这你可不能跑啦!

(平儿跑,秋水追,平儿洒土,下。)

秋水   (白)     什么东西?呵,是白面,就是面铺里的掌柜,我也是不能饶。

(秋水追下。平儿跑上,秋水追上,平儿喷水,下。)

秋水   (白)     水,就是水屋子的挑水的,我也是要玩玩。

(秋水追下。太老爷、邱相公同上,撞,邱相公下。太老爷转身敲门。)

太老爷  (白)     开门来。

(平儿上。)

平儿   (白)     是谁?

太老爷  (白)     是我吓。

平儿   (白)     可了不得啦,太老爷来啦,你快藏起来罢。

(平儿开门。)

太老爷  (白)     小姐往哪里去了?

平儿   (白)     小姐在、在后楼。

太老爷  (白)     待我赶到后楼。

(太老爷下。平儿两边看。太老爷上。)

太老爷  (白)     小姐不在后楼吓!

平儿   (白)     小姐在、在、在、绣阁。

太老爷  (白)     待我赶到绣阁。

(平儿下。太老爷下,上。)

太老爷  (白)     并不在绣阁,气死我也!

(太老爷持刀拍桌,秋水自桌下出。太夫人上。)

太老爷  (白)     快叫邱家孩儿见我!

(邱相公上,平儿为邱相公套带。)

太老爷  (白)     嗳呀夫人吓,你看他方才言道,伤了左膀,如今他套在右膀!

太夫人  (白)     现有纹银百两,你主仆往京都,求取功名,倘若得志,千万莫忘我母子的好处。

邱相公  (白)     谢过伯母。

             秋水,带马。

(太老爷、太夫人暗同下。)

秋水   (白)     是。

             嗳呀,我的平儿吓!

(邱相公、秋水同下。)
(完)


浏览次数:6578 ┊ 字数:5528 ┊ 最后更新:2005年02月1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