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请宋灵》

主要角色
岳飞:老生
大丞相:丑
金兀术:净
牛皋:净
宋徽宗:老生
宋钦宗:老生
太后:旦
宋太祖:红生

情节
金兀术南犯,掳去徽、钦二帝。岳飞奉诏北伐,大破“八卦阵”。金兀术不敌,许放二圣回宋。徽、钦二帝以无颜复见百姓,自缢。岳飞哀痛之余,要搬请皇灵,命金主身穿重孝,写具降表出城迎接。金主假允,为岳飞看破,暗作准备。及献表,金兀术举剑刺岳飞,被牛皋所败。岳飞搬皇灵南归。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八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9.3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番兵、四番将、哈迷蚩、木罕同上。点绛唇牌。)

木罕   (念)     匹马金枪世间无,赫赫威名震帝都。一心想夺花世界,要把宋室一扫除!

     (白)     孤,大金邦三太子完颜木罕。老王晏驾,众卿保孤登基。四弟带兵去伐中原,屡有捷音前来。

             啊军师!

哈迷蚩  (白)     狼主!

木罕   (白)     这宋室天下,一时不能归孤,如何是好?

哈迷蚩  (白)     此非一日之功,总由天命。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狼主:四太子擒来两个大邦皇帝。

木罕   (白)     押上来!

(四下手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上。)

木罕   (白)     呔!两个昏君,见了孤家,为何不跪?

宋徽宗、

宋钦宗  (同白)    孤乃天朝圣主,岂跪犬羊!

木罕   (白)     来,将这两个昏君斩了!

哈迷蚩  (白)     且慢!

木罕   (白)     为何拦阻?

哈迷蚩  (白)     将他斩首,岂不便宜了他?

木罕   (白)     依你之见?

哈迷蚩  (白)     将那通宵殿下,烧得通红,我与狼主,高坐饮酒,叫这两个昏君,在殿上站立。殿下有火,焉能站得稳?必须趴在地下。这样取笑,岂不是好?

木罕   (白)     此计甚好。

             巴图鲁,照计而行。押下去!

(四下手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下。)

木罕   (白)     将酒宴摆在通宵殿!

(众人同允,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念)     一封丹草诏,飞下九重霄。

     (白)     咱家,德子。奉皇旨意,调岳元帅扫灭金囚。

             孩子们,打道哇!

四太监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番兵、四番将、哈迷蚩、木罕同上。)

木罕   (白)     将二昏君押上殿来!

(四番将同允。四小番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上。)

宋徽宗  (西皮摇板)  心中恼恨张邦昌,

宋钦宗  (西皮摇板)  不该将孤献番邦。

宋徽宗  (西皮摇板)  有朝一日回朝转,

宋钦宗  (西皮摇板)  要把金囚一扫光!

木罕   (白)     先生请!

哈迷蚩  (白)     狼主请!

(牌子。)

木罕   (白)     先生,将这两个昏君,打在五国城中,坐井观天,岂不是好?

哈迷蚩  (白)     好啊,将昏君押至五国城,好生看守。

             来,押下去!

(四小番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下。哈迷蚩、木罕同下,四番将、四番兵同随下。)

【第四场】

(四白龙套、四黑龙套引岳飞同上。)

岳飞   (引子)    帐下站立千员将,统领雄兵百万郎。

     (念)     志气凌云冲霄汉,赤胆忠心保江山。龙凤旌旗空中展,丹心一点斗牛寒!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宋室驾前为臣。可恨朝中奸佞张邦昌等将二圣献于番营。俺蒙后宫娘娘恩赐龙凤旗二面,扫灭金囚。正是:

     (念)     老天遂人愿,迎请二圣还!

(岳云、张宪、施全、王贵、牛皋、何元庆、郑怀、张显同上。)
岳云、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念)    柳荫拴战马,虎帐夜谈兵。

     (白)     启元帅:圣旨下。

岳飞   (白)     香案接旨!

(四太监、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

岳飞、
岳云、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万岁!

(岳飞、岳云、张宪、施全、王贵、牛皋、何元庆、郑怀、张显同跪。)

大太监  (白)     跪听宣读,诏日:命岳飞带领众将,扫灭金囚,迎请二圣回朝。旨意读罢,望诏谢恩哪!

岳飞、
岳云、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万万岁!

岳飞   (白)     有劳公公,捧旨前来,后堂留宴。

大太监  (白)     朝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

岳飞   (白)     奉送!

(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岳飞   (白)     众将官,校场听点!

岳云、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长锤。四红龙套、四绿龙套、四番将、哈迷蚩、木罕同上。)

木罕   (唱)     四弟领兵把贼扫,

             旗开得胜转回朝。

             将身且坐宝帐道,

             且听探马报根苗。

(大丞相上。)

大丞相  (念)     忙将岳飞事,奏与狼主知。

     (白)     参见狼主!

木罕   (白)     大丞相请坐。

大丞相  (白)     谢坐!

木罕   (白)     大丞相上殿,有何本奏?

大丞相  (白)     启禀狼主:今有岳飞带领倾国人马,杀到我国来了!

木罕   (白)     啊!先生可曾听见?大丞相奏道,今有岳飞带领倾国人马杀到我国来了!先生计将安出?

哈迷蚩  (白)     就命四太子出马,一仗成功。

木罕   (白)     替孤传旨:宣四弟上殿!

哈迷蚩  (白)     四太子上殿!

(金兀术上。)

金兀术  (念)     当年大破潞安州,要把宋室一扫除!

     (白)     参见兄王!

木罕   (白)     御弟少礼,请坐。

金兀术  (白)     谢坐。宣弟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木罕   (白)     今有岳飞带领人马,杀到我国来了。特请御弟商议退兵之计。

金兀术  (白)     兄王放心,待小弟出马,抵挡岳飞。

木罕   (白)     须要小心!

金兀术  (白)     领旨。

(木罕、哈迷蚩、大丞相同下。)

金兀术  (白)     巴图鲁!

四红龙套、
四绿龙套、

四番将  (同白)    唔!

金兀术  (白)     杀!

四红龙套、
四绿龙套、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上,同起霸。)
牛皋、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俺——

牛皋   (白)     牛皋

张显   (白)     张显。

施全   (白)     施全。

王贵   (白)     王贵。

岳云   (白)     岳云。

张宪   (白)     张宪。

何元庆  (白)     何元庆。

郑怀   (白)     郑怀。

牛皋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同白)    请了。

牛皋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同白)    请!

(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自两边分下。急急风牌。四白龙套、四黑龙套、四上手、岳飞同上,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随上。)
牛皋、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站立两厢!

牛皋、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啊!

岳飞   (白)     本帅带领兵和将,要把金邦踏平阳!众位将军,人马可齐?

牛皋、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俱已齐备。

岳飞   (白)     起兵前往!

(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允。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急急风牌。金兀术、四番将、四番兵同上,岳飞、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上。钥匙头会阵。)

岳飞   (白)     呔!马前来的敢是金兀术?

金兀术  (白)     然!

岳飞   (白)     金兀术!快将二圣献出;如若不然,将你金邦踏为齑粉!

金兀术  (白)     岳元帅!想你国奸佞专权。你归顺孤家,得了宋室天下,与你平分疆土。

岳飞   (白)     一派胡言。

             众将官,压住阵脚!

牛皋、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张显   (同白)    啊!

(起打,双收。八股档续十股档。留番将甲,张宪上,把番将甲打下。四番兵同上,续打,同败下,留张宪。二番将同上,与张宪打,张宪下。何元庆上,打二番将,同败下。锤将甲上,起打,同下。起连环。金兀术、岳飞同上,起打。金兀术败下,岳飞追下。)

【第八场】

(四番兵、四番将、金兀术同上。四堂龙套同上,同摆阵。)

金兀术  (白)     呔!岳元帅,前来打阵!

(岳飞、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上,同入阵。)

岳飞   (白)     众将官,打生门而杀!

(岳飞、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杀下,同上。)

岳飞   (白)     且住!那贼摆的明明是“八卦阵”,凭的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怎么杀不出阵去?

             众将官,打死门而杀!

(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允。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败下,岳飞、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追下。)

【第九场】

(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进城,同上城。岳飞、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上。)

岳飞   (白)     金兀术,快将二圣好好送出城来;稍若迟延,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金兀术  (白)     岳元帅,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孤将二圣送到你营就是。

岳飞   (白)     须要言而有信!

金兀术  (白)     岳元帅,孤家从来不失信于人,岂肯失信于你?

岳飞   (白)     众将官,收兵!

(岳飞、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下,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暗下。)

【第十场】

(四绿龙套、大丞相、哈迷蚩、木罕同上。)

木罕   (唱)     四弟领兵把贼讨,

             但愿得胜转回朝。

             将身且坐银安殿,

             旌旗不住空中飘。

(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上。)

金兀术  (白)     兄王!

木罕   (白)     御弟请坐。

金兀术  (白)     有坐。杀败了哇,杀败了!

木罕   (白)     御弟出兵,敢是败了?

金兀术  (白)     那岳飞十分骁勇,险些杀进城来。那时小弟许那岳飞将二圣送到宋营,才得收兵。不知王兄可从此议?

木罕   (白)     既是御弟一言出口,孤家焉能不从?御弟请至后面歇息。

金兀术  (白)     遵命!

(金兀术下。)

木罕   (白)     啊先生!

哈迷蚩  (白)     啊狼主!

木罕   (白)     但不知命何人送二圣前去?

哈迷蚩  (白)     就命大丞相送驾前往。

木罕   (白)     大丞相,命你到五国城将二圣送到岳飞营中,须要好言多讲。

大丞相  (白)     遵命!

(大丞相下。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下手、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上。)

宋徽宗  (二黄摇板)  马到临崖收缰晚,

宋钦宗  (二黄摇板)  船到江心补漏难。

宋徽宗  (二黄摇板)  恼恨邦昌贼奸谗,

宋钦宗  (二黄摇板)  不该将孤献北番。

(宋徽宗、宋钦帝、太后同睡。)

宋太祖  (内唢呐二黄导板)在灵霄奉了玉帝命,

(四小童引宋太祖同上。)

宋太祖  (唢呐二黄原板)五国城来了我太祖阴魂。

             叫长随驾神风番营来进,

             又只见二昏皇贪睡沉沉。

     (白)     我把你们这两个昏皇,承祖上之基业,不修朝政,连累生灵涂炭。玷辱宗庙。谁叫你元旦上表,上写“玉皇犬帝”,玉帝大怒,降下赤须龙,搅乱天下。今有岳飞带兵前来,迎接你们来了。

     (唢呐二黄原板)二昏皇坐江山不理朝政,

             信宠了张邦昌涂炭生灵。

             叹岳飞秉忠心把驾来请,

             可怜他血战万马营。

             天不遂忠良愿枉把忠尽,

             二昏皇要生还万万不能。

             叫长随驾神风忙归天庭,

             回灵霄见玉帝细奏分明。

(四小童引宋太祖同下。)

宋徽宗  (二黄导板)  适才梦见太祖到,

     (白)     啊!

     (二黄摇板)  心惊肉跳为哪条?

宋钦宗  (白)     父皇为何这等模样?

宋徽宗  (白)     适才睡梦之间,见太祖到来,说道岳飞元帅,带兵前来,迎接我父子回朝。

宋钦宗  (白)     梦中之言,不可深信。

太后   (白)     话虽如此,亦不可不信。

宋徽宗  (白)     寡人凭天由命也就是了!

(大丞相上。)

大丞相  (白)     参见大邦皇帝!

宋徽宗、

宋钦宗  (同白)    大丞相到此何事?

大丞相  (白)     特来贺喜。

宋徽宗  (白)     寡人坐井观天,喜从何来?

大丞相  (白)     今有你国岳飞,带领人马,将我国杀得大败。狼主命我前来,送二位圣驾回转南朝,岂不是一喜?

太后   (白)     梦中之言应验了!

宋徽宗  (白)     哎呀且住!想孤乃一朝人王帝主,被金囚掠到番邦,有何面目再见宗庙?好不气……

(宋徽宗死。)

宋钦宗  (白)     且住!父皇一死,有何面目去见孤的百姓?也罢,待孤碰死了罢!

(宋钦宗死。)

太后   (二黄摇板)  一见二圣丧了命,

             孤孤单单好伤心。

     (白)     万岁啊!

大丞相  (白)     太后,二圣一死,不能复生。随咱家去见狼主,同回南朝便了。

太后   (哭)     喂呀,万岁呀!

(大丞相、太后同下。)

【第十二场】

(四红龙套、四绿龙套、哈迷蚩、木罕同上。)

木罕   (唱)     四弟阵前打败仗,

             相送二圣到南邦。

(大丞相上。)

大丞相  (白)     参见狼主!

木罕   (白)     大丞相请坐。

大丞相  (白)     有坐。

木罕   (白)     命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大丞相  (白)     是我欲送他们回朝。他们一闻此言,老的气死,小的碰死,只有太后一人。特来奏与狼主得知。

木罕   (白)     哎呀先生哪!二圣一死,这便如何是好?

哈迷蚩  (白)     事到如今,死而不能复生。就将太后一人送到岳飞营中,看他怎样的说法,再作道理。

木罕   (白)     但不知命何人送太后前去?

哈迷蚩  (白)     此事非大丞相不可。

大丞相  (白)     我说先生,这么好的美差,怎么单叫我去呢?此番前去,那岳飞听说二圣一死,必然怒发冲冠,我此去好有一比!

哈迷蚩  (白)     比做何来?

大丞相  (白)     羊入虎口——有去无还!

木罕   (白)     那岳元帅乃是大义之人。况且“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你送驾回来,孤家另有升赏。

大丞相  (白)     有劳哈军师照应。

哈迷蚩  (白)     岂敢,岂敢!

大丞相  (白)     这叫做“奉命差遣,概不由己”。唉!

(大丞相下。哈迷蚩、木罕同下,众人随同下。)

【第十三场】

(长锤。四白龙套、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岳飞同上。)

岳飞   (西皮摇板)  奉皇旨意到北番,

             杀得金囚尸堆山。

             将士忠心奋勇战,

             不迎二圣誓不还。

(牛皋上。)

牛皋   (白)     参见元帅。拿住奸细!

岳飞   (白)     绑上来!

牛皋   (白)     将奸细押上来!

(四上手押大丞相同上。)

牛皋   (白)     呔!你要仔细了!你要与我打点了!

大丞相  (白)     啊,是、是、是。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胆大小番,竟敢前来窥探,看剑!

大丞相  (白)     且慢!有道是:“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岳飞   (白)     好啊!好一个“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小番,你到此做甚?

大丞相  (白)     奉了狼主之命,正要送驾前来,不想二圣双双碰头而死!

岳飞   (白)     你待怎讲?

大丞相  (白)     碰头而死!

岳飞   (三叫头)   二圣!我主!哎呀!

     (西皮导板)  听一言不由人魂飞魄荡,

     (三叫头)   二圣!我主!哎,二圣哪!

     (西皮摇板)  一片忠心付汪洋。

             不能迎驾回朝往,圣主爷呀!

             再与小番说端详。

     (白)     小番,二圣晏驾,敢是你等谋害?

大丞相  (白)     想我国焉敢谋害大邦皇帝?二圣虽死,国太还在。

岳飞   (白)     哦!国太还在,今在何处?

大丞相  (白)     已在大营之外。

岳飞   (白)     押下去!

(四上手押大丞相同下)

岳飞   (白)     众将官,随本帅迎接国太!

牛皋、
张显、
施全、
王贵、
岳云、
张宪、
何元庆、

郑怀   (同白)    啊!

(太后上。)

岳飞   (白)     臣,岳飞带领众将迎接国太,死罪呀死罪!

(岳飞跪。牛皋、张显、施全、王贵、岳云、张宪、何元庆、郑怀同跪。)

太后   (白)     卿家你来迟了。

岳飞   (白)     臣该万死!

     (西皮二六板) 罪臣岳飞无忠信,

             含悲忍泪跪营门。

             奉命前来把驾请,

             身经血战万马营。

             不想二圣归天境,

             枉费罪臣一片心。

             国太且把后帐进,

(太后下。四上手押大丞相同上。)

岳飞   (唱)     暂忍恨怨问详情。

     (白)     小番,二圣晏驾,何不将皇灵送来?

大丞相  (白)     我国狼主言道,要元帅亲自迎接皇灵,方尽君臣之礼。

岳飞   (白)     哦,要本帅亲自迎请皇灵?

大丞相  (白)     正是。

岳飞   (白)     啊,小番!同去对你国狼主言讲:要本帅亲自迎请皇灵不难!叫你国狼主与大小文武官员,俱要身穿重孝,迎接城外,准备降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如若不然,将你金邦踏为齑粉!

大丞相  (白)     元帅吩咐,无不依从。元帅此番前去,不要这样打扮!

岳飞   (白)     要怎样打扮?

大丞相  (白)     必须要换了便服!

岳飞   (白)     却是为何?

大丞相  (白)     我国狼主,被元帅吓破了胆了。

岳飞   (白)     你待怎讲?

大丞相  (白)     吓破了胆了。

岳飞   (笑)     哈哈哈……

     (白)     滚出帐去!

(大丞相下。)

岳飞   (白)     且住!那贼叫本帅亲自迎请皇灵,必有奸诈。

             牛皋听令!

牛皋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埋伏城外,以防不测!

牛皋   (白)     得令!

岳飞   (白)     张宪、何元庆听令!

张宪、

何元庆  (同白)    在!

岳飞   (白)     你二人身穿重孝,随本帅迎请皇灵!

张宪、

何元庆  (同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绿龙套、四红龙套、哈迷蚩、木罕同上。)

木罕   (念)     送驾一去不回转,倒叫孤王挂心间。

(大丞相上。)

大丞相  (念)     忙将岳飞事,报与狼主知。

     (白)     参见狼主!

木罕   (白)     请坐!辛苦了。

大丞相  (白)     辛苦不辛苦倒也不要说起,大大的受惊了!

哈迷蚩  (白)     啊,受了什么惊啊?

大丞相  (白)     待我慢慢地说来。

木罕   (白)     慢慢讲来!

大丞相  (白)     是我送太后前去,被牛皋将我绑进帐去,那岳飞一见,他道:呔!胆大小番,竟敢前来窥探,看剑!

木罕   (白)     你便怎样?

大丞相  (白)     我回答的好。

哈迷蚩  (白)     你怎么回答?

大丞相  (白)     我说“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哈迷蚩  (白)     哦,好好好,回答的好。后来便怎么样?

大丞相  (白)     那岳飞言道:好啊!好一个“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木罕   (白)     往下讲!

大丞相  (白)     他说:小番前来做甚?我说:奉了狼主之命,正要送二圣前来。不想二圣双双碰头而死。他说:你待怎讲?我说:双双碰头而死!那岳飞就气死了。

木罕   (白)     啊,岳飞一死,待孤发动人马,去夺大宋天下!

大丞相  (白)     别忙,别忙!他又活了。

木罕   (白)     咳!他怎么又活了?

大丞相  (白)     他就唱起来了。

哈迷蚩  (白)     他唱的什么?

大丞相  (白)     我吓糊涂了,没听出来。他就说:小番,二圣晏驾,敢是你等谋害?我就说了:我们怎敢谋害大邦皇帝?皆因二圣无有面目去见南朝的百姓,故而碰死。二圣虽死,国太还在。他就说:今在何处?我说:现在帐外。他就把我押下去了。岳飞带领众将,迎接国太,又哭又唱。后来把我又押上来,问道:小番,二圣晏驾,何不将皇灵送来?

木罕   (白)     你是怎样回答?

大丞相  (白)     我就说了,我国狼主言道:要元帅亲自前去迎接,方尽君臣之礼。他说:要本帅亲自迎接,却也不难;叫你狼主与大小文武官员,一个个身穿重孝,迎接城外,准备降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如若不然,将你金邦踏为齑粉!

木罕   (白)     要孤身穿重孝,那是万万不能!

哈迷蚩  (白)     狼主要图大事,暂忍羞辱。就依他身穿重孝,降表里面暗藏宝剑,献表的时节,将岳飞刺死,宋室天下,岂不垂手可得?

木罕   (白)     此计甚妙,照计而行。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岳飞   (内二黄导板) 奉王命到番邦二圣迎请,

(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上。)

岳飞   (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食君禄报王恩,东荡西杀、南征北讨,到如今头戴麻冠、身穿重孝,好不伤情!

     (二黄原板)  实指望灭金囚二圣驾请,

             料不到二主爷晏驾番营。

             恨只恨张邦昌心肠太狠,

             大不该将二圣献与番人。

             带二将我且把番营来进,

             看一看金兀术怎样施行。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场设灵堂。四番兵、四番将穿孝同上,木罕、金兀术各抱灵牌同上,同摆。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上。)

岳飞   (二黄摇板)  一路上见许多番邦营帐,

             四下里摆的是剑戟刀枪。

             闯龙潭入虎穴大胆前往,

(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出城,同跪。)

岳飞   (二黄摇板)  又只见众番奴迎接道旁。

     (白)     金兀术!

金兀术  (白)     在!

岳飞   (白)     皇灵今在何处?

金兀术  (白)     现在灵堂。

岳飞   (白)     带路灵堂!

金兀术  (白)     喳!

(金兀术下。四番兵、四番将、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下。)

【第十八场】

(张完、何元庆、岳飞同上。)

岳飞   (三叫头)   二圣!我主!二圣啊!

     (二黄导板)  见灵牌不由人珠泪滚滚,

     (三叫头)   二圣!我主!二圣啊!

     (回龙)    尊一声我主爷在天之灵。

     (反二黄三眼) 臣心中只把那张邦昌恨,

             施毒计将圣驾诓至番营。

             为臣我不能够社稷平定,

             龙恩重愧无报有负圣恩。

             说不尽心头苦胸中怨恨,圣主爷!

     (反二黄原板) 臣奉命到番邦空走一程。

             恨只恨臣不能番邦扫尽,

             又不能迎圣驾转回帝京。

             哭罢了圣主爷把话来论,

(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上。)

岳飞   (反二黄原板) 叫一声金兀术细听分明。

     (白)     金兀术,降表可曾预备?

金兀术  (白)     俱已预备。

岳飞   (白)     献表上来!

金兀术  (白)     嗻!

(金兀术拿剑刺。何元庆拿哭丧棒架住,岳飞、张宪抱灵牌同下。)

金兀术  (白)     巴图鲁,休要放走岳飞,追!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急急风牌。四白龙套、牛皋同上。岳飞、何元庆、张宪自下场门同上,同出城。)

岳飞   (白)     牛皋,与我杀!

(岳飞、张宪、何元庆自上场门同下。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上,同出城,同打。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败进城。)

牛皋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27 ┊ 字数:888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