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请宋灵》

主要角色
岳飞:老生
丞相:丑
金兀术:净
牛皋:净
宋徽宗:老生
宋钦宗:老生
太后:正旦
赵匡胤:红生

情节
按剧中大略,初述二帝蒙尘,被禁五国城,备极青衣行酒之苦。继及岳飞大破金兵,金兀术畏惧请和事,并愿归二帝还中原,岳飞始与允和。不意先一夕,徽宗忽梦太祖来,怒斥己昏庸,并言国破身亡,辱及宗庙社稷,何颜生还等语。徽宗父子,于是虽得归国耗,而一念辱国之耻,即恨不欲生,相继愤郁死,仅留太后未殉。金兀术乃乘间设计,令大丞相往报二圣凶耗,并先送太后至宋营,以解岳飞不测之怒,继则谓二圣既崩,梓宫较乘舆尤宜敬奉,当请岳元帅亲往金营中,招魂英灵,方可尽君臣之体。岳飞虽灼知其诈,然君子可欺以方,加以忠心贯日,赤胆如天,视金兵如蝼蚁。本不足虑,因遂许其请,且令传语金兀术,须穿麻戴孝,捧灵牌嚎哭,作孝子状,以赎掠辱二圣之罪。金兀术以恃有诈谋,但翼始得岳飞至,故而弗一一如命。执意岳飞早稔其计,筹之已熟。届时先遣牛皋等,率精兵在后接应,金兀术虽突出伏兵袭劫,而一阵厮杀,岳飞仍安然奉灵回,仍不获擒缚,且反折损金兵无算。

注释
是剧情节,似出《精忠说岳》而实非。考《精忠传》初无此事实,且按《宋史》岳飞于绍兴十一年冬,死于狱,而徽宗道君皇帝之梓宫,则于十二年八月始归中原,太后亦于十二年始得生还,然则迎请圣灵事,当在岳飞殁后,断非武穆所请可知。惟此剧虽无所本,而其情节均从《说岳》中剪裁而出,且其剧旨正大,足以感天地泣鬼神,使人见之油然生爱国之心。况岳武穆一生,虽无是事,而实有是心,所谓“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者,即此物此志也。编者实体贴武穆之心,以虚构此一假事实,亦足为武穆一吐其气。故虽无所本,而其见地实较有所自者高出万倍,作者之胸襟可知。
是剧虽非唱工戏,然岳飞于闻报迎后,及哭灵等时,其几假原板与反调,亦颇吃重,而尤以哭灵之反调,最为动听。盖此处本全剧聚精会神处,观者亦最注意,故当以文武兼工之须生去之。从前沪上本无演此剧者。有之自李吉瑞始,继而小达子亦颇以此剧称。坤班中则赵紫云曾屡演之,沉郁悲苍,究推吉瑞。然此本罕见之剧,瑞以开始奏演,自易博得一时之名,所谓先入为主,此观剧者之心理大抵然也。大错又案是剧本凿空而出,故虽无当于故实,尚不足为庇。惟钦宗系至绍兴三十一年始崩,此中混称“二圣”,谓其亦触壁而死,则未免为全剧之瘢。盖惟独此处不可假借,而亦正不必假借也。

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请宋灵》(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八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0.5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红龙套、四绿龙套、众番将、哈迷蚩、完颜木罕同上。点绛唇牌。)

完颜木罕 (念)     匹马金枪世间无,赫赫威名镇帝都。一心要夺花世界,要把宋室一扫除。

     (白)     孤,大金邦三太子完颜木罕。老王晏驾,众卿保孤登基,四弟带兵去伐中华。屡有捷报前来。先生,

哈迷蚩  (白)     狼主。

完颜木罕 (白)     这宋室天下,一时不能归孤,如何是好?

哈迷蚩  (白)     此非一日之功,总有天命。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狼主:四太子擒来两个大邦皇帝。

完颜木罕 (白)     押上来!

(四下手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上。)

完颜木罕 (白)     呔!两个昏皇,见了孤家为何不跪?

宋徽宗、

宋钦宗  (同白)    孤乃天朝圣主,岂跪犬羊?

完颜木罕 (白)     来,将这两个昏皇斩了!

哈迷蚩  (白)     且慢。

完颜木罕 (白)     为何阻拦?

哈迷蚩  (白)     将他斩首,岂不便宜了他?

完颜木罕 (白)     依你之见?

哈迷蚩  (白)     将那通宵殿下,烧得通红,我与狼主高坐饮酒,叫这两个昏皇,在殿上站立。殿下有火,焉能站立得稳?必须趴在地下,这样取笑,岂不是好?

完颜木罕 (白)     此计甚好,众巴都照计而行。押下去。

(众人同允,押宋徽宗、宋钦宗同下。)

完颜木罕 (白)     将酒宴摆在通宵殿。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念)     一封丹草诏,飞下九重霄。

     (白)     咱家得子,奉皇旨意,调岳元帅扫灭金囚。孩子们打道。

(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第三场】

(水底鱼牌。四红龙套、四绿龙套、众番将、哈迷蚩、完颜木罕同上。)

完颜木罕 (白)     将昏皇押上来!

众人   (同白)    将昏皇押上来!

(四小番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上。)

宋徽宗  (西皮摇板)  心中恼恨张邦昌,

宋钦宗  (西皮摇板)  不该将孤献番邦。

宋徽宗  (西皮摇板)  有朝一日回朝转,

宋钦宗  (西皮摇板)  要把金囚一扫光。

完颜木罕 (白)     先生请。

哈迷蚩  (白)     狼主请。

(牌子。)

完颜木罕 (白)     今日饮酒,有两个昏皇在殿前趴来趴去,好不欢乐人也!

(牌子。)

哈迷蚩  (白)     将这两个昏皇,打在五国城中,坐井观天,岂不是好?

完颜木罕 (白)     好吓,将昏皇押至五国城,好生看守。

             来,押下去!

(四下手押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下,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四白龙套、四黑龙套同上,岳飞上。)

岳飞   (引子)    帐下站立千员将,统领雄兵百万郎。

     (念)     志气凌云冲霄汉,赤胆忠心扶江山。龙凤旌旗空中展,丹心一点斗牛寒。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宋室驾前为臣。可恨朝中奸佞张邦昌等,将二圣献于番营。俺蒙后宫娘娘,恩赐龙凤旌旗二面,扫灭金囚。正是:

     (念)     老天随人愿,迎请二圣还。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汤怀、
郑怀、

何元庆  (同念)    柳荫拴战马,虎帐尽谈兵。

     (同白)    参见元帅。

大太监  (内白)    圣旨下。

岳飞   (白)     香案接旨。

(四小太监、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诏曰:命岳飞带领众将,扫灭金囚,迎请二圣回朝。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岳飞   (白)     万岁万万岁!

             有劳公公奉旨前来,后堂留宴。

大太监  (白)     朝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

岳飞   (白)     奉送。

(四小太监、大太监同下。)

岳飞   (白)     众将官,校场听点。

(众人同允,同下。)

【第五场】

(长锤。四红龙套、四绿龙套、众番将、哈迷蚩、完颜木罕同上。)

完颜木罕 (西皮摇板)  四弟领兵把贼扫,

             旗开得胜转回朝。

             将身且在莲花宝,

             且听探马报根苗。

(丞相上。)

丞相   (念)     忙将岳飞事,奏与狼主知。

     (白)     参见狼主。

完颜木罕 (白)     先生请坐。

丞相   (白)     谢坐。

完颜木罕 (白)     大丞相上殿,有何本奏?

丞相   (白)     启奏狼主:今有岳飞带领倾国人马,杀到我国来了。

完颜木罕 (白)     吓,先生,可曾听见大丞相奏道:今有岳飞带领倾国人马,杀到我国来了?先生计将安出?

哈迷蚩  (白)     哎,就命四太子出马,一仗成功。

完颜木罕 (白)     替孤传旨:宣四弟上殿。

哈迷蚩  (白)     四太子上殿。

(金兀术上。)

金兀术  (念)     当年大破潞安州,要把宋室一鼓收。

     (白)     兄王。

完颜木罕 (白)     御弟少礼。请坐。

金兀术  (白)     谢坐。宣弟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完颜木罕 (白)     今有岳飞带领人马,杀到我国来了。特请御弟,商议退兵之计。

金兀术  (白)     兄王放心,待小弟出马,抵挡岳飞。

完颜木罕 (白)     需要小心。

(完颜木罕、哈迷蚩、丞相同下。)

金兀术  (白)     众巴都,杀!

(众人同出城,同下。)

【第六场】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同起霸。)

张宪   (白)     张宪。

施全   (白)     施全。

王贵   (白)     王贵。

牛皋   (白)     牛皋。

汤怀   (白)     汤怀。

郑怀   (白)     郑怀。

何元庆  (白)     何元庆。

牛皋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张宪、
施全、
王贵、
汤怀、
郑怀、

何元庆  (同白)    请了。

牛皋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张宪、
施全、
王贵、
汤怀、
郑怀、

何元庆  (同白)    请。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自两边分下。急急风牌。四白龙套、四黑龙套、四上手、岳飞同上。岳飞坐。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自两边分上。)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汤怀、
郑怀、

何元庆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站立两厢。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喝。)

岳飞   (念)     本帅兴动兵和将,要把金囚踏平阳!

     (白)     众位将军,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允。)

岳飞   (白)     人马可齐?

张宪、
施全、
王贵、
牛皋、
汤怀、
郑怀、

何元庆  (同白)    俱已齐备。

岳飞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允。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长锤。急急风牌。金兀术、四红龙套、四绿龙套、众番将同上。岳飞、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四白龙套、四黑龙套、四上手同上。钥匙头会阵。)

岳飞   (白)     呔!马前来的,敢是金兀术?

金兀术  (白)     然。

岳飞   (白)     金兀术,快将二圣献出,如若不然,将你金邦踹为齑粉!

金兀术  (白)     岳元帅,想你国奸佞专权。劝你归顺孤家,得了宋室天下,与你平分疆土。

岳飞   (白)     一派胡言!众将官,押住阵脚!

(起打双收,八将挡,十将挡,同下,留番将甲。张宪上,开打,番将甲下。四小番同上,过场,同下。)

【第八场】

(二番将同上,开打,张宪下。何元庆上,开打,二番将同下。锤将上,开打,起连环,何元庆打倒锤将,锤将下。)

【第九场】

(金兀术、岳飞、众人同上,同开打,金兀术、众番兵同败下,岳飞、众宋兵同追下。)

【第十场】

(金兀术、四红龙套、四绿龙套同上,四文堂、四龙套摆阵。)

金兀术  (白)     摆阵。呔,岳元帅前来打阵!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过场,同下。)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

岳飞   (白)     众将官打生门而杀!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下。)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

岳飞   (白)     众将官打开门而杀!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下。)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

岳飞   (白)     且住,那贼摆的八卦阵,凭的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怎么杀不出阵去?

             众将官打死门而杀!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杀。金兀术、众番兵同败下。岳飞、众宋兵同追下。)

【第十一场】

(金兀术、众番兵同上,同进城。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

岳飞   (白)     金兀术,快将二圣好好送出城来!稍为迟延,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金兀术  (白)     岳元帅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孤将二圣送到营盘就是。

岳飞   (白)     需要言而有信。

金兀术  (白)     我的岳元帅吓,孤家从来不失信于人,岂肯失信于你?

岳飞   (白)     众将官,收兵!

(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下。金兀术、众番兵同下。)

【第十二场】

(长锤。四绿龙套、丞相、哈迷蚩、完颜木罕同上。)

完颜木罕 (西皮摇板)  四弟领兵把贼讨,

             但愿得胜转回朝。

             将身且坐银安宝,

             旌旗不住空中飘。

(金兀术、众番兵同上。)

金兀术  (白)     兄王。

完颜木罕 (白)     御弟请坐。

金兀术  (白)     有坐。杀败了吓!

完颜木罕 (白)     御弟出兵,敢是败了?

金兀术  (白)     那岳飞十分骁勇,险些杀进城来。那时小弟许那岳飞,将二圣送到宋营,才得收兵。不知兄王可从此议?

完颜木罕 (白)     既是御弟一言出口,孤家焉能不从?御弟请至后面歇息。

(金兀术下。)

完颜木罕 (白)     吓,先生,

哈迷蚩  (白)     吓,狼主。

完颜木罕 (白)     但不知命何人送二圣前去?

哈迷蚩  (白)     就命大丞相送驾前往。

完颜木罕 (白)     大丞相,命你去到五国城,将二圣送到岳飞营盘,须要好言多讲。

丞相   (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下手引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上。)

宋徽宗  (二黄摇板)  马到临崖收缰晚,

宋钦宗  (二黄摇板)  船到江心补漏难。

宋徽宗  (二黄摇板)  恼恨邦昌贼奸谗,

宋钦宗  (二黄摇板)  不该将孤献北番。

(宋徽宗、宋钦宗、太后同睡。)

赵匡胤  (内唢呐二黄导板)在凌霄奉了玉帝命,

(四小童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  (唢呐二黄原板)五国城来了我太祖阴魂。

             叫长随驾神风番营来进,

             又只见二昏皇贪睡沉沉。

     (叫头)    我把你这两个昏皇!

     (白)     承祖上之基业,不修朝政,连累生灵涂炭,玷辱宗庙。谁叫你元旦上表,上写“王皇犬帝”,玉帝大怒,降下赤须龙,扰乱天下。今有岳飞带兵前来,迎请昏皇了!

     (唢呐二黄原板)二昏皇坐江山不理朝政,

             信宠了张邦昌涂炭生灵。

             叹岳飞秉忠心把驾来请,

             可怜他血战万马营。

             天不遂忠良愿枉把忠尽,

             二昏皇要生还万万不能!

             叫长随驾神风忙归天庭,

             回凌霄见玉帝细奏分明。

(赵匡胤下。)

宋徽宗  (二黄导板)  适才梦见太祖到,

     (白)     吓!

     (二黄摇板)  心惊肉跳为哪条?

宋钦宗  (白)     父皇为何这等模样?

宋徽宗  (白)     适才睡梦之间,见太祖到来,说道岳元帅带兵前来,迎接我父子回朝。

宋钦宗  (白)     梦中之言,不可深信。

太后   (白)     话虽如此,亦不可不信。

宋徽宗  (白)     寡人凭天就是了。

(丞相上。)

丞相   (白)     参见大邦皇帝。

宋徽宗、

宋钦宗  (同白)    大丞相到此何事?

丞相   (白)     特来贺喜。

宋徽宗  (白)     寡人坐井观天,喜从何来?

丞相   (白)     今有你国岳飞,带领人马,将我国杀得大败。狼主命我前来,送二位圣驾,同回南朝。岂不是喜?

太后   (白)     梦中之言应验了。

宋徽宗  (白)     哎吓,且住!想孤乃一朝人王帝主,被金囚掠到番邦,有何面目,再见宗庙?好不气!

(宋徽宗气死。)

宋钦宗  (白)     且住!父皇一死,有何面目,去见孤的百姓?也罢,待孤碰死了罢!

(宋钦宗碰死。)

太后   (二黄摇板)  一见二圣丧了命,

             孤孤单单好伤心。

     (哭)     万岁吓!

丞相   (白)     太后,二圣一死不能复生,随咱家去见狼主,同回南朝便了。

太后   (哭)     万岁吓!

(丞相、太后同下。)

【第十四场】

(四红龙套、四绿龙套、哈迷蚩、完颜木罕同上。)

完颜木罕 (念)     四弟阵前打败阵,相送二圣到南邦。

(丞相上。)

丞相   (白)     参见狼主。

完颜木罕 (白)     大丞相请坐。

丞相   (白)     有坐。

完颜木罕 (白)     命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丞相   (白)     是我去送他们回朝,他们一闻此言,老的气死,小的碰死,只有太后一人。特来奏与狼主知道。

完颜木罕 (白)     哎吓,先生吓,二圣一死,这件事情,叫孤怎么办法?

哈迷蚩  (白)     事到如今,死呢不得活了,就将太后一人,送到岳飞营盘,看他怎样的说法,再作道理。

完颜木罕 (白)     但不知命何人送国太前去?

哈迷蚩  (白)     此事非大丞相不可。

丞相   (白)     我说先生,这么好的美差,怎么你单叫我去呢?此番前去,那岳飞听说二圣一死,必然怒发冲冠。我此去好有一比。

哈迷蚩  (白)     比作何来?

丞相   (白)     羊入虎口——有去无还。

完颜木罕 (白)     那岳元帅乃是大义之人,况且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你送驾回来,孤家赏你两个大烟土。

丞相   (白)     有劳哈先生照应。

哈迷蚩  (白)     岂敢岂敢。

丞相   (白)     这叫做奉命差遣,概不由己。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白龙套、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上。长锤。岳飞上。)

岳飞   (西皮摇板)  奉皇旨意到北番,

             杀得金囚尸堆山。

             将身且坐莲花帐,

             不迎二圣誓不还。

(牛皋上。)

牛皋   (白)     参见元帅,拿住奸细了。

岳飞   (白)     绑上来!

牛皋   (白)     将奸细押上来!

(四上手押丞相同上。)

牛皋   (白)     呔!你要仔细了,你要打点了!

丞相   (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胆大小番,擅敢前来窥探,看剑!

丞相   (白)     且慢,有道是“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岳飞   (白)     好吓!好一个“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小番,你到此则甚?

丞相   (白)     奉狼主之命,正要送驾前来,不想二圣双双碰头而死。

岳飞   (白)     你才怎讲?

丞相   (白)     双双碰头而死。

岳飞   (三叫头)   二圣!我主!哎吓!

     (西皮导板)  听一言不由人魂飞飘荡,

     (三叫头)   二圣!我主!哎吓!

     (西皮摇板)  一片忠心付汪洋。

             不能迎驾回朝往,

     (哭)     圣主爷吓……

     (西皮摇板)  再与小番说端详。

     (白)     小番,二圣晏驾,敢是你等谋害?

丞相   (白)     想我国焉敢谋害大邦皇帝?二圣虽死,国太还在。

岳飞   (白)     哦,国太还在。今在何处?

丞相   (白)     已在大营之外。

岳飞   (白)     押下去。

(丞相下。)

岳飞   (白)     众将官,随本帅迎接国太!

(太后上。)

岳飞   (白)     臣岳飞,带领众将,迎接国太。死罪吓,死罪吓!

(岳飞跪。)

国太   (白)     卿家你来迟了。

岳飞   (白)     臣该万死!

(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跪。)

岳飞   (西皮二六板) 罪臣岳飞无忠信,

             含悲忍泪跪营门。

             奉命前来把驾请,

             身经血战万马营。

             不想二圣归天境,

             枉费罪臣一片心。

             国太且把后帐进,

(太后下。岳飞、张宪、施全、王贵、牛皋、汤怀、郑怀、何元庆同起)

岳飞   (西皮散板)  暂忍恨怒问详情。

(丞相上。)

岳飞   (白)     小番,二圣晏驾,何不将皇灵送来?

丞相   (白)     我国狼主言道:要元帅亲自迎请皇灵,方尽君臣之礼。

岳飞   (白)     哦,要本帅亲自迎请皇灵?

丞相   (白)     正是。

岳飞   (白)     小番,回去对你狼主言道:要本帅亲自迎请皇灵不难,叫你国狼主与文武大小官员,俱要身穿重孝,迎接城外,准备降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如若不然,将你金邦踹为齑粉!

丞相   (白)     元帅吩咐,无不依从。元帅此番前去,不要这样打扮。

岳飞   (白)     要怎样打扮?

丞相   (白)     必须换了便衣。

岳飞   (白)     却是为何?

丞相   (白)     我国狼主被元帅吓破了胆呢!

岳飞   (白)     你才怎讲?

丞相   (白)     吓破了胆呢!

岳飞   (笑)     哈哈哈吓,哈哈哈!

     (白)     滚出帐去!

(丞相下。)

岳飞   (白)     且住,那贼叫本帅亲自迎请皇灵,必有奸诈。

             牛皋听令:命你带领人马,埋伏城外,以防不测。

牛皋   (白)     得令。

岳飞   (白)     张宪、何元庆,身穿重孝,随本帅迎请皇灵,吓吓吓……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红龙套、四绿龙套、四上手、哈迷蚩同上,完颜木罕上。)

完颜木罕 (念)     送驾一去不回转,倒叫孤王挂心间。

(丞相上。)

丞相   (念)     忙将岳飞事,报与狼主知。

     (白)     参见狼主。

完颜木罕 (白)     请坐。辛苦了。

丞相   (白)     辛苦不辛苦,倒也不要说起,大大的受惊呢!

哈迷蚩  (白)     哦?受的什么惊?

丞相   (白)     待我慢慢的说。

完颜木罕 (白)     慢慢讲来。

丞相   (白)     是。我送太后前去,被牛皋将我绑进帐去。那岳飞一见,他道:呔,胆大小番,擅敢前来窥探,看剑!

哈迷蚩  (白)     你便怎样?

丞相   (白)     我回答的好。

哈迷蚩  (白)     你怎样回答?

丞相   (白)     我说: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哈迷蚩  (白)     哦,好好好!后来便怎么样?

丞相   (白)     那岳飞道:好吓,好一个“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完颜木罕 (白)     往下讲。

丞相   (白)     他说:小番前来则甚?我说:奉了狼主之命,正要送二圣前来,不想二圣双双碰头而死。他说:你才怎讲?我说:双双碰头而死!那岳飞就气死了!

完颜木罕 (白)     啊,岳飞一死,待孤发动人马,去夺大宋天下!

丞相   (白)     不要忙,不要忙!他又活呢!

完颜木罕 (白)     咳,他怎么又活了?

丞相   (白)     他就唱起来了。

哈迷蚩  (白)     他唱的什么?

丞相   (白)     我可吓糊涂了,我可是没听出来。他就说:小番,二圣晏驾,敢是你等谋害?我就说呢:我们怎敢谋害大邦皇帝?皆因二圣,无有面目去见南朝的百姓,故而碰死。二圣虽死,国太还在。他么就说呢:今在何处?我说:现在帐外。他就把我押至帐外,岳飞带领众将,迎接国太,又哭又唱。后来又把我押上去,问道:小番,二圣晏驾,何不将皇灵送来?

完颜木罕 (白)     你是怎样回答?

丞相   (白)     我就说呢:我国狼主言道:要元帅亲自前去迎接皇灵,方尽君臣之体。他说:要本帅亲自前去迎接皇灵,却也不难,叫你国狼主,与文武大小官员,一个个身穿重孝,迎接城外,准备降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如若不然,将你金邦踹为齑粉!

完颜木罕 (白)     要孤身穿重孝,那是万万不能!

哈迷蚩  (白)     狼主,小某有计在此。

完颜木罕 (白)     先生有何妙计?

哈迷蚩  (白)     狼主要图大事,暂忍羞辱,就依他身穿重孝;降表里面,暗藏宝剑。献表的时节,将岳飞刺死,宋室天下,岂不唾手可得?

完颜木罕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先生替孤传旨。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岳飞   (内二黄导板) 奉王命到番邦二圣驾请,

(八龙套、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上。)

岳飞   (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食皇禄报君恩,东荡西除,南征北剿,到如今,头戴麻冠,身穿重孝,好不伤情!

     (二黄原板)  实指望灭金囚二圣驾请,

             料不到二主爷晏驾番营。

             恨只恨张邦昌心肠太狠,

             大不该将二圣献于金人。

             放大胆我且把番营来进,

             看一看金兀术怎样施行!

(八龙套、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下。)

【第十八场】

(灵堂。众番将穿孝同上。完颜木罕、金兀术各抱牌位同上,同摆正,同下。)

【第十九场】

(八龙套、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上。)

岳飞   (二黄原板)  一路上见许多番邦营帐,

             四下里摆的是剑戟刀枪。

             闯龙潭入虎穴大胆前往,

(金兀术、众番将自下场门同上,同出城,同跪。)

岳飞   (二黄原板)  又只见众番奴迎接道旁。

     (白)     金兀术!

金兀术  (白)     咋。

岳飞   (白)     皇灵今在何处?

金兀术  (白)     现在灵堂。

岳飞   (白)     带路灵堂。

金兀术  (白)     咋。

(金兀术、众番将同下,岳飞、八龙套、何元庆、张宪、岳飞同下。小过门。金兀术、众番将、岳飞、何元庆、张宪同上。)

岳飞   (三叫头)   二圣!我主!吓,二圣吓!

     (二黄导板)  见灵牌不由人珠泪滚滚,

     (三叫头)   二圣!我主!吓,二圣吓!

     (回龙)    尊一声二主爷在天之灵!

     (反二黄慢板) 臣心中只把那张邦昌恨,

             施毒计将圣驾诓至番营。

             臣食禄不能够社稷平定,

             龙恩重愧无报有负圣心。

             说不尽心头苦胸中怨恨,

     (哭)     圣主爷吓!

(下锣。)

岳飞   (反二黄原板) 臣奉命到番邦空走一程!

             恨只恨臣不能番邦扫尽,

             又不能迎圣驾转回帝京。

             哭罢了圣主爷把话来论,

             叫一声金兀术细听分明。

     (白)     金兀术,降表可曾预备?

金兀术  (白)     俱已预备。

岳飞   (白)     献表上来。

金兀术  (白)     看表。

(金兀术抽宝剑,何元庆拿哭丧棒架住。岳飞、张宪抱灵牌同下,何元庆下。)

金兀术  (白)     众巴都,休要放走岳飞,追!

(金兀术、众番将同下。)

【第二十场】

(急急风牌。四白龙套、牛皋同上。岳飞、何元庆、张宪自下场门同上,同出城。)

岳飞   (白)     牛皋与我杀!

(岳飞、何元庆、张宪自上场门同下。)
(金兀术、众番将同上,同出城。会阵,同败进城,同下。)

牛皋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567 ┊ 字数:948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