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雷阵》

主要角色
孙膑:老生

情节
战国时,秦欲吞并六国,命王翦挂帅与燕孙膑战。王翦屡败于孙膑,乃约师兄毛逩设“五雷阵”摄孙膑魂于阵中,孙膑险被害。嗣由孙膑师弟毛遂盗来“九转还阳丹”,老君“太极图”,乃破阵救孙膑。并击败王翦、毛逩。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七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高眠卧不足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5.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秦将同上,同站门。王翦上。)

王翦   (唱)     得胜猫儿强似虎,

             败阵凤凰不如鸡。

     (白)     俺、秦国大元帅王翦。不想中了孙膑诱兵之计,所带兵马伤了大半,为此今日整顿军兵,随带法宝“打神钢鞭”,与他一决雌雄。

             众将官,骂阵去者!

四龙套、

四秦将  (同白)    噢!

王翦   (唱)     可恨孙膑诱兵计,

             杀得豪杰胆魂飞。

             随带法宝把阵对,

             不灭燕邦誓不回。

(四龙套、四秦将同领下,王翦下。连场。牌子。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孙燕、毛遂同上,同站门。孙膑上,坐。)

孙膑   (白)     两厢退下!

四上手、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啊!

(四上手、四燕将、袁达、蒯文通自两边分下。)

孙膑   (白)     师弟请坐!

毛遂   (白)     有坐。

孙膑   (白)     昨日诱兵之计,多亏师弟相助成功。

毛遂   (白)     三哥,想那王翦,昨日一败,必不甘心;又知你未受“转天箭”身亡,定要搬取救兵,再报前仇。不定又要用什么暗器,你总要提防提防才是。

孙膑   (白)     师弟之言甚是。但那王翦乃一勇之夫,不足为虑。就是他转求他师海潮,赐些法宝,临阵暗用,也不放在愚兄的心上。

毛遂   (白)     三哥此言差矣!有道是:强中自有强中手。总要提防一二!

孙膑   (白)     师弟,想昨日一战,他已按兵不出,谅他有何能为?愚兄静坐营中,候他前来讨战,愚兄要独自出兵,擒那王翦也。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真人:王翦骂阵。

孙膑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孙膑   (白)     这厮果来骂阵,岂能容他猖狂!师弟,看守大营。唤众将前来!

毛遂   (白)     遵命。

             众将走上!

(四上手、四燕将、袁达、蒯文通自两边分上。)

孙膑   (白)     迎敌王翦去者!

四上手、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啊!

(众人同领下。)

【第二场】

(牌子。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孙膑同上,同出城。四龙套、四秦将、王翦同上,同会阵。)

孙膑   (白)     呔!杀不死的贼子,又来讨战。今日相逢,定与你一决雌雄。

王翦   (白)     住了!孙伯陵,前者误中你的诡计,锐气未挫,谅你今日难逃某手!

孙膑   (白)     一派胡言!

             众将官,擒此逆贼!

(孙膑、王翦同起打。王翦、四龙套、四秦将同败下,孙膑、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同追下。连场。王翦上。)

王翦   (白)     且住!这厮人多势众,“打神钢鞭”伤他。

(孙膑、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同追上,王翦用鞭打,孙膑、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同过场,同下。孙膑上,接打。)

孙膑   (白)     招打!

(王翦祭鞭,孙膑收鞭。)

孙膑   (白)     王翦,又用暗器!神鞭已到某手,尔还有何法宝?

王翦   (白)     哎呀!

     (唱)     骂声伯陵好大胆,

             敢收你爷打神鞭!

             抖擞威风与他战,

             定斩你头在阵前!

(孙膑、王翦同起打。)

孙膑   (白)     看拐!

(孙膑打王翦。)

王翦   (白)     唉呀!

(王翦败下。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同上。)

孙膑   (白)     不必追赶,人马回营!

四上手、
四燕将、
蒯文通、

袁达   (同白)    啊!

(众人同拥下。)

【第三场】

(毛遂、孙燕同上。)

孙燕   (念)     叔父去出兵,

毛遂   (念)     未知输和赢。

(水底鱼牌。孙膑、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同上,同挖门。四上手、四燕将、蒯文通、袁达自两边分下。孙膑坐。)

孙膑   (白)     师弟请坐!

毛遂   (白)     有坐。

孙燕   (白)     参见叔父!

孙膑   (白)     一旁坐下。

孙燕   (白)     谢坐!

毛遂   (白)     三哥,与那王翦交战,胜负如何?

孙膑   (白)     师弟,那王翦匹夫之勇,被愚兄几合勇战,收来他的“打神钢鞭”,用双拐将他打进关去了。

毛遂   (白)     这就是了。

             孙燕,命你巡营了哨,不得有误!

孙燕   (白)     遵命。

(孙燕下。)

孙膑   (白)     师弟,请至后账。正是:

     (念)     谅他纵有擎天手,

毛遂   (念)     难逃燕邦道高人。

孙膑、

毛遂   (同白)    请!

(孙膑、毛遂同下。)

【第四场】

(金子陵上。)

金子陵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牌子。王翦、四龙套、四秦将同上,同挖门。)

王翦   (白)     罢了啊罢了!

金子陵  (白)     师弟回营,胜负如何?

王翦   (白)     想你我弟兄,自下昆仑以来,扶保始皇天子,并吞六国,百战百胜。不料今日被孙膑收去了俺的“打神钢鞭”,祭起沉香二拐,不是俺马走如飞,险遭不测。

金子陵  (白)     师弟,事已至此,只好点起信香,求告师傅便了。

王翦   (白)     只好如此。

             来,香案伺候!

金子陵  (唱)     那日别师下仙山,

王翦   (唱)     统领貔貅扫狼烟。

金子陵  (唱)     到处全凭转天箭,

王翦   (唱)     孙膑扭天下尘凡。

金子陵  (唱)     挡住弟子兵百万,

王翦   (唱)     收去法宝打神鞭。

金子陵  (唱)     叩罢首来将身站,

王翦   (白)     众将官!

     (唱)     速把免战挂高杆。

(众人同拥下。)

【第五场】

(孙燕上。)

孙燕   (唱)     心中恼恨贼王翦!

     (白)     俺、孙燕。可恨王翦,苦苦与我孙家作对,且喜叔父将他战败。命我巡营了哨,就此去者!

     (唱)     害我全家丧黄泉。

             祖父阴灵若惦念,

             灭却王翦报仇冤。

(孙燕下。)

【第六场】

(二童儿引海潮真人同上。)

海潮真人 (引子)    云山修道,每日里,快乐逍遥。

     (白)     吾乃海潮真人是也。前命金子陵、王翦二人下山,扶助秦始皇并吞六国,不知胜负如何?今日坐在洞中,好生烦闷。

             童儿,开了洞门者!

二童儿  (同白)    是。

海潮真人 (唱)     每日洞中来修炼,

             快乐清闲自安然。

             站立洞外用目看,

     (白)     啊!

     (唱)     忽然一阵信香烟。

     (白)     哎呀且住!霎时一阵信香,原来王翦被孙膑战败,特来求救。我自有道理。

             童儿,唤你大师兄进见。

童儿甲  (白)     大师兄进见。

毛逩   (内白)    来也!

(毛逩上。)

毛逩   (念)     立志修身奉师严,专心悟道炼金丹。

     (白)     参见师傅!

海潮真人 (白)     罢了。坐下。

毛逩   (白)     谢坐!唤弟子出来,有何调教?

海潮真人 (白)     只因你师弟王翦,被孙膑战败,为师命你前去相助。

毛逩   (白)     弟子遵命!只是身旁无有法宝,恐怕难以成功。

海潮真人 (白)     不妨!为师赐你“混元金钟”、“五雷神匣”,必定成功。

毛逩   (白)     想那孙膑,惯用“五雷”,岂不是班门弄斧?

海潮真人 (白)     那孙膑用的乃是“阳”五雷,为师乃是“阴”五雷,有道是:阴能益阳。只是一件——

毛逩   (白)     哪一件?

海潮真人 (白)     若遇青龙,不可交战。

毛逩   (白)     但不知青龙是谁?

海潮真人 (白)     孙龙之子,名唤孙燕。

毛逩   (白)     弟子记下了。

海潮真人 (白)     听为师吩咐!

     (唱)     若遇青龙不可战,

             灭却伯陵早回山。

毛逩   (唱)     师傅且把心放宽,

             全凭法宝到凡间。

             辞别师傅把衣换,

(毛逩换衣。)

毛逩   (唱)     灭却孙膑即回山。

(毛逩下。)

海潮真人 (唱)     一见毛逩下高山,

             孙膑绝命在眼前。

(海潮真人下,二童儿同随下。)

【第七场】

(四龙套、王翦同上。)

王翦   (唱)     每日营中自思叹,

             阵前失去打神鞭。

             眼望救兵未回转,

             不报冤仇心不安。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营外有一道人要见。

王翦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毛逩上。)

王翦   (白)     啊师兄!

毛逩   (白)     师弟!

王翦   (白)     不知师兄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毛逩   (白)     岂敢!奉师之命,前来助阵。可与那贼见过阵来?

王翦   (白)     被孙膑战败,为此免战高悬。

毛逩   (白)     愚兄出门,定要生擒孙膑进账。

王翦   (白)     恐师兄不是他的对手。

毛逩   (白)     师弟,你好小量人也!

     (唱)     我劝师弟免愁烦,

             孙膑法力何足言?

             人来与爷撤免战,

(四龙套、王翦同下。)

毛逩   (唱)     会会那厮到阵前。

             站立营门高声喊,

(孙燕上。)

毛逩   (白)     来将通名!

孙燕   (白)     听着!俺乃燕昭王驾下,孙龙之子,孙燕是也。

毛逩   (白)     孙燕就是你么?

孙燕   (白)     然也!野道留名!

毛逩   (白)     你祖师爷不便留名,快叫孙膑前来受死!

孙燕   (白)     一派胡言!看枪!

(孙燕、毛逩同起打。毛逩下,孙燕追下。连场。毛逩上。)

毛逩   (白)     且住!这厮杀法厉害,“混元金钟”伤他。

(孙燕追上。)

孙燕   (白)     哪里走!

(孙燕、毛逩同起打,毛逩使钟打孙燕,青龙形上,护孙燕同下。)

毛逩   (唱)     金钟打下红光现,

             吓得娃娃心胆寒。

             站在营门高声喊,

             快叫孙膑到阵前。

(毛逩下。)

【第八场】

(孙膑上。)

孙膑   (唱)     自幼儿悟禅机云梦修炼,

             魏主爷三召宣才下高山。

             都只为演阵图得罪庞涓,

             使奸计害得我六根不全!

             狗奸贼想谋去天书三卷,

             出魏邦学乞丐假作疯癫。

             在齐国与庞涓兴兵交战,

             马陵川分贼尸才报仇冤。

             到如今又出了恶人王翦,

             杀死我父兄仇不共戴天。

             昨日里在阵前与贼交战,

             收来了打神鞭他逃命回还。

             但愿得老爹爹阴灵早现,

             灭却了贼王翦好回家园。

(内喊声。)

孙膑   (唱)     小孙燕到阵前未见回转,

             想必是与贼人会战军前。

(孙燕上。)

孙燕   (唱)     适才阵前红光现,

             吓得豪杰心胆寒。

             来在营门下走战,

             见了叔父说根源。

     (白)     参见叔父!

孙膑   (白)     命你巡营了哨,为何这等模样?

孙燕   (白)     孩儿奉命巡营,见贼营撤了免战牌,来一黄冠野道,将孩儿杀得大败。

孙膑   (白)     可曾问过他的名姓?

孙燕   (白)     那厮不肯通名,口口声声,要叔父出马。

孙膑   (白)     啊!

     (唱)     忽听贼营撤免战,

             黄冠野道胆包天。

             岂容贼人来骂战,

             待我亲自走一番。

     (白)     儿呀!

     (唱)     此去休把旌旗展,

             单身出营把贼观。

(孙膑、孙燕同下。)

【第九场】

(孙膑、毛逩同上,同会阵。)

孙膑   (白)     来的敢是毛道友?

毛逩   (白)     然也!

孙膑   (白)     毛道友!来到阵前,敢是与王翦助战?

毛逩   (白)     孙伯陵!你不在天台山修真养性,私自下山,为了何事?那始皇天子并吞六国,你敢逆天行事?我奉师命,前来会你!

孙膑   (白)     道友你此言差矣!想俺孙膑,蒙玉帝天恩,敕封天台山了乙真人,我岂不知清闲悟道?只因恶人王翦,扶助秦始皇,并吞六国,将我父孙操、兄长孙龙、孙虎俱已杀死。有道是:父兄之仇,不共戴天。是俺来到此地,要拿恶人王翦与父报仇,何言逆天行事?

毛逩   (白)     孙伯陵!想那始皇天子乃是黄龙下界,奉敕旨并吞六国。你父兄不知天数,故而丧命。你分明逆天而行,还敢强辩?

孙膑   (白)     住了!你道那秦始皇乃是黄龙下界;我侄儿孙燕,也是青龙转世,后来必成大器。俺孙膑要扶助于他,兴王霸业!

毛逩   (白)     你待怎讲?

孙膑   (白)     兴王霸业!

毛逩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孙伯陵!想你祖父孙武子擂炮行兵,苦害生灵。玉帝大怒,用雷将他击死。魂灵不散,在九霄云外飘来飘去,见你母燕丹公主,身怀有孕,为此父投子胎,败坏纲常。还想兴王霸业,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孙膑   (白)     住口!

     (唱)     骂声毛道礼不端,

             不该阵前出恶言!

毛逩   (唱)     你父投子胎纲常乱,

             败坏人伦胆包天。

             谅你难逃青龙剑,

孙膑   (唱)     定斩毛道在阵前。

(孙膑、毛逩同起打。毛逩下,孙膑追下。连场。毛逩上。)

毛逩   (白)     且住!这厮来得厉害,“混元金钟”伤他。

(孙膑追上,打毛逩下。)

孙膑   (白)     毛道友慢走,孙老爷不来赶你。

(孙膑下。)

【第十场】

(王翦上。)

王翦   (念)     辕门战鼓响,儿郎报端详。

(毛逩上。)

毛逩   (白)     杀败了哇杀败了!

王翦   (白)     师兄为何这等模样?

毛逩   (白)     被那孙膑伤了俺一拐,打去愚兄五百年的道行。

王翦   (白)     快快免战高悬!

毛逩   (白)     且慢!待愚兄摆下“五雷”大阵擒他便了。

王翦   (白)     那厮惯用“五雷”,只恐难以成功。

毛逩   (白)     那厮用的是“阳”五雷,愚兄摆的乃是“阴”五雷。有道是:阴能益阳。但是一件——

王翦   (白)     哪一件?

毛逩   (白)     要用那秦王的赭石黄袍,你可穿在身上,押在阵角方可。

王翦   (白)     待我后面改扮。正是:

     (念)     全仗师兄神通显,

毛逩   (念)     灭了伯陵早回山。

(王翦、毛逩同下。)

【第十一场】

(小吹打。毛逩祭坛、摆阵、喝酒吃肉、焚符。)

毛逩   (白)     师傅啊师傅,弟子今日要开杀戒了!

(毛逩摆阵引五雷公、五方神、五女骷髅鬼、五大旗同上,各按方向。)

毛逩   (白)     孙伯陵灵魂打阵来呀!

(毛逩引孙膑魂进阵,走,同下。五雷公、五方神、五女骷髅鬼、五大旗自两边分下。)

【第十二场】

(猿母上。)

猿母   (唱)     数载洞中把身隐,

             五百年前有仙根。

             熄灭凡火是本分,

             幸有孝子侍终身。

     (白)     老身乃白猿之母。祖上轩辕氏之留根。只因老身所生一子,名唤白猿,其性至孝。是我那年偶得疾病,看看将亡,我儿去到南极仙翁处求来灵芝仙草,救我还魂。为此带领孩儿入山修炼。如今成其正果,位列仙班。母子来在这青石洞下,安乐洞中,隐身悟道。适才老身心血来潮,屈指一算,原来天台山了一真人为报父仇,抗拒天命,挡住秦兵。王翦不能并吞燕邦。海潮真人差毛逩下山,与伯陵争战,将伯陵阴魂押在“五雷阵”中。此阵乃是肮脏之物,一时不能得破。不免差我儿白猿,邀请同道之人前去帮助伯陵破了此阵,救出他命,以尽我儿与他结盟之义。

             我儿快来!

白猿   (内白)    来了!

(白猿上。)

白猿   (念)     听唤忙来到,不知为何因?

     (白)     参见母亲,

猿母   (白)     罢了。

白猿   (白)     唤孩儿出洞,有何训教?

猿母   (白)     适才为娘心血来潮,算得你盟兄孙伯陵为报父仇,抗拒秦兵,被妖道毛逩押在“五雷阵”中,看看性命不保。你可出洞,邀请你同盟兄弟帮助破阵,以表同道之情。

白猿   (白)     竟有这等事!可恨海潮真人,不该遣人助纣为虐,惨害生灵。如今既是孙师兄有难,孩儿理应前去,但是老母一人,好生静养身体,以免孩儿悬望。

猿母   (白)     我儿此去呵!

     (唱)     恨秦皇他不该六国吞并,

             害生灵遭涂炭种种无情。

             孙师兄今陷在五雷大阵,

             邀同盟须念在同道之情。

             倘若是救出了伯陵性命,

             儿千万切不可残害生灵。

             为娘的几句话儿要谨慎,

             事完后早回洞免娘挂心。

白猿   (唱)     在洞中遵奉了母亲之命,

             去燕邦搭救那师兄伯陵。

             他不该下高山抗拒天命,

             都只为报父仇不得不行。

             辞别了老娘来暂缺三省,

             踪筋斗胜似那足踏祥云。

(白猿下。)

猿母   (唱)     我的儿出洞去无踪无影,

             愿能尽他弟兄结拜之情。

             这其间实难分理直气正,

             孙伯陵也不该抗拒秦兵。

(猿母下。)

【第十三场】

(王禅老祖上。)

王禅老祖 (唱)     适才洞中来占算,

             毛逩果然法无边;

             伯陵阵中遭大难,

             同道不能袖手观。

(白猿上。)

白猿   (唱)     按落云头身形现,

             抬头又见老玉禅。

     (白)     祖师在此,弟子参见!

王禅老祖 (白)     白猿,你这样慌张为了何事?

白猿   (白)     唉!这件事情,难道祖师你还不知道吗?

王禅老祖 (白)     你且讲来!

白猿   (白)     只因秦始皇并吞六国,命王翦先伐燕邦,杀死驸马孙操。我师兄伯陵私下天台,为父报仇。谁想海潮真人命他弟子毛逩摆下“五雷”大阵,将我孙师兄押在阵中,看看性命不保。我奉了母亲之命,邀请同盟道友,去救他的性命。不想在此处遇见祖师,请赐弟子法谕。

王禅老祖 (白)     原来如此!为师在洞中打坐,早已预知此事。秦始皇并吞六国,乃是奉天承运。伯陵虽为父报仇,不该逆天行事;王翦残害生灵,亦有应得之报。如今伯陵生魂虽在阵内,不致性命有伤。你可速向各处邀请同道之人,前去共破此阵。为师暂回洞府,日后自有我出头破阵,你放心去吧!

白猿   (白)     既然如此,我邀请众位师友去了!

     (唱)     辞别祖师忙用遁,

             去约师友同道人。

(白猿下。)

王禅老祖 (唱)     小小白猿真可敬,

             看来他却是仙根。

(王禅老祖下。)

【第十五场】

(毛遂上。)

毛遂   (念)     高山学法武艺精,五遁俱全能变形。

     (白)     俺、毛遂。前者随定孙三哥同破王翦,那贼大败。营中无事,暂回连阴洞打坐。今日为何心血来潮?必有缘故。正是:

     (念)     一生无别事,专为他人忙。

(白猿上。)

白猿   (白)     来此已是连阴洞,待我进去。

             啊,师兄在洞里吗?

毛遂   (白)     白猿贤弟来了,请坐!

白猿   (白)     啊师兄,你好安然自在呀!

毛遂   (白)     贤弟何出此言?

白猿   (白)     你可知孙师兄之事吗?

毛遂   (白)     前者愚兄随定伯陵大战王翦,秦兵已退,营中无事,我才回连阴洞打坐。怎见得我安然自在?

白猿   (白)     亏你与孙师兄还在一处!那海潮真人又差毛逩下山,摆下“五雷大阵”,将伯陵押在阵中了。

毛遂   (白)     怎么讲?

白猿   (白)     压在阵中了。

毛遂   (白)     可恼啊可恼!

(牌子。)

毛遂   (白)     既然如此,你我一同前去搭救!

白猿   (白)     你可到阵前与三哥送信,叫他暂且忍耐,我还要去搬请同道师友,共破此阵。

毛遂   (白)     你我弟兄分头而行。

白猿   (白)     请!

毛遂   (唱)     可叹三哥陷了阵,

白猿   (唱)     各自分头走一程。

(毛遂、白猿同下。)

【第十五场】

孙膑   (内唱)    坐在营中心惊战,

(孙燕扶孙膑同上。)

孙膑   (唱)     神魂缥缈不安然。

             胆战心惊精神乱,

             我体似筛糠为哪般?

     (白)     儿啊!为叔神魂不定,坐卧不安,不知为了何事?

孙燕   (白)     叔父啊,你头上的鲜花,往哪里去了?

孙膑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妖道设下巧机关,

             把为叔的魂魄押阵前。

             纵有神通难施展,

             要报冤仇难上难。

     (白)     儿呀!那贼摆下“五雷”大阵,将为叔魂魄押在阵中了。

孙燕   (白)     叔父就该用“杏黄旗”破之。

孙膑   (白)     毛逩摆的乃是“阴”五雷,俱是些肮脏之物,那“杏黄旗”如何破得?

孙燕   (白)     叔父不去打阵,又怕他何来?

孙膑   (白)     我头上鲜花,已被妖道押在阵中,纵然不去,也休想活命。

孙燕   (白)     叔父,倘有差迟,家中祖母娘亲,侄儿如何侍奉?

孙膑   (白)     哎呀!

     (唱)     提起娘亲我心乱,

     (三叫头)   母亲!老娘!母亲哪!

     (唱)     寸断肝肠珠泪琏。

             深恨毛逩骂王翦,

             我与你结下山海冤。

             儿不死总是爷的患,

             且到阵中走一番。

     (白)     儿呀!

     (唱)     准备下杏黄旗、峨嵋剑,

             再备为叔的引魂幡。

             扳角青牛备鞍韂,

(孙膑下。孙燕备马。孙膑上,起霸。)

孙膑   (唱)     八卦仙衣扣连环。

             可叹我一家人被风来吹散,

(孙燕哭。)

孙膑   (唱)     小孙燕在一旁珠泪不干。

             实指望扶儿登宝殿,

             恢复燕国锦江山。

             为叔的苦征恶战三年整,

             到如今事事不周全。

             看酒来与为叔活活祭奠,

             这杯酒送我到鬼门关。

             看过了沉香拐亲把礼见,

             此一番全仗你会战军前。

             悲切切上青牛肝肠痛断,

             可叹我入仙山悟道参禅。

             到今日未报父仇怨,

             无有结果好收缘!

     (三叫头)   孙燕!我儿!哎儿呀!

     (白)     罢!

(孙膑下。孙燕哭。)

孙燕   (三叫头)   叔父!三叔!叔父呀!

     (白)     罢!

(孙燕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四燕将、袁达、蒯文通同上。)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念)    镇守燕邦地,昼夜不消停。

(孙燕上。)

孙燕   (白)     走啊!

             众位师兄,大事不好了。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何事惊慌?

孙燕   (白)     毛逩摆下“五雷”大阵,将我三叔阴魂押入阵中了。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不好了。

(牌子。)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就该前去破阵?

孙燕   (白)     我三叔前去打阵,只怕阵中有失,如何是好?

袁达   (白)     众位将军,师傅前去打阵,你我带领人马,接应便了。

四燕将、

蒯文通  (同白)    正合我意,秦营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孙膑上。)

孙膑   (唱)     眼前一阵阴风现,

             烟云吹得透骨寒。

             卧倒尘埃难交战,

             扳角青牛倒一边。

             不想今日遭大难!

(扫头。毛遂上。)

毛遂   (白)     三哥醒来!

孙膑   (白)     贤弟来了!

毛遂   (白)     三哥头上鲜花哪里去了?

孙膑   (白)     被妖道押在“五雷”阵中了。

毛遂   (白)     三哥,小弟正在洞中打坐,白猿贤弟邀请同道师友前来帮助,一同破阵。

孙膑   (白)     要破此阵不难,需要求得师尊“九转还阳丹”,八锦宫老君“太极图”,方能破得此阵。

毛遂   (白)     三哥但放宽心,待小弟盗来丹、图,搭救三哥便了。

(毛遂下。)

孙膑   (唱)     毛遂盗丹入仙山,

             伯陵性命靠苍天。

(孙膑下。)

【第十八场】

(王禅老祖上。)

王禅老祖 (唱)     孙膑不该下高山,

             抗拒秦兵扭转天。

             五雷阵中遭大难,

             毛遂要盗还阳丹。

(毛遂上。)

毛遂   (白)     咳!来此已是,我怎样进去?啊有了!不免变作老君模样,去诳丹药便了。

(毛遂翻下,变太上老君上。)

太上老君 (白)     变得倒像。

             啊,王禅老祖在此作甚?

王禅老祖 (白)     在此炼丹。

太上老君 (白)     炼的什么丹?

王禅老祖 (白)      “九转还阳丹”。

太上老君 (白)     取来我看。

王禅老祖 (白)     师傅请看。

太上老君 (白)     这是多少?

王禅老祖 (白)     是两粒半。

(太上老君下。毛遂变原像暗上。)

毛遂   (白)     毛遂给你个不见面。

(毛遂下。)

王禅老祖 (白)     唉,蠢才!

     (唱)     毛遂盗丹奔阳关,

             搭救孙膑命回还。

(王禅老祖下。)

【第十九场】

(太上老君上。)

太上老君 (唱)     两仪四象开过天,

             八卦炉中我当先。

     (白)     我乃太上老君是也。今有孙膑五雷阵中有难,毛遂必定前来盗取“太极图”,我不免助他成功便了。

     (唱)     坐在宫外双合眼,

             等候毛遂到此间。

(毛遂上。)

毛遂   (白)     哎呀妙啊!这老儿怀抱“太极图”,坐在宫外,叫我怎生盗法?有了,不免变一瞌睡虫儿,变!

(毛遂盗图。)

毛遂   (白)     妙啊!且喜“太极图”已到我手,明人不做暗事。

             呔!老君听了:俺借你“太极图”一用,用毕即还。俺去也!

(毛遂下。)

太上老君 (唱)     毛遂盗图上阳关,

             此去恰似顺水船。

(太上老君下。)

【第二十场】

(孙膑上。)

孙膑   (唱)     盼想家园难得见,

             心中好似乱箭穿。

             毛遂盗丹未回转!

(扫头。毛遂上。)

毛遂   (白)     三哥醒来!

孙膑   (白)     贤弟回来了?丹、图可曾盗来?

毛遂   (白)     仙丹被小弟盗来了。

孙膑   (白)     盗来多少?

毛遂   (白)     两粒半。

孙膑   (白)     愚兄只用一粒,与青牛衔上半粒,余者贤弟衔在口内。

毛遂   (白)     是。

孙膑   (白)     有劳贤弟搭救。只是无有“太极图”,愚兄不能破阵,也是枉然。

毛遂   (白)      “太极图”也被小弟盗来了。三哥请看!

孙膑   (白)     好啊!

     (唱)     见图如同天开眼,

             贤弟恩情重如山。

             五雷阵中把图现,

             今日定要报仇冤。

(孙膑、毛遂同下。)

【第二十一场】

(吹打。毛逩、王翦、毛逩、五雷公、五方神、五女骷髅鬼、五大旗同上,同摆阵。孙膑、毛遂同上,同进阵,同杀,同起打。破阵。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燕将、袁达、蒯文通同上,同会阵。同起打,打完。孙膑会四龙套、四燕将、袁达、蒯文通同挖门,孙膑用拐打死毛逩。)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阵势已破,妖道阵亡。

孙膑   (白)     众将官,就此进城者!

四燕将、
袁达、

蒯文通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4 ┊ 字数:9690 ┊ 最后更新:2017年08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