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雷阵》【三本】(一名:《孙庞斗智》;一名:《兵吞六国》)

主要角色
孙膑:老生
孙燕:小生
毛蕡:净
王翦:净

情节
此剧但从妖道毛蕡助王翦攻齐起,其大概为孙膑侄为毛蕡所败,孙膑亲自出阵杀退毛蕡,不意被毛蕡败回作法,设下五雷阵,将孙膑魂摄入,将殛死之。幸孙膑道数高,真元不动,卒破毛蕡阵,用鬼谷师所遗太极图击死毛蕡云。

注释
此剧系出列国,秦始皇遣王翦并吞六国之时,故又名《兵吞六国》,但剧中并无《孙庞斗智》一段,与此实为两事。剧本于破阵一节亦无。近来善演此剧者不多见。

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五雷阵》【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五雷阵》【二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五雷阵》【四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7.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孙膑上。)

孙膑   (西皮快三眼) 自幼儿悟参禅云梦修炼,

             为主爷三诏宣才下高山。

             都只为演阵图得罪庞涓,

             狗奸贼害得我六根不全。

             那奸贼想谋去天书三卷,

             因此上学乞丐假装疯癫。

             在齐国领人马与贼交战,

             马陵道分贼尸才报仇冤。

             到如今又出了恶人王翦,

             杀死我父兄仇不共戴天。

             但愿得老爹尊阴灵早显,

             杀退了贼王翦好整家园。

(四绿龙套引孙燕同上。)

孙燕   (西皮摇板)  适才一阵金光现,

             杀得豪杰透骨寒。

             翻身离蹬下雕鞍,

             见了三叔把话言。

(四绿龙套同下。)

孙燕   (白)     参见三叔。

孙膑   (白)     儿吓,回来了?

孙燕   (白)     回来了。

孙膑   (白)     命你巡营了哨,为何这等模样?

孙燕   (白)     孩儿巡营了哨,遇见黄冠道人,将孩儿杀得大败。

孙膑   (白)     可曾问那道人的名姓?

孙燕   (白)     那道人不肯通名,口口声声,要俺三叔出马。

孙膑   (白)     哦!

     (西皮摇板)  闻听贼言撤免战,

             黄冠道人胆包天!

             岂容贼人来要战,

             待某亲自到阵前。

     (白)     儿吓!

     (西皮摇板)  此去休把旌旗展,

             翻身出营把贼观。

(孙燕下。毛蕡上。)

孙膑   (白)     呔!阵前来的敢是毛道友?

毛蕡   (白)     然!

孙膑   (白)     毛道友来至阵前,敢是与恶人王翦,前来助战?

毛蕡   (白)     孙伯龄,你不在天台山侍奉了一真人,私自下山,敢是扭天行事?

孙膑   (白)     毛道友此言差矣。

毛蕡   (白)     何差?

孙膑   (白)     可恨恶人王翦,扶助秦始皇,将我父孙操,兄长孙龙、孙虎,尽行杀死。有道是“父兄之仇,不共戴天”!俺今日要拿恶人王翦,替父兄报仇,何为扭天行事?

毛蕡   (白)     孙伯龄,想我师弟王翦,奉了玉帝敕旨,并吞六国,被你这痂夫青牛挡住,岂不是扭天行事?

孙膑   (白)     毛道友,你道那秦始皇,乃是黄龙下界;想我侄儿孙燕,乃是青龙转世,后来必要兴王霸业,俺理当扶助才是。

毛蕡   (白)     你才怎讲?

孙膑   (白)     扶助青龙!

毛蕡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膑   (白)     尔为何发笑?

毛蕡   (白)     你孙门有短!

孙膑   (白)     有何短处?

毛蕡   (白)     你且听道:你父孙武子,惯用雷炮兴兵,玉帝大怒,用五雷将他击死。他的原魂不散,在那九霄云外,飘来飘去。见你母燕丹公主,生得几分姿色,他就降下凡来。你乃父投子胎!

孙膑   (白)     呀呸!

毛蕡   (白)     败坏纲常!

孙膑   (白)     呀呸!

毛蕡   (白)     近前来!

孙膑   (白)     呸呸呸!住口!

     (西皮摇板)  大骂毛道礼不端,

             不该阵前出恶言!

毛蕡   (西皮摇板)  父投子胎纲常乱,

             败坏人伦欺了天!

             哗啦啦打开青锋剑,

(孙膑、毛蕡同开打,同下。)

【第二场】

(毛蕡上。)

毛蕡   (白)     且住,痂夫杀法厉害,他若追来,混元铜锤伤他!

(孙膑上。)

孙膑   (白)     哪里走!

(孙膑打毛蕡,毛蕡下。)

孙膑   (白)     道友休走,你孙老师不来赶你!

(孙膑下。)

【第三场】

(四蓝龙套、王翦同上。)

王翦   (念)     辕门战鼓响,儿郎报端详。

(毛蕡上,吐血。)

毛蕡   (吐)     唔……

王翦   (白)     师兄醒来!

毛蕡   (白)     杀败了!

王翦   (白)     为何这等模样?

毛蕡   (白)     被痂夫打了一拐,去了五百年道行。

王翦   (白)     来,免战高悬。

毛蕡   (白)     且慢,待愚兄摆下五雷大阵擒他!

王翦   (白)     那贼惯用五雷伤人,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毛蕡   (白)     愚下摆的阴五雷,那贼摆的阳五雷,有道是“阴能克阳”。当是一件。

王翦   (白)     哪一件?

毛蕡   (白)     秦始皇冠袍带履,可在营中?

王翦   (白)     现在营中。

毛蕡   (白)     请至后面。

(王翦、四蓝龙套同下。毛蕡烧香,画符,引五雷上。王翦上。)

毛蕡   (白)     呔!孙伯龄阴魂前来打阵!

(孙膑上,打阵。众人同下。)

【第四场】

(毛遂上。)

毛遂   (白)     俺毛遂今有三哥有难,不免前去搭救,就此阵中走走。

(毛遂下。)

【第五场】

孙膑   (内西皮导板) 正在营中心惊战,

(孙燕搀孙膑同上。)

孙膑   (西皮摇板)  三魂飘渺不安然。

             胆战心寒心神乱,

             身似筛糠为哪般?

     (白)     儿吓,为叔这几日心惊肉跳,坐卧不安,不知为了何事?

孙燕   (白)     待侄儿看来。吓,叔父头上鲜花,哪里去了?

孙膑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妖道设下巧机关,

             将为叔鲜花押阵前。

             纵有神通难施展,

             要报冤仇难上难。

     (白)     儿吓,那妖道摆下五雷大阵,将为叔鲜花,压在阵中了。

孙燕   (白)     叔父就该身背杏黄旗,前去破阵。

孙膑   (白)     那贼摆的阴五雷,为叔摆的阳五雷,有道是“阴能克阳”,那杏黄旗不能得破!

孙燕   (白)     叔父不去打阵,祖母娘亲,倚靠何人?

孙膑   (白)     哎吓!

     (西皮导板)  猛然提起老慈颜,

     (叫头)    娘亲,母亲,娘……

     (西皮摇板)  寸断肝肠泪珠涟。

             恼恨毛蕡骂王翦,

             两家结下山海冤。

             孙老爷不是儿的患,

             反将鲜花押阵前。

             思来想去肝肠断,

             亲到阵前走一番。

     (白)     儿吓,

     (西皮摇板)  准备下杏黄旗、鹅眉剑,

             再备为叔的引魂幡。

             斑角青牛备鞍韂,

(孙膑下。孙燕备牛。)

孙燕   (白)     有请叔父!

(孙膑上。)

孙膑   (西皮摇板)  小孙燕在一旁珠泪不干。

     (白)     儿吓!

     (西皮摇板)  实指望扶儿登宝殿,

             恢复燕邦锦江山。

             为叔的苦仗恶征有三年,

             到如今事事不周全。

             看酒来把为叔活来祭奠,

             这杯酒送我到鬼门三关。

             看过来沉香棍请把礼见,

             此一番全仗你会战军前。

             悲切切上青牛肝肠痛断,

             可叹我入仙山,悟参禅,到如今,为报父仇冤,无有结果收缘。

     (叫头)    孙燕!

孙燕   (叫头)    三叔!

孙膑   (叫头)    我儿!

孙燕   (叫头)    叔父!

孙膑、

孙燕   (同叫头)   (儿)(叔父)吓!

(孙膑、孙燕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411 ┊ 字数:2628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