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芦花河》(一名:《金光阵》;一名:《女斩子》)

主要角色
樊梨花:旦
薛丁山:老生
薛应龙:小生
秦汉:净
窦一虎:净
乌里赫:净

《芦花河》刘叔度饰薛丁山
《芦花河》刘叔度饰薛丁山
情节
唐朝时,樊梨花挂帅征西。其子薛应龙败阵,落荒而逃。饥渴劳乏,问一白姓老者乞水。白老者延其至家,命女出敬茶,并为女向薛应龙求婚。薛应龙允之,当即拜堂成礼。薛应龙婚后,即辞行欲回营交令。临别时白女谓:“我乃芦花河龙女,与你有一时三刻姻缘,特来引你归位”等语。霎时龙女及房屋均不见。薛应龙回营,其母樊梨花怒欲斩之,其父薛丁山苦求得免。不意薛应龙夜袭敌营竟战死。樊梨花、薛丁山哭子之后,举全营兵去破敌之“金光阵”。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四集:程玉菁藏本整理

录入:夜深沉


相关剧本
《芦花河》(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金光阵》(根据《戏考》第四十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9.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乌里赫同上。)

乌里赫  (点绛唇牌)  威镇西邦,将勇兵强,人马广,积草屯粮,唐室定扫荡。

(乌里赫坐。)

乌里赫  (念)     自幼生来武艺强,威名赫赫镇西方。每日操演兵和将,杀却梨花灭唐王。

     (白)     某,乌里赫。在西番为臣。只因唐朝为上,我国为下,我主心中不服,命杨凡、苏宝童夺取唐室天下。不想樊江关守将樊洪,被其女樊梨花杀死,又逼死二兄,她就献关归顺了唐室。在白虎关前又将她本夫杨凡杀死,改嫁了薛丁山。那唐王见喜,封她为威宁侯之职。大兵已到了芦花河,是俺奉了狼主之命,带兵迎敌。今日乃黄道吉日,正好用兵。

             来!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乌里赫  (白)     有请二位军师进帐。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请二位军师进帐!

铁板道、

飞钹师  (内同白)   来也!

(铁板道上。)

铁板道  (念)     道法无人敌。

(飞钹师上。)

飞钹师  (念)     飞钹立奇功。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参见元帅!

乌里赫  (白)     少礼。请坐。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谢坐。唤我等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乌里赫  (白)     今乃黄道吉日,正好用兵。全仗二位竭力相助!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当效犬马之力。

乌里赫  (白)     好。

             众番儿,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薛应龙上,起霸。)

薛应龙  (念)     头戴金盔映日红,身披铠甲透玲珑。上阵全凭枪和马,保定唐家立大功。

     (白)     俺,薛应龙。奉了母亲将令,大战乌里赫。秦汉、窦一虎以为左右二翼,适才闻报,乌里赫亲来叫阵,岂能容他猖獗。

             呔,众将官!

(秦汉、窦一虎同上。四龙套、四上手自两边分上。)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参见少爷!

薛应龙  (白)     杀上前去!

(四下手、四龙套、铁板道、飞钹师、乌里赫同上,同架住。)

薛应龙  (白)     呔!马前番将,通名受死!

乌里赫  (白)     本帅乌里赫。小将留名!

薛应龙  (白)     听者,俺乃前部先行薛应龙是也!

乌里赫  (白)     我道丁山出马,原来是无名小辈,怎经得某家一战!

薛应龙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薛应龙、乌里赫同杀。四下手、四龙套、铁板道、飞钹师、秦汉、窦一虎、四龙套、四上手自两边分下。乌里赫打薛应龙败下,乌里赫追下。)

【第三场】

(秦汉、窦一虎自两边分上,同望门。)

秦汉   (白)     哎呀贤弟呀!杀了半日,不见公子,如何是好?

窦一虎  (白)     你我暂且回营,禀知元帅,再做道理。

秦汉   (白)     有理,请!

窦一虎  (白)     请!

(秦汉、窦一虎同下。)

【第四场】

(发点。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引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粉蝶儿牌)  职授威宁,平番奴,东讨西征。凤凰岭下扎大营,统雄师,扫灭烟尘。

(樊梨花坐帐。)

樊梨花  (念)     蒙师教授妙法精,杨凡一死称我心。唐王赐挂元戎印,定把番奴一鼓擒。

     (白)     本帅,樊梨花。奉命平番,大兵扎在芦花河。只因我身怀有孕,命二路元帅往仙山求师去了。适才探马报道,乌里赫前来讨战,也曾命应龙出马迎敌,未知胜负如何。

             来!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樊梨花  (白)     伺候了!

秦汉、

窦一虎  (内同白)   走哇!

(秦汉、窦一虎同上。)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参见元帅。

樊梨花  (白)     罢了。二位将军,胜负如何?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这……大败而回。

樊梨花  (白)     啊!应龙往哪里去了?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公子败下阵去,不知逃往何方去了。

樊梨花  (白)     有这等事!待本帅亲自出马,会他一阵。

             众将官,带马迎敌者!

(众人同走圆场。四番兵、四下手、乌里赫同上。会阵。)

樊梨花  (白)     马前来的敢是乌里赫?

乌里赫  (白)     然!来的莫非樊梨花?

樊梨花  (白)     既知本帅威名,就该下马投降,稍若迟延,刀下作鬼!

乌里赫  (白)     梨花,你这贱妇!将前夫杀死,嫁了薛丁山,投降唐营,还敢阵前见我?某家大兵到此,尔休想活命!

樊梨花  (白)     一派胡言!

乌里赫  (白)     放马过来!

樊梨花  (白)     看刀!

(樊梨花、乌里赫同架住,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秦汉、窦一虎、四番兵、四下手自两边分下。樊梨花、乌里赫同杀,乌里赫败下,樊梨花追下。)

【第五场】

(秦汉、窦一虎、铁板道、飞钹师同上,同开打,同下。四下手同上,同打档,同下。)

【第六场】

(乌里赫、樊梨花同杀上。乌里赫败下。秦汉、窦一虎、四龙套自两边分上。)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番奴大败!

樊梨花  (白)     秦汉、一虎听令!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在。

樊梨花  (白)     命你二人去往四下寻找应龙回营,不得有误!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得令!

(秦汉、窦一虎同下。)

樊梨花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啊。

樊梨花  (白)     不必追赶番寇,人马回营!

(四龙套领樊梨花同下。)

【第七场】

(四番兵、四下手、铁板道、飞钹师、乌里赫同上。)

乌里赫  (白)     且住!樊梨花杀法厉害,如何是好?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暂且回营,再做计较。

乌里赫  (白)     二位军师言得有理。

             回营!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云童、四水旗引龙女同上。)

龙女   (唱)     芦花河浪花涌龙女出现,

             我与那薛应龙前世姻缘。

             皆因他在凡间魔难已满,

             我这里下红尘度他归天。

     (白)     吾乃芦花河龙女是也。只因我与薛应龙有一时三刻姻缘之分,今奉玉帝敕旨,去往征西路上等候于他。

             众云童!

四云童  (同白)    有。

龙女   (白)     驾云前往!

(牌子。四云童同挖门。)

四云童  (同白)    来在芦花河。

龙女   (白)     按落云头,待奴化一民女便了。

(小过门。龙女改妆。四云童、四水旗自两边分下。)

龙女   (白)     待我在此化一所庄院。

(火彩。)

龙女   (白)     庄院化好,只是没有媒证,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将当方土地唤来,做一媒证便了。

             当方土地何在?

土地   (内白)    来了。

(土地上。)

土地   (念)     保佑一方多吉庆,自有烧香换水人。

     (白)     参见仙姑!

龙女   (白)     罢了。

土地   (白)     呼唤小神,有何吩咐?

龙女   (白)     只因吾与薛应龙有一时三刻姻缘之分,奉敕旨前来完婚。你变作凡夫,做一媒证,引他到此相会便了。

土地   (白)     但不知怎样相称?

龙女   (白)     自然是父女相称。

土地   (白)     小神不敢。

龙女   (白)     恕你无罪。

土地   (白)     谢仙姑。

龙女   (念)     我今吩咐你,

(龙女下。)

土地   (念)     怎敢多迟延。

     (白)     待我变一凡夫便了。正是:

     (念)     随身只一变,

(土地下。火彩。土地化身上。)

土地   (念)     等候败阵人。

     (白)     远远望见薛公子来也!

薛应龙  (内白)    走哇!

(薛应龙上。)

薛应龙  (唱)     落荒败走无投奔,

             前面望见一老人。

     (白)     唉!不想被乌里赫杀败,是俺落荒而走。也不知此处是什么所在,那旁有一老丈,待俺下马问来。

             啊,老丈请了!

土地   (白)     请了。将军敢是迷路了么?

薛应龙  (白)     小将薛应龙,被番兵杀败,逃至此间,口中焦渴,讨水一饮。

土地   (白)     原来是薛公子。请到舍下歇息片刻再行如何?

薛应龙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扰!

土地   (白)     这有何妨,将枪马交与老汉!

薛应龙  (白)     有劳了!

土地   (白)     请坐,请坐!

薛应龙  (白)     有坐。

土地   (白)     啊,儿呀。看茶来!

龙女   (内白)    来了!

(龙女上。)

龙女   (念)     手捧湘江水,送与有缘人。

     (白)     爹爹,茶在此。

土地   (白)     送过去。

龙女   (白)     是。

土地   (白)     将军请用茶!

薛应龙  (白)     老丈请!

(薛应龙看龙女。)

土地   (白)     还不退下去。

(龙女笑,下。)

薛应龙  (白)     老丈此地何名?

土地   (白)     白家庄。

薛应龙  (白)     老丈上姓?

土地   (白)     小老儿姓白,务农为生,父女度日。

薛应龙  (白)     原来是白员外,失敬了!

土地   (白)     啊,将军!你乃元戎之子,小老儿有一言,不好启齿。

薛应龙  (白)     有何金言,请讲无妨。

土地   (白)     老汉荆妻早亡,只有一女,方才看茶的便是。如今尚未择配,意欲许奉将军随侍箕帚,不知尊意如何?

薛应龙  (白)     员外说哪里话来。小将逃难至此,蒙员外款待之恩,尚未报答,况且又是败军之将,若是在此招亲,爹娘知道,死罪难免,望员外勿罪小将才好!

土地   (白)     临阵招亲,古今常有。令尊与令堂均有父母在堂,也是临阵招亲,纵然知道,也难罪你。在此成亲之后,带小女去与不去,但凭将军就是。

薛应龙  (白)     如此小将应允就是。岳父大人请上,受小婿一拜!

土地   (白)     不消了。今日就是良辰,正好完成花烛。请到后堂更衣。

薛应龙  (白)     遵命。正是:

     (念)     姻缘本是前生定,

(薛应龙下。)

土地   (念)     曾向蟠桃会里来。

     (白)     待我赞起礼来!伏以——

     (念)     小姐好似朝阳凤,将军如同出云龙。吉日良辰龙配凤,龙凤呈祥喜相逢。

     (白)     请贵人款步!

(龙女、薛应龙自两边分上,同拜,同下。)

土地   (白)     看他二人已然成亲,我也归位去了。

(土地笑下。)

【第九场】

(秦汉、窦一虎同上。)

秦汉   (念)     阵前排八卦,

窦一虎  (念)     北斗按七星。

秦汉   (白)     啊,贤弟,你我奉了元帅之命,寻找公子一日,不见踪迹,如何是好?

窦一虎  (白)     看前面像座庄院,那里访问便了。

秦汉   (白)     有理。请!

窦一虎  (白)     请!

(秦汉、窦一虎同下。)

【第十场】

(薛应龙、龙女同上。)

薛应龙  (唱)     败阵招亲心不定,

龙女   (唱)     时刻一到转天庭。

     (白)     公子请坐!

薛应龙  (白)     有坐。嗐!

龙女   (白)     啊,公子,为何愁容满面?

薛应龙  (白)     小姐有所不知,小将奉令攻打头阵,不想败下阵来,未曾回营交令,反在此招亲。为此恐怕爹娘降罪。不知小姐可肯放我回去禀明爹娘,再来迎归小姐?

龙女   (白)     将军既有军务在身,不敢强留。你我夫妻就此永别了!

薛应龙  (白)     何出此言?

龙女   (白)     薛应龙!

薛应龙  (白)     啊?为何唤我的名字?

龙女   (白)     你且听了!我乃芦花河龙女是也。与将军有一时三刻之姻缘。我要前途等你去了。你若早来便罢;倘若来迟,被老苍龙占了你的座位,悔之晚矣!话已讲完,我就此去了!

(火彩。龙女下。)

薛应龙  (白)     小姐慢走,哎呀小姐呀!

(秦汉、窦一虎同上。)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走哇!

             公子为何一人在此落泪?方才远远望见一女子与你讲话,是什么缘故?

薛应龙  (白)     二位叔父有所不知。小侄败阵,到这白家庄,遇见白员外将他女儿招赘于我。适才正在分别,二位叔父前来,她就不见了。白员外亦不知去向。二位叔父因何到此?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奉了元帅之命,前来寻你回营,快快随我二人走罢。

薛应龙  (白)     母亲降罪,如何是好?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暂且回营,再做道理。走啊!

(秦汉、窦一虎、薛应龙同下。)

【第十一场】

(樊梨花上。秦汉、窦一虎同上。)

樊梨花  (念)     夫乃擎天玉柱,妻是架海金梁。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参见元帅!

樊梨花  (白)     命你二人寻找应龙,可有下落。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公子到白家庄招亲去了。

樊梨花  (白)     啊,白家庄招亲去了?

秦汉   (白)     正是。

樊梨花  (白)     身为武将,临阵招亲,其情可恼!

             秦汉,窦一虎吩咐击鼓升帐!

(樊梨花下。)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下面听者,击鼓升帐!

(秦汉、窦一虎同下。)

【第十二场】

(发点。四刽子手、四大铠、四龙套自两边分上,双挖门,分站。急急风牌。秦汉、窦一虎双上。樊梨花上,入坐。)

樊梨花  (白)     秦汉,窦一虎,将应龙押进帐来!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遵命!

(秦汉、窦一虎同下。秦汉、窦一虎押薛应龙同上。)

薛应龙  (白)     参见母亲!

樊梨花  (白)     下跪的可是应龙?

薛应龙  (白)     儿是应龙。

樊梨花  (白)     儿败阵往哪里去了?

薛应龙  (白)     孩儿被乌里赫杀败,到了白家庄遇见白老丈,将他女儿许配于我,耽误一日,才得回营。望母亲恕儿之罪!

樊梨花  (白)     哦,儿在白家庄招亲去了?

薛应龙  (白)     正是。

樊梨花  (白)     我来问你,临阵招亲,可有圣上旨意?

薛应龙  (白)     无有。

樊梨花  (白)     为娘的将令?

薛应龙  (白)     也无有。

樊梨花  (白)     唗!一无圣上旨意,二无为娘将令,私自招亲,该当何罪!

             秦汉、一虎!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啊。

樊梨花  (白)     掌起面来!

     (唱)     樊梨花怒气生,

             骂声应龙乱胡行。

             为娘命儿去打头阵,

             谁教你私自去招亲?

             秦汉、窦一虎将儿捆!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啊。

(秦汉、窦一虎同绑薛应龙。)

樊梨花  (唱)     捆绑营门问斩刑!

(秦汉、窦一虎同推薛应龙下场门椅坐。)

薛丁山  (内白)    马来!

(薛丁山上。)

薛丁山  (唱)     奉王旨意往西征,

             数年间铠甲未离身。

             先父当年挂帅印,

             白虎关前命归阴。

             樊江关收下了樊夫人,

             她善能提兵调动三军。

             玉泉山又收应龙子,

             姣儿年幼武艺精。

             本帅仙山拜师尊,

             常把我姣儿挂在心。

             耳听得夫人把帐升,

             但不知为的是哪路军情?

             在辕门以外下鞍蹬,

     (白)     啊!

     (唱)     营门外捆的小姣生。

             吾儿身犯何条令,

             因何捆绑要问斩刑?

薛应龙  (唱)     营门外绑得我昏迷不醒!

     (白)     哎呀!

     (唱)     猛抬头只见老爹尊。

             白家庄招亲犯了将令,

             因此上绑营门要问斩刑。

薛丁山  (白)     啊!

     (唱)     我道是犯了那皇王将令,

             却原来为的是临阵招亲。

     (白)     儿啊,

     (唱)     我的儿但把心放定,

             为父进帐讲人情。

             见面只用三二语,

             管教你母就放了儿的身。

             本帅撩甲大营进!

四刽子手、
四大铠、

四龙套  (同白)    啊!

薛丁山  (唱)     帐下的儿郎杀气生。

             怕的是讲情情不准,

             把姣儿反送在枉死城。

     (白)     哦,有了。

     (唱)     进帐去先行周公礼,

             她必然念在夫妻情。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迎接元帅。

薛丁山  (唱)     秦、窦二将往上禀,

             你就说二路元帅转回大营。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启禀元帅:薛元帅回营。

樊梨花  (唱)     秦汉、窦一虎一声禀,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二路元帅回营。

樊梨花  (白)     知道了!

     (唱)     二路的元帅转回大营。

             去了那愁眉换笑脸,

(薛丁山进门。碰樊梨花。)

樊梨花  (白)     啊,王爷!

薛丁山  (白)     夫人!

樊梨花  (白)     回来了!

薛丁山  (白)     回来了。

樊梨花  (白)     王爷请!

     (唱)     迎接王爷进大营。

             王爷四路去打听,

             打听哪路发来兵?

薛丁山  (唱)     一来是夫人威名盛,

             四海闻名不敢动兵。

樊梨花  (唱)     既如此请往后帐进,

             休管我唐营中闲事情。

薛丁山  (白)     呀!

     (唱)     看夫人她倒能隔山照影,

             就知本帅来讲情。

             未曾讲情先把罪请!

(薛丁山施礼。)

樊梨花  (唱)     问王爷行此礼所为何情?

薛丁山  (唱)     应龙犯了何条令,

             因甚捆绑问斩刑?

樊梨花  (白)     王爷问的就是他?

薛丁山  (白)     唔。

樊梨花  (白)     王爷呀!

     (唱)     王爷有所不知情,

             妾身言来听分明:

             我命奴才打头阵,

             谁教他私自去招亲。

             招亲的事儿犯将令,

             因此上捆绑问斩刑。

薛丁山  (唱)     我道是犯了那不赦的将令,

             却原来为的是临阵招亲。

     (白)     夫人哪!

     (唱)     提起了招亲事你我的话难论,

             难道说夫人你的心不明?

             曾记得大战在寒……

樊梨花  (白)     噤声!

(樊梨花指众人。)

薛丁山  (白)     掩门。

(四刽子手、四大铠、四龙套、秦汉、窦一虎自两边分下。)

薛丁山  (唱)     寒江岭,

             寒江关前大交兵。

             那时节夫人来对阵,

             你那里见面就要提亲。

             本帅再三不应允,

             夫人你就把巧计生。

             设下了移山倒海阵,

             将本帅吊至在那半空存。

             那时我叫天天高不应,

             本帅要入地地又无门。

             万般无奈才应允,

             收下了夫人进唐营。

             自古常言道得好,

             前人开路让后人行。

樊梨花  (白)     王爷呀!

     (唱)     王爷不必怒气生,

             妾身言来听分明:

             你在唐营掌帅印,

             奴本是西番女钗裙。

             姻缘本是前生定,

             那五百年前配为婚。

             奴才招亲事违军令,

             军令无私我的法无情。

薛丁山  (唱)     应龙犯罪理当斩,

樊梨花  (白)     谢王爷!

薛丁山  (白)     且慢!

     (唱)     还要看他的年纪轻。

樊梨花  (唱)     王爷道他年纪轻,

             有辈古人对你云:

             三国有个周公瑾,

             自幼学法有奇能。

             少年也曾掌帅印,

             赤壁鏖战破曹兵;

             蒋干过江盗书信,

             曹操错杀那水头军。

             这也是人间父母养,

             难道说奴才他就不是娘生?

薛丁山  (唱)     本帅与你讲人情,

             哪个与你比古人。

             大夫人也有亲生子,

             二夫人也有后代根。

             惟有夫人无有后,

             才收应龙作螟蛉。

             你今斩了应龙子,

             众将道你两样心。

樊梨花  (唱)     我今不斩应龙子,

             圣上降罪有谁担承?

薛丁山  (唱)     你若不斩应龙子,

             唐王降罪有我担承。

樊梨花  (唱)     要斩要斩偏要斩!

薛丁山  (唱)     不能不能万不能!

樊梨花  (白)     唗!

     (唱)     莫把你二路元帅看大了!

薛丁山  (白)     啊!

     (唱)     威宁侯也不在本帅的心!

(四刽子手、四大铠、四龙套、秦汉、窦一虎暗同上。)

樊梨花  (唱)     樊梨花怒气生,

             秦汉、一虎听分明:

             上方宝剑挂营门,

             有人讲情就照令行!

(樊梨花入座。)
四刽子手、
四大铠、

四龙套  (同白)    啊。

薛丁山  (唱)     一见宝剑挂营门,

             不由本帅心担惊。

             圣上赐她平西剑,

             本帅头上管三分。

             眼睁睁小姣儿无有救应,

     (哭头)    我的儿啊!

     (唱)     等候了与为父一路同行。

樊梨花  (白)     呀!

     (唱)     我好似酒醉方才醒,

薛丁山  (三叫头)   薛应龙!小姣儿!我的儿呀!

樊梨花  (唱)     他父子哭得好伤情。

             本当斩了应龙子,

             又恐失了夫妻恩。

             本当不斩应龙子,

             众将道我是两样心。

四刽子手、
四大铠、
四龙套、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我等皆服。

(四刽子手、四大铠、四龙套、秦汉、窦一虎同跪。)

薛丁山  (白)     啊,夫人赦了应龙,众将皆服了。

樊梨花  (白)     众将请起!

     (唱)     顺水推舟我把人情准!

     (白)     王爷呀!

     (唱)     看王爷金面饶了畜生。

薛丁山  (白)     快快松绑!

四刽子手、
四大铠、
四龙套、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啊。

(秦汉、窦一虎同放薛应龙。)

薛应龙  (唱)     喝令一声问斩刑,

             绑得应龙两臂疼。

             进得帐来忙跪定,

             谢母亲不斩饶儿身。

樊梨花  (白)     唗!

     (唱)     一见奴才怒气生,

             大胆私自去招亲。

             狠心一剑要儿的命,

薛丁山  (白)     啊,夫人用兵之时,饶恕他罢!

樊梨花  (唱)     那旁谢过儿的老爹尊。

薛应龙  (白)     遵命。

     (唱)     这旁领了母亲命,

             转面再谢老爹尊。

             低头不语出大营,

             险些做了冤鬼魂。

(薛应龙下。)

樊梨花  (白)     啊,王爷,仙山去见师尊,不知怎样吩咐?

薛丁山  (白)     师尊赐有灵符二道,一张顶在头上,一张吃在腹内。夫人正在怀孕,临阵交锋,定保平安无事。

樊梨花  (白)     有劳王爷了。后帐摆宴,与王爷洗尘!

薛丁山  (白)     多谢夫人!

樊梨花  (白)     王爷请!

薛丁山  (白)     夫人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番兵引乌里赫同上。)

乌里赫  (念)     败阵失军机,羞愧难回避。

     (白)     可恨樊梨花,甚是骁勇,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左右,有请二位军师!

四番兵  (同白)    二位军师进帐!

铁板道、

飞钹师  (内同白)   来也!

(铁板道、飞钹师同上。)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参见元帅!

乌里赫  (白)     二位请坐。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谢坐。唤我二人有何军令?

乌里赫  (白)     那樊梨花丫头十分厉害,我兵不能取胜,二位想一妙策擒她才好。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元帅但放宽心,我二人去至芦花河,摆一金光大阵,引那丫头前来打阵,保管一网打尽。

乌里赫  (白)     全仗二位军师。

             巴图鲁,兵至芦花河!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引薛丁山、樊梨花同上。)

薛丁山  (念)     兵扎芦花河,

樊梨花  (念)     何日息干戈!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元帅:芦花河摆下无名大阵。

樊梨花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薛丁山  (白)     啊,夫人,既是番奴摆下了无名大阵,你我夫妻去至敌楼一观便了。

樊梨花  (白)     好,一同前去观看。王爷请!

薛丁山  (白)     夫人请。

             带马!

     (唱)     适才探马报一声,

             芦花河摆下阵无名。

             下得雕鞍敌楼进,

             观看那贼发来的兵。

(将军令牌。四番兵、四旗夫、四下手、飞钹师、铁板道、乌里赫同上,同走阵。)
飞钹师、

铁板道  (同白)    阵式摆开!

(众人同架住。)

薛丁山  (白)     啊!这是什么阵式?

樊梨花  (白)     此乃是金……

薛丁山  (白)     噤声!

     (唱)     夫人说话莫高声!

(急急风牌。乌里赫率四番兵、四旗夫、四下手、飞钹师、铁板道同下。)

薛丁山  (白)     带马回营!

     (唱)     休要惊动那贼兵。

             夫妻下马宝帐进,

             急速商量定计行。

     (白)     夫人,适才说什么“金”……

樊梨花  (白)     乃是金光大阵。

薛丁山  (白)     不知可能破否?

樊梨花  (白)     漫说你我夫妻,就是那大罗神仙,也难破此阵。

薛丁山  (白)     也罢。待我二次去往到仙山,在师尊面前求来法宝,再破此阵。

樊梨花  (白)     不知王爷几时起程?

薛丁山  (白)     即时起程。我有一言,你要牢牢谨记!

     (唱)     手挽手儿站营门,

             开言叫声樊夫人!

             妖人摆下金光阵,

             莫叫应龙去出兵。

             倘若姣儿有伤损,

             那时节失了夫妻情。

             嘱咐你言语要牢牢记紧,

     (白)     带马!

     (唱)     辞别夫人上马行。

(薛丁山下。)

樊梨花  (唱)     一见王爷出大营,

             回头吩咐众三军:

             芦花河摆下金光阵,

             莫叫应龙私出兵。

             三军与我掩营门,

             候王爷求法宝好破贼兵。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薛应龙上。)

薛应龙  (念)     妖人摆下金光阵,天使英雄立功勋。

     (白)     想俺薛应龙自投唐营以来,母亲道我无有寸箭之功。今有芦花河敌人,摆下金光大阵,爹爹去往仙山求师去了。何必如此费难,等到今晚,瞒着母亲,单人独马前去打阵,杀了乌里赫等,岂不是大大的头功。看日色将暮,就此前去,杀他个措手不及便了。

(薛应龙上马。秦汉、窦一虎同上。)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啊,贤侄,天已昏黑,你往哪里去?

薛应龙  (白)     二位叔父,有所不知,是母亲道我自进唐营以来,身无寸功,为此要黑夜劫贼营寨,打破了金光阵,杀了乌里赫,岂不是大大的一件头功?

秦汉   (白)     元帅有令,不许私自出兵。若是知道,吃罪不起。不要前去。

窦一虎  (白)     既然公子要去,我等一同前往。元帅知道,有我担待,要是死咱们三人死在一处。

秦汉   (白)     言得有理。

薛应龙  (白)     大家杀上前去便了!

(四番兵、飞钹师、铁板道、乌里赫同上。会阵。乌里赫败下。薛应龙追下。)

【第十六场】

(铁板道上。)

铁板道  (白)     且住。唐将杀法厉害,他若来时,铁板伤他。

(秦汉上。)

秦汉   (白)     哪里走!

(秦汉杀,铁板道打。)

铁板道  (白)     这一下打死了。

(秦汉上高台。)

秦汉   (白)     老子上了天!哈哈哈……

(秦汉下。)

铁板道  (白)     被他逃脱了。追!

(铁板道追下。)

【第十七场】

(飞钹师上。)

飞钹师  (白)     且住。唐将紧紧追来,不免用飞钹伤他便了。

(窦一虎追上。)

窦一虎  (白)     哪里走!

(飞钹师打。窦一虎入地。火彩。)

飞钹师  (白)     啊,哪里去了?好奇怪!

(窦一虎暗上。)

窦一虎  (白)     老子我入了地了!着打!

(窦一虎下,杀。飞钹师败下,窦一虎追下。)

【第十八场】

(四番兵、铁板道、飞钹师、乌里赫、秦汉、窦一虎同上,同打。乌里赫率四番兵、铁板道、飞钹师同败下。秦汉、窦一虎同追下。)

【第十九场】

(四番兵、乌里赫、铁板道、飞钹师同上。)

乌里赫  (白)     二位军师,三个唐将十分厉害。如何是好?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待我二人布起金光阵,用飞钹罩定,铁板伤他便了。

乌里赫  (白)     好,如此摆起阵来。

(乌里赫、铁板道、飞钹师同下。四番兵同摆阵,乌里赫、铁板道、飞钹师同上。薛应龙、秦汉、窦一虎同上,同打阵。铁板道用板打死薛应龙。秦汉、窦一虎背薛应龙同下。)

铁板道  (白)     应龙被俺用板打死了,将他首级割下示众!

飞钹师  (白)     已被那两个唐将把尸首抢回营中去了。

乌里赫  (白)     哎呀,唐营的将官好厉害!

铁板道、

飞钹师  (同白)    以后多要留神。

乌里赫  (白)     吩咐人马回营!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文堂引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念)     王爷仙山求师尊,心跳肉惊为何情?

(秦汉、窦一虎同上。)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元帅,大事不好了!

樊梨花  (白)     何事惊慌?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公子私自偷营,被铁板打死了!

樊梨花  (白)     啊!尸首可曾抢回?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被我二人抢回来了。

樊梨花  (白)     快快搭进帐来!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快快搭进帐来!

(四上手托薛应龙同上,放桌上。)

樊梨花  (白)     哎呀,儿……

(樊梨花气椅。)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元帅醒来!

樊梨花  (唱)     一见姣儿伤了命!

     (三叫头)   应龙!我儿!哎呀,儿呀!

     (唱)     万把钢刀刺在心。

             儿今一死不要紧,

     (哭头)    儿呀!

             教为娘怎见儿的老爹尊?

薛丁山  (内白)    马来!

(薛丁山上。)

薛丁山  (唱)     本帅仙山求师尊,

             心跳肉惊为何情?

             辕门以外下能行,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元帅回营。

樊梨花  (哭)     哎呀,王爷呀!

(樊梨花对望。)

樊梨花  (哭)     喂呀!

薛丁山  (白)     啊?

     (唱)     因何悲痛说分明。

樊梨花  (白)     王爷呀!那应龙不遵将令,私自去打金光阵,被铁板打死了!

薛丁山  (白)     尸首可曾抢回?

樊梨花  (白)     随我来。

薛丁山  (白)     哎呀!

(薛丁山摘风帽。)

薛丁山  (叫头)    儿呀,儿!

     (唱)     我哭一声薛应龙,

             我叫一声小姣儿。

             玉泉山为王何等好,

             谁教你前来降唐营?

             到如今阵中丧了命,

             定是你狠心娘挑唆儿出兵。

             只哭得咽喉哑姣儿不应,

             教为父我心疼不心疼!

     (叫头)    薛应龙!

樊梨花  (叫头)    小姣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叫头)   哎,我的儿啊!

薛丁山  (唱)     我连叫姣儿儿不应,

             回头埋怨樊夫人。

             出营怎样对你论,

             莫教姣儿去出兵。

             如今阵前丧了命,

             我看你你心疼是不心疼?

     (叫头)    应龙儿!

樊梨花  (叫头)    小姣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叫头)   哎,我的儿啊!

樊梨花  (白)     王爷呀!

     (唱)     自从王爷出大营,

             嘱咐之言挂在心。

             我也曾帐中传将令,

             谁想他私自去出兵。

             如今姣儿丧了命,

     (叫头)    薛应龙!

薛丁山  (叫头)    小姣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叫头)   哎,小姣儿啊!

樊梨花  (唱)     哪有个人死后又能复生。

薛丁山  (白)     嗳!

     (唱)     你从前推出将儿斩,

             本帅宝帐讲人情。

             本当不把情来准,

             又恐失了夫妻情。

             万般无奈你假应允,

             故使姣儿去出兵。

             如今阵中丧了命,

             分明是移花接木借刀杀人!

     (叫头)    薛应龙!

樊梨花  (叫头)    我的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叫头)   哎,小姣儿啊!

樊梨花  (白)     王爷呀!

     (唱)     王爷不必怒气生,

             妾身言来听分明:

             芦花河摆下金光阵,

             谁想他私自去出兵。

             妾身并未发将令,

     (叫头)    应龙儿!

薛丁山  (叫头)    小姣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叫头)   哎,小姣儿啊!

樊梨花  (唱)     你苦苦的埋怨为何情?

薛丁山  (白)     夫人哪!

     (唱)     你好比青蛇头上口,

             你好比黄蜂尾上针。

             看起来两般不算毒,

             最毒毒不过你这妇人心!

     (三叫头)   薛应龙!小姣儿!我的儿啊!

樊梨花  (白)     王爷呀!

     (唱)     妾身之言不肯信,

             我对苍天把誓盟。

薛丁山  (白)     但凭于你!

樊梨花  (唱)     双膝跪在地埃尘,

             尊声空中过往神:

             我若是生心将子害,

             死在千军万马营!

薛丁山  (白)     夫人请起!

     (唱)     一见夫人把誓盟,

             本帅才得放了心。

             教三军将尸首忙抬定!

(众人抬薛应龙倒脱靴同下。)

薛丁山  (唱)     请高僧与高道超度儿的亡魂。

     (叫头)    应龙!

樊梨花  (叫头)    我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叫头)   儿啊!

(薛丁山、樊梨花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番兵引乌里赫同上。)

乌里赫  (唱)     适才唐将来打阵,

             铁板之下丧残生。

             中军宝帐且坐定,

             且候军师报好音。

(四下手、飞钹师、铁板道同上。)
飞钹师、

铁板道  (同白)    参见元帅!

乌里赫  (白)     二位请坐。

飞钹师、

铁板道  (同白)    谢坐。

乌里赫  (白)     唐将消息如何?

飞钹师、

铁板道  (同白)    那樊梨花痛子心切,正值丁山回营,夫妻二人十分吵闹。元帅速发一令,待我二人前去骂阵,那夫妻必然出阵与他子报仇,元帅带兵后路杀出,再将他二人引入阵中,何愁梨花不灭!

乌里赫  (白)     言得有理,照计而行。

             众番兵!

四番兵  (同白)    有。

乌里赫  (白)     唐营骂阵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秦汉、窦一虎同上,同起霸。)

秦汉   (念)     公子把命丧,

窦一虎  (念)     合营甚惨伤。

秦汉   (念)     元帅集众将,

窦一虎  (念)     二次破金光。

秦汉   (白)     请了!

窦一虎  (白)     请了!

秦汉   (白)     今日元帅调齐众将,大破金光阵,与公子报仇。远远望见元帅来也!

樊梨花  (内唱)    妖人摆下金光阵,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上手、樊梨花、薛丁山同上。)

樊梨花  (唱)     铁牌之下伤儿身。

             本帅亲自把兵领,

             要与我儿把冤伸。

             旌旗飘展遮日影,

             校场焚香告师尊。

     (白)     只为应龙命丧金光阵,幸得师尊赐有灵符,为此聚集全军众将,与我儿报仇。

             来,香案摆下!

(吹打。众人同三叩首。)

樊梨花  (叫头)    师尊啊,师尊!

     (白)     弟子今日兴兵,与我儿报仇。若能打破阵式,当再叩谢师尊。

             儿呀,现有灵符一道,儿可速速接取。

(樊梨花焚。火彩。龙形上,接下。)

樊梨花  (白)     香案撤去!

(报子上。)

报子   (白)     番贼骂阵!

樊梨花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薛丁山  (白)     哎呀夫人哪,那妖道将吾儿打死,我正要寻他,他反前来骂阵,待本帅前去杀他个全军尽没,方消吾恨!

樊梨花  (白)     元帅不必性急。可带领一半人马,暗地埋伏。见我杀入金光阵,急将二符焚化,然后带兵接应便了!

薛丁山  (白)     得令。

             马来!

(四上手、薛丁山同下。)

樊梨花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乌里赫率四番兵、四下手、飞钹师、铁板道同上,同起打。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上手、薛丁山同上。)

薛丁山  (白)     看看夫人杀入阵中去了,俺不免将灵符焚化便了。

             众将官,杀入阵中去者!

(乌里赫上。)

乌里赫  (白)     哪里走?

(薛丁山、乌里赫同打。乌里赫败下,薛丁山追下。)

【第二十四场】

(乌里赫、四番兵、四下手、飞钹师、铁板道同上。)

乌里赫  (白)     摆阵上来!

飞钹师、

铁板道  (同白)    待俺二人引他入阵。

(樊梨花、薛丁山、秦汉、窦一虎同上,同打破阵。现龙形。乌里赫、飞钹师、铁板道同死。)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番贼俱已阵亡。

樊梨花  (白)     二路元帅之功!

薛丁山  (白)     夫人之功!

樊梨花  (白)     收兵回营!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994 ┊ 字数:13191 ┊ 最后更新:2013年12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