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金光阵》

主要角色
樊梨花:正旦
薛丁山:老生
薛应龙:小生
秦汉:净
窦一虎:净

情节
薛丁山、樊梨花双挂元帅征西,义子薛应龙战死于金光阵。薛丁山从仙山回营,得知此事,心疑樊梨花之有意逼令薛应龙往破此阵。几有“汝虽不杀伯仁,伯仁实由汝而死”之恨,因此夫妻之间大相反目。后樊梨花对天明誓,薛丁山始信。夫妻大破金光阵,为子报仇。

注释
此剧下半本全演薛丁山与樊梨花,夫妇二人抢白争辩之情节,故彼此皆哭一声,唱一句,善演此剧之生、旦演此,且哭且说之情形,其做工亦颇有可观焉。

根据《戏考》第四十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芦花河》(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芦花河》(根据《京剧汇编》第十四集:程玉菁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5.5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应龙上。)

薛应龙  (念)     万事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白)     俺,薛应龙。自进唐营并无半点之功。今日芦花河摆下无名大阵,不免单人独马前去破阵,岂不是好!不如盗了老马,出营去罢。

(秦汉、窦一虎同上。)

秦汉   (白)     小本官往哪里去?

薛应龙  (白)     前去破阵!

窦一虎  (白)     元帅有令,叫你不要出兵。

薛应龙  (白)     此回出兵,破得此阵便罢!

秦汉   (白)     倘若不能?

薛应龙  (白)     死在外面,永不回营!

窦一虎  (白)     我弟兄二人助你一臂之力!

(薛应龙、秦汉、窦一虎进场。乌礼黑上,开打。)

乌礼黑  (白)     打着了!

秦汉   (白)     老子上了天!

(秦汉下。)

乌礼黑  (白)     又打着了!

窦一虎  (白)     老子又入地!

(窦一虎下。乌礼黑、薛应龙开打。)

乌礼黑  (白)     你看这小将生得厉害!不免用铁板收他!

(乌礼黑、薛应龙开杀。薛应龙下,乌礼黑下。)

【第二场】

(樊梨花上。)

樊梨花  (念)     眼跳心惊,未知吉凶。

(秦汉、窦一虎上。)

秦汉   (白)     启元帅:大事不好了!

樊梨花  (白)     有什么大事?

窦一虎  (白)     小本官芦花河阵中身亡!

樊梨花  (白)     不好了!尸首可曾带回?

秦汉   (白)     带来了。

樊梨花  (西皮快板)  一见姣儿伤了命,

             不由为娘痛在心。

             千言万语说不尽,

             哪个叫你去出兵?

(薛丁山上。)

薛丁山  (西皮原板)  在深山领了师父命,

             回到大营说分明。

樊梨花  (白)     元帅,大事不好了!

薛丁山  (白)     什么大事不好?

樊梨花  (白)     应龙丧命!

薛丁山  (白)     在哪里?

(薛丁山看。)

薛丁山  (白)     呀!

     (西皮原板)  一见姣儿伤了命,

樊梨花  (西皮原板)  怎不叫为娘痛在心?

薛丁山  (西皮原板)  你在玉泉山何等不好?

樊梨花  (西皮原板)  哪个叫你去出兵!

薛丁山、

樊梨花  (同西皮原板) 千言万语讲不尽,

(薛丁山、樊梨花同哭。)

薛丁山  (西皮流水板) 把话说与夫人听:

             芦花河摆下了金光阵,

             休叫应龙去出兵。

             今日我儿伤了命,

             难道你心疼不疼?

(薛丁山、樊梨花同哭。)

樊梨花  (哭)     薛应龙!

薛丁山  (哭)     小姣生!

樊梨花  (西皮流水板) 元帅有所不知情,

             妻子言来你是听:

             我在营中传将令,

             不知他私自去出兵。

             如今姣儿伤了命,

             难道我不痛在心!

薛丁山  (哭)     薛应龙!

樊梨花  (哭)     小姣生!

薛丁山  (西皮流水板) 大夫人也有麒麟子,

             二夫人也有后代根。

             唯有夫人没了后,

             你把应龙当亲生。

             今日夫人心不愿,

             有意绝我后代根。

樊梨花  (哭)     薛应龙!

薛丁山  (哭)     小姣生!

樊梨花  (西皮流水板) 元帅有所不知情,

             妻子言来听分明:

             先禁自己后禁人,

             怕的三军心不平。

薛丁山  (哭)     薛应龙!

樊梨花  (哭)     小姣生!

薛丁山  (西皮流水板) 自古道青竹蛇儿口,

             自古道黄蜂尾上针。

             自古道万事皆由命,

             自古道最毒妇人心!

樊梨花  (哭)     薛应龙!

薛丁山  (哭)     小姣生!

樊梨花  (西皮流水板) 元帅疑我两样心,

             对着苍天把誓明。

             梨花待子有假意,

             死在千军万马营!

薛丁山  (哭)     薛应龙!

樊梨花  (哭)     小姣生!

薛丁山  (西皮流水板) 一见夫人把誓明,

             不由本帅放了心。

             叫人来,

秦汉、

窦一虎  (同白)    有。

薛丁山  (西皮流水板) 将应龙尸首抬往后营进,

             父子们相逢万不能!

樊梨花  (哭)     薛应龙!

薛丁山  (哭)     小姣生!

薛丁山、

樊梨花  (同哭)    俺的儿,儿呀!

(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936 ┊ 字数:1703 ┊ 最后更新:2002年09月前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