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渭水河》

主要角色
姬昌:老生
姜尚:净

情节
殷末,西伯姬昌广行仁政,招贤纳士。一日,樵夫武吉误伤门军致死,应抵罪。因请西伯予限七日,归家别母。途经渭水河滨,见姜尚垂钓,告知其事。姜尚教以法术,隐身避罪。姬昌卜其已死,不再追究。后姬昌夜梦飞熊,亲出访贤。途遇武吉,询知姜尚教其避罪之事。遂命武吉导往渭滨,面请姜尚至西岐辅政。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三集:陈少武、苏连汉口述本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8.8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引姬昌同上。)

姬昌   (引子)    为建帝基,一路平安,到西岐。

     (念)     纣王无道宠妲己,苦害忠良受凌逼。孤王来在西岐地。重整山河统华夷。

     (白)     孤,西伯侯姬昌。只因纣王无道,信宠妲己,苦害忠良,是孤来在西岐,自立帝基。那日有一樵夫,名叫武吉,将孤门军打死,拿他问罪。他言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孤王念他是一孝子,赐他斗米贯钱,限定七日前来抵罪,去了数十余天不见到来。我不免在八卦之中,查看吉凶。

             内侍,香案伺候。

太监甲  (白)     香案伺候。

(小拉子。姬昌卜卦。)

姬昌   (白)     呀!

     (唱)     摇动了金钱告上苍,

             八卦之中显示明祥。

             单见单来仄见仄,

             查不出小武吉落于何方。

     (念)     春有寅萌芽出土,夏有寅火炼金身。秋有寅黄叶落地,冬有寅滴水成冰。

     (白)     呜呼呀,我道此人还在,原来入土而亡。他今一死不大紧要,可叹他八旬老母,无人侍奉。唉,可叹呐,可叹。

(起更鼓。)

姬昌   (白)     回避了。

(四太监同下。)

姬昌   (唱)     孤王建业在西方,

             只为江山昼夜忙。

             东路反了姜文焕,

             南路鄂广反陈塘。

             他两家俱有那书信来往,

             叫孤王领人马去反商王。

             臣反君来小犯上,

             倒不如稳坐西岐乐安康。

             移步儿来至在灵台上,

             且做南柯梦一场。

(飞熊上,扑帐子。)

姬昌   (二黄导板)  孤王正在睡朦胧,

     (白)     啊!

     (唱)     只见飞熊扑帐中。

             手使宝剑将你斩,

             化阵清风无影踪。

(四太监同上。)

四太监  (同白)    千岁醒来。

姬昌   (二黄导板)  适才朦胧见一怪,

     (唱)     醒来依然在灵台。

     (白)     内侍。

太监甲  (白)     有。

姬昌   (白)     宣散宜生上殿。

太监甲  (白)     领旨。

             散宜生灵台见驾。

散宜生  (内白)    领旨。

(散宜生上。)

散宜生  (念)     袖里乾坤大,怀揣日月明。

     (白)     散宜生见驾,主公千岁。

姬昌   (白)     平身。

散宜生  (白)     千千岁。

姬昌   (白)     赐坐。

散宜生  (白)     谢坐。宣臣来见,有何圣谕?

姬昌   (白)     孤王三更时分,梦一飞熊入帐,抓伤孤的左膀,不知主何吉凶?

散宜生  (白)     这?此乃大吉之兆。

姬昌   (白)     怎见得?

散宜生  (白)     主公传旨,郊外射猎,不得虎臣,必得良将。

姬昌   (白)     先生替孤传旨。

散宜生  (白)     领旨。

姬昌   (白)     正是:

     (念)     昨夜飞熊入帐来,

散宜生  (念)     郊外射猎访贤才。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武吉   (内白)    嗯哼!

(武吉上。)

武吉   (念)     胆大天下去得,刚强寸步难行。

     (白)     小子武吉。自从那日上山砍樵,进城去卖,偶遇姬千岁门军,被我失手打死。那姬千岁拿我问罪。我曾言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那姬千岁念我是一孝子,赏我斗米贯钱,回家见母一面,限定七日前来抵罪。不想行至渭水河边,见一老者在那里垂钓,他见我面带煞气,必有凶事。是我将打死门军之事,对他实言。他教我一个法儿:回到家中,老母床前,挖一土井,宽要七尺,深要丈二,口含灯芯糯米,睡在井内。躲过七七四十九日,方保无事。今当四十八天,老母肚中饥饿,只得将我唤醒,命我上山砍樵,卖了钱文,买米度日。正是:

     (念)     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

(武吉下。)

【第三场】

(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同上,同起霸。)

南宫适  (点绛唇牌)  扶保西岐,

北宫高  (点绛唇牌)  同心协力,

辛甲   (点绛唇牌)  立帝基,

辛免   (点绛唇牌)  四海归一,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点绛唇牌) 方显英雄气。

南宫适  (白)     南宫适。

北宫高  (白)     北宫高。

辛甲   (白)     辛甲。

辛免   (白)     辛免。

南宫适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请了。

南宫适  (白)     主公郊外射猎,两厢伺候。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请了。

(四文堂、四太监、二太子、姬昌同上。)

姬昌   (引子)    旌旗遮日月,郊外访贤臣。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参见主公。

姬昌   (白)     人马可齐?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俱已齐备。

姬昌   (白)     郊外去者!

(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同允。)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众将官,郊外去者。带马!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骨牌对。武吉自下场门上。)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前道为何不行?

人役   (同白)    樵夫挡道。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人马列开!

四文堂  (同白)    啊。樵夫当面。

武吉   (白)     樵夫叩头。

(姬昌惊。)

姬昌   (白)     下跪可是武吉?

武吉   (白)     正是。

姬昌   (白)     见了孤王为何不抬起头来?

武吉   (白)     有罪不敢抬头。

姬昌   (白)     恕你无罪。

武吉   (白)     谢千岁。

姬昌   (白)     嗯?限定七日前来抵罪。为何今日才来见孤,该当何罪?

武吉   (白)     千岁容禀:那日多蒙千岁天恩,放小子回家,见母一面,不想行至渭水河边,见一老者在那厢垂钓,他见我面带煞气,必有凶事。是我将打死门军之事对他言明。他教我小小一个法儿:回到家去,老母床前,挖一土井,宽要七尺,深要丈二,口衔灯芯糯米,睡在其内。躲过七七四十九日,方保无事。今乃四十八天,我母不解其意,将我唤醒,命我上山砍樵,进城去卖,不想闯了千岁御驾。也是小人命该如此,情愿领罪。

姬昌   (白)     可曾问过那渔人的名姓?

武吉   (白)     不曾问得。

姬昌   (白)     垂钓所在?

武吉   (白)     渭水河边。

姬昌   (白)     将柴担放下,引孤前往。

二太子  (同白)    且慢。启奏父王:为国访贤,必须换了便服。

姬昌   (白)     看衣改换。

(合龙口。姬昌更衣。)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撒下围场。

(四文堂、四太监、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同下。)

姬昌   (白)     武吉。

武吉   (白)     有。

姬昌   (白)     带路。

武吉   (白)     领旨。

姬昌   (唱)     樵夫道那渔翁颇有奥妙,

             因此上带皇儿亲走一遭。

             叫武吉你与孤向前引道,

             青的山绿是水难画难描。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姜尚上。)

姜尚   (唱)     纣王无道贪色酒,

             午门外盖下了摘星楼。

             比干丞相遭毒手,

             贾氏夫人坠高楼。

             昨夜晚在土台观看星斗,

             算就了西伯侯灭纣兴周。

             移步儿来至在渭水河口,

             那一边来的是西伯王侯。

姬昌   (内白)    武吉带路。

(武吉、二太子、姬昌同上。)

姬昌   (唱)     太平鸟不住当头叫,

             叫得孤王心内焦。

             土台上坐定了白发老道,

             手拿着钓鱼竿自在逍遥。

             我看他倒有那仙家奥妙,

             但不知他腹中可有略韬。

             叫武吉你与我暂且退了,

             二皇儿向前去细问根苗。

二太子  (同白)    是。啊,那渔人请了。

姜尚   (念)     钓、钓、钓,大鱼不到小鱼到。用尔不着,去吧。

二太子  (同白)    好生与你见礼,为何佯装不睬?

姜尚   (念)     从来未识金龙面,要见明君便开言。

二太子  (同白)    好大的口气。

             啊,父王,那渔翁言道:从来未识金龙面,要见明君便开言。

姬昌   (白)     敢是尔等轻慢于他?

二太子  (同白)    儿臣不敢。

姬昌   (白)     待我向前。

             啊,渔人请了。

姜尚   (白)     贫道稽首。

姬昌   (白)     口称“稽首”,在哪座名山修炼?

姜尚   (白)     昆仑学道。稽首为尊。

姬昌   (白)     在此作甚?

姜尚   (白)     在此垂钓。

姬昌   (白)     钓的什么鱼?

姜尚   (白)     西海鳌鱼。

姬昌   (白)     小小竹竿,焉能钓得鳌鱼?

姜尚   (白)     钓竿虽小,能坠千斤。

姬昌   (白)     借来一观。

姜尚   (白)     请看。

姬昌   (白)     呜呼呀!为何用直钩垂钓?

姜尚   (白)     贫道心直性直,故而用直钩垂钓,有道是:“愿者上钩”。

姬昌   (白)     但不知谁愿谁不愿?

姜尚   (念)     耐烦等到群鱼到,自有鱼儿来吞钩。

姬昌   (白)     请问渔人尊姓大名?

姜尚   (白)     贫道姓姜名尚字子牙,

姬昌   (白)     道号?

姜尚   (白)     飞熊。

姬昌   (白)     “飞熊”!应孤梦兆也。

姜尚   (白)     来者上姓?

姬昌   (白)     在下西伯侯姬昌。

姜尚   (白)     原来是姬千岁,失敬了。

姬昌   (白)     岂敢。

姜尚   (白)     不在西岐,来在渭水作甚?

姬昌   (白)     特请先生,扶保姬氏河山。

姜尚   (白)     贫道才疏学浅,不敢当此重任。

姬昌   (白)     先生不必推辞。

             武吉,

武吉   (白)     在。

姬昌   (白)     封你开路先锋,准备车辇伺候。

武吉   (白)     遵命。

     (念)     不是姜太公,焉能作先锋。

(武吉下。)

姬昌   (白)     请先生转至大营。

姜尚、

姬昌   (同白)    请。

姬昌   (唱)     久闻先生今相见,

姜尚   (唱)     姜子牙八十二才遇名贤。

姬昌   (唱)     孤王江山全仗你,

姜尚   (唱)     要保江山万万年。

(姬昌、姜尚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四太监、二太子、武吉、姜尚、姬昌同上。吹打。)

武吉   (白)     启千岁:车辇齐备。

姬昌   (白)     请先生登辇。

姜尚   (白)     贫道有僭了。

     (唱)     听号炮三声响旌旗招展,

             满营中众将官齐跨雕鞍。

             对主公施一礼忙登车辇,

             姜子牙坐车辇细把君观:

             前三皇后五帝年深日远,

             有尧舜并禹汤四大名贤。

             西伯侯夜得兆飞熊扑面,

             散宜生奏一本郊外访贤。

             打樵汉名武吉引君来见,

             姜子牙八十二才遇名贤。

             行八百单八步住了车辇,

             到后来保周室八百八年。

武吉   (白)     启千岁:西岐众百姓,头顶香盘,迎接千岁、先生进城。

姬昌   (白)     香盘撤去,摆队进城。

武吉   (白)     香盘撤去,摆队进城。

(尾声。众人同进城,同下。)
(完)


浏览次数:8899 ┊ 字数:406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