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渭水河》(一名:《文王访贤》;一名:《八百八年》)

主要角色
姬昌:老生
姜尚:净
太子甲:小生
太子乙:小生

情节
西伯姬昌(即文王)夜梦飞熊入帐,明日召散宜生卜之,谓主得贤臣良佐,可往山林中亲访之。文王乃出猎渭滨,以访遗贤。途遇释犯武吉,询其何以不投案伏罪。武吉谓因遇见渭滨一渔父,授以避脱之法。文王问渔父何名。武吉告以姓姜名尚,道号飞熊,年老才高,素谙韬略。文王闻之大喜,且其道号,适应其梦。乃令武吉引往。见姜尚童颜鹤发,悠然垂钓,意其闲适。武吉告以故,姜尚乃答礼。文王询以政事。姜尚纵横议论,指陈大势,如谈家常。文王惊为非常人,即亲自推毂,载之以归,拜为上相。后文王薨,子姬发立(即武王)。姜尚乃辅佐姬发,会师伐纣,遂启周代八百余年天下。故又名《八百八年》。

注释
此剧系本正史中“飞熊入梦”一典,并略据旧说部《封神传》中事实,以演绎而成。昆剧中亦有此戏。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录入:毛刷子


相关剧本
《渭水河》(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三集:陈少武、苏连汉口述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8.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姬昌同上。)

姬昌   (引子)    为立帝基,一路平安,到西岐。

     (念)     纣王无道宠妲己,为国忠良受凌逼。将孤发在西岐地。重整山河与社稷。

     (白)     孤西伯侯姬昌。只因那日有樵夫武吉,将孤门军打死,是孤将他问罪。那一樵子奏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孤赐他斗米串钱,回得家去,见母一面,再来抵罪。一去数十余天,还不见到来。

             内侍,香案伺候。

(太监同允。)

姬昌   (二黄原板)  摇动金钱祝上苍,

             八卦之中走一忙。

             单对单来拆对拆,

             看不见武吉身落何方。

     (白)     我道此人还在,却原来亡故了,可叹吓,可叹。

             两厢退下。

(太监同下。)

姬昌   (二黄原板)  孤王建业在西方,

             为争江山昼夜忙。

             东路反了姜文焕,

             南路燕山有伤亡。

             闷恹恹卧至在锦纱帐,

             好似悠悠梦一场。

(飞熊上。)

姬昌   (二黄导板)  孤王正在睡朦胧,

     (二黄摇板)  见一飞熊入帐中。

             手使宝剑将它砍,

             一阵狂风影无踪。

(四太监同上。)

姬昌   (二黄摇板)  四内臣摆驾进银安,

             不知吉来不知凶。

     (白)     内侍,宣散宜生进见。

太监甲  (白)     大王有旨,宣散宜生进帐。

散宜生  (内白)    领旨。

(散宜生上。)

散宜生  (念)     袖算乾坤大,怀揣日月长。

     (白)     参见主公。

姬昌   (白)     平身赐坐。

散宜生  (白)     谢坐。宣臣进帐,有何事议论?

姬昌   (白)     孤王昨晚三更,偶得一兆,见一飞熊入帐,将孤左膀扑了一爪。不知吉凶。

散宜生  (白)     大王郊外访贤,必得贤臣良将。

姬昌   (白)     替孤传旨。

散宜生  (白)     领旨。

姬昌   (白)     正是:

     (念)     昨夜飞熊入帐中,

散宜生  (念)     郊外射猎访贤臣。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武吉上。)

武吉   (念)     胆大天下能去,刚强寸步难行。

     (白)     小子武吉。前日上山砍樵,误撞千岁御道,将他门军打死。姬千岁拿我问罪。是我奏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千岁赐我斗米串钱,回家安顿老母,限我七日前去领罪。是我行到渭水河边,偶遇一白发渔翁,他见我面带杀气,言道必遭凶事。我将打死门军之事,对他言讲一遍。他教我小小法儿:回得家去,老母床前,挖一土阱,深要七尺,宽要丈二,口衔灯芯糯米,睡在里面。躲过七七四十九日,方保无事。今乃四十八日,老母肚中饥饿,将我唤醒,上山砍樵。正是:

     (念)     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

(武吉下。)

【第三场】

(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同上,同起霸。点绛唇牌。)

南宫适  (白)     南宫适。

北宫高  (白)     北宫高。

辛甲   (白)     辛甲。

辛免   (白)     辛免。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请了。主公发兵,两厢伺候。

(四龙套、二太子、姬昌同上。)

姬昌   (念)     点动兵和将,郊外访贤良。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参见主公。

姬昌   (白)     人马可齐?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俱已齐备。

姬昌   (白)     吩咐兵发郊外!

(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同允。)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兵发郊外。

(牌子。武吉上。)

姬昌   (白)     人马为何不行?

南宫适、
北宫高、
辛甲、

辛免   (同白)    武吉当道。

姬昌   (白)     人马列开。

武吉   (白)     参见千岁。

姬昌   (白)     哽,胆大武吉,前番将孤门军打死,孤王将你问罪。你言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孤赐你斗米串钱,叫你回家安顿老母,限你七日前来领罪。为何一去数十余日,该当何罪?

武吉   (白)     前番小人,将千岁门军打死,问罪于我,是我言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千岁赐我斗米串钱,安顿老母。行至渭水河边,遇一白发渔翁,见我面带杀气,说我必遭凶事。是我将打死门军之事一说,他教我小小法儿:在母亲床前挖掘一坑,口衔灯芯糯米,躲过七七四十九日,方保无事。今乃四十八日,老母肚中饥饿,将我唤醒上山砍樵,又撞了千岁御道。情愿领罪。

姬昌   (白)     渔翁现在何处?

武吉   (白)     现在渭水河边。

姬昌   (白)     放下柴担,领孤前去。

武吉   (白)     领旨。

二太子  (同白)    启禀父王:郊外访贤,必须改换便衣。

姬昌   (白)     看衣更换。

(吹打。姬昌更衣。)

姬昌   (白)     郊外伺候。

(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四龙套同下。)

姬昌   (白)     武吉带路。

     (二黄原板)  樵夫道那渔翁颇有奥妙,

             因此上为王的亲走这遭。

             叫武吉你与我向前引导,

             青的山绿的水难画难描。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姜尚上。)

姜尚   (二黄原板)  纣王无道贪色酒,

             午门外造下了摘星楼。

             比干丞相破心口,

             贾氏夫人坠雕楼。

             一步儿来至在渭水河口,

             那一旁又来了西伯王侯。

(姬昌、二太子、武吉同上。)

姬昌   (二黄原板)  太平鸟止不住空中叫,

             叫得孤王心内焦。

             土台上坐的是白发老道,

             手提着钓鱼竿独自在逍遥。

             孤看他倒有那仙家奥妙,

             二皇儿上前去细问根苗。

二太子  (同白)    领旨。

             渔翁请了。

姜尚   (白)     钓钓钓,大鱼不到小鱼到。用你不着,去罢。

二太子  (同白)    小王与你深施一礼,为何扬而不睬?

姜尚   (念)     几载未见尘劳倦,见了明君方开言。

二太子  (同白)    好大的口气。

             启禀父王:那渔翁讲了两句淡话。

姬昌   (白)     哪两句淡话?

二太子  (同念)    几载未见尘劳倦,见了明君方开言。

姬昌   (白)     你二人敢是慢怠于他?

二太子  (同白)    儿不敢。

姬昌   (白)     退下。

(二太子同下。)

姬昌   (白)     渔翁请来见礼。

姜尚   (白)     贫道稽首。

姬昌   (白)     口称稽首,在哪座名山修炼?

姜尚   (白)     昆仑山修炼。稽首为尊。

姬昌   (白)     在此作甚?

姜尚   (白)     在此垂钓。

姬昌   (白)     钓的何物?

姜尚   (白)     西海鳌。

姬昌   (白)     小小钓竿,也能钓得鳌起?

姜尚   (白)     钓竿虽小,能坠千斤。

姬昌   (白)     借钓一观。

姜尚   (白)     请看。

姬昌   (白)     为何用直钩垂钓?

姜尚   (白)     贫道心直性直,愿者上钩。

姬昌   (白)     但不知谁愿谁不愿?

姜尚   (念)     耐烦等到春雷到,自有鱼儿来上钩。

姬昌   (白)     请问道者上姓?

姜尚   (白)     贫道姓姜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

姬昌   (白)     哎呀且住,想这“飞熊”二字,正应孤的梦兆。

姜尚   (白)     请问军爷上姓?

姬昌   (白)     西伯侯姬昌。

姜尚   (白)     原来是姬千岁,失敬了。

姬昌   (白)     岂敢。

姜尚   (白)     不在西岐,来在荒郊作甚?

姬昌   (白)     请先生扶保周室江山。

姜尚   (白)     才疏学浅,不敢当此重任。

姬昌   (白)     不必推辞。

             武吉,封你开路先锋,准备车辇伺候。

武吉   (白)     遵命。

(武吉下。)

姬昌   (白)     先生请。

姜尚   (白)     请。

姬昌   (二黄原板)  久闻先生今相见,

姜尚   (二黄原板)  姜子牙八十二岁会名贤。

姬昌   (二黄原板)  周室江山全仗你,

姜尚   (二黄原板)  愿保江山万万年。

(姬昌、姜尚同下。)

【第五场】

(南宫适、北宫高、辛甲、辛免同上,武吉上。)

武吉   (念)     不是姜太公,焉能做先锋。

     (白)     俺,武吉。奉主公之命,准备车辇。远远望见主公来也。

(四龙套同上,姬昌、二太子、姜尚同上。)

武吉   (白)     启主公:车辇齐备,请先生登辇。

姬昌   (白)     请先生登辇。

姜尚   (白)     贫道有僭了。

     (西皮导板)  听号炮三声响忙登车辇,

     (西皮二六板) 众儿郎一个个齐下雕鞍。

             对主公施一礼忙登车辇,

             姜子牙坐车辇细把君观:

             前三皇后五帝年深日远,

             有禹汤和尧舜四大名贤。

             周文王夜得兆飞熊扑面,

             散宜生奏一本郊外访贤。

             打樵汉名武吉引君来见,

             姜子牙八十二才会名贤。

             行八百单八步忙退车辇,

             到后来保江山八百八年。

武吉   (白)     众百姓头顶香盘,迎接主公先生进城。

姬昌   (白)     摆队进城。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499 ┊ 字数:355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