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帅印》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程咬金:丑
秦怀玉:小生
尉迟恭:净

情节
唐初,辽东盖苏文犯边。唐主李世民因元帅秦琼正患重病,欲派尉迟恭为帅。程咬金素与尉迟恭不睦,假称秦琼不肯交出帅印,希图阻止。嗣李世民亲至秦府取印,程咬金唆使秦琼刁难。李世民许以公主下嫁秦子秦怀玉,程咬金又挑唆秦怀玉与尉迟恭寻殴,反诬尉迟恭欺辱驸马,迫使赔罪。最后,秦琼始将帅印付出,尉迟恭乃得率部东征。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集:赵荣鹏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9.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徐勣、尉迟恭、程咬金同上。)

徐勣   (念)     朝鼓咚咚月坠西,

尉迟恭  (念)     文臣武将整朝衣。

程咬金  (念)     忽听金钟三下响,

徐勣、
尉迟恭、

程咬金  (同念)    个个低头拜丹墀。

徐勣   (白)     山人徐勣。

尉迟恭  (白)     鄂国公敬德。

程咬金  (白)     鲁国公程咬金。

徐勣   (白)     列公请了!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请了!

徐勣   (白)     今有张士贵,在绛州龙门,招军已满,有本回朝。少时万岁登殿,一同启奏。

徐勣、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请!

(四太监同上,同站门。李世民上。)

李世民  (引子)    海宴河淸,且喜得,四海升平。

徐勣、
威迟恭、

程咬金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李世民  (白)     平身。

徐勣、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万万岁!

李世民  (念)     父王宴驾命归天,孤王接位掌江山。征扫北国回朝转,不想辽东起狼烟。

     (白)     孤、李世民。国号贞观在位。父王宴驾,众卿保孤登基。可恨辽东盖苏文,打来连环战表,教寡人御驾亲征。是寡人命张士贵,在绛州龙门,招军集将,王君可监造战船。二人出京,数月有余,并无本章回朝,寡人日夜忧虑。

徐勣   (白)     臣启万岁:今有张士贵有本还朝,请我主龙目御览!

李世民  (白)     呈上来!

     (唱)     日出辽东万道霞,

             群臣歌颂帝王家。

             张环有本奏陛下,

             请主龙目细详查:

             奉王旨意招人马,

             英雄投効到王家。

             并无仁贵投帐下,

             十万人马候旨发。

             看罢本章孤自叹,

             再与先生把话答。

     (白)     先生,张士贵绛州龙门招军,为查访应梦贤臣。这本章上面,并无“仁贵”二字,张环莫非有欺君之意?

徐勣   (白)     张环焉敢欺君。万岁此番征东,若无贤臣保驾,臣之罪也。

李世民  (白)     秦恩公染病在床,先生保奏何人?

徐勣   (白)     臣保尉迟恭挂帅,征伐辽东,一战成功。

程咬金  (白)     万岁,休听军师之言,尉迟恭挂不得帅印。

尉迟恭  (白)     程将军,军师保我挂帅,你为何拦阻?想我开国元勋不挂,谁人敢挂?

程咬金  (白)     动不动你就是开国元勋,难道我老程就不是开国元勋?军师保你,他怎不保我?

尉迟恭  (白)     你不能。

程咬金  (白)     我不能,你也不能。

李世民  (白)     且慢!二卿不必争论,帅印现在秦府,就命程皇兄前去取印回来,再作定夺。

程咬金  (白)     臣领旨。

李世民  (白)     转来!

程咬金  (白)     臣在。

李世民  (白)     他乃有病之人,必须见机而行。听孤旨下!

     (唱)     恩公投唐功劳大,

             东挡西征定邦家。

             虽然卧病在床榻,

             雄心依然保唐家。

             卿家要说温柔话,

             随机应变把印拿。

程咬金  (白)     领旨!

     (唱)     万岁叮咛一些话,

             为臣一一转秦家。

             辞王别驾把殿下,

             背转身来自咂牙。

     (白)     哎呀且住。我想这颗帅印,乃是秦二哥执掌多年;我若取回,岂不白白送与黑贼之手?呕呕,有了!我不免午门闲游一番,急回谎奏,就说二哥染病在床,昏迷不醒,不肯交印。也免得那黑贼痴心妄想也!

     (唱)     背转身来高声骂,

             骂声黑贼欺压咱。

             急回谎奏君王驾,

             痴心妄想不归他。

(程咬金下。黄门官上。)

黄门官  (唱)     春城无处不飞花,

             随王并无半日暇。

     (白)     臣黄门官见驾,吾皇万岁!

李世民  (白)     平身。

黄门官  (白)     万万岁!

李世民  (白)     上殿有何本奏?

黄门官  (白)     今有王君可,有本回朝。我主龙目御览!

李世民  (白)     呈上来,待孤观看!

     (唱)     奉王旨意到海下,

             王君可修本奏皇家。

             请主旨意发人马,

             扫平辽东定中华。

             看罢本章搁心下,

             黄门官进前听根芽:

             吩咐众将免见驾,

             三日之内候旨发。

黄门官  (白)     领旨!

     (唱)     辞王别驾把殿下,

             晓谕文武百官家。

(黄门官下。程咬金上。)

程咬金  (唱)     胸藏妙计说假话,

             急忙上殿骗皇家。

     (白)     臣交旨。

李世民  (白)     赐坐。

程咬金  (白)     谢坐。

李世民  (白)     秦恩公病体如何?

程咬金  (白)     照常一样,呕吐不止。

李世民  (白)     恩公啊!

     (唱)     恩公病势不转佳,

             不由孤王泪如麻。

             东挡西征功劳大,

             病体缠身难挣扎。

程咬金  (白)     他乃久病之人,万岁何必忧虑。

李世民  (白)     他乃有功之臣,倘有不测,孤心不忍。

程咬金  (白)     万岁真乃有道明君。

李世民  (白)     取印之事如何?

程咬金  (白)     万岁休提取印之事。为臣走进了病房之间,言道二哥病体如何,他说照常一样,呕吐不止。是臣言道,万岁因你染病在床,万岁龙心悬挂,命我前来探望于你。他说真乃有道明君。他又问起为臣征东一事如何,臣言万岁今日设立早朝,张士贵有本回朝,招军已满。万岁因你染病在床,龙心未定。军师立保尉迟恭挂帅。他听说尉迟恭挂帅,是一派的好瞒怨。

李世民  (白)     瞒怨何来?

程咬金  (白)     他言道,想我秦琼,自投唐以来,攻无不取,战无不胜,才挣下这颗帅印。如今染病在床,倘有不测,还有我儿怀玉呀。再一说,还有咬金兄弟,也是文武全才,可以挂得帅印。想那尉迟恭,与我秦琼,并无半点瓜葛之情。况且目不识丁,何能决胜千里之外?一派好瞒怨!

徐勣   (白)     一派说谎。

程咬金  (白)     你又不曾听见,你怎么知道是谎言?臣见他那般光景,嗐!

     (唱)     气力不接难讲话,

             病势未减只有加。

             为臣一见心骇怕,

             万岁龙心细详查。

李世民  (唱)     孤王闻言头低下,

             心中辗转泪如麻。

             辽东若不去征伐,

             反说孤王惧怕他。

     (白)     先生,秦恩公昏迷不醍,不肯交印,如何是好?

徐勣   (白)     万岁明日过府,一来探病,二来取印。

程咬金  (白)     万岁休听军师之言,取印乃是一桩小事,不论差哪部大臣前去就成了,何劳御驾亲往!

尉迟恭  (白)     程将军,君入臣门,蓬荜生辉,你为何阻驾?

徐勣   (白)     真乃多口!

程咬金  (白)     哎哟!你二人打了合同啦。

             臣启万岁:臣好有一比。

李世民  (白)     比作何来?

程咬金  (白)     掌上乌鸦,开不得口啦!

李世民  (白)     开口便怎样?

程咬金  (白)     开口就是祸。方才说了一句话,一个道臣阻驾,一个道臣多口。明日过府,必有几句言语讲,不讲反倒得罪他们,总是不去的为妙。

李世民  (白)     你与秦恩公昔年结拜好友,只管大胆,保孤前去。有什么祸事,寡人与你担待。

程咬金  (白)     三哥,这可是万岁叫我去的。我这可是奉旨啊!

徐勣   (白)     真乃一张油口。

程咬金  (白)     我又油口啦。

李世民  (白)     听孤旨下!

     (唱)     昔日恩公走天涯,

             锏打杨广救全家。

             明日文武齐保驾,

             孤王亲自去看他。

程咬金  (唱)     黑贼金殿夸大话,

             军师一旁暗保他。

             就是帅印归他挂,

             也教他口念活菩萨。

(程咬金下。)

尉迟恭  (唱)     军师金殿抬爱咱,

             咬金一旁把话答。

             若得帅印归我挂,

             寻一良计要摆布他。

(尉迟恭下。)

徐勣   (唱)     适才咬金一席话,

             蒙哄万岁弄巧牙。

             辞王别驾把殿下,

             明日保主到秦家。

(徐勣下。)

李世民  (唱)     龙楼凤阁紫雾霞,

             金殿祥光绕瑞华。

             惟有先生好八卦,

             众家国公扶保咱。

             内侍与孤摆銮驾,

             探望功臣到秦家。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程院子、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唱)     无事关心心不乱,

             有事关心心不安。

     (白)     老夫程咬金。适才在金殿用花言巧语,蒙哄万岁。可恨那牛鼻子老道,奏了一本,请万岁明日过府,一来探病,二来取印。我想这事,二哥一概不知。倘若万岁明日过府,问起情由,二哥一概不知,岂不是有蒙君之罪。我不免连夜过府,与二哥送上一信。倘若明日万岁问起情由,也免得二哥临时失于机变。

             家院,掌灯秦府!

     (唱)     成事在人谋事天,

             心中恼恨黑炭丸。

             一心要放暗中箭,

             摆布黑贼有何难。

(程咬金、程院子同下。)

【第三场】

(秦院子、秦怀玉、秦琼同上。)

秦琼   (唱)     投唐保国扶江山,

             东挡西征马上眠。

             自从扫北回朝转,

             得下病症整一年。

             红日西落天色晚,

             心中焦躁不耐烦。

(程院子、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唱)     万岁金殿把旨传,

             晓谕文武众两班。

             明日过府把病探,

             怕是泄漏这机关。

程院子  (白)     来在秦府。

程咬金  (白)     前去通禀,鲁国公求见。

程院子  (白)     门上哪位在?

秦院子  (白)     作什么的?

程院子  (白)     鲁国公求见。

秦院子  (白)     候着。

             启少爷:鲁国公求见。

秦怀玉  (白)     启爹爹:程叔父到。

秦琼   (白)     怀玉迎接!

秦怀玉  (白)     遵命。

     (唱)     怀玉出了府门前,

             见了叔父礼当先。

     (白)     迎接叔父!

程咬金  (白)     罢了,罢了。怀玉,你父病体如何?

秦怀玉  (白)     照常一样,呕吐不止。

程咬金  (白)     你父今在何处?

秦怀玉  (白)     现在病房。

程咬金  (白)     带路病房!

     (唱)     来在病房用目看,

             看见二哥病容颜。

             重病缠身容颜变,

             精神衰弱非当年。

     (白)     二哥醒来!

秦琼   (唱)     适才朦胧才合眼,

             耳旁听得有人言。

             猛然睁开昏花眼,

程咬金  (白)     二哥醒来!

秦琼   (唱)     只见贤弟在面前。

     (白)     贤弟来了,请坐。

程咬金  (白)     请问二哥,病体如何?

秦琼   (白)     照常一样,呕吐不止。

程咬金  (白)     你乃久病之人,何须忧虑。

秦琼   (白)     贤弟连夜到此何事?

程咬金  (白)     二哥,小弟有一件要紧之事,你要依我才是。

秦琼   (白)     想你我弟兄,自结金兰以来,兄无事不照顾于你。贤弟有何金言,请讲当面。

程咬金  (白)     二哥有所不知。张士贵绛州龙门招军已满,有本回朝。万岁见你染病在床,无人挂帅,龙心未定,可恨那牛鼻子老道,保尉迟恭挂帅。

秦琼   (白)     想那尉迟恭,乃一介武夫,焉能挂得帅印,决胜千里之外!

程咬金  (白)     小弟因为此事,与黑贼、军师争论几句,圣上命我前来取印。我想这颗帅印,二哥执掌多年,我若取回,岂不白白送与黑贼之手。那时小弟,在午门闲游一番,急回谎奏。实指说几句言语,蒙哄万岁;谁知那牛鼻子老道,又启奏一本,明日过府,一来探病,二来取印。我想这些事,二哥一概不知,特来通报。二哥,若是圣驾过府,问起取印之事,二哥你就说小弟我来了,周全小弟无罪。想你我弟兄,自投唐以来,嗐!

     (唱)     算来倒有数十年,

             并未分首各一天。

             生死相交共患难,

             这件事儿要周全。

秦琼   (白)     贤弟自管放心,些须小事,有我担承。

     (唱)     可笑万岁见识浅,

             信宠军师入蜚言。

     (白)     怀玉取印过来!

秦怀玉  (白)     遵命。帅印在此!

秦琼   (白)     放在床前。

程咬金  (白)     二哥,明日那黑贼保驾前来,你必须用言语摆布于他。

(起三更鼓。)

秦琼   (白)     夜已经深了,贤弟请回去罢。

程咬金  (白)     小弟言语,你要牢牢紧记。告辞了!

     (唱)     辞别二哥回身转,

秦琼   (白)     怀玉送过。

(秦琼下。)

秦怀玉  (白)     遵命。送叔父!

程咬金  (唱)     猛然想起巧机关。

     (白)     怀玉,你可知道你父病体,因何而得?

秦怀玉  (白)     前者在金殿赌力而得。

程咬金  (白)     这就不对啦。为叔父不说,你哪里知道哇。昔年大战美良川,三鞭换两锏!你父在马鞍鞒上,气堵胸膛,故而成病,至今才发。我要不说,你这一辈子也不知道。

秦怀玉  (白)     依叔父之见?

程咬金  (白)     依我之见,明日圣驾过府探病,那黑贼一定保驾前来。你父用言语摆布于他,他必叫骂你父,你听见自管打他。

秦怀玉  (白)     他乃开国元勋,侄儿不敢。

程咬金  (白)     他是开国元勋,你父就不是开国元勋吗?为叔我就不是开国元勋吗?

秦怀玉  (白)     侄儿打他不过。

程咬金  (白)     小小年纪,说这软弱的话。你打不过,为叔父我帮助你。

秦怀玉  (白)     侄儿遵命。

程咬金  (白)     你要记下了!

     (唱)     昔年大战美良川,

             三鞭两锏赌输赢。

             明日自管将他打,

             打出祸来我担承。

(程咬金下。)

秦怀玉  (唱)     适才叔父对我言,

             为的当年旧仇冤。

             为子当把父仇报,

             暗藏心机不漏言。

(秦怀玉下。)

【第四场】

(四大铠、四文堂、四太监、徐勣、程咬金、尉迟恭引李世民同上。秦怀玉上。)

秦怀玉  (白)     怀玉接驾!

李世民  (白)     你父病体如何?

秦怀玉  (白)     照常一样,呕吐不止。

李世民  (白)     前去通禀,孤王前来探病。

秦怀玉  (白)     领旨。

     (念)     君入臣门第,蓬荜又生辉。

(秦怀玉下。)

李世民  (白)     尉迟皇兄!

尉迟恭  (白)     万岁。

李世民  (白)     少时秦恩公问起征东之事,孤必命卿挂帅。他乃有病之人,你必须忍耐些。

尉迟恭  (白)     领旨。

李世民  (白)     程皇兄,吩附銮驾,府外伺候!

(秦怀玉上。)

秦怀玉  (白)     启万岁:臣父叫之不应,请驾回宫。

李世民  (白)     孤是为你父病而来,再去通禀,孤在前厅等候。

秦怀玉  (白)     领旨。

(秦怀玉下。)

李世民  (白)     皇兄啊!

     (唱)     孤摆銮驾到府门,

             亭台以外柳青青。

             山水古画多齐整,

             厅前瑞草送芳馨。

             君臣且在前厅等,

             等候怀玉报信音。

(秦怀玉上。)

秦怀玉  (唱)     君入臣门多侥幸,

             龙行一步百草生。

     (白)     臣启万岁:臣父昏迷不醒,叫之不应,请驾回宫。

李世民  (白)     平身。

             先生,秦恩公昏迷不醒,如何是好?

徐勣   (白)     万岁请到病房,将他唤醒。

李世民  (白)     怀玉,带路病房!

秦怀玉  (白)     领旨。

李世民  (唱)     恩公昏迷不得醒,

             去到病房看真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秦院子、秦琼同上。)

秦琼   (唱)     昨日咬金报一信,

             果然圣驾到来临。

             假作昏迷睡不醒,

             且看万岁怎样行!

(徐勣、尉迟恭、程咬金、秦怀玉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唱)     孤王亲自来探病,

             功劳打动帝王心。

             君臣且把病房进,

             只见恩公睡沉沉。

秦琼   (唱)     一觉睡来方才醒,

             耳旁听得有人声。

             猛然睁开昏花眼,

             抬头只见圣明君。

     (白)     怀玉,圣驾到此,为何不来通报?

秦怀玉  (白)     孩儿叫爹爹不醒,不敢惊动。

秦琼   (白)     哽!既是为父叫之不醒,就该将为父推醒才是。圣驾亲到病房,儿才来通报,有万死之罪!

李世民  (白)     此乃寡人自进,与小爱卿无干。

秦琼   (白)     若非圣上开恩,定要加罪。还不谢过万岁!

秦怀玉  (白)     谢万岁!

李世民  (白)     平身。

秦琼   (白)     万岁驾到,臣有病在身,不能全礼。万岁恕罪!

李世民  (白)     你乃有病之人,谁来怪你。病体如何?

秦琼   (白)     照常一样,呕吐不止。

李世民  (白)     你乃久病之人,何必忧虑。

秦琼   (白)     虽然久病,比前沉重,今见万岁一面,再不能朝见的了。

尉迟恭  (白)     元帅,某这几日有朝事在身,少来问候。今日保驾前来,问候元帅金安。

程咬金  (白)     二哥,你听见了尉迟恭的话么?他说这几日有朝事在身,少来问候。今日保驾前来,捎带问你个好。这个人情,你可领他的。

徐勣   (白)     又来多口!

程咬金  (白)     我又多口啦。

秦琼   (白)     众位皇兄请坐。万岁征东一事如何?

李世民  (白)     孤王昨日设立早朝,张士贵有本回朝,招军已满;王君可海下战船造齐,二人俱有本章还朝。孤见恩公染病在床,无人挂帅,孤心未定。

秦琼   (白)     万岁兴兵事大,奈臣病体未愈。

     (唱)     病体缠身整一春,

             是吉是凶枉劳心。

             如今有恙身得病,

             不能替主领雄兵。

李世民  (唱)     孤王闻言泪双淋,

             好似狼牙箭穿心。

             恩公有病难挂印,

             何人替孤领雄兵?

秦琼   (唱)     臣子怀玉武艺精,

             文韬武略将超群。

             胸中颇有安邦论,

             可以挂帅领雄兵。

李世民  (唱)     怀玉虽然有本领,

             年幼怎能压群臣!

             况且皇兄身有病,

             留在膝下奉养亲。

秦琼   (唱)     甘罗十二为将品,

             无智空活百岁人。

             臣子怀玉难挂帅印,

             是何人替主领雄兵?

李世民  (唱)     昨日金殿同议论,

             先生保尉迟黑将军。

             因此为王来取印,

             即日兴兵往东征。

秦琼   (唱)     听说尉迟挂帅印,

             急得心头火一盆。

             为臣竭力把忠尽,

             东挡西杀南北征。

             如今有病难扎挣,

             岂肯帅印让他人?

             非是为臣抗君命,

             分明万岁错用人。

徐勣   (唱)     休道万岁错用人,

             病缠有力不从心。

             将军染病一年整,

             无人挂印掌权衡。

             尉迟恭暂挂元帅印,

             扫除辽东盖苏文。

             且等将军病安稳,

             再往辽东扫烟尘。

             我主龙心似尧舜,

             岂负你开国老元勋!

尉迟恭  (唱)     元帅息怒暂消停,

             末将言来听分明:

             你双锏打下唐社禝,

             某单鞭挣下锦乾坤。

             末将虽然无学问,

             可以挂帅领雄兵。

             征伐辽东干戈定,

             元帅大印付将军。

             非是某有意来夺印,

             元帅还要三思行。

程咬金  (唱)     黑贼休要逞舌能,

             我等俱是有功臣。

             投唐国公三十六,

             咬金也能领雄兵。

尉迟恭  (白)     你不能!

程咬金  (白)     我不能,你也不能!

尉迟恭  (白)     你不能!

程咬金  (白)     你不能!

李世民  (白)     且慢!

     (唱)     二皇兄休要来争论,

             尽是开国老元勋。

             尉迟皇兄挂帅印,

             程皇兄也能领雄兵。

             江山本是将军定,

             还要将军定太平。

             恩公不肯让帅印,

             征东事儿孤就去不成。

秦琼   (唱)     狼烟一起主亲征,

             为臣怎敢阻圣君。

     (白)     万岁此番征东,未知三年五载才回,臣在京不能见君。臣子怀玉,未受皇恩,况且尚未婚配。臣纵死九泉,哎!也不能甘心瞑目啊!

李世民  (白)     呕!

     (唱)     倘若皇兄遭不幸,

             细听孤王表慈情:

             追封王位归正品,

             儿孙代代入朝门。

             孤有公主银瓶女,

             赐与怀玉配为婚。

秦琼   (唱)     众家国公为媒证,

             三拜九叩儿要谢王恩。

秦怀玉  (唱)     怀玉床前遵父命,

             含悲忍泪谢皇恩。

             恩赐子婿富极品,

             食王爵禄报王恩。

             叩罢头来抽身起,

             转面再谢众公卿。

             小侄在朝受皇恩,

             还望叔父好看承。

             倘有一点不到处,

             休怪怀玉乱胡行。

程咬金  (唱)     我儿只管任意行,

             凡事有我程咬金。

             你父身归蓬莱境,

             当今驸马怕何人!

秦琼   (唱)     程咬金把话错来论,

             不良之言教子孙。

             怀玉在朝受皇恩,

             大事全仗徐先生。

             我儿年幼须教训,

             须念当年结拜情。

             叫怀玉看过兵权印,

             再听为父说分明:

             后堂摆宴要齐整,

             先敬君来后敬臣。

秦怀玉  (唱)     怀玉床前遵父命,

             准备酒宴好看承。

秦琼   (唱)     床头安放兵权印,

             万岁御驾往东征。

             可叹为臣身有病,

             不能替主扫烟尘。

             咽喉阵阵难扎挣,

(秦琼三吐。)

秦琼   (唱)     再叫尉迟黑将军!

     (白)     尉迟将军!

尉迟恭  (白)     元帅。

秦琼   (白)     万岁征东,可是挂你为帅?

尉迟恭  (白)     正是末将为帅。

秦琼   (白)     既是挂你为帅,可晓得为帅之道?

尉迟恭  (白)     身为武将,焉能不知为帅之道。

秦琼   (白)     今当万岁金面,你且讲来!

尉迟恭  (白)     元帅听了!为帅之道,必盔缨灿烂,铠甲鲜明。刀枪锋利,锣鼓齐鸣。安营坚固,紧守大营。擂鼓而进,鸣金收兵。战马须要强壮,上阵观看动静。众将不能取胜,某就单鞭匹马,我就杀、杀入万马营中。三合九战,方可收兵。这才是某为帅之道。

秦琼   (白)     一派胡言!

程咬金  (白)     犹如放屁!

秦琼   (白)     跪近前来,待本帅教导于你!

尉迟恭  (白)     元帅有何金言,当面指教;要跪是万万的不能!

秦琼   (白)     一定要跪!

尉迟恭  (白)     谁来跪你!

程咬金  (白)     要是挂我为帅,跪一辈子我也跪!

李世民  (白)     尉迟皇兄,看孤面上,你就跪上一跪。

尉迟恭  (白)     看主之面,某这里跪下了。

程咬金  (白)     老黑,你要跪两条腿都跪下罢!

秦琼   (白)     你且听了!为帅之道,要熟读兵书,深通战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兵马不可踏损青苗;将士不可扰害良民。遇高山莫先登,逢空城莫早入。高防围困,低防水淹。深林防埋伏,芦林防火攻。身为无帅,令不可乱传。有功则赏,有过则罚。有道是朝中天子诏,阃外将军令。令出山摇动,严法鬼神惊。渴饮刀头血,倦来马上眠。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此乃为帅之道,牢牢谨记!

尉迟恭  (白)     末将全记。

秦琼   (白)     帅印在此。

尉迟恭  (白)     某要卤莽了!

秦琼   (白)     呀呀呸!想这颗帅印,乃是圣上钦赐于我,理当交还万岁。你是甚等样人,敢在帅府夺印,好不知羞也!

     (唱)     昔年大战美良川,

             三鞭两锏赌输嬴。

             三鞭打不动秦叔宝,

             两锏打走拿鞭人。

             不看万岁军师面,

             定要赶出帅府门。

尉迟恭  (白)     哎呀!

     (唱)     可恨秦琼太欺心,

             藐视尉迟有功臣。

             怒气不休到前厅!

(尉迟恭下。)

程咬金  (唱)     程咬金与你定后跟。

(程咬金下。秦怀玉上。)

秦怀玉  (唱)     准备酒宴多齐整,

             特请万岁饮杯巡。

秦琼   (唱)     请主后堂把宴饮,

             军师陪驾饮杯巡。

(秦琼睡。)

李世民  (唱)     辞别恩公把宴饮,

(李世民下。)

徐勣   (唱)     后堂奉陪天子君。

(徐勣盗印下。)

秦琼   (唱)     好个有道圣明君,

             亚赛尧舜掌龙廷。

             可叹秦琼身得病,

             不能替主扫烟尘。

(秦琼下。)

【第六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唱)     黑贼前厅怒不息,

             咬金正好搬是非。

             迈步且进二堂里,

(秦怀玉上。)

秦怀玉  (唱)     见了叔父问端的。

程咬金  (白)     怀玉慌慌张张,为了何事?

秦怀玉  (白)     请尉迟赴席。

程咬金  (白)     是吗?他骂你父骂出理来啦!

秦怀玉  (白)     他骂我父何来?

程咬金  (白)     他骂你父,病不死的老牛精。他说一颗帅印,让与不让,但凭于你,为何当着众家国公,羞侮于我。从前血气方刚,可以耀武扬威;如今咽喉只有一口虚气,还是这等性傲。教你死在阴山背后,永不翻身。一场好骂!

秦怀玉  (白)     叔父之言,侄儿不信。

程咬金  (白)     为叔这大年纪,还在你面前撒谎。

秦怀玉  (白)     依叔父之见?

程咬金  (白)     昨晚说的那话,打他呀!

秦怀玉  (白)     他乃开国元勋,侄儿不敢打。

程咬金  (白)     他是开国元勋,如今你就是当朝驸马。你自管打他,打完了还教他给你赔礼。

秦怀玉  (白)     为何与侄儿赔礼?

程咬金  (白)     你听我告诉你,他必在前厅,叫骂你父。你悄悄走在背后,给他个饿虎扑食,劈拳就打。那时为叔父去至后堂,把万岁请来。你听我痰嗽一声,赶紧翻身在地,百般喊叫。

秦怀玉  (白)     喊叫什么?

程咬金  (白)     你就说,儿臣好好请尉迟恭赴席,谁知他以大压小,将儿臣暴打一顿。若非父王到此,孩儿性命有亏。那时为叔只用一句话,他就给你赔礼。

秦怀玉  (白)     哪一句话?

程咬金  (白)     我说老黑呀,你敢打当朝驸马,有如欺君之罪。你说他给你赔礼不赔礼?

秦怀玉  (白)     自然赔礼。

程咬金  (白)     你要记下了!

秦怀玉  (白)     遵命!

     (唱)     叔父之言牢谨记,

             顷刻之间打尉迟。

(秦怀玉下。)

程咬金  (唱)     娃娃中了我的计,

             管教老黑暗吃亏。

(程咬金下。)

【第七场】

(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走哇,哎呀!

     (唱)     恼恨秦琼太无礼,

             一阵火起往上提。

             将身且坐前厅椅,

             气坏当朝老尉迟。

     (白)     秦琼啊!匹夫!一颗帅印让与不让,但凭于你。从前血气方刚,可以耀武扬威;如今咽喉只有一口虚气,还是这等性傲。我把你这病不死的老牛精!

(程咬金、秦怀玉同上。)

秦怀玉  (白)     着打!

(秦怀玉打。李世民、徐勣同上。)

程咬金  (白)     老黑呀,你当着万岁,你还打他哪!

             起来,起来!别哭,别哭!有什么话,你自管讲来。

秦怀玉  (白)     父王!儿臣好意请尉迟恭赴席,谁想他以大压小,将儿臣暴打一顿。若非父王到此,儿臣性命有亏!

尉迟恭  (白)     哎呀万岁呀,他打了老臣了!

程咬金  (白)     甚么他打了你啦,怎么你在上头,他在底下?

尉迟恭  (白)     这个……

程咬金  (白)     哎,我说老黑呀,你敢打当朝驸马,有如欺君之罪!

李世民  (白)     着哇!

程咬金  (白)     你摸摸,你还有脑袋吗?

李世民  (白)     唗!

     (唱)     孤王闻言怒冲起,

             开言大骂黑面皮:

             你本堂堂国公体,

             全然不知高和低。

             怀玉本是东床婿,

             打他犹如把孤欺。

             罚俸三载恕你罪,

             你快与驸马把罪赔。

尉迟恭  (唱)     万岁容臣本奏起,

             细听为臣辩是非:

             为臣坐在前厅椅,

             他背后将椅往下推。

             就势将臣推在地,

             背脊打得响如雷。

             他见万岁来到此,

             翻身在地假悲啼。

             花言巧语奏万岁,

             反说为臣把他欺。

             臣本是堂堂国公体,

             岂与他无知少年把罪赔。

程咬金  (白)     怀玉呀,你别哭,有什么话自管说!

秦怀玉  (白)     父王!

     (唱)     父王在上容奏启,

             细听儿臣辩是非:

             我父功劳谁能比,

             盖国忠良数第一。

             临潼山上把功立,

             双锏救驾把名提。

             如今染病牙床上,

             来在帅府夺帅旗。

             兵权大印让与你,

             反来叫骂无礼仪。

             怀玉虽然小年纪,

             出山猛虎抖毛衣。

             万岁招我东床婿,

             当今驸马谁不知。

             以大压小把我欺,

             你不赔礼我不依!

尉迟恭  (唱)     娃娃说话太无理,

             花言巧语你骂谁!

             你父与我同一辈,

             讲甚高来论甚低。

             他双锏打来唐社禝,

             某单鞭挣下锦华夷。

             你父临潼把功立,

             某单鞭枣阳救驾回。

             你父功劳谁能比,

             某的功劳也不亏。

             花言巧语就是你,

             要想我赔礼万不能的。

程咬金  (白)     你赔礼罢!

尉迟恭  (白)     我不能!

程咬金  (白)     你打红了眼啦,我不惹你!

徐勣   (白)     尉迟公啊!

     (唱)     尉迟公暂忍心头气,

             我有一言听端的:

             怀玉虽然得罪你,

             大能容小休要提。

             为人休得心头气,

             又无烦来又无非。

             你执意不肯去赔礼,

             有道是君王有命臣怎违!

尉迟恭  (唱)     先生说话大有理,

             背转身来自猜疑。

             马行夹道难回避,

             船到江心补漏迟。

             罢罢罢暂忍心头气,

             保主征东挂帅旗。

             走上前来忙赔乱!

程咬金  (白)     怀玉你看,尉迟恭偌大年纪,跪在你的面前,你饶了他罢!

秦怀玉  (白)     饶恕于你!

程咬金  (白)     老黑呀!这个人情可是我讲的。

尉迟恭  (白)     我谢过你了!

     (唱)     驸马宽宏休要提。

             万岁驾前告过罪,

             臣不该把他少年欺。

李世民  (唱)     一见尉迟恭赔礼,

             满天浮云一扫归。

             怀玉近前听旨意:

             安排花烛结光辉。

             孤王回到昭阳去,

             急送公主出宫闱。

(李世民、徐勣、尉迟恭、程咬金分下。)

秦怀玉  (白)     怀玉送驾!

(秦怀玉下。)

【第八场】

(四大铠、四文堂、四太监、徐勣、程咬金、尉迟恭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白)     尉迟皇兄,挂你为帅,当殿谢过。

尉迟恭  (白)     领旨。

李世民  (白)     程皇兄,你为三十六路都先锋,带领八十三万人马,去至海口扎营!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谢万岁!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898 ┊ 字数:10933 ┊ 最后更新:2011年11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