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帅印》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程咬金:丑
秦怀玉:小生
尉迟恭:净

情节
唐太宗命秦琼挂帅平北后,又欲征高丽。秦琼病,拟以尉迟恭代之。程咬金力言尉迟恭粗暴,不胜任,太宗不听。程咬金乃夜往秦府嘱秦琼举子秦怀玉自代。翌日,太宗率徐勣、尉迟恭等,至秦琼处探病,兼取帅印,秦琼遂荐秦怀玉。太宗嫌其资格太浅,不敷众望,难之,谓盖苏文英勇盖世,非尉迟将军挂帅不足慑服。秦琼不得已,以印交恭,然借端呵斥,有意为难。尉迟恭志在兵符,忍气吞声,唯唯而退。勋臣轧铄,太宗亦无如何也。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兔兔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4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院子上。秦怀玉搀秦琼同上。)

秦琼   (西皮摇板)  投唐保国扶江山,

             东荡西除马上眠。

             自从扫贼回朝转,

             身得疾病有一年。

             嗟叹日红落西晚,

             心中焦躁不耐烦。

(旗牌打灯引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西皮摇板)  万岁金殿把旨传,

             晓谕文武共两班:

             明日过府把病探,

             怕的是泄漏巧机关。

旗牌   (白)     来此秦府。

程咬金  (白)     前去通报:鲁国公要见。

旗牌   (白)     门上哪位?

院子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鲁国公要见。

院子   (白)     候着。

             启爵主:鲁国公要见。

秦怀玉  (白)     爹爹,程叔父到。

秦琼   (白)     我儿出迎。

秦怀玉  (白)     遵命。

     (西皮摇板)  怀玉出行府门前,

             人讲礼仪孝为先。

     (白)     迎接叔父。

程咬金  (白)     罢了。贤侄,你父病体如何?

秦怀玉  (白)     照常一样。

程咬金  (白)     今在何处?

秦怀玉  (白)     现在病房。

程咬金  (白)     带路。

     (西皮摇板)  来在病房用目观,

             观看二哥旧容颜。

             疾病缠身容颜变,

             形容不比旧当年。

     (白)     二哥醒来。

秦琼   (西皮摇板)  适才朦胧双合眼,

             听得耳旁有人言。

             猛然睁开昏花眼,

             只见贤弟在眼前。

     (白)     贤弟请坐。

程咬金  (白)     有座。二哥病体如何?

秦琼   (白)     十分沉重。

程咬金  (白)     需要保重。

秦琼   (白)     咳!贤弟,连夜过府何事?

程咬金  (白)     二哥,我有一桩要紧之事与你商量,你要依我。

秦琼   (白)     贤弟,自结金兰,数十余载,患难相顾,有什么事,愚兄依你就是。

程咬金  (白)     二哥有所不知,今有张士贵有本回朝,招军已满,请主发兵征东。万岁见你染病在床,无人挂帅。可恨牛鼻子老道,保尉迟恭挂帅。

秦琼   (白)     那尉迟恭乃是一介村夫,况且目不识丁,怎能掌得帅印?

程咬金  (白)     小弟因为此事,与黑贼、军师争论几句。圣上命我前来取印。小弟心中想了一想,这颗印二哥执掌多年,若是前来取印,岂不白白送与这黑贼?那时弟在午门闲游一会,上殿谎奏,只望几句花言巧语蒙过圣上。谁知牛鼻子老道启奏一本,请圣上亲自过府,一来探病,二来取印。想这些事二哥一概不知,因此星夜过府,与你通知此事。倘若圣上明日到府,问起取印之事,你就说小弟来过府上,岂不周全小弟无罪。

秦琼   (白)     这个愚兄知道。

程咬金  (白)     二哥,想你我兄弟投唐——

     (西皮摇板)  垂髫相交数十年,

             并无分手过一天。

             生死患难共相顾,

             这桩心事要周全。

秦琼   (西皮摇板)  贤弟只管放宽心,

             些须小事我应承。

             可叹万岁见识浅,

             听信军师乱用人。

     (白)     怀玉取印过来。

秦怀玉  (白)     是。

秦琼   (白)     放在床前。

程咬金  (白)     二哥,明日黑贼保驾前来,你必须要用几句狂言,摆布于他,也免得他在人前耀武扬威。

秦琼   (白)     贤弟,愚兄自有言语摆布与他。

(起三更鼓。)

秦琼   (白)     贤弟,夜已深了,请回去罢。

程咬金  (白)     小弟方才说的话,你要紧记,告辞了。

秦琼   (白)     怀玉送过叔父。

秦怀玉  (白)     是。

程咬金  (西皮摇板)  你我投唐数十年,

             为主江山哪得闲。

             辞别二哥抽身转,

(秦琼下。)

程咬金  (西皮摇板)  猛然想起巧机关。

秦怀玉  (白)     送过叔父。

程咬金  (白)     怀玉转来。

秦怀玉  (白)     叔父有何吩咐?

程咬金  (白)     你可知道你父亲之病,因何而得?

秦怀玉  (白)     是金殿之上,比武而得。

程咬金  (白)     这倒不是。为叔不讲,你也不知:昔日在美良川打鞭换锏,马跳红衣涧,你父在马上伤及胸膛,故而成病,至今才发。娃娃,这是你,别个我是不讲得。

     (西皮摇板)  昔日大战美良川,

             打鞭换锏得病还。

             你父忍伤称好汉,

             有仇不报枉为男。

             明日只管将他打,

             打出祸来我承当,与你无干。

     (白)     你要记下了。

秦怀玉  (白)     送叔父。

程咬金  (白)     转来。

秦怀玉  (白)     有何吩咐?

程咬金  (白)     明日圣上过府,黑贼保驾前来,你父亲用言语激发与他,必定斗骂,那时节你只管打他。

秦怀玉  (白)     他乃是开国元勋,侄儿不敢打。

程咬金  (白)     咳,怕什么开国元勋。你父亲也是开国元勋,只管打!

秦怀玉  (白)     打出祸来,怕圣上降罪。

程咬金  (白)     不妨,你也无职,降你什么罪?

秦怀玉  (白)     侄儿打他不过。

程咬金  (白)     年幼后生,说的软弱话。你若打不过,为叔前来帮助与你。

秦怀玉  (白)     侄儿遵命。

程咬金  (白)     记下了。

(程咬金下。)

秦怀玉  (白)     送叔父。

     (西皮摇板)  适才叔父对我言,

             为的昔日旧仇冤。

             为子若把父仇报,

             暗用心机不漏言。

(秦怀玉下。)

【第二场】

李世民  (内白)    起驾。

(四太监、四大铠、徐勣、尉迟恭、程咬金、李世民同上。秦怀玉上。)

李世民  (白)     怀玉,你父亲病体如何?

秦怀玉  (白)     十分沉重。

李世民  (白)     孤王亲自前来看病。

秦怀玉  (白)     领旨。

     (念)     君入臣门地,蓬荜又生辉。

(秦怀玉下。)

李世民  (白)     尉迟王兄,少时恩公若问征东命何人挂帅,孤言及命卿,他乃有病之人恐言语不顺,你需要忍耐些。

尉迟恭  (白)     领旨。

李世民  (白)     程王兄吩咐銮驾府外伺候。

程咬金  (白)     领旨。

             銮驾府外伺候。

(秦怀玉上。)

秦怀玉  (白)     启万岁:臣父睡卧不醒,叫之不应,请驾回。

李世民  (白)     孤王特为你父亲病体而来,再去通报,说孤王在此等候。

秦怀玉  (白)     领旨。

(秦怀玉下。)

李世民  (白)     皇兄吓。

     (西皮摇板)  齐摆銮驾到府门,

             华堂内外喜盈盈。

             山水古书多齐整,

             屏内奇花色色新。

             君臣暂在厅堂等,

             且候怀玉回信音。

(秦怀玉上。)

秦怀玉  (西皮摇板)  君入臣门多侥幸,

             龙行一步百草生。

     (白)     臣启万岁:臣父昏迷不醒,请驾回宫。

李世民  (白)     徐王兄,恩公叫之不应,如何是好?

徐勣   (白)     万岁亲入病房,将他唤醒。

李世民  (白)     怀玉引孤到病房。

秦怀玉  (白)     领旨。

李世民  (西皮摇板)  恩公睡卧不得醒,

             去至病房看假真。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院子扶秦琼同上。)

秦琼   (西皮摇板)  昨夜咬金来报信,

             果然今日驾临门。

             假装昏迷睡不醒,

             且看万岁怎样行。

(李世民、秦怀玉、徐勣、尉迟恭同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孤王御驾来探病,

             功劳买动帝王心。

             迈步且把病房进,

             只见恩公睡沉沉。

秦怀玉  (白)     爹爹,圣驾到。

李世民  (白)     恩公醒来。

秦琼   (西皮摇板)  一觉睡卧方才醒,

             耳旁又听有人声。

             猛然睁开昏花眼,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抬头只见帝王君。

     (白)     怀玉,万岁驾到,为何不来通报为父知道?

秦怀玉  (白)     孩儿看爹爹睡卧不醒,不敢惊动。

秦琼   (白)     吓,既是为父不醒就该推醒,圣驾亲到病房,儿才通报,就该万死之罪。

李世民  (白)     寡人自进,休怪小爱卿。

秦琼   (白)     不是圣上开恩,定要问罪,谢过万岁。

秦怀玉  (白)     谢万岁。

秦琼   (白)     万岁驾到,臣病在身,未曾接驾,万岁恕罪。

李世民  (白)     你乃有病之人,何处此言。病体如何?

秦琼   (白)     照常一样,呕吐不止。

李世民  (白)     你乃久病之人,何须忧虑。

秦琼   (白)     虽然久病之人,比前更重。

尉迟恭  (白)     元帅,某家这几日有朝事在身,少来问候,今日随驾与元帅问安。

程咬金  (白)     二哥你可曾听见:这几日他有朝事在身,少来问候,今日保驾前来,带来问问你的安。二哥你要领他的情吓。

徐勣   (白)     你少开口。

程咬金  (白)     我就不开口。

秦琼   (白)     万岁,征东之事,怎样发落?

李世民  (白)     寡人昨日设朝,张士贵招军已满,战船造齐,有本进京,请孤兴兵。见你染病在床,无人挂帅,孤心未决。

秦琼   (白)     万岁兴兵事大,臣病吓——

     (西皮原板)  染病缠身整一春,

             是吉是凶担忧心。

             残生难逃幽冥境,

             不能与主定太平。

李世民  (西皮原板)  孤王一见痛伤情,

             好似狼牙箭穿心。

             恩公病重难挂帅,

             何人与孤领雄兵?

秦琼   (西皮原板)  怀玉臣子年纪轻,

             文韬武略将超群。

             胸中颇有安邦论,

             可以挂帅领雄兵。

李世民  (西皮原板)  恩公说话不思论,

             寡人言来你且听:

             此番征东把贼剿,

             尽是开国老元勋。

             怀玉虽然武艺好,

             年幼焉能压公卿?

             况且王兄身有病,

             现在膝下奉晨昏。

秦琼   (西皮原板)  甘罗十二为相品,

             无志空长百岁人。

             臣子年幼难挂帅,

             何人替主掌权衡?

李世民  (西皮原板)  昨日金殿同议论,

     (西皮快板)  公保尉迟老将军。

             因此孤王来请印,

             即日兴兵往东征。

秦琼   (西皮快板)  听说尉迟挂帅印,

             急得我心头火似焚。

             为臣竭力把唐顺,

             东西杀来南北征。

             提兵调将威风凛,

             并无差误半毫分。

             虽然染病难挂帅,

             我岂将印信让他人?

             尉迟有勇无学问,

             怎能挂印领雄兵?

             非是为臣抗君命,

             万岁本是错用人。

徐勣   (西皮流水板) 休道万岁错用人,

             病困绳索利在心。

             将军卧病一年整,

             无人挂帅掌权衡。

             某家暂挂元帅印,

             剿灭辽东盖苏文。

             且等将军病安稳,

             再往高丽扫狼烟。

             万岁行事比尧舜,

             岂负你开国老元勋?

尉迟恭  (西皮流水板) 元帅息怒且消停,

             末将言来你且听:

             双锏打出唐社稷,

             某单鞭争来锦乾坤。

             某家虽然无学问,

             可以挂帅领将兵。

             征战辽东干戈定,

             帅印依旧付将军。

             非是有意来夺印,

             元帅还要三思行。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黑贼不必逞舌能,

             我等俱是有功臣。

             投唐国公三十八,

             岂无尉迟一人能?

             无才无学能挂印,

             俺咬金可以领雄兵。

尉迟恭  (白)     你不能!

程咬金  (白)     你也不能!

徐勣   (白)     多嘴!

程咬金  (白)     总是你帮他!

李世民  (西皮流水板) 二位王兄免争论,

             多是开国老元勋。

             尉迟王兄挂得印,

             程王兄可以领雄兵。

             太平原是将军定,

             原要将军定太平。

             海外一扫狼烟尽,

             不伏辽东盖苏文。

             打来战表欺孤王,

             灭却高丽称我心。

             恩公不肯退帅印,

             军中大事去不成。

秦琼   (西皮导板)  狼烟一起主亲征,

     (白)     万岁,为臣焉敢拦阻?圣上此番东征,三年不知,五载不晓,想臣病只在危急之中,倘有不测,主在边庭,君不能见臣,臣不能见君。臣子怀玉年幼,未受王恩,尚未婚配,臣死九泉之下,也不瞑目的吓。

     (西皮摇板)  我死九泉不甘心。

李世民  (西皮二六板) 孤王心中似雷震,

             铁石人闻也泪淋。

             王兄只管心拿定,

             此事有孤免挂心。

             倘若不测遭不幸,

             须听为王赐表旌。

             追封王位归正品,

             儿孙代代入朝门。

             孤有公主银瓶女,

             赐与怀玉配为婚。

             众位王兄为媒证,

             吉日婚配孤起程,孤的王兄放宽心。

秦琼   (西皮摇板)  叔宝闻言心安稳,

             纵死九泉也甘心。

             在枕上叩首龙恩谢,

             转回再谢众公卿。

     (白)     怀玉!

     (西皮二六板) 叫怀玉近前听父命,

             万岁金言记在心:

             为父不幸遭不测,

             追封王位葬山林。

             怀玉父子受职品,

             银屏公主配为婚。

             伯叔公卿为媒证,

             即日婚配驾起程。

             我的儿向前顿首禀,

             三跪九叩谢王恩。

秦怀玉  (西皮摇板)  怀玉床前遵父命,

             含悲忍泪谢王恩:

             蒙主赐臣父职品,

             食王爵禄报君恩。

             叩罢万岁龙恩盛,

             回头再谢叔父尊:

             侄儿在朝受恩重,

             还望叔父好看成。

             倘有一点差池处,

             还看侄儿年纪轻。

程咬金  (西皮摇板)  怀玉只管乱胡行,

             万事有俺程咬金。

             你父身归蓬莱境,

             当今驸马怕谁人?

             打死谗臣除奸佞,

             天大祸儿我耽承,我的儿你是个驸马公卿!

秦琼   (西皮快板)  咬金不必逞舌能,

             不是良言训子孙。

             我儿在朝受王恩,

             大事全仗徐先生。

             年幼须要你教训,

             须念当初结拜情。

             叫怀玉请过兵帅印,

             再听为父细叮咛。

             后堂设宴安排定,

             好与为父把孝行。

秦怀玉  (西皮摇板)  父亲严命不留停,

             准备酒宴来饯行。

(秦怀玉下。)

秦琼   (西皮快板)  床前摆列元帅印,

             见物情伤好惨心。

             为臣挂印威风凛,

             灭贼平寇定乾坤。

             忧民忧国多劳顿,

             保王社稷数十春。

             今日身得沉重病,

             印信推让姓尉迟的人。

             咽喉哽哽语难尽,

(秦琼吐血。)

秦琼   (西皮摇板)  再与尉迟把话云。

     (白)     尉迟将军,圣上征东,可是命你为帅?

尉迟恭  (白)     命我为帅。

秦琼   (白)     你可知挂帅的道理?

尉迟恭  (白)     身为武将,怎么不知?

秦琼   (白)     你且讲来。

尉迟恭  (白)     元帅听道:为帅者,盔缨灿烂,铠甲鲜明,刀枪耀日,战鼓齐鸣。安营坚固,大营点兵,须要强壮,上阵须观动静;若是不能取胜,某家匹马单鞭,杀到万马营中,战他三回九合,方可收兵。才是元帅之道。

程咬金  (白)     放屁!

秦琼   (白)     此乃一派胡言!跪下,待本帅教导与你。

尉迟恭  (白)     元帅有何金言吩咐,当面领教,要跪却不能。

秦琼   (白)     一定要跪。

尉迟恭  (白)     谁来跪你!

程咬金  (白)     若是命我为帅,我就跪他一年无妨!

李世民  (白)     尉迟王兄,念在征东事大,看孤王分上跪下罢。

尉迟恭  (白)     领旨。

             看在万岁金面,权且跪下。

程咬金  (白)     两条腿多要跪下。

秦琼   (白)     听我吩咐:为帅者,必须要饱读经纶,熟知战策,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中;兵马不可糟蹋青苗,将士不可扰害良民;安营扎寨,须靠水而近山;遇高山,莫先登,遇空城,勿乱入。高防围困,低防水淹,深林防埋伏,绿林防火攻,身为元帅,令不乱传,得功升赏,违令责罚,又道:“朝中天子诏三宣,阃外将军发一令”;令出山摇动,言发鬼神惊,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须要牢牢记下。

程咬金  (白)     这才服了我的心。

尉迟恭  (白)     末将记下了。

秦琼   (白)     印在此,拿去。

尉迟恭  (白)     拿来。

秦琼   (白)     呀,想这帅印乃是万岁御赐与我,理当交与圣上,你是甚等之人,敢伸手夺印,好不知羞耻!

     (西皮快板)  不记得大战美良川,

             三鞭两锏定输赢:

             三鞭打不退秦叔宝,

             两锏打走姓尉人。

             今日得病难挂印,

             敢到帅府夺兵权。

             不看万岁金面情,

             定要叉出帅府门。

尉迟恭  (西皮摇板)  可恨秦琼心太狠,

             藐视尉迟一品臣。

             就是某家来取印,

             只为辽东盖苏文。

             战表不住报得紧,

             万岁金殿宣老臣。

             军师命某挂帅印,

             为什么不肯让与人?

             怒气不息到前厅,

(尉迟恭下。)

程咬金  (西皮摇板)  程咬金随后听信音。

(程咬金下。)

徐勣   (西皮摇板)  准备酒宴多齐整,

             特请万岁饮杯巡。

秦琼   (西皮摇板)  后堂饮宴多安顿,

             请先生陪驾饮杯巡。

李世民  (西皮摇板)  辞别恩公把酒饮,

(李世民下。)

徐勣   (西皮摇板)  后堂陪宴天子尊。

(徐勣下。)

秦琼   (西皮摇板)  好个有道圣明君,

             赛过尧舜掌龙庭。

             嗟叹秦琼身染病,

             不能替主扫烟尘。

(秦琼下。)
(完)


浏览次数:16286 ┊ 字数:6260 ┊ 最后更新:2003年03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