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黄一刀》

主要角色
姚刚:净
黄飞刚:武丑
马清:副净
杜明:武生
黄妻:武旦
愣儿:丑
刘老头:外

《黄一刀》马永安饰姚刚、王来发饰黄飞刚
《黄一刀》马永安饰姚刚、王来发饰黄飞刚
情节
东汉,姚期之子姚刚与马清、杜明殴杀奸臣郭荣,因被发配湖北。在解送途中,经过黄土冈地方。当地有恶霸黄飞刚夫妇,开设肉肆,欺压乡里。姚刚闻知其事,亲至肉肆,借端寻殴,终将恶霸除灭。

注释
这个剧本经苏连汉先生协助校正。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集:郝寿臣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8.1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二解差同上。)

解差甲  (念)     奉命差遣,槪不由己。

     (白)     伙计请啦!

解差乙  (白)     请啦!

解差甲  (白)     你我奉了上司之命,解押三位王爷,发配湖北。天不早啦,请出三位王爷,咱们该趱路啦。

             有请三位王爷!

姚刚   (内白)    嗯哼!

(姚刚、马清、杜明同上。)
马清、

杜明、  (同念)    御街闯下祸,

姚刚   (念)     发配受折磨。

解差甲、

解差乙  (同白)    参见三位王爷!

姚刚、
马清、

杜明   (同白)    罢了。请出三位王爷何事?

解差甲  (白)     天不早啦,请三位王爷趱路。

姚刚   (白)     天早住在哪里?天晚住在哪里?

解差甲  (白)     天早住在十里堡,天晚住在黄土冈。

姚刚   (白)     店钱呢?

解差甲  (白)     开付过了。

姚刚   (白)     好。趱行!

马清、

杜明   (同唱)    昏王无道江山掌,

             信宠奸佞乱朝纲。

姚刚   (白)     二位贤弟!

     (唱)     咱父保汉忠良将,

             怎奈围困在番邦。

             豪杰领兵把贼挡,

             只杀得番王拱手降。

             万岁皇爷龙恩降,

             封俺一字平南王。

             跨马游街精神爽,

             偶遇见郭荣老贼站道旁。

             他拿恶言来冲撞,

             剑劈老贼一命亡。

             西宫娘娘本奏上,

             万岁传旨宣姚刚。

             遵旨就把金殿上,

             抬头见父泪汪狂。

             忍痛吿别把马上,

             宛子城保定了殿下刘庄。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孟强、薛霸同上。)

孟强   (唱)     京中奉了老王命,

薛霸   (唱)     保护少主走一程。

孟强   (白)     俺、孟强。

薛霸   (白)     薛霸。

孟强   (白)     你我奉了老王之命,保护三位少王爷。就此马上加鞭!

     (唱)     催马加鞭往前进,

薛霸   (唱)     见了少王说分明。

(孟强、薛霸同下。)

【第三场】

(黄飞刚上,愣儿暗上。)

黄飞刚  (数板)    学习拳棒手段高,横行乡里逞英豪;四两半斤凭我给,谁人不知黄一刀!

     (念)     英雄无人比,两膀千斤力。霸占房粮地,抢夺美貌妻。

     (白)     俺、黄飞刚。大哥飞龙,二哥飞信,俱做绿林中的买卖。我夫妻二人就在这黄士冈开了一座肉铺。我一家养猪,大家轮流送食供养。哪家送食不到,我妻子找上门去,轻者是打,重者放火烧房。

愣儿   (白)     那也不是吹。

黄飞刚  (白)     这且不言。我大哥、二哥在万全山,许久无有音信。我有意前去寻找,只是铺中之事无人照管,不免将妻子唤出商议商议。

             愣儿,有请大奶奶!

愣儿   (白)     有请大奶奶!

黄妻   (内白)    啊哈!

(黄妻上。)

黄妻   (念)     夫妻霸占黄土冈,谁人不知母阎王!

黄飞刚  (白)     请坐。

黄妻   (白)     有坐。将为妻唤出,有何话讲?

黄飞刚  (白)     二位兄长许久无有音信,我意欲前去寻找,只是铺中之事无人照管。

黄妻   (白)     大郞但放宽心,家中之事,有为妻照管,料也无妨。但不知几时起程?

黄飞刚  (白)     我这就走。

黄妻   (白)     愣儿,备马去。

黄飞刚  (白)     带马。请!

(黄飞刚下。)

黄妻   (白)     愣儿,咱们猪食今儿该谁送啦?

愣儿   (白)     待我算算:张家、李家、赵家……唉,今天是开店的刘老头儿。

黄妻   (白)     他怎不给送来呀?

愣儿   (白)     大奶奶不去,他不给。

黄妻   (白)     找他去!

愣儿   (白)     好,找找这个刘老头去。

(黄妻、愣儿同下。)

【第四场】

姚刚   (内唱)    暑热炎天似火烧,

(姚刚、马清、社明、解差甲、解差乙同上。)

姚刚   (唱)     浑身上下汗滔滔。

二解差  (同白)    天不早啦,三位王爷,咱们该打店啦。

姚刚   (白)     向前打店!

二解差  (同白)    是。

             店家!

(刘老头上。)

刘老头  (念)     开的是店,卖的是饭。

(刘老头开门。)

刘老头  (白)     原来是二位上差。敢是投宿么?

二解差  (同白)    可有上房?

刘老头  (白)     有上房。

二解差  (同白)    回禀三位王爷,有上房。

姚刚   (白)     打进去!

刘老头  (白)     二位上差,敢莫是三个强盗?

二解差  (同白)    不要胡说,此乃三位王爷,还不向前见礼!

刘老头  (白)     参见三位王爷!

姚刚   (白)     罢了,起过一旁。

(孟强、薜霸同上。)

孟强   (白)     店家!

刘老头  (白)     敢是投宿的?

孟强   (白)     可有上房?

刘老头  (白)     上房被三位王爷占去了。

孟强   (白)     王爷在此。将马带过。

             参见三位王爷!

姚刚   (白)     罢了。你二人到此何事?

孟强   (白)     奉了老王爷之命,保护三位少王爷。

姚刚   (白)     二位贤弟,还是你我老爹爹惦念你我。

马清、

杜明   (同白)    惦念你我。

姚刚   (白)     家将叫他们把刑具去掉!

二解差  (同白)    是。

(二解差同去锁链。)

姚刚   (白)     店家,你们这里可有什么吃食?

刘老头  (白)     我们这里有小米饭、窝窝头、拌豇豆加香油。

姚刚   (白)     俱都不好。可有上等饭食?

刘老头  (白)     我们这里有米星巴拉疙疸汤。

姚刚   (白)     咦,二位贤弟,你我弟兄每日在朝,未曾吃过什么米星巴拉疙疸汤。

马清、

杜明   (同白)    倒要尝上一尝。

             店家,多做疙疸汤!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黄妻、愣儿同上。)

黄妻   (白)     叫他去!

愣儿   (白)     刘老头儿!

(刘老头上。)

刘老头  (白)     参见大奶奶!

黄妻   (白)     罢了。我问你买卖好不好?

刘老头  (白)     倒也不错。

黄妻   (白)     真个的猪食该谁送啦?

刘老头  (白)     待我想一想。该小老儿送了。

黄妻   (白)     为什么还不送去?

刘老头  (白)     只因店中来了三位王爷,把此事忘怀了。

愣儿   (白)     大奶奶,他拿王爷吓唬咱们。

黄妻   (白)     拿王爷吓唬我?愣儿,噍噍他们后头有什么没有?

愣儿   (白)     我看看去。

             大奶奶,他们后头有热气腾腾的一锅疙疸汤。

黄妻   (白)     喂猪肥不肥?

愣儿   (白)     肥。

黄妻   (白)     好,都拿了走。

刘老头  (白)     使不得。

黄妻   (白)     给脸不要脸!

(黄妻、愣儿同下。)

【第六场】

(二解差同上。)

二解差  (同白)    店家,王爷问你哪,疙疸汤作熟了没有哪?

(刘老头上。)

刘老头  (白)     疙疸汤将将做熟,又被我们这里恶霸抢了去了。

二解差  (同白)    你瞧,你这乱儿闹得可不小。

姚刚   (内白)    店家!

(姚刚、马清、杜明、薛霸、盂强同上。)

姚刚   (白)     店家,这般时候疙疸汤还未曾做熟,敢是轻慢你三位王爷不成么!

刘老头  (白)     哎呀王爷呀!疙疸汤将将作熟,又被我们这里恶霸抢了去了。

姚刚   (白)     啊!那恶霸姓字名谁?

刘老头  (白)     王爷请坐在椅儿上,细听小老儿说端详。

姚刚   (白)     慢慢讲来!

刘老头  (白)     我们这里名叫黄土冈,有一个恶霸名叫黄飞刚。

姚刚   (白)     呕,黄飞刚!

刘老头  (白)     他有两个兄长:一名黄飞龙,一名黄飞信。弟兄三人惯作绿林打抢。

姚刚   (白)     是个强盗。

刘老头  (白)     他有一个妻子名叫母老虎。

姚刚   (白)     呕,母老虎!

刘老头  (白)     他家养猪,我们合村轮流供养。那家送食不到,轻者是打……

姚刚   (白)     呕,轻者是打,这重呢?

刘老头  (白)     哎呀王爷啊!他就放火烧房。

姚刚   (白)     哇呀!二位贤弟,此处有这等恶霸,待俺去会他一会。

孟强   (白)     老王曾经嘱咐:一路之上,不要闯祸;如再闯祸,岂不罪上加罪!

姚刚   (白)     嗯,只是便宜了这个王八日的。

             店家,你再做疙疸汤。

刘老头  (白)     是。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黄飞龙、黄飞信同上。)

黄飞龙  (唱)     身在绿林江湖上,

黄飞信  (唱)     打劫过客与行商。

黄飞龙  (白)     俺、黄飞龙。

黄飞信  (白)     黄飞信。

黄飞龙  (白)     贤弟请了!只因三弟去到万全山,看望你我,请你我弟兄回家。看天色不早,不免马上加鞭。

     (唱))    马加鞭往前闯,

黄飞信  (唱)     见了三弟说端详。

(黄飞龙、黄飞信同下。)

【第八场】

(姚刚上。)

姚刚   (白)     嘿!听店家之言,我这心中恶气难消,我不免寻找恶霸。

             店家!

(刘老头上。)

刘老头  (白)     来了。王爷呼唤何事?

姚刚   (白)     你方才言道,那个恶霸,他住在哪里?

刘老头  (白)     就在前面黄土冈。

姚刚   (白)     他门前可有什么招牌?

刘老头  (白)     他门前有一招牌,有三个大字。

姚刚   (白)     哪三个大宇?

刘老头  (白)     “黄一刀”。

姚刚   (白)     何为“黄一刀”?

刘老头  (白)     不论哪家买肉,十斤八斤,就是这一刀。

姚刚   (白)     有多重?

刘老头  (白)     不过是拉拉的四两。

姚刚   (白)     咦,这可称得起恶霸!你这里可有秤?

刘老头  (白)     有。

姚刚   (白)     取来!

(姚刚拿。)

姚刚   (白)     这砣小了。

刘老头  (白)     我们这里有约煤的大砣。

姚刚   (白)     取来!

刘老头  (白)     是。王爷请看!

姚刚   (白)     这个家伙倒也称手。我走啦!

刘老头  (白)     哪里去?

姚刚   (白)     我会那恶霸去。

刘老头  (白)     那二位王爷要问?

姚刚   (白)     你就说我拉屎去啦。

(姚刚下。)

刘老头  (白)     哎呀,恶霸呀恶霸,管叫你明枪容易躱,暗箭最难防。哈哈哈,岔了气了!

(刘老头下。)

【第九场】

(黄妻、愣儿同上。黄飞刚上。)

黄妻   (白)     大郎回来啦!

黄飞刚  (白)     回来啦。坐着,坐着。

愣儿   (白)     大爷回来了!

黄飞刚  (白)     回来了。

黄妻   (白)     可曾见着二位兄长?

黄飞刚  (白)     见着啦,不久就要回来了。

黄妻   (白)     愣儿,挑幌子做买卖!

黄飞刚  (白)     慢着,慢着。是我昨晚夜宿旅店,三更时分,偶得一梦:我身上背着一张鼓,从南来一黑汉,在我脊背上打鼓。

黄妻   (白)     想是大郎声名在外。

黄飞刚  (白)     不错,声名在外。

愣儿   (白)     不对,大爷昨夜晚上,偶得一梦,你身上背着一张鼓,从南来了一个黑汉,在你脊背上打鼓。那不是打鼓。

黄飞刚  (白)     那是干什么?

愣儿   (白)     那是打你皮肉筋骨。

黄飞刚  (白)     你这是胡说八道,我在底下还唱哪!

愣儿   (白)     你哪是唱!你哪是唱!

黄飞刚  (白)     不是唱是干什么?

愣儿   (白)     那是打得你出了声儿啦。

黄飞刚  (白)     想这黄土冈一带,我不欺压于人,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黄妻   (白)     有道是梦中之事,不可深信。

黄飞刚  (白)     愣儿,挑幌子做买卖!

愣儿   (白)     是。挑幌子做买卖!

(买肉甲、买肉乙、买肉丙、买肉丁同上,买肉。买肉甲、买肉乙、买肉丙同买肉,同下。)

买肉丁  (白)     你怎么给这么点呀?再给添点吧!

愣儿   (白)     莫麻烦。

买肉丁  (白)     你给我饶点骨头。

愣儿   (白)     你要骨头是怎么着?我拿刀砍你!

(急急风牌。姚刚上,挡。买肉丁下。)

愣儿   (白)     大爷,你干什么的?

姚刚   (白)     咱是打肉的。

愣儿   (白)     大爷,买肉的受听。

姚刚   (白)     打肉的。

愣儿   (白)     还是买肉的受听。

姚刚   (白)     俺偏说是打肉的。

黄飞刚  (白)     愣儿,打肉的就打肉的。

愣儿   (白)     是。打肉的就打肉的。你要多少?

姚刚   (白)     有多少要多少。

愣儿   (白)     好。有了包沿的了,我拿秤去。

姚刚   (白)     回来。我有。

愣儿   (白)     有秤没砣。

姚刚   (白)     这不是砣。

愣儿   (白)     小秤大砣。

姚刚   (白)     这是准斤十六两的公道秤。

愣儿   (白)     公道秤?你要是公道秤,我是个驴驹子。

姚刚   (白)     拿肉去吧,小子!

愣儿   (白)     肉来了,肉来了!

姚刚   (白)     挂上!

愣儿   (白)     挂上。

姚刚   (白)     可还有肉?

愣儿   (白)     有肉,有肉。

姚刚   (白)     拿去!

愣儿   (白)     拿肉去,拿肉去。肉来了,肉来了,五花三层。

姚刚   (白)     挂上!

愣儿   (白)     挂上。

姚刚   (白)     拿去!

愣儿   (白)     有肉,有肉!大爷,你贵姓?

姚刚   (白)     你管我哪!

愣儿   (白)     买卖人得和气。

姚刚   (白)     你不用和气。挂上!

愣儿   (白)     大爷够不够?

姚刚   (白)     不够。拿去!

愣儿   (白)     有肉,有肉!大爷你看这是七星九子?

姚刚   (白)     说肘子!

愣儿   (白)     七星九子。

姚刚   (白)     你说肘子!

愣儿   (白)     九子。

(姚刚打愣儿。)

愣儿   (白)     肘子。

姚刚   (白)     你怎么说上来了?

愣子   (白)     你打我么!

姚刚   (白)     挂上!

愣儿   (白)     够不够?

姚刚   (白)     不够。拿去!

愣儿   (白)     肉来了,肉来了!大爷,好大的居头。

姚刚   (白)     什么?

愣儿   (白)     好大的居头。

姚刚   (白)     说猪头!

愣儿   (白)     居头。

姚刚   (白)     你说猪头!

愣儿   (白)     好大居头。

姚刚   (白)     呸!

(姚刚作打。)

愣儿   (白)     猪头。

姚刚   (白)     你怎么说上来了?

愣儿   (白)     你又要打我么!大爷够不够?

姚刚   (白)     还有没有?

愣儿   (白)     没有了。大爷你约约。

(愣儿捡秤砣。)

愣儿   (白)     大爷你约吧,总有八百多斤。

姚刚   (白)     有一得一。

愣儿   (白)     是。有一得一,多少?

姚刚   (白)     无非是拉拉儿的四两。

愣儿   (白)     哎呀,我可担不住劲儿啦。

             大爷,咱这一杠肉,被他约了拉拉儿四两。

黄飞刚  (白)     怎么着,我这一杠肉被他约了拉拉儿的四两吗?我去问他。

             那一黑汉,我一杠肉被你约了多少?

姚刚   (白)     拉拉儿的四两。

黄飞刚  (白)     你说四两,就四两。

姚刚   (白)     四两!

黄飞刚  (白)     四两。

姚刚   (白)     四两!

黄飞刚  (白)     愣儿,就算他四两。

姚刚   (白)     这一杠肉被俺约了四两,他就算四两。这算什么恶霸!

愣儿   (白)     一杠肉被他约了四两就算四两;我们大爷今儿是怎么啦!

姚刚   (白)     那小子给我滚回来!

愣儿   (白)     叫我滚过去,买卖人和气,滚过去就滚过去。

             干什么?

姚刚   (白)     大爷出来慌疏,未曾带着银钱,与俺大爷写账。

愣儿   (白)     写账?我更担不住劲。

             大爷,咱这一杠肉被他约了拉拉儿四两,这黑汉没钱要写账。

黄飞刚  (白)     怎么着,我一杠肉被他约了拉拉儿四两就算四两,我跟他人生面不熟,他还要写账?这真是太岁头上动土,我去问他。

             唗!那一黑汉,我这一杠肉被你约了四两就算四两,我与你人生面不熟,你还要写账?

姚刚   (白)     俺要写账。

黄飞刚  (白)     就凭你?

姚刚   (白)     就凭咱!

黄飞刚  (白)     愣儿,给他写上!

姚刚   (白)     啊!一杠肉被咱约了四雨,咱要写账,他就与俺写胀,这算什么恶霸!莫非我上了店家的当了?

             那小子,爬过来!

愣儿   (白)     你叫我爬过去?买卖人得和气,咱就爬过去。

             大爷,干什么?

姚刚   (白)     肉多难拿,你与俺送了回去!

愣儿   (白)     柜上没人。

姚刚   (白)     身后何人?

愣儿   (白)     那是我们大奶奶。

姚刚   (白)     教她与俺背了冋去!

黄飞刚、

黄妻   (同白)    愣儿,他说什么?

愣儿   (白)     他教大奶奶给他背肉。

黄飞刚、

黄妻   (同白)    这小子不说理。打!

(姚刚打愣儿,愣儿带刀下。黄飞刚、黄妻同败下。姚刚追下。愣儿上。)

愣儿   (白)     伙计们,打呀!打……

(姚刚开荡接攒,砍萝卜头。黄飞刚上。一漫头,两漫头,往里一盖,卸掉黄飞刚刀,揪住打脑袋。黄飞败下,姚刚追下。)

【第十场】

(二解差同上。)

二解差  (同白)    店家!

(刘老头上。)

刘老头  (白)     什么事?

二解差  (同白)    大王爷哪里去了?

刘老头  (白)     会那恶霸去了。

(杜明、马清、孟强、薛霸同上。)
杜明、

马清   (同白)    大王爷娜里去7?

二解差  (同白)    会那恶霸去了。

杜明、

马清   (同白)    你我迎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黄飞龙、黄飞信同上。)
黄飞龙、

黄飞信  (同白)    哪里人声呐喊,登髙一望!

(黄飞刚、黄妻同上。)
黄飞龙、

黄飞信  (同白)    三弟怎么样了?

黄飞刚  (白)     我被人打啦!

黄飞龙、

黄飞信  (同白)    闪过一旁,待我弟兄迎上前去!

(姚刚上,打屁股。杜明、马清同上,同亮相,同起打。姚刚杀死黄飞刚、黄飞龙、黄飞信、黄妻。二解差同上。)

姚刚   (白)     此地什么所在?

二解差  (同白)    黄土冈。

姚刚   (白)     黄土冈改名恶虎庄。趱行!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096 ┊ 字数:6587 ┊ 最后更新:2011年12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