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恶虎庄》(一名:《黄一刀》;一名:《姚二楞买肉》)

主要角色
姚刚:净
黄飞刚:武丑
马青:副净
杜明:武生
黄妻:武旦
楞儿:丑
刘老汉:外

情节
有姚刚者,字霸林,性躁善怒,膂力绝大,有万夫莫敌之概。同母弟二人雄武相并于乃兄,所以气味相投,平居允称和睦,亦趋亦步,习以为常。姚刚之父有开疆拓土之军功,朝廷加以殊礼,锡爵王位,宠遇既优且渥。姚刚兄弟三人享荫下之福,优游京师好为驰马试剑之事,虽属豪华公子,亦常自负为英雄,故其嫉恶如仇,视为固然。朝中郭太师,擅作威福,咄咄逼人,平素所恶其奸者因一言之龃龉,姚刚则杀机动,而郭太师则老命亡矣。朝廷赫然震怒,以擅杀大臣之罪,欲正以国法。姑念鞍马功高,爰从末减,发配烟瘴地方为军犯,即日押解前往。兄弟三人,一同趱路,经过黄土岗,打尖过夜。至旅馆中与小二闲谈,述及有黄飞刚,拆号“黄一刀”。开设肉铺于岗上,黄飞龙、黄飞信两弟均属横行不法,霸占一方,且犯抢掠情事。所养之猪,硬派邻里轮流喂食,稍不如意,辄放火烧房屋。此地因之改名为恶虎庄,实属不堪受累。姚刚闻言,勃然大怒。誓必杀此恶霸。竟刻不容缓即欲往除民害。经两弟竭力阻止。不料一转瞬间独自一人前去寻觅黄姓肉铺,借买肉作进身之阶,铺伙二楞见其再三挑剔,知为寻隙而来。即黄飞刚虽狠戾,一望姚刚之雄纠纠气昂昂,亦自知不敌,不敢与较,极力张罗。姚刚几乎忿无可泄。猝观黄妻在旁,使之运送货物,以激其怒,黄妻果然不能忍耐,遂动手殴打。黄飞刚之两弟到场帮助,而姚刚之两弟,亦同时赶来。姚刚夺得二楞手中之刀,将其合家杀死云。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黄一刀》(根据《京剧汇编》第九集:郝寿臣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姚刚、马青、杜明、二解差同上。)

姚刚   (西皮摇板)  弟兄催马往前进,

马青、

杜明   (同西皮摇板) 好似猛虎下山林。

姚刚   (白)     二位贤弟,你我弟兄自离京都,行了许多日期,尚不知还有多远路。一路之上倒看了些山林美景。只是天气炎热,你我就此缓缓而行便了。

马青、

杜明   (同白)    请呐!

     (同西皮摇板) 三人加鞭往前闯,

(马青、杜明、二解差同下。)

姚刚   (西皮流水板) 姚霸林马上自参详:

             我父在朝把国掌,

             赤胆忠心保家邦。

             鞍马劳顿功劳广,

             东挡西杀、南征北战、马不停蹄、昼夜杀砍,才得封了一字并肩王。

             我跨马游街精神爽,

             谁人不知我姚刚。

             只因为郭老太师将我挡,

             怒恼了豪杰剑劈老贼一命亡。

             万岁爷念我功劳广,

             因此发配在鬼神庄。

             加鞭催马往前闯,

     (西皮摇板)  宛子城保定了殿下刘壮。

(姚刚下。)

【第二场】

黄飞刚  (内白)    呀哈!

(黄飞刚上。)

黄飞刚  (念)     自幼生来武艺高,杀人放火逞英豪。开座肉铺生意好,谁人不知黄一刀。

     (白)     在下黄飞刚,在这黄土岗上开了一座肉铺。所养之猪,俱叫这庄上的人供给喂养,按日轮派。如有一家供给不到,轻者是打,重者我就烧房。因此就将这庄名改作恶虎庄。这且不提。只因我二弟名叫飞龙,三弟名叫飞信,每日在外做些绿林的生意,现已去了多日,为何不见回来。待我上街上溜达溜达。正是:

     (念)     群羊难惹出山虎,强龙不压地头蛇。

(黄飞刚下。)

【第三场】

(黄飞龙、黄飞信同上。)
黄飞龙、

黄飞信  (同白)    俺,

黄飞龙  (白)     黄飞龙。

黄飞信  (白)     黄飞信。

黄飞龙  (白)     贤弟,你我兄弟此番掠抢,无有什么上等的生意,天气炎热,你我暂且归家你看如何?

黄飞信  (白)     二哥言之有理。就此前往。

(黄飞龙、黄飞信同下。)

【第四场】

(二解差、杜明、马青、姚刚同上。)

姚刚   (白)     此处有一小店,你我弟兄就在此地安歇了吧。

马青、

杜明   (同白)    但凭大哥。

姚刚   (白)     公差,

解差甲  (白)     有。

姚刚   (白)     前去打店。

解差甲  (白)     是。

             嘿!店家哪里?

(刘老汉上。)

刘老汉  (白)     来了。

解差甲  (白)     你这儿可有干净的上房?

刘老汉  (白)     有。

姚刚、
马青、

杜明   (同白)    将马带进去。

刘老汉  (白)     是。

解差甲  (白)     上面乃是朝中三位王爷。只因犯罪,发配他乡。还不上前叩头。

刘老汉  (白)     是。

             三位王爷,小老儿不知呀,小老儿与三位王爷叩头了!

姚刚   (白)     罢了。

刘老汉  (白)     三位王爷用些什么酒饭?

姚刚   (白)     天气炎热,我等俱不用酒。但不知你这里都有什么吃食?

刘老汉  (白)     启王爷:我们这里俱是些粗俗吃食,无非是豆腐菠菜、冬瓜青韭、芝麻酱拌豇豆、小米面窝窝头。

姚刚   (白)     好好。这些俱好,与我多做。

刘老汉  (白)     遵命。

姚刚   (白)     二位贤弟,你我一路行来,用的无非俱是这些东西。

刘老汉  (白)     菜饭到。

(众人同吃。)

姚刚   (白)     店家,这些东西均不能下咽,你们这里可有什么汤汤水水?

刘老汉  (白)     我们这里有的是八啦米星疙瘩汤。

姚刚   (白)     二位贤弟,你我在朝山珍海味俱已尝过,从未吃过什么八啦米星疙瘩汤。

马青、

杜明   (同白)    正是。

姚刚   (白)     店家,你就与我快快地多做。

刘老汉  (白)     遵命。

(刘老汉下。)

姚刚   (白)     二位贤弟,也不知什么叫做八啦米星疙瘩汤?

(刘老汉上。)

刘老汉  (白)     启禀三位王爷:这疙瘩汤吃不成了。

姚刚   (白)     为何?

刘老汉  (白)     只因本地有一黄一刀,因我家未曾供给他家牲口,竟将疙瘩汤抢了去了。

姚刚   (白)     呀,黄一刀,他是何人?

刘老汉  (白)     三位王爷稳坐在椅儿上,细听小老儿说端详:此地名叫作黄土岗,有一恶霸名叫黄飞刚。他二弟黄飞龙,三弟黄飞信,俱在外面掠抢。他在此地开了一座肉铺,所养的牲口,均叫各家替他喂养,有一家供给不到,这轻者是打——

姚刚   (白)     这重呢?

刘老汉  (白)     这重者定要烧房!

姚刚   (白)     哇呀呀呀呀呀呀!

(姚刚推翻桌子。)

姚刚   (白)     待我上前去会他一会!

马青、

杜明   (同白)    二哥,想我等皆因情性不好,打死人命,才落得发配充军。你我万万不可再闯祸了!

姚刚   (白)     只是我这怒气难忍。

             店家,再与我做疙瘩汤。

刘老汉  (白)     遵命。

(刘老汉下。)
马青、

杜明   (同白)    二哥,请到后面一叙。

(马青、杜明、姚刚同下。姚刚上。)

姚刚   (白)     听店家之言,此地出此恶霸,叫我怎能吞吃得下。

             店家,店家快来!

(刘老汉上。)

刘老汉  (白)     参见王爷。

姚刚   (白)     罢了。我且问你,此处可有秤么?

刘老汉  (白)     有的。

姚恂   (白)     快去取来。

刘老汉  (白)     王爷,看这杆秤可能用得?

姚刚   (白)     使得。只是一件,这秤锤太小了,你与我换一个大的来。

刘老汉  (白)     现有一个,未免太大了。

姚刚   (白)     好,不大。我且问你,方才你说那黄一刀住在何处?

刘老汉  (白)     就在这十字街前。

姚刚   (白)     我知道了。少时二位王爷要是问我,你就说我拉屎去啦。你回避了。

(刘老汉下。姚刚下。)

【第五场】

(黄妻、黄飞刚同上。)

黄飞刚  (念)     霸占黄土岗,

黄妻   (念)     夫妻逞刚强。

黄飞刚  (白)     昨夜三更时分,连得三梦,甚是不祥。

黄妻   (白)     但不知所作何梦?

黄飞刚  (白)     第一梦,梦见三个大汉,来到我家。

(楞儿暗上。)

黄飞刚  (白)     不知吉凶如何?

黄妻   (白)     此乃是三财进门,要主发财。

楞儿   (白)     不祥之兆。此乃是三煞临头!

黄飞刚  (白)     第二梦,梦见水罐子里头有许多苍蝇。

黄妻   (白)     此乃是金银满贯,要主发财。

楞儿   (白)     我看怕是恶贯满盈啦吧?

黄妻   (白)     别胡说啦!

黄飞刚  (白)     第三梦,梦见大火把楼全烧啦。一会儿成了平地。

黄妻   (白)     这更是要发财啦!俗语说,火烧旺地嘛!

楞儿   (白)     不是的,不是的。我看怕是一败涂地吧。

黄飞刚  (白)     闲话少说,楞儿挂幌子,做买卖要紧。

楞儿   (白)     做买卖。

(众人同上买肉。)

楞儿   (白)     给你这一块,给你这一块,去吧。

(姚刚上。)

姚刚   (白)     走呀!

             到啦,就是这儿。不错。

             来,与我拿肉来呀!

楞儿   (白)     我说大爷,你也是割肉的吗?

姚刚   (白)     正是买肉的。

楞儿   (白)     你要多少?

姚刚   (白)     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楞儿   (白)     好了,好了,有了包圆儿的了。你看这两大块臀尖好不好?

姚刚   (白)     待我上秤称称。不行,打不住秤锤,再去拿来。

楞儿   (白)     有的是肉。你看这两个九子,好不好?

姚刚   (白)     什么叫做九子?你说肘子!

楞儿   (白)     九子!

姚刚   (白)     肘子!

楞儿   (白)     九子!

姚刚   (白)     你要真不会说,你是个王八蛋。

楞儿   (白)     肘子。

姚刚   (白)     这不结了吗。不行,还不够。

楞儿   (白)     不够再有两个猪头。

姚刚   (白)     将就算够了吧。

楞儿   (白)     大爷,你称的有多少斤?

姚刚   (白)     不过是拉拉的四两!

楞儿   (白)     怎么着?一杠子肉都拿了去,你说是四两?这我可是作不了主。

             我启禀大爷:今个来了一个黑大汉子来买肉,一杠子肉都给他啦,他说是只有拉拉的四两。

黄飞刚  (白)     怎么,一杠子肉,他说只算四两?待我去会他。

             我说那一汉子,我一杠子肉,你全拿了去,你怎么只算四两?

姚刚   (白)     四两。

黄飞刚  (白)     四两,就算他四两。

楞儿   (白)     好,你结钱吧。

姚刚   (白)     你与我上了帐吧。

楞儿   (白)     我们不认识你,不能写帐。

姚刚   (白)     一定要写帐。

楞儿   (白)     启大爷:他还要写帐。

黄飞刚  (白)     怎么,你还要写帐吗?

姚刚   (白)     要写帐。

黄飞刚  (白)     楞儿你就与他写上。

楞儿   (白)     给你写上啦。

姚刚   (白)     你与我送了去。

楞儿   (白)     我们铺子里没有人。

姚刚   (白)     你身后那一妇人,她是谁?

楞儿   (白)     那是我们大奶奶。

姚刚   (白)     就叫她与我送了去。

黄飞刚  (白)     你真是太岁头上动土,你招打!

(姚刚、黄飞刚同起打,楞儿持刀砍姚刚,姚刚夺刀砍楞儿肩膀,出彩,楞儿下。姚刚追下。黄飞龙、黄飞信同上,与黄飞刚相遇。)

黄妻   (白)     二位兄弟,来得正好。适才来一黑大汉子,武艺高强。

黄飞龙、

黄飞信  (同白)    打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六场】

(马青、杜明上。刘老汉上。)
马青、

杜明   (同白)    店家,二王爷那里去了?

刘老汉  (白)     适才王爷与小人要了一杆小秤,拿了一个大秤锤,不知往哪里去了。

马青   (白)     想是找那黄一刀去了。你我一同赶上前去。

(黄飞刚、黄飞龙、黄飞信、楞儿、黄妻同上,姚刚上。姚刚、马青、杜明同打死黄飞龙、黄飞信、黄飞刚、楞儿、黄妻。)

姚刚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253 ┊ 字数:4245 ┊ 最后更新:2005年04月1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