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米注山》(一名:《付剑印》)

主要角色
楚庄王:老生
斗越椒:净
公子茷:武生
斗贲凰:净

情节
春秋时代,楚庄王兴兵伐郑,派斗越椒为帅,公子茷为副。斗越椒和公子茷素有间隙。公子茷争功先行,被郑将公子坚围困在米注山;斗越椒按兵不动,公子茷跳涧自杀。回师后,楚庄王怒责越椒,摘取他的司马剑印,交蔿贾执掌。陆国犯境,楚庄王亲自出征,命蔿贾留守,防备斗越椒叛乱。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米注山》【头、二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米注山》【三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平陆浑》(根据《京剧汇编》第一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米注山》【四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清河桥》(根据《京剧汇编》第一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3.9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蔿贾、苏从、潘尪、乐伯同上。)

蔿贾   (点绛唇牌)  鹄立朝班,

苏从   (点绛唇牌)  景阳催赞,

潘尪   (点绛唇牌)  五更寒,

乐伯   (点绛唇牌)  待漏声残,

蔿贾、
苏从、
潘尪、

乐伯   (同点绛唇牌) 共祝升平灿。

蔿贾   (白)     上大夫蔿贾。

苏从   (白)     下大夫苏从。

潘尪   (白)     右将军潘尪。

乐伯   (白)     谏议乐伯。

蔿贾   (白)     列位请了!大王今日登殿,我等分班伺候。

苏从、
潘尪、

乐伯   (同白)    请!

(小吹打。四值殿、四太监、大太监引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  (引子)    尧舜有道称圣君,河清海晏庆升平。

(楚庄王入座。蔿贾、苏从、潘尪、乐伯同叩参。)
蔿贾、
苏从、
潘尪、

乐伯   (同白)    臣等见驾,愿大王千岁!

楚庄王  (白)     平身。

蔿贾、
苏从、
潘尪、

乐伯   (同白)    千千岁!

楚庄王  (念)     三年号令从未申,每日宫中饮杯巡。凡鸟伏翅虽不展,飞则冲天也惊人。

     (白)     孤,楚庄王。承先祖宏图,嗣膺大宝。只因先君穆王,征伐郑邦,中途得病而回,不幸身故,因此众卿扶孤登基。嗣位以来,号令不申,日事田猎,夜事笙歌。自被大夫苏从谏奏,乃绝钟鼓之欢,重修朝纲大典。

             众卿!

蔿贾、
苏从、
潘尪、

乐伯   (同白)    臣。

楚庄王  (白)     寡人意欲兴兵伐郑,以报先王之仇。众卿意见如何?

蔿贾   (白)     吾主欲报先王之仇,此乃人伦大义,并非妄动刀兵;正当兴师,胡为不可!

苏从   (白)     大王此番兴兵,非比寻常,只因我军三载未动,兵将懈弛,须得智勇之将统领,训练士卒,操演战法,方可兴师。

潘尪   (白)     苏大夫言得极是。大王度量哪位大臣可能担此重任,为帅伐郑,方能一战成功?

乐伯   (白)     臣启大王:今有斗司马智勇双全,而且深知郑情,并谙地理,担此重任,必然成功。望主详察!

楚庄王  (白)     卿家之言,正合孤意。与孤传旨,宣斗越椒上殿!

乐伯   (白)     领旨。

             大王有旨:宣大司马斗越椒上殿!

斗越椒  (内白)    领旨。

(斗越椒上。)

斗越椒  (念)     世代簪缨蒙君宠,权倾满朝第一功。

     (白)     臣,大司马斗越椒见驾,愿大王千岁!

楚庄王  (白)     平身。

斗越椒  (白)     千千岁!

楚庄王  (白)     赐座。

斗越椒  (白)     谢座。大王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楚庄王  (白)     孤为先君之仇至今未报,命卿家统领人马伐郑。卿家可能当此重任?

斗越椒  (白)     臣斗氏三代辅楚,多蒙荫庇,君恩浩荡,敢不尽心竭力!但不知命何臣为副帅?

楚庄王  (白)     孤二弟公子茷英勇驰名,可为副帅,与卿同伐郑邦!

斗越椒  (白)     臣启大王:二千岁英雄盖世,可以去得。只是二千岁性情高傲,军戒严整,不当以徇人情,恐有不便。

楚庄王  (白)     卿家遇事共同商议,必然成功。孤先赐卿兵符剑印,一应大小将官不遵者以军法施行。即日兴兵。听孤旨下!

     (唱)     孤王金殿把旨传,

             斗卿进前听孤言:

             但愿得此去把贼扫,

             旗开得胜转回还。

斗越椒  (白)     领旨!

     (唱)     辞别大王下殿口,

             背转身来喜心头。

             忠心耿耿答高厚,

             扫平贼寇保龙楼。

(斗越椒下。)

楚庄王  (唱)     孤王金殿把旨降,

             御弟上殿作商量。

     (白)     众卿,宣公子茷上殿!

苏从   (白)     领旨。

             大王有旨:宣公子茷上殿!

公子茷  (内白)    领旨!

(公子茷上。)

公子茷  (念)     纬地经天雄心壮,弓马娴熟膂力强。

     (白)     臣公子茷见驾,愿兄王千岁!

楚庄王  (白)     御弟平身。

公子茷  (白)     千千岁!兄王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楚庄王  (白)     孤命斗越椒统领大兵伐郑,以报先王之仇。命二弟为副帅先行,遇事共同商议。御弟意下如何?

公子茷  (白)     自古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小弟早有伐郑之心,既有兄长严命,纵死何憾!

楚庄王  (白)     御弟此去必然马到成功。听孤旨下!

     (唱)     御弟此去心拿稳,

             鞍前马后要小心。

             令军前去把贼镇,

             凌烟阁上标美名。

公子茷  (白)     兄王!

     (唱)     只为先王旧仇恨,

             要把郑国一扫平。

             辞别大王下龙廷,

             血战沙场哪得安宁!

(公子茷下。)

楚庄王  (唱)     众将俱已下龙廷,

             不由孤王喜在心。

             此去狼烟俱扫净,

             孤王才得太平春。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茷妻上。)

茷妻   (念)     身受皇恩眷,同沾雨露恩。

公子茷  (内白)    回府!

(四龙套引公子茷同上。茷妻接入,行礼,坐。)

茷妻   (白)     兄王宣你,有何旨意?

公子茷  (白)     夫人哪里知道!兄王兴兵伐郑,命斗越椒挂帅,下官以为前站先行。我与斗越椒素有仇恨,到了阵前,难免他以公报私。

茷妻   (白)     老爷不必过虑。此番到了阵前,见机而行就是。后面披挂,待妾身替老爷点动人马。

公子茷  (白)     有劳夫人!正是:

     (念)     青龙背上屯军马,

(公子茷下。)

茷妻   (念)     白虎堂前点雄兵。

(家院暗上。)

茷妻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茷妻   (白)     传令下去,大小将官,全身披挂,二堂听点!

家院   (白)     是。

             下面听者:夫人有令:大小将官,全身披挂,二堂听点!

四将   (内同白)   啊!

(四将软靠随四下手同上。)

四将   (同白)    参见夫人。

茷妻   (白)     站立两厢!

四将   (同白)    啊!

茷妻   (二黄导板)  在二堂传将令前去伐郑,

     (唱)     众将官站两旁细听分明:

             都只为先王爷的旧仇恨,

             鞍前马后要小心。

             耳边厢又听得盔甲声震,

             想必是老爷他披挂来临。

(公子茷上。)

公子茷  (唱)     兄王金殿传将令,

             要把郑国一扫平。

             撩铠甲迈虎步把二堂进,

             有劳夫人点雄兵。

茷妻   (唱)     家院看过酒一樽,

             我与老爷来饯行。

公子茷  (唱)     用手接过酒一樽,

             背转身来祭神灵。

             辞别夫人足踏镫,

             但愿得扫逆贼奏凯回程。

(公子茷率四龙套、四将、家院同下。)

茷妻   (唱)     一见老爷上能行,

             且听探马报分明。

(茷妻下。)

【第三场】

(斗贲皇上。)

斗贲皇  (念)     父子将相能文武,威名四海镇帝都。

     (白)     俺,斗贲皇。今日大王召俺爹爹上殿,不知为了何事?我父回来便知分晓。

(四校尉引斗越椒同上,斗越椒入座。)

斗贲皇  (白)     参见爹爹。

斗越椒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斗贲皇  (白)     谢座。爹爹,大王召爹爹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斗越椒  (白)     只因大王要报先王之仇,命父领兵伐郑,公子茷以为副帅。我想此人武艺高强,必占头功。你我父子此去岂不空费一场!

斗贲皇  (白)     啊,爹爹!难道就忘了息地之时,争功夺胜,羞辱你我父子么?

斗越椒  (白)     哦,我儿提醒为父旧恨。今日兴兵,看他怎样行事。我儿速速披挂,校场伺候!

斗贲皇  (白)     得令。

斗越椒  (念)     量小非君子,

斗贲皇  (念)     无毒不丈夫。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公子茷同上。)

公子茷  (唱)     只为先王旧仇恨,

             命我领兵伐郑城。

             越椒挂了元帅印,

             皇亲反作了马前先行。

     (白)     俺,公子茷。奉了兄王之命,带领人马,征战郑邦,与我父报仇。以斗越椒为帅,俺为马前先行,共同兴兵。只因我与越椒旧有仇恨,恐他诡计多端,为此不与他商议,直捣郑邦。倘若一战成功,教他空手而归。

             呔,众将官,催动人马!

     (唱)     昔日郑城夺权柄,

             奸贼不该胡乱行;

             我为父仇报前恨,

             赫赫扬扬师有名。

             此番一战大功定,

             看他父子怎收兵!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斗贲皇上,起霸。)

斗贲皇  (念)     父子英名遍宇宙,杀人破胆鬼神愁。跨下宝马乌骓吼,手持金枪似龙游。

     (白)     俺,斗贲皇。爹爹发兵,在此伺候!

(八小军引斗越椒同上,旗夫执纛旗随上。)

斗越椒  (念)     心怀大志久有谋,苦无机会使人愁。

斗贲皇  (白)     参见爹爹。

斗越椒  (白)     人马可齐?

斗贲皇  (白)     俱已齐备。

斗越椒  (白)     怎么不见副元帅前来商议发兵?

斗贲皇  (白)     啊!启禀爹爹,孩儿打听公子茷早已发兵半日了!

斗越椒  (白)     啊,他已兴兵前往!我儿听令!

斗贲皇  (白)     在。

斗越椒  (白)     命你打探公子茷的消息,不得违误!

斗贲皇  (白)     得令。

             马来!

斗越椒  (白)     众将官,人马缓缓而行!

(斗越椒率斗贲皇、八小军同下。)

【第六场】

(四上手引公子坚同上,旗夫执纛旗随上。)

公子坚  (念)     豹头环眼似铜铃,身长丈余盖世雄。郑邦也是天朝后,不服楚国自尊称。

     (白)     某,郑国大将军公子坚是也。今有楚庄王无故兴兵,命斗越椒挂帅,公子茷为副,兵伐我国。某奉大王之命。带领铁骑三千,与楚国对敌。

             呔!众将官,杀上前去!

(牌子。四下手引公子茷同上。公子坚、公子茷会阵。)

公子坚  (白)     呔!来的敢是公子茷?

公子茷  (白)     正是王爷。来将通名!

公子坚  (白)     郑国大将军公子坚。你国无故兴兵,是何道理?

公子茷  (白)     逆贼!吾父为你郑国气呕身亡,为此统兵扫平汝国,教尔鸡犬不留!

公子坚  (白)     一派胡言。看枪!

(公子坚、公子茷同战。公子坚败公子茷追下。四上手、四下手同起打。公子坚、公子茷同杀上,公子坚败,公子茷追下。众人同起打,同下。公子坚败上。)

公子坚  (白)     且住!公子茷杀法厉害,这便怎么处?哦喝有了。俺不免诈败佯输,杀一阵,败一阵,将他引到米注山下,然后伏兵齐出,量他难以飞上天去。

             众将官,照计而行!

(公子茷杀上。)

公子茷  (白)     哪里走?

(公子茷、公子坚同战,公子坚败公子茷追下。公子坚、公子茷同上,公子坚败下。公子茷战四上手,四上手同败下。公子坚上与公子茷战,公子坚败下,公子茷追下。)

【第七场】

(八小军引斗越椒同上。)

斗越椒  (唱)     统领人马杀气生,

             要把郑邦一扫平。

             陡然想起前仇恨,

             一心拔去眼中钉。

(斗贲凰上。)

斗贲凰  (唱)     适才探得机密信,

             见了严亲说分明。

     (白)     启禀爹爹:孩儿打听公子茷被困米注山,爹爹救是不救?

斗越椒  (白)     哦哈哈……他也有今日势败之时么!我想公子茷抢俺头功,不遵将令,私自出兵,已干军法;我若不救,也有欺君之罪。

             呔!众将官,停兵三日再兴兵前往!

     (唱)     人马扎住休前进,

             权在我手任我行。

(斗越椒率斗贲皇、八小军同下。)

【第八场】

(公子茷上。)

公子茷  (唱)     杀来杀去无投奔,

(公子坚上,公子坚与公子茷相杀,公子坚败下。四上手同上,围战,公子茷以枪招架。)

四上手  (同白)    还不归降!

公子茷  (唱)     战得两膀汗淋淋。

             这时血气忒用尽,

             误中奸贼巧计行。

             越椒与我有仇恨,

             焉能就肯发救兵。

     (白)     罢!

     (唱)     大丈夫终有一日死,

             为父报仇落美名。

             弃枪抛戈下金镫,

             一旦归阴随父行。

     (白)     那边楚兵来了!

公子坚  (白)     在哪里?

公子茷  (白)     在那里。

(四上手自两边围公子茷,公子茷跳涧死,下。)

郑兵   (白)     楚将跳涧而死!

(公子坚上。)

公子坚  (白)     哈哈哈……好一员虎将,跳涧而死!

             众将官,杀上前去!

(公子坚率四上手同下。)

【第九场】

(八小军引斗越椒同上。)

斗越椒  (念)     我儿前去探音信,

(斗贲皇上。)

斗越椒  (念)     未知胜败输与赢。

斗贲皇  (唱)     米注山前困英俊,

             一世英名落山坑。

     (白)     启禀爹爹:公子茷跳涧而亡。郑国人马离此不远!

斗越椒  (白)     这是他贪功丧命,怨着谁来!

             众将官,杀上前去!

(四上手引公子坚公子上。斗越椒与公子坚会阵。)

斗越椒  (白)     唗!大胆反贼,逼死皇亲,还敢兴兵前来!通名受死!

公子坚  (白)     郑国大将公子坚。来的敢是斗越椒?

斗越椒  (白)     既知我名,早早收兵回去,教你主速纳降表请罪;如若不然,教你片甲不存!

公子坚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公子坚与斗越椒战,斗越椒败下。斗贲皇上与公子坚战,公子坚败下。四上手同上。斗贲皇与四上手同打,四上手同下。公子坚上,战斗贲皇下。斗越椒上战公子坚下。斗越椒打四上手,公子坚上接四上手,公子坚败下斗越椒追下。公子坚上。)

公子坚  (白)     且住。越椒杀法骁勇,他若赶来,伤他一箭。

(斗越椒上,公子坚以箭射之。斗越椒接箭下。斗贲皇上与公子坚战。四上手攒阵同下。斗越椒上,以箭射公子坚,公子坚下。八小军自两边分上。)

斗越椒  (白)     我儿你看郑国人马兵将,不弱于我军,莫若收兵回朝,再作计议。

斗贲皇  (白)     爹爹!倘若大王追问公子茷之事,如何是好?

斗越椒  (白)     有为父承当。

             众将官,人马回朝!

(斗越椒领众人同下。四上手引公子坚同上。)

公子坚  (白)     且住。斗越椒箭法百发百中,幸射中盔缨,不然险遭不测。

             众将官,收兵!

(公子坚率四上手同下。)

【第十场】

(水底鱼牌。报子上。)

报子   (念)     奉令探军情,晓夜不消停。陆国兴人马,掳掠未安宁。

     (白)     俺乃楚国庄王驾下探事官是也。今有陆浑小国造反,为此报与大王去者!

(报子下。)

【第十一场】

(四值殿、四太监引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  (唱)     孤王继位烽火靖,

             每日宫中饮杯巡。

             大夫苏从忠心耿,

             不顾生死谏寡人。

             因此孤王修国政,

             图霸王业坐乾坤。

             我令人马去伐郑,

             不知谁败与谁赢?

             孤王且把朝堂进,

             且看何人把本申。

苏从   (内白)    走啊!

(苏从上。)

苏从   (唱)     适才探得凶恶信,

             大王闻知痛伤心。

     (白)     苏从见驾,大王千岁!

楚庄王  (白)     平身。

苏从   (白)     千千岁!

楚庄王  (白)     大夫为何这等慌张?

苏从   (白)     启奏大王:二千岁驱兵当先,杀往郑地,被困在米注山;因盼救兵不到,跳涧身亡了!

楚庄王  (白)     那越椒父子兵在何处?

苏从   (白)     他父子按兵不动。越椒今日败阵回朝,已在午门候旨。

楚庄王  (白)     宣斗越椒上殿!

苏从   (白)     领旨。

             大王有旨,宣斗越椒上殿!

(苏从下。)

斗越椒  (内白)    领旨!

(斗越椒上。)

斗越椒  (念)     愧赧见君三叩首,随机应变奏从头。

     (白)     臣斗越椒见驾,大王千岁!臣启大王:那二千岁不遵将令,自入虎穴而亡,臣救之不及。死罪呀,死罪!

楚庄王  (白)     你且平身。

斗越椒  (白)     千千岁!

楚庄王  (白)     赐座。

斗越椒  (白)     谢座。

楚庄王  (白)     孤二弟私自向前,被困丧命;你奉旨伐郑,胜负如何?

斗越椒  (白)     大王!我国兵将,已失锐气;而郑国人马仗其得胜之兵,不能挡其贼锋,故而收兵回朝,君臣再定报仇之计。

楚庄王  (白)     孤王早已闻知,你不必蒙哄。孤二弟好勇,自入虎穴,误丧其命;你按兵不发,是何理也?

斗越椒  (白)     吾主此言差矣!二千岁不来与臣商议,私自进兵,按理有误军之罪;今反责臣按兵不发,其情可恼!

楚庄王  (白)     嗐!

     (唱)     辜负了先王爷托孤严命,

     (三叫头)   二弟!子茷!御弟啊!

     (唱)     不能够享荣华共乐安宁。

             怨孤王大不该命你伐郑,

             都只为君父仇子亦当行。

             谁知你血气勇孤军前进,

             只顾间被贼困尸弃山坑。

             又谁知贼按兵违旨抗命,

             不发兵不救援坠涧丧身。

             你今死九泉下休把孤恨,

             怨只怨逆冤家狠心贼臣。

             孤愿你灵魂儿早登仙境,

             孤明日设道场立旛招魂。

             哭一声同胞弟年幼丧命,

             御弟啊……

             你死在九泉下休怨寡人。

斗越椒  (唱)     我主说话理不顺,

             且听为臣奏分明:

             既命为臣挂帅印,

             不该命他为副军。

楚庄王  (唱)     卿家不必巧言论,

             孤王心下如明灯;

             你父子通同做弊病,

             按兵不发为何情?

斗越椒  (唱)     他仗血气好逞胜,

             不遵将令私出兵;

             若论军令理当斩,

             贪功无故自丧身。

楚庄王  (唱)     些小之事记仇恨,

             忘大取小枉为人。

             纵然我弟丧了命,

             就该随后发救兵。

斗越椒  (唱)     大王不必罪为臣,

             某将随后发救兵。

             我军锐气俱丧尽,

             为臣见机才收兵。

楚庄王  (唱)     纵然不能来得胜,

             为王自有旨意行。

             君要臣死敢违命,

             父要子亡不得生。

             抗旨藐法理当惩,

             按兵不发当斩刑。

斗越椒  (唱)     我主休把话说尽,

             为臣一本奏分明:

             君王就该有性命,

             为臣不是父母生?

             自古常言道得好,

             王子犯法与民同。

楚庄王  (唱)     只为先王去伐郑,

             二人阵前赌输赢。

             只道你是擎天柱,

             谁知人面禽兽心。

             为王不把罪来论,

             还看祖上有功勋。

斗越椒  (唱)     君违将令也当斩,

             方能压服众三军;

             江山也要臣子挣,

             君王方得享安宁。

楚庄王  (唱)     臣有功来君有赏,

             自将官职往上升。

             你说此话抗君命,

             胡言乱语为何情?

斗越椒  (唱)     今日奏本君休恨,

             莫说为臣我乱胡行。

楚庄王  (白)     啊呀!

     (唱)     仗你先父有功勋,

斗越椒  (唱)     斗氏楚国有三分。

楚庄王  (唱)     孤王传旨将你斩,

斗越椒  (唱)     先王封过不斩臣!

楚庄王  (唱)     将你官职来谪贬,

斗越椒  (唱)     不能不能万不能!

楚庄王  (唱)     莫非起意要造反?

斗越椒  (唱)     君王休要错疑心!

楚庄王  (唱)     莫非杀孤要行刺?

斗越椒  (唱)     君不正来臣要行!

楚庄王  (白)     哎呀!

     (唱)     众将齐来救孤命,

             越椒金殿弑寡人!

斗越椒  (白)     哇呀……

     (唱)     将身坐在金殿等,

             昏王将我怎样行?

蔿贾   (内白)    走!

(蔿贾上。)

蔿贾   (唱)     正在朝房得凶信,

             越椒金殿藐视君。

             撩袍跨步龙廷进,

             大王为何发雷霆?

楚庄王  (唱)     越椒金殿抗君命,

             不遵国法弑寡人。

蔿贾   (唱)     为臣自有公平论,

             把话说与司马听。

     (白)     啊,司马公,为臣者当视君为父,君臣相斗,成何体统?你今有三行大罪,难免众人议论。

斗越椒  (白)     唔,某家有哪三行大罪?

蔿贾   (白)     你且听道!按兵不动,抗旨藐法,臣子谤君,还说不知?依老夫之见,将剑印解下,上殿请罪,暂息君怒,而免众人议论。你要三思!

斗越椒  (白)     哦,也罢!

     (念)     要为篡国图谋事,且做吞声忍气人。

     (白)     臣,斗越椒见驾,大王千岁!念臣斗氏三代辅楚,有些小功劳,乞大王恕罪!

楚庄王  (白)     将剑印付与蔿贾执掌。从今以后朝中有事无事,不与你父子相干。领旨下殿!

斗越椒  (白)     领旨!

             啊!啊哈……哇呀……罢啊!

(斗越椒下。苏从上。)

苏从   (念)     听得边外贼起衅,急向丹墀奏分明。

     (白)     臣,苏从启奏大王:方才接得边报,陆浑小国造反。特来奏知!

楚庄王  (白)     哦!陆浑小国造反,其情可恼!封卿上大夫之职,与孤传旨,整顿人马,孤王御驾亲征!

苏从   (白)     领旨。

     (念)     内患方消退,外寇又生端。

(苏从下。)

楚庄王  (白)     蔿贾听封!

蔿贾   (白)     臣。

楚庄王  (白)     封卿为大司马,总理国政,慎防越椒。吩咐点动兵将,苏从、公子侧、潘尪随孤御驾亲征陆国。朝中大事全赖卿家料理。孤王明日起兵。退班!

蔿贾   (白)     请驾还宫。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574 ┊ 字数:776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