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米注山》【三本】(一名:《伐陆浑》)

主要角色
斗越椒:净,紫蟒苍满紫金冠雉翎
蒍贾:外,相貂白满白蟒
斗贲凰:净,黑脸软扎中内黑靠
蒍夫人:老旦
蒍子:小生
蒍家将:副净
斗家将:丑

情节
斗越椒自被楚庄王夺去剑印,削官为民后,心怀不平,乘楚庄王亲自出征陆浑之际,邀蒍贾赴宴,并逼蒍贾将剑印交出。蒍贾不从,乃将蒍贾杀死,派兵至蒍贾家中搜回剑印。

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录入:小澂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1.3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铠同上,斗越椒上。)

斗越椒  (引子)    一腔懊恼在心头,泄却怨气方罢休。

     (念)     罢斥私衙常带忧,胸中烦闷几时休。昏王不念功勋后,金殿解印结冤仇。

     (白)     某,斗越椒。三世扶楚,累代功勋,袭荫司马剑印。为伐郑国,兵败而归。昏王不念功臣,将我司马剑印削除,付与蒍贾执掌。朝纲之内,不许我父子出头。至今恶气未消,为此设下一计,诓请老贼蒍贾过府,饮宴索还司马剑印。他若不肯,就将老贼杀死。庄王征战陆戎未回,除了老贼,这江山岂不是唾手而得。已命我儿贲凰打听昏王消息。待他回报便知分晓。

(斗贲凰上。)

斗贲凰  (念)     打听庄王事,回复爹爹知。

     (白)     参见爹爹!

斗越椒  (白)     罢了,坐下。

斗贲凰  (白)     谢座。

斗越椒  (白)     打听昏王可曾回朝?

斗贲凰  (白)     打听庄王征战陆戎尚未回朝。此乃天赐良机,爹爹早早准备。

斗越椒  (白)     好。为父修帖诓请老贼过府便了。

斗贲凰  (念)     蒍贾不来非君子。

斗越椒  (念)     准备枪刀夺皇朝。

(斗越椒、斗贲凰同下。)

【第二场】

(蒍贾上。)

蒍贾   (引子)    位列朝纲,忠心扶保家邦。

     (白)     老夫蒍贾,在楚庄王驾前为臣,官居大司马之职。只因陆戎造反,大王御驾亲征,尚未回朝,朝中大事交与老夫执掌。且喜边庭安靖,朝野清平。只虑越椒父子,怀有异心。老夫也曾命人暗地打听,并无动静。正是:

     (念)     常将国家事,时刻挂在心。

(斗家将上。)

斗家将  (念)     奉了司马命,来请鼎鼐臣。

     (白)     门上哪位?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斗家将  (白)     奉斗司马所差,有帖在此。请相爷观看,即等回音。

院子   (白)     请少待。

             启相爷:斗司马差人有帖在此,请相爷观看。来人即等回音。

(蒍贾接书看。)

蒍贾   (白)     “国事少暇,特备樽俎,伏乞台驾光临一叙——斗越椒顿首。”

             批有小字,待我看来。

             “来者君子,不来小人。”

             哦,回复来人:说我即来赴宴,决不食言。

院子   (白)     吓。

             相爷即来赴宴,决不食言。

斗家将  (白)     有劳了。

(斗家将下。)

蒍贾   (白)     吓,斗越椒与老夫素无会宴,今日之事,甚有蹊跷。

             来,请夫人、公子出堂。

院子   (白)     夫人、公子出堂。

(蒍夫人上。)

蒍夫人  (引子)    阀阅经纶,受皇封,难报君恩。

     (白)     相爷。

蒍贾   (白)     夫人请坐。

蒍夫人  (白)     有座。

(蒍子上。)

蒍子   (引子)    父为忠良扶国政,效斑衣侍奉双亲。

     (白)     爹爹、母亲在上,孩儿拜揖。

蒍贾、

蒍夫人  (同白)    罢了,儿且坐下。

蒍子   (白)     孩儿告座。

蒍贾   (白)     咳!

蒍夫人  (白)     相爷何故发此长叹?敢是与哪部大臣争斗么?

蒍贾   (白)     非也。只因斗越椒设下宴席,请老夫过府叙谈。想此人的诡计多端,恐有歹意。故此心中疑忌。

蒍夫人  (白)     相爷既是心中疑忌,辞却不去也就是了。

蒍贾   (白)     那厮在帖后写了几行小字,这“来者君子,不来小人”。我蒍贾世代忠良,岂惧奸佞?我今此去无事便罢,倘有不测,你母子可逃奔齐国梦泽山,务农去罢。

蒍子   (白)     爹爹,有道是宴无好宴,会无好会。既知那贼心怀歹意,尚该不去的为妙。

蒍贾   (白)     我儿哪里知道为父的呵!

     (二黄慢板)  自幼儿读圣言忠孝为本,

             博得个美名儿后世留存。

             斗越椒为的是金殿解印,

             因此上设筵宴巧计来生。

             想为父为国家一死何恨,

             我若是不会宴笑煞他人。

蒍夫人  (唱)     老相爷秉丹心朝纲主正,

             斗越椒仗权柄倚势横行。

             在金殿解印信皇王之命,

             看将来是一个贪利小人。

             你过府赴宴席倘有伤损,

             我母子眼睁睁骨肉离分。

蒍子   (白)     爹爹吓!

     (唱)     尊爹爹莫逞刚直之性,

             听孩儿禀一言察理详情:

             且不要许奸贼去把宴饮,

             等侯那圣驾回辨理分明。

(斗家将上。)

斗家将  (白)     有人么?

院子   (白)     是哪个?

斗家将  (白)     斗司马差人,有催帖在此,请相爷就行。

(斗家将下。)

院子   (白)     斗司马差人,有催帖在此,请相爷就行。

蒍夫人  (白)     相爷,依妾身之言,不去为妙。

蒍子   (白)     是吓,爹爹不去的为妙。

蒍贾   (白)     咳,你母子说哪里话来!人生天地之间,岂能不死?但恐不得其名。我今为国捐生,理所当然。你等不必做此儿女之态。只愿我儿后来得学为父之志,我死九泉亦足甘心矣!

蒍夫人  (白)     相爷执意要去,可命家将保护前往。

蒍贾   (白)     这却使得。

蒍夫人  (白)     来,唤家将走上。

院子   (白)     家将走上。

(蒍家将上。)

蒍家将  (白)     来也!

     (念)     忽听相爷唤,急忙到堂前。

     (白)     家将叩头!

蒍夫人  (白)     起来。命你同相爷前去赴宴,倘若有变速回报。

(蒍家将允。)

蒍贾   (白)     带马来,随老夫前往。

蒍夫人  (白)     愿相爷平安无事而回。

蒍子   (白)     爹爹此去,必须见机生情,休堕奸计。

蒍贾   (白)     不必多言,老夫去也。

     (唱)     辞别夫人上能行,

蒍夫人、

蒍子   (同白)    (相爷)(爹爹)!

蒍贾   (唱)     夫人、我儿休悲声。

             此去吉凶未可定,

             惟愿平安转家门。

(蒍贾下,蒍家将随下。)

蒍夫人  (白)     相爷小心了!

蒍子   (白)     爹爹吓!

蒍夫人  (唱)     相爷为国忠心耿,

             但愿两下得和平。

             我儿自去探一信,

             或吉或凶方安宁。

(蒍夫人下。)

蒍子   (唱)     堂前领了母亲命,

             探听爹爹信和音。

(蒍子下。)

【第三场】

(斗越椒、斗贲凰同上。)

斗越椒  (念)     妙计安排定,要夺锦乾坤。

(斗家将上。)

斗家将  (白)     启老爷:太师到。

斗越椒  (白)     我儿准备便了。

斗贲凰  (白)     得令。

(斗贲凰下。)

斗越椒  (白)     有请老太师!

斗家将  (白)     有请老太师!

(吹打。蒍贾、蒍家将同上,蒍贾看。)

斗越椒  (白)     吓,老太师!

蒍贾   (白)     司马公!

     (笑)     哈哈哈……

蒍贾、

斗越椒  (同白)    请!

斗越椒  (白)     请坐。

蒍贾   (白)     有座

斗越椒  (白)     老太师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蒍贾   (白)     岂敢!老朽来得卤莽,司马公海涵。

斗越椒  (白)     老太师,大王御驾亲征陆戎未回,朝纲之事,全亏老太师护理。可谓国之栋梁也!

蒍贾   (白)     一来大王洪福,二来司马公威名,因此外邦不敢犯境。

斗越椒  (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

     (白)     老太师昼夜辛劳,某家特备薄酌,与老太师叙谈叙谈。

蒍贾   (白)     叨扰司马公了!

斗家将  (白)     宴齐。

斗越椒  (白)     看宴。待某把盏。

蒍贾   (白)     不消,摆下就是。

斗越椒  (白)     从命。

(吹打。定席。)

斗越椒  (白)     老太师请。

蒍贾   (白)     司马公请。

(画眉序牌。斗贲凰上,舞枪。蒍家将拦。)

蒍贾   (白)     这却为何?

斗越椒  (白)     老太师饮酒不乐耍枪敬酒。

蒍贾   (白)     不用。

蒍家将  (白)     退下。

斗贲凰  (白)     不用就罢吓!

(斗贲凰下。)

斗越椒  (白)     老太师请。

蒍贾   (白)     司马公请。

蒍贾   (白)     老朽告辞。

斗越椒  (白)     且慢,还有话谈。

             撤坐!

(斗贲凰暗上。)

蒍贾   (白)     司马公有何金言?请讲。

斗越椒  (白)     老太师听道:

     (念)     风吹花烛浪悠悠,许多怀恨在心头。铁箒难扫胸中怒,

     (白)     老太师!

     (念)     为的金殿解印仇!

     (白)     想我斗氏三代扶楚,累建奇功,挣下司马剑印。被太师在金殿与主通同做弊,摘我父子兵权,罢归府第。今日有剑印信还我便罢,如若不然你抬头观看——要想出府,只怕插翅难飞!

蒍贾   (白)     吓!

     (西皮导板)  你说此话不忖量,

     (笑)     哈哈哈……

斗越椒  (白)     唔!

蒍贾   (慢西皮二六板)身为司马在朝堂。

             权压群僚欺圣上,

             父子行事似虎狼。

             剑印圣命付我掌,

             非是横行逞刚强。

             明知假意把宴上,

             果然起下歹心肠。

             老夫堂堂为首相,

             任你父子巧商量。

             纵然摆下杀人场,

             拚着一死又何妨!

斗越椒  (白)     哈!

     (西皮二六板) 一腔怒气三千丈,

             蒍贾老贼听端详:

             我父子三代功浩荡,

             累代簪缨镇朝纲。

             昏王金殿把旨降,

             削我兵权为哪桩?

             斗家本是忠良将,

             汗马功劳付汪洋。

             好好将印来献上,

             少若迟延剑下亡!

蒍贾   (白)     奸贼吓!

     (唱)     我今为国把命丧,

             忠孝名儿永流芳。

             你比费尤二奸党,

斗越椒  (笑)     哈哈哈,啊哈哈哈!

蒍贾   (白)     好奸贼!

     (唱)     是个人面兽心肠!

斗越椒  (白)     我儿向前!

斗贲凰  (唱)     老贼早把印献上,

             叫你一命丧无常!

(斗贲凰杀蒍贾、蒍家将,蒍贾、蒍家将同下。)

斗贲凰  (白)     老贼已死,爹爹如何处之?

斗越椒  (白)     我儿听令:命你带领人马搜取剑印,打听庄王的消息。为父自有道理。

(斗越椒下。)

斗贲凰  (白)     得令!

             来吓!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哦!

斗贲凰  (白)     搜取剑印去者!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蒍子上。)

蒍子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一场大祸从天降,

             霎时灾患起萧墙。

     (白)     且住!我爹爹被斗越椒诓过府去,一命身亡。那厮带领人马前来搜取剑印,不免报与母亲知道便了。

     (唱)     贼子起意太不良,

             杀死我父谋家邦。

             母亲请到二堂上,

(蒍夫人上,院子暗上。)

蒍夫人  (唱)     我儿为何哭悲伤?

蒍子   (白)     哎呀母亲吓!我爹爹被那贼杀害了!

蒍夫人  (白)     吓!被那贼杀了!哎呀,相爷吓!

     (西皮导板)  听说相爷把命丧!

(蒍夫人哭。)

蒍夫人  (叫头)    相爷!夫君!相爷吓!

     (唱)     点点珠泪洒胸膛。

             哭声相爷今何往!

     (哭)     相爷吓!

     (唱)     为国忠良一命亡。

蒍子   (白)     哎呀母亲吓,那贼又带领人马围困我府,如何是好?

蒍夫人  (白)     哎呀儿吓,你父有言在先:倘有不测,叫我母子逃至齐国梦泽山务农为业,再报此仇。

蒍子   (白)     既然如此,你我母子速速逃奔齐国便了吓!

蒍夫人  (白)     看剑印过来。

蒍子   (白)     哎呀母亲,那厮为的剑印而来,倘若无有剑印,必然苦苦追赶,你我母子性命难保。

蒍夫人  (白)     如此,弃了剑印而逃。

             家院人等各自逃生去罢!

(院子允,下。)

蒍夫人  (唱)     不顾东西朝北往,

(蒍夫人换衣。)

蒍子   (唱)     玉石不分家败亡。

     (白)     母亲,走吓!

蒍夫人  (白)     走吓!

(蒍夫人、蒍子同下。斗贲凰、四龙套同上。)

斗贲凰  (白)     四下搜来!

(四龙套同下,同搜,同上。)

四龙套  (同白)    人等皆已逃走,只有剑印在此。

斗贲凰  (白)     带回府去。

(斗越椒自下场门暗上。牌子。斗贲凰领起,挖门。)

斗贲凰  (白)     启爹爹:府中人等俱已逃走,只有剑印在此。

斗越椒  (白)     取过来。

     (笑)     哈哈哈!

     (白)     我儿听令:速速打听昏王消息,为父整顿人马,准备对敌。

斗贲凰  (白)     得令。

(四龙套引斗贲凰同下。)

斗越椒  (白)     众将官,抖擞精神,准备与昏王对垒。成功之日,富贵共之。带马!

(四龙套同下。)

斗越椒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斗越椒下。)
(完)


浏览次数:15072 ┊ 字数:461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