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宁武关》【头、二本】(一名:《对刀步战·求子》)

主要角色
周遇吉:老生
李洪基:小生
李自成:净
宋献策:丑
一支虎:副净

《对刀步战》朱小义饰李洪基、陶显庭饰周遇吉
《对刀步战》朱小义饰李洪基、陶显庭饰周遇吉
情节
明末总兵周遇吉,镇守岱州宁武关,李闯屡攻不下。诸将遇周遇吉,皆披靡败北。惟李闯子李洪基,足与周遇吉旗鼓相当。论兵势则李军势方盛,周遇吉究孤立无援,理宜早为李自成所胜。无如李洪基因乃叔一支虎之忌妬,极爱重周遇吉之才,拟收为心腹。每稍让一步,而周遇吉则拼命而上,故反占胜。前已交绥,此次李洪基又奉命往攻岱,与周遇吉相遇。李洪基反复苦劝,周遇吉终不听,乃开展厮杀。却仍是棋逢敌手,莫决雌雄。战至兴起,李洪基乃约周遇吉舍枪而用刀,周遇吉即允用刀。始不分上下。李洪基又约周遇吉下马而比步,周遇吉即允步战。然周遇吉方患李洪基之得藉宝马之力而占优势(马名闪电光),今弃马用步,则正中下怀矣。因此李洪基卒被擒。李闯求释李洪基未果,卒为周遇吉枭首示众。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一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5.0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对刀步战

【第一场】

(周遇吉上。)

周遇吉  (引子)    旌旗恁飘荡,万骑皆龙骧。

     (念)     渺渺戈纹贯落星,长幡早已动高旌。丈夫鹊印摇边月,大将龙韬旧有声。

     (白)     本帅,周遇吉。奉命镇守岱州等处。可恨闯贼统领大兵,直压城下,昨日与他爱子李洪基,连战数阵,看他有惧怯之意。怎奈他马骤如飞,不能擒获。今日交锋,随机擒他。

             众将官,杀上前去!

     (金钱花牌)  旌旗云绕,迷漫迷漫,

             摆开阵势,城南城南。

             只一战,凯歌旋,

             擒虎兕寸心丹,擒虎兕寸心丹。

(周遇吉下。)

【第二场】

(李洪基上。)

李洪基  (引子)    将遇良才,棋逢对手,越令人豪气频添,把精神抖擞。

     (白)     俺,李洪基。奉父命,提兵攻打岱州。那周遇吉,他将人马尽屯于城外,排成犄角之势,使我兵不能前进,攻东则应东,攻西则应西,此乃以逸待劳,以寡敌众之计。前日与他交战数次,他的枪法神出鬼入,不能招架。只得诈败,诱他到来,俺使飞刀斩他,反被接住,掷来斩俺。亏俺的坐骑,乃千里驹,名曰闪电光,若迟一步,险些被伤了。自从父王与我改名洪基,名字应了年号,只是叔父一支虎,有些妬忌。俺若招降此人,与俺作个心腹,传位天下,稳如磐石。今日再去交锋,降伏此人便了。

             众孩儿兵,杀上前去!

     (滴溜子牌)  催铁骑,催铁骑,如云骤,

             挽金戈,挽金戈,如霜,光溜溜。

             捣雄关烽堠,把熊罴两翅排,旌门紧守,

             各显威,神惊鬼愁。

(周遇吉、四上手、四小军同迎上,见。)

李洪基  (白)     周遇吉。

周遇吉  (白)     贼子!

李洪基  (白)     吓,周将军。

周遇吉  (白)     李洪基!

李洪基  (白)     你我生得恁般英雄,也算天下间一个好汉。可惜你生于末世,未逢明主。

周遇吉  (白)     唗,胡说!

     (风入松牌)  俺堂堂帝统御中州,

             版图四海全收。

李洪基  (白)     主弱臣庸,将见败亡耳!

周遇吉  (白)     俺圣上呵!

     (风入松牌)  比隆尧舜功德茂,

             少甚么稷契皋夔名胄。

李洪基  (白)     谅你一旅之师,济得甚事,为人也要见机而行,才是英雄。

周遇吉  (白)     本帅呵!

     (风入松牌)  忠和孝,平生自守,

             身和命笑浮沤。

李洪基  (风入松牌)  哎,你昂昂气宇恁风流,

             更艺勇可称琼玖。

     (白)     你若倾心归顺,与你结为兄弟。

     (风入松牌)  真果是,云龙风虎金兰友,

             保毕世恩荣化胄。

周遇吉  (白)     看枪!

李洪基  (白)     吓,周将军,你执意如此。

     (风入松牌)  刀头丧身家尽休,

             英雄骨弃荒丘。

周遇吉  (急三枪牌)  俺心如铁,意如石,胆如天,

             任你随何口,难动我寸心头。

李洪基  (急三枪牌)  莫待钟鸣漏尽,山水穷头,

             灾星至,欲悔无由。

(周遇吉、李洪基同杀下。)

【第三场】

(李洪基上。)

李洪基  (白)     看他枪法,十分厉害,不能取胜,待他来时,与他对刀,必然胜他。

(周遇吉上。)

周遇吉  (白)     呔!哪里走!

李洪基  (白)     吓,周将军,我想凡为大将,十八般武艺,件件皆能,方为大将,你敢与俺对刀么?

周遇吉  (白)     刀乃兵家所用,怎么不知!就与你对。

     (急三枪牌)  披风泼雪猛如彪,

             万丈寒光飞骤。

             似玉龙银蟒旋抖擞,

             耳边风声频吼。

             冷飕飕,闪烁光侔,

             干羽振舞阶溜。

(周遇吉、李洪基同杀下。)

【第四场】

(李洪基上。)

李洪基  (白)     我的刀法,数年以来,并无对手,待他来时,与他比拳步战,必然成功。

(周遇吉上。)

周遇吉  (白)     你这般畏怯潜逃,不像个英雄好汉。

李洪基  (白)     你我马上武艺,彼此皆知。

周遇吉  (白)     你要怎样战法?

李洪基  (白)     当初张飞与马超步战,杨再兴与庚丙文步战。俺如今与你比拳步战,若胜你不得,情愿收兵回去,永不犯你的边界。

     (风入松牌)  和你较拳纵飞演,比进步,

             这秘法可周知。

周遇吉  (白)     且往。我为他马骤如飞,不能擒他,反与俺步战,岂非天赐我成功!

             呔,李洪基!

     (风入松牌)  你待要撼天山穿云斗海蛟,

             俺对你这小猕猴。

李洪基  (白)     周将军,今日英雄遇英雄,好汉遇好汉,只可阵上赌输赢,不可暗箭伤人,方为好汉。

周遇吉  (白)     俺平生,正直待人。

             众将官,不可暗使冷箭者。

     (风入松牌)  狻猊摆尾下山头,

             彩凤穿花唧溜。

             撩衣托塔君知否,

             举鼎势,伍子胥传授,

             双展翅,鹰拿燕雀,龙探爪戏蛛球。

     (白)     众将!

(周遇吉喘。四上手同上。)

周遇吉  (白)     将他的营盘闪电光抢过来。

四上手  (同白)    启元帅:闪电光抢过来了。

周遇吉  (白)     好,记功领赏。摆队进关。

四上手  (同白)    恭喜元帅,天神威武,擒此巨寇,威震华夷,小将等不胜忻贺。

周遇吉  (白)     小丑虽擒,大逆尚存,何喜何贺?

四上手  (同白)    看此子虽然年幼,英勇非常,何不亲解其缚,劝他降顺,岂不是好?

周遇吉  (白)     咳,你们哪里晓得!

     (煞尾)    他狼心野性岂驯柔,

             暂降伏终成仇寇。

     (夹白)    若留在关内呵!

     (煞尾)    反贼内外难防守,

四上手  (同白)    如此,加恩放回去。

周遇吉  (煞尾)    纵猛虎归山差谬。

四上手  (同白)    元帅如何处治?

周遇吉  (白)     众将官听令:那闯贼知我擒他爱子,必然统领大兵,前来劫夺。这场厮杀非比小可,我军当预先准备,吩咐阵前,多排鹿角,广布蒺藜,头层藤牌手,二层火炮手,三层弩弓手,第四层长枪手,第五层攒箭手,必须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国家兴亡,在此一阵成功,奏凯论功升赏。众将官!

     (煞尾)    当一纶香饵在钩,

             要把鳌鱼钓,方得海波休!

(众人同下。)

求子

(四龙套引李自成、宋献策、一支虎、兵卒同上。)

李自成  (剔银灯牌)  闻说孩儿失阵,

             好教俺断魄消魂。

             将金珠,撵载赎身命,

             到城下须当哀恳。

     (白)     我孩儿被周遇吉擒去,就要统领大兵劫夺。军师说道,若要强夺,必伤我儿的性命。须多带金帛送去,下礼相求,方可放回,也未可知。

             将校们快快趱行。

     (剔银灯牌)  将军未识依允,

             若收取,千欢万忻,千欢万忻。

四龙套  (同白)    已到城下。

李自成  (白)     军师,御弟,你看枪刀密密,戈戟森森,好严整也!

宋献策、

一支虎  (同白)    那周遇吉果然厉害。

李自成  (白)     小校,你问小将军怎么样了?

(四上手同上城。)

兵卒   (白)     呔!城上的,大王问我家小将军怎么样了?

四上手  (同白)    俺家好好养在后营。

兵卒   (白)     启大王:他家好好养在那里。

李自成  (白)     周总兵不敢难为他。再去问,说俺在此,请他主帅出来答话。

兵卒   (白)     城上的,俺大王在此,请你主将答话。

四上手  (同白)    俺家元帅少刻就到,看你们这些毛贼,小心伺候!

兵卒   (白)     他家元帅少刻就到。

四上手  (同白)    元帅有令,将洪基绑吊旗杆上者!

(李洪基上。)

李洪基  (白)     吓父王,快救孩儿罢!

(李自成看。)

李自成  (白)     气死我也!

     (驻云飞牌)  怒气冲巾,

             五内如同烈火焚。

             寸寸肝肠断,

             点点珠泪淋。

             嗏睚眦裂双眼,

             天关摇振。

             跺足捶胸,

             咬定银牙根。

             教我无计掌上珍,

             教我无计掌上珍。

李洪基  (白)     爹爹,只可善言哀求,方保孩儿的性命。若是攻城,孩儿的性命休矣。

李自成  (白)     哎呀,我的儿吓,依你就是了。

(周遇吉上城。)

周遇吉  (引子)    咆哮猛虎牙吻,痛子命,吼叫频频。

(周遇吉看李自成。)

李自成  (白)     呔!周遇吉!俺与你有何冤仇,将我的孩儿恁般摆布,好好送下城来,万事皆休;少言半个不字,杀进城来,休想俺轻轻饶你。

周遇吉  (白)     唗!闯贼!你欺藐我君父,蹂躏我国家,屠戮人民,摧残州郡,汝子助你为恶。今被我擒,也是尔等恶贯满盈,应遭天谴。早当改过,自保全蚁命。还敢放肆么!

宋献策  (白)     吓,大王,将带来的金帛献上,再将软语哀求他才好。

李自成  (白)     是吓,我倒忘记了。

             吓,周遇吉,俺方才失言得罪,望勿记怀。聊具黄金万两、彩缎千端、珍珠宝玩二十车、名马五百匹、美女百名献上,望元帅笑纳。

周遇吉  (白)     本帅奉命镇守城池,身命轻如鸿毛,家室弃如敝履,这些污秽之物何用?

李自成  (白)     求你放了我孩儿罢!

周遇吉  (白)     要我放了你的孩儿么,这也不难。

     (榴花泣牌)  只要投戈解胄,

             拜倒在辕门。

李自成  (白)     俺就下马拜求。

周遇吉  (白)     不是这等拜法。

李自成  (白)     要怎样拜?

周遇吉  (榴花泣牌)  叩头缚绑捧降文,

             洗心改过口称臣。

             鑚刀设誓,

             从此息烟氛。

     (夹白)    本帅呵!

     (榴花泣牌)  封章达至尊,

             听金鸡衔赦邀怜悯。

             方保得父子团圆,

             君与臣,尽沐天恩,尽沐天恩!

李自成  (榴花泣牌)  俺本是惊天动地,豪杰气凌云,

             何曾低头屈膝乞哀怜。

     (白)     周将军,小儿年幼,冒犯虎威,望开天地之恩,饶了他罢。周将军,周元帅,哎,我的周老爷!

     (榴花泣牌)  在麾下顿首恁谆谆,

             骄矜傲慢,太无一人,

             比拼力攻城,比拼力攻城。

周遇吉  (白)     李自成!那李洪基,是你伙党之人,被俺拿他个榜样。你伙党中,有武艺高过他的,挑选几百名,比个手段,拿齐了这伙毛贼,一齐开刀!

李自成  (榴花泣牌)  腾腾怒气愤,

             似周山触得头颅损,似周山触得头颅损。

李洪基  (白)     吓,爹爹,还是哀求,若是攻城,孩儿休矣。

李自成  (白)     我的儿吓,我在此求哩!

             吓,周元帅,周将军,周老爷,哎,我的周祖宗!

     (榴花泣牌)  望早施天地洪恩,

             保全我父子天伦,保全我父子天伦。

(李自成拜恳。)

周遇吉  (白)     李自成,你好蠢也!你只知父子天伦,不知君臣大义。君臣乃三纲五常之首,父子次之。你既有这般爱子之心,怎不敬君?你若归顺天朝,光明正大,做个天地间,节烈大丈夫,庙堂忠义士。上合君臣大义,下全你父子天伦,岂不美哉?你自去想来!

李自成  (白)     吓,周将军,蒙你这番教训,如梦方醒,俺去收拾了甲兵,写了降书降表就来。周元帅,望你不要难为了我的孩儿。

周遇吉  (白)     你既归顺天朝,就是天朝贵客,哪有不尊敬的道理?

             众将官,把小将军放下来,请到后营款待。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李洪基下。)

宋献策  (白)     吓,大王差矣。自古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向来争雄定霸,全赖军威,如今帝业将成,岂可半途而废?如若投降,众将必然星散,犹如孤豚腐鼠,生死听于他人,富贵尚属虚无,性命却在刀口。

一支虎  (白)     军师说得是。

宋献策  (渔家傲牌)  须三思反侧评论,

             肯无端吞却线钩。

             常言道酒刃为山,

             岂功亏一篑而陨?

李自成  (白)     军师言之有理,只是何忍他死于非命?

一支虎  (白)     哥哥,你若作了皇帝,自有三千粉黛,八百姣娥,怕生不下一个好儿子来么?况此人呵!

     (渔家傲牌)  非是我宗亲,

     (夹白)    呵!

     (渔家傲牌)  全没些孝顺恭敬。

李自成  (白)     二位言之有理。但此人虽非吾嫡子,他曾为我建下许多大功,何忍抛弃与他?

宋献策  (白)     大王,你不见乐洋子中山焚子,薛平辽海岸射儿,此二人岂不念父子之情?只为功在垂成,不可因此而误也!

一支虎  (白)     大王,今传各路人马呵!

     (渔家傲牌)  齐夺踹孤城齑粉,

             掌中珍还当再亲。

李自成  (白)     军师言之有理,就此杀上前去。

             呔!周遇吉!俺的儿子也不要了,出来拼个你死我活!

周遇吉  (白)     众将官,李洪基砍了!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首级献上。

周遇吉  (白)     号令城上!

(李自成看。)

李自成  (白)     哎儿吓!

周遇吉  (白)     开城者!

(周遇吉、四上手同下城,同开打。周遇吉、四上手同下。)

四龙套  (同白)    周遇吉逃往宁武关去了。

李自成  (白)     御弟、军师追赶。

             将校们,随我收葬了小将军的尸首去者。

     (尾声)    可怜爱子餐刀刃,

             狼藉尸骸何处存?

     (夹白)    周遇吉呀,周遇吉!

     (尾声)    沥血坟前地酬怨魂。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984 ┊ 字数:5209 ┊ 最后更新:2018年05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