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别母乱箭》(《宁武关》【三、四本】)(一名:《一门忠烈》)

主要角色
周遇吉:老生
周母:老旦
白氏:旦
周子:小生
家院:老生
李自成:净
一支虎:副净
射蹋天:外
随从:丑
左金龙:丑

《别母乱箭》杨宝森饰周遇吉
《别母乱箭》杨宝森饰周遇吉
情节
出明季《铁冠图》小说,乃演定西伯周遇吉力战身死故事。即二十七回“宁武关玉贞尽节,岱州城遇吉冲围”及二十八回中“全忠烈周家督战”等一段情节。惟剧本与小说不同。按小说中,周遇吉镇守宁武关,名震西北,久为李闯所惧。其妻白氏,亦具通身武艺,善使双刀,胜如一员骁将。夫妻共守此关,闯兵万难攻取。无如监军杜勋,已暗与闯贼私通。遂用调虎离山之计,引诱周遇吉追贼远出,以分其夫妇之势,一面即开城门迎闯兵入关。白氏闻讯出战,虽斩杀贼兵无算,然究众寡不敌,卒被围困,至力竭而死。时周遇吉之母赵氏及其余家口,住居岱州城内。周遇吉乃奔岱州见母。赵太夫人见宁武已失,知岱州更难守,然恐周遇吉以己为念,俟周遇吉出府后,即令放火自焚,合家殉节。周遇吉得报,一恸几绝,遂益奋勇出战,然亦蹈白氏覆辙,众寡不敌,卒被乱箭射死。洵是一门忠烈。惟此剧本中,则谓其母妻全家均住宁武关,而周遇吉则反从岱州失陷,奔回别母。且并无白氏先行战殒等情节。先后自经殉难耳,此即其不同处。总之全家忠烈则一也。

注释
是剧为谭叫天中年在京师著名之戏。此剧纯系吹腔,与昆班脚本尽同。

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9.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周母上。)

周母   (引子)    暮景喜安康,两鬓星霜。

(白氏上。)

白氏   (引子)    晨昏甘旨勤供养,侍奉姑嫜。

(周子上。)

周子   (引子)    萤窗日夜苦钻研,黄卷青箱。

白氏   (白)     婆婆,

周子   (白)     婆婆,母亲。

周母   (白)     罢了。老身乃周遇吉之母。我儿职居岱州总兵,家眷侨居在宁武关。老身年过耄耋,喜得媳妇贤孝,孙儿攻读书史,娱我暮年。只是吾儿,两月未回,使我时刻思念。

白氏   (白)     启婆婆:闻得流贼,围困岱州,你儿日夜在城守卫,怎得回来?

周母   (白)     你一向为何再不提起?

白氏   (白)     唯恐惊了婆婆,所以不曾言及。

周母   (白)     就该着人前去打听才是。

周子   (白)     孙儿昨日已差人打探,早晚必有回音了。

(周遇吉、随从同上。)

周遇吉  (引子)    败北非因畏敌狂,虑萱堂,倚门凝望。

(随从接枪、马,下。家院上。)

家院   (白)     老爷回来了。

周遇吉  (白)     我且问你,太夫人在哪里?

家院   (白)     在堂上与夫人、公子讲话。

周遇吉  (白)     你快去准备酒宴伺候。

(家院允,下。)

周遇吉  (白)     参见母亲!

周母   (白)     我儿回来了。为娘正在此想你。

周遇吉  (白)     母亲请上,待孩儿拜见!

周母   (白)     罢了。

周遇吉  (白)     孩儿久离膝下,定省有亏,恕孩儿不孝之罪。

周母   (白)     儿吓,你勤劳王事,我岂罪汝?

周遇吉  (白)     夫人,

白氏   (白)     相公。

周子   (白)     爹爹!

周遇吉  (白)     罢了。

白氏   (白)     闻听贼兵,围困岱州,怎得回来?

周遇吉  (白)     我正为贼兵猖獗,特地回来作个……

白氏   (白)     作个什么?

周遇吉  (白)     咳!你问他怎么!

白氏   (白)     好奇怪。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爷:酒筵完备了。

周遇吉  (白)     看酒来!

             母亲,孩儿特治一樽酒,与母亲介寿。

周母   (白)     生受你。

周遇吉  (小桃红牌)  擎杯含泪奉高堂,

周母   (白)     我儿面貌声音,为何有悲惨之状?

周遇吉  (小桃红牌)  揾不住,万斛琼珠漾。

     (白)     劝萱堂,

     (小桃红牌)  强笑加餐,好把暮年怡养,

             切莫要念儿行!

周母   (白)     我儿光景,似有可疑。

周遇吉  (白)     我好恨!

白氏   (白)     相公恨什么?

周遇吉  (小桃红牌)  恨我幼时,怎不去效渔樵?

             习耕牧,守田园,事农桑。

     (白)     倒得个,

     (小桃红牌)  全终养,尽子职无妨,

             习什么剑和枪,登什么朝和廊?

             到如今,叫我进退意彷徨!

周母   (白)     儿吓!

     (下山虎牌)  凭般凄惨,这等悲伤,

             有甚衷肠事,何妨细讲?

周遇吉  (白)     孩儿只为远在任所,不能常依膝下,故而如此。

周母   (白)     就是远在任所,也不过一、二日程途耳。

     (下山虎牌)  何必愁容切切,悲声怏怏,

             必有万恨愁,故断肠,何须深掩藏?

周遇吉  (白)     孩儿无有甚事,母亲开怀畅饮。

(周遇吉看白氏。)

白氏   (白)     媳妇奉敬婆婆一杯。

(白氏跪。)

周母   (白)     生受你,我手捧。

     (下山虎牌)  这霞觞,心内细参详。

     (白)     我晓得了。孩儿,

     (下山虎牌)  你不须悒怏,

             我有个守节全身善后方。

周遇吉  (白)     母亲知道什么来?

周母   (白)     你因贼兵围困岱州,恐战死沙场,无人侍奉老身,可是么?

周遇吉  (白)     孩儿心事,既被母亲猜着,怎敢隐瞒。可恨流贼兵众,岱州兵少粮尽,孩儿连打数阵,不能退敌。岱州已破,孩儿只得退守在宁武关。怎奈此关,前无接应,后无退步,旦夕必破。特地回来,见母一面,纵然战死沙场,分所当然!只是不能保护母亲,是以寸心如割。孩儿欲命家将,保护母亲,逃往外府躲避,免受惊恐。

周母   (白)     我儿此言差矣。我闻昔日王陵之母,尚然能成自之名。

     (五般宜牌)  难道我未亡人,畏着剑锋?

             难道我年暮人,恋着夕阳寸光?

             不能个成子效忠良?

周遇吉  (白)     母亲还是远避好。

周母   (白)     你叫我避到哪里去?

     (五般宜牌)  我平生志向,只愿你裕后流芳。

     (白)     自古妇人三从为首: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你父不幸早亡,喜汝名登武库,今逢国难尽忠,为娘的呵!

     (五般宜牌)  也是理所正当,

             何必商量!

     (白)     周遇吉,儿吓!

周遇吉  (白)     母亲!

周母   (五般宜牌)  你若是为国捐躯,

             不负我谆谆训义方。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爷:贼兵围困关前了!

周遇吉  (白)     闪开了!

(周遇吉两边望。)

周遇吉  (白)     哎呀母亲!贼兵围困关前,这便怎么处?也罢!待我自刎了罢!

周母   (白)     唗!你若战死沙场,名垂青史;你若死在家中,人必道你:眷恋妻拏,岂不遗臭万年?

周遇吉  (白)     母亲说得是。天吓,天!我周遇吉不幸至此!

周母   (白)     儿吓!我说个古人你听:东晋时有个苏峻,跋扈提兵犯阙。有个大夫卞昆,仗剑与苏峻战于阙下而死。他有一子,亦随父而亡。家中妻子亦伏剑而亡。其母年过九十,拍案大笑曰:吾门幸哉!父死为忠,子死为孝,妻死为节,母死为义。忠孝节义,出于一门,至今永垂不朽。我们今日,何不效他一效?

周遇吉  (白)     母亲说得是。天吓!我周遇吉不幸至此!

周母   (白)     家将过来。我家遭此大难,合门尽节,你们各自逃生去吧!

家院   (白)     小人蒙太夫人豢养,恩同骨肉,怎能抛撇而去?情愿死一处!

周母   (白)     好,难得,难得。我家有此义仆,胜似卞家一等也!家将与我赶他出去。

家院   (白)     老爷请出去吧。

周遇吉  (白)     母亲,孩儿是去了!

     (小蔴楷牌)  遵严训,难违抗,

             只得含悲忍恸,拜倒在阶旁。

             呵呀,堪伤痛,

             衰年暮景罹此灾殃!

周母   (白)     过来!

     (小蔴楷牌)  从今后绝伊留恋,

             断伊索紧,免伊凝望。

周遇吉  (白)     母亲,孩儿是去了。

     (小蔴楷牌)  谨遵堂上慈亲命,

     (白)     夫人,

白氏   (白)     相公。

周遇吉  (白)     我儿,

周子   (白)     爹爹!

周遇吉  (白)     罢!

     (小蔴楷牌)  捐尽余生答圣明!

(周遇吉下。)

白氏   (白)     看相公已去,妾当早为自尽便了。

     (五供养牌)  我是裙钗妇,守糟糠,

             闺箴从幼慕共姜。

             贞操自会凛冰霜,

             呵,婆婆呀!

             只为龆龄幼子,衰老姑嫜。

             因此上偷生忍死相偎傍,

     (白)     罢!

     (五供养牌)  倒不如先淬青锋,免使伊牵心挂场。

(白氏自刎,下。)

周子   (哭)     哎呀,亲娘呀!

家院   (白)     太夫人,少夫人自刎了。

周母   (白)     好,真乃烈妇也!

周子   (白)     呵呀,婆婆呀!

     (江头送别牌) 孩儿不能遵祖训光耀门墙,

             不能够承父志继绍书香。

             穷途流落谁倚仗?

     (白)     罢!

     (江头送别牌) 倒不如先游黄壤!

(周子撞死,下。)

家院   (白)     太夫人,小官人砸阶而死了。

周母   (白)     好,我家有如此贤孙,难得,难得!来,与我把前后门封起来,四面放火。

(家院持火把烧场,周母跳火,下。家院自刎,下。仙童、土地同上,迎周母、白氏、周子、家院同下。)

【第二场】

(周遇吉、随从同上。)

周遇吉  (白)     呀,娘吓!

     (蛮牌令)   看风助火威光,

             火趁猛风飏。

             满天飞烈焰,

             遍地闪金光。

             呵,亲娘吓!

             不能够殷勤奉养,

             倒使你骨朽形伤。

             千倍恨,泪万行,

             这的是终天抱恨,万劫难忘!

     (白)     来,带马!

随从   (白)     咋!

周遇吉  (尾声)    腾腾怒气飞千丈,

             绝却家庭内顾伤。

     (白)     也罢!

     (尾声)    俺待放胆扬眉,

             和他战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左金龙同上,对阵。)

周遇吉  (白)     贼将同名上来!

左金龙  (白)     我乃左金龙是也!

周遇吉  (白)     赏你一枪!

(左金龙死,下。四上手、射蹋天同上。)

周遇吉  (白)     贼将留名!

射蹋天  (白)     俺乃射蹋天是也!

周遇吉  (白)     赏你一鞭!

(射蹋天下。一支虎上。)

周遇吉  (白)     贼将何名?

一支虎  (白)     俺乃御弟一支虎是也!

周遇吉  (白)     看枪!

(起打,一支虎下,周遇吉追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众将引李自成同上。)

李自成  (白)     孤,李自成。你看那周总兵,连伤孤数员上将,他越杀越勇,料难得胜。不如折兵退回,攻打别处。

一支虎  (白)     启王兄:周遇吉虽然英烈,有道是:寡不敌众。兄王带领弓箭手,埋伏山谷之中,待小弟诈败,引他到来。一齐放箭,哪怕他飞上天去。

李自成  (白)     此计甚好,待孤前去埋伏,你引他到来便了。

一支虎  (白)     得令。

(四上手、一支虎同下。)

李自成  (白)     众将官,随吾山谷去者。

众人   (同白)    得令。

李自成  (白)     正是:

     (念)     用箭需用长,挽弓需挽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射蹋天上,周遇吉追上,射蹋天下。)

周遇吉  (采芙蓉牌)  战场黯黯阵云黄,

             浮云寒露惨苍茫。

(一支虎上。)

一支虎  (白)     嘚!周遇吉,敢与俺战几十回合么?

周遇吉  (白)     呔!毛贼吓!

     (采芙蓉牌)  只俺这枪尖动处,

             便披靡奔逸忙忙!

一支虎  (白)     放马过来!

(一支虎下,周遇吉追下。)

【第五场】

(李自成、众将同上,上高处。一支虎上,周遇吉追上。转场,一支虎藏。)

李自成  (白)     众将放箭!

(周遇吉带箭下。)

李自成  (白)     周遇吉已中乱箭,我等赶上前去!

     (采芙蓉牌)  似乌号遍张,

             飞蝗骤雨难遮障!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周遇吉上,持鞭拄地。)

周遇吉  (白)     杀败了呀,杀败了!不想我误入罗网,身被重伤,只怕性命难保了!

     (尾声)    悲怏身未死忠魂先漾,

             心已碎丹心雄壮。

(一支虎上。)

一支虎  (白)     周遇吉,敢与我再战数合么?

周遇吉  (白)     放马过来!

             看鞭!

(周遇吉鞭打一支虎左臂,一支虎下。)

周遇吉  (白)     圣上吓,圣上!臣力已尽,不能保全社稷了!

     (尾声)    出师未捷身先丧,

             赢得英雄泪两行。

众人   (内同白)   周遇吉,还不投降么!

周遇吉  (白)     尔等谁敢来!

     (尾声)    休无状!

(周遇吉跪拜。)

周遇吉  (尾声)    望龙城稽颡,

     (白)     也罢!

(周遇吉拔剑。)

周遇吉  (尾声)    好从容结缨,正是谈笑饮干将!

     (白)     也罢!

(周遇吉自刎,站立。李自成、众人同上。)

李自成  (白)     周遇吉自刎了,可惜可惜,真乃忠良雄将。明朝将官,若能个个如此,孤家焉能到此。

(四上手、一支虎同上。)

李自成  (白)     御弟为何这等模样?

一支虎  (白)     适才与周遇吉交战,被他打了一鞭,好不疼煞我也!

李自成  (白)     请到后帐,命御医调治。

一支虎  (白)     谢兄王。这是何人尸首?

李自成  (白)     这就是周遇吉。

一支虎  (白)     待我将他碎尸万段!

李自成  (白)     且慢,他也是各为其主,御弟请回大营。

一支虎  (白)     谢兄王。

(一支虎下。)

李自成  (白)     众将官,周遇吉尸身,不可损坏。好好用棺木盛敛,埋葬高阜。

众人   (同白)    得令。

李自成  (白)     歇兵三日,整顿人马,直捣燕京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013 ┊ 字数:4967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