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擒方腊》

主要角色
宋江:老生
武松:武生
张顺:净

情节
张顺死后,宋江正烦闷中,忽燕青归来报信,为方腊已封柴进宝状元,并招为驸马,可为内应。宋江乃假意祭弟张顺,因有方天定出兵。在重重埋伏之下,遂将方天定擒住斩杀,继即进攻方腊。方腊原拟亲自出战,柴进乃自告奋勇,开城迎战。遂将宋江所派来之李逵、武松等擒入城内,假意投降。最后由鲁智深帮助武松,将方腊擒住云。

注释
此应系《龙虎玉》之后本。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集整理

录入:魏克巍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8.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金童、玉女、水卒、龙王同上。)

龙王   (引子)    烟波浩淼,水府中,金碧琼瑶。

     (白)     我乃,西湖龙君是也。今奉玉帝敕旨,见张顺死在涌金门下,上帝垂念,敕封金华太保。远远观看张顺鬼魂来也。

(张顺上,跪。)

龙王   (白)     玉旨下跪。张顺死在涌金门下,上帝垂念,敕封金华太保,永镇西湖。玉旨毕。

张顺   (白)     圣寿无疆。

(吹打。张顺换衣,送龙王下。)

张顺   (白)     且喜上帝垂念,封我金华太保。相送大哥怎生得知,不免去到帐中,托他一梦。

             金童、玉女,带路。

     (唱)     这风光分明是平地登仙,

             托梦兆见大哥细诉根源。

(张顺下。)

【第二场】

宋江   (内二黄导板) 奉君命下江南战灭草寇,

(四文堂同上,同站门,宋江上,四文堂同扯四门。)

宋江   (二黄正板)  破宣湖抢苏昌战夺四州。

             兵行到杭州城天定把守,

             都招管卢俊义统领貔貅。

             命柴进入虎穴音讯无有,

             小燕青此一去不见回头。

             公孙胜为老母辞病告走,

             乔道清倦红尘入山苦修。

             这几月为什么不思茶酒,

     (白)     回避了。

(四文堂自两边分下。)

宋江   (二黄正板)  纵有那珍馐味难下咽喉。

(宋江进帐睡。金童、玉女引张顺同上。)

张顺   (唱)     想当日浔阳江英雄盖世,

             到如今涌金门魄散魂飞。

             叫金童把他的梦魂揭起,

宋江   (白)     啊!

     (唱)     猛抬头见贤弟泪珠下滴。

             我命你破杭州李俊同去,

             为什么不征战身挂紫衣?

             想必是背愚兄不顾忠义,

张顺   (唱)     宋大哥且慢睡细听端的:

             弟在那涌金门舍生取义,

             蒙天帝封忠魂已登仙籍。

             兄要破杭州城实实容易,

             打动了聚将鼓把英雄点齐。

             假意儿西陵桥吊孝设祭,

             方天定不提放泄漏兵机。

             擒方腊兄休想封妻荫子,

             马到了临崖晚后悔已迟。

             嘱咐的言和语你牢牢紧记,

(金童、玉女同下。)

张顺   (唱)     大限到各自飞两下分离。

(张顺下。四文堂自两边分上。)

四文堂  (同白)    元帅醒来。

宋江   (二黄导板)  适才间在帐中偶得一梦,

     (白)     啊!

     (唱)     醒来时又只见红日当空。

             适才间弟兄们对面叙话,

             一霎时魂魄飞各奔西东。

(燕青上。)

燕青   (念)     忙将喜气事,报与大哥知。

     (白)     大哥在上,小弟参见。

宋江   (白)     贤弟回来了。

燕青   (白)     回来了。

宋江   (白)     柴进诈降如何?

燕青   (白)     方腊重用,招为东床驸马。请大哥早发人马,免漏消息。

宋江   (白)     请先生进帐。

燕青   (白)     有请军师进帐。

(吴用上。)

吴用   (念)     忆昔当年居茅村,袖内八卦按乾坤。

     (白)     大哥。

宋江   (白)     贤弟,请坐。

吴用   (白)     谢坐。大哥为何双眼垂泪?

宋江   (白)     时才愚兄三更时分,梦见张顺死在涌金门下,故而如此。

吴用   (白)     这是大哥思弟之心。若有此事,李俊必来报之。

(李俊上。)

李俊   (白)     走哇!

     (念)     祸是天来降,皆因不吉祥。

     (白)     大哥,先生,大事不好了。

宋江、

吴用   (同白)    啊,何事惊慌?

李俊   (白)     张顺死在涌金门。

宋江、

吴用   (同白)    啊呀!

宋江   (唱)     你死后兄与你把孝来挂,

             我死后谁与我戴孝披麻。

     (白)     军师,我要与张顺贤弟祭奠一番。但不知可有凶吉?

吴用   (白)     大哥既要前去,却也无妨。

             燕青听令。

燕青   (白)     在。

吴用   (白)     传众哥弟姐妹进帐。

燕青   (白)     军师有令:众位哥弟姐妹进帐。

(史进、石秀、武松、李逵、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自两边分上。)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来也。

             众兄弟姐妹参见大哥,军师为何这等模样?

宋江   (白)     众位贤弟,适才李俊说张顺死在涌金门水闸之下。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哎。

     (同驻云飞牌) 怒气冲霄,肺腑如同烈火焚,

             廿二肝肠碎,点点珠泪滚,

             眸子裂,双睛吴广邀,仅跺脚捶胸,

             咬定银牙恨,叫我无计可施掌上珍。

李逵   (白)     待俺杀上前去。

众人   (同白)    不可造次。

吴用   (白)     史进、石秀、武松、李逵听令。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四人埋伏西陵桥,等方天定出城,断他的出路,不得有误。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得令。

(史进、石秀、武松、李逵同下。)

吴用   (白)     众姐妹听令。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四人埋伏西陵桥左,方天定出城,断他的去路,不得有误。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得令。

(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同下。)

吴用   (白)     燕青听令。

燕青   (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去请卢尊官。合兵一处,不得有误。

燕青   (白)     得令。

(燕青下。)

吴用   (白)     李俊听令。

李俊   (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带领战船二十只,江口伺候。

李俊   (白)     得令。

(李俊下。)

宋江   (白)     贤弟,看守大营,愚兄去也。

(牌子。四文堂同领下。)

【第三场】

(四文堂同上,同站门。方天定上。)

方天定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邓元觉、石宝同上。)
邓元觉、

石宝   (同白)    郝思文被擒。

方天定  (白)     此乃将军头功。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张顺死在涌金门。

方天定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方天定  (白)     来,将张顺首级,悬挂城头。

众人   (同白)    啊!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宋江偷祭。

方天定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邓元觉、

石宝   (同白)    宋江既来偷祭,千岁可点齐人马出城,拿住宋江,有道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徽宗江山,岂不唾手可得?

方天定  (白)     言之有理。

             众将官,催动人马。

(牌子。众人同下。)

【第四场】

(吹打。桌子摆斜场。四文堂、中军、唱礼官同上。桌上摆灵牌,上写“亡故镇国大将军张顺之灵魂”。旗幡。宋江上,叩首。唱礼官唱礼。)

宋江   (念)     奠酒焚香三叩首,西陵桥下水东流。贤弟阴魂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

     (二黄导板)  想当日梁山寨一同结拜,

(宋江三哭。)

宋江   (反二黄原板) 胜似那共爹娘一母投胎。

             曾许下山不崩兄弟常在,

             到如今涌金门命丧泉台。

             下河北灭田虎英雄气概,

             下淮西灭王庆旗还未开。

             下江南灭方腊不到半载,不到半载,

             我只得望空祭表一表心怀。

             好贤弟你在那阴曹路休把兄怪,

     (哭)     哎呀,贤弟吓!

     (唱)     回朝去奏天子封王立牌。

(小吹打。宋江叩首。)

方天定  (内白)    呔,宋江前来偷祭。众将官,开城迎敌。

四文堂  (内同白)   啊。

(宋江、四文堂、中军、唱礼官自上场门同下。李逵、石秀、武松、史进、石宝、邓元觉、方天定同上,会阵。开城,起打,过门,同下。顾大嫂、孙二娘、石宝破打挡连环起打,武松打,同下。邓元觉、花玉娘、扈三娘破打。李逵、邓元觉同下。方天定打败石秀,史进打方天定,追下。清场。)

【第五场】

(船夫、张横同上。)

张横   (唱)     中军帐领了大哥令,

             扬子江心捉奸细。

     (白)     俺,船火儿张横。奉了大哥将令,在扬子江心捉拿奸细。身子困倦,俺就在此打睡片时。

(张顺上。)

张顺   (白)     走哇。

     (唱)     飘渺渺不知往下闯,

             来此已是扬子江。

     (白)     兄长,兄长。小弟张顺,死在涌金门,阴魂伏在你身上,方天定走此经过,望兄长与我冤冤相报。

     (唱)     有仇不报非君子,

             有恩不答枉为人。

(方天定上。)

方天定  (唱)     适才间在阵前刀矛并起,

             这一阵杀得俺肝裂魂飞。

     (白)     俺,方天定。方才与宋将打了一仗,败下阵来。啊,你看那边有只渔船,不免叫他渡俺过去。

             呔,船家船家,将本御渡过江去,重重谢你。

(张顺扑,暗迎手。方天定上船。张顺绑方天定。)

方天定  (白)     呔,你是何人,为何将俺绑了?

(张顺扑作势。)

张顺   (白)     俺,张顺。死在涌金门,阴魂伏在我兄长身上,今日杀了你,冤冤相报。

     (唱)     钢刀一落人头掉。

             管教你一命赴阴曹。

(张横杀方天定,咬人头,张顺摇船,同下。)

【第六场】

(史进、石秀、武松、李逵、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宋江、吴用同上。)

宋江   (唱)     张顺为国把命丧,

             好汉英雄无下场。

(张顺、张横同上桌。)

宋江   (白)     贤弟,为何这等模样?

张顺   (白)     俺,张顺。死在涌金门,阴魂伏在我兄长身上,杀了方天定,前来献功,从此一别,再不能相见了。

     (唱)     我在阴来你在阳。

             弟兄两眼泪汪汪,

             辞别兄长往外闯,

             天定小儿一命亡。

(张顺下。)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贤弟醒来。

张横   (白)     哎呀。

(张横看。)

张横   (白)     啊,大哥。小弟怎么到了中军帐里来了?

宋江   (白)     哎呀,贤弟。今有张顺死在涌金门,阴魂伏在你身上,杀了方天定,前来献功。

张横   (白)     哎呀,贤弟吓!

     (唱)     听说贤弟丧了命,

             好一似钢刀刺我心。

     (白)     也罢。

     (唱)     不如自己来自刎,

宋江   (唱)     贤弟还要三思行。

     (白)     贤弟,不要如此。待愚兄回朝,奏闻天子,封王立牌。

张横   (白)     有劳大哥。

宋江   (白)     下面歇息。

张横   (白)     哎呀,兄弟吓。

(张横下。)

吴用   (白)     杭州已破。

宋江   (白)     杭州已破,此皆众位贤弟之功。后帐摆宴,与众位贤弟贺功。

众人   (同白)    多谢大哥。

(尾声。众人同下。)

【第七场】

(柴进上,起霸。)

柴进   (念)     金盔金甲旌旗洒,刀枪剑戟绕光华。上阵全凭跨下马,要与宋室定邦家。

     (白)     俺,柴进。奉了大哥将令,诈降方腊,改名柯英。只因番王见我进宝有功,封为东床驸马,这且不言,宋大哥兵临城下,今日番王点兵,只得在此伺候。

(郑彪、包道乙同上,同起霸。)
郑彪、

包道乙  (同念)    俺本上界一仙童。老天生我智谋多。练就双刀无人敌,杀人放火赛阎罗。

     (同白)    俺——

郑彪   (白)     云游道人郑彪。

包道乙  (白)     金华山前包道乙。

郑彪   (白)     请了。

包道乙  (白)     请了。

郑彪   (白)     大王发兵,你我在此伺候。

包道乙  (白)     请。

(四文堂、四下手同上,同站门。方腊上。)

方腊   (点绛唇)   杀气冲霄,儿郎虎豹,军威好,地动山摇,要把宋室扫。

柴进、
郑彪、

包道乙  (同白)    参见大王。

方腊   (白)     站立两厢。

柴进、
郑彪、

包道乙  (同白)    啊!

方腊   (念)     帐下文武聚群英,堂堂气概显威风。提兵调将累征战,宋室尽在掌握中。

     (白)     孤,方腊。前者命吾儿方天定,镇守杭州,累次探马报道,宋江带兵攻打杭州,是孤这几日命探子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邓元觉、石宝同上。)
邓元觉、

石宝   (同白)    走哇。参见大王。

方腊   (白)     啊,你二人为何这样惊慌?

邓元觉、

石宝   (同白)    哎呀,启奏大王:杭州已破,小千岁丧命。

邓元觉、

石宝   (同白)    呔。杀死我儿,岂能与你干休。

             众将官,奋勇当先。

柴进   (白)     且慢。些须小事,何劳千岁出马。待儿臣前去,擒那宋江,有如反掌。

方腊   (白)     须要小心。

柴进   (白)     得令。

(下手引柴进同下。)

方腊   (白)     众将官,转到敌楼一观。

(牌子。武松、李逵、石秀、史进、四文堂同上,会阵。柴进、众人自下场门同上,会阵。)

李逵   (白)     呔,来的可是柴——

柴进   (白)     呔,俺乃柯英。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哦,柯英、柯英。

柴进   (白)     众位哥弟,可让小弟擒去,杀他个里应外合。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言之有理。放马过来。

(柴进擒史进、石秀、武松、李逵同下。方腊三笑。)

方腊   (白)     众将官,人马下城。

(方腊笑,归内座。柴进上,下马。)

柴进   (白)     宋将被擒。

方腊   (白)     绑上来。

柴进   (白)     绑上来。

(四文堂绑史进、石秀、武松、李逵同上。)

方腊   (白)     呔。尔等见了孤家,为何不跪?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呔。要斩就斩,何必多言吓。

方腊   (白)     还是这等倔强。

             来,拿去斩了。

柴进   (白)     且慢。

李逵   (白)     谁敢斩,我是杀不得的!

柴进   (白)     启千岁:待儿臣劝他们归降。

方腊   (白)     儿去劝降。

柴进   (白)     列位将军。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啊。

柴进   (白)     我想你们跟随那宋江,有什么好处,若是归降我主,将来夺了宋室江山,我们都是皇兄御弟相称,你们倒是心意如何?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这个……我们情愿归降。

柴进   (白)     他们情愿归降。

方腊   (白)     来,松绑。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谢大王不斩之恩。

方腊   (白)     来,后帐摆宴与众位将军贺功。

史进、
石秀、
武松、

李逵   (同白)    谢大王。

方腊   (白)     众位将军请。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女将、燕青、卢俊义、宋江同上。)

宋江   (念)     眼观旌捷旗,耳听好消息。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元帅:不好了,众位将军被擒。

宋江   (白)     啊。卢尊官,奋勇当先。

卢俊义  (白)     得令。

             众姐妹杀上前去。

(牌子。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卢俊义、方腊、史进、石秀、武松、李逵、石宝、郑彪、邓元觉、包道乙同会阵。石秀、史进杀过门。方腊败下,起打。)

【第九场】

(包道乙、郑彪、石宝、邓元觉、方腊同上。)

方腊   (白)     哎呀,这厮来得厉害,这便如何是好?

包道乙、

郑彪   (同白)    等他来时,用箭伤他便了。

石秀、

史进   (内同白)   呔,哪里走!

(石秀、史进同上,打过门。石秀、史进带箭同下,方腊追下。)

【第十场】

(史进、石秀同上,同下。)

【第十一场】

(卢俊义被砍肠子杀上。李逵、燕青同上,救卢俊义同下。武松被砍膀子。李逵杀,方腊下,李逵追下。)

【第十二场】

(柴进上。)

柴进   (念)     辕门战鼓震,何时得太平。

(石秀、史进同上,同上桌子,坐哭,同下桌子,死,同下。李逵拉武松同上,上桌子坐,暗作。报子上。)

报子   (白)     报。方腊讨战。

(李逵打报子下。武松下,李逵追下。李逵上,李逵打死石宝、邓元觉。武松上,杀。石宝、邓元觉同下。武松杀死包道乙、郑彪。包道乙、郑彪同下。方腊上,武松败。方腊追下。)

【第十三场】

(鲁智深上。)

鲁智深  (白)     俺,花和尚鲁智深。方才入山打坐,见山外人闹马嘶,不免出山头一望。

(方腊追武松上,下。)

鲁智深  (白)     呀!看前面败的好似武松,后面追的好似方腊。我若不救,等待谁来。

(方腊追武松上,打。鲁智深擒方腊。)

武松   (白)     师傅,这个功劳,让与小弟吧。

鲁智深  (白)     也罢,让与你吧。

(武松绑方腊同下。)

鲁智深  (白)     且住。师傅有言,叫我遇腊而回,师傅之言不得不遵,不免入山修练去吧。

(牌子。鲁智深下。)

【第十四场】

(四文堂、宋江上。)

宋江   (念)     飘渺旌旗动,战鼓响催军。

(武松、李逵、四小军同上。)

李逵   (白)     方腊被擒。

宋江   (白)     绑上来。

李逵   (白)     绑上来。

众人   (同白)    啊。

(四文堂绑方腊同上。)

宋江   (白)     哎呀!贼子吓贼子。

(牌子。宋江杀方腊。方腊下。)

宋江   (白)     方腊是何人擒来的?

李逵   (白)     是小弟擒来的。

武松   (白)     呔!是俺擒来的。

李逵   (白)     呔!想你一只手怎么擒得方腊来?

武松   (白)     这,哎呀!

(众人同哭。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5406 ┊ 字数:662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