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龙虎玉》

主要角色
张顺:净
宋江:老生

情节
宋江受朝廷招抚后,奉命下江南,征剿方腊。因念方腊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其子方天定坐镇杭州,又有妖道邓元觉为其臂助,非仓猝间所可立灭。必须有一人假往投降,暗通消息,然后再里应外合方可成功。于是派柴进以献龙虎玉为名,前往投降。方腊信而不疑,并封为状元,宋江又派郝思文、张顺、李俊攻打杭州,方天定亲自出战,将郝思文生擒。张顺亦被涌金门下水闸压死。

注释
此系车王府本,原名《擒方腊》,但内容并无擒方腊事,故改为《龙虎玉》。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集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9.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牌子。四水军同上,同挖门,李俊、张横、阮小七、张顺同上。)

李俊   (念)     自幼生来胆大,

张横   (念)     惯走江湖生涯。

阮小七  (念)     昔年打劫皇杠,

张顺   (白)     水客便是某家。

李俊、
张横、
阮小七、

张顺   (同白)    俺——

李俊   (白)     混江龙李俊。

张横   (白)     船虎儿张横。

阮小七  (白)     活阎王阮小七,

张顺   (白)     浪里白条张顺。

李俊   (白)     列位请了。我想大哥又受招安灭了田虎。今日大下江南,齐到辕门伺候。

张横、
阮小七、

张顺   (同白)    请。

(众人同领下。牌子。四步兵、鲁智深、燕青、李逵、武松同上,同挖门。)

鲁智深  (念)     俺本僧斗义侯,

武松   (念)     为兄曾把嫂杀。

李逵   (念)     李逵无人不怕,

燕青   (念)     全仗两手擒拿。

鲁智深、
武松、
李逵、

燕青   (同白)    俺——

鲁智深  (白)     花和尚鲁智深。

武松   (白)     行者武倯。

燕青   (白)     浪子燕青。

李逵   (白)     黑旋风李逵。

鲁智深  (白)     列位请了。

武松、
李逵、

燕青   (同白)    请了。

鲁智深  (白)     大哥齐聚我等,也不知为了哪路军情?

李逵   (白)     哎,讲什么军情不军情,那宋王天子,要俺大哥自备军饷,前者灭却田虎,就该升赏才是,这都是杨戬、高俅、蔡京、童贯等专权。依俺之见,杀了徽宗,去了奸佞,保咱大哥登基,你我俱是皇兄御弟相称。

武松   (白)     你又满口胡言。

李逵   (白)     算我没说。

鲁智深  (白)     不必多言,辕门听令而行。

(牌子。众人同领下,四马兵、史进、石秀、花荣、柴进同上,同挖门。)

史进   (念)     自幼生来性刚强,

石秀   (念)     人称拼命石三郎。

花荣   (念)     神箭一出谁敢挡。

柴进   (念)     俺本周室一帝王,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同白)    俺——

史进   (白)     九纹龙史进。

石秀   (白)     拼命三郎石秀。

花荣   (白)     小李广花荣。

柴进   (白)     小旋风柴进。

史进   (白)     大哥齐聚我等,辕门伺候。请。

(牌子。众人同领下。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同上。)

孙二娘  (念)     十字坡前开店房,

顾大嫂  (念)     夜射红杰把名扬。

扈三娘  (念)     错配姻缘矮脚虎,

玉花娘  (念)     幼习双刀玉花娘。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俺——

孙二娘  (白)     母夜叉孙二娘。

顾大嫂  (白)     母大虫顾大嫂。

扈三娘  (白)     一丈青扈三娘。

玉花娘  (白)     金头虎玉花娘。

孙二娘  (白)     列位姐妹请了。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同白)    请了。

孙二娘  (白)     大哥齐聚我等,一同前往。

(众人同领下。关胜、林冲、董平、呼延灼、秦明同上。)

关胜   (念)     大刀一举闪红光,

林冲   (念)     万马营中逞刚强。

秦明   (念)     一身猛勇谁不惧,

董平、

呼延灼  (同念)    (双枪)(双鞭)架起月无光。

关胜、
林冲、
秦明、
董平、

呼延灼  (同白)    俺——

关胜   (白)     大刀关胜。

林冲   (白)     豹子头林冲。

秦明   (白)     霹雳火秦明。

董平   (白)     双枪将董平

呼延灼  (白)     双鞭呼延灼。

关胜   (白)     列位请了。

林冲、
秦明、
董平、

呼延灼  (同白)    请了。

关胜   (白)     大哥齐聚我等,齐到辕门。请。

(众人同领下。李俊、张横、阮小七、张顺、鲁智深、燕青、李逵、武松、史进、石秀、花荣、柴进、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关胜、林冲、董平、呼延灼、秦明同上,同挖门。)

关胜   (白)     列位请了。

李俊、
张横、
阮小七、
张顺、
鲁智深、
燕青、
李逵、
武松、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林冲、
董平、
呼延灼、

秦明   (同白)    请了。

关胜   (白)     大哥升帐,两厢伺候。

(四蓝龙套、四蓝大铠、宋江、吴用、卢俊义、三大纛上写名姓同上。)
宋江、
吴用、

卢俊义  (同粉蝶儿牌) 韬略胸藏,

             领雄兵,韬略胸藏,

             受招安扶王室,

             烟尘扫荡。

(宋江、吴用、卢俊义同站高台。)
李俊、
张横、
阮小七、
张顺、
鲁智深、
燕青、
李逵、
武松、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关胜、
林冲、
董平、
呼延灼、

秦明   (同白)    参见元帅。

宋江   (白)     站立两厢。

李俊、
张横、
阮小七、
张顺、
鲁智深、
燕青、
李逵、
武松、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孙二娘、
顾大嫂、
扈三娘、
玉花娘、
关胜、
林冲、
董平、
呼延灼、

秦明   (同白)    啊。

宋江   (白)     本帅,宋江。

吴用   (白)     护国军师吴用。

卢俊义  (白)     副元帅卢俊义。

宋江   (白)     当年曾在水泊替天行道,今受招安,封为领兵大元帅。前者灭了大辽,今日大下江南。

             军师,

吴用   (白)     元帅。

宋江   (白)     何计安在?

吴用   (白)     元帅,吾想方腊帐下,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唯有一子名叫方天定,还有一妖道名唤邓元觉,此人惯使妖法伤人,依俺之见,须得一人诈降方腊,以作内应,江南可破也。

宋江   (白)     言之有理。

             众位贤弟听者:可有能人诈降方腊,以作内应,其功非小。

柴进   (白)     小弟愿往。

宋江   (白)     但不知你怎生前去?

柴进   (白)     小弟传家宝龙虎二玉可以进身。

宋江   (白)     如此,燕青听令。

燕青   (白)     在。

宋江   (白)     命你跟随柴进前去,他若进身,急回禀报。

燕青   (白)     得令。

柴进   (念)     怀揣机密事,

燕青   (念)     神鬼也不知。

(柴进、燕青同下。)

宋江   (白)     军师,先破苏昌,还是先破宜湖?

吴用   (白)     元帅写下二帖,与尊官分兵可破。

宋江   (白)     看香案伺候。

众人   (同白)    啊。

宋江   (白)     军师,请看。

吴用   (白)     大哥破宜湖。卢尊官破苏昌。

宋江   (白)     愚兄带兵多少?

吴用   (白)     带上将三十九员,步将十九员,水军张氏弟兄等。

宋江   (白)     卢尊官带兵多少?

吴用   (白)     带领五虎上将,步将一十九员,女班头领等。

卢俊义  (白)     单阳何人把守?

吴用   (白)     命杨志把守。

宋江   (白)     何人暗通消息?

吴用   (白)     命戴宗左右,探听消息。

宋江   (白)     众家哥弟听者:歇兵三日,两路而进。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柴进、燕青同上。)

柴进   (念)     诈降凭宝玉,

燕青   (念)     英雄胆气豪。

     (白)     大哥此番前去,必须改换名姓。

柴进   (白)     贤弟啊!

     (唱)     燕贤弟你不必仔细叮咛,

             此一番诈降事务要小心。

             我若是凭龙虎作了内应,

             烦贤弟昼夜行急报回音。

燕青   (唱)     兄长此去心拿稳,

             隐姓埋名大功成。

(柴进、燕青同下。)

【第三场】

(四蓝文堂、祖思元同上。)

祖思元  (念)     临阵会礼仪,画是古人风。

     (白)     下官,祖思元,奉大王密旨,挂榜招贤。

             来,伺候了。

(燕青、柴进同上。)

柴进   (念)     今奉大哥令,

燕青   (念)     机警探风声。

柴进   (白)     贤弟,你回避了。待我向前。

燕青   (白)     遵命。

柴进   (白)     门上哪位在?

家院   (白)     什么人?

柴进   (白)     中原秀士要见。

家院   (白)     候着。

             禀爷,中原来一秀士要见。

祖思元  (白)     传。

家院   (白)     啊。

             老爷传。你要小心了。

柴进   (白)     啊,中原秀士参见大人。

祖思元  (白)     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柴进   (白)     小人姓柯,名英,中原人士。

祖思元  (白)     到此何事?

柴进   (白)     特来进宝。

祖思元  (白)     进的何物?

柴进   (白)     龙虎二玉。

祖思元  (白)     何为龙虎二玉?

柴进   (白)     能照南山猛虎,北海蛟龙。

祖思元  (白)     为可不进献天朝呀?

柴进   (白)     那宋室天下,奸佞专权,故而不进,为此进大王。

祖思元  (白)     左右,带定秀士上朝,打道。

(牌子。众人同下。)

【第四场】

(小吹打。四太监、四宫女、方腊同上。)

方腊   (引子)    黄金面目,执掌山河。

     (念)     腰中七星剑挂,指日要夺中华。九州八十一郡,也算一朝天下。

     (白)     孤,方腊。我儿方天定,镇守杭州。想宋王拜宋江为帅,带领一伙毛贼前来对敌,孤家为此设立早朝。

             内侍,闪放龙门。

(祖思元上。)

祖思元  (念)     金殿风火雁雀高,香烟宇宙呼圣朝。

     (白)     臣祖思元,叩见大王千岁!

方腊   (白)     平身。

祖思元  (白)     千千岁。

方腊   (白)     上殿有何本奏?

祖思元  (白)     中原来一秀士进宝,在午门候旨。

方腊   (白)     宣他冠戴上殿。

祖思元  (白)     领旨。

             千岁有旨,宣秀士冠戴上殿。

(柴进上。)

柴进   (白)     领旨。

     (念)     改扮秀士样,暗地探军情。

     (白)     臣中原秀士柯英见驾,大王千岁。

方腊   (白)     平身。

柴进   (白)     千千岁。

方腊   (白)     但不知秀士何宝来献?

柴进   (白)     龙虎二玉。

方腊   (白)     为何不进与天朝?

柴进   (白)     那天朝奸党专权,见我主千岁洪福齐天,为此特来进献。

方腊   (白)     此宝有何贵处?

柴进   (白)     此宝能照南山猛虎,北海蛟龙。

方腊   (白)     当殿照来。

柴进   (白)     领旨。

     (念)     俺本周室一帝王,两国相争必有伤。今来献上龙虎玉,能引蛟龙出长江。

(龙行上,下场站椅,下。)

柴进   (念)     大虫本是兽中王,一旦山河归宋邦。蛟龙离却北海底,照定猛虎下山岗。

(虎形上,站椅下。方腊笑。)

方腊   (白)     卿家听封。

柴进   (白)     臣。

方腊   (白)     封卿为进宝状元。

柴进   (白)     谢大王。

方腊   (白)     我想梁山宋江,归顺天朝,领兵扰乱,卿家妙计安在?

柴进   (白)     臣启大王:那宋江到此,臣略施小计,管叫他片甲不回。

方腊   (白)     全仗卿家。

             祖卿,孤王将公主匹配状元为室,从今以后,国家大事,俱在驸马府中理论,领旨下殿。

柴进   (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四白文堂、四大铠、四下手、方天定同上。点绛唇牌。)

方天定  (念)     丈夫有志把名扬,我父江南为帝王。齐心努力夺宋室,杀却贼官灭宋江。

     (白)     某,方天定。奉父王之命,镇守杭州。探马报到,宋江前来,怎能容他猖獗。

             来,请元帅、军师进见。

军卒   (白)     有请元帅、军师。

(杜色、花豹刀同上。)

杜色   (念)     大将雄心胆,

花豹刀  (念)     怀揣计良谋。

杜色、

花豹刀  (同白)    参见小千岁。

方天定  (白)     二位将军请坐。

杜色、

花豹刀  (同白)    谢坐。不知小千岁有何军情?

方天定  (白)     二位将军有所不知,只因梁山贼寇宋江,受了招安,挂了招讨,领兵前来征剿,二位有何妙计?

花豹刀  (白)     启禀小千岁: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大家出杀,杀他个措手不及。

方天定  (白)     言之有理。

             众将官,开城迎敌者。

(牌子。众人同领下。)

【第六场】

(牌子。四上手、张顺、郝思文、李俊同上。)

李俊   (念)     胜败且由天,

张顺   (念)     谨慎最为先。

李俊   (白)     俺,李俊。

张顺   (白)     张顺。

郝思文  (白)     郝思文。

李俊   (白)     二位贤弟请了。

张顺、

郝思文  (同白)    请了。

李俊   (白)     你我奉大哥之命,攻打杭州,大家须要小心。

张顺   (白)     远望杭州城门大开,必有勇将出马,你我迎上前去。

李俊、

郝思文  (同白)    众好汉,杀!

(方天定、四白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同出城,会阵,架住。)

李俊   (白)     呔!方天定,大兵至此,还不下马归顺。

方天定  (白)     一派胡言!马上坐稳。

(过合,钻烟筒,众人自两边分下。李俊、方天定对打,方天定败下,李俊追下。杜色、花豹刀、郝思文起打,郝思文被擒。四下手绑下。李俊、张顺接打,杜色、花豹刀同败。方天定接打,败下。)

李俊   (白)     贤弟,郝贤弟被擒,性命难保,如何是好?

张顺   (白)     大哥,待等今晚三更时分,从水寨而进,杀他个片甲不回。

李俊   (白)     你我回去禀明军师,再作道理。

张顺   (白)     大哥,俺作事无差,俺去也!

(牌子,张顺下。)

李俊   (白)     看他奋勇而去,待俺急急赶上。

(李俊下。)

【第七场】

(四下手同上。)

下手甲  (念)     为人莫当军,

下手乙  (念)     当军受苦辛。

     (白)     请了。

四下手  (同白)    你我奉了军师将令,把守涌金门,就此走走。

(水底鱼牌。四下手同下。起初更鼓。)

张顺   (内西皮导板) 谯楼打罢初更后,

(张顺上,小起霸。)

张顺   (唱)     麒麟阁上把名留。

             全凭本领飞檐走,

             今晚定要斩贼头。

     (白)     来此已是西铃桥,待俺下水走过。

(张顺碰闸响,躲。四下手同上。)

下手甲  (白)     伙计,银铃响亮,必有奸细。小心把守。

张顺   (白)     哎呀,方才下水听得铜铃响亮,难道这贼有了准备。哎,俺为大哥忠义,死在涌金门,也落个青史名标。

     (唱)     多蒙大哥忠义厚,

             纵死也要姓名留。

(四下手同托闸,压死张顺。)

下手甲  (白)     哎伙计们,那旁闸板沉底下去,瞧瞧去。

             哈!是个死尸。搭上来,身旁有腰牌。水军头目张顺。哎呀!张顺是个有名的义士,咱们拜他一拜。抬着他见军师去,走!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李俊上。)

李俊   (白)     哎呀不好了!张顺死在涌金门水闸之下,待俺报与大哥知道。

(李俊下。)

【第九场】

(四水旗、四白文堂、二童儿、龙王同上。牌子。)

龙王   (白)     吾,乃西湖龙王是也。今有张顺死在涌金门下,上帝垂念,封他金华太保,远远望见张顺鬼魂来也!

(浪翻,张顺上,跪。)

龙王   (白)     龙御旨到。张顺死在涌金门下,上帝垂恩,封为金华太保,望诏谢恩。

张顺   (白)     圣寿无疆。

龙王   (白)     请更衣。

(张顺换衣,开场紫金冠。)

龙王   (白)     告辞。

张顺   (白)     请。

(龙王下。)

张顺   (白)     想俺张顺,死在涌金门下,蒙龙王如此封赠,宋大哥如何知道。俺今晚三更时分,与大哥托一梦兆,一表忠义。

             众鬼卒!宋营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宋江、李俊、张横、阮小七、鲁智深、李逵、武松、史进、石秀、花荣、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玉花娘、关胜、林冲、董平、呼延灼、秦明同上,同挖门。)

报子   (白)     今有张顺,死涌金门下。

宋江   (白)     不好了!

(牌子。)

宋江   (白)     众位哥弟,大家迎上前去。

(会阵。方腊、众人同上。会阵,起打武场。)
(完)


浏览次数:4244 ┊ 字数:604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